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三十七章 藍銀草進化後的威力(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三十七章 藍銀草進化後的威力(全)


“一般來說,武魂變異是先天注定的,因此,在武魂覺醒的時候,如果武魂已經變異,就會展現出來。受到後天影響而產生的武魂變異實在太少了。唐三的武魂是藍銀草,本身的弱勢導致他吸收任何魂環都比較容易,不會產生太大的排斥。人面魔蛛魂環雖然強勢,但也不會出現這種武魂變異的情況。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藍銀草武魂並沒有消失,依舊可以釋放出來,從這一點我就能斷定他並非是武魂變異。”

弗蘭德道:“那是怎麼回事呢?這些蜘蛛腿總不會是憑空而來吧。無極剛才也說了,這些蜘蛛腿上附帶了人面魔蛛的劇毒。如果應用得當,到不失為一種自身的武器,而且還很有突然性。”

大師眼中光芒閃爍,猛的站起身,“我必須要親眼看到那些蜘蛛腿的情況,才能判斷出它究竟屬于什麼。”

弗蘭德向大師擺了擺手,道:“算了吧,那些孩子也都剛回來,明天你再去找小三也不遲,讓他也休息休息。”

大師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如果真的像我判斷的那樣。那麼,這次唐三在星斗大森林中的收獲就太大了。甚至比他所得到的魂環更好。”

弗蘭德一驚,“你是說……”

大師點了點頭,“但我還不能肯定,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麼,我就答應你留下來。”

弗蘭德哈哈一笑,“好。那我就期待著你能留下。我們兄弟也終于能夠再在一起了。可惜,她不在。”

聽到弗蘭德提起那個她,大師的臉色微變,皺了皺眉,“弗蘭德,不要提起她,我不想和你吵架。”

弗蘭德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好吧。我也不想吵。不過。我真的很希望你留下來。這麼多年了,我對史萊克學院也算是費盡心力,現在終于決定將學院結束,我希望這最後一批學員能夠給我一個完美地結局。有你在,這一切都將變得容易起來。”

從弗蘭德眼中。大師看到了些許疲倦。僵硬地面龐上神色不禁柔和了幾分。點了點頭,“一切都等明天我見過小三再說。”

弗蘭德向趙無極道:“無極,你趕了一天路也累了。趕快去休息吧。這次辛苦你了。”

趙無極微微一笑,道:“學院又不只是你一個人的,我們如果不是對這里充滿了希望,並且喜歡上這種平靜的生活,誰會留在這里這麼多年呢?這里是我們大家的心血。客氣的話不用說了。大師。弗蘭德。我先走了。”

說完,趙無極站起身離開了弗蘭德的辦公室。

弗蘭德一直目送著趙無極離去。眼中流露出幾分欣慰,“這些年要不是有這些老兄弟幫助,或許學院我早就支撐不下去了。等這批學員畢業之後,我也要好好放松一下,到大陸各處走走,放松一下精神。小剛,到時候一起去麼?”

大師愣了一下,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弗蘭德歎息一聲,“雖然我知道你不願意想起過去,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當年我們在一起的生活,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那段記憶,是我一生中最快樂地時光。如果一直能那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該多好啊!”

聽著弗蘭德的話,大師眼中似乎多了些什麼,低下頭,淡淡的說道:“人都會變老,也都會成熟起來。過去的事既然已經過去了,提起來還有什麼意思?人生若只如初見,說地容易,可真地能實現麼?”

弗蘭德歎息著搖了搖頭,“小剛,你地性格就是太剛硬了。如果你肯軟化一些,或許,現在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你真的不能接受她了麼?畢竟,那並不是她的錯。更何況,你真的那麼在乎世俗的眼光麼?”

“閉嘴。”大師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厲喝一聲,雙目死死的瞪視著弗蘭德,“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她。你呢?你在干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你沒有和她在一起?別告訴我你不喜歡她。如果是那樣,為什麼你還是獨身,還在堅持著史萊克學院?這只不過是當初她地一句戲言而已。”

弗蘭德地目光漸漸變冷,“小剛,你還是那麼執拗,這麼多年了都沒有改變。不錯,我承認,我喜歡她。但是,她真正喜歡的是你。君子不奪人所愛,更何況,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我最好地兄弟。我是忘不了她,但是,我也絕不會對她有所行動,我要的只是曾經的回憶而已。一個人像現在這樣自在不是挺好麼?”

大師猛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自在?狗屁的自在,我要的,是你帶給她幸福。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再見到你,你卻告訴我你要的只是回憶。如果我有能力,我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你。”

弗蘭德歎息一聲,“小剛,你不要激動。我知道,當初你選擇離開,為的是我們三個人。多年來,你一直音訊全無,就是不想打擾我們的生活。可是,她喜歡的只有你,盡管你們之間是那樣的關系,可是,她只喜歡你。我們都愛過人,難道你讓我去勉強她,勉強她做她不喜歡的事情麼?或許那樣的話她會答應,但是,她一生都不會快樂。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她也是。在她臨走之前,我對她說了,我永遠都只是她的大哥,也永遠都願意做她的大哥。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你,也沒有放棄過心中的那份真摯,難道,你就不能……”

大師笑了,他那僵硬面龐上帶起的笑容給人的感覺卻是森冷,“我和她,可能麼?如果可能,我會等到現在?如果不是因為我們之間那份特殊的關系存在,你以為我會把她讓給你麼?我不會。我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目光,但我不能讓她和我一起承受。弗蘭德,如果你還當我是兄弟,就不要把我的消息告訴她,否則的話,我會立刻離開這里,永遠也不見你們。”

弗蘭德似乎也憤怒了,“那你就忍心看著她一直在苦苦的尋找你,看著她孤獨一生麼?”

大師的目光有些癡了,“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一切都已經晚了。我現在只是希望培養小三成才,感情的事我已不敢奢望。當初我那樣的離去,難道你認為她還會原諒我麼?我這一生,從來沒有怕過什麼,但是,我現在真的怕了,我怕面對她。坦白說,當我這次來找你,並沒有在你身邊看到她的時候,我心中是有些竊喜的,可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內心只有空洞。我欠她的無法償還。我沒有面對她的勇氣。”

“你……”弗蘭德瞪視著大師,半晌說不出一個字來。“算了,這些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我不會把你出現的消息告訴她。但如果有一天她找到了你,小剛,聽我一句,不要再逃避。如果你還當我是兄弟的話。”

大師沒有答應,但是,弗蘭德卻看到他的眼圈已經紅了,他明白大師心中的痛苦,此時也沒有再說下去。

“你回過家了麼?”弗蘭德改變了話題。

大師搖了搖頭,“我早已經沒有了家。”

弗蘭德歎息一聲,“那畢竟是你的家。雖然他們並不歡迎你。但是……”

大師擺了擺手,示意弗蘭德不要再說下去,“就算要回去,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回去。在沒有證明我自己之前,我不會讓那些人看笑話。”

弗蘭德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笑容,“看來,你還真的將心思全部放在了小三身上。你知道麼,為了小三,無極還被揍了一頓。”

大師也笑了,這次他的笑容不再森冷,“我雖然不知道,但我卻能猜到。那個人,可不是你們得罪的起的。”

“你知道?”弗蘭德一驚,看著大師的目光頓時變得怪異了幾分。

大師從懷中摸出一塊令牌扔給弗蘭德,上面六個清晰的標記頓時展現在他眼前。

“這是他給我的。弗蘭德,知道麼,你現在從小三身上看到的,並不是他的全部。他真正的潛力還遠遠沒有到挖掘出來的時候。難道你認為,他的武魂真的就只是藍銀草麼?如果是那樣,他又怎麼會成為我的弟子。”

弗蘭德心中一驚,“難道他的武魂也是變異的?”

大師搖了搖頭,“不,並非變異,只是雙生而已。”

“什麼?”

夜色彌漫,今晚的夜空帶著幾片淡淡的武魂,仿佛給黑夜蒙上了一層紗,帶給人一種煙波朦朧的美感。

夜色在時間中流失,當遠處天空露出第一抹魚肚白的時候,宿舍的門悄悄的開了。

再疲倦也不會影響生活的習慣,唐三悄無聲息的走出了宿舍。盡管外面的天色還很暗,但他卻最喜歡每天的這個時間。

因為這是黎明,是開始,一個嶄新的開始。每當這時候,他就感覺到自己的一切似乎都蘇醒過來,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天才的背後是努力,沒有刻苦的修煉,再天才的魂師也不可能有所成就。唐三表面的強大背後,已經有著超過十年的努力。

熟練的騰身上房,不過這一次唐三卻險些從房頂上摔下來。因為他剛跳到房頂的時候,正好看到那里坐著一個人。目光灼灼的盯視著自己。

黎明,人的精神都會很放松,唐三也不例外,所以他之前並沒有仔細傾聽周圍的一切,才會被嚇了一跳。

房頂上的人一把抓住唐三的肩膀,將他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另一只手向他坐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吃驚之後是大喜,唐三立刻認出,這坐在房頂上的人正是大師。

“老師,您什麼時候來的。”唐三驚喜的問道。

唐昊在唐三七歲那年就離開了聖魂村,留下的只有一封信。從那以後,就渺無音訊的消失了。大師填補了這份親情,他雖然不是一個善于表達的人,但唐三從他身上卻得到了無數的關心和愛護。如果沒有大師和小舞,唐三的心境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對于他來說,在自己這第二個世界之中。除了父親。最重要地人就是他們。

摸了摸唐三地頭,這是大師習慣性的動作,“我說過會來這里找你的。來了幾天了。得知你去了星斗大森林。不過,你也給了我一個驚喜。沒想到你能這麼快就突破三十級的關

唐三笑道:“那還不是您教導的好麼?”

大師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那我有沒有教過你吸收未知年份的魂獸魂環?”

唐三愣了一下,頓時明白大師已經知道自己出危險的事,有些尷尬地搖了搖頭,“沒有。”

大師冷哼一聲。“那你還敢貿然行事?你忘了我對你說過人面魔蛛有多麼危險了麼?如果這次你出了事,我該怎麼向你爸爸交代?你是我唯一的弟子,也是我的希望。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死,知不知道?”

雖然大師的話說地並不好聽。但熟悉他地唐三又怎麼會聽不出他言語中那份深深地關切和恐懼呢?老師在害怕自己出危險。唐三眼圈一熱。恭敬的低下頭。“老師,我錯了。”

大師瞪視著唐三半天沒有吭聲,良久,才歎息一聲,道:“小三,你知道麼,你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缺點。這個缺點在今後恐怕還會帶給你危機。”

“是什麼?您說。我一定改。”唐三趕忙說道。

大師搖了搖頭。苦笑道:“這雖然是個缺點,但同樣也是優點。你對感情看的太重。這次。如果不是因為小舞被抓走,你也不會那樣亂了方寸的強行吸收。”

唐三這才明白大師的意思,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大師說的不錯,如果不是因為小舞,他絕不會那麼沖動。可那個時侯,唐三腦中已經失去了大部分判斷能力,心中所想只是盡可能地去救小舞回來。

再次摸摸唐三地頭,大師的目光重新變得溫和起來,“我今天訓斥你,是希望你記住,什麼時候都要保持冷靜地思考。哪怕是你最重要的人出現了危險,你更要冷靜。只有先保住自己,才有救人的機會。很多事,不是沖動就能解決問題的。你明白了麼?”

唐三趕忙點點頭,“老師,我記住了。”

大師微微一笑,對于這個聽話的弟子十分滿意,道:“走吧,我們到學院外面去。讓我看看你這次沖動後的收獲。”

唐三大喜,他也正想問問大師自己的身體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師徒二人從房頂跳下,沒有驚動任何人,悄悄的出了村子,來到村子外的一片小樹林中。

大師抬手向唐三做了個手勢,多年的師徒,唐三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催動體內魂力,將武魂釋放了出來。

藍紫色光芒閃耀,藍銀草悄然密布,從唐三身體周圍升起。在唐三身邊悄然律動著。

大師仔細的看著唐三召喚出的藍銀草,口中喃喃的說道:“藍銀草細了,看上去比以前更有光澤。除了原本的茶香之外,還多了幾分淡淡的甜腥之氣,應該是人面魔蛛附帶的毒素滲入其中。以人面魔蛛蛛絲的堅韌,你的藍銀草雖然變細,但卻比以前更加堅韌才對。小三,纏繞住那邊的樹,全力拉扯試試。”

“是。”唐三一抬手,一根藍銀草電射而出,眨眼間已經纏上了十米外的一棵大樹,雙手同時用力,玄天功全力催動。

那顆大樹足有**合抱粗,在唐三的全力拉扯下,粗大的樹干開始漸漸彎曲。

大師走到樹邊,仔細觀察著纏繞在樹干上的藍銀草。隨著唐三的用力,藍銀草已經漸漸勒入樹皮之中。一層淡淡的煙霧從藍銀草與樹干接觸的位置散發出來。明顯能夠看到藍銀草正在逐漸深入樹干之中。伴隨著唐三的用力,樹干的完全幅度越來越大。

“好了,可以停下了。”大師向唐三比了個手勢。

唐三這才放松藍銀草,纏繞在樹干上的草身如同靈蛇一般飛速收回,本身看上去並沒有一絲變化。

“小三,你來看。”大師將唐三招呼到自己身邊。

“藍銀草的堅韌程度明顯增加了,雖然本身變細,可在你三十級以上的魂力全力拉扯下,它沒有絲毫被抻拉開來的跡象,也就是說,以你的魂力,是不足以將藍銀草拉斷的。而且,藍銀草上附帶的毒素明顯增加,如果你用出鬼藤附帶的毒刺,效果應該會更好。除了原本類型的毒素之外,現在還多出了腐蝕性毒素。這是屬于人面魔蛛的。”

唐三順著大師手指的方向看去,之間樹干之前被藍銀草纏繞過的地方向內深陷了大約兩寸左右,周圍是一片焦黑之色,雖然隨著藍銀草收回,已經不再有煙霧散出,但依舊能夠看出藍銀草上附帶的強烈腐蝕性劇毒。

“老師,藍銀草的毒性增加了不少,現在大概有魂力麻痹、神經性劇痛、腐蝕三大效果。一般魂師如果只是憑借魂力抵擋已經很難了。尤其是這腐蝕性劇毒加入之後,一旦刺破對手的皮膚,就會令其他兩種毒素擁有更大的發揮作用。再加上本身堅韌導致纏繞更緊。效果也有明顯的增幅。”

大師道:“這次吸收人面魔蛛魂環雖然冒了極大的風險,但風險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單看藍銀草本身的增幅就已經相當驚人。而且,你的力量和速度都有了不小的增強。收獲不錯。不過,我還要再次提醒你,同樣的錯誤不要再有第二次。我絕不希望看到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一幕。”

唐三呵呵一笑,“老師,我知道了。以後絕不會再沖動。”

大師頷首微笑,道:“來,放你的第三魂技給我看看。”

唐三點了點頭,朝四下看了看,選擇了兩棵樹之間的位置。此時,釋放出武魂的他全身三個魂環正在有序的律動。

在玄天功的催動下,第三魂環驟然閃亮,亮紫色的光芒彌漫全身,遮蓋了另外兩個光環的光芒。

大師欣慰的暗自點頭,同時也有些羨慕,畢竟,這第三魂環是他一生的期望,卻始終沒有實現。

唐三臉色凝重的抬起右手,掌心之中藍光大放,全身魂力外放,無形的壓力令周圍低矮的灌木一陣簌簌發抖。

“去。”伴隨著唐三一聲低喝,只見他掌心中藍光驟然大盛,緊接著,一團藍綠色光芒脫手而出,在空中瞬間方法,眨眼的工夫已經漲大到直徑五米左右朝前方飛去。

伴隨著藍光內蘊,大師能夠看清那藍光的真實景象。

那是一張巨大的蛛網,一環套一環,極為緊密,整個蛛網都是由藍銀草勾織而成,只是這些藍銀草和之前唐三直接釋放的藍銀草相比要更細一些,而且通體呈現為澄澈的藍色。

蛛網擴張,當它接觸到兩株大樹時瞬間貼合,形成了一張虛懸在那里的大網。直徑五米的大網虛懸在那里,在黎明晨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藍汪汪的光澤。

唐三在釋放出這張蛛網後臉色明顯變得有些蒼白,顯然是耗力過大的緣故。這就是唐三的第三魂技,蛛網束縛。

“小三,說說你對這個魂技的感觸。”大師一邊仔細的看著粘連在兩棵大樹之間的蛛網,一邊向唐三問道。

唐三道:“我在吸收了人面魔蛛魂環之後,就出現了這第三魂技。根據我對這個魂技的感受。它有幾個特點。首先,它因為是由藍銀草組成,所以擁有著藍銀草本身的全部屬性。毒素、堅韌都在。其次,蛛網本身多出了一種粘連屬性。擁有著極強的粘性。一旦被沾上一點,立刻就會纏繞而上,將目標緊緊束縛住。第三,蛛網本身是瞬發,以我現在的魂力,發動一次這個魂技,需要消耗我三分之一的魂力。”

大師眉頭微皺,“只是如此麼?還有沒有其他特性?”

唐三道:“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蛛網本身的韌性,是直接使用藍銀草的兩倍。今後在使用這個魂技時,它的面積以及使用次數和韌性,都會隨著我的實力增加而變化。也就是說,藍銀草越堅韌,這蛛網也就會變得越堅韌。藍銀草的毒性也會被它附加在內。”

大師點了點頭,“這就對了。你對這個魂技有什麼看法?”唐三道:“雖然看上去它似乎並不華麗,但我覺得這個技能非常實用。對于我的武魂控制力有很大的提升作用。兩倍藍銀草韌性的蛛網,就不是那麼好掙脫地了。”

大師微微一笑,道:“不,你還是小看了它。它不只是使用那麼簡單。而且是非常強悍地一個魂技。你超越極限吸收的人面魔蛛又怎麼會給你一個不夠厲害的魂技呢?我幾乎可以肯定。除非是遇到正好克制你限制技能的對手。否則。同級別,甚至是比你高十級以內的魂師,誰也無法掙脫它的束縛。有了它,你才算擁有了控制系魂師真正的強悍之處。”

看著唐三若有所思的目光,大師繼續道:“魂師在一對一地時候,最強的既不是力量型魂師,也不是強攻或者敏攻類魂師。而是控制系魂師。因為控制系魂師能夠限制住對手的行動,或者是控制住對手的行動。在這種情況下。對方只要無法掙脫你的控制系魂技,又怎麼向你發動進攻?在魂師界,控制系魂師始終都是恐怖地存在。只是控制系魂師一般來說也需要有戰友進行配合,所以並不出名。但真正強大地魂師,都知道控制系地重要性和強大。”

唐三道:“老師。您是說。如果在一對一的情況下。現在四十級以下的魂師都無法掙脫我的蛛網束縛麼?”

大師點了點頭,道:“基本如此。但也不排除例外。這個世界是平等的。每個武魂也都有自己的優點。當初你不是也認為自己的藍銀草是廢武魂麼?同樣地,雖然你現在地武魂在這三個魂環的附加下已經非常強大,但是同樣有克星地存在。”

一邊說著,大師從懷中摸出一個簡單的東西,緩緩走到唐三之前釋放出的蛛網下方。

在大師手中的是一個火折子,他迎風一晃。頓時一股火苗從火折中噴吐而出。大師將火折子放在蛛網下方,用火焰烘烤蛛網。

剛開始的時候唐三還沒覺得什麼。但一會兒的工夫,他明顯看到那極其堅韌的蛛網最下面的一絲開始在火焰中漸漸融化著。

“我明白了。您說的克星就是火。”唐三恍然大悟。同時也聯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馬紅俊時的情形。當時馬紅俊正是憑借著他的鳳凰火焰輕松的化解了唐三藍銀草武魂的纏繞。雖然後面依舊吃了虧,但卻也讓唐三的藍銀草好無用武之地。

大師點了點頭,道:“不論是植物還是你這蛛網,本身都怕火。這火折子上燃燒的火焰很小,自然不足以威脅到蛛網。但是,如果你遇到一名擅長使用火的魂師,那麼,你的武魂就將被對方完全克制。幾乎每一個控制系武魂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弱點,這也是控制系武魂相比于其他屬性武魂強大的代價。而你的藍銀草,弱點就是懼火。因此,今後你遇到這種屬性的魂師一定要多加小心。”

唐三想了想,道:“老師,那如果我今後再獲得魂環的時候盡可能的想辦法附加抵抗火焰的魂環,會不會將這個缺點抹去?”

大師道:“不要那麼做。那樣雖然會令你的藍銀草對火焰的抗性增加,但是你想想,如果你將一個甚至是兩個魂技浪費在對火焰的抗性上。那麼,當你今後魂力達到一定級別之後,你還有與對手抗衡的足夠魂技麼?”

“可是,如果不增加對火焰的抗性,今後我遇到擁有這類武魂的魂師豈不是毫無辦法?”唐三疑惑的說道。他並不是不明白大師的意思,但自己的武魂有一個這麼大的缺陷顯然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大師淡然一笑,道:“控制系魂師是很少獨自行動的,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的伙伴替你解決這個問題。當然,你自己也不是沒辦法解決。你不是一直在弄你的那些暗器麼?雖然在我看來有些玩物喪志,但我也不得不承認你那些暗器所擁有的威力確實驚人。而且,你不要忘記,你並不是只有藍銀草一個武魂。”

通過大師的提醒,唐三頓時想起了自己的那柄錘子,心中一動,“老師,您是說,我可以修煉那柄錘子了?”

大師堅定的搖了搖頭,“不行。記住,沒有我的同意,你絕對不能將魂環附加在那柄錘子上。一定不能。這對你的未來十分重要。現在你所能依靠的只有藍銀草。”

雖然不明白大師為什麼這麼堅持,但唐三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大師道:“小三,不要好高騖遠。對你來說,更重要的依舊是魂力的提升。藍銀草現在所擁有的魂技已經超過了我的預期。將來的你只會變得更強。你是老師的希望,你明白麼?好了,現在讓我看看最重要的東西,也是你心中的疑問。你先把上衣脫了。”

唐三心中一緊,自從離開星斗大森林之後,沒有了魂獸的威脅,唐三一直在思考自己背後那八條蛛腿是怎麼回事。此時見到老師,他自然迫不及待的希望得到答案。對于武魂、魂獸、魂環這些只是,他相信沒有人比自己的老師更熟悉。

脫掉上衣,唐三會意的將背部對著大師。大師走到他背後,抬手按上了唐三的脊椎。

唐三只覺得一股溫暖柔和的魂力從背後湧入,緊接著,這股力量開始在自己的脊椎上上下游弋。

他是的表情很認真,他仔細的檢查著唐三脊椎上的每一處椎骨。

“小三,當你將那些蛛腿收回後,你能感覺到它們去了哪里麼?”

唐三背轉右手,在自己背後的肋骨上點了點,道:“在這對稱的八根肋骨上,我能感覺到它們似乎是依附在了肋骨上一般。但對我的身體並沒有任何影響。反而覺得背部的力量似乎比以前更大了一些似的。”

大師按照唐三所指的位置摸去,立刻發現,不但這八根肋骨要比其他的肋骨顯得粗壯一些,同時,與這八根肋骨相連的脊椎骨也要比其他椎骨粗壯幾分,摸上去不但堅硬,而且韌性十足。連帶著唐三背部的肌肉似乎也更有韌性。

驚喜的神色漸漸出現在大師面龐上,但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飛速的後退幾步,來到唐三背後五米外,“用魂力催動,把那八條蛛腿釋放出來。”

玄天功運轉,此時的唐三不禁有些緊張,畢竟,這是他第一次主動釋放這些怪異的蛛腿。坦白說,雖然感覺上這些蛛腿會令他自身的力量增強,但唐三卻並不怎麼喜歡它們。他總覺得,多了這八根蛛腿,自己似乎變成了怪物似的。

大師目不轉睛的盯著唐三的後背,生怕放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淡淡的藍色光芒開始從唐三背後浮現出來。緊接著,大師清晰的看到,唐三的整條脊椎似乎要透體而出似的,釋放著淡紫色的光芒,剛才他注意到的那幾節椎骨上紫光釋放的格外明顯。緊接著,八根肋骨的末端猛的從唐三背後凸起,形成了八個鼓包。

略微的疼痛和麻癢出現在後背,令唐三略微感到一些不適。但他並沒有停止魂力的激發。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三十六章 大師到來(全)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三十八章 外附魂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