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四十三章 猥瑣怪叔叔,不樂(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四十三章 猥瑣怪叔叔,不樂(全)


等級相差十級左右,唐三完全有信心可以阻撓對方的控制能力。大師曾經說過,對付控制系魂師最好的辦法,就是以控制對控制。如果說強攻系魂師是一個團隊的核心,輔助系魂師是一個團隊的基礎,敏攻系魂師是一個團隊的眼睛,那麼,控制系魂師就是一個團隊的靈魂。這三個月的魔鬼訓練,唐三不止是身體得到了強化,同時,每天晚上大師還格外對他進行特訓,訓練的目標,就是潛伏在他脊椎內的外附魂骨八蛛矛。

八蛛矛這個名字是大師取得,原因是這外附魂骨得自人面魔蛛,又酷似八根長矛。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唐三從不適應到適應,再到現在,他已經基本可以控制八蛛矛作為自身攻防兩端的利器使用,同時也能夠控制八蛛矛內的毒素釋放和收斂。大師說過,憑借這外附魂骨,再加上他本身的控制系武魂藍銀草,完全可以對抗不足四十級左右的對手。

三人匆匆吃過晚飯,胖子又吃了兩根奧斯卡的恢複香腸,四人這才悄悄向學院外而去。馬紅俊沒准備再告訴其他人,畢竟,這在草窩中被揍的事可不怎麼光彩。

正當四人剛走到學院門口,突然,一道黑影橫向閃了出來,擋住了他們前進的去路。

馬紅俊被揍之後,此時已經有些風聲鶴唳,幾乎第一時間就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紫紅色的火焰照亮黑暗,四人這才看清攔在面前地是誰。

馬紅俊松了口氣,收回鳳凰火焰。“怎麼是你,你要嚇死人麼?”

這突然出現在四人面前的,正是小舞。

小舞今天穿著一條棕色長褲,上身是簡單的白色貼身小衣,她的身材雖然沒有朱竹清那麼火暴,但全身修長的感覺卻另有一番風味,尤其是那纖細的驚人。卻又彈性十足的小蠻腰,和背後那垂至腳後地黑亮蠍子辮,更有幾分鄰家小妹的美感。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帶著幾分疑惑,盯視著唐三四人。

“你們鬼鬼祟祟的要干什麼去?胖子,你的臉怎麼腫了?讓人揍了?”

馬紅俊干咳一聲,唐三三人畢竟和他一樣都是男人,他也不避諱什麼,可小舞卻是女孩子。又一向不滿他那解決邪火的方式。一時間,頓時有些不想說出自己挨揍的經過。

小舞上前幾步,借著月光看清了馬紅俊臉上的傷勢,頓時義憤填膺地跳了起來,“這是誰這麼狠?竟然把你揍成這樣。戴老大,不會是你吧?”

戴沐白撇了撇嘴,“我會對自己兄弟下狠手麼?胖子這是和別人爭風吃醋被揍地。我們正准備給他找場子去。”“那還等什麼,算我一個。敢打我兄弟,非要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小舞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脾氣。剛進學院的時候,她對胖子是有些成見。但這麼多天過去了。大家彼此相互關照度過了這段魔鬼訓練。成見早已消失。更何況,她當初在諾丁學院就是大姐頭,沒少干給人找場子打架的事,平時大家切磋下手都有譜,終于有了打架的機會,她的樣子看上去比馬紅俊還要著急似的。

“五妹,你真是太好了。要不。我以身相許吧。”眼看小舞不但沒有阻止眾人去尋仇。反而立刻加入進來,胖子頓時大為感動。心中的郁悶也隨之消化了幾分,最後一句明顯有了他一向猥瑣的本性。

“你要對誰以身相許?”唐三看著胖子,聲音有些怪異。

胖子看了唐三一眼,趕忙嘿嘿一笑,“當我沒說,三哥,咱們快走吧。”

四個人變成了五個,趁著夜色,踏上他們熟到不能再熟地路徑,五人催動魂力,風馳電掣地朝著索托城而去。

小半個時辰後。

“胖子,你平時就到這里解決邪火問題?”戴沐白的眉頭都要皺到一起了。

呈現在五人面前的,是一排平房。這是索托城內一個偏僻的角落。面前的平房只有三米多高,看上去不少地方都已經破損了,門口掛著幾盞粉紅色的燈籠,燈籠下站著幾個濃妝豔抹,明顯年紀不小的風塵女子正在向過往地行人兜售自己。

奧斯卡地嘴角牽動了一下,“難怪你總是說草窩里也有金鳳凰,這還真是個草窩啊!”

對于馬紅俊的品味,戴沐白和奧斯卡實在有些不敢恭維。小舞和唐三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除了好奇以外,到沒有什麼特殊地感覺。

胖子只是嘿嘿的怪笑兩聲,低聲道:“這里便宜啊,價格便宜量又足,一個銀幣就能來一次,兩個銀幣三次。性價比高。而且,你們一定要相信,草窩中也有金鳳凰的道理。這就要看運氣了。”

戴沐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以後出去,別說我認識你。雖然知道你不擇食,可也沒想到你居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這種檔次的垃圾地方你居然也來。你那些金鳳凰的年紀都夠給你當姨的了。”

胖子有些惱羞成怒的道:“戴老大,你不是故意來寒磣我的吧,先辦正事。你們在這兒等著,我去問問那混蛋走了沒有。”

一邊說著,胖子快步朝著他的“草窩”而去。

奧斯卡四下看了看,“這里倒是很偏僻,適合動手。老子有根大香腸,老子有根小臘腸,老子有根蘑菇腸……”

聽著奧斯卡念動魂咒,開始做戰前准備,小舞不禁輕啐一聲,“真不愧是大香腸叔叔。”

一會兒的工夫,馬紅俊興沖沖的跑了回來,“太好了,那家伙還沒走,不過已經在結帳了。估計馬上就會出來。兄弟們,這次幫我報仇成功,回頭我做東,請大家吃頓好的。”

戴沐白沖他擺了擺手,“別廢話了,你請客我們可不敢去。你這品味,還是算了吧。”

聽了戴沐白的話,連小舞都不禁點了點頭,她和唐三是看到過戴沐白帶著雙胞胎姐妹開放的,那對極品雙胞胎和眼前的這些“阿姨”們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正在說話之間,從草窩中已經走出來一個人。唐三五人是站在草窩對面一個陰暗角落之中的,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從對面很難看到這邊。

“就是他。”胖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正像胖子形容的那樣,從“草窩”中走出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皮膚黑黑的,一米六多點的身高,臉上掛著幾分滿足的淫笑,右手上裹著紗布,下身穿著一條帶著幾個破洞的大褲衩,腳踏一雙人字拖。搖頭晃腦的朝街道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哼著小調,“今天大爺我心情好啊,出來遛遛鳥兒。”

“上不上?”胖子的雙拳已經攥的噼啪作響。

“等會兒。”小舞一把抓住馬紅俊肥厚的肩膀,另一只手將身前的蠍子辮甩到腦後,俏臉上掛起一絲人畜無害的微笑,“你們待會兒再出來,看我的。”

一邊說著,小舞邁著小碎步,從側面朝著那叫不樂的猥瑣大叔走去。

“小舞要干什麼?”馬紅俊有些疑惑的看向唐三。誰都知道唐三是最了解她的。

唐三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有些無奈的道:“你等著看就知道了。”

小舞看似走的不快,但卻正好攔在那猥瑣大叔面前。

“叔叔你好。請問,附近有賣糖果的麼?”

不樂剛從草窩中出來,整個人都沉浸在滿足之中。突如其來的聲音令他愣了一下,抬頭朝聲音的來源看去。頓時,他那貌似憨厚的面龐上多了一種特殊的光彩,身體的某些部位立刻就有蠢蠢欲動之勢。

不得不說,夜晚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小舞看上去是那麼的可人。稚嫩白皙的小臉,修長黑亮的蠍子辮,雖不算豐滿,卻也有些規模的身材,尤其是紅撲撲的小臉上那一抹青澀,對于不樂這種老淫蟲來說,更是充滿了誘惑力。不樂雙眼看著小舞一陣放光,心中暗道,好一個漂亮可愛的小蘿莉。蒼天啊,大地啊,難道這是你們送給我的禮物麼?

咳嗽一聲,不樂飛快的收起自己眼中淫褻的光芒,挺了挺胸,擺出一副嚴整的姿態,變化之快,如果不是小舞一直注視著他,恐怕都要被騙過。

“小姑娘,這麼晚了還出來買糖果啊?這邊如此偏僻,你就不怕碰到壞人麼?”不樂板起面孔的時候,加上他那貌似憨厚的外表,別說,還真有幾分道貌岸然的樣子。

小舞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叔叔,那你是壞人嘛?”她那細聲細氣的樣子看的不遠處的戴沐白、馬紅俊和奧斯卡心中不禁一陣抽搐。這還是在對戰中摔他們像摔沙包一樣的風騷小舞麼?這,這也太能裝了。只有唐三臉上流露著苦笑並未驚奇,這樣的場面,早在諾丁的時候他就已經見識過了。論迷惑性,小舞可要比當初剛來到史萊克學院的甯榮榮做的更好。尤其是她裝出那種鄰家小妹的樣子,幾乎沒有正常男人能夠免疫的。不同的是,好人看到這樣的她只會產生憐惜,而不樂這種人看到此時的小舞,卻只會流口水。

不樂聽著小舞的疑問,立刻義正言辭的道:“叔叔當然是好人了。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啊?”

小舞小臉上飛起一抹羞紅,“我叫小舞,快十三歲了。”

不樂呆了一下,心中暗道,快十三,這麼說才十二?喉結隨著吞咽吐沫有力的動了一下。這送到嘴邊的嫩肉要是不吃,真對不起自己。

“你才十二歲就長這麼高了,將來一定是個大美女。小舞,這邊可沒有賣糖果的,跟叔叔走吧,叔叔帶你去買糖果,然後再送你回家。好不好?”

小舞笑了笑,乖巧的點了點頭,道:“好啊!”

不樂也沒想到這小姑娘如此好騙,眼看她答應和自己走,頓時心中大喜,一雙小眼睛朝周圍看了看,按照記憶朝著一個偏僻的方向走去。為了不打草驚蛇。他強忍著沒有去拉小舞地小嫩手。

奧斯卡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捅捅身邊的唐三,“小三,這真的是小舞麼?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像啊?”

唐三有些怪異的道:“當初在諾丁學院的時候,學院有個女孩子被一個怪大叔猥褻了,小舞用地就是這招。把那個人騙到一個陰暗的角落中,然後就是八段摔。”

“八段摔?那是什麼?”戴沐白也不禁好奇起來。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就是小舞柔技中一種最狂暴的摔法。連摔八下。只要摔出第一下幾乎就沒有反抗的可能。那才是小舞真正的實力。所以,千萬不要被她近身。我看,這個叫什麼不樂的猥瑣大叔,恐怕將有幸嘗到這頓大餐了。我們快跟上去吧,以防意外。”

不樂此時是淫心大動,以他達到四十六級的魂力,要是像平常時候警惕一些,說不定能發現唐三等人的跟蹤,可此時他地心思全放在了身邊這個稚嫩地小蘿莉身上,那還顧得上其他。他又怎麼知道。有的時候。蘿莉是會變成羅刹的。

偷眼觀看小舞,小舞那纖細的小腰肢走起路來輕搖慢動,她的臀部並不算太大,但腰肢實在太纖細了,所以帶起的那一抹弧線令不樂這個老淫蟲不斷的偷偷吞咽著口水。再加上小舞近乎完美的容顏,如同風擺荷葉,雨潤芭蕉。他心中原本泄掉的那股邪火已經逐漸升騰而起。對他這樣年紀的老淫蟲來說。外在地刺激尤為重要。眼前地小舞又豈是草窩中那些土雞所能相比的?

越走越偏僻,周圍已經很少能看到行人了。不樂帶著小舞拐了個彎。來到一個幽深黑暗的小巷子中。

“叔叔,到底哪里有賣糖果的啊,這邊好黑,我有點怕。”小舞細聲細氣,似乎有些驚慌的說道。

不樂嘿嘿一笑,道:“小舞啊,這大晚上的,吃糖果對身體不好。還是讓叔叔帶你看金魚吧。”

“看金魚?哪里有金魚?”小舞好奇的問道。

不樂停下腳步,伸手就開始解自己地褲帶,“馬上就有了。”

小舞突然笑了,“叔叔,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說,老子有根大香腸?”“呃……”不樂手上一僵,動作頓時停了下來,他看到了一雙紅色地眼眸,充滿魅惑的眼眸,整個人頓時陷入僵直之中,而下一刻,而他面前,卻只留下一抹紫色地殘影。

脖子上一緊,不等不樂釋放武魂,那黑色的蠍子辮就已經悄然纏上了他的脖頸,下一刻,不樂只覺得一股大力從脖子上傳來,整個人已經不由自主的離開了地面。

如果不樂是力量型魂師,或許還有穩定住自己身體的機會。可惜,他是控制系魂師。而魂師的武魂如果沒能釋放出來,實力又將極大程度的削弱。再加上他“辛勤耕耘”了一天,體力早已下降大半。此時的不樂,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下一刻,整個人眼前已經變成了一片星光。

金星、銀星、大小星星,不斷在眼前閃動,劇烈的震蕩令他根本無法集中魂力釋放出自己的武魂。身體甚至感覺不到疼痛,只有強烈的麻痹。

戴沐白、奧斯卡、唐三、馬紅俊四人此時已經從陰暗中走了出來。除了唐三以外,另外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之前還是生澀稚嫩的嬌軀正做著無比狂暴的動作。他們也終于第一次看到了小舞全套的八段摔。

瞬移技能用出,正是小舞從不樂面前消失的時候,早已蓄勢待發對上毫無心理准備,小舞的蠍子辮成功的纏上了不樂的脖子。下一刻,猥瑣怪叔叔不樂的悲慘生活已經開始。

纏繞住不樂的脖子,小舞一只腳蹬在他的後腰上,第一魂環技能腰弓發動,以腰力帶上身,脖子向後一樣,腳向前一送,不樂的身體就已經飛到了空中。

蠍子辮悄然脫離,小舞追著不樂被甩上空中的身體跳了起來。她那腰弓的力量實在恐怖,三十一級魂力,百分之一百二的增幅,直接將不樂甩上了五米高空。

當不樂的身體攀升到最高點的時候,也正是小舞追上的一刻,雙手直接抓住不樂腰間,腰弓之力再次發動,小蠻腰就像折斷了一般帶著不樂的身體瞬間向後旋轉,此時的不樂還處于小舞的魅惑技能迷惘之中,除了天旋地轉的感覺以外,他什麼也做不了。

小舞就那麼抓著不樂腰間的衣服,足足在半空之中旋轉兩周,當她落向地面時,在腰弓作用下的急速旋轉帶著不樂的身體以一種驚心動魄的呼嘯聲砸向地面。

那一刻,唐三四人幾乎同時閉上了眼睛。這種凌空劫殺盤旋摔的力氣可想而知,小舞在與大家比試的時候也曾經用過,只不過那時候她都是在半空中就將他們甩向空中,而不是這樣實打實的摔向地面。

不樂今天也算是倒黴,遇到了小舞這個小煞星,再加上他那猥瑣的樣子又是小舞最討厭的,此時出手,根本沒有一點手下留情的意思。在小舞心中,像他這樣連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兒都不准備放過的怪叔叔,就算殺了也不為過。

不過,不樂畢竟是一名四十多級的魂宗,兩圈急速旋轉之中,他也終于從小舞的魅惑技能中清醒過來。武魂雖然來不及用出,但也終于勉強將魂力遍布全身,護住自己的身體。而就在下一刻,劇烈的震蕩卻已經將他提聚的魂力震散。

轟----,不樂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小舞是將他身體平拍向地面的,完全是五體投地的接觸,不樂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已經鼻血橫流。整個人都被摔的有些懵了。可是,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小舞毫不停頓,雙手按在不樂腰間一個後手翻,雙腳直接夾在不樂頭顱兩旁,腰弓又一次發動,帶著不樂的身體向前直接摔出,手是松開了,但腳卻能夠發揮更大的力量,不樂的身體在小舞的雙腳帶動下,隨著小舞本身的又一個後手翻,整個人被掄了起來再次重砸在地面上。

小舞充分展現出自己腰力的彈性,借助這第二摔的反作用力,身體倒翻而回,將不樂砸回到之前的位置。不樂的身體,就像是被小舞用腳掄起的麻袋,一共六下,前後各三,砸的他全身骨骼不斷發出噼啪之聲。

“我靠,我靠,……”戴沐白三人的目光不斷跟著不樂那被小舞全力甩起的身體,每一次重摔,他們就忍不住要驚呼一聲,鮮血都已經飛濺到了他們的腳邊。終于,當小舞又一次把不樂的身體甩起的時候,沒有再直接摔向地面,而是甩向半空之中,六連摔才算是結束,加上最初那凌空劫殺盤旋摔,已經整整七下。

不論是戴沐白、奧斯卡還是馬紅俊,心中都在想,如果這七下摔的是自己,會是一副怎樣的光景。哪怕是實力最強的戴沐白也立刻意識到,就算是自己已經用出了白虎金剛變,一旦被小舞這樣摔起來,恐怕魂力也會被震散。

小舞又一次跳了起來,就在戴沐白三人以為她要再次施展凌空劫殺盤旋摔的時候,小舞卻並沒有做出那樣的動作,此時的不樂,已經完全陷入了半昏迷狀態,小舞追上他身體的同時,雙腳再次夾在他的脖子上。自己的身體飛速來了一個一千零八十度旋轉,不樂的脖子被她夾著,自然也只能跟著她這樣轉動,脖子上不斷發出噼啪之聲,頸椎就算沒斷,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千零八十度之後,小舞一個曼妙的後空翻,腰弓最後一次發動,將不樂的身體直接甩向地面,自己也利用甩出不樂的反作用力在空中翻滾幾周,朝地面落去。

轟----,猥瑣怪叔叔不樂的身體以一種極為怪異的姿勢被砸在地面行,整個人的身體除了抽搐以外,已經做不出其他動作。

馬紅俊看著落在自己身邊不遠,微微有些喘息著的小舞,試探著問道:“小舞,你不會是殺了他吧?”

小舞不屑的等了不樂抽搐痙攣著的身體一眼,“殺他髒了我的手。我有分寸。小三不讓我隨便殺人。只是給他個教訓而已。不過,估計他不在床上躺三個月是起不來了。我說話一向算術,他身上很多關節都被我摔脫臼了。之後的一段時間,恐怕他真的要生活不能自理了。”

戴沐白有些郁悶地道:“我們是來打架的,你把他都摔成這樣了,我們還打個屁啊。不過,小舞你這套八段摔還真是威猛。”

奧斯卡補充道:“關鍵是她那瞬移太變態了,一旦到了她身體五米范圍內,想跑都跑不了。還有。小舞,你那腰弓技能是能夠連續使用的麼?中圖就不需要重新凝聚魂力?”

小舞嘻嘻一笑,似乎剛才的壯舉根本就不是她完成的,“以前是需要凝聚魂力的,不過,我到了三十級以後,就不再需要多于的時間了。再說,就算凝聚魂力。在每一次發動腰弓地間隙也已經足夠了。我這八段摔只對力量型魂師沒什麼用。像他這樣的控制系魂師被我直接偷襲成功也要倒黴。”

唐三突然道:“小舞,以後不要再用剛才那種方法誘惑敵人了。這樣太危險。”

小舞愣了一下,看著唐三認真的雙眼,吐了吐舌頭,卻乖巧的點了點頭。

唐三沒有說的是,他眼看著小舞去誘惑不樂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里非常不舒服。

戴沐白揮了揮手,道:“好了,我們走吧。胖子。這家伙比你慘多了。你也算報仇了吧。”

馬紅俊畢竟不是自己出的手,此時還有些不解氣,跑到不樂身邊,抬腳用力的踹了他幾下,一邊踹還一邊恨恨地道:“讓你打我,讓你打我。讓你說我雞雞小。咦,對了。”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馬紅俊嘿嘿一笑。“你們前面先走,我馬上就來。”

戴沐白皺了皺眉。道:“別玩大了,這家伙雖然打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還罪不至死。你動作快點。”

“知道了。”

眼看著戴沐白、唐三、奧斯卡、小舞四人在拐角處消失,馬紅俊臉上流露出一絲怪異地笑容,抬起右手,一團紫紅色的火焰從掌心中冒了出來,而他的目光,卻瞄向了不樂的下身。

“怪大叔,你不是說我雞雞小麼?好啊,那我就讓你變成烤雞。”

“啊----”

唐三四人還沒走出多遠,就聽到了一聲不似人聲的慘叫傳來,四人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很快,胖子已經興沖沖的追了上來,沒等眾人發問,已經主動說道:“放心吧,我沒把他怎麼樣。不會讓他死的。小舞說的對,殺了他還髒了我們的手。五妹,今天多謝你了,以後有用得著我胖子地地方盡管開口,只要我能做得到,決不推辭。”

小舞吃吃一笑,“報答就不用了。剛才我摔地也很爽。好久沒這麼爽過了哦。”

唐三若有所思的道:“其實,我們這麼做不好。”

“不好?小三,你不會是心軟了吧。”戴沐白疑惑的看著唐三。雖然唐三平時很沉穩,但怎麼看也不像是心軟的人。他可還清楚的記得唐三施展暗器時的樣子,連趙無極都吃過不小的虧。

唐三搖了搖頭,道:“我是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啊?”其余幾人看著唐三地目光都發生了幾分變化,他們雖然都是天才魂師,但畢竟也都只有十幾歲,說起殺人,恐怕也只有戴沐白能接受一些。誰也沒想到唐三會說出這樣地話。

唐三從未忘記玄天寶錄總綱中的記載,唐門玄天寶錄總綱,第三條,確定對手是敵人,只要其有取死之道,就不要手下留情,否則只會給自己增添煩惱。

“那個叫不樂地猥瑣大叔這次不死,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的。他畢竟有四十級以上的魂力。如果糾集朋黨前來報複,胖子你可要小心了。他雖然被打的不清,但聽力還在,再加上日間你和他的沖突,肯定能猜到是你帶人下的手。”

之前如果不是戴沐白說了一句不樂罪不至死,唐三已經出手了。現在也只是提醒馬紅俊一句,以免他以後吃虧。

馬紅俊吞咽了一口唾液,“沒想到,還是小三你最狠啊!看來,得罪誰也不能得罪你。”

唐三展顏一笑,“來之前你似乎不是這麼稱呼我的吧。”

“呃……,好吧,三位哥哥,還有小舞妹妹,這次的事多謝了,還請你們幫兄弟保密。”

戴沐白抬手在胖子腫大的頭上輕拍一下,“自家兄弟,說這麼多廢話干什麼?趕快回去吧。可別讓大師發現咱們這麼晚還在外邊,除非你想再來點魔鬼訓練。”

史萊克學院,院長辦公室。

“我說小剛,雖然我不願意打擾你教導我們那些小怪物,但是,我不得不遺憾的告訴你,學院的那點錢已經被你花光了。”有些無奈的說出這句話,弗蘭德也是一臉的黯然。

身為一名強大的魂聖,卻因為自身的高傲而被錢財所制,這是何等悲哀。

原本按照正常開銷,學員們交上來的學費是足夠支撐他們一學年學習消耗的。甚至還會有些剩余。但大師的教導方法卻極為另類,不但伙食費大幅度上升,他每天摻雜在食物和給學員們泡澡水中的藥物更是貴的嚇人。這才三個月過去,史萊克學院今年收上來的學費就已經沒什麼剩余。

大師點了點頭,依舊是他那琤j不變的僵硬臉色,淡淡的道:“我知道了。”

弗蘭德苦笑道:“你知道了,總要拿出個辦法來吧。”

大師道:“等這七天修整完畢,我將帶著他們進行第二階段修煉。你就不用費心了,費用問題我會解決。”

弗蘭德歎息一聲,道:“要不是這些孩子是那麼的優秀,我真的不想再維持下去了。還是以前我們一起游曆大陸的日子最令人動心。”

大師流露出短暫的失神,“或許,有一天我們會重複當初的快樂吧。”

弗蘭德忍不住問道:“小剛,你下一階段准備怎樣教導這些孩子?是不是悠著點,這三個月他們吃的苦著實不少。畢竟才十幾歲。所謂過剛則易折,可不要太過了。”

大師的表情又恢複了屬于他的正常狀態,既然你將這些孩子教給我,就只能選擇完全信任我。我有分寸。”

癱軟在地的不樂依舊在不斷的抽搐著,此時他已經從昏迷中清醒過來,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清醒了。前兩次都在醒來的瞬間被全身那無比強烈的劇痛再次帶入黑暗。

咬牙強忍著痛苦,不樂勉強將眼睛睜開,焦糊的味道不斷沖擊著他的嗅覺,最令他絕望的,是毫無知覺的下身。他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恐怕是完了。他想動,卻也只能勉強蠕動,四肢完全脫臼,就連肘關節和膝關節也脫離開來。肋骨至少有五根斷裂。頸椎至少兩處錯位。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四十二章 大師是魔鬼(全)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四十四章 大師教學的第二階段(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