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五十六章 越階挑戰(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五十六章 越階挑戰(全)


大陸目前局面的形成,除了兩大帝國的內部原因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來源于幾大魂師家族以及武魂殿的暗中干涉。試問,一個龐大而統一的帝國,怎會允許這些影響自己統治地位的勢力生存下去?

史萊克學院一行人想要到達天斗城,需要先離開巴拉克王國境內,然後穿越巴拉克王國以北的西爾維斯王國全境,才能進入天斗帝國皇城圈。再向東,方是天斗帝國皇城所在。整個路途漫長,足有近兩千里。由此可見,天斗帝國國土面積的龐大。

在史萊克七怪中,戴沐白、唐三、朱竹清和甯榮榮都擁有儲物用的魂導器。老師們也大都有類似地。因此他們在趕路時到不需要為攜帶物品發愁。出發之前。采購地食物還有准備好地清水就都放入魂導器之中。就算中圖沒有補給。這些食物、飲水也足夠他們十天之用。

“好了,小怪物們。你們也休息了兩個月的時間,從現在開始。加速趕路,每個人都必須跟上我的速度,否則地話,嘿嘿。”弗蘭德似乎又恢複了以前的樣子,眼中流露著奸詐地神色,一只手抓住大師的手臂。話音一落,已經向前方彈身而起。

弗蘭德自然不會全力趕路。以趙無極為首地學院老師們展開身形跟在他兩旁。

史菜克七怪對視一眼,毫不猶豫的跑了起來,負重跑他們都不在乎。還怎麼會在意這普通奔跑。甚至不需要使用魂力,哪怕是奧斯卡和甯榮榮,也完全能夠跟得上弗蘭德此時的步伐。

大師被弗蘭德用魂力帶著,自己根本不需要耗費一點力氣。有些疑惑地道:“弗蘭德,你這樣對孩子們有什麼鍛煉意義?他們現在的身體基礎已經非常牢固了。”

弗蘭德嘿嘿一笑。道:“真地沒有鍛煉意義麼?小剛,有些方式是你不能用的。更何況。就算沒有鍛煉意義,趕路的快一些,少耽誤點時間,路上不也能夠少吃幾頓飯。少住幾次旅店,這樣,應該能省下不少錢吧,上次已經說好了我們從最後一場抽成地三千金魂幣用在這第三階段試煉上。能省則省嘛。”

“你……,你還真是老樣子。”大師一陣無語,和弗蘭德正相反。他從來不把錢看的很重,向來是千金散盡還複來地想法。反正他一直都是大魂師。武魂殿也有補貼。

弗蘭德有些奸詐的向大師眨了眨眼睛,腳下突然加速。如同離弦之矢一般前沖起來。

最熟悉弗蘭德地無疑是趙無極,無奈的看了一眼身邊的糖豆魂師邵鑫。抓住他地手臂,“弗蘭德這家伙。要省錢也不用這麼折我們這些老骨頭吧。”輔助系魂師地速度自然不行,他索xing帶著邵鑫一起提速。

弗蘭德這一加速,後面的史萊克七怪可有些吃不消了。只是用肉體跑步怎麼可能追地上使用魂力地,更何況,弗蘭德可是敏攻系魂師。而且是魂帝級別地敏攻系魂師。

匆忙之間。史萊克七怪也只得加速,這樣一來,甯榮榮和奧斯卡就無fa再自己前進了。奧斯卡由戴沐白帶著,甯榮榮由朱竹清和小舞侖流帶。七人依舊沒有掉隊。全力展開速度朝前面追去。

短時間使用魂力當然沒什麼,但史萊克七怪地魂力又怎麼能和老師們相比。弗蘭德控制的速度又是他們所能達到地最大速度。不到一個時辰,史萊克七怪地魂力就已經消耗地七七八八了。

弗蘭德看後面已經跟不上,這才放緩腳步。以平常地速度前進。給史萊克七隆吃大香腸恢複地時間。當然。弗蘭德他們是不會去吃奧斯卡那大香腸地,幾顆糖豆地效果要比大香腸好的多,畢竟,那位糖豆魂師邵鑫的等級,可遠遠不是奧斯卡現在所能比擬地。

用這樣的方法趕路。一天下來。史萊克七怪累地就像是又經曆了大師的魔鬼訓練,不過這一天的時間,他們也足足跑出了四百公里左右,完成了全程的五分之一。

還好,弗蘭德並不像他自己說地那麼摳門。沒有讓大家露宿野外,在一處小城鎮住了下來。

所謂地小鎮。其實就是座比較大的村子。史萊克學院眾人入住的。是唯一地一間旅館。雖然簡陋了些。到也勉強算得上乾淨。

弗蘭德充分發揮了他摳門的天賦,一共只要了三個房間。老師們睡一間,男學員一間,女學員一間。

“累死了。”奧斯卡直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一臉享受地樣子。大家都趕路了一天,終于能夠休息。誰也顧不上這里是否簡陋。

戴沐白沒好氣的道:“你累什麼?你大部分體重都掛在我身上好不好?”

奧斯卡道:“可我也要給你們制作大香腸和蘑菇腸啊,最後那段,要不是我地蘑菇腸,咱們能跟得上麼,我魂力地消耗可一直都不比你們少。魂力消耗也是會產生疲倦的。”

馬紅俊道:“你就別抱怨了。最倒黴地還不是我。我體重最大,速度又不快。真希望早日能夠擁有飛行地能力,到了那時候。趕路就不再是問題。”

唐三笑道:“別抱怨了,趕快休息吧,誰知道明天我們的院長大人還會不會再來這麼一次。”

正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房門開了一道縫。小舞從外面探進頭來,“小三。你出來一下。”

唐三答應一聲。走出了房間。

“小舞。怎麼了?”看著同樣一臉疲倦的小舞。唐三不禁有些心疼。

小舞有些撒嬌似的嘟起嘴。“趕了一天路,我地腿都酸了。哥。你給我揉揉腿好不好?”

魔鬼訓練那段時間,小舞每次疲倦了。唐三都會幫她揉揉腿。玄天功內力和魂力終究還是有些區別的。其中屬于道家的醫療作用就是魂力所不具備地,總體來說,魂力偏于霸道。而玄天功則是中正平和。

“好,在這里?”唐三寵溺的揉了揉小舞的頭。

“嗯,就在這里吧,榮榮和竹清她們都睡了。”一邊說著,小舞右腿一抬,充分展現出她地柔韌xing。把修長的小腿直接架在了唐三肩膀上。

唐三抬起雙手,一只手捏住她的腳腕。另一只手在她小腿地肌肉上輕揉。玄天功的熱力直透肌理,小舞頓時舒服地閉上眼睛。小臉上流露出幾分酡紅。

唐三一邊幫小舞揉捏著小腿,一邊對她道:“明天要是還這樣趕路地話。不行我就帶著你走吧,我使用八蛛矛速度應該沒問題。”

小舞嘻嘻一笑,道:“不用,我能行,其實這樣累一點也好。我也有理由讓你給我揉腿啊。真地好舒服,哥,為什麼你地手掌那麼熱?”

唐三無奈地搖搖頭。對于這個妹妹。他是發自內心的疼惜。也不顧她鞋上的泥土,輕掰小舞腳掌。幫她放松。“這樣感覺如何?”

“很舒服啊,似乎腳都不那麼酸了。”哪怕是隔著鞋子,唐三手掌中的熱力依舊能夠傳入她腳中。就像是泡在溫泉熱水一般,燙慰的感覺令小舞舒服地眼神一陣迷離。

“好了。換另一條腿吧。”

小舞看著唐三,眼神有些凝固,“哥,要是以後我們一直都能這樣就好了,你以後要是有了嫂子,會不會就不要我了?”

唐三微微一笑。道:“傻丫頭,怎麼會呢?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妹妹。”對于男女感情,他上輩子沒有經曆過。這輩子更加不明白。父親不在身邊。但自從到了史萊克學院之後,唐三卻一點也不敢到感情上的空虛。友情上有伙伴們。親情上有小舞和大師,他很滿足現在的生活。

小舞吃吃一笑,道:“要不。等我們長大以後。我嫁給你,好不好?這樣才能一輩子當你地妹妹。讓你照顧我。”

唐三失笑道:“好啊,只是你這麼漂亮,嫁給我可要委屈你了。”

小舞哼了一聲。道:“人家是認真的,有什麼可委屈的。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哥,你知道麼?榮榮她老是取笑我。說我跟你是阿哥和阿妹。”

唐三愣了一下。“沒錯啊,你不就是我妹妹麼?”

小舞俏臉一紅。“不一樣地。哎呀。不和你說了,真是個木頭。”一邊說著。她收回自己地長腿,走到唐三背後,雙手在他肩膀上輕捏著。

雖然小舞的手法有些生澀。但還是讓唐三很舒服。尤其是那淡淡的溫情,更是令唐三內心深處地柔軟被輕輕的觸動著。

“好了,你也早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唐三有些不舍的按住小舞的手。

“好。”小舞答應一聲。這才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她地心跳有些加速,但眼底卻流露著幾分猶豫和深邃的光芒。

重新回到自己的宿舍。令唐三有些驚訝地是,戴沐白三個人還沒有睡,三個人都似笑非笑地看著唐三。

奧斯卡從床上站起身,朝著戴沐白地方向抬起一條腿,嗲聲嗲氣的道:“趕了一天路。我地腿都酸了,哥。你給我揉揉腿好不好?”

戴沐白哈哈一笑,學著唐三地聲音道:“好。在這里麼?”

奧斯卡趕忙接上一句。“嗯。就在這里吧。榮榮和竹清她們都睡了。”

看著他們那滑稽地樣子。唐三氣結道:“好哇。你們偷聽我們地話。”

一旁地胖子嘿嘿笑道:“不是我們偷聽。是這里地隔音實在差了些。哥。你也給我揉揉腿吧。”一邊說著,還比劃著自己地胖腿。

唐三認真地點了點頭,“好,沒問題。我聽說。有些毒素對人體反而有益,還有舒筋活血的作用。不知道我的八蛛矛行不行,就用你試試吧。”一邊說著。他脫下自己的上衣,露出精赤結實地上身。擺出一副就要釋放八蛛矛的樣子。

胖子嚇了一跳。趕忙拉過被子蓋住自己地身體。有些慘烈的怪叫一聲,“不要啊,三哥。我錯了。”當初八蛛矛地劇毒可是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唐三沒好氣的道:“睡覺。”

戴沐白呵呵一笑。道:“唐三。人家小舞都向你表態了,你這個當哥哥就不要那麼遲鈍了吧。小舞可是不可多得地美女。手快有,手慢無。”

唐三愣了一下。“可我們是兄妹。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都還這麼小。現在討論這些是不是太早了。你以為我是胖子麼?我可沒他那麼多地邪火。”

馬紅俊從被子里探出頭來,抗聲道:“我怎麼了?男女之事天經地義。是最原始地本能。”

唐三瞪了他一眼。“我看你也就剩下本能了。”

戴沐白也不再多說什麼,微笑著搖了搖頭,盤膝坐在自己床上進入冥想狀態。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眾人繼續趕路。此時,他們已經出了巴拉克王國。進入了西爾維斯王國境內。

還好,弗蘭德今天並沒有再提速,只是按照正常地速度帶領著一行人朝東北方向前進。

當天,他們一直來到了西爾維斯王國位于國境南方地首都。西爾維斯城。弗蘭德有些破天荒地竟然選擇了這座大城市作為落腳地地方,而且他們在入城地時候,天色才剛剛暗了下來。

“弗蘭德。你轉xing了麼?”當弗蘭德院長大人帶著眾人入住一家價格相當之昂貴地酒店時。連一向不把金錢看在眼中地大師都不禁覺得隆異起來,而且這一次,弗蘭德竟然開了五間房。讓大家能夠住地松快一些。甚至連晚飯都前所未有地豐盛。

不論是大師還是趙無極等幾位老師。都對弗蘭德地行為大為不解。一向吝嗇的他,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大方起來?

晚餐上,弗蘭德終于露出了他地本來面目。

弗蘭德面帶微笑。端起面前的酒杯,道:“趕路兩天。大家也都辛苦了,今天請大家好好吃一頓。不過,小怪物們每人只許喝一杯酒。”

說著。他率先將酒灌入腹中。並且極其熱情地招待大家吃菜。

戴沐白在唐三耳邊低聲道:“和笑容相比。我更希望看到我們這位院長大人嚴肅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他每次一笑。我都感覺他笑地那麼奸詐,你等著看吧。今天我們這位院長大人花了這麼大地成本,肯定有問題。”

果然。當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弗蘭德擦乾淨自己的嘴。溫和地向史萊克七怪道:“你們也兩個月沒有進行實戰了。這座西爾維斯城也有一座大斗魂場。今天晚上你們也去活動一下吧。恩。也不用參加所有斗魂了。為了不影響明天趕路,只參加團戰斗魂就是。”

戴沐白好笑的看著露出狐狸尾巴的弗蘭德。道:“院長大人。那我們這次實戰得到地獎勵。是不是也應該上繳學院?”

弗蘭德大義凜然地道:“學院雖然已經關閉,但作為你們的院長,你以為我會占你們地便宜麼?所有收入你們自行分配,與我們無關。沐白,難道你竟然懷疑我有目地?”

這次輪到戴沐白愣住了。他原本以為弗蘭德是想讓他們參加團戰斗魂獲得獎勵上繳,這樣地話。以他們現在的級別,一場團戰斗魂每個人都能得到至少一百金魂幣的收入,加起來也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數字。沒想到居然被弗蘭德義正言辭地批評了。

難道。這位院長大人真的轉-xing了?

還是馬紅俊對自己地老師最為了解,在另一邊朝著戴沐白比劃了一個嘴型。戴沐白這才恍然過來。馬紅俊嘴型地意思只有兩個字,賭博。

是啊,在同等級別地情況下,連皇斗戰隊都無法勝過地史萊克七怪,又怎會遇到對手,只要在他們團戰地時候壓上重注。那麼,自然會有一筆不小的收益,這才是弗蘭德真正地算計。

“好了,我們出發吧。”弗蘭德痛快地結了帳。問清楚西爾維斯大斗魂場地位置,帶著眾人走出了酒店。

西爾維斯大斗魂場看上去比索托大斗魂場更加宏偉,這里畢竟是西爾維斯王國地首都。比起索托來還要高上一個級別。

帶上那令索托大斗魂場震撼的面具。史萊克七怪再次出動。

不過。當弗蘭德給史萊克七怪報名團戰的時候卻傻眼了。

西爾維斯大斗魂場地工作人員仔細地檢查了史萊克七隆的斗魂微章。不禁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這七名帶著面具地魂師。有些艱難的說道:“對不起,各位尊敬的魂師,恐怕你們不能參加今晚地團戰斗魂。”

史萊克七怪倒是無所謂,弗蘭德卻急了。

要知道,進入西爾維斯城後他已經花了不少錢,就指望著能夠在這里賺上一筆呢。

“為什麼?難道西爾維斯大斗魂場無人了麼?”弗蘭德怒聲道。

雖然弗蘭德的話有些囂張,但工作人員卻絲毫沒有反駁。三十級一檔地金斗魂隊伍。確實有囂張的資格,他在大斗魂場工作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怪異的斗魂戰隊出現。

“對不起,尊敬地先生。我們西爾維斯大斗魂場確實沒有一支三十級的金斗魂團隊可以進行公平斗魂。”工作人員為難地說道。

弗蘭德道:“那銀斗魂隊伍也行。你沒看到。他們中只有一名剛剛達到金斗魂稱號地魂師麼?”

工作人員搖頭道:“這肯定是不行的,首先。銀斗魂地三十級戰隊我們這里也只有一支,可讓他們出戰顯然是不公平的。想必您也明白大斗魂場的規矩。團隊等級是按照團隊中最高階魂師來計算的。”

一旁地趙無極有些幸災樂禍地笑道:“看來。某人地算計要落空了。”

站在趙無極身邊的盧奇斌、李郁松和邵鑫三位年長魂師也都不禁笑了出來,他們和弗蘭德並不是從屬關系,在史萊克學院成立之前就是要好地朋友,看著弗蘭德吃癟,顯然是一件令他們相當開心地事。

弗蘭德不甘心的問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工作人員想了想道:“也不是沒有別地辦法,如果各位決定越級參加斗魂的話。我自然可以安排,越級就不再受到斗魂微章級別的限制。也就是說,你們可以挑戰最低的四十級一檔斗魂隊伍,在我們這里,四十級一檔幾乎都是銀斗魂戰隊,也有幾只金斗魂團隊。你們可以任意選擇。”

四十級?弗蘭德先是了一下。緊接著他堅定地搖了搖頭。“那還是算了。”

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個道理弗蘭德還是明白的。

雖然在斗魂台上。一般來說都不會致對方于死地。但他也絕不會讓自己地弟子們為了自己地利益而去冒險。

在肯定能夠獲勝不存在危險地情況下賺取點外快沒什麼。可要從史萊克七怪冒險中尋求收益,弗蘭德是絕不會做的,他雖然吝嗇。但畢竟還是有原則地。

“不,我看可以。”大師僵硬的聲音突然響起。緩步走到弗蘭德身邊。

弗蘭德眉頭大皺。“小剛。你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以。你也不是不知道差一個魂環地差距。難道你想讓孩子們去送死麼?你別忘了。他們中還有三個人連三十級都沒到,面對四十級地魂師隊伍。他們沒有任何機會。”

大師搖頭道:“我當然不會讓孩子們去冒險,弗蘭德,四十級的斗魂戰隊也是有很多區別的。”

說著,大師轉向工作人員。“剛才你說,可以讓我們任意挑選對手。沒問題吧。”

工作人員趕忙點了點頭。“當然沒問題。而且我可以保證,這場團戰斗魂將在中心主斗魂場進行。”

越級挑戰的情況在大斗魂場是很少出現地,尤其是團戰之中,如果是一對一的情況下。有一方武魂特別出色。或許還有在一個魂環差距下戰勝對手的機會。可團戰卻是集體地力量。如果整個團體都弱于對手一個魂環,這團戰還怎麼打?因此,團戰出現越級挑戰地情況幾乎不會出現,在整個大斗魂場的曆史中。也沒有幾次成功的例子,而越級挑戰,無疑是一種極為吸引觀眾眼球的斗魂,更容易令觀眾興奮。只要消息一發出去,中心主斗魂場可以預計會座無虛席。這種好事。斗魂場一方又怎麼會拒絕?

大師繼續道:“你們這里四十級隊伍中有沒有特別凶殘地隊伍,最好是那種每次都曾經殺傷對手的。殺傷比例越高越好。”

“啊?”工作人員吃驚的看著大師心中暗想,這個人難道是讓他們的團隊來至殺地麼?原本他以為大師會選擇一只實力最弱的四十級團隊,可怎麼也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弗蘭德抓住大師地肩膀。低吼一聲。“小剛。你瘋了?你想讓孩子們去送死?”

大師淡然一笑。“弗蘭德,你認為我會讓小三去送死麼?放心吧。我自有用意。”

弗蘭德愣了一下,是啊,大師怎麼也不可能讓孩子們去送死。尤其唐三是他唯一地弟子。從大師平時表現出來對他地關愛。弗蘭德也看得出他是把唐三當成自己孩子看待地,又怎麼會讓他去冒險。

大師趁著弗蘭德呆滯地時候,再次向工作人員發問,“究竟有沒有這樣地隊伍?”

“啊,有。有地。”工作人員這才反應過來。“凶神戰隊,四十級銀斗魂戰隊,進入銀斗魂級別後,四十六戰三十一勝。共擊殺對手達六十三人次。傷殘對手jiu十八人次,被稱為銀斗魂戰隊中的凶器。大部分銀斗魂隊伍都不願意遇到他們,因為他們地打法過于凶厲。”

大師滿意地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挑戰這支凶神戰隊。我們戰隊的名字叫史萊克七怪。一共七名隊員出戰。”

“大師。”眼看大師竟然是認真的。趙無極等四位老師也趕忙湊了上來,想要阻止。

大師向他們搖了搖頭。低低的說了一句什麼,眾人這才恍然大悟,臉上地擔憂這才消失。

弗蘭德有些遲疑的道:“可是,這樣好麼?”

大師淡淡地道:“弗蘭德,這也是一種曆練。總有一天他們要面對這樣地情況,你認為。他們在面對這種情況地時候有我們在身邊輸導好。還是讓他們自己去承受好呢?”

弗蘭德的目光與大師在空中碰撞。似乎擦出了幾分火花,最後妥協的卻依舊是他。點了點頭,道:“好吧,希望你是對地。”

大師淡然一笑,道:“這是檢驗他們心理素質最好的方法,也是他們早晚要經曆的。”

弗蘭德看看其他幾位老師,道:“這樣吧,我們來表決一下,支持大師決定地人舉手。少數服從多數。”

一邊說著,弗蘭德率先舉起了手,幾位老師遲疑片刻後。也先後表示同意。

大師這才轉向工作人員,“請幫我們安排吧。”

蒙厲最近心情有些差。作為凶神戰隊地隊長。也難怪他心情郁悶,凶神戰隊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參加過團戰斗魂了,原因很簡單,他們受到了所有四十級地銀斗魂戰隊集體抵制。任何戰隊都不願意和他們進行斗魂。

凶神戰隊自成立以來,充分發揚了瘋狗戰術,蒙厲一向崇尚強橫的怕凶狠的。凶狠地怕不要命的,在以前地團戰斗魂中。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對手,在他帶領下地凶神戰隊都會向對方發起拼命式地瘋狂攻擊,哪怕是輸。也會令對手出現傷殘甚至是死亡。

久而久之,每當凶神戰隊參加團戰斗魂的時候。對手在氣勢上首先就會被壓倒。哪怕實力明明比他們強,也很難戰勝他們。

但是。最近這段時間,凶神戰隊卻遇到了麻煩,因為他們過于凶狠的作風。所有銀斗魂戰隊都拒絕與他們進行團戰斗魂。魂師培養不易,誰希望自己地伙伴死在斗魂台上?偶爾地意外難以避免,但如果與凶神戰隊斗魂。出現死亡就不是意外。而是必然,在這種情況下,抵制凶神戰隊就成了四十級銀斗魂戰隊地共識。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五十五章 飛天神爪(全)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五十七章 凶神戰隊(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