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二章 黃金鐵三角的往事(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二章 黃金鐵三角的往事(全)


唐三始終跟在大師身後,什麼也沒有問,只是靜靜的陪伴著自己的老師,他能夠感覺到,大師此時那複雜的心情。

在這個時候,選擇讓自己的老師靜一靜應該是更好的事。

走進樹林,溫度明顯比外面要降低幾分,清爽的空氣令大師精神一振,似乎連心情也變得舒緩了幾分。

停下腳步,大師轉向當三,淡淡的道:“小三,你是不是很想問,我和二龍究竟是什麼關系,為什麼會像現在這樣,為什麼我會躲了她二十年?”

唐三點了點頭。

大師歎息一聲,“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二十多年前,一名出身于名門的青年,因為自身武魂出現變異,沒能繼承本門的武魂傳承而被家族所排斥。為了證明自己,他苦學魂師方面的只是,研究更深的內涵,希望有一天,能夠憑借知識來讓世人認可自己。當他在外游曆的時候,遇到了一名志同道合的青年魂師,兩人決定一起在魂師界闖蕩。”

“有一天,他們在一片魂獸森林獵殺魂獸時,遇到了一名美麗的少女。少女孤單一人,她那活潑爽朗的性格,很快就吸引了這兩名青年。三人成為了好朋友,原本兩人的隊伍也增加到三人同行。”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名青年都喜歡上了那位擁有火龍武魂的少女,但因為彼此的兄弟之情,誰也不願意表明。尤其是那因為本身變異武魂原因而無法擁有強大實力地青年。更是將這份愛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由于三人意外發現彼此之間配合竟然能夠施展一種強大的武魂融合技,憑借著自身實力,他們漸漸在魂師界闖出了黃金鐵三角的名聲。”

說到這里,大師再次歎息一聲,“感情這東西,是會隨著時間而積累的,隱藏的越深,有的時候反而會更加強烈。隨著三人的年紀增大,彼此之間的感情也越發深厚。終于。有一天,那位實力不俗地青年忍耐不住內心情感的煎熬,向那少女表白了。但是,一個令兩名青年都極為意外的結果卻出現在他們面前。少女一直都知道兩位青年都喜歡自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怕說出自己的選擇而傷害了另外一人,此時面對有實力的青年表白,她終于無法再隱藏下去,她將兩名青年都叫到自己面前,對他們說,她喜歡地是那武魂變異而實力低微,卻憑借毅力和努力擁有著極好理論知識的青年。”

“你應該已經猜到了,那少女就是二龍,而那兩名青年。就是我和弗蘭德。我現在還記得當時弗蘭德那極度失望的表情,還有自己劇烈的心跳聲。那一刻,我突然感覺到一生中從未有過的幸福。但是,我和二龍都不願意傷害弗蘭德,一時間,三人之間變得沉默下來。如此過去了幾天,沉郁的氣氛令我們都有些窒息的感覺。終于,弗蘭德站了出來。他在我們中的年紀最大,他說,要和我結為異性兄弟,而二龍就是他的弟妹。”

唐三忍不住道:“弗蘭德院長真是個好人,或許,這是最好地結局。”

大師點了點頭,“弗蘭德的話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他說,他已經失去了愛人,絕不願意再失去自己的兄弟和妹妹。他發自內心的祝福我們。”

唐三疑惑的道:“既然如此,那您和二龍阿姨應該能夠結合才對,為什麼會……”

大師苦笑道:“如果一切真的順利,沒有發生後面的故事,或許。我們的孩子都已經比你大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地捉弄,將我們這所有的一切破壞。”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夜晚的星格外明亮,弗蘭德為我們主婚,我和二龍終于成親了。盡管那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沒有親朋好友的祝福,沒有規模宏大的婚禮,可那時候,我們卻都感到無比的幸福。只要能夠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其他地一切又有什麼關系呢?”

“就在我們三人一起喝過酒,弗蘭德准備向我們告辭,打算自己出去闖蕩的時候。突然來了幾個人。而這幾個人,我都認識。為首的一人,正是我的叔叔,藍電霸王龍家族當代二家主,玉羅冕。當時,他的到來令我極為驚訝。但那天既然是我大喜的日子,而且來的又是親戚,我和這位二叔地關系也還可以,當下,趕忙高興地將他們請進了我們的新房。”

說到這里,大師地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可是,誰曾想到,我那二叔並不是來找我的。他的目標,竟然是二龍。”

“什麼?為什麼?”唐三吃驚的問道。

大師繼續道:“在我們結婚之前,我和二龍、弗蘭德一起在大陸上闖蕩,彼此之間從未問過對方的身世,這是個人的隱私。我因為被家族所不容而不說,弗蘭德出身于貧民家庭,而二龍也從未主動提到過。我這位二叔找來的目的,竟然是認親。二龍,二龍竟然是他的私生女。”

唐三吃驚的瞪大了雙眼,天意弄人,難怪,難怪老師會選擇離開,這所有的一切,真是對他太不公平了。

“二龍在我叫出對二叔的稱呼時,她的臉就已經一片蒼白。當我不敢置信的詢問她時,看到她點頭的動作,我只覺得如同晴天霹靂一般震驚。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深愛著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堂妹。”

淚水,不受控制的從大師臉上流淌而下,哪怕已經過去了二十年,可當初那一幕幕的情景,卻永遠也無法從他腦海中淡化。

由與心愛之人結合中的大喜,驟然變成了大悲,那是何等的痛苦。

帶著哽咽的聲音,大師眼神迷離,“當時,二叔看到我們身上的裝束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他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能嫁給這個廢物。原本我一直以為二叔對我不錯,並不會像家族中其他人那樣看我,直到那時候,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原來,他也依舊將我當成廢物看待。”

“後來我才知道,二龍是我二叔和一個風塵女子所生,因為二龍母親的出身,二叔不敢把她帶回家。在二龍出外游曆的時候,她的母親已經因病去世了。她一直被二叔在外面的地方養著。還讓她跟了母性。她名字中的二龍兩個字,就是她母親為了他父親所曲。我二叔的乳名就叫二龍。”

“不對啊,老師,如果二龍前輩是您的堂妹,那她的武魂應該和您的家族傳承一樣,是藍電霸王龍才對。難道,難道說二龍前輩的武魂竟然也是……”

大師點了點頭,“是的,二龍的武魂也是變異的,只不過她並沒有變得弱小,雖然也沒變得強大,但終究還是極強的武魂。雷電變異成了有近似之處的火焰,這就是她那火龍武魂的由來。我們之間,正是在這種種機緣巧合之下造成了這場悲劇。”

“當時,我像發了瘋似的跑了出去,那時候,我能想到的除了死,已經沒有其他。二龍想去追我,卻被我二叔強行拉住了。要不是弗蘭德追上我,阻止了我自殺,恐怕已經沒有後來的大師。”

唐三沒有再說什麼,此時連他也已經沉浸在了大師內心的悲傷世界之中。

他們都不知道,就在身後不遠處,另一個人同樣淚流滿面,注視著他們的方向不能自已。

“我能怎麼樣?雖然後來打消了死志,但在那個時候,二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你也看得到,我並不算英俊,也沒有強大的實力。可她卻放棄了比我優秀的多的弗蘭德,而選擇了我。我是那麼的愛她,可愛人卻變成了妹妹。那種痛苦,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最後,在心灰意懶之下,我只能選擇逃避。我沒有讓弗蘭德跟著,自己一個人就那麼默默的離開了。”

“後來,弗蘭德傳來消息,說二龍和我那二叔回到家族後就鬧翻了,到處瘋了似的找我。我是多麼想見到她啊,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毀了她的清譽。”

“兄妹結合,世人所不容。就算我不在乎,二龍一個女人,我又怎麼能讓她來承受這些呢?更何況,我二叔說的也沒錯,我只是個廢物,一個沒用的廢物而已。二龍和我在一起,我甚至連保護她的能力都沒有。她本就不應該屬于我的。”

“一年一年過去了,我甚至不敢再去打聽二龍的情況,我怕自己忍不住會去找她。在渾渾噩噩之中,我只能將自己的心力都投入到對武魂的研究之中。直到遇到你,才又重新煥發了我內心的生機。將心神寄托在你身上。這些年我才好過了一些。我知道,弗蘭德肯定是知道二龍在這里的,他並不是草率的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剛剛于天斗皇家學院受過刺激之後,又怎麼會再選擇一所學院呢?只不過當時我也沒想那麼多而已。再見二龍,只會讓我更加痛苦。二龍的實力遠遠強于我,這次,就算想要離開這痛苦的漩渦恐怕也已經無法做到了。”

唐三看著大師,眼圈已經有些濕潤了,是啊,老天對老師是何等的不公平,剝奪了他那本應該繼承的強大武魂也就算了,竟然連他與愛人結合也要破壞。

“老師,世俗的眼光就真的那麼重要麼?誰說您是廢物,在我心中,您才是最強大的魂師。知識同樣也是力量。誰敢說自己在武魂方面的知識比您更豐富?誰也不能。老師,您是最棒的。二龍阿姨一直等了您這麼多年都沒有選擇其他人,對您是何等深情?您再這樣逃避下去,只會令你們兩人都痛苦。哪怕您真的在意世俗眼光,您也可以帶著她遠走高飛啊!”

大師痛苦的搖了搖頭,“不,那樣對二龍太不公平了。小三,愛一個人,不一定非要得到。我更希望她能生活的快樂、幸福。”

唐三此時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學生的身份。看著大師地沉郁,不禁抗聲道:“您這樣逃避,二龍阿姨就能幸福?她如果幸福,會唱出那樣悲傷的歌曲?會一看到您就哭泣?她甚至不敢用言語來試探您,就怕刺激到您。老師,是您的心太脆弱了。世俗眼光又如何?二龍阿姨一個女人都不怕,您還怕什麼。您應該和她一起,勇敢的去面對這些,破開一切障礙走在一起。像您的家族,像所有人證明,你們在一起並沒有錯。堂兄妹之間的血緣雖近,但真的就沒有這樣結合的麼?老師,您不只是在怕二龍阿姨會和您在一起受苦。您同樣也是不敢接受這個現實,您是在自卑啊!”

大師呆呆的看著唐三,嘴唇嗡動,卻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雖然他和弗蘭德一樣,是那麼地驕傲。可是,擁有低等武魂的他,內心深處卻始終是自卑的。弗蘭德和二龍都不敢說到他心中的痛楚,此時唐三在激動之下說了出來,卻正好命中要害。

“他說的對。你為什麼要自卑。千萬人說你是廢物又如何?只要我柳二龍認為你是最棒地就足夠了。小剛。你真的就不明白麼?如果我在乎我們之間的親緣關系,我會一直這樣找你?會一直如此痛苦?”

柳二龍從唐三與小剛背後不遠處緩緩走了出來,淚水不斷從她面龐上滑落,看著大師,一步步堅定的接近。嬌顏是那樣的光彩奪目。

這一次,大師終于再沒有逃避柳二龍的目光,看著她一步步走近,大師的心跳速度明顯在增加著。內心的魔障在那洶湧澎湃的情感沖擊下正在逐漸地破裂。二十年的壓抑屏障,已經無法再阻擋他內心深處那份金子般的深情。

唐三靜悄悄的向後退去,逐漸沒入樹林之中。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誰也不應該去打擾他們。他在內心中暗暗的為大師祝福著。老師時常流露出的落寞他又怎會看不見。

此時,源頭終于找到,如果能將其化解。讓大師和柳二龍真的走到一起,那麼,對于他們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最好的結局。

樹林幽暗甯靜,唐三並沒有急著回去,只是在樹林中靜靜地走著,不知道為什麼。聽了大師和柳二龍之間的故事。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了小舞。他的心態,並不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而已經是中年人的情緒。

小舞也是自己的妹妹,她在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樣的地位呢?認識小舞以後,唐三第一次在自己內心深處思索起了這個問題。

如果,大師和柳二龍之間地事情出現在自己和小舞身上,那麼,自己會如何來解決?唐三發現,自己此時的情緒有些迷惘,也有些茫然。

周圍的空氣突然有些冷,唐三機靈靈打了個寒戰,不禁有些奇怪的皺了皺眉。

魂力突破三十級,他的玄天功也已經修煉到了第四重,已經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何況這又是夏季,怎麼會覺得冷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三突然吃驚的停下腳步,就在他面前三米之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個人。一個全身綠色地人。

綠發、綠眸、綠色地指甲,冰冷邪惡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神,這突然出現在唐三面前地,赫然是白天所見,那位擁有毒為封號的封號斗羅獨孤博。

唐三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開啟自己的武魂,但是,獨孤博的身體下一刻已經來到了他面前,也沒見他如何行動,唐三只覺得大腦中一陣眩暈,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而就是這瞬間的魂力波動,卻驚醒了不遠處剛剛融入大師懷抱之中的二龍。

“什麼人?”柳二龍眼中精光大放,猛的從大師懷中直起身,目光朝著那魂力波動傳來的方向看去。她明顯感覺到那股不強的魂力波動內蘊含的恐怖氣息,身形一閃,已經將大師擋在身後。

大師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臉色大變,“不好,可能是小三出事了。快去看看。”

柳二龍很自然的拉起大師的手,驟然加速,憑借著魂力氣息,很快來到了之前出事的地方,但除了空氣中的冰冷,他們卻沒找到任何線索。柳二龍催動自身魂力全力搜尋,卻怎麼也無法再找到唐三的氣息。

大師當機立斷道:“走,先回去找到弗蘭德再說。這冰冷的氣息有些熟悉,如果是那個人,恐怕就難辦了。”大師的實力雖然不強,但觀察力和判斷力卻比普通人要強的太多了。

這絲冰冷的氣息立刻讓他聯想到了白天在天斗皇家學院見到的獨孤博以及後來和獨孤博祖孫相見的碧磷蛇魂師獨孤雁。

頭昏沉沉的,當唐三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發現周圍盡是黑漆漆的一片。

只有兩點綠光在黑暗中閃耀著陰森的光芒。

默運玄天功,唐三體內的魂力逐漸凝聚,力量也重新回到身上,但他並沒有動。大師教過他,越是危險的情況下越要保持冷靜,絕不能因為自己的輕舉妄動而陷入危機。

“醒了就不用裝了。你真的只有十三歲麼?怎麼心態卻像個老手。”沙啞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隨著眼睛對光線的適應,唐三這才借助那兩點慘綠色的光芒依稀看清,獨孤博就坐在他身旁不遠處,而那兩點綠光,竟然是獨孤博的雙眼。

翻身坐起,唐三並沒有開口,只是冷冷的看著獨孤博,心中已經是一片冰涼。不用問,他也知道獨孤博抓來自己的原因,顯然是來自獨孤雁的報複,落在這以毒為名的封號斗羅手中,自己還能有什麼好下場?

“小子,你叫唐三?”獨孤博靠在身後的石壁上,淡淡的問道。

“不錯。”唐三的回答很簡單。他自然不願意就這樣束手待斃,坐在那里,悄悄的提聚自身魂力。

雖然他知道以自己三十多級的魂力面對一位九十級開外的封號斗羅根本沒有任何機會,但如果不做最後的拼搏,他又怎麼會甘心呢?

獨孤博眼中綠光閃爍了一下,“聽說,你破了我孫女的第三魂技,還用毒制住了她。你是怎麼化解她那蛇毒的?只是烈酒恐怕不夠吧。”

唐三淡然道:“虧你這老怪物還號稱毒斗羅,難道連雄黃克蛇毒的道理都不明白麼?雄黃配烈酒,能夠讓雄黃的特性完全發揮出來,再加上火焰的灼燒。你那孫女的第三魂技雖然很毒,但也並不是化解不了。”

獨孤博突然喋喋怪笑一聲,“多少年了,我算算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小子,你不怕死麼?竟然敢置疑老夫的毒?你知不知道,哪怕是其他的封號斗羅,在談起我的毒時也會勃然色變。”

唐三不屑的哼了一聲,“你的毒?不過是垃圾而已。”

“你說什麼?”獨孤博眼中綠光驟然大放,只是微一抬手,唐三的身體就被一股無可抵禦的大力摜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背後的牆壁上,劇烈的疼痛令他險些再次昏迷過去。

“小子,如果你敢在我面前再逞口舌之利,就算你的毒讓我感到有興趣,我也會立刻殺了你。我的毒是垃圾?我可以在一瞬間讓千米之內生靈塗炭、寸草不生。想殺你,我甚至可以不需要動手,直接就讓你中毒而亡。在這個世界上,毒屬性魂師里,還從未有人比我更強。你竟然敢置疑我的毒。”

唐三掙紮的爬起來,強忍著身上的劇痛挺直腰杆,“我需要和你逞口舌之利麼?那對我來說又有什麼意義?你的毒確實很厲害,但卻依舊是垃圾。毒功是去毒敵人的,可你連自己都已經中毒,難道你的毒還不是垃圾麼?”

獨孤博愣了一下,右手一揮,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洞穴周圍頓時燃起一圈碧綠色的火焰。

在綠火照耀之下,唐三這才看清,自己身在一個方圓近千平米的洞窟之中。獨孤博依舊是白天的裝束,此時正站在自己面前十余米外。

“真是笑話。我的毒會毒到自己?老夫今年七十八歲,從來都只有我毒別人,還從沒有過別人毒我的時候。”獨孤博冷冷的看著唐三,奇怪的是,這次他並沒有向唐三再出手。

唐三不屑的哼了一聲,“真的是這樣麼?那我問你。沒到陰天下雨的時候,你兩肋處是不是會出現麻癢感,而且會逐漸增強。午時和子時各發作一次,以你現在的情況,應該每次要足足持續一個時辰以上的時間。還有。每當深夜,大約三更天左右地時候,你的頭頂和交心都會出現針紮般的刺痛。全身痙攣,至少半個時辰。那種痛不欲生的過程,就不需要我描述了吧。如果不是中毒,會出現這種症狀?你不但已經中毒,而且還已經毒入骨髓,我只是很奇怪,你為什麼還沒死。你中的毒,根本就不是魂力所能壓制的。”

“你,你怎麼知道?”獨孤博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吃驚,下意識的說了出來。

唐三的描述簡直如同親眼所見一般,這可以說是獨孤博最大地秘密。哪怕是他最親的孫女也不知道,此時從唐三口中說出來,又怎麼能讓他不吃驚呢?眼中殺機大盛,冰冷的殺意仿佛要將唐三穿透似的。

封號斗羅的實力實在太強了,從獨孤博身上釋放出地殺氣,宛如實質一般撞擊在唐三胸前,唐三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一臉倒退三步才勉強站穩。藍銀草在獨孤博的殺機壓迫下驟然釋放。就連他的外附魂骨八蛛矛也從背後直接伸展開來,釋放出其凶厲的氣息,護住唐三的身體。

“果然有些門道。”獨孤博此時已經冷靜下來,他本以為憑借自己已經能夠實質化的殺氣,擊殺一個不過三十級出頭的魂師再容易不過,殺人滅口的事他這一生中不知道干過多少次。卻沒想到,唐三竟然頂住了他地殺氣,雖然吐血三口。但看上去並沒有受到重創。這樣的體魄,顯然不是三十級魂師所應該擁有的。

“讓我看看。這就是傷了我孫女的武魂?”獨孤博身形一閃,已經來到唐三面前,抬手向唐三抓去。

藍銀草自行而動,唐三身上的第一魂環驟然閃亮,第一魂環技,纏繞。發動。

堅韌的藍銀草在唐三的全力施為之下瘋狂的纏繞向獨孤博,幾乎是瞬間就將他地身體纏了個結實。

但恐怖的一幕卻出現了,那些藍銀草剛剛纏上獨孤博的身體,卻如同冰雪一般的消融了。

沒錯,就是融化,就像雪落在了火上,沒有半分停頓。甚至沒能讓獨孤博抬起的手遲緩片刻。下一刻。獨孤博的大手已經抓在了唐三的肩膀上。

獨孤博地手很堅定,抓上肩膀就像鐵箍一般。唐三背後的八蛛矛幾乎是下意識的同時刺出。帶著尖利的破空聲刺向獨孤博。紫光勃發,劇毒已經全面啟動。

“咦----”獨孤博有些驚訝,以他的實力,不需要真正碰上,身體氣機的反應已經能夠感受到八蛛矛攻擊的強度與之前藍銀草對比要強地太多。綠光瞬間從獨孤博身上擴散,也不見他用出自己地武魂,八蛛矛刺在綠光之上,只是濺起八圈碧綠色的漣漪,卻怎麼也無法深入其中。

“原來如此。竟然是外附魂骨。難怪,難怪雁雁打不過你。”獨孤博恍然大悟,看著唐三地八蛛矛,眼中不禁流露出貪婪的光芒。

一股冰冷的魂力從唐三肩頭上的大手處傳入體內,唐三頓覺全身一陣麻痹,所有的魂力都無法再行提聚。

那股冰冷的氣流瞬間行遍全身,令他宛如掉入冰窖中一般。盡管唐三天賦驚人,不但實力是同輩中的佼佼者,還擁有著戰斗經驗和冷靜的頭腦,但在實力的絕對差距面前,這些都已經沒有任何作用。在獨孤博的魂力面前,別說是反抗,他此時連一根小指也無法移動。

獨孤博顯然是一點也沒把唐三看在眼中,隨手一甩,把他擲到地下,有些失望的道:“可惜了,居然融合了。不然這小子倒是送給我一份大禮。”

獨孤博眼中綠光灼灼的盯視著唐三,就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寶一般,貪婪之光倏隱倏現,“我不得不承認,你比我的孫女,甚至比那個玉天琱p子都還要更強。十三歲,三十級以上的魂力,外附魂骨,劇毒。可惜,真是可惜了。”

由于實力差距實在太大,獨孤博並沒有封住唐三的魂力,唐三掙紮著再次從地上爬起來,冷冷的道:“沒想到,我竟然會死在一個使用垃圾毒的老怪物手中,可惜,真是可惜了。”

獨孤博雙眼中冒出宛如毒蛇般冰冷的光芒,“你是想讓我立刻殺死你麼?殺你對我來說就像捏死只螞蟻那麼簡單。不過,我不會急著殺你,人面魔蛛掉落的魂骨,有點意思,我會把你魂骨中的所有毒素都逼出來,然後再慢慢的殺死你。”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強烈的不甘,他知道,哪怕是用自己最新制造出來的暗器,在這個老怪物面前也不會有一點機會。面對這樣的對手,除非自己能夠學會暗器百解上排名前三的暗器,否則,結局只會是死亡。

他不甘心,唐門的絕學他還沒有都學會,更沒有在這個世界上調制過唐門的劇毒。他不甘心,因為他甚至沒有去修煉自己那第二武魂的機會。對于這個豐富多彩的世界,他甚至比對當初的唐門有更多的留戀。

來到這個世界後,他終于接觸了外面的世界,還有令他太多太多的留戀。

看著唐三眼中不甘的光芒,老怪物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不甘心是不是?這樣的眼神我曾經從無數人眼中看到過。我最喜歡的,就是扼殺這種不甘。或許,給你幾十年的時間,你真有超越我的可能。不過,現在來說,你已經沒機會了。你不是說我的毒是垃圾麼?可你卻依舊要死在我手中。”

唐三淡淡的道:“這才是我最大的不甘。如果給我時間,哪怕是不用武魂,我依舊可以將你置之死地。你這種垃圾的毒功,根本就是狗屁不如。不但連自己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還會遺禍後代。垃圾中的垃圾。”

“你說什麼?”獨孤博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手臂一伸,竟然瞬間延長,一把捏住了唐三的脖子,將他拉到自己面前。

這一次,唐三甚至連反抗都沒有,只是冷冷的看著獨孤博,呼吸雖然困難,但他還是勉強說道:“你以為自己會有好結局麼?你身上的症狀會不斷的加深,雖然我現在還不明白你是如何克制住這劇毒不使其發作的,但你無非是吃過什麼天材地寶的東西。而那天材地寶也不可能幫你一輩子。過不了幾年,就算你不被毒死,也要被毒素反噬帶來的痛苦折磨死。你會比我死的更慘。”

獨孤博眼中閃爍著陰晴不定的光芒,唐三所說的一切正是他現在最大的痛苦。在強大的實力背後,他承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折磨。每一次那折磨都令他生死不能,那種痛苦,根本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昨天月票竟然漲了六百多,大大出乎小三意料,書友們的力量是偉大的,眼看著小三的月票已經向番茄接近了,不禁讓小三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為此小三在這里向大家說一聲謝謝。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一章 黃金鐵三角的最後一角(下)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三章 冰火兩儀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