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四章 冰火煉金身 (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四章 冰火煉金身 (全)


烈火杏嬌疏與八角玄冰草的效果正好相反,但它卻不能用金屬切下,必須要用玉方能不減功效的將其摘落。

唐三的玄玉手雖然並不是真正的玉,但效果上卻也相差無幾,在玄玉手作用下,才成功將其挖出。

為了這前期的准備工作,唐三體內已經開始出現了痛苦的感覺。

他在冰火兩儀眼旁已經待了不短的時間,盡管在這個過程中他盡量讓自己身處于冰火兩儀眼兩種極端溫泉交彙之處,又有幽香綺羅仙品對寒毒、火毒的一些克制。

但此時他的身體還是已經出現了反應。

尤其是在先後摘下兩種秉性極端的仙品之後,這種反應已經變得更加明顯。冷熱交替在體內迸發,此時的唐三,臉上已經是一陣青一陣紅,體內氣血翻湧,玄天功已經越來越壓制不住了。

冰火兩儀眼的厲害之處毒斗羅獨孤博自然是知道的,就連獨孤雁他都沒帶到這里過,就是怕這里的氣息傷害到自己的孫女。而他自己則是一身劇毒,冰火兩儀眼的壞處對他來說卻變成了好處,自然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次把唐三帶來,老怪物一個是故作大方,同時他也想看看,號稱能夠替自己解毒的唐三有沒有辦法在這種地方生存下去。如果連冰火兩儀眼的威能都能承受住,再抵抗住他的劇毒,那麼,他也可以真的相信唐三擁有解毒的能力了。

仙品至寶啊,唐三心中暗歎一聲,他知道,如果不是在這冰火兩儀眼的旁邊,恐怕任何一種仙品藥草旁都會有絕毒之物守護著。

而這里任何生物都很難生存,所以仙草依舊。卻冰無守護。不過,仙草再好,也要明白其特性方才有用,否則,不但不會有好處。反而會送掉性命。哪怕是那些大補的仙草。如果沒有特殊的服用方法以及其他藥物來中和,也同樣可以補死人。

兩根藍銀草如同匹練一般甩出,同時落向那兩株仙草,而唐三在藍銀草前端卷住那兩株仙草的瞬間,閃電般發力。將兩株仙草同時甩了起來,朝自己的方向落下。

與此同時,他雙手齊出,飛快地將那兩根藍銀草斬斷。沒有魂力支持,藍銀草的堅韌是有限的。在唐三的玄玉手切割下瞬間分離。

唐三的選擇無疑是正確地,幾乎就在他切斷兩根藍銀草地一秒後,左側的藍銀草已經變成了冰棍,而右側的則化為了飛灰。如果讓這兩株仙品藥草的功效通過藍銀草直接傳入自己體內。那麼,還沒使用他們。恐怕自己就先要倒黴了。

兩株仙草不分先後的落在唐三面前地地面上。說也奇怪,之前還是極寒極熱的他們。在聚首在唐三面前時。寒熱兩種氣息卻同時消失了。

八角玄冰草上籠罩了一層淡淡的紅光,而烈火杏嬌疏上則籠罩了一層淡淡的白氣。

唐三知道。此時不能有絲毫的猶豫,這兩株仙草在彼此交彙之後,雖然會被對方的氣息所克制,但在十息之後,它們的功效也會完全消失。

而這十息之內,也正是服用它們的最好時機。

毫不猶豫地,唐三將兩棵劇毒仙草從地上撿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塞入自己嘴里。

兩種仙品雖毒,但在被克星克制之後,卻再無之前地霸道,入口即化,化為津液順喉而下,唐三只覺得舌底生津,清香四溢。

味道真是不錯,唐三心中暗暗想道,希望接下來它們不要太火暴才好。

一邊想著,唐三飛快的扯下了自己身上地衣服,也不再運轉玄天功,將自己背後地八蛛矛和身體周圍的藍銀草全部收入體內。

幾乎只是三次呼吸地時間,唐三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緊接著,一層冰藍色從他腳下直接升起,眨眼間,整個人已經完全變成了藍色,緊接著,又是一層紅色升起,這時的唐三,看上去就像剛剛煮熟的蝦子一般。藍、紅交替,看上去極其奇異。

而就是這麼一個簡單交替的過程,唐三的精神卻險些崩潰。兩種極端的氣息沖擊,痛苦甚至已經超過了他上次吸收人面魔蛛魂環之時。

此時,他對自己的身體還勉強有半分控制,趕忙深吸口氣,蹣跚著向前邁動一步。

前方即是冰火兩儀眼,只見唐三眼睛一閉,整個人就那麼朝著寒極陰泉與熾熱陽泉交彙之處跌了下去。

噗通一聲,唐三整個人已經沒入泉水,轉瞬間沉入其中。

他之所以沒在吃下兩種仙品藥草後立刻投入水中,就是要等藥效發作,否則,只要略早片刻,落入水中的他就將尸骨無存。

此時藥效發作之後再入水中,他卻並沒有過多的感覺了,因為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帶來的感覺已經令他對外界的一切感知都瞬間消失。

唐三之所以決定選取這兩種藥草,自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這兩種仙品劇毒之草,在這冰火兩儀眼周圍並不是品質最好的,只能算是很普通,如果單是一種,別說是吃,哪怕就是在其旁邊,也會立刻陷入極度的危險。

但是,冰火相克,當兩種藥草聚集在一起時,就會出現剛才那中和的效果,這也是唯一服用兩種藥草的機會。

當然,兩種藥草的冰火特性並沒有因此而消失,服用它們之後,唐三依舊要承受強勢的冰火洗禮,一旦身體支撐不住,立刻就會爆體而亡。

選擇服用它們,最重要的是因為眼前的冰火兩儀眼,因為,根據玄天寶錄中的記載,想要進入冰火兩儀眼內,那麼,八角玄冰草加烈火杏嬌疏同時服下是唯一的機會。

這兩種藥草本身就是秉承了冰火兩儀眼兩種極端泉水氣息而生,也只有它們才能克制兩種泉水的恐怖威力。

唐三此時看上去陷入了極度的危機,可實際上,有著冰火兩儀眼的作用在,對它服用的兩種劇毒草藥會產生極強的促進作用,促進唐三對它們的吸收。將其冰火能量轉化入自身。

獨孤博在臨走時對唐三說過,不要接觸冰火兩儀眼的泉水並非虛言,哪怕是身為封號斗羅的他,要是掉入冰火兩儀眼中也很難幸免。

而在冰火兩儀眼的泉水之內,所有劇毒全部無效,沒有任何毒素能夠在這極限的泉水中留存。

唐三選擇這兩種對自身幫助並不是最大的藥草,就是要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

萬一獨孤博不守信諾,那麼,他在吸收了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嬌疏之後,也可以在這冰火兩儀眼內存身避禍。

同時,唐三必須要服用這兩種藥草還有另一層含義,他可沒有獨孤博那一身劇毒,能夠不怕冰火兩儀眼的極限氣息影響,如果不服用這兩種藥草,那麼,恐怕用不了等到明天與獨孤博約定之日,他就已經被這里的氣息所毀滅。

就算他現在想走,留在他體內的冰火兩極能量也會對他產生無法治愈的毀滅性創傷,別說今後的修煉,能否保住小命都成問題。

不過,再好的資料也終究無法將全部體會寫清楚,玄天寶錄內的記載雖然詳盡,也並無差錯,可直到真正吃下那兩種極限藥草,唐三才知道自己所要承受的痛苦有多麼巨大。

冰火兩種能量雖然在之前已經有所中和,但進入他體內之後,卻瘋狂的攪動起來,仙品藥草所蘊含的藥力何等恐怖,冰火相克,瞬間爆發的能量沖擊之下,唐三甚至連用意志力去抵抗的機會都沒有。

跌入那寒熱交加的冰火兩儀眼內片刻,他整個人就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

冰火兩儀眼內的泉水隨著唐三的跌入而翻騰了一下,時間不長,泉水湧動之間,唐三已經悄然沉沒其中。水面重新恢複了平靜,乳白與赤紅仍舊是那樣的涇渭分明。水汽依舊在空中彌漫著,所有的一切都回歸于寂靜之中。

時光如水,從清晨到夜晚,也只不過是日升日落而已。曾經有人這樣說過,眼一閉一睜,一天就過去了,眼一閉不睜,一輩子就過去了。時間有的時候看似很長,可卻又是那麼短暫。人的一生皆是如此。

夜幕重新降臨,黑暗籠罩大地,冰火兩儀眼的范圍內也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而那沉入其中的唐三,卻依舊沒有浮出水面,似乎,他已經完全從這泉水中消失了一般。

落日森林內,一行三人正飛速的在林間穿越。不斷的前進著。穿梭于樹林之間。

三個人中兩男一女,其中的兩名男子臉上都流露著極其焦急的神色。那女子雖然表情略顯平靜,但也是眉頭緊鎖。

兩名男子中,一名看上去身材瘦弱一些的被另一名男子撐住腋下,借力前行。

這三個人,正是那曾經馳名魂師界,後又分崩離析的黃金鐵三角。

那天,唐三悄無聲息的消失後,大師立刻找到弗蘭德後重回唐三消失的地方,召喚出自己的武魂羅三炮。三炮這小東西雖然本身實力不強,但有一點卻是非常不錯的,那就是它的嗅覺。

而且,它與大師本為一體,大師聞到過的東西,它都會有所記憶。

短暫的勘察後,大師立刻從三炮的判斷中得知了唐三的下落。他竟是被那白天所見的封號斗羅獨孤博抓走了。

一想到那一身毒物的老怪物,大師不禁陷入了恐慌之中,落在那老毒物手里,唐三還能有什麼好?而且,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那老怪物的下落。

弗蘭德同樣焦急,唐三雖然並不是他的親傳弟子,但卻是史萊克七怪之一,也是他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啊,更何況,當初那黑衣人的交代他從未敢忘,那可是比毒斗羅更加恐怖的存在。

但是,在這種時候,弗蘭德卻要比大師冷靜一些。

仔細思考之後,弗蘭德提出,重回天斗皇家學院一趟。

前一日在天斗皇家學院,那三位教委聯手對抗毒斗羅的時候,明顯是和他認識的,或許那三位教委會知道獨孤博的下落,如果他們也不知道,說不得就只有去尋找那位雪星親王了。

當然,與一位帝國親王正面對抗顯然是不智的,可施壓還是絕無問題。

畢竟。不論是大師與柳二龍的宗門藍電霸王龍,還是甯榮榮背後的七寶琉璃宗,都是當世七大宗門之一,就算那雪星親王位高權重,也不敢得罪身在帝國的兩大宗門。

而事實上。三人並沒有動用到去威懾親王的計劃。再見到天斗皇家學院地三位教委,三位魂斗羅對之前的事大感慚愧,一聽唐三被獨孤博抓走了,三位魂斗羅頓時大為吃驚。

他們告訴黃金鐵三角,獨孤博為人一向孤僻。雖然被皇室所聘用,但自己卻並不住在天斗城內,而是在落日森林之中,據說是住在一座山上,但具體的位置他們就不知道了。

三位魂斗羅教委對唐三的失蹤表示了遺憾,但他們也同樣表示,無法幫助史萊克學院眾人去對付獨孤博,雖然沒有說明原因。但弗蘭德三人自然明白。

誰會願意去面對那擁有恐怖劇毒的毒斗羅呢?哪怕是封號斗羅級別地強者,對那無孔不入地劇毒也要有所戒懼。

黃金鐵三角沒有去懇求。三個人風馳電掣的離開了天斗皇家學院,在柳二龍的帶領下直撲落日森林。

落日森林地處于天斗城東百里外。乃是天斗帝國幾大野生魂獸聚居地之一。本身面積雖然不像星斗大森林那麼龐大,但其中卻不乏高等級魂獸。

從清晨進入落日森林。三人已經尋找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只是略作修整就繼續尋找起來。

柳二龍雖然對唐三了解的不多,但之前唐三對大師說地那番話卻令她大為欣賞,更何況唐三又是自己心愛之人唯一的嫡傳弟子,所謂愛屋及烏,她對唐三雖不像大師和弗蘭德那樣焦急,卻也相當的關切。

“二龍,休息一會兒吧。”弗蘭德停下腳步,微微有些喘息,一天的忙碌,雖然對于他這樣七十多級的魂聖來說並不算什麼,但精神上也已經有些疲倦了。

柳二龍停下腳步,來到弗蘭德和大師面前,看著一臉沉郁的大師,勸慰道:“小剛,你別著急。我想,那獨孤博也未必會殺了唐三。否則的話,他直接在我們學院那里動手就是了,又何必將唐三抓走呢?”

大師歎息一聲,眼中閃爍著痛苦的光芒,“不,你不明白地。那獨孤博抓走唐三,定然是因為當初唐三對獨孤雁的傷害,還有唐三所表現出在毒上面地天賦。如果我猜的不錯,那獨孤博一定是對唐三地毒產生了興趣。想要看看他地毒究竟是什麼。而且,我可以肯定,獨孤博是絕不會留下唐三性命的。只是要看唐三能夠讓他利用多久罷了。獨孤博這個人,亦正亦邪,在魂師界名聲從來就不好,一切都憑著自己地好惡,以小三的天賦,如果換作我是他,也絕不會放過小三的。”

弗蘭德苦笑一聲,“要是小三真的出了事,我們又怎麼向那個人交代?”

“那個人?你說的是誰?”柳二龍有些疑惑的問道。

弗蘭德剛想開口,突然,一聲蒼勁的嘯聲從遠處傳來,嘯聲滾滾如雷,破壞了夜空中的那份寂靜,驚的森林中魂獸們一陣躁動。

三人對視一眼,幾乎同時站起身。他們當然聽得出那嘯聲中所蘊含的威勢何等驚人,而這種威勢,也是專屬于封號斗羅的。在這片落日森林中,難道還會有第二個封號斗羅不成?

身形再展,憑借著對嘯聲位置的判斷,三人騰身而起,飛速而去。

獨孤博站在洞口,遙望夜空,眼中碧光閃爍。雙手背在身後,吐出一口濁氣。

此時,他剛剛承受過唐三所說的痛苦,如果只是疼痛,或許還好忍耐一些,但那麻癢到心里的感覺,卻不是人能受得了的,以獨孤博的實力,此時也是全身衣衫盡濕,他那聲長嘯,正是在抒發著痛苦過後心中的郁悶。

不知道那小子死了沒有。獨孤博心中暗自想道。對于冰火兩儀眼他是非常熟悉的,那根本就不是生物能夠生存的地方。各種草藥茂密繁多,可植物能夠生存,生物卻不行。

他曾經親眼看到一條絕毒的六頭明蜥在進入冰火兩儀眼范圍內,只不過數個時辰,就已經爆體而亡。

不知道為什麼,獨孤博此時有些後悔,對于唐三的話,他還是信了幾分的,要是那小子真的解除自己與孫女身上的毒,那眼下豈不是放過了最好的機會麼?

或許,這個對他的考驗太艱難了一些。

想到這里,獨孤博的情緒略微出現了幾分變化,回想著唐三的天賦,他突然覺得,或許那個孩子真的有辦法為自己解毒呢?

不行,獨孤博眼中光芒一閃,他決定到冰火兩儀眼去看看,如果唐三還活著,就把他弄出來再說。

就在獨孤博准備朝山頂而去之時,突然,三聲長嘯同時響起,兩強一弱,或低沉,或激昂,卻無不充斥著強烈的敵意。嘯聲飛速接近,聽聲辨位,嘯聲的主人似乎馬上就要來到山下了。

獨孤博雙眼微微眯起,不屑的哼了一聲,“居然在挑戰我麼?好啊,我到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子。”

放棄了登山的打算,獨孤博邁出一步,已經來到洞窟前懸崖處向山下望去,只見三道身影,正如同星丸跳躍一般飛速朝著自己所在的位置攀升而至。

看到這三個人,獨孤博眼中的不屑不禁更加濃厚了一些。不過是兩個七十多級的魂聖,還有一個竟然連三十級都沒過的大魂師。他們是來送死的麼?

也難怪獨孤博會這麼想,以他封號斗羅的實力,別說是魂聖,就算是魂斗羅在他面前也要戰戰兢兢。更何況他的毒可不是隨便什麼人能夠抗衡的。

哪怕是同等級的封號斗羅,也要小心謹慎,一個不好,中了他的劇毒,那麼,必然是有死無生。

黃金鐵三角三人幾乎同時騰起,飄身落在獨孤博面前。雖然他們一直希望能夠快點找到獨孤博,可真的再次面對這位封號毒斗羅,三人的心不禁同時一沉。

獨孤博雙手背後,眼中碧光充滿了陰森的氣息,正灼灼的盯視著他們,強大的威壓令空氣仿佛都要凝固一般。大師若不是有弗蘭德和柳二龍的魂力保護,單是這份壓力就足以對他致命了。

“你們是來找我的?”獨孤博冷淡的說道。

大師怒聲道:“獨孤博。唐三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獨孤博不屑的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質問我?”

“你……”大師剛想再說什麼,卻被弗蘭德攔住了。

弗蘭德知道,因為唐三的關系,一向冷靜的大師此時已經亂了方寸,這樣下去于事無補。他冷靜的看著面前的毒斗羅,微微施禮,道:“獨孤前輩,唐三乃是晚輩們的弟子,不知道何事得罪了您,還請您高抬貴手,他畢竟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您貴為封號斗羅,大人有大量,就放過他吧。”

弗蘭德自認為自己的話已經說的非常含蓄,而且略帶譏諷之意。可惜,他遇到的卻是軟硬不吃的毒斗羅。

獨孤博眼皮一翻,“你是在說我以大欺小了?打了小的,老的就出來了。打了你們,不知道你們上面還有沒有老的出來?唐三那小子,已經骨肉無存了。想為他報仇?好,來吧,昨天本想活動活動手腳,誰知道那三個老家伙還是沒敢出手。你們三個雖然不怎麼樣,不過,給我活動一下手腳還是可以的。”

聽獨孤博說到唐三已經尸骨無存時,大師只覺得大腦嗡的一聲,眼前一陣發黑。這麼多年過來,他和唐三之間,早已經不只是師徒之情,更有父子的情分在內。

大師至今未婚,他這些年一直都把唐三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此時聽到獨孤博說唐三尸骨無存,他內心所承受的已經不只是痛苦。

而是絕望。

人在極端的情緒下,都會產生不同的變化,有的人變得呆傻,有的人變得歇斯底里。

而大師則是與眾不同。此時此刻,他身上的活力似乎已經被完全抽空了,身體周圍的溫度似乎完全消失,整個人看上去冷的像一塊冰,看著獨孤博的眼神也完全變成了冰的寒意。

哪怕是獨孤博這樣的強者,被大師那充滿死寂的冰冷眼神盯視著,也不禁有種芒刺在背地感覺。不禁眉頭微皺。

弗蘭德的臉色也已經完全沉了下來,“獨孤博。你殺了唐三,一定會後悔的。就算我們做不到,你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獨孤博撇了撇嘴,“怎麼?你們還想以後來報複麼?不,你們不會有機會的。來吧。讓我看看。你們究竟有什麼本事敢向老夫挑釁。不知道你們信不信,我有一千種方法可以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很久沒有看到那樣壯觀的場面了。來地容易,想走,恐怕就不是那麼簡單了。我獨孤博地底盤。可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

弗蘭德和柳二龍對視一眼,兩人同時一拉大師,將他拉到身後,同時各自向斜前方跨出一步。頓時,三人組成了一個三角陣型。

“日月生輝黃金轉。”弗蘭德大喝一聲。他並沒有釋放出自己的武魂,從他身上,一股強烈的金光驟然迸發出來,金光並不是朝著獨孤博發出的。而是沖天而起,同時。也從他腳下蔓延而出。

同樣地金色光芒,也分別出現在大師和柳二龍身上。金光彌漫。瞬間以三人為頂點。構築成了一個金色的三角。三角最內部,是一個金色光圈。周圍全部是各種複雜的紋路。

此時的弗蘭德三人,全身都彌漫上了一層閃亮的金色。弗蘭德與柳二龍緩緩閉上了自己的雙眼,而大師眼中的光芒卻明顯變得明亮起來,猶如兩道利劍一般盯視向獨孤博。

“咦,這是什麼魂技?”獨孤博有些驚訝的看著面前地三個人,心中多少有些疑惑。

身為封號斗羅的他,自然是見多識廣地,可眼前這樣的情形他卻前所未見。他不明白,為什麼之前那只有不到三十級地一個大魂師,此時迸發出地氣勢竟然隱約之間有幾分與自己分庭抗禮的感覺。

三層紫氣從金光下冒出,在空中徐徐消散。看到這一幕,獨孤博地臉色終于有些變了。

那紫氣他當然是認識的,在這座山周圍,都有獨孤博布下的毒陣,凡是入內者,無不被劇毒所沾染,這種毒並不十分強烈,卻十分陰毒,它的發作需要一個時辰的工夫,一個時辰後,會令中毒者全身抽搐,經脈萎縮而亡。

而此時從弗蘭德三人身上釋放出的紫氣,顯然是自己毒陣中所蘊含的劇毒被他們逼了出來。毒陣中的劇毒對獨孤博來說雖然不算什麼,可那對普通魂師卻是極其致命的,沒有魂斗羅以上的級別,根本不可能逼出這種毒素。

這也是獨孤博最為不解的地方,明明三個人只有兩個七十多級,還有一個不到三十級的,為什麼在這一刻給他的感覺,卻是三個人都變成了魂斗羅級別的強者。

獨孤博成名太早,後來又很少在大陸上游曆,自然沒聽說過黃金鐵三角的名聲。

所謂的黃金鐵三角,指的並不是三個人的配合,而是以弗蘭德、大師和柳二龍為頂點的一種特殊的武魂融合技。

在魂師界,武魂融合技本身就極少出現,必須要機緣巧合,雙方武魂有著極大的互補性,才有可能成功。

而弗蘭德、大師和柳二龍所施展的武魂融合技,乃是由三個人來展開的,這在魂師界幾乎是絕無僅有的情況。要知道,武魂融合技由越多的魂師施展,威力就越強。同時,武魂融合技的威力也與魂師之間的契合度有關。

像戴沐白和朱竹清之間的契合度,現在也只不過是百分之六十而已,一經施展,就能夠擊潰兩名實力比他們更強的對手。

而大師三人組成的黃金鐵三角,不但武魂融合技是由三人來發動,而且,他們彼此之間的契合度也是魂師界的一個身化,高達百分之九十九之多。

一旦發動,對于實力的增強就是幾何倍數的。否則,當初的他們也不會那樣出名。

直到現在,哪怕是一直致力于研究武魂各種變異情況的大師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與弗蘭德、柳二龍之間的武魂契合度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境地。要知道,在他們之外,哪怕是契合度超過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經是十分少見了。

先天的契合度再加上三人多年在一起,令他們的武魂融合技契合無限接近百分之百。

哪怕已有二十年未曾合作過,此時再次使出他們那賴以成名的武魂融合技,還是立刻就產生出水‮交乳‬融般的感覺,三為一體,進入了屬于黃金鐵三角的節奏之中。

獨孤博在短暫的驚訝之後並未有所行動,依舊是負手而立,以他的驕傲,面對三名實力遠不如自己的對手,自然不會搶先出手。

他到想看看,面前這由三人一體施展的武魂融合技究竟能有多少威力。

金黃色的光芒越來越耀眼,以大師三人為頂點,強烈的三角形光柱沖天而起。大師那充斥著死寂般冰冷的目光突然變得光彩奪目,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朝著三人形成的金色三角中央處抬起。

“羅三炮。”伴隨著大師那仿佛龍吟般的低吼。胖乎乎的羅三炮憑空出現,正好落在那金色三角中央的圓環花紋之中。刹那間,大師三人身上同時湧現出各自的光環。

大師是兩個,弗蘭德和柳二龍都是七個,一共十六個光環竟然從他們身上飄然而出,朝著金色光環中央的三炮飛去。

看到這一幕,獨孤博的臉色不禁再變,以寄體施展武魂融合技威力要比普通的武魂融合技更大,這一點他再清楚不過。

那金色三角光柱之中傳來的壓力陡增。獨孤博臉上神色微變,一圈圈光環從腳下升起,釋放出了他那恐怖的九個魂環。

大師三人一共十六個光環同時落在了羅三炮身上,之前還看上去極為可愛的羅三炮仿佛承受著巨大痛苦一般,仰天發出一聲強烈的龍吟,緊接著,它那胖乎乎的身體在十六個魂環加載之下開始了劇烈的膨脹,並隨著黃金三角中釋放的光芒徐徐上升。

羅三炮的身體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成長著,從它那胖乎乎的身體上開始生出大片大片的菱形鱗片,一塊塊堅實的肌肉隆起,龐大的身體不斷擴張,兩根扭曲的角從頭頂生長而出,藍紫色的光芒不斷在身體周圍激蕩,在黃金三角的渲染下,漸漸變成了金色。

只是幾次呼吸的時間,羅三炮的身體就已經擴展到了身長二十米的程度,背後鱗片裂開,一對巨大的龍翼舒展開來,龍翼張開,不需要金光輔助,它也能夠漂浮在半空之中,原本流露著憨厚氣息的雙眼威棱四射,和它的身體一樣,已經完全變成了金色。

此時的羅三炮,再不是那似豬似狗的生物,而是變成了一頭威風凜凜,顧盼生輝的金色巨龍。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三章 冰火兩儀眼(下)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六十五章 黃金聖龍VS碧磷蛇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