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四章 極端純力量魂師(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四章 極端純力量魂師(全)


小舞之前已經說了出來,唐三自然不會再去掩飾,點了點頭。

中年人想了想,直接按上了拍賣按鈕。他按的是一萬金魂幣的位置。

“大叔,你是不是按錯了?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吧。”小舞一直注意著中年人,見他按下一萬金魂幣,忍不住提醒他。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總不能讓你們虧了。我加價後,恐怕就沒有人來競爭了。”

果然,正如中年人所說,當台上的主持人說到一位白色貴賓出價一萬金魂幣後,根本就沒有人來競爭,順利成交。

“兩位小朋友,我們走吧。我還真有些期待今天得到的拍品呢。”中年人站起身,順著通道向外走去。禮台上的主持人看他要離去,神色明顯放松了下來。

唐三二人跟隨著中年人一起走出拍賣中心,剛一出門,立刻就有一名服務員應了上來,和之前唐三、小舞見過的服務員不同,這位服務員的衣著並不暴露,而且身上的長裙是銀色的,相貌也更加漂亮。雖然不能說是絕色,但也是相當不錯的標准了。

“貴賓,請跟我來。”銀裙少女極為恭敬的向中年人行禮後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中年人抬抬手,示意她在前面帶路。

唐三和小舞跟在中年人身後,三人在銀裙少女的帶領下走進了拍賣中心旁邊的一座房間內。

房間很空曠,但布置的卻十分典雅,舒適的白色真皮沙發,圓形茶幾上放著四種精致的水果。

銀裙少女道:“三位請先休息一下,拍品馬上就送過來。”

小舞毫不客氣的跳到沙發旁,探手就抓起一枚水果咬了一口,“很甜。味道不錯。哥,你要不要吃?”

唐三微笑搖頭,隨手將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小舞見唐三摘下面具,自然也不再掩飾,把面具扔到一旁,認真地吃起她的水果來。

中年人在沙發上坐下。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一會兒的工夫,在幾名大漢的推動下,一個巨大的鐵籠被送了進來。鐵籠內不只是有那貓女,還有另外幾名少女,無不是極品。各具特色。當然,送來地也還有那不起眼的含沙射影。

中年人拿過含沙射影。遞出一張紅色的卡片。“幫我結帳。並把這幾位姑娘送到我的地方去。”

“是。”之前的銀裙少女接過卡片,立刻讓人推著鐵籠出去了。

中年人這才轉向唐三,微笑道:“小朋友,這件武器既然是你們的,能不能教教我如何使用?”

唐三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在他簡單的介紹下,中年人很快就掌握了使用地方法,更是直接將它佩戴在胸前。

中年人似乎對含沙射影十分滿意,微笑道:“兩位小朋友,雖然有些冒昧。但我還是想問,你們是屬于哪個家族地?能不能告訴我?”

唐三搖頭道:“我們沒有家族。只不過是兩名學生而已。”

“學生?”中年人愣了一下,“一般來說,高級魂師學院地學員不是到三十級就該畢業了麼?只有少數一些學院會將畢業的等級延長一些。”

唐三也直接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那您是怎麼看出我們魂力不止三十級的?難道這也能從眼神中看出來?”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我也是一名魂師,我的魂技正好有一種能夠看出魂師魂力的。看你們的樣子。最多不過十五、六歲。卻已經有三十五級以上的魂力,我實在想不出哪個家族能夠教出你們這樣出色的子弟。說起來。比我家的小魔女要強得多了。”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但我們真地沒有家族。您花了一萬金魂幣買我的含沙射影,總不能讓您虧了。這個也送給您吧。”一邊說著,唐三摘下自己左手手腕上的無聲袖箭遞了過去,並且簡單的講解了使用的方法。他的右手上帶的是飛天神爪,制作要麻煩地多,自然不能輕易送人。像袖箭和含沙射影這種相對普通地暗器他並不需要吝惜。

中年人眼含驚訝的擺弄了袖箭片刻後,在袖箭地角落處找到兩個小字,“唐門?這兩件武器是一個叫唐門的地方制作的麼?我怎麼從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宗門?”

小舞噗哧一笑,道:“唐門只有我哥哥一個人,你當然沒聽說過。”

中年人一愣,但他立刻就反應過來,看著唐三道:“難道說,這兩件暗器是你制作的?”

唐三點了點頭。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幾分思索的光芒,“小伙子,不知道你這東西能否大規模制作?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直接向你購買。當然,價格肯定不能像今天這麼高了。但應該會讓你滿意。”

唐三有些驚訝的道:“你要大量購買無聲袖箭和含沙射影?”

中年人點了點頭,“你看我像開玩笑麼?如果兩位小朋友有興趣,我可以帶你們到我的宗門去看看。”

唐三搖了搖頭,道:“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我們還有別的事,有緣再見吧。小舞,我們走。”

小舞愣了一下,她對這中年人的印象也不錯,不明白為什麼唐三會這麼快就選擇離去。但她自然不會置疑唐三的決定。

中年人並沒有阻攔,微笑道:“你說的對,有緣我們一定會再見的。很高興認識你們。”

唐三微笑還禮,“我們也是。”

目送著二人走出房間,中年人摸了摸戴在手腕上的袖箭,有些惋惜的道:“可惜這兩種武器的威力還是小了一些,不過,這兩個孩子的潛力到真是不錯。”

門悄無聲息的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人,“宗主,我們該回去了。”

那是一位老者,身穿雪白長袍,一頭銀色長發在背後整齊的梳攏,相貌古樸,雙眼並未全部睜開,微微的閉合著,舉手投足之間卻給人一種極其特殊的感覺。

如果說中年人的氣息是柔和的,那麼,這位老者的氣息就要用鋒銳來形容。致命的鋒銳。

中年人點了點頭,“是該回去了。劍叔,我們走吧。”

史萊克學院,大門。

“爸,你回去吧。這是我們學員之間的事。您這一來,不是讓我更丟人麼?”泰隆一邊說著,一邊強忍疼痛吸著氣。他的臉腫的像個豬頭,身體移動明顯有問題。在另外一名學員的攙扶下才能站穩。

在他面前,一個身體比他還要大上一號的中年人憤怒的注視著過往的學員。此人相貌和泰隆足有八分相像,只是看上去要蒼老一些,外面的衣服根本掩飾不住他那膨脹的肌肉。一臉的彪悍之色。

“放屁,兒子讓人打的連關節都卸了,當老子要是還能忍,我就不配被稱為大力王泰諾。你這混小子,只會給我丟人,連一個十幾歲的小家伙都打不過。我到要看看,是誰這麼厲害,連我泰諾的兒子都敢揍。”

泰隆此時是一臉的無奈,心中大為後悔為什麼要回家去休息。此時他四肢的關節都已經被接上了。盡管自身防禦力強悍,但被唐三揍的天昏地暗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夠好轉的。

“爸,你這樣會讓我很難做。以後我還怎麼在學院繼續修煉?”泰隆苦笑著繼續勸說自己的父親。

“混個屁。人家三十級都畢業了,你們這個破學院還非要弄個什麼高級班。弄就弄吧,連你被打成這樣都沒人管。等我抓著那個小子,非要去找你們學院的老師去評評理。”

“這個。老爸,是我挑事的。和唐三沒關系。”

“你還有臉說。挑事還讓人揍成這樣。你真給你老子丟人。”

過往的學員自然有不少認識泰隆的,但看到泰諾那凶神惡煞的樣子,誰也不敢湊上前,路過時都立刻加快腳步走進走出。

“泰隆,你在這里干什麼?還不服氣啊?”唐三和小舞終于回來了,小舞一眼就看到臉腫的像豬頭的泰隆,忍不住說道。

泰隆趕忙向唐三和小舞連使眼色,示意他們趕快進去。可小舞卻會錯了意,“你都這樣了還不服?翻什麼白眼。難道還想較量?”

小舞一出現,就吸引了大力王泰諾的目光,心中暗贊,好漂亮的小姑娘。他雖然外表粗豪,但可一點都不傻。從小舞的幾句話他已經聽出了很多東西。再看看兒子的表情,目光頓時就落在了唐三身上。

“你們誰是唐三?”泰諾冷不丁的問了句。

唐三聽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識的接到:“我就是。”

“好啊,原來是你這小兔崽子把我兒子打成這樣。”泰諾在這里等了一個下午,終于找到了目標頓時氣上心頭,伸出大手,直接就朝著唐三肩膀上抓了過來。

唐三腳踏鬼影迷蹤,身體向後滑出三尺,閃開了泰諾的大手,“你是泰隆的父親?”

泰諾傲然道:“不錯,我就是大力王泰諾。你把我兒子打成這樣,是不是應該給我個交代。”

小舞有些不屑的看了泰隆一眼,“打了小的,老的就出來了。要是我們把你爸也打了,是不是你爺爺也該出來了?”

泰隆愣了一下,眼中頓時流露出羞慚之色,“小舞,你別誤會,是我爸看到我身上的傷,所以才……,不過,要是我爺爺真的來了,那可就麻煩了。”

泰諾橫了小舞一眼,“小丫頭,這里面也有你的事。要不是你勾引我兒子,他會被打的這麼慘?果然是紅顏禍水。剛這麼小就學會勾引男人了。”

小舞愣了一下,轉而大怒,“大猩猩,你說誰勾引男人?”

泰諾哼了一聲,“難道不是你引起這小兔崽子打了我兒子麼?等我收拾了這小子,再教訓你。我兒子有什麼不好的。這小子又不是什麼小白臉。”一邊說著,他再次伸手向唐三抓去。

對于泰諾的攻擊,唐三本來並沒有生氣,他看得出,泰隆並不是說謊,他這位父親顯然不是他叫來的。但是,泰諾對于小舞的侮辱卻讓唐三受不了了。對于他來說,小舞就是禁臠。眼中光芒頓時寒了下來。這一次他也不再閃躲。身形向前迎去,左手一揮,叼住泰諾的手腕,右手一托他肘尖關節,就用出了擒拿手法中最霸道的分筋錯骨手。

泰諾手腕被唐三抓住,也是愣了一下。但他的反應卻不是泰隆所能相比。並沒有收回自己地手,低喝一聲,全身猛的一振,揮出的手握成拳頭,手臂上的肌肉驟然紋起。

唐三的控鶴擒龍功雖然精妙,但此時竟然毫無用武之地,只覺得一股大力從對方手肘上傳來。頓時將他的雙手震開。腳踏鬼影迷蹤。接連後退數步才勉強站穩。

好強地力量。唐三心頭凜然。精神頓時集中起來。

“咦。”泰諾對于自己沒有將唐三震倒也是有些驚訝,“難怪能揍了我兒子,果然有些門道。我到要看看,你能接我幾招。”

一邊說著,他也不釋放自己的武魂,就那麼追著唐三雙臂驟然張開,朝著唐三攔腰抱來。

從剛才的接觸唐三就明白對方的力量遠在自己之上,要是真被他抱住,就別想掙脫了。但是,唐三可不是力量型魂師。自然不會和對方去硬碰。腳下步伐一變,整個人身體頓時變得虛幻起來,泰隆的速度雖然也不算慢,但接連幾次撲擊,卻連唐三的衣角都沒能碰到。

“臭小子,有本事你別跑。”泰諾怒視著唐三,心中卻是大為吃驚。他已經聽泰隆說過。唐三是一名控制系魂師。而且近身肉搏能力極強。通過這幾下試探,雖然唐三的力量遠不如他。但敏捷卻比不實用武魂地他還要高上幾分。想要這樣抓到唐三顯然並不容易。

唐三也不答話,眼中精光一閃,乳白色地光芒已經透體而出,藍銀草圍繞著身體盤旋而起,兩黃一紫,三個魂環盤旋而上,釋放著奪目地光彩。

泰諾哼了一聲,“和我用武魂麼?好啊,我到要看看,你武魂有多強。大力猩猩,附體。”伴隨著他一聲大喝,整個人硬生生的拔高五寸,伴隨著一連串的破帛聲,黝黑的肌肉直接將上衣撐裂,露出了鋼鐵雄軀。

泰隆就已經很強壯了,但和他這個爸爸相比,卻還是要差了許多。令唐三瞳孔有些收縮的是,這位大力王泰諾腳下,一共升起了五個魂環。兩黃,三紫。炫麗的光芒繞體而上。

其實,唐三並不知道,泰隆一家有個很傳統的習慣,那就是護短。泰隆更是一脈單傳,中午回家後,讓泰諾看到他那一身的傷,自然忍不住怒火就跑了來。

“小子,怕了吧。怕了就認輸。老子先把你的四肢也卸了,然後再帶著你去找你們學院老師評理。老子可是五十八級力量型戰魂王,你想清楚了。拳腳無眼,萬一我打折你的腿,那就不好意思了。”

釋放出自己地武魂泰諾頓時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在他看來,自己至少比對方高上二十級的魂力,絕對可以讓眼前這個小子輕易屈服。

但他卻怎麼知道,唐三最大的特點就是韌性強,壓力越大,反彈也就越大。

“你是泰隆的老子,可不是我的老子。要打就來吧。”唐三冷冷的說道。他心中微微有些酸楚,人家地兒子被打了,老爸站出來,可是,自己地父親又在什麼地方呢?越是這樣,他心中的戰意就被激發地越強烈,所謂哀兵必勝,此時的唐三,體內魂力飛速運轉,整個人的狀態已經提升到了巔峰。

“哥,我和你一起對付他。”小舞眼看泰諾居然是一位魂王級別的強者,趕忙就要釋放自己的武魂。唐三抬手阻止道:“不,我自己來。你不要插手。這是男人之間的事。”

“好。”泰諾贊了一聲,“你小子看上去雖然不夠健壯,但這句話倒是很合我脾胃。沒錯,這是男人之間的事。就沖這一點,待會兒我會手下留情的。”

“不需要。”唐三淡淡的丟出一句,人已經動了起來。他並沒有前進,而是飛速後退,身上釋放出的藍銀草宛如無數藍紫色的蛇,蜂擁般沖向泰諾。

泰諾哈哈一笑,整個人就像一輛戰車,直接朝著唐三的方向沖了上去,對于纏繞而來的藍銀草,根本就視而不見。

砰砰之聲連響,藍銀草只要一纏繞上泰諾的身體,立刻就會被他強壯的肌肉撐破,竟然無法讓他逗留片刻。要知道,唐三在獲得了人面魔蛛魂環後,他的藍銀草就已經變得極為堅韌。

再加上由冰火兩儀眼的鍛造,令他武魂的堅韌程度更上升了一個台階。這也是為什麼唐三在面對泰諾這個魂王級別的對手也並不懼怕的重要原因。

但是,泰諾的力量比他想象中還要恐怖,如此韌性的藍銀草竟然無法令他停頓片刻。

只是一瞬間,唐三就判斷出,眼前這位五十八級的魂王,在力量上竟然絲毫不輸給以力量著稱的大力金剛熊戰魂聖趙無極。趙無極的魂力可是足有七十六級之多。

腦海中大師傳授的知識飛速轉動,唐三明白,這次自己遇到的,恐怕是一位純力量型魂師。所謂的純力量型,就是所有魂環附加的能力都是力量。力量大,身體自然強韌。

今天,在和泰隆打的時候,唐三就隱約發現了這個問題,泰隆的身體強悍程度,根本就不像一個三十多級的魂師所能擁有。

此時的泰諾給他的感覺更加深刻。這些藍銀草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泰諾身上的五個魂環上下律動,前兩個魂環交替釋放著黃色的光芒。這兩個魂環所附帶的魂技一個是力量激增,一個是力量凝聚。

交替使用,能夠令本就力量恐怖的他再增加百分之五十。再加上他本身的五十八級魂力,這才能對唐三的藍銀草纏繞完全無視。

唐三的戰斗經驗何等豐富,雖然面對的是力量完全壓倒自己的對手,但他卻並沒有絲毫慌張。雖然使用了武魂,令泰諾的速度增加了不少。但唐三的速度也在魂力的催動下同樣增強。泰諾一時半會兒想要追上他也絕不容易。

唐三索性將自己的藍銀草收回,只是憑借著鬼影迷蹤與對手周旋,並不急于進攻。一對一的戰斗,首先要明白自己與對方的長短之處。泰諾的長處再明顯不過,那就是恐怖的力量和抗擊打能力。而自己的長處是什麼?唐三知道,自身的長處有很多。其中,玄天功的韌性就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這個世界的魂力修煉,唐三的道家上乘心法玄天功在回氣方面有著很大的優勢。而他的游走明顯比不斷發力的對手要節省一些力氣,想要戰勝對手,首先就要消耗對方的魂力才行。

此時,周圍觀戰的人已經越來越多,小舞緊張的握住拳頭,隨時都准備上前救援。而泰隆也被這場父親與唐三的戰斗完全吸引了。

他們泰家的武魂同樣是傳承下來的。他也想看看,打的自己毫無還手之力的唐三,父親是如何克制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泰諾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和唐三打,本就有著以大欺小的嫌疑,現在又是久攻不下,讓他的臉往哪里放?

突然停下腳步,泰諾不再去追唐三,仰天怒吼一聲,“力量之源。”

第三個魂環,也是泰諾的第一個千年魂環紫光驟然綻放。他終于用出了自己更強力的魂技。

原本就已經雄壯如山的身體似乎又膨脹了幾分,皮膚下的青筋宛如一條條小蛇般鼓起,泰諾的身體周圍仿佛刮起了一層力量的漩渦。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周圍的空氣明顯變得凝重起來。

唐三見泰諾停下腳步,也立刻變得謹慎起來,靜靜的看著泰諾,眼中漸漸流露出了金紫色的光彩。

“吼----”泰諾猛的抬起右腳,重重的跺向地面。

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大地驟然顫抖,似乎連整個天斗城都隨之震顫一般,地面上一道裂痕飛速延伸,眨眼間已經到了唐三腳下。裂痕所過之處,碎石在狂暴的氣流作用下沖天而起,筆直飛上幾十米的高空。也就是說,在這一條直線距離之內,一旦被裂縫蔓延到腳下,那麼就會受到狂暴的攻擊。好強的力量,原來力量也可以這樣用。唐三心中念頭一閃之間,整個人已經飛速橫移,他很清楚,自己在魂力上與對方差距甚大,哪怕是打通了奇經八脈之一,也決不可能和泰諾正面抗衡。現在他能做的,就是閃躲。泰諾此時的做法雖然可以遠程發揮出攻擊力。但無疑也更加增大了他魂力上的消耗。

接連的轟鳴令大地不斷的顫抖,一道又一道裂痕瘋狂的向唐三發起了沖擊。泰諾地攻擊連續性很快,但唐三閃躲的更快,靈巧的身影在這戰場上宛如穿花蝴蝶一般,忽進忽退,任由那恐怖的氣流從身邊掠過。卻始終不被其命中。

“好滑溜的小子。”泰諾怒罵一聲。作為力量型魂師,他最討厭的就是敏攻系魂師,像他這樣地存在,最喜歡硬碰硬的戰斗。面對唐三,明明實力遠高于對手,卻有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這讓他分外難受。

“小子。是你逼我的。看我的第四魂技。力之震。”

泰諾身上的第四個魂環驟然亮了起來。眼看著泰諾猛地伸展開來的身體。泰隆臉色大變,趕忙大盛喝道:“所有人退後,快。”

泰諾地身體,宛如一張大弓般向後挽起,緊接著,以腰背之力帶起雙臂,在那閃亮地第四魂環光彩釋放之中,雙拳重重地砸向地面。

轟然巨響下,一圈強烈的震蕩波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驟然釋放,囊括了身體周圍龐大的面積。

這里的地面在他之前的腳踏之下本就已經傷痕累累。此時再被這巨力一震。整個地面頓時塌陷,泥土、沙石、沖天而起。直徑三十米之內,沙石漫天飛揚。恐怖的力量氣流沖天之上。

也算是泰諾的神志清醒,他將自己的力量完全是對地下發出的,並且約束了力量爆發地范圍,否則,此時觀戰的學員眾多。在自保能力不夠的情況下。被誤傷的可就少不了了。

盡管如此,唐三的身體依舊被完全籠罩在泰諾的攻擊范圍內。這種全方位的攻擊自然不是任何身法能夠閃躲地。小舞已經在驚呼中撲了上來,但奈何泰諾地力量實在恐怖,強大的氣流直接將她擋在攻擊圈外。

“你們看,天上。”正在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將學員們和泰諾地目光都吸引向了天空。

半空之中,飛揚的沙塵逐漸下落。同時下落的,還有一道閃耀著紫光的身影。

八根修長的矛在他背後伸展,紅白兩色光芒遍布矛身,無數藍銀草在背後凝結成傘轉形態,減緩著他那下落的速度,冰冷的目光始終盯視在泰諾身上,他背後那八根長矛,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輝煌的光彩,看上去是那樣的奇異。

驚呼、贊歎、不可思議,種種情緒在學員中釋放,他們都看得出,唐三是學院高級班中的一名學員,面對一位魂王級別的魂師第四魂技全力攻擊,竟然依舊能夠脫離,這是怎樣的實力?

如果說之前的閃躲還只是技巧,那麼,此時唐三所展現出來的,就是他真正的實力。

泰隆眼中的目光一陣失神,這一刻他才真的明白自己與唐三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盡管兩人都是三十七級,但同樣的等級卻有著不同的實力。

原來,唐三眼看著泰諾做出彎弓的動作,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妙,第一時間將自己的八蛛矛釋放出來。八蛛矛同時插向地面,全力彈起,將他的身體送入高空之中。

雖然依舊受到了氣流和沙石的沖擊,但他這樣已經讓傷害降到了最低程度。

藍銀草的可塑性發揮了作用,憑借著唐三精准的控制,藍銀草在空中凝聚成傘狀形態,抵消著下落的速度,這才讓他能夠躲過泰諾的大部分攻擊力。

此時的泰諾,站在那直徑三十米的大坑中心,這大坑的深度足有五米之多,他所產生的破壞力足以讓任何人心驚。

如果這是在戰場上,除非對手的實力比他更強,否則,在這個范圍內就不會有活人存在。

眼看著徐徐而落的唐三,泰諾也不禁一陣失神,接連使用第三、第四魂技,對他自身的魂力消耗也不小。此時也不得不暫緩攻擊,盯視著唐三下降的身體。

唐三看上去很從容的抬手在腰間摸過,長約一尺的黑匣子出現在他掌握之中。

力量型魂師無疑是不能飛的,之前唐三的身體足足竄上了三十余米的高空,此時對他來說,泰諾就是一個最好的靶子。憑借魂力顯然是無法破開對方的防禦。

但是,別忘了,他出身于唐門。

“小心了。”身在空中,唐三還是提醒了一下泰諾,畢竟,他與泰諾父子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泰隆更是他的同學。如果不是泰諾防禦太變態,他也不會取出那霸道的諸葛神弩。

諸葛神弩肯定是不會事先准備好的,因為機璜緊繃過久就會損壞,但唐三以藍銀草凝聚成傘狀後,令自己下降的速度盡可能減緩,卻足以令他上好機璜。

而地面又下陷了五米,這也就給了唐三更多的發揮空間。

泰諾眼看著唐三即將落下,這次他從空中下來顯然是無處可躲的,立刻做好了准備,但唐三手中的諸葛神弩已經瞄准了他。

小心?我為什麼要小心?正在泰諾心中不解之時,一連串鏗鏘的嗡鳴瞬間爆發。

諸葛神弩的射速實在太快了,而且又是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泰諾唯一做出的反應就是將手臂擋在自己面前。

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感覺到似乎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撞擊了一下,整個人接連後退三步才站穩身形。

全部十六根弩箭,完整的插在泰諾手臂、胸腹之間,泰諾那堅實的肌肉展現出極其強橫的防禦力,足以洞穿鋼板的諸葛神弩也只是入肉一寸就無法再繼續深

“混蛋。”泰諾怒吼一聲,全身魂力驟然迸發,十六根諸葛神弩幾乎在第一時間被肌肉彈飛,伴隨著飚出的還有十六股鮮血。

諸葛神弩雖然強悍,但還不足以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但他一個五十八級的魂王被一個只有三十幾級的魂尊傷到,已經是奇恥大辱。

或許是因為情緒過于激動的原因,泰諾並沒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傷口沒有絲毫疼痛的感覺。

唐三充分展現出了他豐富的實戰經驗,在泰諾用手擋住自己眼睛的時候,他背後的藍銀草已經散開,身體飛速落地,八蛛矛在地面上一彈,整個人已經迅速變換了方位。當泰諾放下手臂時,頓時失去了他的蹤影。

鋒銳的氣息從背後傳來,泰諾下意識的就想要回身去擋,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身體遲滯了一下,才半轉過身,一陣麻痹的感覺已經從肩背部傳來。

他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唐三八蛛矛收回的動作。

下面四矛撐在地面上,上面四矛前探,在泰諾肩背處留下了四個小孔。

對付防禦力強悍的魂師如何攻擊?

唐三用行動給周圍的學員們上了一課。泰諾的防禦力雖強,但也是憑借肌肉和魂力來防禦。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三章 天斗拍賣場(全)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五章 七寶琉璃宗(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