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五章 七寶琉璃宗(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五章 七寶琉璃宗(全)


並不像唐三曾經遇到地玄武龜魂師。以龜甲當盾牌。

唐三選擇地方法就是以點破面。雖然八蛛矛無法刺入太深,但只是刺破皮膚卻還是能做到地。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周圍觀戰的學員。包括泰隆在內,清晰地看到諸葛神弩留下的傷痕處流淌出地是黑色地血液,而唐三八蛛矛刺中地位置。更是一片紫黑迅速蔓延。

忽冷忽熱地感覺傳遍全身,泰諾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有些發花,用力晃了晃腦袋,這種感覺卻變得更加明顯了。

“你。你用毒……”

唐三有八蛛矛支撐在地面。整個人居高臨下地注視著泰諾,淡淡的道:“毒本來就是我能力中地一部份,你還要打下去

泰諾算是一位力量型強攻系魂師,而控制系魂師面對強攻系魂師本就有優勢,雖然兩人魂力相差極大,但唐三憑借著唐門地絕技,在自身身為控制系魂師的同時,還擁有著敏攻系的靈巧和劇毒。再加上他完美的利用了自己的這些優勢。頓時令泰諾完全處于被動,當諸葛神弩地利箭刺破泰諾皮膚的時候,這場戰斗的勝負就已經決定了。

冰火兩儀眼的半年又豈會浪費,唐三身上所有的暗器都附帶了不同地劇毒。正像獨孤博曾經說過。就算是再強大地魂師也會對他有所畏懼一樣。毒是一種特殊的攻擊手段,想要對付擁有劇毒的魂師,首先就要小心的防備,而泰諾對上唐三心里明顯有優勢,在他看來,拿下唐三這樣一個小孩子只不過是手到擒來地事而己,可他卻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在陰溝里翻船。

“你……”叫出一個字,泰諾發現。自己地舌頭也有些不聽使喚了,雖然強行提聚魂力。去抵禦體內毒素的蔓延,但他先後中了兩種劇毒。之前又在憤怒中催動魂力,加。快了血脈運行地速度。此時又怎麼可能抵擋地住呢?

八蛛矛的劇毒之中。附帶了‘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的特性,這兩種仙品藥草雖然沒能提升唐三的魂力,但它們所附帶地寒毒與火毒卻與唐三完全融為一體,再加上人面魔蛛地劇毒。可以說,現在就算是獨孤博,面對唐三八蛛矛上地毒素也只能憑借自身地抗毒能力去抵擋,而無法替別人解除,這樣地劇毒入體。哪怕泰諾有五十八級地實力。結局也只有一個。

“三。二。一。倒。”唐

—一,—一,。J≠Jo。6三從容地說出四個字,泰諾那龐大地身體轟然倒地。傷口處汙血橫流。

“唐三。我跟你拼了。”碩大地黑影從空中撲下,正是泰隆。

此時的泰隆身體雖然依舊移動困難,但雙眼更是血紅,正所謂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眼看著父親地慘樣,他哪還記得自己和唐三之間的差距。

有八蛛矛地存在。唐三的敏捷甚至可以和敏攻系的朱竹清媲美,又怎麼會被泰隆撲到。沉聲喝道:“泰隆,你要是不像你父親死,就立刻停止攻擊,否則。我也沒法救他。”

泰隆人雖魯莽了一些。但絕對不傻。一聽父親還有救,大腦頓時清醒了幾分。停止對唐三地追逐。

八蛛矛點地,唐三來到泰諾身邊,抬起一根八蛛矛刺入泰諾背後。魂力運轉,大力王泰諾身上地黑氣清晰可見地朝著八蛛矛延伸而去。

此時,站在大坑上方圍觀地學員們看著唐三的眼神都充滿了敬畏。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相信一名三十多級地魂尊能夠戰勝一名接近六十級地魂王呢?

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場完勝。

泰諾在唐三面前。似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劇毒來地快,走的也快,一會兒的工夫,泰諾傷口處流淌出地已經是鮮血。唐三地八蛛矛經過長時間的練習,已經可以完美操控,收回八蛛矛上附帶的毒素。在泰諾身上的穴位連點,止住了鮮血流淌。

泰隆有些發呆地看著唐三做著這一切。

如果說上午他還因為自己與唐三擁有相同級別地魂力而不服氣地話,那麼。此時在他眼中地唐三。卻已經完全成為了高高在上地存在。

他怎麼也想不出。為什麼同樣是三十七級,面前這個看上去很普通地少年居然會比自己強的那麼多。難怪小舞會選擇他。

泰隆又哪里知道。唐三和泰諾之間的差距。魂力雖然有二十一級。但唐三卻多了一個完全可以當作十級來使用的外附魂骨。更有唐門絕學作為憑借。

而泰諾又連自己地第五魂技都沒能用出來。總體來說。這場戰斗,是在唐三地控制下完成的。

控制系魂師強大的單挑能力在他身上顯現無疑。控制全局的能力就像精確地計算器一般。

八蛛矛收回。從背後緩緩融入體內。唐三向泰隆點了點頭。“好了,你父親體內地毒素我已經收回,不過他在這幾天應該會覺得有些虛弱,回去以後休息三天的時間,不要動怒。不要使用魂力。自然就能恢複了。這大坑是你父親造成的,你們來解決吧。”

泰隆眼神複雜地看著唐三。從唐三救了父親地角度看。他應該說聲謝謝。可父親身上的傷卻又是面前這個家伙親手造成的。

唐三並沒有在意泰隆地反應,在坑壁上惜力。兩個起落已經爬到了外面。

學院門口弄出了這麼大動靜,怎麼可能不驚動老師。但當老師們來到這里的時候。戰斗卻已經到了尾聲,他們正好看到唐三諸葛神弩發威。緊接著八蛛矛制敵的局面。

甚至忘記了阻止這場戰斗的繼續。

此時。唐三已經出了大坑。立刻就有幾名老師圍了上來想說什麼。唐三卻直接邁出鬼影迷蹤步。從人群中穿過,幾個閃爍已經消失不見。

“哥,等我。”小舞地臉色有些難看。飛快地去追唐三。

而老師們自然不能就這麼離去。不論是面前這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大坑。還有聚集地眾多學員。都需要他們來處理。

唐三一直回到自己地宿舍。和在原來地史萊克學院一樣,他在這新學院中。依舊是和奧斯卡一間宿舍的。此時奧斯卡並不在,不知道去干什麼了。

唐三一進屋。腳步甚至還沒停下。就已經哇地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原本平靜地臉色也已經變得一片蒼白。

沒錯,他是戰勝了泰諾,但勝得也很危險。那畢竟是實力比他高上二十級地對手。而且泰諾的力量實在過于強大。最關鍵的是。唐三並不知道對手的魂技是什麼。

當泰諾施展出他地第四魂技‘力之震’的時候。唐三雖然反應極快,但也終究沒能全部躲開。從地面沖起地氣流以及飛濺的沙石,都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只不過他強行提聚著一口真氣。才沒有當場暴露自己的傷勢。

唐三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身體在‘冰火兩儀眼’中鍛造了半年時間。又有‘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嬌疏’的改造,單是那一下沖擊。自己就已經受不住,直接就會重創倒地。

哪怕是憑借著身體的強韌勉強擋住了對方地攻擊,唐三也並不好受。體內經脈如焚,又強撐著使用魂力和八蛛矛,在擊潰了泰諾之後。他已經是強弩之末。

勉強把大力王泰諾體內地劇毒吸附之後。他又怎麼能留在現場?顧不上向老師們解釋。立刻返回了這里。

直到此刻,他才算放松下來。

站在原地喘息,唐三心中不禁暗歎一聲。雖然自己服用了仙品藥草,又有八蛛矛和唐門絕學做後盾。但魂力的差距卻終究不是那麼容易彌補地。

萬一遇到一個武魂正好克制自己地對手。可就不像今天這樣能夠獲得勝利了。

不過。今日這一戰也讓唐三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八蛛矛地另一項能力。吞噬。

早在當初第一次試驗八蛛矛地時候唐三就有所感覺,當時八蛛矛似乎從那株大樹中吸取了一些能量,而在之後的幾次使用中。唐三都發現,當八蛛矛刺入對手體內後,就能吸取一定的能量給自己,雖然並不算太明顯,而且一段時間後這股外來的能量就會消失,但它確實是存在的。

就像剛才。不論是刺中泰諾還是替他解毒的時候,唐三都有這種感覺。八蛛矛吸收的。似乎是對手地力量,吸收之後,大約能夠存在一個小時左右。

他從未刻意去吸收過,這只是八蛛矛自身所帶來的。

唐三很想試試。如果自己用八蛛矛可以地去吞噬對手地力量,會有怎樣地結果,但畢竟很少遇到必殺的對手,萬一八蛛矛吞噬的效果給對手帶來毀滅.性地災難。後果就嚴重了。

像今天的泰諾父子,只不過是普通沖突而己。

“哥,你怎麼樣?”小舞奪門而入,一眼就看到唐三吐出地鮮血。趕忙跑過來攙抉住他地手臂。

唐三微笑搖頭。“沒什麼,只是受了點震傷而已,泰隆父親的力量是我見過魂師中,比例最強大的一個,這種全力量型魂師是極端修煉地方法,否則,他的敏捷再高一點。恐怕我已經輸了。”

小舞抉著唐三在床上坐下。“哥,你居然戰勝了一名魂王啊。在學院已經引起了轟動。要不是你跑得快。恐怕現在就會被一群學員和老師圍著。我追著你出來地時候,已經看到有幾位老師去和泰隆父子交涉了。似乎是讓他們賠償學院前那片地地損失。這次他們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泰隆他們家還真是護短。以前我們在諾丁地時候。我打過地人也不少,可從沒見誰的家人來出頭過,哥。你說這次你把泰隆他爸爸給揍了。他爺爺會不會真的出來?”

說完最後一句話,小舞不禁先笑了出來。

三也不禁莞爾,

他對泰隆

父子地印象並不差,

如果不是泰諾侮辱到小舞,他也不會用那麼烈性的劇毒發動攻擊,連唐三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夠戰勝一位魂王。

小舞看著唐三對面的床鋪,沒好氣地道:“大香腸叔叔這個家伙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正是需要他的時候,他反而不在。”

唐三緩緩吸氣,內腑中一陣絞痛。他知道自己受傷不輕。“小舞。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修煉一會兒,緩和經脈的創傷。”

“不,我不走。我在這里守著你,否則再有人來找麻煩怎麼辦?哥。你修煉吧,我給你護法。”

唐三點了點頭,在床上盤膝做好,提聚體內玄天功內力緩慢的運轉起來。

泰諾在泰隆地攙抉下。終于離開了史萊克學院。他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過像現在這樣虛弱地感覺了。毒素雖然解除,但也仿佛抽空了身體一般,虛弱的連走路都成問題。

屈辱、恥辱、痛苦、不甘,種種情緒在胸間彌漫,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在陰溝里翻船,輸給了一個還不到四十級地少年,那種感覺甚至比身體上的創傷更令他難以接受。

泰隆攙抉著父親。一個字也不敢說。學院門前地面修複需要地錢泰諾給了,那些老師才讓他們離開,據說還是看在他是學院學員份上的優惠價。

幸好史萊克學院所在的位置並不是在市中心,動靜雖然不小。但還算沒有把城防軍引來。

泰隆能夠體會到父親此時地心情,他敗給唐三地時候也有類似地感受。而父親不論年紀和實力都比自己強得多。痛苦也自然會更深。

“爸。您好點了麼?”一直走出很遠。泰隆才小心翼翼地問道,對于父親地火爆脾氣他是清楚地很。

出乎泰隆意外的是。泰諾並沒有拿他撒氣,神色反而很平靜。“兒子。你輸得並不冤枉,連你老子都被弄成這樣。難怪你會打不過他。那小子地底細你知道麼?”

泰隆茫然搖頭,“他是今天才第一天來上課地。我。我看他坐在了小舞身邊。所以想和他單挑,您也知道地。我很喜歡小舞。”

泰諾瞪了泰隆一眼,“為了個女人,你還真有出息。怎麼和你老子我當年一樣,不過,你並沒有做錯,為了自己喜歡的女人,就是要勇往直前。當初,你媽就是被我這麼追到手的。不過那時我挑戰地,可是比我強大許多地魂師,哪象你這麼窩囊,連個比自己年紀小的都打不過,這就是平時不努力的結果。”

泰隆小心翼翼的爭辯道:“可是,老爸,我似乎是咱們家族有史以來修煉最快的一個,您當初像我這麼大地時候。還不如我吧。”

“混蛋,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泰諾大怒。

泰隆無奈地道:“我地意思是。不是您兒子我不爭氣,而是對手太強大。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麼修煉的,看上去。他最多也就是十五、六歲,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魂力?難道,他是七大宗門地人麼?”

聽了兒子的話。泰隆不禁心中一凜,沉聲道:“先回家再說吧。在我印象中,沒有哪個強大地宗門是以藍銀草為武魂的,真沒想到。藍銀草居然也能夠變得如此強大。尤其是他最後用的那幾根,甚至連我地防禦都不能完全阻擋,否則也不會中毒了,走,回去問問你爺爺,或許他知道。”

“爺爺?”泰隆臉上地神色頓時變得像苦瓜一樣,“不用了吧。老爸。我們爺倆這麼丟人。要是讓爺爺知道了。他還不狠狠的收拾我們。何況,萬一他老人家也和您一樣跑到我們學校來鬧事。我這個學也沒法上了。”

泰諾哼了一聲,“我們力之一族,就是護短,怎麼了?你有意見?這件事必須要告訴你爺爺。我也不相信一個小孩子地實力能夠那麼強。聽聽他老人家怎麼說吧,上門挑事並不算丟人。丟人地是挑事還讓人家走了。老子這口氣要是不出來。要憋死了。”

兩個強壯地身影漸漸遠去。父子兩個一個是臉腫地像豬頭,一個是臉色蒼白如紙。真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七寶琉璃宗。

甯榮榮坐在大廳地沙發上不斷地晃動著自己纖細地小腿,紅唇嘟地已經快能掛上醬油瓶了。

回來了大半天地時間。可父親卻不見蹤影,弄的她心中的興奮已經漸漸淡去。

在甯榮榮對面。一名面如枯槁地老任正在慢慢的品著茶,雖然他是坐在那里。但身材卻依舊令人吃驚,他並不是那種肌肉極其膨脹地健壯,但整個身體骨架卻大地驚人。

原本已經十分寬敞的沙發讓他坐上去。明顯顯得狹小了許多。

衣服似乎完全是骨頭架子撐起來的,肌肉、皮膚干癟。眼窩深陷。如果是在夜晚看到,簡直就像一具巨大的骷髏。頭上稀稀拉拉的幾根白發搭在頭皮上。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我地小公主。你就別生氣了。你爸爸估計也快回來了。”枯槁老者放下茶杯。向甯榮榮說道。

他的聲音十分沙啞,就像風吹落葉一般,聽起來令人份外難受。

甯榮榮從沙發上跳下來,跑到枯槁老者的腿上坐下。白嫩溧亮的她和骨架巨大的老者相比,此時就像個洋娃娃,抬手揪住桔槁老者頭上的白發。“我不管,人家走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回來了爸爸卻不在。他是故意躲我地對不對?骨頭爺爺,您可要為我作主。”

枯槁老者臉上千癟的皮膚**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地道:“我的小公主,你就別再折騰你骨頭爺爺頭上地這幾根枯草了。不然。我可真的要變成光頭。更被你劍爺爺那個賤人取笑,你讓我給你作主。我怎麼做啊,難道在宗門里還有誰惹得起你嗎?”

甯榮榮想了想。道:“這到也是,哼,不管,反正等爸爸回來。一定要讓他送我點好東西,我才能消氣。骨頭爺爺。你可要幫我說話哦。”

枯槁老者為了自己頭上的幾根殘發。被逼無奈之下。也只得連連點頭。他現在這樣子,要是被外面魂師界的人看到,不知道會吃驚到什麼程度。被譽為封號斗羅中最詭秘的骨斗羅居然會被一個小丫頭弄成這樣,恐怕說出去誰也不會相信。

“就知道骨頭爺爺最好了。”甯榮榮似乎一點也不覺得面前這位老骨頭爺爺有什麼丑陋,用力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這才從他腿上跳下去。

看著活潑地甯榮榮。骨斗羅眼中流露出一絲溫馨地寵溺。甯榮榮可以說是他看著長大地。而這小魔女從小到大嬌慣的性格,幾乎就是他和甯榮榮另外的那位劍爺爺兩個人培養出來地。

“聽說我們地小魔女回來了?在哪來,榮榮,快出來,讓爸爸看看。”正在這時。解圍的人終于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甯榮榮先是興奮地想要迎上去。但馬上又意識到自己還在生氣,趕.忙又扳起面孔轉過身,背對著門地方向。

那嬌俏地樣子看地沙發上地骨斗羅一陣好笑。

一名懦雅地中年人在一位白衣老者的陪伴下步入大廳,如果此時唐三和小舞在這里,一定能夠認得出。眼前這個人就是他們之前在拍賣場遇到,那個連雪星親王都不敢招惹的競拍者。

而這個人,也正是甯榮榮的父親,七寶琉璃宗宗主。享有大陸第一輔助魂師之稱地甯風致。

甯風致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地女兒,趕忙大步走了上來,“丫頭,干嘛背對著爸爸。快一年了吧。爸爸可想你想地緊啊!”

甯榮榮猛的回過身。“想我?才隆,你巴不得我不在家呢。”

甯風致看著女兒氣鼓鼓的樣子心中不由得一降冷惜,先在沙發上坐下,伸手就想摟過女兒,誰知道。卻被甯榮榮一個轉身躲了開去。

沒有摟住女兒。甯風致不禁一驚,他雖然是輔助系魂師。但高達七十多級地龐大魂力對他地身體也有著極強地改造。比普通人要強得多了。

甯榮榮繼承了他地武魂,也是輔助系。此時雖然他只是隨手一摟,但速度卻不慢。居然會被女兒輕松地躲過了。

甯榮榮可不知道父親在吃驚,直接跑向了那白衣老者,撲入他懷中,“劍爺爺。劍爺爺,人家想死你了。嗚嗚……”與親人久別重逢,甯榮榮畢竟還是個小姑娘。激動之下,頓時哭了出來。

白衣老者趕虻痛潛的摟著她的小嬌軀。“乖,我的小寶貝啊,你可回來了,劍爺爺也想你啊!想的不得了。”

甯榮榮抬起頭,“真的嘛?”

白衣老者正色道:“當然是真地,不信你問你骨頭爺爺。”

甯榮榮眨了眨清澈地大眼睛,“可是,剛才骨頭爺爺跟我說,他比你想我想地要多一點點。”

“他放屁。”白衣老者一點也不給枯槁老者面子,“明明是我想你更多一點。”

“你才放屁。”枯槁老者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他那恐怖的身高足有接近兩米五,再加上沙啞地聲音,看上去更加恐怖。

“不服氣啊?走,找地方單挑去。”白衣老者挺起胸膛。毫不畏懼的瞪視著對方。

“好了。好了,劍叔,骨叔,你們都打了一輩子。榮榮剛回來。今天就算了吧。”甯風致無奈地看著面前的兩位老人。

“哼。”白衣老者和枯槁老者幾乎同時哼了一聲。誰也不看對方。目光都落在了甯榮榮身上。

甯榮榮大眼睛滴溜溜一轉,道:“我有辦法證明,兩位爺爺誰更想我。”

甯風致一拍自己地額頭心道。小魔女畢竟是小魔女,一回來這家里就熱鬧了,忍不住說道:“榮榮。別亂說話。”

甯榮榮沖父親吐了吐舌頭,她顯然是一點都不怕這個爸爸。不然她也不會有小魔女的稱號了。“你都不想我,還不讓兩位爺爺想我啊!人家大老遠地跑回來,你卻不在家。兩位爺爺,這樣吧。你們都送榮榮一件禮物,誰地禮物榮榮更喜歡,就是誰想榮榮想地多一點。”

“呃……”兩個老者對視一眼心中同時想到。怎麼又是這招。

甯風致忍著笑。道:“好了榮榮,快過來。讓爸爸看看,誰說爸爸不想你。爸爸可是給你准備了禮物哦,要是你再不乖乖聽話。禮物就沒有了。”

“禮物?是什麼?”一聽到禮物二字。甯榮榮明顯被勾起了興趣,三步兩步跑到父親面前。

甯風致不動聲色地抬手向女兒摟去。可誰知道。甯榮榮身體又是一轉,依舊輕松地閃開了他地手。還撅起小嘴道:“先拿禮物來,不然不給抱。”

這一次。驚訝的已經不只是甯風致。兩位老者也不禁吃驚的對視了一眼。

由于七寶琉璃塔的特殊性,哪怕是封號斗羅也無法看出她的魂力多少。

甯風致心中一動。問道:“榮榮,你先告訴爸爸你魂力多少級了。要是有進步地話,爸爸才能給你禮物。”

一聽父親問起自己的魂力,甯榮榮頓時得意起來,“爸爸,我地資質可要比你好多了,這一年我可沒有偷懶偶。魂力長得不多,也就馬馬虎虎長了十級吧。”

“這麼少啊,榮榮。你可要努力了,等等,你說多少?”甯風致對自己地女兒太熟悉了。從小到大。甯榮榮最討厭的就是修煉。雖然天賦奇佳。可總是被逼著才會練一會兒,還要有各種好處交換。

當他意識到甯榮榮說地是十級時。臉上已經是一片不信之色。

甯榮榮眨了眨大眼睛,很是無辜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我說十級啊!確實少了點。不過,我會努力的。”

甯風致的聲音略微有些變了,“十級?你走的時候二十七級。那這麼說,現在已經三十七級了?你不會騙爸爸吧。”

甯榮榮道:“壞爸爸,不相信人家,榮榮雖然以前調皮了些,但從來都不說謊。不信,讓兩位爺爺看看。”一邊說著。她直接跑到白衣老者面前。把自己地小手伸了過去。

白衣老者握住甯榮榮地手。片刻之後。臉上已經是一片驚奇之色。“風致,沒錯。這丫頭地魂力是到了三十七級。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還從沒聽說過有誰能夠在一年內將魂力提升十級之多。就算是當初那個被譽為最年輕封號斗羅的小子也不行,難道,我們家榮榮真地是天才?還是那個史萊克學院這麼厲害。”

甯榮榮好奇地道:“劍爺爺。您怎麼知道我去了史萊克學院?”

白衣老者笑道:“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你可是我們地心肝寶貝。你的行蹤一直都在你爸爸的掌握之中。”

甯風致此時臉色已經變得凝重起來。魂師地修煉過程怎樣,他與面前的兩位家族客卿都再清楚不過。

一名魂師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就必須要穩步前進。一旦過于急躁,立刻就會有生命危險。

而在魂師界也有一種邪門地修煉方法,以自身地生命力為代價換取更快地提升實力,他絕不希望女兒是在史萊克學院被教導了這種修煉方法。

如果是那樣……

想到這里,甯風致眼中已經流露出了肅殺之氣。

白衣老者和枯槁老者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可能。兩人地臉色同時沉了下來。

甯榮榮看看面前地兩位爺爺,再看看父親,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了?”

甯風致站起身,走到女兒面前,“榮榮,你立刻把這一年來在史萊克學院修煉地所有情況說一遍,不能有任何遺漏。我要知道你為什麼能夠提升地這麼快。”

如果女兒真地修煉了那邪惡的法門。也畢竟只是一年的時間,他作為輔助系魂師地泰斗,說不定還有辦法能夠挽回。

甯榮榮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父親,“爸爸,你沒事吧?人家不好好修煉。你說我懶惰。人家現在提升了這麼多魂力。你怎麼又緊張起來了?”

甯風致正色道:“我是怕你誤入歧途,爸爸沒和你開玩笑。趕快把你修煉地過程告訴我。”

甯榮榮平時雖然不怕父親,但甯風致要真的認真起來。她還是害怕的,“當初我偷偷跑到史萊克學院,加入學院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竟然是最弱的一個,

當下。甯榮榮開始從自己進入史萊克學院時說起。講述著自己在史萊克學院修煉地過程。對于他們史萊克七隆,也簡單的描述了幾句。

當甯榮榮說到史萊克七隆其他人在開始時對他的排斥時。一旁地枯槁老者忍不住說道:“榮榮。你沒搞錯吧。那里和你年紀差不多地孩子都比你強?”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就知道你們不信。我們弗蘭德院長有旬名言,史萊克學院只收怪物,不收普通人。他都叫我們小怪物呢。”

白衣老者道:“如果真像你說地這樣。那你們這些小家伙還真都是小怪物了,史萊克學院。果然名不虛傳。可就是如此,我也不相信他能教導的你在一年之內魂力提升十級之多。”

甯榮榮道:“你們聽我說啊,……”她又把接下來大師來到史萊克學院,開始對他們進行集訓地過程說了出來,聽著她的描述,甯風致和兩名老者漸漸流露出恍然的神色。同時也不禁暗暗欽佩。

甯榮榮一直說道進入新史萊克學院修煉,“……兩個月前。我突破了三十級後,在老師們的幫助下。獲得了自己的第三魂環。”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四章 極端純力量魂師(全)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六章 七寶琉璃宗的驚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