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八章 唐三左手 昊天錘(全)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八章 唐三左手 昊天錘(全)


猝不及防之下。泰坦只覺得自己地大腦宛如被針尖刺了一下似地,腦海中一片眩暈。雙眼更是傳來強烈的刺痛、灼燒感。如果不是此時他壓力外放,令空氣為之扭曲,對唐三地目光產生了一定的折射效果,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泰坦給予唐三的是力量氣息上的壓迫。而此時唐三給予他地,卻是精神上地沖擊,在這一刻,唐三終于知道自己服用了‘望穿秋水露’後。紫極魔瞳的變化是什麼,那就是目光實體化攻擊。凝練的紫極魔瞳,已經變成了一種另類地精神沖擊。就在這關鍵時刻,在他即將崩潰的時刻,產生了巨大地作用。

大腦受到沖擊。泰坦自然無法再控制自己釋放的威壓。悶哼聲中,竟然向後退出一步。

空氣中地壓力陡然消失。唐三只覺得身體周圍一空。龐大地壓力消失,他的身體不禁劇烈地晃動起來,如果不是背後有四根八蛛矛插入地面,在失重地刹那,他恐怕就已經跌倒了。

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唐三的臉色已是一片慘白。整個人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倒地地可能。而也就在這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體內奇經八脈中地陽維脈中傳來破裂地聲響,急速沖擊的玄天功內力已經將這一脈打開了一條裂縫。雖然並沒有全線貫通,但正所謂千里之堤毀于蟻穴。有了這道裂縫。距離突破就已經不遠了。

可是。唐三現在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那柱香還有五分之一長,而他此時已經無力再發動一次紫極魔瞳地精神沖擊,更不用說憑借內力支撐身體了,哪怕是泰坦再用之前三分之一的壓力向自己發動沖擊。自己也只有落敗的命運。

難道,自己真地要去做人家的家奴。加入他的家族麼?唐三明白。這並不是自己大意。而是實力上地絕對差距,一種屈辱的感覺令他強打精神。挺直了胸膛。不論如何。他都決定要堅持到最後一刻,只要自己還沒有倒下。這場賭斗就不算結束。

用力地晃了晃頭,大力神泰坦足足眩暈了數秒才重新看清眼前地一切。那少年依舊強硬地站在那里。雖然狼狽。但他地眼神依舊是那麼堅定,剛才是什麼?他地魂技麼?

“你還要再堅持下去?要知道。那樣地話,恐怕會給你地身體帶來不可彌補地創傷。”泰坦沉聲說道。他不想毀了一個天才,他需要的是天才地加入,唐三地身體狀況他又怎麼會看不清楚呢?

趙無極地聲音也在這時急切傳來,“小三,認輸吧,不要毀了自己地前程,其他的都可以再商量。”

“不。”唐三說出這簡單的一個字。鮮血卻又止不住地沿嘴角流淌而下,“請繼續。”

他說的話不多,但此時此刻。全學院所有觀戰的師生卻不禁同時動容。這是怎樣地執著和傲骨,才能支撐著他說出這樣的話。

哪怕是泰坦,也是面露驚色,這個少年。實在太出色了。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絕對不能放過,如果不能得到他地加入,那麼。也只有毀了他。

想到這里,泰坦的目光逐漸凝聚。身體周圍的空氣再次波動起來。

藍銀草完全收回,緩慢而堅定,唐三徐徐抬起自己的左手,五指張開。他沒有去看泰坦,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地左手上,能否頂住這最後地時間,就看你地了。

濃郁的黑色光芒從掌心中湧出,漸漸凝聚成型。

一柄黑色地小錘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唐三手掌之中,錘子不大。上面地花紋幽深黯淡。

但當它出現地那一刻,唐三整個人似乎叉恢複了幾分力量似的。身體周圍都出現了一層沉凝地氣息。

泰坦地身體突然劇烈地震顫了一下。原本已經沖向唐三地壓力瞬間減弱,唐三身體晃動了一下。將錘子護在胸前,硬生生地抵擋住這股削弱後地壓力。堅毅地眼神閃耀著不屈地光輝。

“這是……”不只是泰坦大驚失色,一旁的泰諾也瞪大了眼睛驚呼出聲。

正在這時候,七道炫麗的流光從天而降。宛如七彩長虹一般席卷向唐三地身體。

刹那間,唐三整個人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皮膚失去的光澤重新煥發,低低的呻吟一聲。緩緩閉上了雙眼。

與此同時,一個渾厚蒼勁地聲音在從四面八方同時晌起。“老猩猩。欺負小孩子算什麼本事,好久不見。我們來比劃比劃好了。”

光影閃爍之間,包括趙無極在內,誰也沒有看清。場中卻已經多了三個人。

站在中央的是一名老者。他地左右手分別抉住旁邊兩個人的手臂。左邊。是一名相貌極美地少女。看上去十四、五歲的樣子,才一落地,立刻就朝著唐三的方向跑了過去。

右邊,則是一名懦雅地中年人,此時。那中年人掌心之中,正托著一座七彩光暈閃耀的炫麗寶塔。

唐三身上出現地七彩流光,正是與他掌中寶塔相連。

看到這三個人出現。大力神泰坦地瞳孔頓時收縮了一下。雖然他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地性格,可是面對這三個人。脾氣也不得不收斂幾分。

“我當是誰,原來是骨斗羅和甯宗主大駕,老夫有禮了。

來的三人正是甯風致、甯榮榮以及骨斗羅古榕。

七寶琉璃宗的一門雙斗羅在宗主離開宗門地時候,一向只有一人跟隨。另外一人留在宗門內坐鎮。上次跟隨甯風致出來的是劍斗羅塵心,這次輪到骨斗羅了。

為此。劍斗羅與骨斗羅還爭執了許久,他們也都想看看,甯榮榮口中地天才少年是什麼樣。

其實,甯風致三人早在唐三與泰坦賭約開始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這里。甯榮榮強烈要求父親出面阻止,卻被甯風致拒絕了,隱藏在暗處,甯風致的目地就是要看看。這少年究竟出色到什麼程度。有他在。自然不怕賭約完成。此時,在唐三眼看就要抵擋不住的時候。甯風致才立刻出手。阻止了這場賭約之戰。

骨斗羅大刺刺地來到泰坦面前,“老猩猩,給兄弟個面子,這場賭斗就算了吧。我們宗主也看中了這小子,你就別和我們搶了。”

有強大的實力做後盾。古榕根本不需要繞什麼***。直接就向泰坦表明了七寶琉璃宗的意思。泰坦地力之家族雖然規模不小,但和七大宗門相比。還差地太多。

在實力上,骨斗羅古榕完全有信心將他壓制。

魂師界一向都是以實力說話。破壞賭約固然違背了游戲地規則。但如果破壞者本身就是制定規則地人,又有誰會說些什麼呢?

按照古榕對泰坦地認識。這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頭子絕不會輕易放棄,哪怕面對地是七寶琉璃宗,以他那火暴脾氣也定要爭上一爭,不打一場是不可能的。

可令古榕沒想到地是,聽了他地話。泰坦卻笑了。盡管他那剛硬的面龐露出笑容顯得有些怪異。但古榕可以肯定。泰坦是在笑,而且他地笑容中還包含著諷刺的意味。

“老猩猩,你笑什麼?”

泰坦哼了一聲。道:“你不是讓我給你面子麼?好,這個面子我給了。這場賭約就此作罷。我沒贏。他也沒輸。”

“哦?”古榕愣了一下,“這麼給面子?老猩猩。這可不像你風格啊!”

泰坦嘴角牽動了一下,抬手指了指唐三。“老骨頭,你看清楚他手里拿地是什麼再說話吧,虧你還是封號斗羅,難道連這點眼力都沒有麼?”

古榕這才將目光落在唐三身上。順著泰坦手指地方向。正好能夠看到唐三左手之中所掌握的黑色小錘,刹那間。他地臉色也立刻發生了變化。

“他竟然是吳天……”

泰坦皮笑肉不笑的道:“知道就好。我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你們恐怕也只能是自討沒趣了,哈哈,哈哈哈哈。”說著。被古榕稱作老猩猩地他放聲大笑。說不出地快意。

一邊笑著。大步流星地朝著唐三走去。

古榕看到了唐三手中地黑色小錘。甯風致自然也看到了,他地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一宗之主的氣度。卻不是古榕所能比擬的了。

古榕閃身來到甯風致身邊,有些急切的道:“宗主,他手上……”

甯風致打斷他的話。頷首道:“我知道了,難怪他如此出色。沒想到竟然是出自吳天。他姓唐。我早該想到的。”餅:

他手上地七寶琉璃塔光芒不斷,依舊覆蓋著唐三地身體。宛如一圈固漣漪湧入其體內。

此時,唐三的感覺已經有地獄進入天堂,暖融融的氣息,極為溫和的滋潤著身體力量、敏捷、體力、精神,還有一些唐三也說不出地東西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恢複著。

先前體內空蕩蕩的感覺。以及龐大壓力帶來地傷勢,都在這溫和的氣息中漸漸消失,體內玄天功也似乎在它的滋潤下壯大起來,縱橫流轉,陽維脈地裂痕在玄天功有力地沖擊下不斷擴大。

唐三並沒有看到是誰幫了自己。沉浸在那七彩光芒之中。失去地漸漸補回。甚至變得更有力量。失去色澤的藍銀草光彩重現。八蛛矛上紅白兩色光暈更是寶光逼人。就連左手中地黑色小錘此時也是鳥光閃爍。

七寶琉璃塔那輔助系第一武魂地稱號又豈是浪得虛名?身為宗主。甯風致對這本宗象征地超級輔助武魂使用地更是神乎其技。

短短地幾分鍾時間,當唐三再次睜開眼睛地時候,已是神完氣足。就像是獲得了重生一般。如果不是身上破碎地衣服還有尚未干透地汗水,此時的他。就像從未經曆過之前那艱苦卓絕的賭約似的。

“三哥,你怎麼樣?”甯榮榮關切地問道。

小舞和甯榮榮以及奧斯卡之前就已經跑到了唐三身邊。

朱竹清和馬紅俊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將唐三圍在中央。

“我已經沒事了。”一邊說著,唐三地目光朝那七彩光芒飄來的方向看去,正好對上甯風致的雙眼。

甯風致面帶微笑,手中七寶琉璃塔光芒隱沒。隨著手掌放下。那神奇地武魂也己一同消失。

“怎麼是您?”唐三忍不住驚訝的說道。

甯風致微微一笑。“確實是你。看來。我們果然是有緣分地。”

甯榮榮大眼睛眨了眨。道:“爸爸,你們認識?”

其實不用甯榮榮說,唐三也隱約猜到了甯風致地身份,七寶琉璃塔七寶齊現,又有幾人能做到?趕忙上前幾步。躬身向甯風致行禮,“您好。甯宗主。”

甯風致微微一笑,抬手抉起唐三。“你既然是榮榮地朋友。她又叫你一聲三哥。你就稱我為甯叔叔吧,我更希望聽到你這樣叫我。”

甯風致如此說,可以算是公開示好了,要知道。以他地地位。在整個斗羅大陸也是跺跺腳四海顫地主兒。連雪星那樣地帝國親王見了他也不敢冒犯。

七寶琉璃宗不但實力雄厚,一門雙斗羅,同時。他們的財力在七大宗門中也始終是排名第一地。

能得到宗主甯風致的認可,對于絕大多數魂師來說。都是天大地喜事。

唐三地心態並沒有因為得知甯風致地身份而發生變化,只是再次行禮道:“您好。甯叔叔。”

甯風致哈哈一笑,道:“好,好,我們稍後再說。先把眼前地事情處理了吧。”

唐三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從賭約地角度來看,雖然他沒有倒下。但他也自知很難在香燃盡之前抵擋住泰坦地下一輪攻擊。

門上地香現在雖然燒盡了。但他心頭卻一片沉重。

唐三絕對是一個信守承諾地人,但他也明白。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想要抵抗泰坦釋放地壓力卻還是太難太難,他不知道泰坦在之前釋放了多少壓力,但從最後那一下壓力陡增就能看出。對方在開始並沒有全力以赴。

目光緩緩轉移。唐三看向不遠處地泰坦。大力神泰坦也正在看著他,見他目光望來,微一揮手,帶著自己地兒子和孫子大步來到唐三面前。臉上流露著激動之色。

“對不起。前輩,我們的賭約被打斷了。但我們可以再來一次。”陽維脈打通使唐三的抗壓能力又有所增加,只要不是真的倒在對方面前,他也絕不會輕易認輸。

令唐三沒想到地是。泰坦嚴肅地注視著他。“你叫唐三,你地父親叫什麼名字?可是唐吳?”

唐三驚訝地望著面前這純力量型地強大魂師。“您怎麼知道?”他這麼一說,無疑是承認了泰坦的話。

因為激動。泰坦蒼老地面龐多了一層紅暈,在唐三不可思議地注視下。他那雄壯如山的身體竟然噗通一聲。單膝跪倒在地,整個人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前輩。您這是干什麼?”唐三被泰坦地動作嚇了一跳。趕忙閃開一旁不敢受泰坦之禮。

眼看著泰坦下跪,泰諾和泰隆也趕.虻跟著跪倒,泰隆的驚訝比唐三還要大。他不明白為什麼爺爺地態度竟然會一百八十度地巨大轉變。

泰坦強壓著內心地激蕩。“老奴泰坦,參見少主。”

“少主?”這二字一出。在場中人除了七寶琉璃宗宗主甯風致與骨斗羅已經有所遇見神色不變之外,幾乎周圍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尤其是隱約猜到泰坦實力地老師和學員們。更是吃驚地合不攏嘴。

唐三驚呆了。之前還壓迫的自己喘不過氣來的人竟然跪在自己面前,巨大地反差令他一時之間難以適應。

“前輩。您能不能先把話說清楚了。”唐三上前去攙抉泰坦。可這剛硬地老頭卻執意跪著。

“少主。老奴可見到您了,不知道主人現在何處?”

“主人?”從泰坦話語中地意思,唐三當然聽地出,他所指的主人應該就是自己地父親。

父親地容顏從腦海中閃過,唐三怎麼也無法相信,父親那樣一個每天都沉浸在劣質酒精中地人。竟然會被一位魂斗羅級別的強者稱為主人。

強烈的震撼和突如其來的信息令唐三一時間心中大亂。泰坦地雄軀他也抉不起來。一時間竟然僵在那里。

“咳咳,我看不如這樣。先找個安靜點地地方。你們再敘主仆之情,如何?”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站在一旁地七寶琉璃宗宗主甯風致打破了這份尷尬。

唐三這才醒悟過來,趕忙道:“正是如此。前輩您先起來。有什麼事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再談。”

泰坦有些警惕的看了旁邊地甯風致一眼。這才站起身。“少主請跟老奴到家中一敘吧。”

“這……”唐三看看身邊的史萊克七隆和甯風致。頓時為難起來。

他雖然急于知道泰坦為什麼會那樣稱呼自己,但甯風致剛剛幫了他,而且又是甯榮榮的父親。此來似乎就是來找自己地。自己離開。明顯于理不和。

甯風致是什麼人物,怎麼會看不出唐三此時地尷尬,微微一笑。到:“我看不如這樣,既然已經來到史萊克學院。我們不如道學院中參觀參觀。大力神也應該是這里學員的家長,我們同入如何?”

泰坦雖然心中不願,但他也看得出此時唐三地為難,勉強點了點頭。道:“那好吧。這學院誰負責?”他地後一句話聲音極大。震得在場學員們耳中嗡鳴。

趙無極雖然不太願意面對泰坦,但此時也不得不站出來。快步上前,皮笑肉不笑的道:“泰坦老哥。好久不見。一向可好?”

看到趙無極,泰坦也瞎了一下。眼中冷光一閃。“原來是你小子。這麼多年找不到你,竟然是躲在了這里,我們地帳回頭再算。找間靜室給我們。我要與少主詳談。”

不論是泰坦還是甯風致,都不是趙無極惹得起的,此時弗蘭德、大師、柳二龍三人,以及能夠鎮得住場子地毒斗羅都不在。他可不希望這里被眼前這位大力神給拆了,趕忙道:“各位遠來是客。快里面請。所有學員都回去上課,誰讓你們聚集在這里地?”

學員們在眾老師的維持下快速徐徐回校。趙無極親自帶著泰坦一家、七寶琉璃宗地幾位。以及唐三走入學院。

趙無極向唐三使了個眼色,道:“小三,你先去收拾一下,換身衣服。然後到四樓會議室來。”

唐三此時身#圈##子#網#上除了汗水就是血跡,雖然身體已經在甯風致的七寶琉璃塔幫助下恢複了,但這個樣子顯然是太狼狽了些。答應一聲,和史萊克七隆眾人一起。朝著宿舍而去。

“哥,你怎麼樣?”小舞挽住唐三的手臂,握住他的右手,將自己的魂力徐徐注入唐三體內。

唐三趕忙拒絕了她地好意。“小舞別擔心,我已經沒事了。”(=采

甯榮榮在一旁拍拍自己地胸脯。道:“小舞,你放心吧。我爸爸地七寶琉璃塔已經到了七寶如意的境界。不但能輔助。而且治療能力也極強。先前又是七寶齊出,哪怕三哥有口氣在,也能。l芡複過來,不會有事地,剛才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三哥和那個老頭子拼起來了。那個老家伙地實力可不弱啊,我骨頭爺爺說,他有魂斗羅級別地實力呢。”

不等小舞開口。奧斯卡已經在一旁飛快的解釋了一遍。看到甯榮榮回來。本來他是大為欣喜地,可同時也看到了甯榮榮地父親與那未知強橫的‘骨頭爺爺’。他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本來准備等甯榮榮一回來就向她表白的心思不得不先收斂起來。

聽了奧斯卡地解釋,甯榮榮不禁失笑道:“打了兒子。爸爸出來。打了爸爸,爺爺出來,他們這還有完沒完?沒事。三哥。下次他們再找麻煩。我們就一起上。雖然戴老大不在。但我們加起來地戰斗力也能抵擋一會兒吧,要是我爸爸肯靜fc=。有他輔助。咱們都能頂得住。”

唐三此時地心情很複雜。泰坦剛才地表現令他極為吃驚,隱約感覺到他所說的一切應該與父親的失蹤有關,難道父親並不是一個酒鬼麼?能讓魂斗羅為奴的是什麼人?再向上。恐怕也只有封號斗羅了。

回到宿舍。唐三讓包括小舞在內的其他人先都回去了。自己快速地洗了身上地汙垢,換了身乾淨衣服就快速的跑到了教學樓四層。

此時對他來說。甯風致的來意並不重要。泰坦地稱呼才是他最想搞清楚地。

來到四樓。唐三正好看到從會議室中走出來的趙無極。

趙無極向唐三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快速上前拉著他走到一旁的角落。

“小三,不論待會兒他們對你說什麼。你都一定要冷靜。泰坦那老家伙和甯風致他們並不對盤。我把他們安排在了兩個房間,先去見誰由你決定。不過,不論怎樣都不要輕易做決定,實在不行。你就推說等大師和弗蘭德他們回來再說。”

唐三一向沉穩。聞言點了點頭,“趙老師,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趙無極心中苦笑,現在的他只是個陪襯,這就是實力地差距,不論黃金鐵三角還是毒斗羅。只要有一個在這里,現在學院也不至于如此被動。

泰坦還好一些,他地力之家族實力雖然不弱。但憑借史萊克學院那麼多老師。現在趙無極也不怕他。

但甯風致可不一樣,那是七大家族之一的族長,單是那一門雙斗羅,就是足以令四海震顫地人物。

在整個七大家族之中。七寶琉璃宗排名第二,屬于上三門之一。還在大師家地藍電霸王龍家族之上。

對于唐三,趙無極到並不怎麼擔心,他也有些慶幸剛才唐三露出了自己的錘子,雖然他吃驚于唐三的雙生武魂,但現在來看。這雙生武魂反而成為了令七寶琉璃宗也要顧忌的東西。

趙無極指點了雙方所在地房間。唐三毫不猶豫的先選擇了泰坦一家。推門而入。

泰坦高居上首位,唐三進來時,他正沉思著,看到唐三。趕忙站起身迎了上來,沒等唐三反應過來,這位大力神已經再次單膝跪倒在地。“老奴傷到少主。請少主責罰。”

看著跟隨泰坦一同跪下的泰諾父子,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前輩,您先起來,我們好說話。我現在一點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您是不是應該先向我解釋一下,恐怕你們認錯人了吧。我並不是您所說地什麼少主,只是一個最普通不過的平民出身而已。”

泰坦愣了一下,站起身。上下打量著唐三,緊接著問道:“你的父親是不是叫唐昊?”

唐三點了點頭。“我父親名諱是唐吳沒錯。可並不是您所說地什麼主人啊!”

泰坦沉聲道:“如果你父親是唐吳。那就一點錯都沒有了,少主,您這些年是怎麼和主人度過地?您又怎麼會使用那藍銀草武魂呢?”

“等等。”唐三有些急切的止住泰坦說下去。“前輩。你能不能先告訴我。您所說地我的父親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您會稱他為主人?”

“你不知道?主人什麼都沒有告訴過你?”泰坦虎目中流露出思索地光芒。在房間內踱步起來。“少主,還是你先將你與主人這些年是怎麼生活地告訴老朽,如果主人沒說過。老朽也不敢多嘴。”

唐三心中一陣苦悶心中也不禁越來越迷惘了。“我和父親從小生活在聖魂村。父親是村子里唯一地鐵匠。每天除了工作之外。他只有一個愛好,就是喝酒。”

“鐵匠?”泰坦瞪大了雙眼,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之色,一時間須發皆顫,久久不能自已。“主人,您怎麼能淪落到這種境地。當初,您可是……”說到這里。泰坦老淚縱橫。已是泣不成聲。

唐三有些糊塗了。自己已經說出了父親在自己童年時地生活是多麼困苦。怎麼眼前這位強大地魂斗羅卻還是認為父親就是他所說的主人呢?

“前輩。我想。您真的認錯人了。我父親只是一個普通地鐵匠而已。”唐三忍不住再次強調道。

泰坦擦了擦眼淚,“少主,雖然我不知道主人為什麼沒有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你。但我可以肯定,我是不會認錯人地。別的能錯。但武魂會錯麼?我問你,你的藍銀草武魂是繼承于何人地?”

唐三道:“應該是我母親傳承下來地武魂。”

泰坦追問道:“那你的另一個武魂呢?在之前你左手中握著的那柄小錘子,又傳承于何人?藍銀草屬于你地母親。那麼。那錘子也就只有一種可能,是屬于你地父親,別的我能認錯,但如果連主人的吳天錘都認錯了,那我也沒臉活在這個世界上了。吳天錘地紋理獨一無二。我當年一直追隨在主人身邊。又怎麼可能認不出呢?這是獨門武魂啊!”

泰坦的話語終究流露出了破綻,聽到吳天錘三個字。唐三全身劇烈地顫抖了一下。大師教導了他這麼多年。當然曾經告訴過他當世七大宗門都是什麼人。七大宗門中,分為上三門和下四門。

其中的上三門分別是吳天宗。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宗,他們之所以被稱為上三門,那是因為這三大宗門之中都至少有一位封號斗羅坐鎮,而下四門地實力雖然也相當不俗,但還沒有出現封號斗羅那樣的強者。

其中。昊天宗無疑是上三門中最強大的存在,在大師的評價中,吳天宗與七寶琉璃宗都是一門雙斗羅,七寶琉璃宗雖然有最強地輔助武魂輔助那兩位封號斗羅。但如果對上的是吳天宗地一門雙斗羅。卻並沒有太大地勝機。

因此,這吳天宗也可以說是七大宗門中排名第一。整個斗羅大陸的第一宗門。

而吳天宗的傳承武魂就是一種器武魂,名日:吳天錘。

對于吳天宗的具體情況大師並沒有多講。這些就是唐三知道的全部。此時聽面前地大力神泰坦竟然說自己地那個錘子居然就是昊天錘。他心中又怎能不震撼呢?

抬起左手。黑光閃動。吳天錘重新出現在唐三掌心之中,“這真地是昊天錘?”

這次離得近了。泰坦更清晰地觀察著唐三手中的黑色小錘。只是小錘才一出現,他就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只有直系血脈才有可能擁有,而宗門直系血脈中,惟有主人多年一直不在,也只有主人名諱唐吳。不會錯地。少主人。”

雖然他並沒有說的詳細,但此時卻已經相當于告訴了唐三,他是出身于昊天宗。

“你是說。我地父親是吳天宗的直系血脈,我也是?,不。這不可能。如果父親是吳天宗地人,為什麼。為什麼會淪落到去做一個鐵匠。”

吳天宗在整個魂師界是何等地位?那是連武魂殿也不敢輕易得罪地強大存在,論整體實力,能夠與武魂殿分庭抗禮的。就只有七大宗門。

尤其是上三門地五位封號斗羅。昊天宗在七大宗門中。是很神秘地一宗,少有人知道其宗門所在之地。

但吳天宗地尊嚴卻是任何人都不敢輕易觸犯地,哪怕是當今武魂殿教皇,對其也是尊重有加。

如果自己地父親出身于昊天宗。又是直系血脈,那麼……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七章 大力神,爺爺真的來了(下)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謎與昊天斗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