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謎與昊天斗羅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謎與昊天斗羅


想到這些,唐三突然想起了父親在臨走時給自己留下的那封信,右手從腰間二十四橋明月夜上抹過,將那封紙已泛黃的信取了出來。遞到面前的泰坦手中,“前輩,這是您認識的字跡麼?父親在我六歲那年,留下了這封信離開後就再沒有回來。”

信箋展現在唐三與泰坦面前,唐三平時經常拿它出來看,這是父親唯一留下的痕跡,每當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他就抑制不住心中對父親的思念。

“小三: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

不要去找我,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

你雖然還小,但有自理能力。

雛鷹只有自己展翼才能更早的高飛。

不用為我擔心,你的性格中,繼承了許多你媽媽的細膩。

爸爸是一個無用的人。

你漸漸的大了,爸爸需要去拿回一些本應該屬于我的東西。

總有一天,我們父子二人會再相見的。

我希望你變得強大,但又不希望你變得強大,自己的路,你自己選擇。

如果有一天你覺得魂師這個職業不好,那就回到聖魂村,像我一樣,做個鐵匠吧。

勿念。

唐昊。”

原本唐三一直將這封信當成一個回憶,當成對父親思念的寄托,可此時再看這封信。結合泰坦透露出地隱約身份,信中的內容似乎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個含義。

尤其是那句我希望你變得強大,但又不希望你變得強大,充分顯現了唐昊在留下這封信時那極其矛盾的心情。爸爸說要拿回本應該屬于他的東西。那究竟會是什麼呢?

看了這封信,泰坦一陣失神,忍不住自言自語地道:“主人啊主人,您怎麼能說自己是一個無用的人呢?在老奴心中,您永遠都是家族中的頂梁柱。”

低頭看向面前的唐三。泰坦小心翼翼的將手中信箋遞回,“少主,沒錯。這字跡就是主人地。”

“我爸爸出身于昊天宗?前輩,我請求您,告訴我這一切的真像。既然父親出身于昊天宗,那他為什麼又會和我生活在聖魂村呢?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請您告訴我。我一定要知道這其中的奧秘。”

泰坦看著唐三,眼中不禁再次流淌出淚水,他完全能夠想象,自幼沒有母親,六歲父親又離開。這些年來唐三過地是怎樣孤苦無依的生活。忍不住張開雙臂,將唐三攬入懷中,“少主,我可憐的少主啊,這些年,你受苦了。”

唐三此時的心情激蕩萬分,可卻又有些不知所措,突如其來的信息完全擾亂了他的思緒,昊天宗這三個字。帶給了他太多的沖擊。

“少主,當年主人的事我不能告訴您。那是只屬于主人一個人地秘密。連我也不完全清楚是怎麼回事。您只需要知道,主人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這個世界上最強橫的存在,沒有人能夠比的上他就已經足夠了。我的力之一族,原本就是屬于昊天宗四大附屬宗族之一,正是因為主人。我才選擇脫離了昊天。重新在天斗城自立。主人既然已經重現,那麼。力之一族毫無疑問,將歸于主人麾下。現在主人雖然不在,但還有少主您。從現在開始,力之一族就是您的附庸,本族一共擁有青壯年魂師二百一十七名,皆可為少主效死。”

唐三的眼睛有些模糊了,父親走了快八年的時間,音訊全無。

如果說他沒有一絲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此時唐三卻突然感覺到父親地無奈,如果他真的出身于昊天宗,還是泰坦所說的主人,卻在聖魂村淪落了六年,當了六年的鐵匠和醉鬼。

這是何等的無奈和悲傷?

聯想起自己轉世出生時父親那聲淒厲的慘叫聲,唐三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

雙手抓住泰坦堅實的雙臂,“前輩,我現在地心很亂,我需要靜下心來好好想想。”

泰坦趕忙道:“少主千萬別再用前輩二字相稱,老奴泰坦。”

唐三苦笑道:“您是泰隆地爺爺,我和他又是同學,年紀比他還要小。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就叫您一聲泰爺爺吧。”

“可是……”泰坦還有些猶豫。

唐三道:“就算是父親在這里,也一定會同意我對您這樣地稱呼。泰爺爺,我必須要去見甯宗主,咱們就此別過。關于我身世的事還請您代為保密。我需要冷靜的思考一下。”

泰坦沉凝道:“少主,您可一定要小心甯風致。當初主人就曾經說過,七寶琉璃宗新任宗主甯風致是個有大才的人,七寶琉璃宗在他手中,必定會發揚光大。您是屬于昊天宗的,不論如何也不能加入七寶琉璃宗。”

唐三微微頷首,“泰爺爺,您放心吧。就算沒有您今天說的話,我也沒打算過要加入任何宗門。我不會為了權勢而放棄自由。”

聽著唐三的話,泰坦不禁愣了一下,眼前一陣模糊,從唐三那平靜淡定的話語中,他仿佛又看到了當初的唐昊。

走出泰坦祖孫三人所在的房間,唐三接連深吸兩口氣,抹掉眼中的濕潤,這才平複下心態,走進了另一間會議室。

甯風致坐在會議室的上首位,正悠然自在的喝著茶,在他身邊,骨斗羅古榕則坐在哪里閉目養神,直到唐三走進會議室,他的雙眼才睜開,毫不掩飾的鋒芒從唐三身上掃過,似乎要將唐三的身體透視一變似的。

甯榮榮乖巧的站在甯風致背後,向唐三吐了吐舌頭。

“您好,甯叔叔。讓您久等了。”唐三微微向甯風致行禮。

甯風致微微一笑,道:“沒什麼。坐吧。小三,我可以這樣稱呼你麼?”

唐三點了點頭,道:“您是榮榮的父親,當然可以。”

甯風致失笑道:“看來,我倒是沾了榮榮的光呢。我聽榮榮說了你的事,再加上上次曾經見過你。以你現在的年紀所擁有的東西,我敢說,就算是你父親當年也未曾達到。坦白說,我這次來是准備不惜一切代價拉你入宗的。可惜,現在看來卻事與願違。沒想到你竟是故人之子。”

“甯叔叔認識我父親?”唐三好不容易壓抑下去的心跳再次變得激蕩起來。

甯風致點了點頭,“自然是認識的。大陸最年輕的封號斗羅,恐怕在魂師界不知道的也沒有多少。”

盡管唐三已經猜到了父親的實力,可當封號斗羅四個字從甯風致口中說出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到強烈的震撼迎面撲來。

流連于劣質麥酒之間,只靠打鐵為生的父親,竟然會是他們口中的封號斗羅麼?

當甯風致提起唐昊的時候,連坐在一旁的骨斗羅臉上也不禁流露出欽佩之色。

這一切都沒有瞞過唐三的眼睛,也是進一步證實了甯風致所言非虛。

甯風致繼續道:“令尊失蹤多年,不知現在何處?我們兄弟也已多年未見,如有機會,我定會親去拜訪。”

唐三苦澀的道:“我也不知道父親身在何處,八年前,他就已經消失了。八年的時間過去,卻音信全無。如果真如前輩所說,我父親是昊天宗的人,那麼,或許他現在應該在昊天宗吧。”

甯風致和骨斗羅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流露出一絲驚異。甯風致的神色很快恢複了正常,向唐三道:“小三,我這次來本想招你入宗,給你最好的待遇。但你既然是故人之子,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但叔叔對你所制作的暗器很有興趣,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將這暗器的制作方法賣給我們,價格你可以任意開。叔叔絕不還價。”

甯風致雖然看上去俊秀儒雅,但話語間卻給人一種恢宏大氣的感覺,那明顯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的。

唐三毫不猶豫的搖頭,道:“這不可能。暗器制作的方法我是不會賣的。但我答應過榮榮,可以將暗器賣給貴宗。鍛造的程序可以交給你們,但最後的制作合成,卻必須要由我親自來完成。一個是因為這些暗器的制作方法研究不易,我還不想賣,另一個也是因為,想要教出能夠制作這些暗器的工匠,至少需要數年時間。我還需要有大量的時間來修煉,沒工夫去做這些事。”

甯風致沒想到唐三會拒絕的如此堅決,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他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暗器總有損壞和消耗的時候。

如果真的能起到很大的作用,那以後七寶琉璃宗在這方面豈不是要一直依靠這個孩子了麼?

眼看甯風致流露出思索的目光,唐三卻並沒有多做猶豫,淡淡的道:“不知道甯叔叔想要那些暗器。”

甯風致回過神來,從唐三的語氣中他就看得出,關于暗器制作方法這件事顯然是沒的商量,唐三雖然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但他流露出的沉穩冷靜以及之前展現出的堅毅,絕不是那麼容易動搖的。

當下,甯風致退而求其次,向唐三道:“榮榮身上的暗器我們都看過了。就按照她身上的裝備那樣,我要五百套。每一套我出一萬金魂幣的價格,你看如何?”

唐三道:“價格沒問題,但有一點我要事先聲明。在這全套暗器中,不包括榮榮右手上的飛天神爪。我可以把它換成另一件無聲袖箭。其他的都不變。因為飛天神爪並不是暗器,攻擊性雖有,但更重要的卻是輔助。而且飛天神爪的材質很難制作,普通工匠難以完成。”

“哦?”甯風致並沒有看到甯榮榮施展飛天神爪,此時聽唐三說才知道,女兒手上竟然還有一樣東西。不過他對之前甯榮榮身上所施展的暗器已經極為滿意,當下微笑點頭,道:“好,就按你說的。另外,我再額外支付給你一百萬金魂幣。作為你送給榮榮那株綺羅郁金香的報答。同時我也想問問你,那綺羅郁金香你還有沒有?如果還有地話。不論什麼代價,我都願意換取。”

哪怕是以甯風致的地位,九寶琉璃塔的誘惑也實在是太大了,那是令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唯一機會。

可惜。唐三卻搖了搖頭,“綺羅郁金香作為仙品藥草,當世恐怕只有那一株。所有地仙品都不會重複存在于一個地方。或許大陸其他所在還有吧,可就不是我能找到的了。榮榮的那株,是我送給她的。怎麼能要叔叔的回報呢?五百金魂幣足以。不過,有一點我要說清楚,我只負責最後地組裝。這中間各種零件的制作過程,就要請甯叔叔自己想辦法了。聽榮榮說,貴宗擁有專門的鐵匠鋪,這應該並不難。同時,由貴宗自己地鐵匠鋪來打造零件,將來補給暗器中的各種配件也容易的多。尤其是弩箭與鋼針之類。”

一邊說著,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摸出一疊圖紙,仔細看了看後遞給了甯風致。“無聲袖箭、跺腳弩與靴間飛刃可以制作雙份零件。”

眼看著甯風致接過圖紙,一旁的骨斗羅忍不住道:“小子,你很會做生意啊!連零件制作都不管,你這五百萬金魂幣也賺的太容易了吧。”

“骨叔。”甯風致向古榕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多言。

唐三此時對金錢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他更希望能夠盡快弄清自己的身份,淡然一笑,道:“如果甯叔叔覺得這個價格不合理,您可以降低。之前的價格也是您提出來地,我沒意見。”

甯風致微微一笑,道:“降低就不用了。就按照之前所說吧。雖然我並不是什麼金口玉言,但七寶琉璃宗的信用還是有的。”

唐三點了點頭,道:“那就這樣吧,甯叔叔,剛才多謝您的幫助。如果沒什麼事。我想回去休息了。關于暗器的事。請你們每打造好一百套暗器的零件,就送到這里來。我組裝完畢後,再交給你們。各種暗器上的消耗品就需要你們自行打造。”

甯風致並沒有多留唐三,親自起身將他送出了會議室。同時將一張金燦燦的卡片塞到了他手中,甯風致沒有說里面有多少錢,只是告訴唐三,這算是定金。余款等到暗器組裝結束後再付。

看著唐三走了出去,古榕忍不住眉頭大皺,“風致,你怎麼就這麼答應了?雖然我們七寶琉璃宗有錢,但也不是這個花法吧。”

甯風致點了點手上的圖紙,微笑道:“骨叔不必著急,唐三給地這圖紙極為詳細,不但標注了需要使用什麼材料,還將每一個零件的鑄造方法都詳細標明。而且並沒有打亂順序,所有零件都是按照暗器本身進行歸類的。我們七寶琉璃宗也不乏能工巧匠,難道就不能組裝麼?在我看來,五百萬金魂幣買這整套暗器的制作圖紙並不貴。退一步說,就算沒有這些暗器圖紙,您認為這五百萬金幣能夠換那一株綺羅郁金香仙品藥草麼?”

聽了甯風致的話,骨叔的臉色才算緩和下來,喃喃的道:“如果是這麼算,那似乎怎麼都不虧。”

一旁地甯榮榮有些聽不下去了,“爸,骨頭爺爺,你們怎麼好像在算計我三哥?”

甯風致瞪了甯榮榮一眼,“傻丫頭,這不叫算計,爸爸身為七寶琉璃宗宗主,所做地一切都必須要為宗門考慮。好了,你也先回去吧。繼續在學院中好好修煉。”

甯榮榮不滿的瞪了爸爸一眼,求助地看向骨斗羅,但這次骨斗羅卻沒有幫她,只是向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先走。

甯榮榮也離開了會議室,此時,這里就只剩下甯風致和古榕二人,憑借古榕的實力,周圍如果有人想要偷聽是不可能的。

“風致,你對那小子怎麼看?他真的是唐昊的兒子?”古榕沉聲問道。

甯風致點了點頭,道:“應該不會錯。昊天宗的昊天錘不可能被模仿,據我所知,最近這些年以來,昊天宗並沒有什麼直系弟子離開宗門,整體十分低調。只有當初唐昊失蹤。更何況這孩子也承認了他父親的名字叫唐昊。看他的年齡,也相差不多。真沒想到,唐昊就是離開了昊天宗,也培養出了這麼一個出色的兒子。”

古榕苦笑道:“怎麼可能不出色,畢竟,這個孩子是唐昊和那個女人所生。這小子不只是實力可怕,他的頭腦也很不一般。看他的樣子,本身應該是不知道唐昊身份的,在這種情況下,今天得到了消息卻依舊能夠勉強保持冷靜,這可不像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所能做到的。假以時日,恐怕他又會是另一個唐昊。宗主,是不是……”

說到這里,古榕臉上流露出一絲狠厲的神色,右手在身前立掌如刀輕輕的比劃了一下。

“不。”甯風致斷然拒絕了古榕的提議,“骨叔,這樣的話以後不要再說了。雖然昊天宗一直凌駕于我們七寶琉璃宗之上,但我們上三門一向同氣連枝,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不能傷害這個孩子。雖然我也猜不出未來這個孩子能夠發展到哪一步,但從他的雙生武魂來看,或許,多年以後,他也會是一個教皇式的人物。對這個孩子,我們雖然無法將其拉入宗門,但也要盡一切可能與他交好。”

古榕有些不解的道:“為什麼?難道就眼看著這麼個威脅成長起來麼?如果幾十年後他也成長為一名封號斗羅,昊天宗就將變成一門三斗羅。這樣一來,我們恐怕就要一直被他們壓在身下了。”

甯風致歎息一聲,“您說的固然不錯,但我想的卻更要多一些,骨叔,您久不離開宗門,對外界的事也從不關心。但是,您有沒有感覺到,近二十年來,整個大陸魂師界有些過于平靜了。”

古榕神色微微一變,“宗主,您是什麼意思?”

甯風致道:“我現在還記得,在我年輕的時候,大陸魂師界風起云湧,看得見、看不見的爭斗隨處發生。可最近二十年以來,這樣的爭斗卻幾乎消失了。整個大陸,兩大帝國魂師界都靜得可怕。但我卻隱約感覺到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或許,用不了幾年,魂師界的局面就會出現變化。”

古榕有些不以為然的道:“風致,你是不是有點杞人憂天了。大陸平靜在我看來是一個必然的趨勢。魂師界主要控制在武魂殿和我們七大宗門手中,彼此之間又是井水不犯河水,大部分魂師都依附于這兩方勢力之中,就算有不屬于兩者的,也是被兩大帝國或者是王國、公國所掌控。整體局面自然會變得穩定。這其中還會有什麼變數麼?”

甯風致苦笑一聲,“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然最好。但恐怕不是這麼簡單。我已經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但現在還不能確定,一切還是小心一點為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大陸局面發生什麼變化,我們七大宗門必須要團結在一起,下四門我不敢說,但我們上三門卻一向同氣連枝,只要我們上三門關系穩固,就不怕任何一方出現勢力變化。”

“我很看好唐三這個孩子,我也相信,以他的能力和天賦,用不了多久就會在魂師界嶄露頭角。看得出,這孩子是一個不喜歡受到約束的人,但也將名利看的很淡。否則,他也不會把那麼珍貴的藥草贈送給伙伴了。對于這樣一個未來可能成為強者的孩子,我們只需要與他搞好關系,將來他就只會成為我們的助力。我甚至在想,如果可以,通過聯姻的方式把他的心栓在我們七寶琉璃宗門之上,是個很好的選擇。”

“聯姻?可榮榮不是說他已經有了紅顏知己麼?”古榕疑惑的道。

甯風致淡然一笑,道:“他不論多麼出色,現在都還只不過是個孩子,既然是孩子,心志就遠未定性。誰知道將來會有什麼變化呢?難道,我的女兒還配不上他麼?這些還是後話,具體還要看這孩子今後幾年如何發展,如果他一直能夠保持如此高速的前進腳步,我自然會有對策。骨叔,今日這件事回去後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尤其是唐三有可能出身于昊天宗的事。我可不希望昊天宗的人找上他。雖然唐昊離開了昊天宗,但哪里畢竟是他的根,哪怕是現在,也決沒有人會說,他不是昊天雙斗羅之一。如果唐三真的回歸了昊天宗,反而不好。”

“我知道了。”古榕點了點頭。他看得出,甯風致心里還有些話沒說出來,但這些對于他來說並不重要。只要甯風致這個七寶琉璃宗的掌舵人能夠看清一切就足夠了。

唐三回到宿舍時,發現奧斯卡、朱竹清、馬紅俊和小舞竟然都在這里等待自己。而當他剛剛進門,後面甯榮榮也已經追了進來。

“你們是不是有話要問我?”唐三地目光掃向眾人,臉上流露出一絲苦澀。

奧斯卡第一個搖了搖頭。“我沒什麼要問的。你自己的事自己處理好就行。我只知道,你是史萊克七怪中的老

馬紅俊撓了撓頭,“我現在都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想問也沒辦法。”

另一邊地朱竹清道:“你也從來沒有問過我們的來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那是屬于自己的私人世界。”

小舞接口道:“我們關心的只是你這個人,和其他地都沒關系。你平安回來,我們就都放心了。”

甯榮榮氣結道:“小舞。難道我爸爸還會傷害小三不成麼?恩,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小三發財了。他賣了我爸爸五百套暗器,總價值高達五百萬金魂幣。”

“什麼?”奧斯卡蹭的一下就從床上跳了下來,一臉激動的看著甯榮榮,“榮榮,這天斗城有什麼地方是最貴地?”

甯榮榮一愣,“你要干什麼?”

奧斯卡指了指唐三。道:“當然是打土豪、分田地了。”

甯榮榮噗哧一笑,“就算要打土豪,也等過幾天吧。你沒看到三哥累了麼?你面對魂斗羅的威壓堅持那麼長時間試試。”

奧斯卡不懷好意的看向唐三,“反正他和我一間宿舍,也跑不了。好了,既然小三累了,你們就都回去吧。讓小三休息休息。”

眾人紛紛點頭,小舞看著唐三的目光尤為關切,但此時的唐三心中情緒卻極為紛亂。並沒有回應她的目光。

連奧斯卡自己也和其他人一起離開了宿舍,房間中只剩下唐三一個人。

坐在床上,感受著窗外陽光照射在身上所帶來的溫暖,唐三的心卻糾結著。

爸爸,你究竟在什麼地方?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地話都是那麼模棱兩可,如果父親出身于昊天宗。甚至還是昊天宗雙斗羅之一。可為什麼他會淪落成為一名酒鬼,從小到大。也並沒有教導過自己任何關于武魂的知識。唯一留給自己的,就只有那簡單的鑄造技藝與亂披風錘法。

父親失蹤了八年,他又去做了什麼?為什麼直到現在都不來找自己?泰坦和他的力之一族為了父親退出了昊天宗。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當初父親離開昊天宗,應該是與宗門發生了一些矛盾才離去的。這矛盾也是其中最重要的關鍵。矛盾從何而來?自己的母親又是怎麼死的?或許,這所有地關鍵,就都落在了自己母親的身上。

一個人在房間中靜下心來,唐三漸漸將今天所得知的一切在自己心中理順,也漸漸有了幾分頭緒。但盡管如此,這一切卻實在撲朔迷離,他依舊弄不清事情的關鍵究竟是什麼。

就在唐三在房間中冥思苦想的時候。奧斯卡也在進行著他人生中最關鍵的一件事。

出了宿舍,小舞心懷擔憂的回自己房間去了,朱竹清習慣地去修煉,胖子在奧斯卡地暗示下也走了。此時,就只剩下奧斯卡還陪在甯榮榮身邊。

“榮榮,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回來了。現在你准備干什麼去?”奧斯卡微笑著說道。

甯榮榮有些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想去修煉,可又靜不下心來。爸爸卻把我趕了出來,不知道他和骨頭爺爺在說什麼。或許,他們還要和趙老師談談吧。我快點回來不好麼?”

奧斯卡毫不猶豫地道:“好,當然好。你不知道,在你走的時候,我唯恐你父親不讓你再回來了呢。那可就……”

“什麼?”甯榮榮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看向奧斯卡。

奧斯卡在甯榮榮回來之前本來已經鼓足了勇氣,可此時面對甯榮榮,看著他那粉嫩的小臉,卻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沒勇氣開

“你到是說啊!一個大男人,別婆婆媽媽的。”甯榮榮有些不耐的踢了奧斯卡小腿一腳。

奧斯卡終于鼓起了勇氣,“榮榮,你能不能給我一個答案?”

“給你一個答案?”甯榮榮的心漏跳了一拍,已經意識到了些什麼。女孩子本就是敏銳的,又比男孩子要早熟,看著奧斯卡那雙滿是異樣的桃花眼,她的心跳頓時加快起來。

“是的,給我一個答案。如果是否定的,那我也就死心了。我們天天在一起的時候,還不覺得什麼,可是這次你一走,雖然只有短短一天多的時間,可我卻如坐針氈一般。腦子里滿是你的影子。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離開我身邊,我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如果你對我沒感覺,那就請你現在立刻拒絕了我。我絕了這個念頭或許會痛苦一段時間,但總要比痛苦一輩子好。”

聽著奧斯卡的話,甯榮榮不禁瞪大了眼睛,她發現,今天的奧斯卡不但穿上了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而且將自己臉上的胡子刮的干乾淨淨。那雙桃花眼中雖然流露的是鄭重的光芒,但卻給人一種目眩神迷的感覺。他那英俊的面龐,更是不可遏止的沖擊著自己的心。

“你……,你怎麼說這個。我們現在還小。”甯榮榮有些驚慌的低下自己的頭,不敢和奧斯卡的目光對視。心頭猶如小鹿碰撞,一時間不該如何是好。

奧斯卡抬起手,抓住甯榮榮纖細的肩膀,“榮榮,你看著我。我只要你一個答案。不論這個答案是什麼,現在我還都能夠接受。如果真的等到我們長大了,那時候,恐怕我就真的受不了了。”

他給甯榮榮的選擇看上去很簡單,要麼答應我,要麼拒絕我。

“可是……”甯榮榮的心已經亂了,甚至比之前的唐三更亂,感受著奧斯卡身上的氣息,她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可要說答應,她也同樣做不到。她知道,父親雖然寵愛自己,還有兩位爺爺護著自己,可一旦涉及到門規,父親卻是絕不會容情的。

“你心里也有我,對不對?”奧斯卡看著甯榮榮那欲拒還迎的樣子,忍不住沖口說道。

“我……”甯榮榮想拒絕奧斯卡,在理智上,她知道自己和他幾乎是不可能的,可當她看到奧斯卡桃花眼中的灼灼目光時,靈魂卻像被燙慰了一般,那一聲拒絕無論如何也無法說出。

“榮榮,你心中有我,對不對?不說話就是默許了。如果沒有的話,你就會直接拒絕我了。好了,我不逼你,我不逼你,我們現在都還小。你只要讓我知道,我還有機會。就已經足夠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雖然我沒有任何背景,但我一定會憑借自己的努力得到你父親的認可,讓他將你嫁給我。”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七十八章 唐三左手 昊天錘(全)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八十章 雙生武魂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