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八十八章 吞噬,八蛛矛  
   
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八十八章 吞噬,八蛛矛


唐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正用焦急目光注視著自己的小舞。他的眼神愣了一下,眼中的血光這才逐漸退去。大腦也逐漸恢複了清醒。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剛才自己做了些什麼,用八蛛矛插入人面魔蛛身體,完全是在他大腦一片空白的情況下下意識所為。此時,眼看著小舞還活著,唐三的心也隨之活了過來。這才注意到自己此時的情況。

身下的人面魔蛛依舊在不斷的顫抖著,一股股強悍的能量正順著八蛛矛傳入體內。令唐三有些驚訝的是,這些充滿暴戾之氣的能量在自己身體循環一周後,會重新傳入自己的八蛛矛,然後在自己的脊椎上凝聚,而自己的脊椎骨和背後八蛛矛依附的那八根肋骨卻變得火熱無比,就像是深淵一般吸收著這些能量。

這是唐三真正意義上第一次使用出了八蛛矛的吞噬技能,而吞噬的對象又是一只人面魔蛛。

本來,八蛛矛的吞噬技能只能暫時將頓時的能量傳入己身,在短時間內使用後就會自行流逝。可此時唐三吞噬的對象和他那八蛛矛的來源一樣,也是一只人面魔蛛。八蛛矛就產生了自行的反應,或者說是本身的異變。

從人面魔蛛體內吸來的能量,被唐三的外附魂骨自行吸收轉化,化為了自己的能量。這也是因緣巧合,如果不是唐三的魂力已經達到四十級,正好符合了外附魂骨進化的條件,此時他從人面魔蛛體內吸收的能量也不會直接轉入外附魂骨之內。

外附魂骨實在太少見了,所以,就算是大師,對它的研究也有限。其實,外附魂骨的進化並不是因為魂環的不同而停止。只要是魂師吸收了新的魂環,它就會伴隨著進化。進化地條件就像獲得魂環的條件一樣。就是魂師的實力提升到下一個層次。

在唐三已滿四十級的前提下,八蛛矛又吸收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能量,還怎會客氣。此時,唐三那原本三米長的八蛛矛已經逐漸延伸到四米長度,上面也開始各自長出一排整齊的倒刺。和他身下地六千年人面魔蛛一模一樣。不同的是,唐三的八蛛矛此時完全呈現為吞噬中的慘白色。在這慘白色之下,紅白兩色光暈使他的八蛛矛上多了一層炫麗的花紋。

隨著神志的清醒。唐三很快對自己地身體做出了正確的判斷,按照自己的身體情況,他已經推斷出了緣由,索性就這樣吸收下去。同樣是人面魔蛛,它的能量對于八蛛矛的好處顯而易見。雖然現在還不知道會表現在什麼方面,但唐三還是主動催動體內魂力進行加速吸收。人面魔蛛對自己同類的劇毒雖然能夠免疫,但唐三的八蛛矛可不只是擁有人面魔蛛的毒素。還有那兩種仙品毒草的冰火劇毒。

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產生地冰火兩極之力在它體內肆虐,在加上之前龍炎對它身體的破壞。此時這只人面魔蛛根本沒有半分反抗之力,只能任由唐三吸收。它的生命力正在飛快的流逝,支撐著身體的八條蛛腿逐漸變軟,整個身體開始匍匐在地面上。外殼漸漸呈現出灰白色。

小舞小心翼翼的將相思斷腸紅揣入自己懷中,她自己也是長出口氣,心中一陣後怕,如果不是相思斷腸紅,恐怕自己就要與唐三永別了吧。

柳二龍站在小舞身邊。摸了摸她的頭,雖然嘴上並沒有說什麼,但她眼中的凶厲之氣盡去,反而流露出幾分慈祥地光芒。

小舞抬起頭,看向柳二龍,她突然從這位暴力的殺戮之角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母性光輝。這種感覺令她份外舒適,再加上受傷後地疲倦,忍不住將頭靠在了柳二龍豐滿的大腿上。

“乖孩子。有我在,以後不會再讓人或者任何東西欺負你。”柳二龍柔聲說道。

眾人看著柳二龍的目光都不禁流露出驚訝之色,這還是剛才那個充滿殺氣。似乎要屠盡一切的殺戮之角麼?

“二龍老師,……”小舞眼中流露出感激的光芒,甚至還帶著幾分濡沐的光彩。此時此刻,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母親不也是經常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麼?可是,她已經去了。

“小舞,你願意做我地嫡傳弟子麼?”柳二龍輕聲問道。

小舞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我願意。老師。”她何等聰明。一邊說著。就要跪下給柳二龍行拜師之禮。

柳二龍將小舞從地上抱了起來,讓她靠在自己懷中。“我不需要那些俗套的禮數。小舞,老師一生未嫁,現在也沒有什麼親人。我不希望你叫我老師,如果你不嫌棄我地話,我希望能聽你叫我一聲媽媽。”

聽到柳二龍這麼說,一旁的弗蘭德不禁一陣心酸的別過頭去,大師的目光卻已經癡了,看著她,一時間百感交集,嘴唇嗡動著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小舞同樣震撼了,看著柳二龍那充滿希冀的雙眼,她那本就已經發紅的美眸中漸漸浮現出一層濃濃的水霧,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緊緊的保住柳二龍,“媽媽,媽媽……”

媽媽,這兩個字在小舞心中是那麼的重要,母親離開她,已經快八年的時間了,她是多麼想叫出這兩個字啊!此時不只是柳二龍從她身上找到了做母親的感覺,同時,小舞也從柳二龍身上找到了母愛的慰藉。一時間心情激蕩,頓時真情流露。

柳二龍輕輕的撫摸著小舞那長長的蠍子辮,妖豔的面龐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可淚水,卻也不受控制的順著面龐滑落。

她愛大師,可大師卻不敢接受這份禁忌之愛,這麼多年了,柳二龍的心始終是空的,此時此刻,她的心卻像是找到了寄托,寄托在自己剛剛認下的這個女兒身上。這一刻,似乎大師在她心中的影子都受到了一絲動搖。柳二龍一邊感受著小舞身上釋放的真切情感,一邊在心中暗暗發誓,就算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她,自己也是願意的。

“二龍,恭喜你。”弗蘭德勉強壓制住內心的激蕩,滿面笑容的向柳二龍說道。

柳二龍看著弗蘭德,眼中流露著癡癡的光芒,“弗老大,我有女兒了。你知道麼?我有女兒了。”

“是的,我知道。從今以後,你再不孤單,你有女兒了。”聽著柳二龍的話,弗蘭德眼中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他又何嘗不愛柳二龍?為了柳二龍,他可以終身不娶,為了柳二龍和大師能夠幸福,他可以將那份愛深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底。可是,他卻始終沒有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過上幸福的生活。這能夠怪大師麼?不,不能,怪也只能怪命運弄人。

此時此刻,他能夠深切的感覺到柳二龍此時的心情,又怎麼會不替她高興呢?

眾人紛紛上前恭喜,只有大師站在那里,一步也無法移動,看著柳二龍,他的心好痛好痛,他知道,他欠她的實在太多太多。可他與她之間,就像是糾結成了一個死結,不論怎樣也無法解開。他為柳二龍得到女兒而高興,可同時,他又怎麼會不為自己和柳二龍的際遇而悲傷呢?他多想將柳二龍抱在懷中,向她傾訴自己的愛戀?可是,他做不到。血緣的那層陰影,那道陰霾,始終橫梗在他與她之間。

唐三終于完成了吞噬的過程。淡淡的光暈開始從那六千年的人面魔蛛身上釋放出來,只要他願意,現在已經可以去吸收這個魂環了。

可此時的唐三卻一點吸收魂環的心情也沒有,八蛛矛收回體內,他幾乎是三步並作兩步的沖到了小舞和柳二龍面前。

“小舞,小舞……”唐三眼中沒有淚水,但他的聲音聽上去卻已經有些扭曲了,是怎樣的情感才會讓他的聲音變成這樣?

小舞從柳二龍懷中抬起頭,看著近在咫尺的唐三,眼淚更是止不住的流淌。

柳二龍輕歎一聲,松開了自己的懷抱,將小舞送到了唐三面前。

盡管周圍有那麼多人在,甚至還有外面幾只虎視眈眈的魂獸,可唐三卻什麼也顧不得了,猛的張開雙臂,將小舞的嬌軀深深的埋入自己的懷抱之中。他沒有說什麼抱歉之類的話,但他的牙齒卻已經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怎能不後悔自己將幽香綺羅仙品交給小舞呢?如果不是那樣,小舞又怎會遭受偷襲。為了自己,這已經不是小舞第一次受創了。唐三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沒能保護好小舞。

柳二龍抬起頭,望著天空,幽幽的說道:“永遠不要讓我知道你對不起她。否則,不論你是誰的弟子,不論你有多麼深厚的背景,那天的大地之王,就是你的榜樣。”

雖然她並沒有指名道姓,但所有人都知道她這句話是向唐三說出來的。

輕輕的拍拍小舞的背,唐三松開了自己的懷抱,他的雙眼之中,光芒突然變得執著起來。從如意百寶囊中取出一卷碧綠的葉子,塞入小舞口中。同時接過小舞手中的幽香綺羅仙品,收回到如意百寶囊中。

那是龍芝葉,有療傷固本之功效,也是當初從冰火兩儀眼周圍得來的。

小舞吃下龍芝葉,伴隨著一股清涼感傳遍全身,胸前的煩悶頓時好了許多。

唐三望著一旁的山峰,“此山之中,是獨孤前輩潛修之地,在這里,有一處得天獨厚的冰火兩儀眼。人畜接近,必被其中極端的寒熱二氣影響,短時間內就會暴斃而亡。但也正是這里,孕育了眾多天材地寶。我現在所擁有的藥草,都是從此處而來。冰火兩儀眼對別人有害,但因為我曾經服用過兩種藥草,對我反而有益。在那里吸收魂環,必定有事半功倍之效。麻煩大家在這里等我。我會盡快完成魂環的吸收。你們也千萬不要靠近冰火兩儀眼,以免被其氣息所傷。”

做出簡單的解釋,唐三沒有停留,帶著心中那份執著,他幾個起落就來到了那只地穴魔蛛身邊。藍銀草席卷而出,把那被禁制著的陰險魔獸卷起,背後八蛛矛釋放出來,帶著他的身體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冰火兩儀眼而去。

唐三的解釋,是在寬慰眾人。而他的執著則是因為實力。剛才發生的一切。又一次用事實提醒了他實力地不足。他現在只想讓自己變得更強更強,好有實力去保護自己的伙伴,還有心愛的人。

眼看著唐三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地穴魔蛛,小舞剛想要說什麼,卻被柳二龍阻止了。柳二龍淡淡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這樣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憑借著那份執著。他一定會成功地。作為一個女人,不論自己的男人決定是對是錯,永遠都應該無條件的支持。他對了,你應該為他高興。哪怕是他錯了,因錯而去。大不了,就是隨他而去。”

柳二龍的話說的很平淡,但語氣中卻充滿了悲傷。其中包含的那份無奈聞者心酸。

小舞喃喃的道:“大不了,就是隨他而去。媽媽,你說地對。我是應該支持他做任何事。”柳二龍的話,仿佛為她敞開了一扇大門,想通了,小舞頓覺一陣釋然之感。

可是,另一邊的大師卻完全是另一種感受,站在柳二龍背後,呆呆的看著她。此時的大師,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整個人都像是木然了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良久不語。

弗蘭德陰沉著臉,看向大師,“小剛,你跟我來,我有話對你說。”

說著,弗蘭德朝一邊走去。大師面無表情的跟在他身後。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目送著大師隨弗蘭德走到遠處,柳二龍心中暗歎一聲。小剛啊小剛,我這一生,都不可能再愛上第二個男人了。如果你真的不肯接納我,那我也只有這樣終老下去。幸好,我現在有了女兒。我現在有些明白你收唐三為徒地心情了,至少,孩子能夠成為我們心中的一份寄托吧。

想到這里,柳二龍心中也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內心的抑郁減輕了幾分。整個人也輕松的多了。隨著臉上神情的放松,她看上去似乎變得更美了。輕輕的摟著身邊小舞的肩膀。遙望天際。

唐三翻山而過,很快就來到了那熟悉地地方。

重返冰火兩儀眼,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禁大為震撼。原本被他幾乎像劫掠一般的寶地,此時郁郁蔥蔥地已經重新恢複了綠色。雖然不像以前那樣姹紫嫣紅。但那生機勃勃的感覺卻令人份外舒適。

冰火兩儀眼不愧是寶地,唐三留下的那些種子都已經生根發芽,憑借著十倍的生長率,在這短短的半年時間內,已經重新將這里孕育的一片生機。雖然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有仙品藥草出現,但至少這里依舊是寶地。百年或者是幾百年後,必將重現曾經的風采。

唐三將地穴魔蛛扔到一旁,背後八蛛矛毫不客氣的直接刺入了地穴魔蛛地要害。這被禁制住地陰險魔獸就在八蛛矛的吞噬之中不斷地流逝著生命力。

唐三在地穴魔蛛身上的做法幾乎和剛才殺死人面魔蛛時一樣,但他卻發現,吞噬而來的能量雖然讓自己會感覺到短暫的強大,但那份能量很快就會流逝而去,並不像之前那樣會被外附魂骨八蛛矛自身吸收。他明白,這應該是此次進化八蛛矛已經吸收了足夠能量的緣故。這吞噬的能力,畢竟不能將外力完全轉化為己身。至于原因,很簡單,一個是因為唐三的玄天功沒有截留這些能量的方法,另外,這些外來的能量屬性不同,貿然去吸收,不但沒有好處,反而有害。

眼看著地穴魔蛛即將命喪于八蛛矛之下,它那生長在頭部的小眼睛充滿了陰狠的光芒。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怪異的微笑,眼中紫金色光芒驟然變得強盛起來,宛如兩道利劍一般,深深的刺入了地穴魔蛛的眼睛之中。

地穴魔蛛碩大的身體頓時劇震起來,唐三也借此機會,八蛛矛劇毒與吞噬全力發動。

劇烈的掙紮逐漸消失,地穴魔蛛的生命也隨之走到了盡頭。

小舞說的靈魂震蕩,唐三想出的解決方法就是利用自己的紫極魔瞳,在地穴魔蛛即將死亡前,猛然震撼對方的精神,令它在死前的一瞬間怨氣消散,這樣一來,潛意識中的靈魂震蕩自然也會隨之消失,吸收魂環時也會變得容易許多。

淡淡的黑色光芒開始從地穴魔蛛身上釋放出來,凝聚在他身體上方。魂環之力的出現,證明著這頭萬年魂獸已經徹底的失去了它的生命。

唐三脫掉自己的外衣,身形一展,直接躍入了那足以融化金鐵的陽泉之中,然後再游到冰火兩儀眼內兩種泉水交彙之處。

對于別人來說,這兩種泉水無一不是致命的極端存在,可對于服用過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的唐三來說。冰火兩儀眼內給他的感覺,卻只有溫暖與清涼。

兩股不同的能量同時融入體內,與他體內仙品藥草的藥性相合,悄然律動起來。唐三平躺在泉水之中,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藍紫色的光芒從掌心冒出,藍銀草向著岸邊的地穴魔蛛魂環發出了召喚。

黑色的氣流終于找到了宣泄的途徑,頓時如同海納百川一般朝著唐三的右手奔湧而去。

當那黑色氣流與唐三手掌中的武魂藍銀草接觸那一瞬間,以唐三的身體為中心,冰火兩儀眼的泉水頓時蕩漾其一圈圈強烈的波紋。

唐三之所以選擇在這里吸收魂環,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冰火兩儀眼不但不會對他有害,因為他服用的那兩種仙品藥草,反而會得到冰火兩儀眼的滋潤。無形中在自己體內形成了一道保護層。而因為泉水的原因,他體內兩種仙品藥草的藥性也會被完全激發出來,形成第二道保護層。再加上背後的外附魂骨。萬年魂獸的魂環能量雖然龐大,但想要傷害到唐三本體,也必須要先沖破這三道保護層才可以。

以唐三的實力,本就可以吸收六千年所有魂獸的魂環,此時有了這三層保障,吸收一只剛剛進入萬年級別的地穴魔蛛魂環自然是有很大可能成功的。這也是他敢于冒險的重要原因。

計劃與實踐,永遠都會產生差別。此時唐三的情況也是如此。沒有真正嘗試過,永遠無法想象出萬年魂環帶來的魂力是多麼龐大。

當那黑色氣流從右手處湧入身體的一瞬間,唐三只覺得周圍光線一暗,自己仿佛已經被淹沒在滔天的浪潮之中。

這絕不誇張,魂環湧入的能量,幾乎一瞬間就充斥在唐三體內的每一個角落。甚至不需要他自己去運轉,那龐大的能量已經強行運行起來。

地穴魔蛛的魂力不像人面魔蛛那麼霸道,但卻充滿了陰冷的感覺,那種冷,與冰火兩儀眼中寒泉的冷不同,那是一種發自精神深處的冷,是精神世界被陰冷所侵襲的感覺。

唐三的神經在這寒冷之中似乎已經麻痹了,身上原本的三個魂環以驚人的速度律動著,令他的身體看上去像是被包裹在一個黃紫色的大繭中一樣。

這一次越級吸收,帶給唐三的不是痛苦,而是一種恐怖的感覺。他的准備工作確實足夠完善。冰火兩儀眼的能量成功的過濾著地穴魔蛛魂環的雜質。可那能量對于目前的唐三來說實在太龐大了,每一次沖擊,都令唐三感覺自己如同風雨飄搖一般。似乎這具身體此時已經不是自己的。而自己卻在一旁冷眼旁觀似的。那種無法控制的感覺,甚至比吸收人面魔蛛魂環時的疼痛更令人難以忍受。

有了上次吸收的經驗,唐三知道,現在自己根本沒有其他辦法。只能靜靜的等待,盡可能讓自己的意志變得更加堅定。不論身體出現什麼狀況,也絕不能驚慌。否則,一個不好,自己就會被這龐大的魂力所毀滅。

黑色的氣流不斷從萬年地穴魔蛛身上湧出,在不斷的被唐三所吸收。三個魂環的光芒漸漸黯淡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層黑色的氣流。唐三的骨骼不斷發出密集的噼啪爆響。那黑色氣流無孔不入的鑽入他體內的每一條經脈之中。

很快,唐三就發現,每當這股無比龐大的黑色能量從自己已經打通的沖脈與陽維脈中通過之後,似乎就會減弱幾分。似乎從那兩條經脈處被自己吸收了似的。這一感覺令唐三頓時大喜。他隱隱明白,奇經八脈的存在與拓寬,對于吸收外來能量有著極其特殊的好處。

可惜,自己現在貫通的只有兩脈,如果能夠貫通四脈以上,說不定現在吸收這萬年魂環就會變得輕而易舉。

漸漸的,痛苦開始出現了。那是一種膨脹的痛苦。表面看去,唐三的身體沒有任何變化。但在感知中。他卻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個巨大的氣球在不斷膨脹,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裂似的。

雖然體內積蓄的黑氣通過沖脈與陽維脈不斷的被吸收,可是外來的能量也越來越大。每一處骨骼和經脈都有一種麻癢地感覺,似乎有上萬只螞蟻在自己身上游走。

冰火兩儀眼和唐三曾經服用的兩種仙草在這時候開始展現出它們的作用。由于經曆了冰火煉金身的過程,唐三的經脈變得極其堅韌。那黑色氣流雖然將它的經脈不斷撐大,但彈性奇佳的經脈卻在擴張中毫無破裂跡象。

地穴魔蛛地魂環之力雖然龐大。但它也畢竟是有極限的。當那龐大能量的輸出達到極限的時候,唐三的經脈已經被撐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可就是如此,他卻依舊堅持著。此時此刻,任何痛苦也無法動搖他那堅定的信念。為了自己,也為了小舞,他知道,自己絕不能失敗。

地穴魔蛛的身體悄然破碎。那是所有能量全部失去後的結果,它接下來所能做地,就只有成為這里的肥料。

痛苦,從巔峰開始滑落。不只是沖脈與陽維脈,唐三體內的正常經脈也開始隨著魂力的流轉而將這外來的能量吸收,並與自己的玄天功融為一體。

魂環中的能量之所以能夠被吸收,是因為魂獸釋放的能量在成為魂環之後會分成兩個部分,一部份是經過過濾後最純淨地能量可以被直接吸收,幫助魂師的實力提升到下一個層次。擁有下一個稱號。而另一部分則是大部分繼承該魂獸的特征,這些異種能量就凝聚成魂環,成為了魂師地魂技。

伴隨著腫脹感逐漸消失,痛苦漸漸減小,放松的感覺令唐三疲憊的精神漸漸困倦。他就在這後續的吸收過程中,緩緩陷入了沉睡之中。任由冰火兩儀眼這寶泉滋潤著自己的身體。

如果此時有人能夠看到唐三的臉,就會發現,他的連在不斷變換著顏色。一會兒白、一會兒紅、一會兒黑。而他身上在原本兩黃一紫三個魂環之外,一個黑色的魂環漸漸由虛幻地氣流像清晰發生著變化。

或許,第四魂環就達到萬年級別。唐三並不是唯一一個,但不可否認地,他絕對是得天獨厚的一個。藍銀草又一次進化,藍銀草又如何?廢武魂又如何?在唐三地努力下,它依舊保持著與同級強大武魂不相上下的威能。

“小剛,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准備怎樣處理你和二龍之間的關系?”弗蘭德瞪視著大師,眼神極其不善。

大師呆呆的看著弗蘭德,“我不知道。”

“不知道?二十年了。我問你。人的一生有多少個二十年?一個女孩子最好的青春就因為你這一句不知道已經虛耗了整整二十年的時間。雖然你是我兄弟。可我現在真想抽你。”

大師苦笑道:“你抽吧。不過,給我留一口氣。我不想因為自己的死而讓二龍傷心。其實。連我自己都想抽自己。這都是我的錯,可是,二龍卻也在承受著同樣的痛苦,甚至是更大的痛苦。”

看著大師臉上那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弗蘭德沉默了,他也明白,大師並沒有做錯什麼。如果他真的要了柳二龍,那麼他們就是**。大師不要柳二龍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二龍的名聲。他不想讓二龍因為自己而背負上那樣沉重的罵名。當初大師選擇離開,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只是他沒想到,柳二龍愛他竟然愛的那麼深,一直苦苦的等待,直到現在。

弗蘭德長歎一聲,“小剛,就真的沒有辦法了麼?這樣下去,你們兩個雖然沒有**。可是,你們卻都要痛苦終生啊!你應該看的出,除了你以外,二龍心中不可能再裝下第二個男人。如果你真的要一直這樣傷害她,那你還不如離開,至少,她看不到你,心中還會好受一些。”

大師默默的點了點頭,“這次回去後我就走吧。你說的對,我不應該留在她身邊,再讓她那樣痛苦。弗蘭德,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沒對你說過一聲謝謝。為了我們兩人的事,你同樣也承受著痛苦。對不起,弗蘭德。”

弗蘭德眼圈一紅,“說什麼傻話呢。我是你們的大哥,以前是,現在是,永遠都是。我不需要你說什麼謝謝,我只想看到你和二龍過上幸福的生活。你明白麼?小剛,你這個混蛋,你為什麼就那麼執迷呢?難道你和二龍結合後,就不能去隱居麼?你們不說,誰知道你們之間的兄妹關系?”

大師抬起右拳,捶擊著自己的左胸,“可是,我騙不了自己的心。我真的不能。”弗蘭德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種可能,“小剛,我問你,你愛不愛二龍。”

大師愣了一下,“弗老大,這種問題還用問麼?如果我不愛她,又怎會如此?”

弗蘭德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狡詐的笑容,“那好,我可以肯定,二龍也一直都是深愛你的。既然如此,你們兩個在精神上就已經**了。我可以這樣說吧。”

“你……”大師大怒,他一直維護的就是這些,可是,當他看著弗蘭德的眼睛時,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是啊,自己和二龍彼此相愛,在精神上早已出軌。不是**又是什麼呢?

“弗蘭德,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精神上畢竟是精神而已。至少,我們彼此的肉體還都是純潔的。”

弗蘭德微微一笑,道:“你承認自己的精神**就好。而且,我相信,你們也一直會這樣亂下去。既然你們精神上已經**了。那麼,你們為什麼不能在精神上結合呢?不需要名份,只需要彼此的認可。你們完全可以做一對精神上的夫妻啊!”

大師愣住了,“弗蘭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弗蘭德沒好氣的道:“你那麼聰明,有什麼可不明白的。我的意思很簡單。你們彼此結合,依舊可以成為夫妻。只是稱呼上不變就是了。按照你現在的認知,只要你們彼此不發生肉體關系,那就不叫**。你能發乎情,止乎禮,那麼,你們只在精神上愛戀,彼此保持著純潔的身體,誰還能說什麼閑話呢?”

不好意思,今天的更新晚了點。這兩天實在太累了,昨天晚上寫到夜里兩點才寫完這一章。正好到精彩的地方,小三總要寫的認真一點。請大家原諒。

糖糖小公主很健康,很能吃,(像她媽媽……),呵呵,再次感謝書友們的祝福與支持。

上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八十七章 萬年地穴魔蛛     下篇:第四集 史萊克七怪 第八十九章 唐三的第四魂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