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成功潛伏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成功潛伏

唐三從後面能夠看到,胡列娜的雙拳攥的緊緊的,似乎在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臉的恬淡。

旁邊的邪月一直在觀察他,但想要從唐三臉上看出些什麼,那豈不是比登天還難麼。

焱怎麼也沒想到胡列娜居然會對自己說出這種話,委屈、不甘、憤怒、痛苦,種種情緒不斷在心中激蕩。可面對眼前的胡列娜,他卻怎麼也無法發作。

目光越過胡列娜,狠狠的瞪了唐三一眼,怒哼一聲,轉身朝著營地的方向而去。

“現在我可以走了麼?胡列娜小姐。”唐三淡淡的說道。

胡列娜轉過身,看向這第一個讓自己動心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她有些驚慌。

快步上前,來到唐三面前,胡列娜歉然道:“對不起,剛才焱他太沖動了。你比介意。這麼著急離開麼?不如到我們的營地去坐坐吧。我們也有一年多沒見了,正好可以聊聊殺神領域的心得。”

唐三擺了擺手,“不必了。還沒進你們武魂殿的營地都要被敵視。我要是去了,豈不是被人說成竊取情報麼?我可承受不起。”

“你……”胡列娜看著他那一副拒人與千里之外的樣子,想起之前消失的那份優雅,一時間聰明如她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娜娜,你剛才說,他也有殺神領域?不給我們介紹一下麼?”邪月走到妹妹身邊。他和焱不同。曾經黃金一代的第一人,心態要比焱沉穩的多。他更感興趣的是唐三這個人。能夠讓自己的妹妹變得不同,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

胡列娜看向兄長,“唐銀,這是我哥哥。哥。他叫唐銀。當初在殺戮之都的時候,最後的地獄路我就是和他一起走地。沒有他的幫助,恐怕你已經見不到我了。”

邪月已經猜到了幾分,聞言也沒有過多的驚訝,但眼中卻多少流露出幾分感激,“那我可要謝謝你了。你可是娜娜的救命恩人。”

唐三搖搖頭,“算不上,我們當時是互相幫助而已。目的是一致的。很晚了,我也需要找地方休息,就不打擾你們了。”

欲擒故縱用到唐三這個地步也算是極致了。他就是在賭,賭胡列娜會留住自己。

“你還不能走。”正在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唐三只覺得眼前一花,下一刻,面前已經多了一個影子。他當然認得,正是鬼斗羅。

“鬼爺爺。您怎麼來了?”胡列娜驚呼一聲。論輩分,菊斗羅和鬼斗羅比教皇比比東還要高上一輩。因此黃金一代私下里都以爺爺相稱,在正式場合則是稱呼長老。

鬼斗羅的面龐依舊是看不清地,他的聲音很沉穩,也很凝練,“剛才你們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有一點焱說地沒錯。如果他驚擾了我們的目標,而導致前功盡棄,就算是我和菊花關也同樣吃罪不起。娜娜,你應該知道,我們這次地目標對陛下有多麼重要。”

唐三眼中寒光一閃,“那這麼說。你們是要留下我了?”手中昊天錘緩緩抬起。

聽了鬼斗羅的話。胡列娜不禁心中一急,“鬼爺爺。他不會的。他是我的朋友。要不,我勸他先離開星斗大森林?”

鬼斗羅淡然一笑,道:“關心則亂,關心則亂啊!娜娜,這可不像聰明的你了。難道我們地目標就不會出現在森林外圍麼?他從任何方向走,都有可能會驚擾到目標。哪怕可能性只有萬分之一,我們也要盡可能避免。”

胡列娜俏臉一紅,但她也從鬼斗羅的話語中沒有聽出任何殺意。

“不能走不代表我們要對你不利。年輕人。我們只是希望你能暫時配合,和我們走在一路。等我們完成了此行地目的之後,自然會還你自由。你不是來獵殺第六魂獸的麼?我可以答應幫你出手,選擇一個最適合你的。算是回報,如何?我們武魂殿可並不是專制的地方。只是一個魂師組織而已。”

鬼斗羅的話別說是唐三聽了驚訝,就連胡列娜和邪月也有些吃驚,鬼斗羅一向以陰冷著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好,我答應。”唐三的回答同樣讓邪月兄妹吃驚。

胡列娜有些驚訝的問道:“你答應?”

唐三淡然道:“沒有反抗的能力,又能得到好處,我為什麼不答應?不過,跟你們在一起,我是不會幫你們出手的。”

鬼斗羅傲然道:“武魂殿還從未需要過別人幫忙。邪月你帶他先去營地安頓下來,就與你和焱住在一起吧。娜娜,你留下,我有話對你說。”

邪月恭敬地道:“是。”然後向唐三做出一個請地手勢,率先向前面走去。

直到此刻,唐三一直緊張的心情才算略微放松了幾分,第一步地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幾乎是他所想要的最好結果。

看著沒入森林黑暗中的二人,鬼斗羅向胡列娜道:“知道我為什麼要留下他麼?”

胡列娜搖了搖頭,“反正不會是因為他有可能驚擾目標。這樣的理由,也只有焱才想得出來。星斗大森林何等龐大,先不說他遇到那只魂獸的可能性有多少,就算遇到了,那魂獸也不回因為他一個人產生什麼警惕。”

鬼斗羅微笑道:“這才是我們聰明的聖女。我留下他,是因為他有可能會幫我們解決一個大難題。”

胡列娜心中一動,“您是說,昊天宗?”

鬼斗羅緩緩點頭,“不錯。看得出來,他應該很不如意。他說了兩次自己是自由之身。或許這是無意識的強調。但這至少能證明,他與昊天宗的關系並不和諧,甚至有可能已經脫離了昊天宗。如果是這樣的話。對于我們來說無疑是件大好事。要是能從他口中探聽到昊天宗內部的准確情況,對于陛下的獵魂行動後續,將有很大好處。”

胡列娜雖然知道從理智上來看,自己應該支持鬼斗羅,可一想到要對付的是唐銀地宗門,她心中就不自覺的有些顧慮,“鬼爺爺,昊天宗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大概位置。只是因為沒有完全調查清楚才沒能動手。又何必非要多他這個人呢?以他的年紀。最多也只不過是個三代弟子而已,對昊天宗內部的秘密不可能了解太多的。”

鬼魅笑了,“傻丫頭。你果然是關心則亂啊!昊天宗的事,只是我留下他的一個原因。另外就是為了你了。看得出。你已經喜歡上了那小子。不得不承認,他確實很出色,絕不遜色于邪月和焱。也算是配得上你了。更和你一樣擁有殺神領域。無疑是個出色的人才。”

“可是,你要想和他在一起,他地身份就是大問題。要是他能加入武魂殿。並且為武魂殿立下些功勞,得到提升。那麼。教皇陛下應該也更容易接受他一些。”

“這不可能。”盡管臉上有些羞紅,但胡列娜還是立刻否定了鬼斗羅的說法,“鬼爺爺,我怎麼可能說服的了他去對付自己地宗門。其實,昊天宗已經隱居了,我們非要斬盡殺絕不可麼?”

鬼斗羅沉聲道:“娜娜,這話你在陛下面前可不要提起。陛下對于昊天宗的恨意極深。如果三選一地話,上三門被選中毀滅的,肯定就是昊天宗。當初,唐昊擊殺先皇。令陛下痛不欲生。我們與昊天宗水火不容。而且。留下這曾經的天下第一宗門在,隨時都有可能是定時炸彈。因此。昊天宗必須要毀滅。”

胡列娜還想再說什麼,卻被鬼斗羅抬手止住了,“如果你為了他好,那就勸說他加入武魂殿吧。事情總有解決的方法。至少我們的獵魂行動一直都是保密地。至于最後決定如何,不是你我所能作主,一切還要看陛下的決定。不過,你和他站在一起,到真是很般配。這個年輕人地心性也很不錯。當初從殺戮之都出來的時候,那種情況下他也沒有占你便宜,難能可貴。”

胡列娜是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營地的,因為她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唐三。武魂殿的事並不是她所能決定,而不論怎麼看,哪怕是唐三真的已經脫離了昊天宗,自己與他也是站在對立的一面。

胡列娜曾經不只一次想要將唐三的影子從自己腦海中抹去,可是,她做不到。剛才相見時那一瞬間的興奮幾乎比她這一年來所有開心的事相加還要多。

唐三跟隨邪月走入武魂殿營地之中,之前他已經憑借著精神力掃描過這里,目光流轉,簡單地觀察了一下四周地情況。此時,除了巡邏的人員以外,其他人都已經各自回帳篷中休息了。而那個焱卻正站在帳篷門口。

眼看邪月將唐三帶了回來,不禁愣了一下,向邪月遞出詢問地目光。

邪月向他微微搖頭,帶著唐三走了過去。將鬼斗羅之前的話簡單的說了一遍。

“什麼?他要一直和我們在一起直到行動結束?”焱後悔了,後悔自己之前為什麼那麼沖動。如果那時候讓這個叫唐銀的家伙走了,也要比跟隨著隊伍強。至少他離開就不能見到胡列娜。

邪月的語氣加重幾分,“這是鬼長老的命令。焱,你不要想的太多。”

焱狠狠的瞪了唐三一眼,“小子,你給我記住。要是你敢接近娜娜,我會立刻殺了你。”

唐三微微一笑,他那種平淡的語氣最具有挑釁味道,“你有那個能力麼?”

“你……”焱壓制的怒火幾乎一下子就沖了起來,正在他要不顧一切的和唐三拼個死活時,一個陰柔的聲音傳了過來。

“夜了,都早點休息吧。”

聽到這個聲音,焱機靈靈打了個寒戰,他當然知道聲音的來源是誰。強忍怒火,轉身就走進了帳篷。

此時。胡列娜與鬼斗羅同時歸來,胡列娜的目光看向唐三,唐三也正好回頭看向她,兩人的目光在空中接觸,胡列娜眼神中充滿了歉意。而唐三卻只是微微一笑,令她再次看到了那份完美的優雅。

鑽入帳篷,唐三並沒有再向坐在角落中閉合雙目地焱挑釁,也找了個角落坐下。盤膝開始修煉。當然,他時刻保持著警惕。不只是對焱,還有邪月。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當唐三結束修煉的時候。帳篷內已經沒人了,邪月和焱都在不久前先後離去。

唐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計劃和思路,這才走出帳篷。

“吃點東西。”一只白嫩的小手伸到面前,遞來一塊臘肉和一塊干糧。正是胡列娜。

接過食物,唐三向胡列娜點了點頭。

胡列娜低聲道:“昨天真的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給你帶來這麼大的麻煩。不過鬼爺爺對你也沒有惡意。我們這次任務目標的位置基本已經找到了。等完成了任務之後。你隨時可以離開。”

唐三淡然道:“我以為你會想要說服我加入武魂殿呢。”

胡列娜展顏一笑,頓時令周圍花草為之失色。“我可不願自討沒趣。那樣的話我又不是沒對你說過。”

唐三看著她,“你是一個聰明地女孩子。”

胡列娜歎息一聲,“我是武魂殿的人,很多時候身不由己。這次的事以後有機會我會補償你地。”

唐三搖搖頭,“你不是說我們是朋友麼?那就不要提補償二字。一位封號斗羅肯幫我抓只第六魂獸,對我本身就有好處。不過,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目標能讓你們武魂殿出動這麼多高手?”

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已經盡可能地讓自己恬淡自若,但心中多少還有些緊張。胡列娜是否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就能讓唐三判斷出她對自己的態度。

胡列娜抬頭看了看周圍。這才壓低聲音道:“我們要捕捉一頭強大的魂獸。有可能會遇到麻煩。為了保險起見,才來了這麼多人。到時候要真的遇上目標你注意自保。至于我們要捕捉地是什麼。以你的聰明,不用我說你也猜到了吧。”

出動封號斗羅和這麼多高手,也只有十萬年魂獸了。胡列娜地回答令唐三很滿意,臉上流露出驚訝之色,但又很快恢複了正常,神色間沒有流露出任何破綻。

胡列娜轉移開話題,“一年前我們分開的時候,你和現在有很大不同。雖然昨天見面時你還是那麼冷冽,但性情卻變了許多。似乎更加沉穩了,也沒有了以前那股血腥氣息。”

唐三微笑道:“你不也是一樣麼?別忘了,我們都是從那里走出來的。”

胡列娜歎息一聲,“老師為了讓我消除身上的血腥氣息,耗費了大量精力,經過多方面調養才算是恢複成了正常人的樣子。可是,我感覺你似乎比我回複的更好似的。你家里的事我不問,不過,如果你真的沒有合適去處,就和我回武魂殿吧。老師一定會賞識你的。”

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冷意,“算了吧。你們武魂殿和昊天宗勢同水火。肯收留我一個出自昊天宗地人?”

胡列娜展顏一笑,“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打動我地老師了。要上路了,你要做好准備,待會兒和我走在一起。我們馬上要進入星斗大森林最深處,隨時都有可能面臨強大魂獸的攻擊。”

唐三心中一動,“你們地目標在星斗大森林深處?”

胡列娜點了點頭,“我們來這里已經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從種種跡象來看,目標就應該在星斗大森林中心位置。”她之所以說出這些,除了對唐三的信任之外,也是因為沒有懷疑唐三的理由。武魂殿此次派出的強大勢力,別說是一個唐三,就算是幾個他,也無法產生影響。對她來說,只是帶著唐三走個過場而已。她也更願意和現在的唐三走在一起,不自覺的想要去接近他的世界。

簡單的幾句交流,唐三就已經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小舞在星斗大森林中心位置。這也是他地判斷。

這時,鬼斗羅的聲音響起,“出發。”

就在唐三與胡列娜交談的這會兒工夫,包括他之前住的那個營帳在內,營地已經全部整理完畢。

胡列娜扯了一下唐三的袖子,這才快步跟上。唐三跟在她身邊,一臉不善的焱以及表情平淡的邪月也已經跟了上來。兩位封號斗羅依舊是一前一後,只不過此時隊伍中心處的三人變成了四人而已。

焱走在唐三身後。他那咄咄逼人地目光帶給唐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但唐三也並沒有過多在意,這個焱還不足以對他造成威脅。

經過一晚的沉思。此時地焱已經恢複了清醒,他知道。當著胡列娜的面,自己怎麼也無法動唐三。否則只會讓自己與胡列娜之間地關系破裂。雖然表面看去唐三和胡列娜也沒什麼,但他對胡列娜的眼神實在太熟悉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胡列娜用那樣溫柔的眼神去看一個男人。

都說女人是敏感的,男人其實也有同樣的敏感。尤其是焱地心一直都在胡列娜身上,這種感覺就格外敏銳。焱已經想好了。這星斗大森林內危機四伏,不能直接動手,難道還不能利用周圍的一切麼?

唐三與胡列娜並肩前行,同時在默默地觀察著隊伍行進和周圍的一切。他有些驚訝的發現,鬼斗羅與菊斗羅兩人一前一後相互呼應,在這橢圓的陣型之中,外界似乎因為兩位封號斗羅的氣息隔絕了。

唐三不敢使用藍銀領域,他此時身在其中,一旦領域產生的能量波動與兩名封號斗羅那類似于結界的防禦氣息接觸,他們立刻就會對自己產生警惕。

走在最前面的鬼斗羅開始加速。整個隊伍如同風馳電掣一般在樹林中鑽行著。令唐三意外的是,這一路上就算遇到一些強大的魂獸。這些魂獸也並沒有發動攻擊,只是遠遠地看著隊伍前進而已。

很快他就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因為那兩名封號斗羅地威勢與氣息。那圍繞在隊伍周圍如同結界一般的能量正是對外界魂獸地威懾。兩名封號斗羅走在一起,又有多少魂獸敢于觸犯呢?因此,這支來自武魂殿的隊伍也節省了大量時間。

可是,隨著腳步的不斷前進,唐三心中開始逐漸焦急起來,因為現在的他根本無法留下記號給小舞。就算留下了,如果小舞真的在森林中心,也不可能看得到。

沒有人能事事如意,在初期的成功加入之後,唐三也遇到了難題。

“原地休息。”足足急趕了兩個時辰,最前面的鬼斗羅才停了下來,示意休息。

武魂殿高手們立刻圍成一個圓圈,分出幾人負責巡邏,其他的人立刻進入休息狀態,整個過程中沒有人開口。

胡列娜看了唐三一眼,指了指自己身邊,示意他坐過來。可還沒等唐三坐下,邪月和焱已經一左一右坐在了胡列娜兩旁。

胡列娜眉頭微皺,想要發作時,卻看到唐三很自然的走到自己對面坐了下來,雙眼閉合,一臉的恬淡優雅、云淡風輕。似乎周圍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胡列娜發現,自己已經越來越看不透這個男人了。

當鬼斗羅宣布休息的時候,唐三就已經發現周圍的結界消失了。隨著深入星斗大森林,他已經看到了不少極其強大的魂獸,自然明白距離森林中心已是越來越近,而現在這個時候就是自己不多的機會。他的一顆心早已經飛到了小舞身邊,對于焱的挑釁沒有在意的心思。

藍銀領域悄然從身下散發,唐三做的極為隱秘,憑借著過人的精神力以及周圍藍銀草的掩護,他的思感隨著與藍銀草結合快速的擴展開來。

這一次,他並不是要去看清什麼,思感盡可能的向遠處延伸,感受著周圍所有能夠感受到的氣息。

如果此時有人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地面上的藍銀草都在有節奏的輕輕擺動著,各種信息如同雪片一般在唐三大腦中集中。盡管每一條信息都是模糊不清的,但就是憑借這些。他將自己地腦力運轉到極限,飛快的尋找著自己想要找到的東西。

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藍銀領域探查的范圍之中,那顯然是星斗大森林中的一只只強大魂獸。到了他們所在的位置,已經沒有低于三萬年修為的魂獸了。也正是因為如此,兩位封號斗羅也不得不集中精神,小心地感受著周圍的變化。如果是在外面森林,就算趕路四個時辰,他們也不會休息的。而在這里。卻必須要保持最佳狀態。

一個接一個強大地氣息在唐三腦海中掠過,這些屬于萬年以上魂獸修為的氣息雖然不弱,但卻都不是他要找地。他要尋找的是屬于小舞的氣息。與自己魂力應該相差不多的熟悉氣息。

思感延伸,突然。當唐三的精神力即將延伸到邊緣地時候,兩股極其狂霸的氣息出現在他地藍銀領域感受范圍之內。

這兩股氣息出現的瞬間,唐三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仿佛被重錘砸了一下似的,整個人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雙眼睜開。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一片蒼白。委頓在地。

“怎麼回事?”胡列娜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在唐三即將跌倒的時候飛快的扶住了他。

之前還生龍活虎,怎麼一瞬間就突然像是受到了重創一般?胡列娜大驚之下,趕忙將自己的魂力盡量以柔和地方式輸入唐三體內。

但她卻發現,唐三體內地魂力十分充盈,並沒有消耗。可他的氣息卻十分微弱,倒在胡列娜柔軟地懷中氣若游絲。

身影一閃,鬼斗羅和菊斗羅幾乎同時來到了胡列娜身邊,邪月也同樣驚訝,只有焱流露出幾分幸災樂禍。

鬼斗羅深出一根手指點在唐三的眉心處。一股冰冷的氣流頓時湧入唐三大腦之中。令他機靈靈打了個寒戰,氣息這才恢複了幾分。但卻顯得十分粗重。就像一個溺水的人剛剛爬上岸,正在大口大口的貪婪呼吸。

胡列娜不解的看向兩位封號斗羅,鬼斗羅的形貌雖然看不見,但一旁的菊斗羅卻是滿臉驚愕之色。

“這小子很不錯啊!他應該是施展了類似于精神探查之類的能力去探查周圍未知的事物。而他的精神力釋放後,連我和鬼魅竟然都沒有發現。”

胡列娜急道:“那他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鬼斗羅沉聲道:“應該是在他精神力探查的時候遇到了遠遠無法抵禦的強者,並且感受到了他的精神力存在,強行將他的精神力反彈而回,這才令他受到了重創。他馬上就會清醒過來,聽聽他怎麼說吧。”

唐三神志漸漸複蘇,頭痛欲裂的感覺險些令他呻吟出聲。自從藍銀皇二次覺醒之後,他還是第一次吃了這麼大的虧,而且還是在自己相當擅長的精神領域上。要知道,藍銀領域最大的特點就是秘密,潤物細無聲,而那兩個突然出現的強大氣息顯然是察覺了他的存在才釋放了精神力沖撞,令自己被反噬。

雖然被重創,但在反噬那一瞬間的時候,唐三精神力感受的卻格外清明。除了那兩個極其恐怖的強大氣息之外,還有一個微弱的氣息。從實力上判斷,這個氣息應該與自己不相上下。

可惜,唐三沒能更多時間的去感受,但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想要找的目標找到了。此時他雖然承受著劇烈的痛苦,可卻是寬心大放,因為那兩個令他精神力反噬的氣息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已經凌駕于身邊兩名封號斗羅之上的級別。

心中的緊張逐漸放松,唐三意識漸漸恢複過來,感受著外界的一切,腦後枕著的柔軟以及那淡淡的芬芳他當然知道是什麼,但是,胡列娜的身體雖然能夠對他產生誘惑力,卻永遠也不可能誘惑他的心。

掙紮了一下,在胡列娜的幫助下,唐三坐直身體,此時他的雙眼之中光芒黯淡,粗重的喘息令他看上去有些狼狽。

“唐銀,發生了什麼事?”胡列娜見唐三恢複過來,心頭也算放松了。

唐三勉強看看身前的兩位封號斗羅,苦笑道:“我本來想查看一下周圍的情況,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魂獸。可誰知道,卻遇到了一個特別強大的存在。它居然能夠捕捉到我的精神力,而且還向我發出了精神沖撞。如果不是我反應快,剛才那一下就沒命了。”

菊斗羅眼睛一亮,用他那特有的陰柔聲音問道:“特別強大的存在?有多強?在什麼方向?”

唐三肯定的道:“至少有魂斗羅的級別。我的精神力在同級別魂師中算是不錯的,想要遠距離傷到我,至少也要是魂斗羅才做得到。就在那邊。”說著,他指了指自己藍銀領域探測到的方向,對于這一點,他並沒有隱瞞。

聽到魂斗羅三個字,菊斗羅不禁眉頭微皺,“只有魂斗羅的級別麼?那似乎並不是我們要找的目標。你會不會感覺錯了?”

唐三說的當然是謊話,兩個說成一個,強大說成弱小,聞言苦笑道:“具體我也說不清楚,因為那一瞬間我的精神力就已經被反噬了。”嘴上雖然這麼說這,心中卻暗暗冷笑,你們真的找去,恐怕不會好過。

如果非要讓唐三形容一下那兩股氣息的強大,那麼,在他認識的人中,就只有當初未曾自廢的父親才帶給他這種恐怖的壓迫感。而這顯然是眼前兩名封號斗羅做不到的。更重要的是,唐三之前的精神探測就相當于提醒了那兩個強大的存在,他們會沒有一點准備麼?

菊斗羅和鬼斗羅對視一眼,鬼斗羅道:“不論如何,我們都要去看看。目標應該就在附近了。甯可錯殺,絕不能放過。出發。”

二十名武魂殿高手彈身而起,胡列娜剛准備扛起唐三的手臂幫他起身,一旁的邪月卻已經拉起了唐三,讓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同時用眼神止住了想做同樣事的焱。焱對唐三有敵意,胡列娜是絕不會允許他來保護著唐三的。邪月就不同了,那畢竟是她的親哥哥。

邪月向胡列娜點了點頭,示意她放心,但胡列娜還是緊張的跟在兄長身邊,看著一臉蒼白的唐三閉合雙眼,整個人的體重似乎都掛在了邪月肩頭。

胡列娜眼中寒光暴閃,唐三的狀況令她極為心疼,內心中殺機已現。

連唐三自己都沒想到,他那有意的探查竟然成了武魂殿中人眼中的投名狀。不論是兩位封號斗羅還是邪月,對他的警惕都減少了許多。當然,焱對他的態度還是不會改變的。

武魂殿隊伍按照唐三指出的方向快速前進,令鬼斗羅和菊斗羅有些意外的是,繼續深入,周圍的魂獸反而少了。原本還有些窺伺的強大魂獸隨著他們繼續深入森林竟然全都消失了。只有一些蟲鳴鳥叫,過份的靜謐令這兩大強者心中警惕漸增。他們都是見過風浪的人,自然不會因為周圍的安靜而有所放松。

上篇: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遇胡列娜     下篇: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五十九章 小舞,我的愛人,終再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