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對陣,與板甲巨犀比防禦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對陣,與板甲巨犀比防禦


牛皋的臉色依舊很難看,瞪了泰坦一眼,道:“老猩猩,如果換個人帶他來,我早就將他趕出去了。你讓他趕快離開,我不想看到任何與昊天宗有關的人。否則,別怪我不給你留情面。”

泰坦也有些怒了,他心中極為看重唐三,甚至有將力之一族未來交托的打算。猛的站起身,怒道:“那好,我們就一起走。我們力之一族也不用參加這次的聚會了。少主,我們走吧。”

說完,大踏步就向外走去。

牛皋也沒想到泰坦的反應居然如此激烈,臉色頓時變了變,他和泰坦是多年的兄弟,自然也知道這老伙計絕不是個會輕易做決定的人。可是,他話已經說出口,身為一族之長,現在讓他改口他是說什麼都拉不下面子的。

“泰坦前輩,等一下。”唐三一把拉住泰坦的手臂,如果真的就這麼走了,恐怕就一點轉圜的余地都沒有了。當著外人的面,他當然不會叫出泰坦長老二字。

泰坦看向唐三,唐三向他點了點頭。然後面向牛皋,深深的鞠了一躬,“牛皋前輩,我為當初昊天宗和父親給單屬四宗族帶來的麻煩向您道歉。我知道,這樣的道歉並不能代表什麼。我這次跟隨泰坦前輩一起來,就是希望能找到彌補四宗族的方式。”

牛皋瞪視著唐三,“你們昊天宗解封了?”

唐三搖搖頭,“我只代表我自己和我父親,並不代表昊天宗。宗門依舊封閉。”

牛皋冷哼一聲,“不管昊天宗是解封還是沒解封,都與我們禦之一族沒有一個銅魂幣的干系。我們過的很好,也用不著你補償什麼。也不是你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所能補償的了的。”

聽了牛皋這句話,唐三不怒反笑,從對方話語中的含義他已經聽到了幾分轉圜的余地,當然,這余地並不是牛皋留給他的。而是留給泰坦的。

此時,泰坦也已經轉過身,站在唐三身邊。

面對牛皋那憤怒地雙目。唐三卻顯得很從容。懷抱小舞。優雅地氣質沒有絲毫慌亂。要知道。牛皋也是一名魂斗羅級別地強者。盡管他沒有故意釋放壓力來壓制唐三。他自身所釋放出地氣息和身為族長幾十年積蓄地霸氣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地。

“牛皋前輩。我當然不能向您信誓旦旦地說我能夠為四宗族做什麼。空口白話。別說您不信。連我自己都會覺得沒有說服力。但是。我希望您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留在這里參加這次聚會。我不希望禦之一族像對待仇敵一樣看我。”

牛皋突然笑了。只不過他地笑容比剛才那冷冽地表情更令人心寒。一股強橫地壓力驟然從他身上釋放而出。宛如驚濤駭浪一般朝著唐三壓迫而來。

“給你一個機會?當初昊天宗宣布封閉地時候。是否給過我們四宗族機會?當初你父親在與武魂殿爭斗地時候。是否想到過我們地利益?我為什麼要給你機會?滾。你給我滾出去。否則。別怪老夫對你不客氣了。”

泰坦眼中怒光一閃。就要發作。卻被唐三強行按住了。“泰坦前輩。讓我自己來處理吧。”

唐三地目標是要建立異界唐門。讓唐門在這片斗羅大陸上發揚光大。如果連眼前地事情都處理不了。他將來又如何能駕馭一個宗門呢?

面對牛皋身上釋放地巨大壓力。唐三不退反進,上前一步。一層淡淡的白光從他身上浮現而出,但白光卻並不外放,只是內蘊于他身體周圍,當牛皋釋放的強大壓力落在他身上時,奇異地一幕出現了,那龐大壓力竟然像是被唐三的身體切割成兩部分一般,從他身體兩側滑過,無法對他產生任何效果。

唐三是什麼人?早在當年實力低微的時候面對天斗皇家學院的三位教委。他也強行頂著對方的壓力,更不用說是現在的他了。那白光無疑就是他昊天錘上銘刻的殺神領域。而眼前所出現的效果卻是殺神領域進化後的變化,----殺神突擊。

就像藍銀領域進化後地群體纏繞一樣,殺神突擊也是領域隨著唐三實力進化後出現的產物。藍銀領域進化技能藍銀范圍纏繞乃是大面積的限制技能,勝在范圍廣闊。而殺神領域的進化技能殺神突擊,卻是完全單方向施展的。唐三此時將殺神領域內蘊于自身,那殺神突擊的效果就令他的身體宛如利刃一般。對于那非實體的壓力頓時產生出強橫的切割作用。

在魂師界,實力總能說明很多問題。牛皋感受到自己釋放地壓力竟然就那麼被從中分割開來,也不禁大吃一驚。看著唐三的目光頓時變了變。

有些驚訝的看著唐三。牛皋道:“不愧是唐昊的兒子,竟然能夠抵擋住我的威壓。你今年多大?”

唐三淡然一笑。“快二十一歲了。”

牛皋眼神再變,顯然因為唐三的年紀而吃驚,目光轉向一旁的泰隆,卻發現泰隆正在看著自己,眼神中還帶著幾分看好戲的神情。首發Www.Shudao.***有些惱羞成怒的道:“好,你想留下也行。就在這里,在不毀壞任何物品地情況下,你要是能在我手下堅持一炷香地時間。我就讓你留下參加此次聚會。另外兩門那邊,我去解釋。“此話當真?”開口的並非唐三,而是泰坦。此時,他臉上已經浮現出了笑容。

牛皋看著泰坦地笑容,突然有種寒毛倒豎的感覺,有些不滿的向泰坦道:“我老牛也是一族之長,難道還還會說話不算麼?”

泰坦嘿嘿一笑,道:“好,很好。看來,今天是不用走了。晚上仍然可以把你這家伙的酒給喝光。”

牛皋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老猩猩,你就對這小家伙這麼有信心?這兩年我魂力可又進步了,雖然還比不上你,但也有八十四級。他才多大?我說的可是堅持一炷香的時間。”

泰坦神秘的一笑,道:“你試試就知道了。保證你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老犀牛,別怪當哥哥的沒提醒你。唐三在昊天宗年輕一代中無人能出其右,天賦比其父有過之而無不及。乃是當代昊天宗第三代領軍人物。下一任昊天宗宗主的有力競爭者。”

聽了泰坦這話,牛皋的臉色頓時變的凝重起來,其他地都不重要,但泰坦那句比唐昊還要有天賦的話。卻令他留上了神。他和泰坦親如兄弟,泰坦本身是絕不會說謊言欺騙他的,而且,在泰坦的話語中,竟然還隱約有著提醒的意思。似乎是在提醒自己不要陰溝翻船才好正在這時,唐三卻說話了,“牛皋前輩,您是泰坦前輩的好兄弟,自然也是我地長輩。您看這樣如何。我們這比試就簡單一點。我們都不實用武魂魂技。但可以提聚魂力。各自轟擊對手三拳,對方不能閃躲,只能硬擋。如果三拳過後。晚輩還勉強能夠站在這里的話。那就請前輩讓晚輩留下來參加此次聚會,如何?”

聽唐三這麼一說,別說是牛皋愣住了,就連泰坦也吃驚的瞪大了眼睛。自然不是因為唐三給自己找了個容易應付的方法,而是因為他所提出的要求對于禦之一族的族長牛皋實在太有利了。

禦之一族與力之一族一樣,作為單屬性宗族,他們全部的心力都用在了研究防禦上。防禦力之強橫,在同等級魂師中無人能比。就算是以防禦著稱的象甲宗,在純防禦方面也不敢說能超過禦之一族。

不使用魂技。不能閃躲,硬扛對手三下攻擊。這顯然是將禦之一族的防禦力發揮到最大程度地方法。先不說別的,至少已經讓牛皋立于了不敗之地。而牛皋作為一名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就算不實用魂技,他地純魂力轟擊也是相當可怕的。

泰坦有些焦急的向唐三連使眼色,但唐三卻像是沒看到似的,依舊一臉優雅的注視著牛皋,等待他的回答。

牛皋瞪視著唐三,半天沒緩過勁來。他是在想不出為什麼唐三會提出這樣對自己有利的條件。顯然,面前這個年輕人是絕不想離開這里的,那麼,就只能證明一個問題,他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

“年輕人,你很狂啊?”牛皋冷冷地說道。

唐三微笑搖頭,道:“不敢。在兩位前輩面前晚輩如何敢狂妄?只是不希望傷了和氣而已。前輩,請出手吧。”一邊說著,他將懷中的小舞收入到如意百寶囊中。

牛皋大步走到唐三面前。停下腳步。“你提出這方法已經讓我占了很大便宜,我還怎麼能先出手。小子。你先來吧。”

唐三也不客氣,“那好,前輩小心。”一邊說著,他很簡單的踏前一步,一拳向牛皋胸前擊去。動作非常直接。但令牛皋驚訝的是,在唐三的拳頭上他竟然沒有感覺到一絲魂力。

砰的一聲輕響,唐三拳頭已經收回,牛皋明顯愣了一下,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感覺到任何攻擊力,不禁大怒,“小子,你在耍我麼?”

唐三微笑搖頭,“完備不敢。只是久仰前輩防禦力之強乃大陸第一。又何必獻丑呢。反正晚輩的攻擊也不會對前輩有效。倒不如將全部精力都用在防禦前輩的攻擊上。這樣才有更多的機會能夠留下來。”

唐三這一記不輕不重地馬屁頓時令牛皋的臉色緩和下來,“那你就接我的第一拳。”

牛皋可不會客氣,要是三拳下來連一個二十歲出頭的晚輩都打不倒,這絕對是一件十分丟人的事。不過對于唐三的善意他還是要投桃報李的,所以,這第一拳他只是用了三成力道。

千萬不要小看一名魂斗羅的三成力,雖然牛皋的力量不如泰坦那麼強橫,但作為一名防禦型魂師,他地力量也絕對不弱,再加上自身地魂力。這一拳三成力量的攻擊,也足以相當于普通六十級左右魂師地全力一擊了。

唐三確實沒有閃躲,也沒有使用自己的武魂。面不改色的挺起胸膛接住了這一拳。首發Dao.***

砰的一聲,唐三上身應聲後倒。

正在牛皋暗想這年輕人不會事驕狂地過了,擋不住自己三成功力的一拳吧。不過,他也確實應該擋不住。他才多大年紀。能有四十級魂力就不錯了。他選擇的這種方式本就對自身非常不利。

但是,牛皋腦海中的念頭還沒有消失,他的眼睛就再次瞪大了。

唐三後仰的上身在仰過四十五度之後又擺了回來,緊接著,他地身體以腰部為軸,劇烈的晃動起來。就像是起伏不斷的波浪一般,搖搖晃晃的,可卻就是沒有摔倒,甚至沒有後退半步。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約數次呼吸的時間,唐三的身體已經穩定下來,面不紅,氣不喘的看向牛皋,微笑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三成功力確實算是手下留情了,可牛皋也沒想到唐三能抵擋得住。他之所以沒有施展過多魂力攻擊。是怕一下子打死了唐三,給禦之一族惹上大麻煩。更不希望讓自己的老兄弟泰坦因此為難。

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承受了自己三成功力地一拳之後,在沒有使用武魂的情況下,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仿若無事一般,似乎剛才自己那一拳根本就沒打在他身上似的。

牛皋地一拳當然是打中了,只是,絕大部分卻都被唐三巧妙卸掉。唐三身體晃動並非完全是對方力量所致,而是他將自己的控鶴擒龍之術用在了身體上。身體每一次擺動,都將對方轟擊在自己胸膛上的力量卸掉一些。到了最後,他實際上並沒有承受多麼劇烈的攻擊。四兩撥千斤之術用的可以算是神乎其技。只不過這個世界的人是很難明白他已經露了這一手絕技的。

唐三向牛皋展顏一笑。“前輩,晚輩的第二拳來了。您可要小心了。這次晚輩會發力。”一邊說著,唐三的又是一拳擊出。

牛皋根本就沒打算防備,他可不相信唐三地攻擊能對自己起到什麼作用。在他眼中,這一次唐三擊出的拳頭更加過分,輕飄飄的朝著自己胸口印來。此時,他滿腦子都想著自己下一拳該用多少力合適。要既能擊倒唐三,又不至于給他造成太多傷害。

就在唐三的拳頭距離牛皋胸前還有數寸的時候,突然。一股濃郁的白光從他身上奔湧而出,那可不是武魂釋放,更不是魂技。而是他昊天錘上銘刻的天賦領域。

白光瞬間從唐三全身奔湧到右手彙集,殺神領域進化技能殺神突擊一刹那就已經凝聚在了他的拳頭之上。就借助這數寸的距離,唐三拳頭驟然加速,以肉眼難辨地速度轟擊在了牛皋胸前。詭異的是,這一拳轟擊在牛皋的胸肌上,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過度的謙遜只會讓人家小看自己,從昊天宗歸來的時候唐三就已經明白。這是一個要靠力量說話的世界。誰的拳頭硬。誰的底氣就足。如果不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在這里只會讓人家看扁。

他地第一拳沒有用力。自然不是嘴上所說地原因。而是為了讓牛皋輕視自己,而這第二拳可就用上了自己的真本事。殺神領域地殺神突擊進化技能,再加上瞬間爆發的寸勁,已經用出了全力。如果能夠看到的話,就會發現,他那被濃縮後殺神領域包裹的右手已經完全變成了玉色。控鶴擒龍中的外放之力完全爆發。他在攻擊出第二拳的時候已經提醒了牛皋,至于牛皋會不會真的在意,那就不是他的問題了。

唐三的動作很快,從殺神領域凝聚到寸勁爆發,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身為單屬性為防禦的牛皋,在反應方面本就不是強項。突然感覺到胸前一陣發冷時,唐三的拳頭已經印上了他胸口的位置。

右拳一觸即走。唐三臉上湧起一層紅色,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而牛皋的表情卻由呆滯漸漸變得古怪起來,突然,他臉色大變,緊接著蹬,蹬,蹬,接連後退三步,才站穩身形。張開嘴,一口白氣噴了出來。

“好小子。”牛皋此時是又驚又怒。唐三那閃電般的一拳轟擊在他胸前時他還在心中暗暗冷笑,想要用這種方法麼?老夫的防禦又豈是你能想象的?哪怕不使用武魂,牛皋的皮膚堅韌程度也不回遜色于真正的犀牛。

但是,當拳頭及體,他才發現並不是那麼簡單。首先。唐三這一拳擊中的位置正好是他胸前一處大穴所在,而且寸勁所爆發地魂力盡可能的凝聚在了一起,最可怕的還是那濃縮後的殺神突擊。一瞬間所爆發的殺氣可不是物理防禦所能擋住的。

牛皋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那力量他倒是擋住了,可是力量中附帶地一股寒氣卻宛如鋼針一般刺入胸口,頓時全身一陣發麻。那寒氣逼迫的他竟然喘不上氣來。就連心髒也仿佛要被刺激的爆裂了一般。幸好他實力強橫,防禦力更是強之又強,有著一顆遠比常人強悍的心髒,這才好不容易挺了過來。張口噴出的白氣,就是唐三的殺神領域輸出的殺氣。

看到牛皋連退三步,泰坦也吃驚的合不攏嘴。牛皋的防禦力有多強他清楚地很,他自問在正面的對抗中,自己全力以赴也未必能夠傷到這老家伙半分。可是他卻在唐三那一拳下後退了。唐三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心髒依舊一陣冰冷,發自內心地含義令牛皋機靈靈打了個冷戰,那冰冷殘酷的殺機洗禮了他的身心。攻擊力雖強,但他還能承受,可是那股恐怖的殺氣卻令他完全相信了之前泰坦所說的話。唐三的確實比唐昊更加出色,他可以肯定,唐昊在唐三這個年紀。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而那凜冽而強橫的殺氣卻是如出一轍。

泰坦在短暫的驚訝之後已經哈哈大笑起來,看著牛皋在唐三手中吃癟地樣子他說不出的開心。他可是很久沒看到自己的好兄弟這麼尷尬了。

其實,此時的唐三也是大為吃驚,他對于牛皋的防禦已經有了心理准備,可是,當這一拳真正轟擊在牛皋胸前的時候,他卻發現,牛皋的防禦力並不像自己想想的那麼簡單。

首先,他轟擊在牛皋胸前的拳頭並沒有感覺到自己轟中地是穴位。牛皋的皮膚和肌肉,就像是堅硬的牛板筋一樣,除了極為堅硬之外,還有一種出奇的彈性。他這一拳轟上去,單是反彈力已經令手腕一陣酸痛。除了殺神領域的進化技能殺神突擊之外,寸勁輸出的魂力全被擋在了皮膚之外。

雖然只是單屬性,但這純粹的單屬性有多恐怖,也只有真正體會到了才能完全明白。

牛皋狠狠的瞪了泰坦一眼,臉已經漲紅成了豬肝色。“好小子。第二拳我也不會客氣了。”猛的大喝一聲。整個大廳都顫抖了一下,左腳踏前一步。右拳直接轟向唐三。而原本打算輸出地五成魂力已經變成了七成。這一拳,牛皋已經有種勢在必得地意思,被一個比自己小幾十歲的年輕人擊退三步,這對于他這個防禦大師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轟----,劇烈地轟鳴在唐三胸前暴起,泰坦的笑容頓時收斂了。

唐三上身被轟擊的向後仰去,腳下也在踉蹌後退。但在牛皋拳頭轟擊到他身上的一瞬間,一藍一白兩色光芒已經同時爆發出來。

牛皋只覺得全身一冷,心髒又收縮了一下,這一拳的力道頓時減弱了幾分,而他這一拳轟擊在唐三身上也是感到一驚。作為一名防禦大師,他清晰的感覺到唐三的身體充滿了柔韌的感覺,在柔韌內包含著一種特殊的剛硬。自己一拳轟擊上去,雖然看似將唐三轟的後仰,而且腳下也在飛退。可實際上牛皋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沒有全部作用在這年輕人的身上。

身體依舊在劇烈的擺動著,同時,能夠清晰的聽到唐三身上骨骼一陣劈啪作響,身上釋放出的白光收斂,而藍光中卻多了一層淡淡的金紅色。

一直後退了十余步,唐三才算勉強站穩,但已經不像先前那樣從容了,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胸前也在輕微的起伏著。可是,他卻依舊沒有摔倒。在一名魂斗羅的七成功力轟擊之下。他還能站著。這就已經證明了很多事。

牛皋在轟中唐三的時候本來還有點後悔,要是唐三真有個好歹,他的麻煩絕不會少。雖然沒有使用魂技,但他對自己的力量和魂力有絕對信心。可是,唐三在後退十余步卻依舊站穩了身形。

簡單地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身上那層藍金色光芒緩緩收斂。唐三蒼白的臉色竟然重新變得紅潤起來,向牛皋展顏一笑,“前輩,好強的魂力。”

牛皋呆呆的看著他,“小子,你的武魂該不是蟑螂吧。就算是我禦之一族地子弟,四十歲以下的也沒有能擋住我這種程度一拳的。”

唐三臉上笑容不變,論防禦力,他又怎麼會差呢?從他的經曆中就可以清楚的知道他的防禦力是經過怎樣的痛苦才提升的。

首先是他的六個魂環。從第三個魂環就已經是越級吸收。當初,他是承受了怎樣巨大地痛苦才完成了這樣的壯舉啊,越級吸收造成的情況就是。他在實力提升地同時,自身被魂環改造的屬性要遠比同級別魂師更強。

後來,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兩大仙草服用,冰火兩儀眼中鍛造身體。再加上藍銀皇二次覺醒的改造,小舞十萬年魂環獻祭對身體的改造。以及那得天獨厚的四塊魂骨對身體的增幅屬性。這所有的因素疊加在一起,就造成了唐三現在所擁有的恐怖防禦力。在同級別魂師之中,他的防禦絕對可以算得上是最強。或者說是,七十級以下地魂師,已經沒有誰能和他比防禦力。哪怕是禦之一族的也不同。

在他還沒擁有小舞的魂環和魂骨時,就已經能承受書名魂聖的攻擊而不死,最後斷去的右腿還是他主動收斂了自身的防禦,為救小舞刻意犧牲所致。

唐三向牛皋微笑搖頭,“晚輩出身昊天宗,又怎麼可能擁有蟑螂武魂呢?”

泰坦看唐三沒事,也是長出了口氣,哈哈一笑,道:“我看就這樣吧。一人兩拳。再打下去就要傷了和氣了。我可不想看到你們中的任何一個受傷。老犀牛,你都一把老骨頭了,就不能沉穩點麼?還是那麼爭強好勝。”

牛皋沒好氣的道:“放屁。他能傷的了我?我承認,這小子確實不錯,你對他地評價也沒有誇大。不過,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傷到我那還是不可能的。”

泰坦撇了撇嘴,“不可能?在剛才他攻擊的第二拳之前,你能想到他會把你震退三步麼?你不是還退了?你怎麼知道他就沒有絕招攻擊第三拳?讓你這老小子吃個大虧。”

牛皋大怒,“怎麼說老夫也是魂斗羅。要是這樣的話。我以後也不用混了。老猩猩,你也太小看我了。好。唐三,只要你三拳能讓我比你剛才退的更多。你不但可以留下來,以後我禦之一族也不在與你為敵。當年的事就算一筆揭過。”

唐三大喜,他終于找到了化解這段仇恨的機會,趕忙道:“那我們一言為定。”

牛皋雙腿岔開,雙手背在身後,傲然道:“來吧。”

一旁的泰坦卻在暗自偷笑,“牛皋啊牛皋,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容易沖動。不像我這麼沉穩。恐怕這次你真地要吃虧了。脫離了昊天宗太久,你連昊天宗強大地技能都忘了。唐三剛才能讓你退三步,那麼,現在就能讓你退的畢他更遠。”

唐三是聰明人,更不會讓泰坦失望。站定在距離牛皋五步之外,他深吸口氣,全身魂力頓時鼓脹起來。玄天功加速運轉,令他整個人看上去頓時氣勢大盛。

牛皋距離他最近,自然感受也最深,唐三身上釋放出地魂力令他大吃一驚,那可至少是六十級以上的魂力啊!難道說,眼前這年輕人竟然已經擁有了六十級以上的實力?不,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可是,盡管他再不信,事實也已經背在眼前。

唐三緩緩抬起自己的右臂,這一次,他沒有急于使用殺神領域,右拳在玄天功的作用下緩緩變成了瑩潤的玉色,為了不在轟擊到對手的時候反而震傷自己,他已經將玄玉手用到了極限。

“小子,磨磨蹭蹭的干什麼?來吧。”牛皋大喝一聲。這一次,他可是沒有絲毫大意。事關臉面。魂力遍布全身,將防禦力提升到極致。這已經是他不實用武魂和魂技的情況下防禦力最強狀態。

唐三動了,腳尖點地,以小腿發力,身體猛地旋轉半周,右臂揮動而起。只是,他這一拳並不是轟向牛皋的,而是轟在空氣之中。

唐三的動作很快,第一拳轟出後,緊接著就是第二拳,氣勢瞬間疊加,在魂力的壓縮之中,已是白光隱現。

看到這第二拳,牛皋的臉色已經變了,他腦海中也終于想到了那個詞彙。是啊,這小子出身于昊天宗,又怎麼可能不會這個技能呢?只是,他此時不是用錘,而是用手,又能發揮出幾成威力?

沒錯,唐三所用的,正是亂披風錘法。以拳帶錘,這本來是很少出現的情況,因為昊天錘乃是武魂,隨時都可以使用。但以拳帶錘雖然失去了昊天錘的增幅,可亂披風錘法的效果卻不會減。

唐三在瀑布下的苦練絕不是白費的。人一生能有幾個一年?那占據了至少百分之一生命的時間他完全浸淫在這套並不複雜的錘法之中。此時再次施展,駕輕就熟,毫無遲滯。

以左腳為軸,唐三的身體迅速的旋轉起來,事先誰也沒有規定每次攻擊前不能蓄力,只是唐三這蓄力方法卻令牛皋十足的信心開始出現了些許裂痕。

亂披風錘法分為幾個境界,最簡單的是九錘,然後是十八錘,三十六錘,六十四錘和最強的八十一錘。

在正常魂師戰斗之中,這種錘法其實是很難起到作用的,除非像唐三上次遇到風笑天那種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類似的技能才有可能出現對碰。

可此時他卻有著充足的蓄力時間。牛皋只是心中在祈禱,盼望著唐三的亂披風錘法只練到了六十四錘以下的境界。他的防禦力雖強,但如果真的面對那八十一錘疊加的攻擊,他也沒有任何把握。更何況唐三的魂力比他想象的要強上那麼多。

宛如陀螺一般旋轉,唐三每一拳揮出都極有節奏,身體在疾速旋轉中,左腳始終沒有離開那方寸之地,最令牛皋心頭忐忑的是,唐三釋放出的魂力並沒有帶給他壓力,而是完全內蘊在他旋轉的那個***之中。

白光漸漸濃郁,將唐三飛快旋轉的身體包裹在內,令人無法看到他的身形。身為魂斗羅,不論是泰坦還是牛皋,都能感受到那團白光中不斷提升的恐怖力量。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一章 禦之一族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三章 破防,亂披風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