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三章 破防,亂披風之威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三章 破防,亂披風之威


唐三在瀑布下練習的時候,腳下踩的是光滑的圓石,他的平衡力得到了極強的鍛煉,此時第一次在外面施展開來,體內魂力湧動,令他產生出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終于,九九八十一錘的最後一錘揮出,濃郁的白光瞬間放大,那不只是唐三的攻擊力,同時還有他自身所釋放的殺神領域。為了能夠降服這禦之一族,他可以說是不遺余力的。

泰坦大喝道:“老犀牛,用武魂。”

牛皋此時也顧不上臉面了,畢竟,和臉面比起來,生命才是更加重要的。原本就寬厚的身體急速膨脹,皮膚瞬間變成了黑色,極其厚重的角質層驟然而出,身上的第一、第二、第三,三個需要魂力最少,釋放速度最快的魂環同時光芒閃爍。真的令牛皋那雄壯的身體變成了一座保壘。

轟----

充分蓄力後的亂披風錘法絕對是可怕的。盡管沒有昊天錘輔助,這疊加了唐三八十一次轟擊魂力的最後一錘,在瞬間爆發出的攻擊力還是令人咋舌。

那一拳爆發的力量宛如龍吟虎嘯一般霸道,那曾經令兩百米瀑布逆流的恐怖力量再次展現,恢宏的魂力驟然吞噬了那雄壯的身體。強橫的爆發力瞬間炸響。

巨響中,牛皋那龐大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受到殺神領域的影響,唐三的攻擊力再提升幾分,而牛皋的防禦則降低幾分,此消彼長之下,攻擊效果更加恐怖。

那如同山岳一般的身體瞬間飛撞,筆直的轟擊在了大廳的牆壁上,出現一個人形缺口。

不得不說,禦之一族的建築相當結實,整個大廳雖然一陣劇烈的晃動,可終于還算沒有崩潰。

唐三旋轉的身體已經停了下來。胸前不斷的起伏著,沒有昊天錘地輔助,他這亂披風錘法的威力要減弱了很多。而且也大大的增加了自身的消耗。全部八十一錘竟然令他的魂力急跌近五成之多。

泰坦大步走到唐三背後。一只手搭上他地肩膀。將魂力向他體內輸入。渾厚地魂力雖然不能為他補充。但卻可以幫他理順氣息。

急促地腳步聲從外面響起。先前牛皋只顧著和泰坦親熱地聊天。甚至都忘記讓下人上茶了。但這邊出現了如此巨大地動靜。整個禦之一族都被驚動了。

呼啦啦。外面湧入至少有二十多人。一個個都是那麼雄壯。為首一人相貌與那牛皋有八分相像。只是要年輕許多。一進大廳他就看到了泰坦。

“原來是泰伯伯來了。咦。您來了。我爸怎麼沒在?剛才那響聲是?”壯漢一邊恭敬地想泰坦行禮。一邊有些疑惑地問道。

泰坦看看唐三。臉色變地極為古怪。來人家這里做客。卻把主人從牆里轟了出去。他當然不會為牛皋地身體擔憂。如果唐三使用了昊天錘。或許還能真地傷到他。但赤手空拳地話。就算是八十一擊亂披風錘法。也不可能對釋放了武魂地牛皋造成真正傷害。

泰隆在唐三耳邊低聲道:“他叫牛奔。是牛皋爺爺地長子。和我爸也是好朋友。他地天賦要比我爸爸強上不少。魂力修為應該和少主差不多。”

沒等泰坦回答,主人就回來了。破洞處,牛皋灰頭土臉的鑽了進來。身上衣服已是多處破損,武魂收斂了,但那一身灰塵和他那怪異的表情卻令人捧腹。

牛奔和一眾禦之一族的族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老牛皋,一個個都愣住了。牛奔甚至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泰坦伯伯,這就是您的不對了。您怎麼才一來就欺負我爸啊!”牛奔強忍著笑意,向泰坦說道。因為他和泰諾之間的關系,再加上泰坦是看著他從小長大地,一直十分親近。所以他也沒有太多顧忌。

泰坦哈哈一笑,道:“誰讓你爸爸非要較勁呢?這不是被我收拾了麼?沒事,沒事,我們兩個老家伙隨便切磋一下而已。你沒看到你伯伯我吃虧的時候呢。你可不能偏向你爸啊!”

牛皋瞪了泰坦一眼,很顯然泰坦是在幫自己掩飾。惱羞成怒之下,這一腔怒火頓時發泄在了兒子身上,“混蛋,誰讓你們進來的?沒看到我和泰坦族長在敘舊麼?滾,都給我滾出去。”

牛奔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被牛皋罵的卻一點脾氣也沒有。在禦之一族,牛皋就是絕對的權威。這也是為什麼牛奔看到父親吃癟後想笑的原因了。

“好,好,爸您別生氣。我這就滾。你們老哥倆繼續敘----舊----吧。我去給你們准備酒菜。”說完。牛奔趕忙揮揮手。帶著一種禦之一族的人退了出去。

泰坦贊歎道:“牛奔這小子比我們家泰諾強多了。越來越會辦事了。還沒繼承你這臭脾氣,不錯。不錯。”

“不錯個屁。”牛皋此時是一臉的不甘。氣沖沖地走了過來,拍打了拍打身上的塵土,雖然不願,但卻不得不面對唐

“小子,你贏了。***書道首發剛才我用了武魂,第三拳也不用打你了。老夫說話算數。從今以後,我們禦之一族與你父親還有你之間,再沒有任何仇恨。”

看著牛皋咬牙切齒的樣子,唐三不禁莞爾,他當然聽得出牛皋話語中並沒有與昊天宗釋懷的意思。但他也不在意。昊天宗雖然是他的宗門,但對于這些附屬宗族確實虧欠太多。那並不是一時半會兒,一場比試就能夠化解的。只能慢慢來。

“是前輩大意了,才讓晚輩取巧。要是正常戰斗,對手哪有給晚輩蓄力這麼久的可能。”

牛皋哼了哼,“行了,輸了就是輸了。難道老夫還是不認輸的人麼?你這次就留下好了。”

泰坦嘿嘿笑道:“我看你這樣子,就像是不認輸。這就完了?你在最強的防禦上都輸給了人家年輕人。也不表示表示?”

牛皋怒道:“表示什麼?難道還讓我帶著禦之一族向他臣服不成?”

泰坦笑道:“那到不用。不過,最近我和少主准備成立一個叫唐門地宗門,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既然你和主人、少主之間地矛盾已經化解了。應該沒有什麼障礙了吧。”

牛皋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少來這套。就知道你帶這小子來沒安好心。老猩猩,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難道你還沒上夠昊天宗的當?還打算讓我們再經曆一次浩劫不成?”

泰坦無奈地搖搖頭。“算了,一時半會兒也和你說不清楚。我說,牛皋啊牛皋,你也太怠慢我這個大哥了吧。是不是先弄點茶水來喝喝。還有,你這樣子讓族人看到了像什麼?快換衣服去。”

牛皋有些不滿的瞪了泰坦一眼,“還不是你招惹來地。我去換衣服。”說完。這才大步而去。

看著牛皋的背影,泰坦向唐三道:“少主,你真是另我吃驚啊!真虧你想得出來,在老犀牛最擅長的地方打擊了他。難怪你非要跟我來,看來,你早已想好了對策。只是老犀牛性格倔強,不會這麼容易就妥協的。”

唐三輕歎一聲,道:“其實,我並沒想要讓牛皋前輩妥協什麼。只是希望能夠試著化解當初的仇恨。畢竟曾是一家人。單屬四宗族現在這個樣子都是昊天宗封閉造成的。我只是希望為四族做點事。您就不用強求牛皋前輩加入咱們唐門了。只要他們不再記恨我父親,我就知足了。”

正所謂父債子還,現在地唐三。正是開始為父親還債了。他只是希望未來他能夠代替父親化解曾經的仇恨,將真正的仇敵毀滅。

兩人剛說了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牛皋突然從外面走了回來,站在門口向唐三道:“小子,你魂力到底多少級?”

看著一臉郁悶性格爽朗的老人,唐三恭聲回答道:“晚輩魂力六十六級。控制系戰魂帝。”

牛皋愣了一下,“控制系?昊天錘什麼時候變成控制系武魂了?”

泰坦笑罵道:“趕快去換衣服吧。回來再說,這也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

牛皋有些疑惑的看了泰坦一眼,這才轉身再次離去。一邊走,嘴里還嘟囔著,“六十六級,二十一歲六十六級。這還是人麼?”

牛皋剛走不久,已經有下人送上香茗,顯然是他第一次出去就吩咐了的。也有書名禦之一族的族人從外面開始修補大廳牆壁上那個被牛皋撞出地破洞。

泰坦喝了口茶,向唐三道:“少主,你應該也看得出,我和牛皋關系極好。我們有著過命的交情。坦白說。我希望牛皋帶領禦之一族加入唐門,並不只是為了少主您。更多的是我自己地私心。我年紀大了,真的很希望能夠和這多年的好兄弟生活在一起。大家相互有個照應,也有個伴。我會盡量去說服他的。牛皋雖然憨直,但他絕對不傻。我想,他會想明白的。如果他願意帶領禦之一族加入唐門,還請少主給老夫個面子。”

唐三微笑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正是求之不得啊!禦之一族的建築學加上您的鑄造術,我們唐門豈不是要變成銅牆鐵壁了麼?”

牛皋離去的時間不長。一會兒地工夫換了身乾淨衣服的他就已經回轉過來。一進門。第一句話還是對唐三說的,“小子。你真的六十六級?”

唐三點了點頭。

牛皋走到泰坦身邊坐了下來,眼中流露著若有所思的光芒。泰坦也不打擾他,就讓他自己去思索。

二十一歲,六十六級,防禦力之強,絕不在同級別禦之一族族人之下。而昊天宗的子弟,又什麼時候缺乏過攻擊力呢?牛皋首先想到的,就是唐三未來的前途。毋庸置疑,不出二十年,唐三必定成為一名絕頂高手。而且還是極其強悍的那種。

哪怕都是封號斗羅,實力也是有不小差距地。像唐昊巔峰狀態時那種實力,同時面對三名普通的封號斗羅絕無問題。只是他一個人就令武魂殿雞飛狗跳。牛皋明白,如果得罪這麼一個有潛力的魂師,對于禦之一族的未來絕對不會有好處。***書道首發

禦之一族在建築上確實有獨到之處。大廳牆壁上的破洞在這麼短地時間內已經被重新封好了。

泰坦道:“老犀牛,我知道你在琢磨什麼。你也別多想了。我來給你堅定下信心好了。你讓仆人都退下去。牛皋雖然不知道泰坦要做什麼但還是依言照做了。

泰坦也向自己的族人揮了揮手,除了泰隆和馬紅俊以外,讓其他人都先到客廳外候著。

牛皋有些不解的看著泰坦,“老猩猩,你弄的這麼神神秘秘地做什麼?”

泰坦淡然一笑。道:“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後來埋怨我。也是讓你知道,當哥哥地絕不是輕易下決定地人。少主,您就讓他看看您地武魂吧。”

唐三和泰坦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流露出了一絲默契的神色。站起身,唐三眼中光芒一閃,左手抬起,黑光湧動之中,昊天錘已經出現在他掌握之中。

牛皋疑惑的看著唐三,向泰坦道:“老猩猩。難道我還沒見過昊天錘麼?咦,小子,你怎麼沒魂環?”

唐三微微一笑。“晚輩的昊天錘確實是沒有魂環的。”

泰坦道:“別著急,慢慢看。”

唐三左手一翻,昊天錘已經收回,緊接著,一層藍色光彩湧動之中,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藍金色的藍銀皇從他身體周圍在藍光的凝聚下四散而出,生機勃勃地氣息頓時充滿了整個客廳。

在藍銀皇釋放出的一瞬間,牛皋已經猛然站起。因為他看到了唐三身上亮起的那六個炫麗魂環。沒有白色,最低地是黃色,黃、紫、黑,這三個顏色對于牛皋來說都很熟悉,身為魂斗羅的他,自然也擁有著這樣三個顏色的魂環。可是,當他看到最後那一抹妖異的殷紅時,整個人的大腦都已經陷入了一片空白。

“不用意外,少主身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奇跡。看到了麼?當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不比你現在的表情好多少。”泰坦感歎著說道。

唐三對泰坦並沒有隱瞞過什麼,這位全心全意支持他的老人,在路上就已經看過唐三這恐怖地十萬年魂環。當時他的表情幾乎和現在的牛皋一模一樣。唐三沒有解釋,只是在看著自己十萬年魂環的時候充滿了悲傷。泰坦也沒有多問。他明白,這是唐三對他的信任,也是給予他的信心。

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牛皋喃喃的道:“十萬年,這真的是十萬年魂環……,難怪。難怪你地防禦力這麼強。只是。你這個級別,怎麼可能吸收的了十萬年魂環?”

每當看到身上那紅色的魂環時。唐三就會不可自制的想起小舞獻祭時那一幕,神色頓時黯然下來,從如意百寶囊中小心的抱出小舞,“對不起,前輩。我不想回答您這個問題。如果有的選擇,我甯可不要這個魂環。”一邊說著,他緩緩收回了自己的武魂。

泰坦向牛皋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問下去了。牛皋深吸口氣,突然,他臉色大變,仿佛想起了什麼似的,聲音略微有些顫抖的道:“等等,你,你有兩個武魂?”

一旁地馬紅俊早就坐地有些不耐煩了,“我三哥本來就是雙生武魂啊!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牛皋瞪大了眼睛,“小胖子,你說地真輕松。你見過幾個雙生武魂?”

“呃……,這個……”馬紅俊頓時回答不出。

牛皋粗重的喘息了幾聲,半晌才再次看向泰坦,“老哥,你這次帶他來,是逼我賭博啊!”

泰坦歎息一聲,道:“我不逼你。如何決定是你自己的事。我只是希望,我們兄弟在剩余的歲月里能夠在一起,就像以前那樣。每天都能角力,能一起喝酒。你應該知道,我不是個草率的人。我如此決定了,自然有這樣決定的原因。”

牛皋沉聲道:“可是,你應該也知道了。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兩大宗門隕滅。不用問也知道是誰干的。不久的將來。恐怕我們魂師界都要重新洗牌。我不得不為族人考慮。我在這里,最壞的選擇就是依附于武魂殿。我必須要考慮到整個家族的延續。”

泰坦道:“我們的宗門並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地魂師宗門。簡單的說,我們更像是一個商人。只不過是擁有強大武力的商人而已。”

牛皋愣了一下,“商人?我不明白。”

唐三微笑道:“總要有收入才能養活宗門門人。我們唐門的第一個客戶是七寶琉璃宗。也是長期客戶。我想,下一個客戶將是天斗帝國皇室。除了武魂殿,我們誰的生意都可以做。”

正在這時。牛奔從門外走了進來,為了怕被父親責怪,走到門口的時候還特意在門上敲了敲,“爸,泰坦伯伯,飯菜准備好了,你們要不要邊吃邊聊?”

牛皋點點頭,向泰坦道:“走吧,我們一邊吃一邊說。”

一聽說有飯吃。馬紅俊頓時興奮起來,他早就餓了,忍不住向牛奔問道:“有沒有肉?要大塊大塊地那種。”

牛奔哈哈一笑。“小胖子,我們禦之一族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肉。我們武魂雖然是板甲巨犀,可卻都是肉食者。管夠。”

上了飯桌,唐三立刻就明白牛奔所說的肉食者是什麼意思了。整個一張直徑三米的大桌子上,堆滿了各種肉食。就沒看到什麼蔬菜。

酒更是直接擺上來三壇,十斤裝那種。里面還都是烈酒。大口喝酒,大塊吃肉,恐怕這就是豪爽性格者的特點吧。

唐三一向認為自己的飯量不小。可是,上了這桌子他才知道什麼叫小巫見大巫了。別說牛奔、泰隆他們,兩位族長的飯量也是極其驚人。大塊大塊的肉像是不需要咀嚼似的吞咽下去。他們喝酒的碗估計一次就能裝個一斤以上。而且唐三就沒看到一碗酒他們需要第二口地。

“小子,來,喝酒啊!”牛皋向唐三端起了酒碗。

唐三頓時一臉的苦笑,“前輩,還是你們喝吧。我要是這一大碗烈酒下去,恐怕就不能在桌子上坐著了。”

牛皋皺了皺眉,“年輕人怎麼能不會喝酒呢?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那可是海量。”

唐三笑道:“您現在也是海量。既然前輩相邀,那我就陪您一碗。”說著,他端起面前基本上沒怎麼動過地酒碗一飲而盡。在喝下去的時候,他是用玄天功護住喉嚨,迅速讓那酒液流入腹中的,根本就沒喝出什麼味道。

牛皋也大口的喝了下去,哈哈一笑,“對嘛,這才是年輕人應有的豪氣。”

唐三還從未這麼喝過酒。也很少喝酒。此時只覺得腹中一陣火熱。燙的他俊臉通紅,已是說不出話來。

正在唐三暗暗後悔。不該這麼沖動的時候,突然,體內玄天功略微一動,一股冰冷的感覺融入熾熱之中,體內血液的流動速度仿佛加快了,那灼熱地感覺很快就變成暖流融入全身,不但痛苦消失了,反而有種血脈暢通的爽快感覺。

因為以前就算喝酒也只是低度數的麥酒而已,這高度酒倒是第一次喝。也第一次感受到高度酒帶來的感覺。

其實,酒量與身體情況有很大關系,唐三的身體狀況可以說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他那經過無數次錘煉的身體,對于烈酒的吸收能力極強。尤其是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這兩大仙品藥草對經脈的洗禮,雖然不能說是百毒不侵,但吸收點烈酒還是沒什麼問題地。

酒精能促進人體的血液循環,少量飲酒對身體本就有利,唐三身體的承受能力令他完全可以吸收這些烈酒。

牛皋看唐三一碗酒喝下去,臉已經漲的通紅,立刻明白這年輕人肯定是沒怎麼喝過酒的人。他能這麼痛快的喝下一大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已是很給自己面子。心中對唐三不禁多了幾分好感。

長出口氣,唐三緩過氣來,向牛皋道:“前輩,晚輩實在是酒量低微,恐怕就只能陪您這一碗了。”

牛皋哈哈一笑。道:“好,老夫也不逼你,總算讓我在酒桌上找回了面子。你這小家伙還真是強啊,自從在這龍興城定居,我還是第一次吃癟呢。”

唐三知道他對自己之前贏了他還是有些芥蒂的,微笑道:“其實那只是晚輩取巧而已。真論防禦力。晚輩又怎麼能和前輩相比?”

一旁的牛奔聽的有些不對味兒了,想問卻被泰坦用眼神止住了。

牛皋道:“輸了就是輸了,你也不用給我這老家伙臉上貼金,看來,我真地是老了。”

唐三道:“晚輩並不是謙虛,事實上,晚輩是占了很大便宜地。看上去,晚輩提出不使用魂技是對自己不利。可實際上,是對前輩不利地。晚輩地武魂就算用上魂技。對自身的防禦力增幅也遠遠不可能與前輩的武魂相比。而且亂披風錘法也只有在那種足夠蓄力情況下才能發揮出威力。晚輩是以己之長,攻前輩之短,這才僥幸獲得了前輩的認可。如果前輩一上來就用全力攻擊。晚輩肯定抵擋不住。與其說是晚輩勝了,倒不如說是前輩愛惜晚輩。”

聽著唐三的話,牛皋一愣一愣地,原本郁悶的心情舒緩了許多,笑道:“好小子,你倒是會說話。以前我可不記得昊天宗有像你這麼會說話的子弟。”

這一下,牛奔再也忍耐不住了,臉色一變,“爸。他是昊天宗的人?您……”

“住口。”牛皋瞪了兒子一眼,“他雖然是昊天宗的人,但是我已經答應過他,我們與昊天宗之間的恩怨從此與他沒有任何關系。他是你泰坦伯伯帶來的,以後就是我們禦之一族的朋友。”

牛奔聽著父親的話有些發愣,他可是知道自己父親對昊天宗地怨念有多深的,眼前這青年竟然能夠令父親放棄那份怨念,肯定不只是泰坦出面的原因。

牛皋又和泰坦干了一碗酒,問道:“老泰坦。仔細說說你們那個什麼唐門吧。”

泰坦點了點頭,道:“我們這唐門,就成立在我力之一族地府邸。主要是制造一種名為暗器的特殊武器。用來販賣和增強自身的實力。我們力之一族以鑄造聞名。少主帶來一些絕佳的設計。如果能大批量生產的話,就可以對低等級魂師產生很大的殺傷性。一旦成功,那麼,我們鑄造界也不回像現在這樣地位低下。處理適宜,甚至可以威脅到武魂殿。”

“能夠對魂師產生威脅的特殊武器?”牛皋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泰坦。他並不是懷疑泰坦的話,他相信自己這位好兄弟不會無地放矢。可從理智上他又很難相信這是事實。

唐三從懷中摸出諸葛神弩,正所謂百聞不如一見。再多的講述也不如真實的展示唐門暗器的威力。

在眾人的注視下。鏗鏘的機括聲中,唐三已經將諸葛神弩機璜上好。

“前輩。可否請您用武魂抵擋?這樣您應該能夠最真實的感受到它的威力。”

看著唐三手中那不大的黑匣子,牛皋對泰坦地說法更多了幾分懷疑,就憑這麼小的東西就能對付魂師?

泰坦道:“老犀牛,千萬不要小看這東西。在一定范圍內,它的殺傷力是相當強悍的。我曾經試過。實在令人贊歎。四十級以下魂師很難抵擋,就算超過了四十級,如果沒有及時施展防禦技能的話,被殺掉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七寶琉璃宗你知道吧。他們與藍電霸王龍家族同時遇襲。最後七寶琉璃宗直系宗門弟子大部分得以保全,並不是襲擊他們的人手下留情,也不是襲擊他們的人不如針對藍電霸王龍家族的高手少。而就是因為以這件諸葛神弩的武器起到了重要作用。就是憑借著上百架這種暗器,才擋住了偷襲者潮水般地攻擊。”

牛皋大吃一驚,“你說真地?”

泰坦指指唐三手中的諸葛神弩,“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牛皋不再猶豫,立刻釋放出了自己地武魂,他那可憐的上衣又一次被極其強壯的防禦撐破。身上第一、第二、第三三個魂環同時亮起,全身產生出那宛如板甲一般的黑色角質層呈現塊狀密布于身上。

“來吧,小子。我現在的防禦力就算是五十級魂師的全力防禦也不過如此。”

“前輩,小心了。”唐三低喝一聲,按動了諸葛神弩發射的按鈕。

如此近的距離,幾乎沒有人看清楚諸葛神弩噴射時的樣子。只見一片虛影閃過,一連串的噗噗聲已經出現在牛皋胸前。

十六根弩箭毫無例外的反彈而回,唐三伸手一招,利用控鶴擒龍將弩箭收回掌握之中。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牛皋胸口處,只見他那厚實的防禦板甲留下了整齊的十六個白痕,每個痕跡都深約半寸左右。

唐三忍不住贊歎道:“前輩,好防禦力。”

牛皋咧了咧嘴,用手揉了揉胸前的痕跡,板甲奇跡般的快速愈合了,“有點疼。老猩猩,你沒誇大。這要是四十級以下的魂師,絕對抵擋不住。這麼小的東西,怎麼會產生如此之大的威力?真令人難以相信啊!等你們唐門成立了,回頭也賣我一批。我們禦之一族一直都欠缺攻擊力。這玩意兒不錯。”

泰坦哈哈一笑,“這還只是嘴普通的,還有更厲害的呢。真正的極品暗器,就算是魂聖級別的強者也未必抵擋的住。你要買也可以,我就做主了,給你個成本價。少主,咱們這諸葛神弩的成本價多少錢?”

唐三想了想,道:“就算六十個金魂幣吧。”

“這麼貴?”牛皋瞪大了眼睛看著唐三,要知道,他整個家族從事建築設計、制造,一個月的收入也不過是幾百金魂幣而已。並不是每個宗族都像七寶琉璃宗那麼有錢的。

唐三開出的價格還真不算高,諸葛神弩實際的成本價格大約在三十個金魂幣以內,但要算上人工價以及弩箭上淬毒還有其他費用,六十個金魂幣確實是成本價了。

當初唐三賣給七寶琉璃宗的時候,是全套五百個金魂幣,這一套暗器中,最主要的就是諸葛神弩。還有袖箭、含沙射影、緊背低頭弩等等。總體成本價也不超過二百金魂幣。

唐三呵呵一笑,道:“這諸葛神弩是用鐵精鑄造而成,需要極高的工藝。弩箭本身淬毒,如果不是您胸口的那層角質層,恐怕已經中毒了。待會兒還要麻煩您去仔細清洗一下。每一架諸葛神弩的成本確實要六十個金魂幣。如果是對外賣,大概在一百五十個金魂幣以上。”

牛皋看看唐三,再看看泰坦,“你們怎麼不去搶?我們禦之一族一個月的收入也買不了幾個這玩意兒。”

泰坦眼含深意的看了牛皋一眼,“所以說,我們唐門錢途無量啊!既不會出現在矛盾中心,又能有一定的收益。身在相對安全的天斗城之中。靜觀外界變化。”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對陣,與板甲巨犀比防禦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四章 禦之一族入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