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五章 鬼影迷蹤斗純敏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五章 鬼影迷蹤斗純敏


唐三道:“增強版的諸葛神弩,因為弩箭配備不同,威力也不相同。威力最大的能夠威脅到全力防禦的六十級魂師。威力最普通的也要比這基本版強上一個級別。足以令四十五級魂師飲恨,分為十二種弩箭,分別是穿骨箭、雷火箭、破甲箭、裂刃箭、鎮魔箭、霸王箭、冥陰箭、斷龍箭、滅欲箭、龍須箭、隕滅箭和七殺箭。其中最厲害的就是隕滅箭和七殺箭。只不過因為這些弩箭制作需要極為精湛的工藝和稀有材料。所以造價高昂。”

一邊說著,唐三拿回諸葛神弩,飛快的上好機璜,“前輩請看。”一邊說著,唐三抬手就射。伴隨著鏗鏘的機括聲。十六道殘影瞬間沒入地面。白鶴甚至沒看清楚它們是怎樣發射的。地面的花崗岩地磚上已經多了十六個小孔。

白鶴忍不住問道:“這東西的有效殺傷范圍是多大?”

唐三道:“五十米以內可以保證最大殺傷力,距離越遠,威力逐漸減弱。”

深吸口氣,白鶴的眼神掩飾不住的流露出激動之色,“好,這東西我買了。多少錢?我要二百個。”

唐三微微一笑,“不貴,一百五十個金魂幣。”

白鶴想了想,道:“能不能再便宜點?”雖然以他的性格是不願意講價的。但一百五十個金魂幣對于整個敏之一族來說,已經是筆不小的數字了。

白鶴從來不允許宗族子弟去武魂殿領取補助。整個宗門貧窮的程度在魂師界也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唐三想了想,道:“既然您和泰坦前輩是朋友。那我就給您個優惠價吧。一百二十個金魂幣。不能再少了。”

白鶴有點如釋重負的道:“好。那我買了。”一邊說著,從自己手腕上的魂導器手鐲中一抹,珍而重之的取出一袋金魂幣。

“這里是一百個金魂幣。剩余的二十個,等破之一族來了之後,我會給清。”

唐三沒有接。有些為難地道:“前輩。您似乎是弄錯了。我說地是一百二十個金魂幣一個。如果您要二百架諸葛神弩。那麼價格應該是兩萬四千金魂幣。”

“你說什麼?”白鶴猛地站起身。臉已經有些漲紅。本來他就因為宗族地貧窮而痛苦。此時聽到唐三說出這天文數字。內心地傲氣頓時化為了憤怒。“你在耍我?”凌厲地壓力頓時從體內噴薄而出。雖然他是速度方向地修煉。但怎麼說也是一名魂斗羅級別地強者。

坐在白鶴身邊地少女也跟著他站起身。瞪視著唐三道:“你怎麼不去搶?唐三淡然一笑。似乎沒有感覺到白鶴身上釋放地威壓似地。同樣是魂斗羅。白鶴帶給他地壓力就要比牛皋小地多了。“前輩息怒。我們唐門做生意。絕對是童叟無欺。一百二十個金魂幣地價格只低不高。我賣給七寶琉璃宗時。價格接近一百八十金魂幣一架。給您已經十分優惠了。您不要忘記。我這諸葛神弩乃是用鐵精打造而成。按照您希望地價格。我這諸葛神弩每一架還不到一個金魂幣?單是鐵精地成本價格都不止這些。更何況。其中地工藝和技術。我敢說是斗羅大陸上獨一無二地。前輩在動怒之前。還是想清楚比較好。”

一邊說著。唐三抬腳在地面輕跺。淡淡地白光從他身上一湧即隱。白鶴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釋放出地壓力被強行刨開。而地面上。十六道黑影彈跳而出。被唐三撈入手中。緩緩地將那十六根弩箭從容不迫地重新壓回到弩機之中。

泰坦說話了。“白鶴。這點我可以替他證明。這諸葛神弩賣一百二十個金魂幣絕對不貴。據我所知。七寶琉璃宗就是唐門地長期客人。給你這個價格已經很低了。我地意思是。你如果願意。可以買上一架用來防身。”

白鶴頹然坐回自己地位置。“這東西是好。可只是一架有什麼用?”正像牛皋所說地那樣。困擾敏之一族最大地問題就是攻擊力。如果他們能有足夠強大地攻擊力。那麼。就算是去專門獵殺魂獸。也足以支持宗族生存了。諸葛神弩地出現無疑令白鶴眼前一亮。可是。這價格對他來說。也實在是太難以接受了一些。

唐三微微一笑,道:“白鶴前輩,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今天既然是初識,這架諸葛神弩就送給您當作見面禮吧。”一邊說著,他將諸葛神弩重新遞回到白鶴面前。

白鶴愣了一下。“你要送給我?無功不受祿。我不能收。”在他心中。一百二十個金魂幣可不是小數目。接受單屬四宗族的支援是一回事,接受其他人的饋贈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他不是那麼驕傲。敏之一族也不回走到今天這一步。

唐三道:“那不如這樣好了。這位小姐應該是前輩的孫女吧。晚輩一向對速度也十分感興趣。不如我和這位小姐比試一場速度,如果我贏了,前輩手中這一百金魂幣歸我。如果我輸了,這架諸葛神弩就當作賭注給前輩。如何?”

一聽這話,白鶴頓時心動了。◆wWw.SHudao.***首發書.道◆速度是他們這一族最大的本錢,雖然唐三剛才流露出地氣息不弱,但他卻絕不相信在速度上自己的孫女會輸給他。而且,在他想來,唐三本就打算將這東西送給他,這也只不過是找個理由而已。白鶴雖然很好面子。但諸葛神弩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不禁下意識的向自己的孫女看去。

那美貌少女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幾乎只是一閃身,就站到了大廳中央,“好,我和你比。”

唐三將諸葛神弩放在一旁,緩步走到那少女面前。此時,面對面相視,他不禁心中也暗贊一聲,這少女果然美貌。尤其是協調的身材。不過,他也只是欣賞而已,在他心中,除了小舞之外。早已經裝不下第二個女人。

少女高傲的仰起頭,看著比自己高上大半個頭的唐三,“你要怎麼比?”

唐三微微一笑,道:“素來久仰敏之一族速度驚人,以靈巧見長。我們就在這會客廳內。只要你能碰到我身體任何一處,就算你贏。時間一炷香。反之,我贏。”

少女毫不猶豫的道:“好,那就點香吧。”

唐三的二十四橋明月夜里面什麼都有。隨手一摸,取出一支香,甩向馬紅俊,馬紅俊手指一彈,香頭頓時點燃。握在手中。

“唐門唐三,請教了。”唐三優雅地做出一個請地手勢,整個人頓時變的聚精會神起來。

少女不屑地撇了撇嘴,她可不認為唐三在速度上能和自己相比,“敏之一族白沉香。我要開始了哦?”

“請。”

唐三話音剛落,白沉香就已經動了。哪怕是以唐三的眼力,也只是看到身前殘影一閃,白沉香就已經來到了面前。

不過,他也早有准備,在說出請字的同時,腳下微微一動,向左側橫移一尺。

白沉香速度奇快,但也正是因為速度快的緣故,沖力自然也強。頓時從唐三身邊沖了過去。差之毫厘沒有碰到他。

此時,唐三地雙眼中的湛藍色中已經迸發出紫金光彩。他也是背脊一陣發涼,敏之一族的速度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一些。不敢大意,直接用出了紫極魔瞳。精神力全開。

白沉香沖出的身體輕巧躍起,腳尖在會客廳內一根柱子上輕點,以比先前還要快的速度掠了回來。一沖一回,加起來也不過是眨眼的工夫。

唐三此時已經極為小心,紫極魔瞳鎖定著白沉香的身體,腳踏鬼影迷蹤,整個人頓時變地虛幻起來。

鬼影迷蹤絕不是步法中速度最快的一種。但卻絕對是最靈巧玄奧的。白沉香的速度雖快。但唐三的動作卻總是出乎她地意料之外,她這一撲又空了。

白沉香自然不會甘心。展開身形,全力追逐唐三。唐三索性不去看她,憑借著精神力對她的鎖定,自顧自的在狹小的范圍內走起了鬼影迷蹤步。在他看來,敏之一族如果能夠配上唐門暗器,那麼,就與前世的唐門弟子十分相像了。今日之所以如此應對,是他與泰坦和牛皋早就商量好的。其中最關鍵處,就是他能否折服對方。

速度是敏之一族最為擅長之處,就像在防禦上唐三擊潰了牛皋地心理防線一樣,如果在速度上他能贏得敏之一族。那麼,一切就都會變的容易許多。

選擇在會客廳內進行比試,唐三也算是煞費苦心。眼前的白沉香不難對付,難的是敏之一族族長白鶴。唐三知道,就算加上自己的藍銀皇右腿骨,在直線速度上也不可能與白鶴媲美。所以,他只有選擇靈巧。直線速度,沒有人能比敏之一族的魂師快。但直線速度快,身體靈活,卻畢竟沒有成熟的套路。唐三要的就是利用自己的鬼影迷蹤來征服對方。

剛開始地時候,白鶴的臉色還十分輕松,可隨著唐三接連幾次閃過白沉香的追逐,他的臉色已經漸漸沉了下來。

盡管此時白沉香還沒有使用武魂,可實際上,速度早已經沉澱在每一名敏之一族魂師的骨子里,就算沒有武魂輔助,他們的速度也是極快的。

香燃燒的速度比平時有點快,這當然是馬紅俊鳳凰火焰的作用,只不過現在也沒人去關注他。就算香燃燒的再快,敏之一族地速度也足以在這段時間內做出無數次地撲擊了。

白鶴漸漸看出了一些門道,唐三的速度確實是比不上自己孫女地,可他那步法卻非常奇特,正是憑借著這玄奧的步法,他才能總在間不容發之際閃躲開白沉香的撲擊。

一炷香很快已經燃燒近半,白沉香也顧不得唐三並沒有使用武魂了。低喝一聲,頭上長發揚起,雙臂展開,武魂瞬間釋放而出。

兩黃、兩紫,四個魂環出現在她那曼妙的嬌軀周圍,二十歲,四十級以上的魂宗,實力已是相當不俗。☆首發Dao.***☆而且還是最佳魂環配比。這丫頭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是白鶴敏之一族的驕傲。白鶴深信,自己的孫女是有機會在未來沖擊封號斗羅級別的。

武魂驟一施展,白沉香的身體已經閃電般彈起,雙腿並攏。仿佛貼在了一起似的,身體兩側展開地雙臂各自化為一只翅膀,搖身一晃,伴隨著身上的第三魂環閃亮,已經憑空飛起,速度驟增之下,虛空撲向唐三。

這第三魂技無疑就是她的飛行技能。在飛行技能的作用下,地面上一些桌椅類地障礙物已經不能再阻擋她。再加上速度的提升。帶給唐三的壓力頓時大幅度增強。

緊接著,白沉香身上的第一魂技也施展開來,在她背後,同時出現四道殘影,而且是極為清晰的影子。就像她本人一樣,當她橫向飛撲時,看上去仿佛是五個白沉香同時撲向唐三。覆蓋的面積大幅度增加。盡管明知道那五個中有四個是幻影,但驟然出現這樣的情況,還是很容易令人產生視覺上的錯覺。

可惜,白沉香遇到地是唐三。紫極魔瞳光芒吞吐,所有幻影在他那強勢的眼眸中根本就沒有存在的意義。唐三腳下步伐也驟然增快起來,藍銀皇右腿骨開始發揮作用,雖然唐三沒有使用附帶技能,但隨著魂力的注入,他的速度也增加起來,之間一道身影宛如煙霧般在客廳內虛幻地閃躲著。

盡管釋放了武魂飛行技能的白沉香速度奇快無比,而且在空中極其靈活的飛撲著,可卻怎麼也無法捕捉到唐三准確的身影。兩人就這麼一追一躲。時間卻在不斷的流失。

白沉香心中充滿了不服氣的感覺,她能夠清晰地看到,就算是唐三加速之後,速度也還是不能和自己相比的,但他那行進的詭異路線卻給自己的判斷造成了很大的問題,總是看上去已經要碰到他了,卻被他仿佛預知似的瞬間閃開。

此時,觀戰的眾人中除了白鶴以外,就算是泰坦和牛皋也是一陣目眩神迷,客廳內六道身影不斷閃爍。他們已經很難看清雙方的行動。尤其是白沉香的。她地動作太快了。眼看著是直撲。但突然一個靈巧的翻身,身體就會在空中美妙轉折一下。瞬間就換了方向。可唐三的反應也不可謂不快,不論白沉香那尖尾雨燕飛行的速度有多快,他總是能夠適時閃躲,不讓白沉香碰到自己。

白鶴眉頭大皺,他知道,孫女已經盡力了,而這場賭戰,卻是己方輸了。白沉香的第四魂技只是對直線加速有利,在這種狹小空間內並沒有什麼作用。這樣子看下去,孫女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碰到那個叫唐三的年輕人。低下頭,他有些心疼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錢袋,心中暗想,難道上天真的要和我敏之一族作對麼?人不能貪心啊!在貪心之下,連這最後一點錢財也要保不住了。今後的日子,敏之一族要怎樣度過?難道真地去投奔什麼宗門麼?就算想要投奔,當今天下,上三宗已經不複存在,究竟還有幾個和武魂殿毫無關系又有足夠實力地宗門呢?

“時間到。”馬紅俊大喊一聲,手中的香已經燒到了盡頭。

兩道身影驟然停滯,唐三依舊是面帶微笑,優雅氣質不變,從容地理了一下身上因為急速運動而略顯散亂的衣服。

白沉香可就沒他那麼從容了,因為喘息,小有規模的酥胸上下起伏著,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你耍賴,一炷香的時間哪有這麼短的?”

馬紅俊嘿嘿一笑,“再給你一炷香,你也碰不到我三哥一根頭發啊!結果還不是一樣的。”

白沉香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白鶴阻止了,沒有人看清白鶴是怎麼動作的,他就已經來到了白沉香身邊。手中裝著金魂幣的錢袋向唐三扔去,“他說的對。你是不可能碰到唐三的。我們輸了。願賭服輸。”

唐三接過金魂幣,卻並不收起,“白姑娘,承讓了。”

白沉香一臉不服氣的看著唐三,“承讓什麼承讓,有本事,我們比遠距離速度。”

唐三莞爾一笑,白鶴沉聲喝道:“夠了。人家和我們敏之一族比速度。自然應該選擇方式。是你自己修煉的不到家,還敢逞強?失敗並不可怕,但你必須要從失敗中找到原因。”

白沉香有些委屈,但顯然對白鶴很是畏懼。狠狠的瞪了唐三一眼,這才氣哼哼的走向之前自己的作為。經過馬紅俊身前時,她還“很不小心地”踩著馬紅俊的腳走了過去,弄的胖子一陣呲牙咧嘴,卻並沒有抱怨。這家伙對美女一向是十分寬容的。

白鶴看了唐三一眼,“閣下地步伐很是奇妙。這一場我們輸得心服口服。”

唐三微微躬身,道:“是晚輩取巧了。純論速度,卻是無人能與貴宗相比。”

白鶴眼中流露出一絲黯淡。“那又有什麼用?單屬四宗族,就屬我們敏之一族最沒用。”

唐三道:“話不能這麼說,只是沒有一個合適的空間給貴宗施展而已。前輩,不如我們再來比上一場。您也看到了,我們唐門有足夠武裝貴宗的暗器。而且我們也並非那種傳統意義上的魂師宗門。如果前輩輸了,我希望前輩能加入到唐門之中。唐門將提供給貴宗全部裝備,以及一切必要的資源。並且不會對貴宗進行任何命令式的要求。您看如何?”

白鶴眼中的光芒驟然凌厲起來,宛如兩柄利刃一般直刺唐三雙目,可是,他面對的卻是紫極魔瞳。想要從唐三眼中看出點什麼又談何容易?

“小伙子,你好大地胃口啊!”白鶴寒聲說道。

坐在主位上的牛皋不屑的哼了一聲,“就憑你,也敢和老白鳥比速度,年輕人有點傲骨沒什麼,可要是驕傲的過了,只能自找苦果。”

唐三云淡風輕的笑了笑,“晚輩本來也沒想過能贏。只是希望嘗試一下。就像敏之一族加入我們唐門地可能本就十分微小一樣。白鶴前輩,如果我輸了。願意免費為貴宗進行全套暗器裝備。每個人的裝備標准為五百金魂幣。包括一架諸葛神弩,兩套無聲袖箭,一架緊背低頭弩,一架含沙射影,以及兩柄腿弩。”

聽了唐三的話,連泰坦和牛皋也不禁暗暗咋舌。牛皋的話顯然是變相激將法。但他們本來也沒打算唐三能在與白鶴比速度的情況下贏了他的。如果唐三輸了,大家就算是交個朋友,憑借著唐門暗器地吸引力,至少可以拉近雙方的關系。只是沒想到唐三居然會拋出如此之大的誘餌。這要是輸了,付出的課就有點多了。敏之一族也有二百多人。全套裝備五百金魂幣的裝備。那可就是十萬金魂幣。對于一些實力不俗的魂師宗門,這都算得上是不小數字了。

唐三自然不可能肯定自己會贏。但他還是願意賭一賭,固然是希望能夠更直接的得到敏之一族的支持,同時,也是為了在這幾位族長面前進一步展現自身實力。更好的得到他們地認可。更何況,唐三在之前與白沉香的較量中,還有很多秘技沒有使用。面對白鶴,他至少有五成把握能夠成功。

就算輸了,只要後續能夠令敏之一族加入唐門,這十萬金魂幣的裝備也絕不會虧。給自己人裝備,不是很正常麼?

“胖子。你來當靶子,行不行?”唐三看向馬紅俊。

馬紅俊直接跳了起來,“沒問題啊!來吧。”他正想找個當著美女面前展現自己的機會呢。巴不得承擔這任務。走到唐三身前十米外站定。

“三哥,等我准備一下。你那暗器可不是那麼好抵擋的。”一邊說著,胖子立刻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伴隨著武魂的釋放,馬紅俊的身形頓時挺拔了幾分,頭發聚攏成莫西干式,化為赤紅色,裸露在外的肢體露出炫麗的火紅色羽毛,整個人都顯得瘦了一些。最令人關注地,自然是他身上那五個魂環。

兩黃、兩紫、一黑。五環齊出。

哪怕是牛皋也是暗吃一驚,原本他對這個總是笑嘻嘻地胖子並沒有如何在意,卻沒想到,他居然也是一名魂王級別的魂師。從他叫唐三三哥來看,顯然年紀比唐三還要小一些。

白鶴與白沉香這祖孫二人地感觸就更深了,先不說馬紅俊的魂環,當他釋放出武魂的時候。祖孫二人同時感覺到一股莫名壓力撲面而至。那是一種令他們靈魂為之顫栗的感覺,乃是武魂先天上的恐懼。

怎麼會這樣?一向高傲地他們臉色頓時大變。

馬紅俊有些炫耀的道:“晚輩馬紅俊,五十七級強攻系戰魂王,武魂。火鳳凰。”

一邊說著,他身上的第二、第三兩個魂環同時亮了起來。騰的一下,熾熱地火焰驟然從身上冒起,整個會客廳內的溫度直線上升,一雙巨大的火焰雙翼從背後舒展開來,頓時令他這個原本看上去人畜無害的胖子充滿了壓迫性的威勢。

“三哥,來吧。”馬紅俊向唐三大喝一聲。

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一件件暗器,就套在衣服外面。以他現在的實力。平時這些暗器是不帶在身上的,有非機括類暗器就足夠他使用了。此時為了展示,他的動作並不快。就按照剛才所說地那些,將除了諸葛神弩外的一件件暗器安裝在自己身上。

抬起雙臂,唐三道:“無聲袖箭。”兩只手臂上。各射出一道暗影,一閃而逝。眨眼間就到了馬紅俊身前。

馬紅俊身上火焰驟然大熾,他早就做好了准備,鳳凰火線噴吐而出,在他巧妙的控制與兩大魂技的增幅下化為一片火光,帶著強橫的沖擊力擋住了兩枚袖箭。

緊接著。又分別是兩輪齊射,另外四枚袖箭也無聲無息地射了出去。都被馬紅俊擋下。伴隨著一陣叮當聲,六枚被燒得通紅的袖箭跌落在地,馬紅俊也為了化解沖力後退了半步。

唐三按上胸口處,“含沙射影,帶毒霧噴射。”噗的一聲,無數飛針伴隨著毒霧噴灑而出,他的動作並沒有停止,雙腿微動。憑借著肌肉收縮操控,腿上的弩機也同時噴射而出。

馬紅俊雙手飛快在胸前畫圈,魂力全力噴吐,在熾熱的鳳凰火焰面前,毒霧自然失去了效果,密集地噗噗聲不斷響起,馬紅俊接連後退數步,在面對腿弩的時候,他已經招架的有些困難了。

就在他好不容易抵擋住這一輪的暗器攻擊時,唐三猛一低頭。鏗鏘的弩機聲中。威力最大的緊背花裝弩驟然噴射,粗大的弩箭直奔馬紅俊胸口而去。

“三哥。你要我命啊!”馬紅俊右臂處紅光暴漲,背後火焰雙翼驟然增大,轟然爆鳴中,他一拳轟出,憑借著火焰右臂附帶技能鳳凰爆裂擊,才勉強擋下這一箭的攻擊。

唐三的整個攻擊過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這里地每一名魂師都是高手,自然能夠感受到暗器噴射時的威力。當然,他們也感受到了馬紅俊強悍的實力,看上去他抵擋的手忙腳亂,可很明顯,這些暗器還不足以對他造成威脅。

唐三這才向白鶴道:“前輩,我所說的全套裝備都在這里了。這就是五百金魂幣的全部配置。當然,這些還算不上我唐門最厲害的暗器。那些最強大的,只有本門弟子才有使用權力,請恕晚輩無法提供。這些暗器的威力您都看到了。我想,如果裝備在敏之一族的族人們身上,定能起到不錯地效果。您是否願意和晚輩賭這一場呢?”

白鶴神色連變,馬紅俊此時已經收回了自己地武魂,壓迫力也自然隨之消失了。唐三和馬紅俊的搭配給了他很大地震撼。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暗器,令他這樣高傲的人也不禁產生出覬覦的情緒。唐三拋出的賭注,確實是他無法拒絕的。白鶴也絕不相信,面前這個年輕人能夠在自己的速度追逐下脫離。就算他那步法再神奇,在絕對的速度面前,作用也是有限的。

想清楚這些,白鶴沉聲道:“好,我就和你賭上這一場。如果我輸了。那麼,我就率領敏之一族加入你們唐門。你是老泰坦帶來的,我相信你與武魂殿應該沒什麼瓜葛,我丑話說在前面,如果將來你這唐門與武魂殿有了什麼關聯,我會立刻帶領族人退出。”

唐三冷然道:“唐門與武魂殿唯一有可能出現關聯的情況,就是將其毀滅。前輩,那我們開始吧。還是一炷香的時間,條件不變。”一邊說著,他又將一根香扔給了馬紅俊。

白鶴閃身到唐三面前十米外,當馬紅俊剛剛將香點燃的瞬間,他就已經動了。事關宗族命運,不得不令他全力以赴。

白鶴這一動,唐三才知道什麼是純粹的快。哪怕是他的紫極魔瞳也只是看到面前白影一閃,白鶴的手就已經到了眼前。只是這第一下,唐三就沒能憑借鬼影迷蹤閃開。

太快了,來的實在是太快了,這還是唐三擁有紫極魔瞳之後,第一次感覺到視力跟不上對手動作。

當然,他依舊沒有被白鶴碰到。白鶴的手,只是抓到了唐三留在原地的殘影。

“瞬間轉移?”白鶴有些吃驚的聲音響起。唐三已在另一個方向。左臂上粉紅色光芒閃爍。(前面有個地方寫錯了。小舞的魂骨在唐三左臂。這里確認一下。寫錯的地方請大家原諒。以後都是左臂。)

白鶴站在之前唐三的位置處看向他,“難怪你會對自己自信十足,原來是有這樣的技能作為保證。我到要看看,你這瞬間轉移能夠閃幾次。小心了。”一邊說著,白鶴身上驟然光芒大亮,武魂釋放。

兩黃、三紫、三黑。八個魂環同時出現。在他武魂釋放的一瞬間,唐三的精神力略微波動了一下,他毫不猶豫的發動了第二次瞬間轉移。這一次,他甚至還沒有看到白鶴動。而下一刻,白鶴的手也已經從他之前所在的位置掠過。

好快。唐三全身一陣發冷。不愧是單屬性武魂修煉,這速度之快已經不能用驚人二字來形容了。簡直就是驚世駭俗。

沒有任何猶豫的,唐三瞬間轉移又已經施展,這一次,他的身形出現在了門口處。

白鶴消失了,在整個會客廳內,所能看到的只有一道淡淡的幻影。他沒有使用任何魂技,所施展的只是武魂增幅下的純粹速度。唐三瞬間轉移出現在什麼地方,下一刻白鶴的手必然會出現在那里。這樣一來,就造成了唐三必須要不斷瞬移,才能避開白鶴的追擊。而每一次瞬移之後,他也只有眨眼工夫的停頓時間而已。之前面對白沉香時施展的鬼影迷蹤步竟然完全失去了效果。

這就是魂斗羅級別的敏之一族速度啊!唐三不斷的改變自己的方向,盡可能讓自己的行動沒有任何規律可言。紫極魔瞳和精神力釋放到最大程度,也只是勉強能跟上白鶴的身影而已。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四章 禦之一族入唐門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六章 唐三的第六魂技,小舞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