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七章 水晶血龍參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七章 水晶血龍參

馬紅俊湊到唐三身邊,低笑道:“三哥,看來,咱們這年齡還真是唬人啊!不行,我也要趕快修煉到六十級,這六個魂環看著的感覺和五個就是不一樣。那白沉香長得還真不錯,你說,以後我是副宗主,有沒有潛規則她的機會?”

唐三看了馬紅俊一眼,拍拍他的肩膀,“胖子,想要真正得到對方的愛,首先就要付出自己的愛才行。付出的多雖然不一定能夠得到相應的回報,可是,如果你什麼都不打算付出的話,那就肯定什麼也得不到。你要真想追求人家,就拿出點誠意來。”

馬紅俊沒想到唐三竟然會在感情上教導自己,論面對女人,自己可是比他多的多。

唐三確實就只對小舞一個人動心,可事實上他在感情上體會過的東西卻比馬紅俊多的多了。馬紅俊對女人是由欲望而起,唐三卻是純粹的愛。正是因為今天他再見小舞,才會有所感觸的對馬紅俊說出這番話。

一夜無話。

清晨,唐三依舊在黎明前就從修煉中清醒過來,低頭看向趴在自己身邊的小舞,它睡得正香,肉乎乎的身體像個白色的小球似的。似乎毛發根部的金色生長的更多了一些。驟一看去,有些金銀交輝似的感覺。

輕輕的摸了摸小舞的毛發,唐三站起身,打開窗戶,讓外面清新的空氣湧入房間之中。

他沒有再去看小舞,因為他怕自己忍不住再將魂環中的小舞召喚出來,小心翼翼的將小舞收入百寶囊中,這才翻身上房,進行每天的必修課。紫極魔瞳的修煉。

遠處地東方漸漸露出一抹魚肚白,熟悉的紫氣伴隨著唐三呼吸吞吐而來,紫極魔瞳自從唐三吸收了那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後,就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雖然唐三依舊在不斷的修煉,可是卻一點也感覺不到它的進步。不過唐三依舊不會停止。修煉紫極魔瞳,早已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份。而且吸收那紫氣對他的玄天功也有好處。

魂力穩固在六十六級的層面上,唐三雖然一直在苦修,可都是在穩固自己的魂力,沒有加速吸收向上突破。他知道。以自己的年齡達到現在的級別已經相當突出,一定不能盲目燥進,不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小舞。

“能夠擁有強大地實力絕非只是運氣產生作用。唐宗主,你是我見過最勤奮的年輕人。”

唐三有些驚訝的側頭望去,只見白鶴就站在自己距離大約二十米的一座房屋房頂上,正舒展著自己的身體。不愧是敏之一族的族長,在沒有釋放精神力探測的情況下,他的到來唐三竟然沒有聽到一點聲息。

“白鶴族長過獎了。晚輩只是習慣每天早上的修煉而已。”

白鶴在唐三修煉紫極魔瞳地時候就已經來了,雖然他不知道唐三是怎樣修煉的。可他在修煉時眼中噴吐出的紫金色光芒幾近兩尺,甚至在二十米外的他都會感到無形壓力。二十歲,六環魂帝,昨天晚上白鶴思索了很久,腦海中都是白天唐三的表現。

白鶴微微一笑。身形一閃,已經來到唐三身邊,“你父親他還好麼?”

唐三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白鶴居然會詢問到自己地父親,他們不是都對昊天宗很有怨念麼?當初的事又是父親引起的。

輕歎一聲,“不太好。父親為了回報昊天宗。償還當年對宗門造成的罪孽,自斷兩肢,將魂骨歸還了宗門。”

“啊!”白鶴輕啊一聲,“他還是那麼容易沖動。就是因為這不好的習慣,當年才……”

看著眼前的唐三,他仿佛又看到了當年意氣風發地唐昊。唐昊可以說是他們單屬四宗族族長看著長大的。其中,唐昊和力之一族族長泰坦關系最為親密。除了修煉以外,大多數時間都和泰坦在一起,纏著他學習鑄造。而除了泰坦之外。白鶴與唐昊的關系也相當親密。

“小三,私下里我可以這樣稱呼你麼?”白鶴低聲道。

唐三點點頭,“當然可以,您是長輩。”

白鶴輕歎一聲道:“老猩猩和老犀牛這兩個家伙早就知道我會妥協的。你那些唐門暗器確實出色,但還並不是讓我妥協的真正原因。你知道我為什麼願意在破之一族同意的情況下加入你的唐門麼?”

唐三有些驚訝的看著這高傲的老人,搖了搖頭。

白鶴道:“因為,從輩分上來說,你應該叫我一聲舅爺爺。你地奶奶是我親姐姐。”

“什麼?”唐三大吃一驚。看著白鶴的目光頓時變了許多,父親從未給他講述過什麼關于昊天宗內親戚關系。他怎麼也想不到,眼前的白鶴族長居然和自己有親戚關系。

白鶴眼中流露出一絲回憶的光彩。“我姐姐死的早。那時候你父親都還很小。唐嘯,唐昊。這兩個孩子都是我們看著長大的。他們都是昊天宗的一代天驕。尤其是你父親,天賦異稟,修煉之快,讓我們這些附屬宗門的人都不知該如何評價。當初昊天宗宣布封閉的時候。我們這些附屬宗門都自行離去了。可我從來沒有怪過你父親。我知道,他雖然沖動,但卻絕不會因為沖動而做出如此莽撞之事。必然是有什麼特殊原因,才導致了他與武魂殿結下那樣的深仇大恨。看到唐昊有你這樣一個兒子,我真地感到很欣慰。破之一族今天上午必到,在他們到來之前,我給你說說楊無敵這個人吧。哦,楊無敵就是破之一族地族長,年紀比我還要大上半歲。”

唐三聚精會神的聽著。他早就從泰坦那里聽說,白鶴與楊無敵地關系很好。

白鶴道:“楊無敵這個人有很多缺點,剛愎自用。比我還要高傲。實力在我們單屬四宗族的族長中是最強地。別看他魂力只是和我差不多的級別。但真要動起手來,恐怕老猩猩和老犀牛都不是他的對手。因為他們的防禦還不足以抵擋住楊無敵的那個破字。”

“楊無敵這個人除了修煉之外,就只有一個愛好,那就是破之一族傳下來的制藥術。對于煉制各種藥物,他有著一種近乎狂熱的興趣。每每會因為煉藥而幾天幾夜不眠不休。所以,藥物可以說是他唯一的破綻。你想要說服他,不論是以情感人,還是以力服人都沒用。

況且你現在的實力與他之間還有不小的差距。只有從藥物上下手,才有可能讓他就范。這個你拿著。”

一邊說著,白鶴從自己地魂導器中摸出一個盒子遞給唐三。那是一個潔白的玉盒。長約一尺五寸,寬半尺,通體瑩潤,是上等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

“舅爺爺,這是?小說整理發布于ωωω.ㄧб k.cn”因為白鶴的身份關系,唐三已經改了稱呼。

白鶴微微一笑,道:“這是我無意中得到的。也算是敏之一族的傳家寶了。當初我得到它以後,就一直收藏起來,最怕被楊無敵那家伙看到。這次為了說服他。不得不拿出來了。我想,有它的存在,至少可以讓楊無敵這老家伙對你的態度好點,我們的事也就大有機會。楊無敵雖然剛愎,但多少還要給我們三個老家伙幾分薄面地。”

唐三小心的開啟玉盒。頓時,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從玉盒中傳出。在那玉盒之中,靜靜的躺著一株尺余長的人參。

人參並不足以令唐三吃驚,雖然這株人參個頭不小,可也並不算罕見。真正令唐三吃驚地是這株人參的顏色。

這是一株通體血紅的人身,而且是那種晶瑩剔透的血紅。人身表面有一層明顯的凸起。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特殊的圖案。這個圖案就像是一只飛騰于九天之上地五爪巨龍。

吞咽了一口唾液,唐三再抬頭看向白鶴時,白鶴卻已經鴻飛冥冥,只有他的聲音傳來,“不要拒絕。小三,這就算是舅爺爺送給你的見面禮吧。敏之一族的未來,舅爺爺今後就交托在你手上了。我相信,我不會失望。你比你的父親更加出色。”

唐三心中湧出的。絕不只是一點點感動,眼前這株特殊的人參,哪怕當初在冰火兩儀眼周圍他也沒有得到。他很清楚這株人參的價值有多麼巨大。這是一株水晶血龍參,如果說萬年九品參王乃是人參中的帝王。那麼,水晶血龍參就是人參中地帝後。

對于水晶血龍參,有這樣一種說法,那就是,水晶血龍,天生八品。萬年進化。

所謂的萬年九品參王,其實就是生長了超過十萬年的仙參。而水晶血龍參卻在剛剛生長出來時。就已經是八品,只需要萬年修為。就足以進化為九品。可見其珍貴程度。唐三看著那修長的血色參須,他明白,自己手中的這株成型水晶血龍參,至少也有五千年的壽命。雖然它被存放在手中的玉盒內,但卻在通過玉盒吸收天地精華,依舊在緩慢的生長著。與自己將來要去找的萬年九品參王相比,這株水晶血龍參其實也就是差了那麼半品而已。

如此珍貴的它,絕非用金錢能夠衡量地。在敏之一族再困難地時候,白鶴都沒有將它拿出來,可見對它有多麼重視。可他竟然就這麼把它給了自己。難怪自己這位舅爺爺會有這麼大的把握通過這株水晶血龍參能夠打動破之一族地族長了。同樣精研藥物的唐三也明白這東西的作用。

論功效,它絕對是仙品之列,甚至足以與小舞吃下的那株幽香綺羅仙品相比啊!

正在唐三站在房頂,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他感覺到自己腰間蠕動了一下,低頭看時,之間一個可愛的小鼻子從如意百寶囊中探了出來,而且在不斷的聳動著。一邊動著,它的整個頭也露了出來,一雙紅色的小眼睛,眨啊眨地看向唐三手中的玉盒。脖子身長,身體也漸漸探了出來。

唐三吃驚的看著露頭的小舞,這水晶血龍參的味道果然霸道,居然連在如意百寶囊中沉睡的小舞都露頭了。而且,看她那饞涎欲滴的樣子,似乎對這株水晶血龍參是相當的感興趣。

要知道,唐三如意百寶囊中存放的上等藥草可是不少,可小舞卻從未對它們心動過。為了怕它誤食,唐三將它放入自己如意百寶囊中時,始終都會有一絲精神力跟隨著他的身體。一旦它要亂吃。唐三也能最快地反應過來。可從小舞變為兔子到現在,卻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但眼前的小舞卻變了,它那雙小眼睛中的渴望幾乎就是赤裸裸的,這還是唐三第一次從化為兔子的小舞眼中看到這種情緒產生。

它能吃麼?唐三絕不是不舍的手中的水晶血龍參,欠下白鶴的人情,他一定會還在敏之一族身上。可是,小舞這兔子的身體能夠承受地了水晶血龍參的藥效?要知道,水晶血龍參的藥效一向是以霸道著稱的。

正在唐三猶豫的時候,突然。如意百寶囊中地小舞猛一發力,竟然就那麼躥了出來。速度奇快無比。

唐三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只就喜歡睡覺的兔子居然也有如此速度的時候。等他反應過來時,小舞已經一口咬住了那株水晶血龍參的軀干位置。

其實,吃過相思斷腸紅的這只兔子,身體條件比普通兔子不知道強過多少倍。更何況小舞原本就修煉過十萬年啊!它這肉體又豈是普通兔子所能媲美的?

“小舞。”唐三心中一急,趕忙想去阻攔她。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只覺得身上一熱,自己並未控制地武魂竟然透體而出,六個魂環同時出現的同時,那由小舞凝聚成的血紅光環瞬間釋放。昨日那令唐三魂牽夢繞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他面前。

不同的是。這一次那帶著小舞魂魄的虛幻身影強行出現,並非唐三受到了威脅,而是因為那氣息。

唐三抬頭向小舞看去,他發現,小舞眼中竟然完全是驚喜的情緒。

“小舞,你的身體可以承受這水晶血龍參的藥效麼?”唐三焦急地問道。此時,那水晶血龍參的汁液正在被小舞本體大口大口的吞咽著。

虛幻的小舞注視著唐三,眼中盡是驚喜之色,毫不猶豫的向唐三點了下頭。可就只是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卻令她的身體頓時虛幻了幾分。

盡管小舞的靈魂是注入在這魂環之中的,可是,如果她用自己的靈魂去強行控制這幻影做一些非魂技地動作,就會大量消耗她地靈魂之力。

感受到靈魂消逝,小舞趕忙收斂,光影一閃,重新沒入唐三身上的魂環中消失不見。

唐三目瞪口呆地看著已經霸占了自己右手小臂位置,把屁股撅著朝自己,頭紮在玉盒內毫不客氣吃著水晶血龍參的小舞。

有了小舞魂魄那瞬間的肯定,讓他放心了許多。想來也是。有相思斷腸紅改造身體。還有曾經十萬年的修煉,小舞這本體的承受能力又怎麼會差呢?看她剛才的表情。這水晶血龍參對她應該有很大的好處。這樣一來,小舞複活的希望就更大了。

想到這里,唐三也頓時興奮起來,他當然不能在這里繼續待著,趕忙保持身體穩定的跳下房,回到自己的房間中看著小舞大快朵頤。

這株水晶血龍參看著雖然不小,可里面卻大都是汁液,在小舞的用力吮吸下,一會兒的工夫,就只剩下了干癟的表皮。可就是這樣,小舞還是沒有放過它,連那干癟下來的參體也都吃了下去。

在整個吃的過程中,唐三就已經看出小舞的變化了。毛發出原本只有根部被渲染的金色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蔓延著,一會兒的工夫,小舞就已經變成了一只金黃閃爍的兔子。

最令唐三感到怪異的是,隨著小舞吃下那株水晶血龍參,她身上開始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氣,並不是水晶血龍參之前散發的那種,而是一種令人聞之如癡如醉的清香。

變化還沒有結束。小舞的毛發在全部變為金黃之後,毛發根部又發生了變化。此時,她已經完全吃掉了那株水晶血龍參,就那麼匍匐在唐三懷中,閉著小眼睛睡了過去。毛發也漸漸由剛剛變成地金色逐漸朝著紅色變換。

唐三並不知道,水晶血龍參與相思斷腸紅這兩種絕世仙品有相輔相成的作用。小舞當初不肯吃下相思斷腸紅,一個是因為她喜歡那朵大花,另一個也是因為沒有水晶血龍參與之相配。這一點,就連唐門的記載都沒有。

在水晶血龍參的作用下,相思斷腸紅原本積蓄在小舞體內的藥效已經被她完全吸收。這就是毛發全部變為金色的過程,而現在向紅色轉變,正是在吸收水晶血龍參的藥效了。

小舞的身體溫熱,唐三索性將她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後蹲在床前,聚精會神的看著她身體地變化,只要有任何不妥,他也會趕快想救治的方法。

時間不長,小舞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蜷縮在那里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塊晶瑩的紅寶石,通體晶紅透徹,與之前玉盒中的水晶血龍參非常相像。

小舞的身體並沒有隨著藥力的發作而膨脹變大,只是靜靜的唐三那里。那股清雅地香氣也變得濃郁了幾分,靜靜的看著他,唐三心中緊張的程度超過了昨天面對白鶴追擊時。小舞可以說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寶貝,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恐怕唐三直接就要崩潰了。

奇異的是,當小舞地身體完全變得血紅後。又開始出現了新的變化。這一次,變化的過程更為奇異。依舊是從毛發根部開始,那血紅色又開始變成了變色,通透的乳白,就像普通白兔的毛發一樣。只是看上去更加柔順,更有光澤。

怎麼變來變去又變回去了?唐三不解的看著眼前發生這一幕,此時他所看到地一切已經超出了他對武魂的認知。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的老師在這里,也未必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他現在只能不斷的告訴自己。要相信小舞自己的選擇,她的選擇一定不會有錯的。

從小舞吃下水晶血龍參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的工夫,她的身體也已經變回了雪白。通體雪白地那樣子,就像是純潔無暇的白雪一般,靜靜的趴在那里。而這時,唐三也明顯感覺到之前小舞體內一直在距離波動的能量逐漸沉寂下來,散發于全身,不再像先前那樣改造她的身體了。

只是小舞身上多了一層淡淡的白霜,那是附著在毛發上的,將她整個身體都包裹在內。

正在這時。外面突然有腳步聲傳來。“三哥,破之一族的人來了。泰坦長老讓你過去呢。”

唐三一拍額頭。小舞的變化令他連正事都有些忘了,趕忙站起身,小舞的情況現在也穩定下來了,捧著她地身體收入如意百寶囊,這才推開門走了出去。

馬紅俊在門口等著,一看到唐三,他就忍不住說道:“三哥,那破之一族恐怕不太好對付啊!那個什麼族長看上去相當地難纏,連話都不肯多說一句。好像誰都欠他錢似的。”

唐三微微一笑,道:“別亂說話,咱們先去看看。辦法總是人想地。”

兄弟二人很快來到了會客廳,果然,會客廳內已經多了一名老者,在他身後,還站著兩名青年,看上去和唐三、白沉香他們的年紀都差不多。唐三一進門就注意到,這兩名青年的目光不時飄向白沉香的方向,顯然對這漂亮的姑娘有點意思。

唐三並沒有在他們身上多做停留,就停滯在了那名老者身上。那老人身材瘦長,體型與白鶴有幾分相像,但卻要比白鶴高出一個頭去,他的頭發也不像白鶴那樣雪白,而是一頭烏發。面色紅潤,但神色卻有些陰沉,陰鷲的雙目給人一種森然的感覺。白鶴此時正坐在他身邊,低聲對他說著些什麼。顯然,他就是破之一族的族長楊無敵了。

唐三和馬紅俊一進來,頓時成了房間內眾人目光中的焦點。

泰坦站起身,面帶微笑的走到唐三面前,摟著他的肩膀轉向楊無敵地方向。“來,老山羊,我給你介紹個小朋友。”

楊無敵目光一凝,淡淡的道:“老猩猩,你什麼時候有這麼小的朋友了?”

泰坦面對楊無敵的冷淡也不生氣,對這家伙的態度他早就習慣了,“有志不在年高。我這小朋友可不是普通人。老山羊,你可千萬不要小看他了。”

楊無敵皺了皺眉,道:“老猩猩,這是我們四族聚會。我不希望看到有外人在。我還有事情要與你們商議。”

泰坦皺了皺眉,楊無敵今天的情緒似乎不太好,平時他雖然也總是一副陰沉的樣子,但還不至于這麼不給面子。

“老山羊,你怎麼還是老樣子。老猩猩能帶來的,肯定不是外人。”牛皋也忍不住開口了。

楊無敵看了牛皋一眼,“你是主人,你都不介意,我介意什麼?那就讓他在這里吧。”

泰坦的話被楊無敵噎了回去。感到有些無趣,拉著唐三在自己身邊坐下。牛皋向楊無敵道:“老山羊,我們人都來齊了,你今天這是怎麼了?臉色沉得跟鍋底似的。”

楊無敵冷哼一聲,“還不是武魂殿那些王八蛋。上三宗毀了兩個你們知道不知道?”

三位族長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楊無敵冷冷地道:“除了武魂殿那些瘋子,誰能干得出這樣的事。上三宗被破,武魂殿又要召開重選大會。我所在的那座城市中,有原本七宗的下四宗之一。他們應該不知道我們破之一族與武魂殿的仇怨,竟然來找我,讓我加入他們宗門。不然就將我破之一族夷為平地。老猩猩、老犀牛。老白鶴,你們要當我是兄弟,我們就聯合起來,組建個宗門,好好和武魂殿拼上一場。讓他們知道我們單屬四宗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三位族長目瞪口呆的看著楊無敵,一時間都忘了開口。楊無敵的怨氣之大,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意料。此時看來,就像是爆發邊緣地火山。

楊無敵看向三人,“怎麼?你們怕了?我們四宗聯手。也有接近千名魂師。以我們的實力,聯合在一起也不回比下四宗任何一宗差多少。難道我們苟延殘喘就有活路麼?還不如拼一拼。和我做生意的有兩大帝國的人。星羅帝國我最近一直在聯系,如果我們組建個宗門,不如就到星羅帝國首都去。在那里,武魂殿的勢力也不是太強。生存應該問題不大。這些年,我們破之一族也有點積蓄,短時間支持各族生活絕無問題。而且星羅帝國皇室也會對我們有所支援。”

牛皋忍不住道:“老山羊,你是不是吃虧了?你平時可不是這麼沖動地。”

楊無敵臉色變的更難看了,“吃虧?何止是吃虧。那下四宗的混蛋已經准備對我們破之一族動手了。這次回去如果我再不有所行動的話,明年你們就看不到我了。”

泰坦道:“老山羊。我們的想法看來是不謀而合了。象甲宗前天也剛來過老犀牛這里。我們單獨一宗。今後恐怕都很難生存。不過,我對星羅帝國那邊卻不看好。星羅帝國首都我們都不熟悉。也沒有人在那里長住過。我和老猩猩、老山羊都商量過了。准備一起到天斗城去。不論怎麼說。我也在那里經營了二十年,也算有所根基,給大家也都有個落腳的地方。”

楊無敵皺了皺眉,“到你哪里去?這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們破之一族地經營網絡都在星羅帝國。如果去了天斗帝國,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單憑你們力之一族的經濟能力,恐怕也無法養活大家吧。想要建立起一個經營網絡科不是那麼容易的。”

泰坦嘿嘿一笑,道:“放心,養活大家是不會有問題的。我們准備建立的宗門名叫唐門。這不,我剛要介紹宗主給你認識,你卻不肯理會。”一邊說著,他向唐三這邊努了努嘴。

楊無敵愣了一下,目光疑惑的看向唐三,“他做宗主?這麼個乳臭未干的小子?”

泰坦道:“有什麼不可以麼?”

楊無敵猛的站起身,怒視泰坦,“老猩猩,我這都火燒眉毛了,你還有心思和我說笑話。”

泰坦臉色一沉,他剛才被楊無敵頂了回來心里就有點不快,不論是魂力還是年紀,他一直都是單屬四宗族的老大,此時也是怒火上沖,“老山羊,誰和你開玩笑了。唐三不但是我們唐門地宗主,而且他還是主人的兒子。”

楊無敵瞳孔驟然收縮,“你說,他是唐昊的兒子?”

泰坦哼了一聲,卻沒有說話。

楊無敵狠狠的瞪了唐三一眼,猛的轉過身就朝外面走去,跟他一起在會客廳內的兩名年輕人趕忙跟上去。

“老山羊,你干什麼?”白鶴急忙上前拉住他。

楊無敵頭也不回的道:“你們都向昊天宗妥協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這里沒我的位置,我走。就當我今天沒來過。”

白鶴趕忙道:“你先別沖動,聽我說。你就這麼信不過這些老兄弟麼?”

楊無敵和白鶴的私交最好,聽他這麼一說,臉色才略微緩和了幾分,“讓我留下也行,先讓那個叫唐三地小子滾出去,還有,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唐門二字。”

白鶴地臉色頓時也變得難看起來,不論怎麼說,唐三都是他的外孫,楊無敵甚至連說話地機會都不給。原本的計劃似乎都失去了作用。

“楊無敵前輩,能否讓晚輩說幾句話。”唐三從泰坦身邊走了過來。楊無敵猛的回過身,冷冷的看著唐三,森然的殺意毫不掩飾的驟然釋放,“我發過誓,昊天宗是我永遠的敵人。趁我還能忍耐之前滾出這里,不然,別怪我令你尸橫五步。”

唐三的目光驟然變冷,看向楊無敵身邊的白鶴,“舅爺爺,麻煩您讓開一些。我想看看楊無敵前輩如何能令我尸橫五步。”

唐三絕非是因為沖動說出這些話的,面對楊無敵,他明白,只憑言語的交流已經沒有任何意義。這個人剛愎的程度比想象中還要大。不現壓制住他的氣焰,自己甚至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楊無敵怒極反笑,“好,好,好,連個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敢向我叫囂了。你是唐昊的兒子是吧。老白鶴,別怪我不給你面子,我會給他留一口氣的。”

白鶴有些焦急的看向唐三,卻看到唐三遞給自己一個安心的眼神,刹那間,唐三與楊無敵身上的氣勢同時膨脹起來。

泰坦和牛皋對視一眼,無奈的低聲道:“打吧,打吧,老山羊這脾氣,還是用實力說話更合適。”

唐三冷靜的注視著面前這位身材瘦長的老人,“楊無敵前輩,我們打個賭如何?”

一旁的白鶴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變的古怪起來,白沉香更是用手掩著嘴,不讓自己笑出聲來。他們已經從牛皋那里知道,唐三第一天來的時候就和牛皋打賭,還贏了。第二天又是和白鶴打賭。眼前面對這楊無敵,居然還是打賭。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六章 唐三的第六魂技,小舞現身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七十八章 唐三VS楊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