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金屬之都庚辛城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金屬之都庚辛城


甯榮榮道:“這些年天天都在家修煉,早就悶的不行了。你們走了我就後悔了。”

唐三莞爾道:“那不是給你們制造二人世界的機會麼?別告訴我這段時間你過的很痛苦。”一邊說著,他還笑著向奧斯卡眨了眨眼睛。

奧斯卡嘿嘿一笑,甯榮榮俏臉卻紅了,用力的掐了奧斯卡一下,“笑,你還笑。哼哼,要不是你,我也跟著三哥出去玩了。”

奧斯卡依舊在笑,而且笑的還很得意,被甯榮榮用力的掐,他似乎一點都不疼。

旁邊的馬紅俊突然驚呼一聲,“啊,小奧,你胳膊讓榮榮掐破了。”

“啊!”甯榮榮吃了一驚,趕忙拉起奧斯卡的手臂看,卻哪有破的痕跡,只是有點紅而已。

看著她那緊張的樣子,唐三、馬紅俊和奧斯卡不禁都笑了起來。一時間,木屋中的氣氛頓時變的極為輕松。

甯榮榮用力捶了奧斯卡的肩膀一下,羞的低下頭,奧斯卡抓住她的手用力的親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又恢複了幾分以前的猥瑣。

唐三道:“不過,榮榮,如果你真的請的來骨斗羅前輩來給學院鎮場面,那我們倒是真要再出次遠門。這次,可少不了你這唐門財神。”

“哦?”一聽這話,甯榮榮眼睛頓時亮了,大眼睛爍爍放光的看向唐三,“三哥,我們去哪里玩啊?”

奧斯卡抬手在她頭上敲了一下,“傻丫頭。就知道玩,難道不用修煉的麼?”

甯榮榮哼了一聲。“三哥說出去,肯定是正事。我們弄輛馬車,在車上也可以修煉啊!而且。大師說過,總是緊張的修煉。對魂力進步反而有害,適當的放松也是必要地。”

唐三笑道:“確實是正事。我們唐門制造暗器需要大量的金屬,普通地金屬力之一族不缺。但稀有金屬就必須我們自己去購買了。聽泰坦長老說,金屬之都庚辛城有各種金屬賣,稀有金屬也不少。唐門的設計定下來開始建設後。有禦之一族的牛皋長老在就足夠了。我們和泰坦長老要去一次庚辛城。看看能不能掏些寶貝出來。至少要將鑄造普通暗器所需地金屬買回來。在接下來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我們必須要制作出一批成品。等七大宗門重選大會開始時。說不定能起到些作用。如果讓武魂殿成功召開了這次大會,那麼,兩大帝國就太被動了。我們必須要在大會上盡可能地幫助兩大帝國招攬一些魂師。”

一聽唐三提到武魂殿,甯榮榮頓時一臉恨恨之色,“這次說什麼也要給他們制造點麻煩。毀了他們這個會。”

一邊說著,她立刻站起身,唐三愕然道:“榮榮,你干什麼去?”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自然是回去搬兵啊!古爺爺來了,我們好走啊!”

唐三笑道:“你倒是心急。”

奧斯卡也站起身。道:“我陪她一起去。”

唐三本打算從七寶琉璃宗這邊給的錢先撥一部份用來建設唐門。後來一想先算了,反正他自己這些年來的積蓄也相當可觀。*****足夠唐門建設所需。七寶琉璃宗的錢,還是留著去購買金屬吧。那才是最需要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太長時間沒出過遠門了,甯榮榮辦事效率極高。當晚她從七寶琉璃宗回來時,竟然就將骨斗羅直接帶了回來。甯風致沒有親來,只是讓甯榮榮告訴唐三,皇室那邊一切盡在掌握。只是雪夜大帝地毒還沒有全解除。毒斗羅正在努力幫其解毒。

同時,知道唐三要去購買金屬,甯風致還特意又追加了一筆錢給甯榮榮。加上之前給的收複,總金額高達五十萬金魂幣。可見七寶琉璃宗這最富有宗門絕非浪得虛名。要知道,唐三和甯風致談好地條件是,今後唐門所出產暗器優先供應七寶琉璃宗,並且全部八折。到時候再從這些預支的錢里面扣除。

不過,他們還是沒能立刻就出發。唐三他們才剛回來,舟車勞頓,總要休息調整一下,而且唐門那邊的設計還需要協商。

一周後,當一切安排妥當之後,眾人才在泰坦的帶領下,啟程前往大陸鐵匠協會總會所在地庚辛城。

剛一出了唐門,泰坦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依舊是那兩輛特制馬車,每輛馬車由一名力之一族的族人趕車。眾人分坐在兩輛馬車上。唐三、小舞和泰坦一輛。甯榮榮、奧斯卡和馬紅俊一輛。

“有老犀牛在真好啊,把所有亂七八糟的事都交給他,我這次可是要當甩手掌櫃了。少主,你看到剛才我們走時老犀牛那表情沒有。一想到他那憤憤不平的樣子,我就想笑。”

唐三微微一笑,摟著小舞靠在自己懷中,“有牛皋前輩負責建設唐門,您才能放心啊!換個人的話,恐怕您還舍不得交給他呢。”

泰坦認真的點了點頭,道:“這倒是。老犀牛不但是我兄弟,而且,在建築方面,恐怕整個大陸也找不出比他更強的了。這一次我們大量收購周圍地民宅,唐門幾乎由我們力之一族地府邸擴張了一倍有余。有老犀牛在,說不定等我們回來,他就建設的差不多了。”

唐三笑道:“想建設地不快恐怕都不可能。有力之一族族人們的力量,還有禦之一族的能工巧匠。速度還能不快麼?說起來,真看不出牛皋前輩在建築方面如此有才華。不愧是建築大師。”

一想到這幾天看的建築圖紙,唐三的心就忍不住抽搐。那哪里是要建設一座府邸,分明就是建設一座保壘啊!當然,花費也是相當巨大的。在唐三表示會在經濟上全力支持後。牛皋對設計方案進行了一系列地改變。需要的各種建築材料也大變樣。現在讓唐三想象。還覺得有些恐怖。簡單來說,就算是每個房間地門。都是實木包鐵板的。至于府邸院牆,更是要建造到高達五丈的程度。這高度,足以和皇宮媲美了。

唐三當然不怕官方找麻煩。前天他特意去了一次月軒,找到姑姑唐月華。對于一些官方地事,直接由姑姑幫忙疏通,自然不成問題。他沒有直接讓甯風致幫忙,就是不希望從皇室那邊泄露出唐門的消息。

從他說服單屬四宗族開始,唐門已經正式走上了建設地軌道。\\*\\\在武魂殿主辦的七宗重選大會開始之前。將會是唐門發展最重要的時刻。

小舞靠在唐三肩膀上,安安靜靜的待著。她的雙眼依舊是那麼空洞。自從見到甯榮榮之後,唐三終于有松口氣地時間,小舞和甯榮榮在一起時,就不會特別纏他。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到了晚上,這種情況就會立刻發生改變。沒有靈魂地小舞說什麼也不肯和甯榮榮一起睡。在奧斯卡、馬紅俊多次鄙視下,唐三還是要痛並快樂著的與她同眠。不過,這也促進著唐三的修煉。和這樣一個喜歡裸睡的愛人天天在一起,他哪敢睡覺,只能是每晚小舞一睡覺他就修煉。而他的大腿,也成了小舞最習慣的枕頭。

庚辛城。位于星羅帝國境內。卻與龍興城恰好在兩個方向,龍興城在天斗帝國東南。而庚辛城則在西南方星羅帝國境內。偏近于星羅帝國內陸地區。這段旅途不短。在全速趕路的情況下,他們抵達庚辛城時,也用去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

庚辛城是星羅帝國主城之一,但卻絕對算不上什麼名城。城市本身在主城領域內也只是中下游而已。斗羅大陸,乃是魂師的世界,作為金屬之城,它不受重視也是很正常的。鐵匠地地位,也就是和平民一樣。鐵匠協會地影響力,也就在這座城市中才有些地位。武魂殿其實就是魂師協會,它卻能影響到整個大陸的局勢。由此可見,鐵匠與魂師之間地差距有多麼巨大了。

泰坦告訴唐三,越是好的鐵匠,就越有可能是魂師。因為只有魂師自身遠超常人的能力才能讓鑄造變得更加精巧。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也有一些特殊的鐵匠天才,在沒有武魂幫助的情況下,卻依舊在鐵匠界取得了極大的成就。

遠遠的,庚辛城已經在望,眾人下了馬車,放眼望去,已能看到那高大的城牆。庚辛城的城牆通體呈現為鐵灰色,感覺上就像是金屬鑄造的一般。雖然還未到達城內,但隱約中已經能夠感受到幾分庚辛城帶來的金屬氣息。

甯榮榮有些雀躍的挽著小舞的手,“終于到了,這一路上坐馬車坐的我都骨頭都要軟了。”就算力之一族的馬車再舒服,坐一個月的時間,恐怕誰也要感到厭煩。不過,這一路上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收獲。馬紅俊確實開始努力了,或許是因為唐三對他說的那番話,一路上都在努力修煉,魂力由五十七級提升到了五十八級。距離六十級大關又邁進了一步。

弗蘭德曾經對馬紅俊說過,當他的魂力達到七十級,能夠施展武魂真身時,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只有到了那時,他的鳳凰武魂才能展現出真正的力量。而馬紅俊現在也正朝著這個方向努力著。畢竟,除了小舞之外,史萊克七怪中,也就他還沒有達到六十級了。

奧斯卡嘿嘿一笑,向甯榮榮道:“要不要我晚上給你揉揉?”

甯榮榮俏臉一紅,向他吐了吐舌頭,“才不要。誰都知道你沒安好心。”

馬紅俊在旁邊幸災樂禍的道:“大香腸叔叔之心,路人皆知啊!”

奧斯卡哼了一聲,故意抬起頭道:“胖子,你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馬紅俊撇了撇嘴,“嫉妒你一臉,老子也有女朋友了。等這次回去就給你們看看我女朋友有多漂亮。”

奧斯卡有些驚訝的道:“你也有女朋友了?哪家姑娘這麼不開眼啊!”

馬紅俊大怒,“小奧,我要和你決斗。”

奧斯卡嘿嘿一笑。“來啊!我怕你不成。哥哥身上的鏡像腸可有不少呢。未必就打不過你。別忘了,我還有榮榮的七寶琉璃塔。難道我們夫妻倆還打不過你一個麼?小三肯定是中立地。”

“誰和你是夫妻?我嫁給你了麼?”甯榮榮沒好氣的說道。

奧斯卡得意洋洋地道:“那還不是早晚的事。我岳父都不反對了。你還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麼?美女。你後悔也晚了。”

唐三呵呵一笑,“小奧,你那風騷勁似乎又回來了。”看著他們笑鬧地樣子。唐三心中一陣溫暖,似乎又回到了五、六年前大家在一起無憂無慮修煉時的樣子。只是。自己身邊地小舞卻……

奧斯卡笑道,“我才不信有人會跟這淫蕩的胖子呢。小三,你一直和他在一起,他是不是在說謊?”

沒等唐三開口,馬紅俊已經搶著道:“說什麼謊。等這次回去就讓你看看我女朋友。她叫白沉香。這名字好聽吧。羨慕死你。”

奧斯卡露出一副鼻孔朝天的驕傲神態,“嫉妒個屁。哥有了榮榮,難道還會看上別的女人麼?除了我家榮榮以外,其他的女人對我來說只是過眼云煙。”

這一次甯榮榮可沒有反駁他,笑吟吟地看著奧斯卡和馬紅俊斗嘴,誰都看得出她眼神中的那份滿足。

泰坦感歎道:“和你們這些年輕人在一起,我都覺得自己年輕了不少。年輕真好啊!我像你們這個年紀地時候,比你們還要輕狂的多。”

甯榮榮嘻嘻笑道:“我們的大長老覺得自己老了麼?您可一點都不老啊!像您這樣的成熟男人,才更有魅力。”

泰坦失笑道:“丫頭,你還真是會說話。要是年輕個五十歲,說不定我就和小奧拼一把。難怪骨斗羅那樣的人都寵你寵的不得了。你果然是個小精靈。”

甯榮榮笑道:“這就是美女的威力。老少通吃。小奧。你看我干什麼,不服氣啊?”

奧斯卡哼了哼。“不服氣有什麼用。反正我現在也毀容了,除了你是沒人肯要我了。”

一聽到毀容二字,甯榮榮的眼神頓時變的溫柔了,“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刺激你的。小奧,你不會生我氣吧。”

奧斯卡微微一笑,眼中流露出幾分憂郁,輕歎一聲,摟住甯榮榮地肩膀,柔聲道:“當然不會了。我一生都只愛你一個。”

他一邊說著,一邊向馬紅俊和唐三遞出一個得意地眼神,這招他可不是用第一次了,但卻百試百靈。臉上那原本令他自卑的傷疤現在卻是最能觸動甯榮榮內心柔軟地必殺。\\*\\\當然,奧斯卡的溫柔可不是裝出來的。他最喜歡甯榮榮這種小鳥依人的樣子。

馬紅俊飛快的跑到唐三身邊,“不行了,三哥,我受不了了。這兩個人總是拿肉麻當有趣。我先上馬車躺會兒。進了城在叫我。”

眾人順利的進入了庚辛城,剛一進入城門,撲面而來的金屬氣息頓時帶給他們一種別樣的感受。進城後,眾人再次都下了馬車,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座特殊城市的風貌。

泰坦的情緒明顯變得興奮起來。指著周圍的建築給眾人介紹著。

“庚辛城是擁有鐵匠鋪最多的城市,只有在這座城市之中,鐵匠才會受到重視。據說,整座庚辛城內,單是鐵匠鋪就有上千家。鐵匠更是數以萬計。有很多其他城市的鐵匠專門到這里來進行鐵匠考核。如果能夠通過高級鐵匠考核的話,就能夠留在這座城市之中。簡單來說,這里就是鐵匠的天堂。”

“雖然鐵匠並不受到兩大帝國重視,但軍隊的武器裝備、農具、建築、家具,都需要鐵匠的參與。越是高級鐵匠鑄造的東西就越值錢。”

馬紅俊驚訝的問道:“泰坦長老,怎麼,鐵匠也分等級的麼?”

泰坦點了點頭,道:“沒有你們魂師區分的那麼細化。鐵匠一般來說。分為七個等級。由低到高,分別是:初級鐵匠。中級鐵匠,高級鐵匠,鐵匠師。鐵匠大師,鐵匠宗師和神匠。”

馬紅俊追問道:“那您是什麼級別地鐵匠?”

奧斯卡在一旁插言道:“笨。這還用問麼。泰坦長老身為鐵匠協會副會長,當然是神匠了。”

泰坦呵呵一笑,算是默認了。

唐三道:“長老,大陸上一共有幾位神匠級鐵匠?”

泰坦臉色微微一變,歎息道:“三位。我。你父親,還有當今鐵匠協會的會長。”

聽泰坦提起父親。唐三地心髒不禁收縮了一下,想起父親殘缺的肢體,他心中不禁一陣發酸。但他現在需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想要回去看父親,也不是立刻就能成行地。唐三暗暗決定,等武魂殿主持的七宗重選大會結束之後,一定要回冰火兩儀眼去看看父母。不知道母親在那里進化地如何了。

泰坦拍拍唐三的肩膀,“你也別想太多了。主人有你這麼個好兒子繼承他的衣缽,他也可以安心的隱居。少主,有機會帶我去見見他吧。”

唐三輕輕的點了下頭。

正在這時,眾人突然聽到前方一個洪亮地嗓音在大聲的叫賣著。“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當今鐵匠協會會長,神匠之王樓高再傳弟子親手打造輝煌亮銀鎧。只此一件,優惠出售了。”

“樓高?”泰坦有些疑惑地道:“老樓的再傳弟子也需要沿街叫賣麼?哦,樓高就是鐵匠協會會長,說他是神匠之王也沒什麼錯。你父親隱退,在鑄造方面,我算是和他各占勝場。我更擅長對各種金屬進行提煉鍛造,他則更擅長一些精巧的技術。說起來,這次我打算向他要幾個弟子呢。\\\\\\你那些暗器之中,一些特別精巧的活兒,他這一系的鐵匠制造起來會更加得心應手。走,我們去看看。”

此時,那叫賣的源頭已經圍上了不少人。唐三等人排眾而入,這才看到了里面的情況。

那是一間看上去很普通的鐵匠鋪,正在叫賣的,是一名赤裸著上半身古銅色肌肉的中年大漢,在那鐵匠鋪門前,一名看上去年約四旬地中年人端坐在那里,老神在在地閉著雙眼,一副高人的樣子。在他身邊正擺放著一件鎧甲。

鎧甲通體亮銀色,在日光地照耀下爍爍放光,整體打造的幾位華麗,看得出,每一塊甲胄都是經過特殊打磨的,護心鏡處更是鑲嵌著一塊巨大的透明水晶。在陽光掩映下與鎧甲本體交映生輝。

泰坦只看了那鎧甲一眼,眉頭就皺了起來,不屑的說了兩個字,“垃圾。”

別說是泰坦了,就算在鑄造方面遠不如他的唐三都看出了這件鎧甲的華而不實。看上去雖然很漂亮,但唐三是什麼眼力,他的紫極魔瞳已經到了入微的境界,能夠清晰的辨別出這套鎧甲的材質和打造方法。

那一片片亮銀甲葉其實就是用鋼鐵打磨而成的,但每一片甲葉都很薄,分明沒有什麼防禦力。不過相應的重量也不回太高,或許,這是這套鎧甲唯一的優勢。如果穿上這套鎧甲,那麼,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裝逼了。至于用于戰場,那是想都別想。稍微有點力氣的步兵,都能一刀砍破。

泰坦雖然年過八旬,但作為力之一族的族長,底氣十足,他這垃圾二字雖然只是以自己的普通聲音說出的,但周圍的人還是都聽到了。那叫賣的中年壯漢自然也不例外。

正在興奮叫賣的他目光立刻落在了泰坦身上,“老家伙,你說誰是垃圾?”

泰坦是什麼身份,冷淡的道:“我說那件鎧甲是垃圾。鑄造鎧甲的鐵匠也是。”

這一次,他的聲音提高了幾分,端坐在鐵匠鋪門口的那名中年人已經睜開了眼睛,看向泰坦的目光充滿了不屑。

那叫賣的中年壯漢已經大步來到泰坦面前,“老家伙,你懂不懂鑄造?看你樣子就知道是外鄉人,不懂就不要亂說話。我老師可是當今鐵匠協會會長樓高前輩的再傳弟子。你敢說我老師鑄造的鎧甲是垃圾?這是對我們神匠一脈的侮辱。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就別想走了。”

泰坦不屑地哼了一聲,“你要我說清楚是吧。好。那我就說清楚給你聽。別說是你這什麼老師。就算是樓高在這里,說這件鎧甲是他打造的,我一樣是垃圾兩字奉送。”

此話一出。周圍頓時一片嘩然。在這里看熱鬧地也不乏鐵匠,也有一些實力非凡的。他們當然看得出這件鎧甲的華而不實。但是。叫賣者那句樓高再傳弟子,卻鎮住了所有人。樓高在這座庚辛城地地位,就相當于比比東在武魂殿的地位一樣。

泰坦批評這套鎧甲不會有人有意見,但他直接批評到神匠樓高會長身上,周圍地鐵匠們頓時不干了。一時間。鼓噪聲大響。其中還包含著不少叫罵。

唐三皺了皺眉,將小舞拉到自己身前。雙手圈在她腰間,讓她能舒服的靠在自己懷里,無形的魂力自然釋放,為她隔絕著周圍的人,他可不會讓這些人碰到小舞。

泰坦走上兩步,雖然沒有釋放魂力和魂斗羅級別的威壓,但他那高大地身形和身為族長多年形成的威嚴還是令那叫賣地中年壯漢連退幾步。

泰坦走到那件鎧甲面前轉過身,看著周圍眾人,“你們不服氣是不是?好,那我就說給你們聽。這套鎧甲。乃是用鎖子連環甲方法打造而成。你們可以仔細看看。這每塊甲片的大小都有細微區別。表面看上去倒是很光鮮。可實際上,本身質地卻很薄。還亮銀鎧?這用鋼鐵打磨出來的甲片上面鍍了一層銀。比紙糊的也強不了多少。”

聽他這話一說。那位老神在在的中年人也坐不住了,猛的站起身,怒道:“我這套鎧甲本身就是為了裝飾用的。又不是上戰場。每一片甲葉打造的薄才見功力。這樣重量輕,穿起來才不會累。裝飾品,你懂什麼叫裝飾品麼?”

泰坦冷然道:“那甲片大小不一樣你怎麼說?”

那中年人強辯道:“這叫不和諧的美。是我師祖樓高神匠教導的。你懂什麼。”

泰坦哈哈大笑起來,“好,好一個不和諧地美。不知道樓高那老家伙要是在這里,會不會被你氣地吐血。他的名聲現在是不是已經被你這種人敗壞地差不多了。輝煌亮銀鎧,樓高確實打造過一件這樣的鎧甲。不過,你這仿造也仿的太離譜了。”

一邊說著,他抬手將那套鎧甲從支撐的架子上摘了下來,翻到背面。那名中年人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說鎧甲表面是光滑如鏡,那麼,背面就是粗糙如麻了。泰坦隨手一抖,已經有數片甲葉從上面掉了下來。

冷哼一聲,泰坦隨手將那鎧甲扔在目瞪口呆的中年人面前,“說你是垃圾都是好聽的了。教你個乖,樓高鑄造的輝煌亮銀鎧,鎧甲甲葉乃是用純銀經過提煉,化為銀精打造而成。雖然每片也很薄,但防禦力卻相當強悍。他那雖然是裝飾品,但實用性同樣很強。以後不要再打著他的名號招搖撞騙了。否則,你也不用在庚辛城繼續混下去了。”

“你,你……”那號稱樓高再傳弟子的中年人此時已是臉色發青,周圍圍觀的平民、鐵匠們鼓噪聲也小了很多。“我跟你拼了。”

中年人抖手從後腰拔出一柄牛耳尖刀,直接就朝著泰坦撲了過來。

泰坦是什麼實力,要是讓他近身豈不是成笑話了,頭也不回,右腳在地面上用力一跺。頓時,一聲低沉的轟鳴中。強烈的震波驟然將那中年人掀翻在地。而旁邊圍觀的人卻只是感到腳下一陣震蕩,並未受到沖擊。

“是誰在這里鬧事?”正在這時,圍觀的人群驟然分開,只見一隊星羅帝國非標准裝備的步兵大踏步的走了進來。

普通的步兵最多只是配備皮甲,而這庚辛城的步兵也算是近水樓台,居然都是身著輕型金屬鎧甲。一共十余人,為首一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樣子,他的鎧甲明顯要厚實一些,手扶腰間長劍劍柄,大踏步的走了進來。

那被泰坦一腳震的七葷八素的中年人一看到這些軍人,頓時來了精神,連滾帶爬的跑到那為首者面前,“妹夫,就是他,我正賣我的最新作品,這老家伙前來搗亂。一看就是外鄉人。不但指摘我新鑄造的鎧甲,還出言侮辱樓高神匠。快,把他抓起來。”

泰坦冷笑一聲,“難怪敢打著樓高的名頭亂來,原來還是有點背景的。”

士兵隊長臉色一寒,猛的一揮手,“帶走。”

“住手。”沒等那些士兵湧上,一聲大喝突然從人群中響起,人群分開,只見一名年約六旬的老者從快步走了進來。老者看上去很是壯健,步伐沉穩有力。但卻是一臉驚容。

看到這名老者,那士兵隊長臉色頓時變了變,沉聲道:“任怨鐵匠師。請不要妨礙我執行公務。否則,就算你是鐵匠師的身份,也擔待不起。”

那名叫任怨的鐵匠師卻像是沒聽到他的話似的,三步兩步來到泰坦面前,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看著泰坦的面龐。“您,您是……”

泰坦眉頭微皺,“我好像見過你。那時你應該是在樓高手下做學徒吧。現在也是鐵匠師了。不錯,不錯。”

老任怨的身體頓時顫抖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真的是您,泰坦大人。”

看到任怨的動作,那名士兵隊長的表情頓時變的僵硬了,周圍平民和鐵匠們也是一片嘩然。要知道,身為鐵匠師的任怨,在周圍這一片地域極有名望。可此時他卻跪在了眼前這名老者面前。

泰坦將他拉了起來,“別這樣,這像什麼樣子。”

士兵隊長湊到近前,試探著問道:“任怨鐵匠師,這位是?”

任怨猛的回過身,表情也立刻變得冷厲起來,“好你個混小子,竟然敢抓泰坦大人。就算你父親思迪大師在這里,也要恭敬的給泰坦大人磕頭。你小子等著回家挨家法吧。我告訴你,泰坦大人乃是我們鐵匠協會的副會長。與樓高大人一樣,乃是當今天下的三大神匠之

哄----

任怨此話一出,圍觀的民眾頓時炸了鍋。如果是在其他城市,或許還沒什麼。但不要忘了,這里是鋼鐵之都,鐵匠的聖地。神匠兩個字包含的含義對于庚辛城的人來說就是至高無上的。

士兵隊長的臉色頓時變的一片慘白,下意識的後退幾步,腳下一軟,頓時摔倒在地。

馬紅俊湊到唐三身邊,低笑道:“真沒想到,泰坦前輩在這金屬之都竟然有如此地位啊!”

奧斯卡更是感歎道:“這下想低調恐怕都不行了。”看著周圍民眾激動的樣子,泰坦有些無奈的向任怨道:“讓大家都散了吧,一直圍在這里像什麼樣子。這個家伙真的是樓高的弟子?”說著,他指了指那中年人。

任怨不屑的道:“他只是和思迪大師有幾分親戚關系。哦,思迪大師是樓高大人的首席弟子。所以這家伙才掛著個再傳弟子的名頭招搖撞騙。我們是看在思迪大師的份上,才懶得和他計較。”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二章 四元素學院的來意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四章 神匠樓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