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四章 神匠樓高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四章 神匠樓高


有任怨這位鐵匠師幫忙,麻煩頓時消弭于無形之中,士兵隊長灰溜溜的跑了。人群雖然散去,但卻都不願走遠,在遠處一臉崇敬的看著泰坦,眼中那灼熱的光芒似乎恨不得將泰坦融化了似的。

泰坦走回唐三身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少主,老夫魯莽了。”

正跟在他身邊的任怨一聽這話,腳下頓時一軟,險些摔倒在地。少……,少主?神匠大人居然管一個怎麼看也就是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叫少主。天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看唐三牽著絕色的小舞,那云淡風輕的樣子,任怨不禁有些自慚形穢的感覺。他還從未見過如此英俊的青年和如此絕麗的少女。

唐三仿佛沒有看到任怨注視自己那怪異的目光,看著泰坦微微一笑,道:“反正我們也要去見這位樓高神匠,提前一些也沒什麼。”

泰坦自然知道周圍的民眾都在遠遠的看著,向唐三道:“少主,我們還是上馬車吧。等見過樓高之後,我在陪你好好在庚辛城中轉轉。”

一行人重新上了馬車,任怨也有幸和泰坦上了同一輛馬車,直接朝著庚辛城中心區而去。

任怨雖然很想問問泰坦唐三是誰,可他自知身份低微,不該問的還是不問為好。只是在一邊指揮馬車前進的方向,一邊目光不斷飄向對面的唐三,可唐三卻只是握著小舞的手,閉目養神。

庚辛城本身也不算太大。沒用多長時間,他們就來到了庚辛城中心區域。馬車停了下來。

任怨從馬車車窗向外看了一眼,“到了。各位請下車吧。”他第一個跳了下去,並且主動挑起車簾。

泰坦、唐三、小舞先後下車。後面馬車的奧斯卡、甯榮榮和馬紅俊三人也都走了下來。

眾人一下車,就都忍不住抬頭看去。

馬車停在了一座高大地建築物前,抬頭看去。這巨大的建築至少有三十米高,占地面積極廣。在這市中心區域能夠占據如此大的地方,可見其對于這座城市的重要性了。整體看上去,這座建築就相當于是索托城地大斗魂場。在建築正上方,懸掛著一塊黝黑的鐵匾,上面沒有字。只有一柄錘子和一柄鑿子兩個凸起的圖案。

不用問唐三他們也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毋庸置疑。這里就是那鐵匠協會總會所在。

這座巨大地建築看上去有些粗獷,並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大門處甚至連個守衛都沒有。但來來往往地人流確實絡繹不絕,三扇大門敞開,從外面就能看到里面熙熙攘攘的人流。

泰坦向眾人介紹道:“總會這里分為五層,第一層是交易區,鐵匠們會將自己得意的作品或者一些金屬拿到這里來交易。當然,也不乏專門販賣各種金屬的商販。二層是高級交易區。稀有金屬一般在二層交易。三層是鐵匠注冊考核區。專門進行鐵匠等級考核的。四層是貴賓區,也是拍賣區。一些特別珍貴、稀有地鑄造物品定期會在那里進行拍賣。而五層則是鐵匠協會的辦公區。**.任怨,這些都沒變吧。說起來。我也很久沒來過總會了。”

任怨趕忙陪笑著道:“沒變。沒變。這是咱們鐵匠協會多年地規矩。您是直接去五層見樓高會長麼?”

泰坦呵呵一笑,道:“既然來了。總要先去見見老朋友。少主,我們走吧。”

眾人走入鐵匠總會,一層大廳有些喧鬧,這里是一個全開放式的大廳,除了支撐建築的巨大柱子以外,都是空曠的場地。只是在最外圈挨著牆壁處有一大圈櫃台。櫃台後擺放著各種鐵匠鑄造的成品。

不用泰坦開口,任怨已經率先為他們介紹道:“一層大廳主要分為兩個區域,左邊都是鐵匠們寄賣各種成品的,右邊則是金屬交易區。協會會從中抽取百分之五的手續費。因此,前來進行寄賣的鐵匠大多都有鐵匠師的身份。這里人多,主要是各地的客商。看中了什麼物品就可以直接出價購買。”

唐三點了點頭,仔細地觀察了一下,果然如任怨所說那樣,大廳中人雖然多,但鐵匠裝扮地卻很少,大都是客商模樣。有的在詢價,有地在商議,盡是一副熱鬧的景象。

任怨有些得意的道:“相對來說,在總會,東西價格會比外面高一點。但卻絕對有質量保證。所有物品都是經過協會鑒定、評價之後,才會掛上價格。外面的鐵匠鋪雖多,也有可能淘到便宜的好東西,不過,不懂行的客商也很容易被騙。就像剛才那種情況。”

一邊說著,任怨引著眾人來到側面的樓梯處上樓。樓梯口有兩名守衛,不過泰坦帶來的兩名族人中,一人拿出了個什麼東西在他們眼前晃了一下,自然就放行了。

踏上二樓,給人的感覺頓時不一樣了。二樓沒有一樓那麼高,也不是完全開放式的。首先給人的感覺就是安靜。少了一層的嘈雜。這里被分隔成一個個店鋪模樣的地方。兩行店鋪之間有寬約五米的人行道,在寬廣的面積中,這二樓的店鋪少說也有數百家之多。

任怨道:“這里是高級交易區。能夠在這里開店的,都是有一定底蘊的。也同樣分為成品區和金屬區兩大區域。這里好東西不少,但相應的,價格也比較高。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來賺賺。”他的介紹當然不是針對于泰坦的,正因為泰坦對唐三的態度,他才介紹的如此詳細。

唐三也只是走馬觀花的看了幾眼,確實,感覺上這二層賣的東西要比一層櫃台後懸掛地那些東西品質好的多。

任怨一直將眾人送到從二樓上三樓的樓梯口。才停下腳步,謙卑的道:“我只能送各位到這里了。”

泰坦向他點了點頭,道:“你很好,謝謝你了。”

二樓到三樓之間。同樣是兩名守衛,但和下面地兩名守衛就有了明顯的區別,唐三的精神力何等強悍。下面那兩名守衛雖然也是魂師,但給他地感覺並不很強。大約只是三十級左右的魂力。可眼前這兩人卻令他不得不注意一下,這兩名年約四旬地守衛至少有五十級以上的魂力修為。眼看眾人走來,頓時抬手攔住。也不說話,只是平靜的看著他們。

泰坦帶來的兩名族人趕忙走了出來,這一次唐三看清楚了。左側那名力之一族族人手中多了一塊金色的令牌,在那兩名守衛眼前晃了晃。

兩名守衛臉色一變。趕忙退到一旁,神態十分恭謹。

泰坦故意落後唐三和小舞半步,“少主,請。”

三樓和四樓上樓後看到地都是密閉的大門,無法看到里面地具體情況,而每一層之間,也同樣都有兩名守衛,尤其是三樓與四樓之間的守衛,唐三吃驚的感覺到,這兩個人足以給自己帶來威脅。雖然他們沒有刻意釋放魂力。但唐三還是能感覺得出,這兩個人應該擁有七十級以上。魂聖級別的實力。果然不愧是鐵匠協會總會,能用的動魂聖級別的強者作為守衛,可見對四樓的重視程度了。

這兩名守衛一看到泰坦都愣了一下,左側的守衛道:“泰坦副會長,您怎麼來了?真是好久不見啊!”

泰坦呵呵一笑,道:“確實是好久不見了,你們兩個還在給樓高守樓梯啊!少主,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都是魂聖,也是鐵匠協會的老人了。他們是自願在這里為協會出力的。說起來,他們地鑄造技藝僅次于神匠,都是宗師級別地技藝。他們之所以願意在這里守樓梯,都是因為樓高的原因,他們是樓高地親傳弟子,樓高一共有四名弟子,就是輪流在這里守衛的。左邊這個叫思龍,右邊這個叫思雨。今天找我們麻煩那個小子,就是另外兩個人中思迪的兒子吧。”唐三向面前兩人點了點頭,而思龍、思雨聽泰坦稱呼唐三為少主,也是大為吃驚。思龍趕忙道:“泰坦大叔,我帶你們上去吧。老師這會兒正在鑄造房呢。最近他老人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了個東西,整天都在研究。估計要不是您來,換個人,他肯定是不見的。”

泰坦呵呵一笑,道:“好啊,我到要看看,他在研究些什麼。”

四樓和五樓之間是沒有守衛的。只有一扇大門阻隔在樓梯處,唐三也看不出那扇門是什麼材質,應該是多種金屬組成的合金。

思龍走到合金門前,抬手在門上輕敲,他敲的很有節奏,看著他的動作,唐三不禁眯起了眼睛,憑借著精神力輔助的仔細觀察,他發現,思龍手指敲擊的每一個位置都不同,力道也都有所區別,而那扇金屬門內也隨之發出輕微的機括聲。

當思龍一共敲擊了三十六下後,金屬門發出一陣紮紮聲,緩緩向旁邊敞開。露出了上樓的通路。

泰坦向自己帶來的兩名族人揮揮手,“你們就不要上去了,就在這里等吧。”說完,這才與唐三一起,在思龍的帶領下登上了鐵匠總會的最高層,五樓。

一上到五樓,眾人立刻聽到了一些叮叮當當的敲打聲,泰坦低聲向唐三解釋道:“其實,這五樓就是鐵匠協會高等級鐵匠專屬于自己的私密鑄造區。每一名宗師級以上的鐵匠,都會在這里擁有一塊屬于自己的地方。當初我也有,只不過因為不是住在庚辛城,平時也不回到這里來進行鑄造,就還給協會了。”

每一個鑄造室門外都只有一個簡單的號碼,從最外側到最里側,一共是三十六間鑄造室,其中發出聲響的,其實只有四、五間而已。顯然,在這鐵匠並不受到重視的歲月里,宗師級的鐵匠實在是少地可憐。

思龍帶著眾人來到最里面的一號鑄造室停下腳步。恭謹的站在門邊,抬手在金屬門上敲了敲。

這間鑄造室並沒有鍛造的聲音傳出,思龍這一敲門,頓時。里面一個煩躁地聲音響起,“不是早就說過了麼,誰都不許來打擾我。”

思龍趕忙恭謹的道:“老師。是我。對不起打擾您了,但是。泰坦副會長來了。我不得不通知您。請您原諒。”

思龍的話傳進去,那煩躁地聲音立刻消失了,時間不長,伴隨著一連串的機括聲,那扇寬大地鐵門緩緩滑開。露出了里面明亮的房間。奇異的是。這個鑄造室內並沒有任何窗戶存在,之所以明亮。竟然是因為室內屋頂上懸掛著一盞魔導器燈。實在是相當的奢侈。

開門的是一名身材矮胖地老者,身高也就是一米六左右,但他那腰圍恐怕也要有一米六了,招風耳、小眼睛,一頭亂蓬蓬的短發看上去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洗過了。身穿穿著寬大地長袍,胖乎乎的臉上還沾了一些金屬粉末似的東西。

“泰坦,你這老東西還活著麼?”一開門,這矮胖老者洪亮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泰坦哈哈一笑,“樓高,你這死胖子比我還大好幾歲。你都活的好好的。我怎麼可能死呢?”

果然,這矮胖老者就是當今鐵匠協會總會會長。神匠樓高了。坦白說,從他這外表,是一點都看不出神匠的模樣來。到像是一個和和氣氣的胖老頭。

“行了,你這老家伙來的正好。快來,我給你看樣好東西。我琢磨了很多天呢,研究出這東西的人,真是個天才。”一邊說著,他連看都沒看泰坦背後地眾人,立刻扯著泰坦地袖子就往里面走。

泰坦愣了一下,趕忙跟了上去。泰坦作為力之一族族長,身高兩米開外,極為健壯,而樓高卻只有一米六左右,偏偏腰圍又奇大無比,他這一拉著泰坦往里走,看上去著實有些怪異。

史萊克五怪都跟在泰坦身後走進了這間寬大的鑄造室,思龍卻沒有進來,悄悄地退走了,他還有自己必須要堅守的崗位。

鑄造室內顯得很亂,不過地方確實很大,足有五百平方米以上,兩旁到處都放的各種亂七八糟的金屬。角落里,一個黝黑的鑄造爐和同色風箱引起了唐三的注意。那鑄造爐給他的感覺,竟然有幾分寒氣逼人。

仔細用紫極魔瞳一看,唐三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那鑄造爐和風箱竟然是用玄鐵制造而成,而且不只是玄鐵,其中似乎還摻雜了一些其他金屬,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合金。

而在整個房間的陣中,是一個圓形的平台,這平台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巨大的金屬柱子矗立在那里,只有一米的高度,看上去極其堅實,史萊克五怪除了不能思考的小舞之外,其他四人都在暗暗琢磨著,這東西不會是實心的吧。如果是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樓高正是將泰坦帶到那個圓台前,兩人的身體擋住了史萊克五怪的視線,只聽樓高洋洋得意的向泰坦道:“給你看看這個。沒見過吧。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弄來的。有了這玩意兒,說不定我們鐵匠以後的地位就能翻身啊!不過,在拆除的時候,我一不小心弄壞了點零件,結果不能正常使用了。我正想著如何才能將它複原呢。真是麻煩,制造出這東西的絕對是個天才啊!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我之所以會弄壞了它,是因為這玩意兒里面本身有保護裝置,我一拆除,它就自我破壞了。咦,泰坦,你看傻了,怎麼都不吭聲?”

一邊聽著樓高的話,史萊克五怪也圍了上去,當他們看到樓高向泰坦顯擺的東西時,五個人面面相覷,他們終于明白為什麼泰坦沒有開口,神色看上去還有些怪異了。

樓高手里拿著一個尺長的黑匣子,看上去樣式很簡單,這東西別人或許不認識,但史萊克七怪又怎麼可能不認識的。唐三正是它的制造者啊!沒錯,出現在樓高手中的,竟然正是一架諸葛神弩。

唐三忍不住問道:“樓高前輩。你這諸葛神弩是從哪里得來的?”他可不記得自己將諸葛神弩給過外人,怎麼到地樓高手里就更不明白了。可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制造諸葛神弩的也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樓高瞥了唐三一眼,“你這小子是誰。不知道大人說話小孩子不可以隨便搭茬嗎?咦,你剛才說什麼?你認識這東西?”

唐三苦笑道:“您說的那個天才制造者,恐怕就是在下了。我當然認得。”

樓高抬起頭。吃驚的看向比他高地多的泰坦,此時泰坦也已經回過神來。臉上流露著似笑非笑的神情向樓高點了點頭。

“太好了。”樓高大叫一聲,嚇了眾人一跳,尤其是小舞,立刻撲入了唐三懷中。這胖墩墩地神匠一蹦足以兩米高,激動的就朝著唐三撲了過來。

唐三趕忙帶著小舞腳踏鬼影迷蹤後退幾步。“樓高前輩,您這是干什麼?”

樓高沒有撲到唐三。也是愣了一下,“小子,你躲什麼躲,快,快告訴我這東西是怎麼弄地。怎麼能讓它恢複原樣。還有,你是怎麼研究出這東西的。你幫我解答出這些問題,我直接特批你做宗師級鐵匠。怎麼樣?”

唐三輕輕拍了拍小舞的後背,安慰著有些受驚的她,甯榮榮適時走過來,從唐三手中接過小舞。

唐三走到圓柱台前。從樓高手中接過那具諸葛神弩。仔細的看了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榮榮,這架諸葛神弩是我賣給你們七寶琉璃宗地,怎麼會外傳了?”

樓高愣了一下,“什麼七寶琉璃宗,分明是我從武魂殿那里高價買過來的。武魂殿那里有好幾個呢。要不是我面子大,他們還不肯賣呢。如果我猜地不錯,他們也在研究這個東西。”

聽樓高這麼一說,唐三頓時就明白了。沒錯,眼前這諸葛神弩肯定就是當初自己為七寶琉璃宗制作而成的,武魂殿突襲七寶琉璃宗,在諸葛神弩面前傷亡慘重,但他們也殺死了七寶琉璃宗不少人,劫掠幾個諸葛神弩也是很正常的。畢竟,在自己為七寶琉璃宗制作的全套裝備中,只有諸葛神弩不是貼身裝備的。最容易被對手獲得。這就難怪了。

至于樓高將諸葛神弩拆壞了,並非是他的技巧不如泰坦,而是因為唐三在所有對外販賣的暗器中都做了手腳。他可不希望唐門暗器被別人模仿。所以,正像之前樓高所說的那樣,他在這諸葛神弩內專門做了防拆卸的裝置,一旦有人試圖拆開它,那麼,就會觸動里面的機璜,令諸葛神弩內最關鍵地部件損壞。從而無法使用,自然也就不怕被人模仿了。而當初他給泰坦看地那架諸葛神弩是他自己使用的,自然不需要制造這種防拆卸裝置。要知道,增加一個防拆卸裝置,比直接制造出來還是麻煩幾分地。造價也更高一點。

樓高見唐三不說話,只是看著手中的諸葛神弩,不禁有些焦急。在研究鑄造這方面,他的熱情甚至還在泰坦之上,忍不住道:“這東西真的是你制造的麼?你倒是說話啊!”

唐三從自己的思考中回醒過來,“沒錯,這東西是我制造的。當初是為七寶琉璃宗而做。至于為什麼會出現在武魂殿手里,恐怕就是和七寶琉璃宗那次遇襲有關了。”

樓高有些不耐的催促道:“和誰有關我管不著。我只關心這東西倒地為什麼會壞了。小子,是不是你做了手腳?”

唐三淡然一笑,道:“諸葛神弩是我的專利。我當然要防止別人來模仿了。里面有防拆卸裝置,您一拆開,它自己就損壞了。想要修複它,必須要換上幾個零件才行。”

樓高眼睛一亮,“沒問題,這沒問題。我這里什麼金屬都有,你說吧,要什麼樣的零件,我現在就給你做。或者你自己弄也行,我這里設備齊全的很。”

唐三搖了搖頭,道:“前輩,恐怕要讓您失望了。我不能幫您將這架諸葛神弩恢複。”

樓高小眼睛頓時瞪了起來,“為什麼?臭小子,你是泰坦的徒子徒孫吧。你知不知道老夫是誰?老夫可是鐵匠協會會長。我剛才不是說了麼。只要你幫我把這東西恢複了。我就讓你成為宗師級鐵匠,免考核。”

唐三莞爾一笑,道:“前輩,宗師級鐵匠這個稱號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用。您是神匠。我要是在您面前幫您把諸葛神弩恢複了。您豈不是也就將其中的秘密都看到了麼?這是屬于我們唐門地秘密,非唐門中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就算是本門弟子。也只有核心才能知道具體的制作工藝。否則流傳了出去,我們唐門以後也不用混了。”

“唐門?唐門是什麼?小子。你很囂張啊!泰坦,你也不管管你帶來的小家伙。”樓高地心情卻是急切了一些,忍不住向一旁的泰坦瞪起了眼睛。

泰坦無奈的攤開雙手,道:“我也沒辦法。你面前這位,可不是什麼我地徒子徒孫。而是我們宗門的門主。我已經加入唐門了。添為長老。你這老家伙,試圖覬覦我們唐門地秘密。宗主沒找你算賬已經不錯了,你還指望我們告訴你這諸葛神弩是怎麼制造的不成?”

樓高眨了眨眼睛,“泰坦,你沒事閑的加入什麼唐門啊!你力之一族的族長就算做不下去了,也可以回咱們鐵匠協會啊!泰坦,你說說,老哥哥當初對你怎麼樣?”

泰坦呵呵一笑,道:“你對我不錯。當初我剛來鐵匠協會的時候,你就很照顧我。後來你做了會長,我做了副會長。”

樓高一拍大腿。發出啪地一聲。“就是啊!我們兄弟關系這麼好,現在哥哥有事。你好意思不幫忙麼?快,快告訴我這東西怎麼回事。你也是鐵匠協會的人,應該明白這玩意兒對咱們鐵匠有多麼重要。弄好了,以後連魂師都要來求咱們。”

泰坦歎息一聲,道:“老哥哥,我當然知道這東西地重要性,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不能告訴你。我不能違背門規啊!其實,換了你是我,也一定會加入唐門的。這諸葛神弩雖然不錯,但在我們唐門中,還只是普通的暗器而已。對了,這種武器被我們統稱為暗器。我就是被它所吸引,才加入了唐門。非本門弟子,我們是不會透露秘密的。”

聽了泰坦的話,樓高立刻說出了一句令眾人絕倒的話,“這好辦啊!那我也加入唐門算了。以我的鑄造手藝,成為核心弟子沒問題吧。來來來,快告訴我。”

泰坦笑了,而且他的笑容看上去很狡猾。唐三則是一陣劇烈的心跳,看著樓高道:“前輩,您真的要加入我們唐門?可是,您是鐵匠協會地會長啊!”

樓高毫不在意地道:“沒事,我這會長早就做煩了。自從見到你這什麼諸葛神弩之後。我很多年都沒有過這種沖動的美妙感覺了。就像是當初剛剛開始學習鑄造時那樣。現在可以告訴我,這東西是怎麼弄地了吧。”

奧斯卡在一旁道:“加入唐門之後,您就是唐門弟子,今後只能為唐門服務。而且一切唐門技藝不得外傳。自然也不能傳授給任何非唐門的鐵匠。”

樓高愣了一下,“你們煩不煩。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們知不知道我們鐵匠現在混的有多慘?除了庚辛城之外,到了任何其他地方,我們都是最底層的存在。誰都欺負我們。為什麼?就是因為我們鐵匠沒地位啊!小子,你能研究出這東西,證明你也是鐵匠吧。難道你就不想為我們鐵匠這行業謀些利益麼?”

看著樓高那急切和真摯的樣子,唐三大腦飛速運轉,他知道,這對于自己來說,絕對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如果把握好了,對于未來唐門發展有著不可估量的影響。目光看向泰坦,泰坦也正在看著他,眼中閃爍著幾分殷切的光芒。

唐三深吸口氣,令自己的心情平複幾分,向樓高道:“前輩,您貴為鐵匠協會會長,還是不要加入我們唐門了。我不敢收。但您說的不錯,我也算是一名鐵匠,更是一位鐵匠的兒子。為鐵匠行業謀福利,我義不容辭。我創立唐門時,也曾想過會對鐵匠行業帶來的影響。但是,請您也要為我著想一下,如果我將所有秘技都傳授給鐵匠們。那麼,我們唐門又將如何存活呢?我知道鐵匠生活不易。不如您看這樣如何。我們唐門與鐵匠協會進行合作。由唐門正式來聘請一些功力深厚的鐵匠,為我們進行暗器鑄造。這樣一來,隨著我們唐門暗器發揚光大,鐵匠的地位也自然會水漲船高。將來我可以講一些相對普通一些的暗器制作方法傳授給鐵匠協會,由您來處理。當然,那不會包括您眼前的諸葛神弩。這種大威力的暗器,必須要由我們唐門自己掌控。”

聽著唐三的話,樓高不禁皺起了眉頭,眼中急切漸漸平靜下來,看著唐三,道:“小子,你究竟是一宗之主,還是個生意人?這麼說,你不論怎樣也不肯將這諸葛神弩的制造方法交給我了?如果我拿東西換呢?”

唐三淡然一笑,“不換。”

樓高怒道:“你都不知道我准備拿什麼來換,就肯定不換麼?”

唐三點了點頭,道:“不論什麼,都不換。”諸葛神弩是未來唐門的核心暗器之一,制作方法又怎麼可能外泄。更何況,一旦泄露給鐵匠協會。那唐門也就不是唯一的唐門了。

樓高猛的一拍身邊的金屬桌,發出砰的一聲悶響,巨大的聲響甚至傳遍了鐵匠協會每一處角落,“小子,你們和泰坦一起來,應該是來買東西的吧。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們在庚辛城毫無所獲。沒有人敢賣東西給你們。唐三認真的點了點頭,“我相信,前輩絕對有這個能力。但是,這還不足以威脅我。並不是只有庚辛城才會賣各種金屬的。我們從天斗帝國而來,路途本就很遠。我也沒打算以後要一直從庚辛城進行采購。”

眼看著面前這不過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軟硬不吃,樓高也沒辦法了,大步走到門口處,打開鐵門,朝著外面大吼一聲,“思龍,滾過來。”

只是幾次呼吸的時間,思龍就已經飛快的沖了過來,來到樓高面前,恭敬的道:“老師,您找我什麼事。”

樓高哼了一聲,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鐵匠協會的會長了。老子煩了,要出去游曆。以後有什麼事都別找我。當然,你也找不到我。”

“啊?老師,您不是開玩笑吧?”思龍目瞪口呆的看著樓高。

樓高臉上一板,“你看我像是看玩笑的樣子麼?我的那些作品就都留給你們兄弟四個了。以後我不在鐵匠協會,你們要齊心協力,將協會辦好。我老了。也該是退休的時候了。要是有實在處理不了的事,就派人到天斗城力之一族找泰坦。他是副會長,又是神匠。”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金屬之都庚辛城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五章 真的滾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