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六章 寒心鐵精與深海沉銀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六章 寒心鐵精與深海沉銀


“泰坦長老,您明天不能出面。您的目標太明顯了。不能輕易走漏風聲。胖子,明天你和我去。就我們兩個人。”

泰坦遲疑了一下,道:“少主,那邊畢竟有幾十名魂師,你們兩個人,是不是太少了點?”

唐三搖了搖頭,“兩個人足夠了。一個殺人,一個放火。”

除了小舞以外,在場眾人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都沒來由的感覺到背脊冒起一絲寒意。唐三那平淡的表情似乎突然就變得可怕了起來似的。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唐三在房間中陪著小舞,小舞睡覺他就修煉。奧斯卡、甯榮榮和馬紅俊三人則在庚辛城中轉了轉。

第二天傍晚時分,思龍來了。

此時,奧斯卡三人還沒有回來,旅店中只有唐三、小舞和泰坦以及泰坦的兩名宗族子弟在。

唐三帶著小舞在泰坦房間見到思龍。

思龍道:“各種金屬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因為大多是稀有金屬,這兩天我幾乎搜刮了協會的全部庫存,總算是湊齊了。只差最後一點玄鐵明天早上也能送來。”

唐三微笑道:“那就辛苦會長了。”

思龍呵呵一笑,道:“辛苦算不上,我還指望著你們以後多來幾次呢。”泰坦問道:“樓高那老家伙呢?這兩天他在干什麼?”

一提到樓高。思龍頓時一臉苦笑。“泰坦副會長。我地泰坦叔叔。你們究竟給了老師什麼東西啊!這兩天。老師不眠不休地。甚至連飯都顧不上吃。整天就拿著那張圖紙看來看去。不時地自己操作一下。整個人都癡迷了似地。”

唐三和泰坦對視一眼。不禁都笑了。當初泰坦第一次看到暴雨梨花針地圖紙時也是這種樣子。只不過唐三給泰坦看地是全部圖紙。還算是有跡可循。可給樓高看地卻只是三分之一地圖紙。玄奧之處不少。但卻更難以理解。

泰坦道:“沒事。你就讓他看吧。明天我們就會離開庚辛城。到時候直接把他帶走就是了。放心好了。今天晚上我去提醒他一下。讓他先對外宣布你繼任協會會長地事。”

思龍依舊有些擔心。“泰坦叔叔。我還是這麼稱呼您吧。坦白說。老師一個人離開。我實在有些不放心。”他馬上要繼任會長了。所以才不用副會長地職務來稱呼泰坦。

泰坦失笑道:“怎麼?你還怕我們害了他不成?不過。現在就算我們不讓他跟我們走。恐怕他也會哭著喊著地和我們一起回天斗城了。我知道那東西地吸引力。放心吧。樓高跟我在一起不會有事地。說不定。用不了幾年。我們鐵匠這個職業也會逐漸興旺起來。到時候。你就明白為什麼樓高非要和我們一起離去地原因了。”

思龍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地神色。想了想。道:“我和幾位師弟商量過了。這樣好了。我們師兄弟四人。分兩人出來跟各位一同離去。我們四個里。除了思迪還是大師級別以外。剩余地都是宗師級別。我讓思雨和思凱這兩個宗師級鐵匠和你們一同前往天斗城。順便也好照顧老師。老師畢竟年紀大了。”

一聽這話,唐三和泰坦都不禁大喜。宗師級鐵匠可不是那麼好找的。唐三聽泰坦說過,到了宗師級,其實與神匠也就是一線之隔而已。兩名宗師級鐵匠的價值對于唐門來說,絕非金錢所能衡量。再加上一個樓高。這三個人的份量在唐三看來。比這次購買的所有金屬加起來都要重。

唐三毫不猶豫的道:“那就這樣決定吧。思龍會長,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善待樓高前輩和您的兩位師弟。泰坦長老說的沒錯,或許用不了多久,鐵匠這個職業就會在大陸上重新興旺起來。”

他們正說話間,外面傳來甯榮榮雀躍的聲音,“我們回來了。”甯榮榮也不敲門,笑嘻嘻地推門而入,見思龍也在。臉上神色這才收斂了幾分。奧斯卡和馬紅俊跟在她身後也一起進了房間。

思龍微笑道:“三位收獲如何?”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還好,還好。算是小有收獲吧。”一邊說著,她手腕一晃,手腕上的魂導器手鐲光芒一閃,一塊人頭大小的礦石出現在桌子上。

看到這塊礦石,唐三、泰坦、思龍三個人地瞳孔同時收縮了一下。

那是一塊有些渾濁的水晶,如果只看水晶,似乎品質極差。不是十分通透。本身又有些發黃。顏色不純。

但是,就在這塊水晶之中。卻有著一大片金光閃爍的東西存在。

“板晶發金。”唐三、泰坦和思龍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同時說道。

三人對視一眼,彼此的目光中都充滿了驚詫。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這東西花了我不少錢呢。三哥,我還是聽你說過的,我沒買錯吧。”

唐三一陣無語,和當初自己從弗蘭德那里幸運買到的板晶相比,這塊的純度還要更高,里面的發金數量極多。雖然他地龍須針損耗不大。但是,為了將來制作孔雀翎,以及其他暗器,這塊板晶的價值就太高了。“沒錯,這就是板晶。榮榮,你花了多少錢?轉賣給我吧。”

甯榮榮噗哧一笑,旁邊的馬紅俊已經忍不住接口了,“轉賣什麼啊!榮榮只花了一個金魂幣,那老板還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了我們半天。”

“一個金魂幣?”思龍驚呼一聲,一臉苦笑的道:“我怎麼沒遇到過這種好事。我出一千個金魂幣。你們賣不賣?”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這麼好賺啊!一轉手就是一千倍。不過,你還是問三哥吧。現在這東西是他的了。”

思龍目光有些灼熱的看到唐三,但卻看到了唐三那如同大海般深湛的藍眸,唐三歉然道:“抱歉,思龍會長,這塊板晶對我來說同樣重要。”

思龍若有所思的道:“你是要將他做成裝飾物麼?”

唐三手腕一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了一個只有米粒大小地小金豆。“在我手中,它不是裝飾物。而是殺人利器。”

話音剛落,只見他屈指輕彈,唐三的每一個動作在眾人眼中都很清晰,但卻同樣讓人感覺到那無與倫比的速度。

沒有任何聲息,眾人只見金光一閃,在那塊板晶之中。就已經多了一根金線。

自從見到唐三後,這還是唐三第一次在思龍面前展露自己的身手,思龍只覺得心底冒起一股寒意,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年輕人突然帶給他一種很危險地感覺,甚至比泰坦給他的壓力還要大。

“三哥,你是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好不好?”甯榮榮瞪大了美眸,一臉雀躍的看著唐三。

唐三無奈的道:“你要學我這本事。就要放棄你地武魂。而且還要至少練上十年。看上去真地很好玩麼?你可以想象一下,當它射入人體的時候會有怎樣感覺。”

泰坦眼睛一亮,“這就是龍須針吧。”

唐三微笑頷首。“這塊板晶,至少能制作上千枚龍須針了。”

見過了唐三地表演,思龍再也說不出想購買這塊板晶的話,這塊板晶在唐三手中,比在他手中的作用要大的多了。

唐三向甯榮榮道:“榮榮,你還買到了什麼好東西。看樣子,你運氣真的不錯啊!”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是還買了點其他的東西,不過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了。”

一邊說著。她手鐲連抖,一連串的東西出現在眾人面前。

唐三首先看到地,是一塊烏黑的礦石,礦石表面帶著淡淡的寒氣,看上去就像一塊烏黑地鐵礦。這是甯榮榮取出所有東西中最大的一塊兒,直徑約有一米左右,但是重量卻極其驚人,落地之後,整個樓層都為之顫抖了一下。

唐三、泰坦、思龍這識貨的三個人再次被震驚了。泰坦搶先一步。來到這塊烏黑的礦石前,抬手按在礦石表面上,“溫度不對,這不是普通的鐵礦。”

思龍雙眼閃爍著特殊的光彩,竟是帶著點懇求的看向甯榮榮,“甯小姐,能讓我來鑒定一下這塊礦石是什麼嗎?”

甯榮榮微微一笑,道:“當然可以。這礦石是我從一個賣鐵礦的地方挑選的,精鐵價。按體積算錢。好像也是一個金魂幣吧。”

奧斯卡接口道:“還不到一個金魂幣。還附送了一塊兒這東西,也重地很。”一邊說說。他指指黑色礦石旁邊,一塊體積只有它三分之一大小,通體呈現為灰色的礦石。這塊礦石表面上流露著幾絲淡淡的金屬光澤。看上去倒像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思龍緩緩抬起右手,一個金色光點率先出現在他掌心中央的位置,緊接著金光一閃,一柄純金色的小鑿子憑空出現。一白、兩黃、三紫、一黑,四個魂環靜靜的呈現在這小鑿子周圍,看上去比唐三他們見過的所有魂師魂環都要小的多。

從魂環配比來看,思龍地魂環顯然不怎麼好。身為魂聖的他才只有一個萬年魂環而已。但是,他那奇特的武魂卻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泰坦低聲道:“思龍的武魂是金剛鑿,最擅長的就是對各種礦石甄別和精巧物件的鑄造。至少得了樓高八成真傳。在鑄造界地位極高。”

身為魂聖的思龍,雖然在戰斗方面沒有任何天賦,連比他等級低的邁爾斯都可以欺負他,可是,當他手中出現了自己地武魂金剛鑿時,整個人地氣質頓時出現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這一刻,唐三甚至感覺到眼前地思龍就像是手握破魂槍的楊無敵那樣專注。

金光一閃,眾人甚至沒有看清思龍那金剛鑿上是第幾魂環亮起,那金剛鑿的尖端就已經點在了黑色礦石之上。

叮的一聲輕響,黑色礦石頓時爆發出一聲清脆的劈啪聲,一點金光瞬間從接觸的地方蔓延到整個礦石。如同網狀一般地金色光芒包裹著整個礦石就那麼像內滲透進去。是的,那就是滲透的感覺。

一陣清脆的劈啪聲不斷響起,淡淡的煙霧從那礦石表面上爆發開來。在思龍的金剛鑿輕點之下,那礦石外層竟然均勻地碎裂開來,緊接著,一股濃重的寒氣蔓延而出,整個房間內的溫度都在飛速下降著。

泰坦大手一揮,凝厚的魂力將碎裂的礦石外層掃開。頓時露出了里面同樣是黑色的金屬礦石。

盡管那同樣是黑色,但是,黑的卻沒有半分雜質,唐三用紫極魔瞳能夠清晰的看出,這塊金屬礦石的密度極大,以他入微境界地紫極魔瞳都很難找到一絲縫隙。深邃的仿佛虛空一般,只是用眼睛去看,哪怕是再不了解金屬的人也能看得出這塊礦石地真容絕非鐵礦那麼簡單。

金光收斂,思龍已經收回了自己的武魂。他的目光已經有些呆滯了,用極為艱澀的語調喃喃的說道:“寒心鐵精,真的是寒心鐵精。這麼大一塊

甯榮榮眨了眨她那看上去極為單純美麗的大眼睛。“思龍會長,這個看上去似乎不錯啊,您不打算買了麼?”

思龍看著甯榮榮的目光頓時變的怪異起來,“甯小姐,寒心鐵精,是大陸上最為堅硬地金屬。不是我不想買,我實在是買不起。它的價格是玄鐵的十倍。你就算讓我去找,在整個庚辛城也絕不超過五公斤。你這塊足有數百公斤了。價值天文數字。”

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喃喃的道:“甯小姐,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這些東西都是怎麼找出來的?”

甯榮榮微笑不語,在她身旁的奧斯卡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微笑道:“七寶琉璃宗不只是天下第一輔助宗門。同時,擁有七寶琉璃塔武魂的魂師,也有著極強的鑒寶能力。榮榮有所奇遇,在鑒寶這方面,她的能力甚至還要超過甯宗主。”

如果只是找到一種極品礦石。或許還能用運氣來解釋,甯榮榮這明顯就不是運氣那麼簡單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買來地這些東西是什麼,但卻能夠大致感受出這些東西的價值。

唐三的心被深深的震撼了,思龍口中的寒心鐵精他也是認識的,在前一個世界的稱呼是寒鐵鐵母。而且,對于這種金屬,唐三可以說極有感情,因為,他就曾經親手用這種金屬制造出了獨一無二的絕世暗器。佛怒唐蓮。寒心鐵精。正是制造佛怒唐蓮最重要的材料。也是核心材料。是整個佛怒唐蓮制作時需要地三大核心之一。

甯榮榮目光轉移到寒心鐵精旁那塊不起眼地灰色石頭上,說出了一句再次吸引了每個人的話。

“我感覺。這塊石頭地價值好像才是這些東西中最高的。”

“什麼?”思龍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躥了過去。如果說之前寒心鐵精多少還有些氣息外放的話,那麼,這塊金屬卻沒有任何能夠令他感受到的特殊氣息。

唐三和泰坦也湊上前,突然,唐三的身體劇烈的顫動了一下,“不會這麼巧吧。”

抬起手,緩緩撫摸上那只有寒心鐵精三分之一大小的礦石,他的目光突然變得灼熱起來,魂力湧動,黑光閃爍之中,光彩內蘊的昊天錘已經憑空出現在他掌握之中。

站直身體,唐三示意眾人後退,思龍的目光已經牢牢的盯視在了他的昊天錘之上,在這一刻,他才突然明白泰坦對唐三那份恭敬的態度所包含的意義。

左腳腳尖前挑,玄天功內力灌注,嗖的一下,那塊礦石已經被挑了起來,唐三就以左腳腳尖為軸,身體飛速旋轉一周,整個人就在這旋轉的過程中宛如張開成滿月的大弓一般,當那灰色礦石升至最高點時,他的身體也出現了瞬間的停頓,下一刻,這張大弓的弓弦松開了。

轟----

昊天錘橫掃而出,烏光與那灰色礦石瞬間碰撞,下一刻。所有人都只覺得耳中一陣嗡鳴。那灰色礦石在昊天錘的轟擊下竟然沒有碎裂,而是破牆而出,與它同時消失的,還有唐三的身體。

眾人耳中的嗡鳴還沒有消失,唐三就已經又憑空出現在了房間之中,而那塊灰色地石頭就被他抱在懷里。

承受了唐三蓄力而發的那樣一錘。這塊灰色的石頭竟然沒有出現哪怕一點裂痕,表面上甚至連凹陷都沒有留下。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泰坦和思龍同時湊了過來,思龍的金剛鑽再次出現,在唐三的首肯下,金剛鑿點上了那塊灰色地石頭,叮的輕響聲過後。只見石頭被點的地方閃過一絲銀色光彩,但當思龍的金剛鑿抬起時,卻又恢複了正常。

“這是什麼金屬?我從來都沒見過。好強韌。如果說寒心鐵精是最堅硬的金屬,那麼。這塊金屬絕對當得上最堅韌之說。品質甚至還要在寒心鐵精之上。這,這怎麼可能?我研究了鑄造一輩子,也從未見過這樣奇特的金屬啊!”

唐三看向甯榮榮。“這次你可是真的撿到大寶貝了。這塊金屬我也從來都沒見過。但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應該就是深海沉銀的銀母。”

思龍還不知道深海沉銀銀母代表著什麼意義,但泰坦卻明白,大驚之後是大喜,“這麼說,暴雨梨花針可以……”

唐三苦笑道:“不好說。至少,不論是您還是我,甚至是樓高大師也都不可能鍛造這塊深海沉銀地銀母成功。它是在太堅韌了。而且據我所知。深海沉銀銀母是不會被任何火焰所融化的。想要用它來鑄造,就只有活生生的錘煉才行。我們都沒有這種能力。”

泰坦想了想,道:“恐怕也只有當年地主人才可以了。”

聽泰坦提到父親,唐三眼中閃過一抹亮光,“有了,或許我真的有辦法了。不過,這件事要拖後才行。”

說完這句話,他身形閃爍一周,所有甯榮榮買回來的東西就都已經憑空消失了。全部收入二十四橋明月夜。

唐三的心跳在加快。因為,他終于有機會可以鑄造自己前一世為之努力了一生的絕世暗器。孔雀翎、暴雨梨花針、佛怒唐蓮。我們在這個世界終于又要見面了麼?如果能夠成功制造出這三種暗器。就算面對武魂殿那些真正的強者,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思龍不斷的做著深呼吸,不讓自己心中生出邪念。剛才發生的這一切對他地沖擊實在太大了。寒心鐵精、深海沉銀銀母,這種至寶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它們就像是鑄造界的十萬年魂環那樣珍貴。虧自己在庚辛城這麼多年,竟然還不如人家只是來了庚辛城幾天的收獲大。那種痛苦的感覺絕非用言語所能形容。思龍突然發現,自己有些羨慕自己的老師了。至少老師可以甩手放下現在的一切。作為一名頂級鐵匠,一名神匠,能夠用最好的材料來鍛造。那是何等美妙的一件事啊!

唐昊雖然曾經說過。用凡鐵鍛造出神器地鐵匠,才是真正的神匠。可是。如果神匠用神鐵來鍛造,那又是怎樣的一個情景呢?

好不容易才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後,思龍向眾人道:“我是來邀請你們參加今天晚上拍賣大會的。我已經准備好了。各位現在就請跟我來吧。據我所知,今晚應該有幾件不可多得的好東西進行拍賣。有成品,也有金屬。”

唐三一直在默默的觀察思龍,他從思龍眼中雖然看到了極度的渴望,甚至是一點點貪婪,但卻並沒有看到任何邪念。此時的這位會長,眼神已經重新變得清澈了。作為一名頂級鐵匠,他能夠做到這一點,可見其人品。難怪樓高會將鐵匠協會交給他來打理。

除了旅店就是鐵匠協會總會,再次來到這里,一樓大廳地人卻要比那天少地多了。或許是因為時間已經很晚的原因。

沒有直接上到拍賣會所在地四層,而是先走進了三層,那用來測試鐵匠等級的地方。思龍將眾人帶入一個房間,給他們每人一件寬大的黑色斗篷,連頭面都遮住,只露出口鼻、眼睛在外。顯然是為了防止身份外泄的。畢竟,拍賣本身是一種很私密的事。很多買家和賣家都不希望自己的身份泄露。

重新登上四樓,唐三看到正有不少于他們穿著一樣地人緩緩走入四樓的拍賣大廳。沒有人說話。一切都顯得很安靜。這似乎是鐵匠協會拍賣場的規矩。

“等一下。”正在他們准備進入拍賣場的時候,一個黑色球狀物突然出現在他們身邊。

唐三心中一動,頓時認出了這個全身籠罩在黑衣中的人。不是別個,正是那位鐵匠協會會長,神匠樓高。

樓高的身材實在是奇葩了一些,所以猛一看去。就像看到了個黑色地圓球一般。此時他正抬起頭看向唐三,眼底布滿了血絲。顯然像思龍所說的那樣,兩天來這位神匠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一直癡迷于暴雨梨花針的圖紙之中。

“我跟你們一起進去。”樓高刻意壓低聲音說了這麼一句,然後當先走入拍賣廳。

眾人跟在他身後,進入了一個黑色世界。

整個拍賣廳內一片漆黑,只有地面上的一些昏暗光芒指引著方向。在樓高和思龍的帶領下,很快眾人就來到了最前面一排的座位。感覺上,這里的整體布局就像是一個大劇場。

唐三的視力自然不會受到黑暗地影響。半圓形的拍賣場大約有兩百個左右的座位,正前方是一個巨大地長方形平台。顯然是作為展示拍賣物品而用。此時拍賣場內已經坐了五成,仍舊有絡繹不絕的競拍者入內。整個拍賣場內很安靜。偶有交談聲也都是可以壓低的。

樓高帶著眾人來到了最前排中心位置坐下,他自己就坐在了唐三身邊,唐三另一邊是他的小舞。

樓高剛一坐穩,就湊到唐三耳邊低聲道:“小子,我要全部圖紙。”

唐三微微一笑,道:“這沒問題,等回到唐門之後,前輩自然會看到的。以後還要多多仰仗前輩的神技。”

樓高哼了一聲,道:“行了。你也不用跟我打馬虎眼。我也看出來了,你給我那圖紙上面顯示的東西,根本就不可能大批量制作出來。但是,只要制作出一個,那就是驚世駭俗的神品。我准備用寒心鐵精來打造,你認為如何?大約有兩公斤的寒心鐵精就差不多夠了。”

聽著樓高地話,唐三不禁暗暗佩服,不愧是神匠,只是看了兩天暴雨梨花針的圖紙。還是殘缺的,他就已經看出暴雨梨花針所需要材料的重要性。

輕輕的搖了搖頭,唐三道:“寒心鐵精不行,硬度足夠,但韌性不足,在制作機括的時候有可能會因為力量太大而崩潰。放心吧,我已經給您准備好了適合的金屬。只是這金屬需要特定的人來配合使用而已。等我們回到唐門,我會一一告訴您的。”

樓高突然變得沉默了,半晌後。他突然向唐三道:“小子。我加入你們唐門,也不要任何報酬。但我有一個要求。”

“您說。”

樓高沉聲道:“我要求。只要是我鑄造出來地東西,上面都只能刻上我的名字。”

唐三點了點頭,道:“可以。但同樣要帶有唐門字樣。畢竟,圖紙是我們提供的,不是麼?”

樓高點了點頭,充滿血絲的眼中閃爍著極其堅定的光彩,“或許,這是另一條改變鐵匠地位的道路。我定要做出幾件傳世珍品,讓武魂殿那些家伙看看,我們鐵匠也可以和他們達到同樣的高度。”

唐三懇切的說道:“我相信,您一定會成功的。”

對于身邊這位老人,他心中暗暗升起一絲敬意,樓高對于鑄造地癡迷和執著,對于提升鐵匠地位不遺余力地能力,都足以令人尊敬。他的加入,必然會讓唐門暗器地鑄造達到一個新的頂點。

唐三並不知道,正是因為他今天與樓高這簡單的交談,千百年後,唐門暗器中帶有樓高字樣的成品,是唯一能和帶有唐三字樣成品的暗器相提並論的無價之寶。

眼前突然亮了起來,令大多數人眼睛有些不適應。面前的平台上多出了一道光束,光束下,一名年約五旬的老者身穿禮服站在那里。

“歡迎各位貴賓光臨。在下思迪。今日的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請大家就坐。雖然參加拍賣會的應該都是老朋友,但我還是要重複一下。在競價的過程中,請舉起你們座位旁的牌子作為競價的標志。同時報出價格。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希望到場的每一位貴賓都能滿意而歸。”

平和討好的開場白。台上這五旬老者就是樓高最小的弟子思迪,也是他四名弟子中唯一一個還不是宗師級鐵匠的。當然,他也是那天士兵隊長的父親。

鐵匠協會的工作人員推動著一個被紅布籠罩的台子緩緩走了上來,看得出,台子上面的東西極為沉重。四名工作人員推動的都有些費勁。

“下面,我們進行今天的第一項拍賣,這是一塊特殊的金屬。純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以上。重二百三十一公斤。不賣關子了,這是一塊玄鐵。多年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塊的玄鐵。想必每位貴賓都知道,玄鐵哪怕是只有一丁點加入到普通鋼鐵之中融合,都會令其產生質變。這麼大塊的玄鐵,品質又極高,已經不能用單價來計算它的價格,因此,特意拿到本次拍賣會上,作為第一件拍品。它的底價是兩萬金魂幣,每次加價最低一百金魂幣。現在各位貴賓可以出價了。”

一邊說著,思迪抬手掀開了紅布,露出玄鐵真容。

二百三十一公斤重的玄鐵,唐三也不禁為之動容,正像思迪所說的那樣,這麼大塊的玄鐵極為少見,品質又極好。玄鐵又稱為點睛。以它作為合金材料,可以大幅度提升其他金屬的強韌程度。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當思迪宣布開始競價時,唐三立刻就感受到了甯榮榮注視過來的目光。

唐三心中微動,緩緩點了下頭。

報價已經開始了。只聽一聲聲清晰的報價聲不斷從後面傳來。

“兩萬三千金魂幣。”一個洪亮的聲音直接將價格推高,把前面出價的人都壓了下去。

思迪微微一笑,道:“一百三十二號貴賓出價兩萬三千金魂幣,還有沒有更高的了?,好,一百六十四號貴賓出價兩萬三千五百金魂幣。……”

價格持續上升,甯榮榮卻並沒有急于出手,唐三也穩坐釣魚台,玄鐵這種好東西誰會嫌多?囤積起來,將來就是鑄造的根本所在。要是在諸葛神弩內增加一些玄鐵,不但機璜的承受力會大增,弩箭的穿透性自然也會隨之增強。有足夠的玄鐵,那麼泰坦計劃中那大型一些的諸葛神弩就是能夠完成的。

很快,這塊玄鐵的價格就已經抬高到了兩萬五千金魂幣。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五章 真的滾出去了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八十七章 月黑風高殺人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