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創魂技,亂披風之舞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創魂技,亂披風之舞


唐三深吸口氣,面對雪清河那閃耀著金色光芒的神聖之劍,強行壓下心中的痛苦感覺,作為一名控制系魂師,從來都是他壓制別人,牽制著對手按照自己的節奏走。可此時自己卻被完全牽制,令他難免產生出煩躁的感觸。但他明白,如果自己的心理出現了負面波動,那這場生死之戰就真的沒有任何機會了。

在濃稠的天使領域中,唐三根本沒有閃躲的余地,就在那充斥著強烈神聖氣息的光焰劍即將斬到他身上的時候,他做出了一個令雪清河意想不到的選擇。

唐三撤去了自己身上的虛無能力,甚至連藍銀皇武魂都收回了體內。與此同時,一層金光從他體表浮現而出,正是今日所能使用的無敵金身第二次。

雪清河帶著他那神聖之劍從唐三身上一透而過,卻因為無敵金身的效果沒有對唐三產生任何傷害。其實,唐三使用瞬間轉移也是可以閃開這次攻擊的。但是,這里是雪清河的領域,唐三不知道當自己使用了瞬間轉移之後會產生怎樣的效果。他的潛意識感覺到,瞬間轉移在這天使領域中的效果不會很大。這是生死博弈,穩妥起見,他還是用出了無敵金身的絕對防禦。

當金光附體的一刻,唐三就像是沒有看到雪清河一般,也不管他是否從自己身上透過,昊天錘已經落入掌握之中。身體在空中瞬間旋轉,昊天錘直接在這金色的世界中揮出。帶起一道烏光,迸發出強大的魂力波動。正是亂披風錘法的起手式。

盡管天使領域內這金光極其濃郁,但對于曾經在瀑布下苦練過的唐三來說,眼前的領域還不足以影響到他施展亂披風錘法。另外一點,他的殺神領域是銘刻于昊天錘上的,只有使用昊天錘的時候,殺神領域的威力才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就像藍銀領域可以最大程度的輔助藍銀皇一樣。

昊天錘上濃郁的黑光周圍,包裹著一層對比度極強的白色,雖然只是一錘揮動。但這金色領域內卻被劇烈的攪動了一下。唐三頓時感覺到身上的壓力輕了幾分。自從錘法大成之後,雖然他也曾經施展過著昊天宗地獨創絕學,但還從未在真正的戰斗中施展過。

沒有半分停頓,借助第一錘強大的力量,擰身,手臂再次掄起。第二錘揮出。正是第一錘力量尚未完全消失的時刻,兩錘力量融合,殺神領域的強烈殺氣也膨脹了幾分,頓時將那凝後的金光攪動的更加劇烈了幾分。

盡管昊天錘本身沒有附加任何一個魂環,但武魂本身的品質加上唐三六十六級的魂力以及銘刻其上地殺神領域,還是發揮出了極強的效果。殺神領域的慘烈殺氣與昊天錘上地雄霸之氣融合在一起相得益彰,盡管沒有武魂真身的支持,但在昊天錘的作用下,在天使領域中自保卻已經足夠了。

從唐三身上沖過。雪清河就感覺到了幾分不對,緊接著就是天使領域內的劇烈攪動。他這才知道,唐三的殺神領域竟然是成為了昊天錘上的天賦領域。武魂與領域配合。只是兩錘就已經令自己的領域出現波動了。

武魂殿對于昊天錘的各種能力自然有過詳細的研究,這亂披風錘法也不例外。在武魂殿地研究之中,亂披風錘法無疑是一個強悍的技能,但同時也是一個比較雞肋的技能。必須要不斷的蓄力才能發揮出其真正威力。可對手是活的,又豈會給他們那樣的機會呢?除非是機緣巧合。

因此。雪清河對于唐三使用亂披風錘法並沒有過多地在意。只是當成了唐三為了應對自己領域不得不做出地選擇。可是。你沒有了擁有十萬年魂環地武魂保護自身。你還能抵擋得住我地攻擊麼?你那絕對防禦地能力肯定有次數限制。我到要看看。你還能抵擋幾次。

這些念頭在雪清河心中一閃而過。身體在領域中宛如游魚在大海中一般自由地盤旋。再次提速。手中神聖之劍前指。直奔唐三飛了過來。他這神聖之劍。乃是自身地第五魂技。由神聖之火凝聚而成。不但攻擊力極其強悍。而且還能將他自身魂力地淨化效果提升百分之三百。一般魂師。要是被他斬上一劍。首先自身魂力就會大幅度消融。再加上本身受到地創傷。不死也要脫層皮。

此時地唐三和雪清河相比。則是另一種感覺。他手中揮舞地昊天錘在每多揮出一錘之後。速度都會提升幾分。只是須臾之間。已經是五錘揮出。伴隨著昊天錘上積蓄地魂力越來越龐大。殺神領域地效果也變得濃郁起來。護在他身體地白光開始向外擴散。從而令天使領域帶給唐三自身地壓力變得越來越小。

此消彼長之下。唐三地精神力探查也自然變得敏銳起來。當雪清河掉轉身形。神聖之劍再次降臨時。唐三已經第一時間發現。而他手中地昊天錘卻絲毫沒有停下來地意思。

耀眼地金光瞬間臨體。而此時唐三揮出地。正是自己地第六錘。雪清河選擇地時機無疑是極好地。當他地神聖之劍到達時候。正好是唐三手中昊天錘剛剛掄至身後。還來不及來到身前之時。雖然這只是一個瞬間。但以雪清河地實力。卻足以在這短短地時刻中令自己地神聖之劍貫穿唐三地身體。並且全身而退。

唐三真地那麼好擊敗麼?不。當然不。如果他是那麼好擊敗地話。也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就在神聖之劍即將臨身的刹那,唐三的身體突然奇異般的後退一米。

千萬不要小看這一米的距離,雪清河的攻擊,完全是凝力在唐三先前的位置,他退後一米,雪清河神聖之劍一擊中的巔峰之力自然會有所流逝。而也就是這一米的距離,已經足以讓唐三的昊天錘從身後揮到身前,正面砸上了那柄閃耀著強烈金焰的聖劍。

轟然巨響中,強烈的氣浪驟然掀起,盡管在六錘凝聚地情況下,盡管唐三已經盡可能的讓自己處于有利位置。可這一錘附帶著殺神領域和昊天錘強悍力量的攻擊砸下去,被震飛的還是唐三自己。

這就是領域的作用。武魂真身狀態下施展的天使領域,對雪清河整體實力都有百分之三十地增幅效果。而且他所施展的神聖之劍乃是第五魂技,再加上唐三本身魂力與他之間的差距。因此,就算是六錘合一,吃虧的依舊是唐三。

不過。雪清河也同樣不知道,唐三這一錘是在試探。

唐三的身體雖然被震飛了,但附著在神聖之劍上的強烈金光卻並沒能侵入他的防禦范圍,在身體飛退的同時,他依然能夠在空中把握住自己的身形,身體不斷地旋轉中昊天錘連出,每一次揮擊帶起的黑白兩色光芒都在逐漸削弱著神聖之劍上附加的金焱。所以,他雖然在後退,嘴角也流出一縷血絲。但卻並未受到真正地傷害。

雪清河因為唐三那突然後退的一米,略微呆滯了一下,因為他想不出唐三是怎樣做到的。這里是他的領域。在這里,他就是絕對的主宰,當唐三陷入領域之中後,雪清河憑借自己對領域的控制,已經將唐三固定在自己領域的中心位置,也就是說,不論唐三怎樣移動,哪怕是瞬間轉移,都只會是原地踏步而已。這也是領域的妙用之一。可就在剛才,他竟然在自己面前虛幻般的退出一步。以他現在殺神領域地效果,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雪清河又哪里知道,唐三退出那一步凝聚了多少心血?那看似簡單的一步,卻同時凝聚了昊天錘上殺神領域,藍銀皇右腿骨本身的能量以及小舞魂骨的瞬間轉移能力。三位一體,才在瞬間凌駕于領域的效果之上,成功的退出那一米。

領域的力量雖然強大,但也有其極限。唐三憑借自己身上三種強大的能力,就是在一瞬間沖破了這個極限,才能做到後退一米。而他所能做地,也只是在一米之內移動而已。那三種強大能力融合在一起的力量,也僅僅能幫他做到這種程度。

六錘積蓄的力量因為與雪清河的碰撞而消耗,但在飛退的同時,唐三手中的昊天錘卻並沒有停止。亂披風錘法的蓄力重新開始。

他之所以會被擊飛,那是雪清河自身力量導致的。雖然唐三的身體被限制在領域中心位置,但神聖之劍乃是領域主宰雪清河自己地能力。當這種能力發威。也就是唐三身上包裹上了那層金焱地時候,他就暫時脫離了領域將其束縛在中心的制約。這才會在領域中倒飛而出。當然,他想要借此脫出領域那還是不可能地。當他身上金焱消失的同時,他自己就又回到了整個領域的中心。而雪清河也正在那里等待著他。

直到現在,雪清河也絕不認為在屬于自己的領域中唐三有抗衡之力。結局也絕對不會改變,他絕不相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唐三能夠適應領域內的各種變化,就算他能夠適應,也不可能逆轉自己領域所產生的效果。

金焱從唐三身體周圍消失的刹那,他就已經被領域強行拉回了中心位置,雪清河的神聖之劍斜斬而出。他一點也不著急將唐三立刻毀滅,他追求的是完美勝利。利用天使領域對唐三的飛速消耗,不給唐三任何翻身的機會。

此時,唐三的亂披風錘法又已經揮動到了第四錘。眼看昊天錘又將與神聖之劍碰撞的瞬間,突然,唐三做出了一個奇怪的選擇。他並沒有讓昊天錘與神聖之劍碰撞,身體又奇異的向後退出一米,同時在揮動昊天錘的時候身體奇異的扭曲了一下,竟然是閃過了神聖之劍的攻擊。

與此同時,他的昊天錘也快速的揮出兩錘,上面聚集的力量又達到了第六錘的程度。但怪異的是,此時的唐三並沒有用自己的昊天錘去轟擊出現破綻的雪清河,而是虛空揮動。

唐三再次帶給了雪清河震驚的感覺,他從未想到過在屬于自己地領域中對手竟然能夠從自己的攻擊中進行閃躲。不過,他的反應也是極快的,在唐三剛剛完成第七錘蓄力的時候,手中神聖之劍上光芒大放,劍身增長兩尺。同時兩道金光斬出,幾乎封死了唐三所有可能閃躲的線路。

你不是不想和我硬拼麼?我就偏偏要和你硬拼。就利用魂力上地優勢將你壓倒。

雪清河的這種想法無疑是有效的,但是,他還是沒能真正看透此時唐三所施展的能力。只見唐三腳下,突然如同鬼魅一般飄忽起來。雪清河雖然是發出了兩道攻擊,而且銜接極其緊密。但那畢竟是兩次攻擊。

唐三的身體在虛幻的閃爍中,就利用那兩次攻擊之中的間隙鑽了過去,就連他那已經積蓄了越來越多力量的昊天錘也閃避開去。現在的他,給雪清河地感覺就是在天使領域中翩翩起舞。昊天錘卻並沒有因為他身體的移動而出現多余的波動,始終保持著一個奇異而穩定地節奏持續揮動著。

當唐三從雪清河的攻擊中鑽出來的時候,他的昊天錘已經揮動到了第十一次。上面積蓄的黑白兩色光芒也變得越來越濃郁起來。最令雪清河吃驚的是,原本他能移動的那一米范圍,也隨之擴張到了一米五左右。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從容不迫的憑借著那奇異的舞動閃開了雪清河攻擊地原因。

唐三此時施展的,也可以說是他壓箱底的能力。第一次在正式對敵中用出。他自己命名為亂披風之舞。

亂披風錘法的缺陷是顯而易見的,唐三在這門錘法上浸淫了很長時間,在父親指導下刻苦修煉。他自然也知道亂披風錘法的弊端限制了這門本來威力巨大的自創魂技所能產生的威力。在瀑布下枯燥的修煉中。他就開始試驗著如何才能改變這種情況。如何能夠在與敵對戰地狀態下盡可能的進行蓄力,完成亂披風錘法那九九八十一下的疊加。

經過無數次的試驗,終于讓他找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將自己的鬼影迷蹤與亂披風錘法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門專屬于自己的魂技。

憑借著鬼影迷蹤的神妙,加上昊天錘的強悍,如果能夠成功,這無疑是一門強大的自創魂技。

但是,將兩種完全不同類型地能力融合在一起談何容易?唐三剛開始試驗地時候,就經曆了無數次的失敗。而失敗地關鍵。就是節奏問題。

鬼影迷蹤與亂披風錘法的節奏是完全不同的。亂披風錘法有著屬于自己的節奏,必須要不斷通過每一錘積蓄的力量慣性來進行蓄力。節奏是一個逐漸加快的過程,而且是不能改變的。否則錘法本身的威力就無法發揮出來。

而鬼影迷蹤則是根據對手的攻擊進行閃躲,本身就有著很強的不確定性。而且在大量魂力灌注于昊天錘的情況下,本身腳步的移動,小腿發力對錘法的帶動,都成為了這融合自創魂技難以逾越的天塹。

唐三一度已經放棄了對這個魂技的研究,直到上次小舞為了救他而獻祭後。讓他得到了小舞的魂環和魂骨。唐三才在一次無意的修煉中突然找到了那微妙的節奏。

首先一點,施展著亂披風之舞只能在空中。只有這樣,才能在腿部發力揮錘的同時不影響移動。這本來是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但憑借著藍銀皇右腿骨對于唐三腿部力量的強力增強以及飛行技能的附加,令他可以完成。

更重要的節奏問題,則是小舞的魂骨技能瞬間轉移幫助解決的。每當節奏出現問題的時候,唐三只需要憑借瞬間轉移,就可以調整自己的身體形態,將亂披風錘法繼續下去,同時進行著瞬間轉移配合鬼影迷蹤,自然足以閃避對手的攻擊。

哪怕此時是在天使領域中。瞬間轉移無法帶他遠離對手。也依舊可以在這短短兩米的距離內幫助他施展鬼影迷蹤。從而將這自創魂技亂披風之舞的威力發揮出來。

雪清河雖然也是天賦異稟,更擁有強大的六翼天使武魂。但他畢竟一直在天斗帝國皇室中潛伏,平時又要盡可能的隱藏自身實力。因此,雖然他的魂力等級極高,但要論實戰經驗,卻要比唐三差了不少。此時面對突然的變化,心中多少有了幾分茫然。

急切之中,神聖之劍不斷的揮舞、追斬。不信邪的想要破壞唐三亂披風錘法的蓄力。但是,很快他就失望了。雖然這里是他地領域,但由于殺神領域與天使領域的先天相克,導致了領域對唐三的影響降到了最低程度,唐三的亂披風之舞神奇的閃開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也正是在這個過程中。一錘接一錘地蓄力不斷提升。當雪清河醒悟過來不對時,唐三的亂披風錘法已經施展到了三十六錘以上。

漆黑的昊天錘,因為魂力的不斷積蓄疊加已經開始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金色紋路,銘刻于上的殺神領域更是白光綻放,令唐三所能活動的范圍變得越來越大。

錘身上附著的強大力量已經領雪清河也有些心驚了,三十六錘的疊加後,他已經開始收到了牽制,那種級別地龐大魂力,就算天使領域對他增幅了百分之三十後。他也不敢再輕易碰觸。

雪清河心中一陣後悔,唐三這亂披風之舞雖然神妙,但也畢竟是在他的領域之內。如果早一點做出相應的攻擊,或許已經將其破開了。

迅速收起神聖之劍,雪清河地身體迅速隱沒于金色之中,任由唐三越來越快的疊加他那亂披風錘法。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唐三心中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機,他知道,雪清河已經清醒過來,接下來,將是他能否突破對手領域的關鍵時刻。

唐三看不到。隱沒于領域之中的雪清河,身上第六魂環緩緩亮起,背後的六只金色羽翼處,瘋狂的吸收著領域內的能量,一道道金色閃電宛如一條條小蛇般不斷在他身上閃爍著。

深吸口氣,雪清河猛然吐氣開聲,一聲極其尖銳而嘹亮的長嘯從他口中激發而出,那一刻,他雙眼中驟然噴吐出強烈地金色光焰。超過了一米的長度。正是他的第六魂技,以精神方式發動攻擊的,天使咆哮。

天使咆哮,通過天使魂力特殊的轉化方式,在一瞬間將魂力的一半轉化為精神沖擊,進行大范圍的攻擊。受到攻擊者,將產生強烈的精神震蕩。如對手的精神力弱于天使魂師本身一倍以上,將會直接出現靈魂破碎,爆頭而亡。如果差距在一倍以內。將轉化為精神沖擊。令對手出現精神傷害,並且出現眩暈效果。眩暈地時間根據對手與自身的精神力差距而定。

這是一個極其霸道。又非常逆天的能力。直接打擊對手的靈魂。也正是六翼天使這超級武魂強悍的體現。就算是唐三這樣級別的精神力,也不可能與雪清河由魂力轉化而成的精神力相比。尤其是通過天使領域的百分之三十增幅。

此時的唐三,在雪清河蓄力地過程中,他那急速揮動地昊天錘已經達到了六十次,一旦他在天使咆哮的精神沖擊下陷入眩暈狀態,必然無法再控制自己地昊天錘,根本不需要雪清河再出手,昊天錘本身所疊加的能量在失去控制後,就能將他撕成碎片。清醒過來後的雪清河無疑找到了一個最好的方法。

但是,唐三的亂披風之舞卻依舊沒有被打斷,他也不能讓雪清河打斷自己。

第三次的無敵金身保護了唐三。天使咆哮雖然逆天。但來自于十萬年魂骨的魂技,無疑是更加逆天的存在。憑借著無敵金身今天的最後一次效果。唐三終于第一次將主動權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最後的十幾錘,就在他抵擋住天使咆哮的同時完成了。黑與白,兩色光芒宛如兩條巨龍般盤繞在一起。當那九九八十一錘完成的刹那,殺神領域進化技能殺神突擊發動。這一刻,唐三將自己的領域能力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龐大的能量波動,令地面正在纏斗的兩對對手都停了下來。三位封號斗羅加上一位魂斗羅都沒有用出自己最後的魂技進行戰斗。他們絕不會輕易做出最後決勝的打算。他們也都在等待空中那場戰斗的結束。也都對本方的那位年輕人有著絕對的信

當空中被那金色領域覆蓋地時候,蛇矛斗羅與刺豚斗羅的信心更是極度膨脹,也就更不肯與面前的對手拼命了。他們的實力本就要強過眼前的對手,在刻意拖延之下,雙方始終都保持著均勢。

可天空中突然間傳來的龐大能量波動卻令他們雙方同時一驚,幾乎都是虛晃一下,飛速後退,拉開了彼此之間地距離。

就在這時,只見半空之中。一黑一白,兩道光芒糾纏著沖天而起,瞬間沖破了那金色的束縛,龐大的能量波動令半空之中炸響一片,宛如天雷滾滾一般。

大片的金色應聲破碎,就像是一個磁盤被利器擊破一般化為一塊塊金色的碎片。每一塊碎片再破碎成無數金色光點,就那麼在空中消失不見。令原本炫麗的半空重新變回了應有的顏色。

兩道身影同時出現在半空之中,雪清河盡可能伸展著自己背後已經恢複成四片的羽翼控制著自己的身體。粘稠地鮮血,如同兩條紅色小蛇一般不斷從他鼻孔處流淌而出,嘴角處也同時留下了紫黑色的血液。雙眼中一片朦朧,他甚至不敢張口喘息,怕體內的血液全部奔湧而出。

那凝結了八十一錘地轟擊,不只是輔助殺神領域破掉了他的天使領域,同時也破掉了他的武魂真身。令其本體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

但是,另一邊,唐三的情況也並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臉色慘白如紙。大口大口的咳出猩紅的血液,手中的昊天錘已經消失了,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他雖然終于破掉了雪清河地天使領域,但也同時耗盡了自己的魂力。以至于連背後的八蛛矛都無法維持,收回了體內。

在兩人短暫的戰斗中,可以說,唐三做出的每一個應對都是十分正確的。但是,他與雪清河之間的實力畢竟有著巨大的鴻溝。盡管利用了雪清河的一定失誤。但在破開天使領域地過程中,他還是消耗了大量的魂力。不論是亂披風之舞,還是在對手領域中潛移默化的消耗,以及之前戰斗的消耗,終于將他體內的魂力全部掏空。此時,雖然雪清河的傷勢比他要重,但他的處境卻比雪清河還要不堪。只能勉強利用最後一絲魂力控制著自己的藍銀皇右腿骨飛行技能令自己緩緩朝地面落去。

蛇矛、刺豚兩位封號斗羅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驚駭。別人不知道,他們又怎麼會不知道雪清河那天使領域地威力呢?在施展了武魂真身地情況下釋放這個領域,就算是他們。想要從中掙脫出來也並非容易之事。可就是那只有魂帝級別的青年,卻完成了這樣地壯舉。不但沖破了領域的束縛,還一舉重創了雪清河。

此時,他們才明白為什麼雪清河會對唐三那樣的看重,唐三的潛力和實力,確實已經大大超過了同等級魂師。

哇的一聲,雪清河終于還是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背後的雪白羽翼已經失去了光彩,深吸口氣。凝視著緩緩下降的唐三。眼中流露出的並非憤怒和怨毒。而是一絲贊許的光芒。

他自身的情況不樂觀,但他也同時知道唐三現在是怎樣的情況。一邊飛速調整著自身的氣息。一變凝視著唐三,“唐三,你帶給我的驚喜真是一個接一個。我真的有些不舍的就這樣殺了你。沒有你這樣的對手。我想,我進步的速度也會大大的降低吧。你是目前為止,除了大姐之外,唯一一個有資格做我一生對手的人。”

唐三沒有說話,只是仰著頭,挺直腰杆,冷冷的看著雪清河。體內玄天功飛速運轉,憑借著比這個世界任何魂師都要快的回複速度,盡可能恢複著自己的魂力。

他之所以沒有在領域破裂時受到重創,一個是因為他是主攻者,另一個就是因為他自身身體的強悍了。比身體,就算是封號斗羅也未必比得上他。

目光掃向一個方向,唐三心中暗暗想著,該來的,應該要到了吧。

就在這時,那退後的刺豚斗羅突然身體一抖,一枚帶著碧綠的尖刺破空而起,直奔唐三射去。此時的唐三,已經沒有了閃躲的能力,也更沒有了無敵金身的保護。

獨孤博和楊無敵都距離過遠,兩人也更不可能去援救唐三。這刺豚斗羅選擇的攻擊時間和方式都極其陰毒。

“混蛋。”金光一閃,強烈的金芒直掠而下,蓬的一聲悶響,雖然沒能擊碎那枚尖刺,卻也將其沖擊的從唐三身側斜飛出去。

之前在唐三那樣刺激的情況下都沒有發怒的雪清河此時卻突然發怒了,因為強行發力,他又噴出一口鮮血,怒視著刺豚斗羅,“誰讓你出手的。”

刺豚斗羅愣了一下,“少主,我……”

雪清河雙目噴火般的怒視著刺豚斗羅和蛇矛斗羅,“刺血,佘龍,你們聽著。唐三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中。公平的對決,是我給他的最後尊重。你們再敢出手,別怪我翻臉無情。”

兩名堂堂的封號斗羅面對雪清河的憤怒,竟然都有些恐懼似的,緩緩後退一步,恭聲道:“是。”

聽著雪清河的話,唐三不禁微微一愣,忍不住說道:“沒想到,你也有光明正大的一面。”

雪清河抹了抹嘴角處的血跡,臉上的憤怒漸漸轉化成了微笑,“每個人心中都有屬于自己的正義與邪惡。而在現實世界中,勝利者永遠都是正義的,光明的,不是麼?今天我殺了你,我完全可以在天斗帝國境內發檄文譴責你們三個毒殺雪夜大帝。真要說光明,什麼能比的上我的六翼天使?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是卑鄙、邪惡的存在。但你不想想,如果我真的一無是處,能夠走到今天麼?”

一邊說著,他的右手緩緩抬起,強烈的金光在掌中逐漸凝聚,雖然凝聚的速度並不快,但對于唐三來說,那卻像是死神的鐮刀一般。他的魂力恢複速度雖快,但他卻清晰的感覺到,當自己的魂力剛恢複一絲的時候,立刻就悄然消失了。這才明白,自己雖然破掉了雪清河的天使領域,天使領域也在破開的那一瞬間將一部份淨化能力注入進了自己體內。哪怕是只需要極少魂力就能施展的瞬間轉移,在沒有一點魂力的情況下也不可能施展出來。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九十二章 殺神領域VS天使領域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小舞,複活,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