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一章 鎮國之寶贈唐三,瀚海乾坤罩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一章 鎮國之寶贈唐三,瀚海乾坤罩


從本質上來看,這是一個類似于領域的技能,雖然並不具備領域那樣強大的可成長性。但其效果卻相當可怕,尤其是在團隊作戰的情況下,那個連通所有人的能力極其強悍。

從戰斗開始到現在,坦白說,史萊克六怪是有些亂的,畢竟大家這麼多年沒合作過了,又少了一個小舞。對于彼此新得到的技能都不算熟悉。雖然默契還在,但卻無法像五年多前那樣完美配合。

有了這張精神網絡後,情況卻出現了改變,每個人都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傳入唐三腦海之中,而唐三也能夠通過快速分析後,讓每個人做出應變的反應,以及魂技使用。

通過精神力傳導想法,要比用嘴說快了不知道多少。甯榮榮這個魂技一出,史萊克六怪頓時被連接成了一個整體。

那足以撕裂空間的殺字悄然隱沒,劍斗羅淡淡的聲音竟是從四面八方響起,“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技能都是虛幻的。看清楚了。”

在眾人的感知中,那柄巨劍在空中橫起,巨劍後,多了一個高達五米的巨大虛影,那虛影的樣子竟然和劍斗羅塵心一模一樣。只見他單手握劍,身形宛如循著天地至理般輕動一下,巨大的七殺劍就像活了一般揮出,這一刻,那七殺劍上仿佛將周圍所有的力量都抽空了一般,不論是唐三的殺神領域、藍銀領域,還是甯榮榮的幻之空間技能,同時被破開。周圍的一切又變得清晰起來。

塵心手中巨劍並沒有指向他們,而是指向虛空之中,手腕輕抖,六劍一氣呵成。一個比先前要大上十倍的殺字出現在半空之中。這一刻。整個天際都變得暗了下來。那黑森森的殺字上所綻放地氣勢令史萊克六怪幾乎同時單膝跪地,以他們聯合在一起地實力,竟然也承受不起這份威壓。

塵心的聲音在他們每個人耳邊響起,“魂力達到九十五級以上,就會發生質變。每提升一次。武魂就會進化一次。到了這樣的境界後,就不會再拘泥于魂技。而是與自己的武魂融為一體。當年,武魂殿那個人,就是憑借著自身與武魂的完全融合,連擋我父親九個殺字,憑借天使魂力震傷了我父親內腑,導致不治。技巧固然重要,但魂力提升才是根本。沒有強大地力量做後盾,再好的魂技、魂骨也發揮不出真正地作用。”

光影同時收斂,劍斗羅的身形也隨著空中那殺字消失而逝去。但他的話卻深深的烙印在史萊克六怪心中。

感受最強烈的就是唐三,那殺字中所賦有的強大殺氣帶給他很奇異的感覺。這種殺氣和他殺神領域中所擁有的殺氣並不一樣。殺神領域的殺氣是充滿暴戾、血腥和冰冷的。可同樣是殺氣,劍斗羅釋放出地氣息卻給他一種浩然博大的感覺。隱約中,他漸漸有了一絲明悟,但也只是抓到了邊緣。

六個人都靜靜的單膝跪在那里,誰也沒有開口,身上的武魂漸漸收回,他們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毫無疑問。史萊克七怪每一個都是驚才絕豔地天才。劍斗羅地話不多。但對他們地點醒。以及在先前巨大壓力下。面臨生死存亡時自身出現地各種反應。對他們來說都極其重要。他們現在最需要地。就是這種感覺。

大師向身邊已經完全呆滯地白沉香低聲道:“我們走吧。不到傍晚他們是不會清醒過來地。”大師很滿意今天地這個結果。自從五年前史萊克七怪獲得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冠軍之後。他就想要找個機會敲打他們一下了。只不過後來大家分開。一直都沒能湊齊。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無疑令史萊克七怪成名。但也令他們信心過度膨脹。尤其是唐三。雖然表面上唐三和以前沒什麼區別。但隨著實力地不斷提升。又獲得了各種強大技能。他內心地自信已經有些過度膨脹了。別人看不出。大師卻看地清楚。在即將前往海神島那危險地地方之前。大師認為很有必要敲打一下這些孩子。讓他們在壓力中成長。同時。也是讓他們能夠正確認識到自己與真正強者之間地差距究竟有多大。

史萊克學院外。

劍斗羅塵心飄然落地。他那原本平靜地面龐上此時竟然多了一分苦笑。心中暗想。希望這次不要給那些孩子們太大地打擊吧。這是大師地請求。他也做到了。但也同時讓他真正認識到了史萊克七怪現在所達到地實力。

看上去。他贏得輕松自在。可事實上。真相卻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為什麼會化身為劍?看看他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了。經過甯榮榮多重增幅後的馬紅俊,攻擊時所產生的爆發力太驚人了,尤其是鳳凰火焰的溫度,遠遠超出了塵心的想象。雖然還不足以傷到他,但他此時衣服的下擺卻已經完全被燒焦了。長袍有一半化為了灰燼,看上去實在是有些狼狽。這也是為什麼他在戰斗結束後沒有留下,而直接離開的原因。

後來他所化身的巨劍,還有虛影用劍。那可是這位劍斗羅突破九十七級後剛剛領悟的能力。也是他第九魂技的效果。只不過不是同一等級的人是看不出他使用第幾魂技而已。

所以那一劍才完全震住了史萊克六怪。那一刻他所爆發的攻擊力,可以說是當今天下最頂尖的力量了。

看看自己只剩下一半的長袍,塵心不禁莞爾一笑,“像他們這麼大的時候,我確實還沒有這樣的實力。希望這次海神島之行,他們能夠一切順利吧。”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與劍斗羅一戰對史萊克六怪的打擊比大師想象中還要大,六個人足不出戶整整三天,這三天內。他們沒有再進行任何實戰演練。也沒有交流,就靜靜的在木屋中修煉。直到甯風致派人來找唐三。這場靜默般的修煉才算結束。

大師帶著來找唐三的七寶琉璃宗弟子來到木屋前,“小三,你出來一下。”

他地聲音不僅是驚醒了唐三,也同時驚醒了史萊克七怪地其他人。突然間。一聲嘹亮的鳳鳴聲響起,哪怕是在木屋外。大師也能清晰的感覺到空氣突然變得灼熱了,緊接著,一道赤紅色的身影驟然沖破房頂騰空而起,之前他所在那那間房屋就在一瞬間化為了灰燼。

巨大的火焰雙翼伸展開來,帶著他地身體直沖入百米高空才停下,下一刻,火光綻放,一圈巨大的火焰光芒擴散開來,擴張到直徑五十米開外才漸漸淡化。死胖子,回頭你負責蓋房子。”

戴沐白、奧斯卡、唐三、小舞、甯榮榮和朱竹清幾乎同時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唐三拉著小舞地手。她雖然還是那樣的茫然,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和唐三訂婚之後,她給人的感覺似乎不再那麼空洞了。

說話的是戴沐白,嘴上雖然在罵著胖子,但大家臉上的神色卻都是笑吟吟的。很明顯,馬紅俊突破了。

或許是因為馬紅俊現在是眾人中除了失去靈魂的小舞以外唯一一個沒有達到魂帝境界的人。也或許是因為那天劍斗羅帶給他的刺激太深了。激發了他鳳凰武魂的潛力。三天時間過去,在前一級提升才數月地情況下。他竟然再做突破,魂力提升到了五十九級的程度。距離六十級。只剩下最後的瓶頸。

“好說,好說。要是修一次房子就能提升一級就好了。”胖子興奮的從天而降,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之情,哈哈大笑。

“死胖子,又得意忘形了。還不是最弱的一個。”跟在大師身邊一起過來的白沉香在一旁嘟囔著。

這些天史萊克六怪變得跟行尸走肉似地,一直都是她在照顧飲食。心中也很擔心,要不是大師安慰她,告訴她這是正常情況,恐怕他就要回唐門去找爺爺來幫忙了。此時見到眾人恢複過來,馬紅俊還在做突破,不知道為什麼,她也很高興。是為了馬紅俊地提升而高興麼?恐怕連她自己也不清楚。

聽到白沉香的話,馬紅俊地興奮頓時被打擊了,“香香,你就不能誇獎我一下麼?我也五十九級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沖擊六十級。以後我肯定不是最弱的。”

一邊說著,他還不懷好意地看了看奧斯卡。身為食物系魂師的奧斯卡,就算天資再好,也不可能有他們這些戰魂師提升的快。而之前五年,他之所以能夠達到六十級以上,實在是付出的太多太多,而胖子又實在懶惰了一些。

“看什麼看?死胖子,我們比比,看這次海神島之行誰提升的快。”奧斯卡可是不會服輸的。自從擁有了第六魂環和那塊鏡像魂骨之後,他的自信已是大幅度提升。

馬紅俊毫不示弱的道:“比就比,怕你不成。有本事我們打賭。要是我贏了,你就讓我親榮榮一下,要是你贏了,我就讓你親我一下,怎麼樣?”

“滾----”奧斯卡飛起一腳,踢在胖子的屁股上。甯榮榮更是咬牙切齒的瞪著他,要不是她並非戰魂師,恐怕就要上來好好的收拾收拾這口無遮攔的家伙。

白沉香可不會放過打擊胖子的機會,“看,本性流露了吧。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我……”和別人斗嘴,胖子是很少落下風的,可一看到白沉香,他就萎了。

大師淡然一笑,道:“這幾天你們應該都有所收獲吧。不用說出來,仔細的去感受這種感覺。我建議你們去海神島,就是希望你們心中始終充斥著這種感覺。不斷在壓力下榨取自己的潛能。壓力就是動力,但也同樣要掌握好壓力的度。過猶不及。從劍斗羅前輩身上,你們應該也明白了自身與真正強者之間的差距,希望你們從海神島回來時,這份差距能夠大幅度的縮小。”

“是----”史萊克六怪同時正色應道。

大師這才轉向唐三,道:“小三。甯宗主派族人來請你入宮。你這就去吧。我已經給你們准備好此行所需的物品。明天一早。你們就出發吧。”

“是,老師。”唐三答應一聲。和七寶琉璃宗來人入宮而去,小舞暫時交給朱竹清和甯榮榮照看。

這三天時間,雖然魂力等級提升的只有馬紅俊,但唐三也同樣受益匪淺。他是聰明人。很清楚如果在受到重壓之後去仔細地尋找自身每一處缺陷,是很難有所成績地。因此。他將思緒完全放在了自己對那個巨大的殺字理解上。這幾天以來,多少已經有了幾分領悟。他明白,自己的殺神領域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從實力和作用上來看,現在唐三的藍銀領域明顯凌駕于殺神領域之上。不但能幫助他進行精神探測,還能在使用藍銀皇各種魂技時起到極大地增幅作用。但唐三也同時明白,藍銀領域雖好,但畢竟會受到限制。在擁有大量藍銀草和沒有藍銀草的地方,發揮地作用差距極大。這不確定性就會令他在遇到強敵時出現問題。

就像上次面對千仞雪的一戰是在空中,藍銀領域的效果就被大幅度的削弱了。如果是在森林中,唐三絕不會打的那麼艱苦。就算不一定會勝。但在不實用小舞賦予的第六魂技情況下他也未必會輸。

而在限制性這方面,殺神領域就要比藍銀領域強上很多,它的增幅和效果都是固定的。也就是可以控制的。只有讓殺神領域變得更強,才有利于他在各種環境和條件下完全發揮出自身的實力。

因此,唐三已經下定決心要想辦法提升自己殺神領域地威力。一個是提升魂力,早日達到能夠施展武魂真身的境界,讓領域的效果徹底發揮出來。另一方面。就是對殺神領域本身的理解。

殺神領域是有副作用的。唐三一直都知道。每當他使用殺神領域後,自身就會受到殺氣的干擾。產生暴戾的情緒。而這次在劍斗羅帶來地巨大壓力影響後,唐三卻發現了殺神領域地另一條路線。如果能夠轉型成功,那麼,自己今後在施展殺神領域時就不必在留下余力來控制情緒。精神力的完全注入無疑會令這個領域發揮出更大地作用。

天斗帝國皇宮已經恢複了正常,至少從外表是看不出不久前曾經發生過險些顛覆皇室的大事。

來到七寶琉璃宗,唐三見到了甯風致。

“甯叔叔。”唐三恭敬地向甯風致行禮。盡管他現在也是一宗之主,但對甯風致他卻從來都不會少了禮數。就算不考慮甯榮榮那方面的因素,這些年以來甯風致對他們史萊克七怪的幫助唐三始終都是銘記于心的。尤其是對自己。要沒有他和七寶琉璃宗的支持,唐門成立絕不會這麼順利。

甯風致微微一笑,有些責怪的道:“又沒有外人,何必這麼多禮呢?我不是和你說過好多次了。現在你是唐門宗主,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唐三微微一笑,道:“不論身份如何,您也都是我的甯叔叔。”

甯風致呵呵一笑,道:“小三,我這次找你來,是要帶你去覲見陛下。”

“哦?”來的路上唐三依舊在思考自己殺神領域的問題,並沒有去想甯風致找自己來的目的。“覲見陛下?因為我們要前往海神島了麼?”

甯風致點了點頭,“你們這一去不知道要多長時間。或許,陛下已經等不到你們回來了。唐門的未來需要天斗帝國支持,臨走之前,我認為你應該向陛下交代一聲。”

唐三心中一動,頓時明白了甯風致的意思,不禁暗罵自己,這些天要忙的事情實在太多了,竟然忽略了如此重要的事,實在不該。

“我明白了。謝謝您,甯叔叔。”唐三由衷的說道。

甯風致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這次海神島之行幫我好好照顧榮榮和奧斯卡,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了。等你們回來,也就將真正成為我們與武魂殿對抗的中流砥柱。但是。你們一定要記住。生命比實力更重要,如是不可為,甯可放棄目的,也要活著回來。”

唐三知道,甯風致是對他們真摯地關懷。趕忙點頭答應。

天斗帝國皇宮地防衛比以前更加嚴密了。調回皇室的兩千名魂師全部布置在皇宮之內,單是雪夜大帝寢宮附近。就至少有二百名魂師輪崗巡邏。

甯風致帶著唐三來到雪夜大帝寢宮外求見,很快,侍衛通傳,讓兩人進宮。

寢宮內不只是雪夜大帝在,還有兩個唐三認識的熟人,雪星親王與新晉太子,四皇子雪崩。

雪星親王看上去大有幾分春風得意的樣子,臉上原本那種囂張跋扈的氣勢早已消失,這次相見,唐三才真正覺得他和雪夜大帝有些相像。

太子雪崩地變化就更大了。恭謹的站在雪夜大帝身邊垂首而立,哪還有以前那紈绔地模樣?

看到這一幕,唐三心中暗歎,千仞雪化身為雪清河固然掩飾的很好,但這四皇子雪崩和雪星親王豈不是掩飾的更妙麼?不論過程如何,他們才是最後的勝利者。毫無疑問,雪崩是雪夜大帝唯一的繼承人。等到雪夜大帝歸天之後。他就會成為這天斗帝國的主人。

雪夜大帝看上去還算精神。面色紅潤,氣色很好。如果不知道內情,恐怕會因為現在的他十分健康。可實際上。他的生命力正在不斷的消逝著。

“參見陛下。”甯風致和唐三同時拜過了雪夜大帝。

雪夜大帝微笑道:“兩位宗主不必客氣,看坐。”

唐三仔細觀察這這位帝王,通過精神力的詳細探查,他清晰地發現,雪夜大帝絕對是氣血兩虧,呼吸的節奏很不穩定,而且短促。

“唐宗主,我聽甯宗主說,你要出遠門是麼?”雪夜大帝向唐三微笑詢問道。

唐三點了點頭,道:“我也正打算向陛下稟報此事呢。現在唐門已經走上正軌,短時間內,武魂殿應該也不會輕易動作。我想趁著這段時間出外游曆一番,近一步提升自己的實力。”

雪夜大帝微笑道:“這是好事,只是不知道唐宗主這一去要多長時間?”

唐三心中暗暗苦笑,臉上卻神色不變的道:“少則三年,多則五年吧。具體時間,我也說不好。”

雪夜大帝點了點頭,看向身邊的太子,“雪崩,你不是有話要對唐宗主說麼?”

雪崩趕忙應了一聲,快步從雪夜大帝身邊走了下來,幾步來到唐三面前,正在唐三不知道他要干什麼之時,這位新晉的太子殿下竟然噗通一聲,雙膝跪倒,拜服于唐三面前。

唐三嚇了一跳,他的反應何等之快,整個人帶著椅子瞬間橫移三尺,躲開了雪崩這一拜,趕忙站起身,去攙扶雪崩。

“太子殿下,你這是為何?”

雪崩卻說什麼也不肯起來,執著地道:“唐宗主,請你受我這一拜吧。不然雪崩一生也無法心安。當初為了自保,幾次惹怒唐宗主,但唐宗主卻救我父皇于危難之中。不論作為兒子還是作為臣子,我都應該替父皇和自己拜這一拜。”

唐三自然不能受他這一拜,閃開一旁地同時,抬手按在雪崩的肩膀上不讓他拜下,求助似地看向座上的雪夜大帝,為難地道:“陛下,太子殿下這是……”

雪夜大帝歎息一聲,道:“這是他應該做的。這些年,也苦了這孩子,也怪我沒有看出清河竟然是被假冒的。我一共四子,卻有三子都被武魂殿害死。就剩雪崩這一個。唐宗主,我希望雪崩能夠拜你為師。未來還要請你多多照拂。所以,于情于理,這一拜你都應該承受。”

拜我為師?唐三心中暗道,雪崩的年紀比我還大呢,這拜我為師算什麼?雪夜大帝確實是在為自己的身後事打算了。只是,讓自己如何自處呢?

正在這時,一旁的七寶琉璃宗宗主甯風致開口道:“唐宗主,殿下一片誠意,你就答應了吧。”

聽甯風致都這麼說了,唐三也只得松開按住雪崩的手。讓他向自己拜了三拜。然後趕忙激昂他攙扶起來。不知道是雪崩掩飾的好,還是這才是他真正的心性。唐三從他眼中能夠看到地只有真誠。

其實,雪崩確實是真誠地感謝唐三,如果不是唐三救下雪夜大帝,拆穿千仞雪。並且與甯風致、史萊克學院一起趕退來敵,還有他什麼事啊!千仞雪繼位之後。第一個要弄死的是雪星親王,第二個肯定就是他。所謂斬草除根。到了那時候,天斗帝國就連一個真正皇室血統的直系子弟都沒有了。而正是唐三的力挽狂瀾才能讓他坐上太子的位置,並且肯定會成為將來地帝王。以前的那點恩怨算得了什麼,雪崩還真是發自內心地感謝唐三。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唐門正在飛速發展,因為天斗帝國皇室內部已經穩定下來,唐門所制造的暗器也已經擺上了皇室桌面。雪夜大帝和雪崩都深知未來唐門對于整個天斗帝國的重要性。而眼前這種拉攏,也可以說的上是皇室的最高規格了。

如果只是為了道歉,唐三是絕不會受雪崩這一拜的。雪崩畢竟是未來帝皇,受他這一拜,難保他日後不會引以為辱。但如果是拜師就不同了。弟子向老師行禮,怎麼都說得過去。

“老師。”雪崩恭敬的向唐三道。

沒等唐三說話,雪夜大帝已經開口了,“唐門宗主唐三聽封。”

“唐三在。”唐三想要跪下,卻被雪崩一把拉住了。正在他詫異時。只聽上面的雪夜大帝道:“封唐三為太子太師,今後可不參拜。異性王爵。王號:藍昊。帝國境內。見官大三級。”

雪夜大帝真下本錢啊!這是唐三的第一反應,他一介平民。就算是當初曾經因為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冠軍應該受封,但最多也就是個伯爵爵位,而現在卻連跳數級,被加封為王爵,那可絕不是救了雪夜大帝而得來的封賞。藍昊王,這分明就是因為自己地雙生武魂而冊封的王號。

一名侍從端著一個錦盤來到唐三面前,錦盤上蒙著一層紅布。下面有東西隆起,不知為何物。

雪夜大帝微笑道:“藍昊王,打開看看吧。今後它就是你身份的象征。”

唐三有些疑惑的掀開紅布,頓時,整個寢宮內被強烈的寶光所籠罩。

那是一個極為奇異的東西,通體呈現為晶瑩剔透的藍色,立體三角狀。整體似乎是藍寶石雕琢而成,只有巴掌大小。晶瑩地藍光之中寶光氤氳,奇異地能量波動不斷從其中傳出。在這塊藍色的三角體上,蕩漾著水波一樣地紋路,這些紋路並不像是雕刻上去的,到更像是活了一般,一圈圈藍光閃爍,映襯地寢宮內都氤氳著淡淡的寶光。

“陛下,這是……”唐三看向雪夜大帝。他眼角的余光從甯風致面龐上掃過時,清晰的發現,甯風致竟然也流露出羨慕之色。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連這位富甲天下的七寶琉璃宗宗主都會羨慕呢?

雪夜大帝微微一笑,心中也是一陣苦澀,如果不是因為帝國已經到了危急存亡之客,他又怎麼會將這鎮國至寶拿來送人呢?唐三如此年輕,他救自己,以及他自身的實力,其實都不是雪夜大帝最看重的,就算他個人實力再強,畢竟也只是一個人而已。真正讓雪夜大帝做出今天這決定的,還是因為唐門暗器。

如果說,唐三未來有可能成為魂師界無敵的強者,那麼,唐門的暗器就是萬人敵。有了這種特殊的武器,天斗帝國才能與武魂殿真正的正面抗衡啊!在見識過暗器的威力之後,雪夜大帝就已經下定決心要全力支持唐門生產制造暗器,而唐三作為唐門宗主,又救過自己的性命,還有那麼巨大的潛力可以挖掘。招攬他是極其必要的,在雪夜大帝心中,此時的唐三,已經比甯風致更加重要了。

“此物名為瀚海乾坤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可以算是一件魂導器吧。以後它就是藍昊王的象征。此物的妙用很多。藍昊王回去後只要將自己的魂力注入其中,自然就會明白了。它應該能為藍昊王這次外出曆練提供一些幫助。”

唐三的觀察是極為敏銳地,雪夜大帝在看到那塊瀚海乾坤罩時流露出地肉痛神色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還是被他清晰的捕捉到了。

“多謝陛下。”唐三當然不是為了雪夜大帝這個寶貝。而是不得不接受下來。對于帝王心術他雖然不太明白,但也知道要是自己不接受這個東西,就相當于是不接受雪夜大帝拋來的橄欖枝。正所謂拿人家的手短,雪夜大帝恐怕也是帶著幾分這種想法吧。

離開的時候,雪崩親自將唐三和甯風致送了出來。甯風致回七寶琉璃宗了,而雪崩則一直將唐三送到皇宮門口。

“老師。一路保重。”雪崩由衷地說道。他這句老師叫的十分自然,雖然他年紀比唐三要大上不少。但對于唐三卻是由衷佩服。當年才十五歲地唐三就帶領史萊克七怪獲得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冠軍。現在也才二十出頭,就創立了唐門。

唐三向雪崩點了點頭,至少對他的惡感已經消失了,只是對他現在的態度多少還有些不適應。只不過人家父子二人對自己已經如此下本錢了,雙方又是共榮的關系,這個結果他還是十分滿意的。

“太子殿下,我走這段時間,唐門就拜托了。雪崩眼底流露出一絲喜色,直到此時他才感覺到唐三真正認可了自己。趕忙道:“老師,您放心,我是您的弟子,唐門的事就是我的事。您以後可千萬不要再叫我殿下了,就算是繼承了大統,以後您還是直呼我的名字。我永遠都是您地弟子。”

唐三心中一陣無語,論恭敬。眼前的雪崩甚至比當初雪清河對于甯風致還要恭敬的多。但現在他還不是帝王。也自然不是做出准確判斷的時候。

告別了雪崩,唐三直接回到了史萊克學院。明天就要出發了。海神島,你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

當唐三回到史萊克學院後院的時候。木屋中顯得很靜,通過精神力探測,他清楚的發現,大家竟然都在修煉。而小舞則在甯榮榮地房間中,頭枕著甯榮榮地大腿睡著了。小舞現在可以說是個真正的睡美人。一天中,到有三分之二地時間都在睡眠中度過。

不過也幸好現在有了甯榮榮和朱竹清在,唐三晚上不用再受那煎熬了。雖然他和小舞已經訂婚,但他卻早就決定,除非將小舞真正複活過來,否則絕不會和她過度親熱。這是他對小舞的愛,也是對小舞地尊重。

沒有打擾大家,唐三悄然回到自己的房間。對他來說,什麼太子太師、藍昊王,這些虛名都沒有任何意義。倒是那連他也看不透的藍色三角體瀚海乾坤罩令他很有興趣。回到房間後,他立刻就將這瀚海乾坤罩取了出來,准備看個究竟。

希望大家能看看下面這些話。

月票被追上了。坦白說,小三不太明白為什麼會被追上。最近的章節小三已經盡量寫的好一些了。接下來的海神島也會更加精彩。

看到烽火昨天上午拉票的時候還沒更新,可月票卻比咱們長得還要快。小三自問更新不比任何人少。原本的每天9000字因為起點字數調整,變成了850左右,小三並沒有減量。而且每個月還會因此少3萬字的訂閱,但我這本書都不准備調整,就是為了讓書友們少花點錢。上個月的月票就下降了,或許是因為小三的內容不夠精彩吧。但這個月小三希望能夠改善一下這樣的情況。盡量的寫好一點。五年了,從未斷更,不論是生病、有事、結婚、生孩子、生日,小三從未找過任何理由斷更。為的只是書友們一直以來的支持。所以,小三認為自己求月票是理直氣壯的。把我們的月票投起來吧。斗羅必將第一。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章 重聚,史萊克七怪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二章 瀚海乾坤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