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二章 瀚海乾坤罩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二章 瀚海乾坤罩


湛藍色的三角體剛一出現,就將唐三的房間內完全渲染成了一片海樣藍色。柔和的藍光波動是那樣的炫麗,就連唐三這樣的心志,也不禁一陣目眩神迷。

雙手捧著這瀚海乾坤罩,唐三心中不禁一陣疑惑,心道,這東西究竟是干什麼用的呢?他沒有急于輸出魂力到其中,而是仔細的看著這光影流轉的特殊物體。並且小心翼翼的釋放出精神力,向其中探去。

但是,唐三的精神力才注入這瀚海乾坤罩一絲,驟然間,他只覺得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力猛然將自己的精神力彈了回來。整個人拿著瀚海乾坤罩頓時向後倒去。大腦中一片空白。在清醒的最後一刻,他只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砸在了自己頭上。

如果說唐三的精神力是強大的,那麼,他那絲精神力在瀚海乾坤罩中所接觸到的精神屬性能量波動就是浩瀚的。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對抗。幸好他在探查時輸入的精神力很少。再加上他自身精神力極其穩固又有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幫助,否則,單是剛才瀚海乾坤罩那一下反擊,就足以傷到他靈魂本體。

那砸中唐三頭部的,正是瀚海乾坤罩。尖端的鋒銳處在唐三額頭上砸出了一個小口子。以唐三皮膚的堅韌程度竟然會被破開,可見那三角尖端是何等鋒銳了。當然,在它砸中唐三的時候,自身也散發出了一層特殊的藍光,令唐三的防禦失去效果。這才能夠成功的破開皮膚。

鮮血流淌,那瀚海乾坤罩滴溜溜一轉,整體平貼在了唐三額頭的創口上,就像是有靈性一般,而唐三的鮮血不斷注入其中,原本藍色的光暈波動漸漸變成了紅色。

而唐三地藍銀皇右腿骨恢複技能此時在瀚海乾坤罩上的光芒作用下竟然無法起到絲毫效果。創口一點收攏的意思都沒有。只是不斷流出鮮血注入其中。

時間不長,一絲淡淡的藍光從瀚海乾坤罩中飄蕩而出,凝結成一個非常淡化的虛影,平淡而蒼老地聲音響起,“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于讓我找到了一個味道不錯的鮮血。也終于找到了一個能夠承受瀚海之力的體質。”

藍光一閃,重新沒入瀚海乾坤罩的三角體之中。而那三角體上的光暈也突然收斂了,脫離了唐三額頭上的創口,滴溜溜一轉,先砸到唐三肩膀上,再順著他肩膀滾落,一直落在他手掌之中。而此時。那三角體已經重新恢複了藍色,只是在核心處略微閃過一絲紅光而已。

沒有了瀚海乾坤罩的限制,唐三額頭上地傷口飛快收口,但他整個人卻依舊陷入沉睡之中昏迷不醒。

在昏迷中,唐三的意識世界仿佛感受到有什麼東西在吸扯著自己的身體和靈魂,龐大的吸扯力令他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漸漸地。那吸力令他變得越來越虛弱。仿佛周圍地一切都在淡化。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特殊地力量注入心間。然後再緩緩流入大腦之中。化為一股清涼與大腦結合在一起。虛弱地感覺雖然還在。但大腦卻變得格外清明。感受不到外面地世界。但卻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體內經脈內血液流動地樣子。甚至能夠感受到內腑地所有細微變化。

漸漸地。唐三地意識依舊朦朧。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他意識重現之時。外面地天色竟然已經黑了。而房間內。也不再是他一個人。史萊克六怪都聚集在他身邊。除了小舞茫然地呆坐著。握著他地手以外。其他五人都是一臉地焦急之色。

“嗯?大家怎麼都來了。”唐三揉了揉自己地太陽穴。緩緩坐起身。

看到他清醒過來。眾人都松了口氣。戴沐白沉聲道:“小三。你這是怎麼了?要是你再不醒過來。我們就要去請大師、弗蘭德院長他們了。”

奧斯卡道:“我們檢查了你地身體。發現你有些氣血兩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聽他這麼一說。唐三也感覺到自己有些虛弱。這種感覺就像是他受傷後被藍銀皇右腿骨修複了之後地狀態。

唐三地目光落向自己地右手。他發現。瀚海乾坤罩就靜靜地躺在自己地手掌之中。但奇異地是。原本上面地璀璨光彩卻已經消失了。雖然依舊通體澄藍。可卻只像是一塊普通地寶石而已。

“是它讓我昏迷的。真麼想到,這麼一塊小小的東西里面竟然蘊含著那麼龐大的能量。”唐三將瀚海乾坤罩托到眾人面前,把自己前往皇宮後發生的一切簡單的說了一遍。

聽了他的話,甯榮榮道:“那這麼說,這應該是個好東西才對。人家說讓你注入魂力,你卻非要注入精神力。只是,這會不會是皇室……”

雖然她沒有說下去,但大家也都明白她的意思,戴沐白一把奪過唐三手中的瀚海乾坤罩,“試試不就知道了。”一邊說著,他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魂力注入其中。

“沐白----”唐三有些焦急的叫了一聲,想要奪回瀚海乾坤罩時,戴沐白的魂力卻已經注入其中了。他知道,這是戴沐白怕有危險,所以才搶著去試驗的。

危險並沒有發生,或者說,什麼都沒有發生。

戴沐白注入瀚海乾坤罩中的魂力宛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見,而瀚海乾坤罩本身卻並沒有出現任何變化,只是略微閃動了一絲藍光,就恢複了正常,並沒有任何劇烈的變化。

“戴老大,有什麼發現?”馬紅俊問道。

戴沐白撓撓頭,“也沒什麼發現。就是我注入其中的魂力不見了。”手中一輕,瀚海乾坤罩已經重新回到了唐三手中。

唐三眼中怒光一閃,沉聲道:“沐白,以後不要這樣了。”

戴沐白微微一笑,道:“你我兄弟,哪來那麼多廢話。”

看著他臉上的笑容,唐三的表情不禁軟化了。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轉到瀚海乾坤罩上,“我來試試。”

一邊說著,他小心翼翼的將一絲魂力注入其中。有了之前的教訓,這一次他更加謹慎。注入瀚海乾坤罩內的只是極少地魂力而已。

也奇怪,先前戴沐白注入魂力時毫無反應的瀚海乾坤罩,到了唐三手中卻變了樣子,當他那一絲魂力注入其中後,驟然間,藍光綻放,那藍色的三角體仿佛活了過來一般。氤氳的寶光流轉,又出現了唐三剛得到它時那種炫麗的外表。水波般地藍光在房間內蕩漾、波動著。一絲絲奇異的紋路出現在其表面。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瀚海乾坤罩對于自己魂力的渴望,下意識的加大輸入。

甯榮榮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美眸中流露出駭然之色,因為她發現。這看上去小小的三角體。竟然給自己帶來一種要頂禮膜拜地感覺。

那是來自武魂上的顫栗,以她那頂級武魂九寶琉璃塔,竟然也有要膜拜的感覺,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甯榮榮的九寶琉璃塔不只是輔助系武魂,如果細分的話,也屬于寶物類武魂中的極品,這也是為什麼她能在庚辛城中找到那麼多頂級礦石的重要原因。

而此時這塊瀚海乾坤罩給她地感覺,卻是極其驚人地。如果說九寶琉璃塔是寶物界中的一座塔。那麼。眼前這個瀚海乾坤罩就是會當凌絕頂的山岳。

此時眾人都被瀚海乾坤罩上散發出的炫麗光芒所吸引,並沒有注意到甯榮榮的變化。

隨著唐三魂力的不斷注入。藍光變得越來越強盛起來,光芒閃耀中。那湛藍的三角體從他掌心中緩緩漂浮而起,一直漂浮到他面前才停了下來。並且不受控制的緩慢旋轉起來。

就在唐三不明所以之時,突然,他從瀚海乾坤罩中看到了一絲血色光芒,緊接著,一股藍光猛然射入他眉心之中。唐三只覺得全身一顫,龐大地信息通過精神傳遞瞬間沖入大腦之中。

眼前地景色變了,唐三的靈魂和意識都沉浸在一個奇妙地世界之中。那是一望無盡的碧海藍天。腳下是洶湧澎湃地大海,而頭頂則是萬里無云的碧空。那種身心通透的感覺令他心中產生出無盡的渴望。身體原本虛弱的感覺在這一刻已是蕩然無存。

一絲絲清晰的信息傳入腦海之中,每一條信息都非常清楚,三角體的瀚海乾坤罩就在這些信息中不斷變換,展現著它的種種妙用。使用的方法也就那麼輕而易舉的印入了唐三腦海之中,不需要去記憶,也永遠會伴隨著他的靈魂而存在。

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都在緊張的看著眼前的情景。隨著一道藍光從瀚海乾坤罩注入唐三眉心之中,唐三身體略微震顫了一下就恢複了正常。但緊接著,他全身上下都籠罩上了那層炫麗的藍光,身體也像瀚海乾坤罩那樣緩緩飄離地面。

左手自然而優雅的抬起,那瀚海乾坤罩飄然落入唐三掌心之中,滴溜溜的旋轉著,每一次旋轉,唐三身上的藍光就會變得強烈幾分,其中光芒最盛的,就是他的頭部、後背、右腿和右臂。這四個地方,正是他擁有魂骨的位置。

史萊克六怪中,除了小舞茫然的看著唐三以外,其他五人下意識的圍成一圈,將唐三圍在中央。他們能夠感覺到唐三身上正在發生著一種奇異的變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卻能感受到應該並非傷害,而是一種有益的變化。

一圈圈藍色的波動不斷凝實在唐三身體周圍,將他身體所有的一切都渲染成了藍色,唐三雙眼之中,藍光吞吐,和以前紫極魔瞳射出的光芒不同,現在這光芒看上去晶瑩剔透,就像是他身體的延伸。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當唐三從那奇妙的世界清醒過來時,感覺上只是過了片刻,可從房間窗戶外射入的天光卻告訴他,天已經亮了。不知不覺中,竟然過去了一夜。

身體悄然飄落在地。看著伙伴們關切的目光,唐三不禁感歎一聲,“這一次,天斗帝國送的這件禮物可是在是太重了。”

馬紅俊忍不住問道:“三哥,這東西究竟是干什麼地?”

唐三抱起睡在身旁不遠處的小舞。道:“走,到外面我演示給你們看。”

舞睜開朦朧的睡眼,看到抱住自己的是唐三,將頭向他懷中拱了拱,就又睡了過去。

出了木屋,來到外面的院子里。唐三眼中藍光一閃,那瀚海乾坤罩已經憑空飛起。漂浮在他身前,跟隨著他前行而前行。竟然不需要用手去掌握。

站定身形,唐三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沐白向它注入魂力沒用,但現在我應該是掌握了它使用地方法。稱它為神器絕不過分。如果說樓高前輩鑄造的八寶如意軟甲是神器的話,那這東西應該就是神器中的神器。你們看。”

一邊說著,唐三眼中的藍光驟然強盛起來,在他眉心的位置。一個善良的藍色三角形紋路浮現出來。瀚海乾坤罩騰空而起。眨眼間已經上升到五米左右地高度,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只見它飛速擴大,須臾之間已經放大上百倍,藍光閃爍之間從天而降,將史萊克七怪全部籠罩在內。

周圍變成了一片藍色的世界。但卻依舊能夠清晰的看到外面的一切,就像是一個透明的三角體罩子將眾人籠罩其中似的。

唐三道:“這是它地第一個妙用,也是最大地一個妙用。形成這個罩子後。就像是一個房間。可以將我們保護在其中。同時,它籠罩了我們之後。是隱形狀態的。甚至連實體都沒有。不但隱住我們的身體,也能完全隱住我們的氣息。有了它。在任何危險的地方只要釋放出來,都能對我們起到保護作用。”

一邊說著,唐三抬左手一招,藍光消失,瀚海乾坤罩已經重新回到他掌握之中。唐三左手再次揮出,它又滴溜溜的飛了出去,朝著戴沐白而去。

戴沐白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危機,下意識的飛速後退,但是,他只覺得眼前藍光一閃,那瀚海乾坤罩驟然放大,已經將他地身體籠罩其中。但是,這一次卻不像是之前那麼大,其中地空間只是將他的身體籠罩在內而已。更令戴沐白吃驚地是,自己的身體在其中已是動彈不得。

藍光閃爍,瀚海乾坤罩再次收回,這次它直接化為一道藍光從唐三額頭處隱沒不見,沒入眉心之中。

“這是它地第二個作用,第一個技能名叫瀚海護身罩,第二個技能名叫乾坤定神罩。還有第三個技能,名叫瀚海狂濤,第四個技能乾坤破魔。都是用來攻擊的。我能感覺到,這東西的威力很大。而且威力與我的魂力是成正比的。其中,消耗魂力最小的就是瀚海護身罩。只需要消耗我一成魂力,就可以維持十二個時辰。除非敵人能夠找到它,還要能攻破它的防禦,才能傷害到我們。乾坤定神罩可以是按照對手精神力來計算的。能夠定住我精神力三倍以下的任何人。但卻無法傷害到對手。不過我們卻可以趁機離開,哪怕是千里之外,瀚海乾坤罩也能回到我身邊。至于那兩個攻擊技能的威力我也說不好有多大,但應該都不弱。因為任何一個攻擊,都需要我傾盡全部魂力。但奇異的是,不論我有多少魂力,都可以發揮出它的攻擊,也都要被它吸取所有魂力。只是攻擊的威力就會隨之變化。瀚海狂濤是群體攻擊技能,而乾坤破魔則是單體攻擊技能。”

聽了唐三的詳細解釋,戴沐白忍不住道:“我靠。天斗帝國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這玩意兒如果算是魂導器的話,確實是神器級別的。有了這東西,我們豈不是在任何地方都有自保的能力了麼?”

唐三道:“再好的東西都有其承受上限。不過,有了它至少我們在野外休息時到不需要留人巡邏了。不過,大家都一宿沒睡,我看今天我們是走不了了。不如明天再出發吧。”

戴沐白道:“沒事,就今天走吧。別耽擱了。大師給我們找了輛大馬車,大家在車上休息就是了。我們都是魂師,還缺這一點休息的時間麼?”

眾人微微點頭,看樣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似的。

唐三完全能夠理解大家此時的心情,與劍斗羅一戰,在壓力下的領悟令他們深刻意識到戰斗與壓力對實力提升的重要性。此時又有了瀚海乾坤罩這好東西。此行海神島的危險性就大大地降低了馬車是大師早已經給他們准備好的,前來送行的不止有史萊克學院的老師們。甯風致、劍斗羅、骨斗羅,唐門的各位長老都被大師請了過來。親自將史萊克七怪以及白沉香送上馬車。所有需要帶著地物品都裝進了眾人的魂導器之中。

臨行前難免是一陣依依惜別,哪怕是大師,也對唐三叮囑再叮囑。而所有人對他們的囑咐幾乎都是讓他們以安全為重。

離別總是悲傷的,這一趟更是不知道要去多久,白沉香在爺爺懷中哭了良久,白鶴才將她送到馬紅俊面前。叮囑馬紅俊要好好保護她。馬紅俊鄭重的答應了。而此時的白沉香也顧不得反駁他和爺爺。從小到大,這還是她第一次出遠門。盡管之前一直都是極為興奮的,可真地要走了,她心中的不舍還是化為了悲傷。

同樣流下淚水的還有甯榮榮,看著父親已經有些斑駁的發鬢,她在甯風致的勸慰下,好不容易才上了馬車。

馬車由四匹健馬拉著。甯風致專門派了一名本門弟子作為車夫。駕著馬車朝天斗城外而去。

目送著馬車漸漸遠去,甯風致眼中的光芒不禁黯淡了幾分,所有人的心也都像是跟隨著史萊克七怪一起離去了。

很快,馬車就出了天斗城西門,順著官道一直向西而去。大師給唐三畫了一張詳細地地圖。他們需要乘坐馬車一直到大陸西邊,天斗帝國境內地大海,再改乘船,才能抵達此行的目的地。路途極為遙遠。按照大師的計算。他們要用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才可能抵達。

馬車很寬大。就算是坐十幾個人也是毫無問題。昨天晚上除了小舞和白沉香之外,眾人都沒休息。伴隨著離別的愁緒漸漸遠去。倦意上湧。

戴沐白靠在里側的角落中睡了,朱竹清依偎在他懷中。唐三抱著小舞。讓她的頭靠在自己地肩膀上,也睡了。

甯榮榮抱著奧斯卡地手臂,頭枕在他的肩膀上。在這三對之中,他們倒是親密程度最低地。奧斯卡坐在那里顯得很老實,靠著甯榮榮的頭迷糊了過去。

車廂中,唯一一個不能睡去地,就只有白沉香了。她腦中不斷想著很多東西。第一次出門,離家的不安,對親人的思念,還有些許緊張和大量的興奮。昨晚又睡的很好。現在還怎麼睡得著呢?一個人坐在那里想著心事。

不過,她睡不著可不代表她身邊那位也睡不著。

其他人睡覺都很安靜,可當這位體型龐大的家伙睡過去時,卻不自覺的發出陣陣鼾聲。剛開始的時候白沉香還勉強能夠忍受。可這厮的鼾聲卻越來越響。胖乎乎的身體隨著馬車的前進而微微擺動著。不時朝她這邊靠來。

白沉香推了推胖子,將他那顆快要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頭推開。可一會兒的工夫,在如雷的鼾聲中,他卻又靠了過來。

白沉香不是沒想過要換個位置。但車廂內雖大,但此時也已經沒有了余地。一共兩排寬大的座椅,分別在車廂兩側。戴沐白、朱竹清、甯榮榮和奧斯卡在一邊。甯榮榮和朱竹清都是半躺在椅子上的,把那邊的地方占滿了。而他們這邊,小舞的長腿搭在寬大的椅子上,占了不少地方,胖子坐的又當不當正不正的。白沉香如果想換位置,就必須要換到他另一邊去才行。

白沉香不禁有些後悔了,自己這次和史萊克七怪一起出去究竟是對是錯?人家都是成雙成對的,唯一一個單身的,還是這猥瑣的胖子。她也不是沒想過和胖子能否培養感情。畢竟爺爺已經答應了他的提親。白沉香在家族中最聽的就是白鶴的話。

可是,每當她看到胖子那一身肥肉時,就什麼想法都沒有了。此時聽著他地鼾聲更覺厭惡。正在這時,砰的一聲。馬車好像是壓到了一塊小石頭,整個車身都跳動了一下。其他人都是相互靠著,到沒什麼。可已經睡熟的馬紅俊卻坐在左右不靠的位置,這一顛簸,他那龐大的身體頓時整個朝著白沉香這邊壓了過來。

“你……”白沉香用力支撐住胖子地身體。她又不敢大聲,以免驚擾到其他人,只能一邊支撐住胖子的身體,一邊叫他趕快起來。

白沉香是一名純敏系魂師,而作為純敏系魂師的她,除了速度和飛行能力以外,其他的地方都和普通女孩子並沒有什麼區別。而馬紅俊的體重早已超過了二百斤。在馬車的顛簸中,她已經要支持不住了。她還不能躲開,如果她閃開的話,馬紅俊倒下去會正好壓到小舞地腿。

這可怎麼辦才好?白沉香有些急了,正在這時,她看到馬紅俊那胖乎乎的手臂就在自己面前晃動著,心中一動。就那麼隔著衣服一口咬了上去。

馬紅俊吃痛。頓時機靈靈的打了個冷戰,從沉睡中醒了過來。看到白沉香推著自己的樣子立刻明白過來。趕忙坐好身體,低聲道:“對不起,對不起。”

白沉香柳眉倒豎,用手使勁在胖子腰間的肥肉上掐了一把。當然,不是大把的那種,是用指甲捏住他一點肉,再旋轉個三百六十度。

胖子驟然吃痛。張嘴就要大叫。白沉香嚇了一跳,趕忙抬手捂住他的嘴。才沒讓他這一聲叫出來。

直到胖子臉色漸漸恢複。她才松開手,拍了拍自己峰巒疊嶂地胸脯。嗔怪地瞪了胖子一眼。

無疑,白沉香是很漂亮的,她這嗔怪的樣子則更為可愛。胖子臉上和唇間還殘留著她小手的溫潤。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做出了一個有些猥瑣的動作,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白沉香看的呆了一下,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只大色狼面前地羔羊般,馬紅俊地實力她是十分清楚的,難道這胖子要……

想到這里,她趕忙朝小舞那邊貼了貼,有些驚恐地看著馬紅俊。

馬紅俊看到她的表情不禁愣了一下,摸摸自己圓乎乎地胖臉,心道,我又那麼可怕麼?心中不禁有些刺痛,白沉香那驚懼的神色已經傷害到了他的自尊心,眼底閃過一絲淡淡的冷意,也不再看白沉香,挪動著身體到車廂另一邊的角落處,身體靠在車廂的角落中再次閉上雙眼。心中暗想,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不就是胖一點,丑一點麼。不願意跟我就算了。今後本胖子還不追求你了呢。三哥說的對,強扭的瓜不甜。我就不信以後我找不到一個漂亮姑娘。

看著胖子靠在另一邊睡了過去,給她留下了極大的空間,白沉香不禁暗暗松了口氣。不過,剛才他那是什麼表情?以前可沒見過他對自己流露出這樣的眼神啊!看著胖子靠在那里的身體,白沉香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為了盡快趕到目的地,眾人並沒有在路過的城市中休息,只有在馬乏了的時候,才會休息一會兒,宿營就在野外之中。

當夜幕降臨時,史萊克七怪眾人紛紛從沉睡中清醒過來。晚上他們是不打算趕路的。畢竟,馬車上台顛簸,修煉起來事倍功半。每天夜晚的例行修煉是不能少的。馬匹也需要充分的休息才行。

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飲水和食物,此時是秋季,天氣已經有了些寒意,戴沐白用他的虎爪一會兒工夫就切來一大堆柴禾。馬紅俊鳳凰火焰掠過,篝火行成。

女孩子們取出水壺,在篝火上一邊燒著熱水一邊烘烤著干糧。眾人就這麼在篝火旁圍坐了一圈。

唐三很快就發現馬紅俊有些不對,要是以往,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坐在白沉香身邊,可此時他卻坐在了自己另一邊,甚至連看都不去看白沉香一眼,看著篝火發呆。

用手臂輕碰胖子一下,唐三低聲問道:“你怎麼了?怎麼讓香香一個人坐著?不去陪她?”

馬紅俊撇了撇嘴,低著頭淡淡的說道:“人家當我是洪水猛獸,我干嘛還去惹人討厭?以後她是她,我是我。胖子臉皮雖厚,但也是有限度的。以後我都不回再騷擾人家了。”

唐三愣了一下,這才明白不知道什麼時候胖子和白沉香竟然鬧別扭了。胖子話語中明顯是充滿了怨氣。

雖然馬紅俊聲音不大,但在座的除了白沉香和失去靈魂的小舞之外,都是魂帝級別的強者,自然聽的清楚。

甯榮榮噗哧一笑,奧斯卡則是有些同情的看向馬紅俊,此時的他,不是正和當初的自己很像麼?

戴沐白則是皺了皺眉,抬頭朝白沉香看去,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朱竹清趕忙拉住了。朱竹清不用問都知道戴沐白想說什麼。作為史萊克七怪的老大,他對自己的兄弟們可是很護著的。別看他平時老和胖子笑鬧,要是胖子真有事,他這當大哥的也絕不會含糊。此時胖子情緒不對,要是讓他開口,說不定就會對白沉香說出:你是什麼東西,我們胖子有什麼不好之類的話。所以朱竹清才趕忙阻止他。

正所謂一物降一物,戴沐白雖然強悍,但朱竹清卻正好克制住他。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戴沐白的臉色才緩和下來。

唐三自然不會像戴沐白那麼沖動,拍拍胖子的肩膀,道:“這麼快就氣餒了?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啊!”

此時奧斯卡也走了過來,在胖子另一邊坐下,遞過一根他的恢複大香腸,道:“胖子,這才剛出門,你們怎麼就鬧別扭了。”

胖子發泄似的猛的將奧斯卡遞來的香腸咬掉一半,看的奧斯卡背脊不禁一陣發寒,“我靠,我的香腸跟你有仇啊!”

馬紅俊苦笑道:“行了,你們什麼都不用說。我自己想的清楚。反正我***也是勾欄鳳凰。等到了下個城市,老子要去發泄發泄。小奧,你說我傻不傻?沒事裝什麼正人君子啊!”

“呃……”奧斯卡一陣無語。要是平時,他早就損胖子幾句了,可看他那郁悶的樣子,現在卻怎麼也說不出口。抬頭看向唐三,唐三卻面帶微笑的向他搖了搖頭。唐三雖然對感情上的事也懂得不多。但他卻有著常人所沒有的觀察力。從馬紅俊的種種作為,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胖子是真的喜歡上白沉香了。而不是以前那種被**驅使的喜歡女人。他現在這樣子,應該就是患得患失所致。

感情這種事,別人說什麼都沒用,還是要看他們自己的感謝朋友們昨天的月票支持讓小三又領先了,請讓我們一起再接再厲,保持住第一的位置吧,謝謝。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一章 鎮國之寶贈唐三,瀚海乾坤罩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三章 暗影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