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五章 嗜血狂化之颶風右腿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五章 嗜血狂化之颶風右腿


唐三苦笑道:“狼盜這種生物我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真的很難說。但不論怎麼說,現在這塊魂骨是我們的了。如果我猜的不錯,這三名青色狼盜的實力原本應該是差不多的,就是因為他多出了這塊魂骨,才會全面凌駕于那兩頭青色狼盜之上。沐白,這塊魂骨應該屬于你。在我們七怪之中,就你還沒有魂骨了。”

戴沐白愣了一下,“可是,還有小舞。”

唐三眼神一黯,“小舞現在不需要魂骨。老大,你就別客氣了。你是我們的大哥,一直都讓著我們,照顧我們。現在兄弟們都有魂骨了。你也應該獲得一塊屬于自己的。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力量,我們這次海神島之行也能更安全一些。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塊魂骨賦予的技能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青色狼盜那能大幅度削弱物理攻擊的虛化技能,要麼就是剛才他最後施展的嗜血技能。但不論是哪一個,對你來說都是十分有用的。而且,這塊魂骨必然能夠大幅度增加你的速度。以及全身屬性。相當有用。”

戴沐白接過青色魂骨,他也不是矯情的人,不再猶豫,直接將那塊魂骨化為能量形態按入自己右腿之內,盤膝坐在地上,吸收魂骨的效果。

大約用了一個時辰,戴沐白才從修煉狀態中恢複過來,此時,馬紅俊身上的傷除了左臂以外也已經都恢複了,唐三雖然虛弱,但走路什麼的還沒問題。

“老大,怎麼樣?”馬紅俊有些好奇的問道。

戴沐白臉上的神色明顯好轉,先前因為村民們死亡他心情實在抑郁的很,雖然唐三開解了他幾句,但在心中卻無法釋懷。但此時吸收完這塊魂骨之後,他的心情明顯開朗了許多。雖然村民們的死依舊橫梗心中。但至少表面看去要好多了。

“小三猜的對。這塊魂骨提供給我地能力是嗜血。很恐怖的一個能力。這塊魂骨的名字就叫做嗜血狂化之颶風右腿。感覺上身體仿佛輕盈了許多。魂骨技能嗜血狂化能夠讓我在瞬間身體進入狂化狀態。攻擊和防禦都提升百分之百,速度提升百分之百。但不能使用技能。只是不知道在使用這個技能的時候還能否保持清醒。”

唐三想了想,道:“暫時還是先不要使用魂骨技能為好,萬一你在使用技能後神志不清,很可能會出現反效果。等我們有機會再獲得一塊頭部魂骨,你裝備上了頭部魂骨,精神力提升後應該就能控制自己的嗜血狂化了。”

在武魂這方面,自然是大師的弟子唐三最有經驗,戴沐白點了點頭。目光轉向周圍的尸體,道:“我們把尸體聚集在一起吧。也該回去了,不然他們要等急了。”

將狼盜和那些村民的尸體分別聚集在一起。唐三站在村民們的尸體前,微微一歎,“對不起,沒能拯救你們。但我們已經替你們報仇了。你們也可以瞑目了。”三人沒有溝通。但卻同樣地向著這些慘死的村民們三鞠躬。

當他們離開時。鳳凰火焰在山林中燃燒。在馬紅俊地刻意控制下。只是燃起了他們將尸體堆積在一起地地方。隨著遠離那血腥地地方。他們地心情也漸漸變得開朗起來。雖然沒有救下村民。但他們斬殺了那些狼盜。相當于是挽救了更多地普通人類。

在唐三地精神力指引下。很快。三人就回到了伙伴們等待地地方。

唐三右手一抬。收回瀚海乾坤罩。眾人早已等得焦急了。眼看三人全身浴血。不禁都大為吃驚。朱竹清更是第一時間撲到戴沐白身前。她沒有開口。但眼中地急切卻是掩飾不住地。

戴沐白揉揉朱竹清地頭。“放心吧。我沒事。我們身上地血都是敵人地。只有胖子受了點傷。這次運氣好。還弄了塊魂骨。”當下。他將此行地過程簡單地說了一遍。當眾人聽到他們說到狼盜如此殘忍時。一個個不禁都流露出憤慨之色。白沉香更是連連點頭。她可是親眼看到了那些村民地慘象。

小舞已經躲到了甯榮榮身後。眼神雖然空洞。但臉上地表情卻變成了驚恐。

唐三頓時想起自己上次殺人後小舞不願意和自己接近地樣子。暗歎一聲。道:“小奧。我們帶地水在你哪里吧。拿一些來。我們先洗洗身體。”

三人在路旁的林子里用了十余個水囊,才洗淨身上地血汙,換上干爽地衣服,這才重新回到眾人中間。馬紅俊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失血過多地後遺症此時已經顯現出來。就算有奧斯卡的恢複大香腸在,喪失地血液也需要長時間來恢複。

白沉香眼看著胖子連走路都有些走不穩,趕忙上來攙扶著他。胖子的整條左臂都軟軟的垂在身旁,昏昏沉沉的上了馬車。

唐三和戴沐白上了馬車後,唐三將小舞的情況說了一下,暫時換了一下位置,讓小舞在馬車的最里側挨著甯榮榮坐。他則和戴沐白、馬紅俊坐在外面。盡管如此,唐三還是不時看到小舞身體顫栗的樣子,顯然是受到了他們身上散發殺氣的影響。

如果只是唐三自己,他肯定會在馬車下跟隨。可胖子傷勢不輕,他又怎麼可能為了愛人而要求自己的兄弟們下車步行呢?

心中微微一動,唐三已經想到了辦法,藍光湧動,瀚海乾坤罩再次出現,光芒閃爍中,將小舞、甯榮榮和奧斯卡三人籠罩在內。三人頓時在馬車中消失了。有瀚海乾坤罩在,自然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彼此氣息隔絕。

果然,身處瀚海乾坤罩中的小舞平靜了許多。漸漸安穩下來,靠在甯榮榮身邊睡著了。

白沉香小心翼翼的拉起胖子的衣袖,不禁到吸一口涼氣,想要驚呼,卻終究還是忍住了。但眼中的恐懼卻是掩飾不住的。眼圈一紅,淚水就順著面龐流淌而下。

馬紅俊的左臂上,有著一個長達五寸地大口子。已經露出了里面的骨頭。這還是在回來的路上,唐三封住了他的血脈。否則,這麼巨大的傷口早就讓他流血致死了。

白沉香剛想替他包紮,卻被唐三阻止了,“不能直接包紮,傷口太大了,很難愈合。必須要縫合傷口才行。香香,我現在身體虛弱,手不穩。你行不行?”

白沉香看了唐三一眼。堅定的點了下頭,“我行的。”

唐三欣慰的笑笑,隨著接觸的時間越來越長,白沉香地優點也漸漸顯現出來。雖然她多少有些驕矜之氣,但心地卻非常善良。當她認可了史萊克七怪後,除了馬紅俊以外。她對其他人都帶著幾分尊敬的感覺。此時,她也顯示出了自己的勇氣。

接過唐三遞來的針線,白沉香深吸口氣將馬紅俊的左臂摟入自己懷中。向對面的戴沐白道:“戴大哥,你能不能幫我按住他,我怕他會疼地亂動。”

戴沐白點了點頭。抬起一只手按在馬紅俊的肩膀上。

白沉香閉上雙眼,深吸口氣,當她再次睜開眼睛時,眼中的光芒已經變得格外堅定。穿針引線,把馬紅俊地左臂夾在自己右腋下,雙膝合攏,夾住他那肥大的手掌,把整條右臂固定住。

唐三向戴沐白點了下頭,戴沐白右掌用力。魂力釋放。穩定住胖子的身體。

白沉香再次深吸口氣,左手捏住胖子左臂上地傷口。右手中的鋼針帶著細線開始縫合。

第一針下去,胖子的身體就劇烈的痙攣了一下。此時,他因為失血過多已經處于昏迷狀態,但本能還在,身體一陣劇烈的痙攣。

在戴沐白的力量下,他的身體自然是無法動彈的,但是,馬紅俊並非所有地方都被戴沐白控制著,他那受創的左臂是在白沉香地壓制中。

白沉香地力量自然比戴沐白差遠了,也不能和馬紅俊相比。盡管那條左臂受傷,但在疼痛中還是忍不住想要動。

白沉香咬緊牙關,雙膝用力的夾住胖子地手掌,腋下也緊緊的箍住他地手臂根部。手中鋼針運轉,飛速的縫合著他手臂上的傷口。她的手出奇的穩定,每一針之間的距離幾乎都是相等的,飛快的縫合著傷口,把被青色狼盜切開的肌肉重新連接在一起。

噗的一聲輕響,一縷青煙從白沉香膝蓋的位置冒了起來,雖然此時馬紅俊是半昏迷狀態,但劇痛竟然刺激的他下意識的釋放出了些許火勁。

唐三大吃一驚,他此時身體雖然虛弱,但精神力還在,趕忙低喝一聲,“胖子,收力。”聲音在精神力的傳導下傳入馬紅俊耳中,精神力震蕩刺激的他機靈靈打了個寒戰,手上的火熱這才消失了。

令車上眾人敬佩的是,白沉香雖然秀眉緊皺,大滴大滴的汗水順著面龐流淌而下,但她手上的針卻始終未停,握針的手也同樣穩定。依舊死死的壓制著胖子的手臂。看也不看一眼自己被胖子手掌按住的膝蓋。

不論是戴沐白、唐三、朱竹清,還是被唐三用瀚海乾坤罩籠罩在內的甯榮榮和奧斯卡,此時看著白沉香的目光都多了些什麼。

唐三讓白沉香加入這次行動時,大家其實都明白,這是為了給胖子制造一個機會。所以也都沒提出異議。可實際上,史萊克七怪認識多少年了?突然加入一個陌生人,雖然表面上眾人並沒有排斥她,但也絕對說不上認可。

但此時此刻,眼看著白沉香為馬紅俊縫合傷口的樣子,大家看著她的目光都多了點什麼。

堅定、忍耐、為伙伴承受痛苦。白沉香用自己的行動得到了史萊克七怪的認同。戴沐白表現的最為明顯,邪眸明顯流露出贊許的光芒。

唐三看在眼里,不禁面露微笑,他不是不能幫白沉香去控制住馬紅俊,但他卻並沒有那麼做。作為團隊的靈魂,團隊的大腦,他所要引導的不只是戰斗。

終于,白沉香完成了整個縫合的過程。馬紅俊左臂上那巨大的傷口完全縫合。憑借著魂師地身體素質,他只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自然能夠恢複正常。

白沉香長出口氣,這才松開夾住馬紅俊的雙膝,在她兩個膝蓋內側,此時都已經出現了一片焦黑色,長裙更是破了兩個窟窿。但她臉上卻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長出口氣。在戴沐白的幫助下扶著胖子靠在馬車內的拐角處徹底進入沉睡之中。此時她才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有些酥軟了。四肢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著。

唐三靜靜的從如意百寶囊中掏出兩個小瓶子。遞給白沉香,“白色的你敷在他地傷口上,紅色的敷在自己膝蓋上,是解火毒的。然後把白色瓶子里剩余的再敷在外面,有生肌功效。”

白沉香將手中的針還給唐三,接過藥瓶。她先為馬紅俊敷上藥,從長裙下擺扯下一塊布纏在他的手臂上,這才處理自己膝蓋上地燙傷。

戴沐白看向唐三。指指白沉香,然後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唐三微微一笑,算是回應了。

馬車繼續前行。胖子這一睡,足足睡了大半天的時間,直到夜幕降臨,眾人找到休息地地方時才清醒過來。又吃了奧斯卡幾根恢複大香腸,身體狀態才算是恢複了許多。

“咦,香香,你走路怎麼這麼怪?”馬紅俊疑惑的看著為篝火添柴的白沉香。此時地她,已經換上了另一條長裙。

史萊克七股其他人都面帶微笑,誰也沒有替胖子解惑的意思。

白沉香愣了一下。俏臉上飛起一抹紅暈。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豔麗,低下頭。輕輕的搖了搖,卻沒有解釋。

馬紅俊頓時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忍不住對身邊不遠的戴沐白道:“戴老大,你干啥沖我這樣笑。香香這到底怎麼回事?”

戴沐白哼了一聲,惡狠狠的道:“死胖子,真不知道你哪來的狗屎運,這次算你撿到寶了。以後你要是敢欺負香香,可別怪我不客氣。”一邊說著,他還用力的比了比自己那碩大的拳頭。

白沉香地俏臉頓時更紅了,低聲道:“我,我和他其實沒什麼。”

戴沐白會心地一笑,“是啊!你和他沒什麼。我沒說你們有什麼啊!”

“我……”白沉香大羞,正不知道該說什麼時,一只冰涼的手握住了她地手,朱竹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她身旁,“香香,別理他們。他們這些男人,除了三哥以外,就沒一個好東西。”

一旁的奧斯卡苦笑道:“竹清,你這明顯是地圖攻擊啊!你家戴老大不是好東西,這我承認。胖子這厮也不怎麼樣。可你不能攻擊我啊!我可是很純潔地。純潔的像小白花一樣。”

朱竹清冷哼一聲,“你純潔?你大聲念念你那第一魂技的魂咒給香香聽聽。”

“呃……”奧斯卡現在使用魂技的時候,魂咒念的聲音都很小,不會讓身邊的人聽到。被朱竹清揭了底頓時一陣無語。

白沉香抬起頭,看著身邊這比自己還要漂亮的幽冥靈貓,心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股暖流,她第一次發現,自己開始融入史萊克七怪這個整體了。雖然她依舊不願意承認自己和胖子有什麼,可這種融入史萊克七怪之中的感覺令她很舒服,也很滿足。

夜色已深,眾人都圍坐在篝火旁,唐三以瀚海乾坤罩將眾人籠罩在內,也不需要有人守夜。

玄天功在體內柔和的運轉,在通暢的經脈內穿行著。想要盡快從虛弱狀態中恢複過來,通過修煉自然是最簡單的辦法。

不過,這些天的修煉中,唐三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從自己得到了那瀚海乾坤罩以後,就經常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出現了一些變化。

這些變化主要就體現在自己所擁有的四塊魂骨上,平時的感覺還不深,但每當他運轉魂力,尤其是使用魂技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會格外明顯。

四塊魂骨在發熱,熱力十足。而且隱約中,唐三發現它們在發生著一些未知的變化。他也嘗試著使用各種魂骨技能,卻並未發現這些魂骨出現什麼特異。魂技依舊還是以前的樣子,既沒有增強。也沒有削弱。而且他所感受到的那種燙慰只會讓自己覺得舒服,並沒有任何痛苦。

此時,進入修煉狀態後,那燙慰的感覺又再次出現了。而且,這一次不知是否因為他身體虛弱地原因,四塊魂骨的熱度明顯比以前更強了許多。

頭部、右臂、右腿、後背八條肋骨,同時變得滾燙起來,連帶的全身似乎都開始變得火熱。但奇特的是,唐三體內的玄天功魂力卻並未受到這種滾燙感覺的影響。依舊在自行按照修煉路線,保持原有的速度運轉。

瀚海乾坤罩靜靜的籠罩著眾人,可惜,此時唐三卻看不到,在那令他們完全進入隱身狀態的三角光罩之外,一個淡淡地藍色虛影正在他背後悄然浮現。

這藍色虛影是出現在瀚海乾坤罩外的。宛如藍色煙云一般模糊不清。顏色很淡,也沒有絲毫光彩。在這靜謐的夜晚中,如果不是仔細看。都很難發現它的存在。

但是,如果透過這藍色身影,不受到瀚海乾坤罩隱形效果干擾的話。就能發現,唐三的頭部、右臂、右腿、後背,都隱約閃爍著同樣地淡藍色。

滾燙的感覺一直持續了許久才漸漸散去。當那燙慰感消失時,唐三只覺得全身一陣說不出的舒爽,自身虛弱地感覺竟然降低了許多。玄天功也運行的越發順暢了。隱約中,他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魂力有再進一步地傾向,正在朝著六十六級巔峰提升著。

緩緩睜開雙眼,天色已經變成了深藍色,黎明就要到了。唐三目光流轉。看到身邊眾人還都沉浸在修煉之中。小舞也枕在甯榮榮的腿上睡得香甜。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唐三下意識的看向那淡藍色的光罩。他可以肯定,自己身上的變化就是因為瀚海乾坤罩而來。可是。他與大師學習了這麼多年的武魂知識,卻無法從中找到問題的究竟。

魂骨發熱。到底是好還是壞呢?唐三不知道,至少目前也還看不出來。但是,他很清楚的是,這瀚海乾坤罩算是粘上自己了。自從那天向其注入過魂力後,這東西雖然能夠供他驅使。但每當使用後,就會自行歸入他體內之中,想要讓其再恢複單獨分離的狀態,卻是怎麼也做不到。它似乎已經于自己地靈魂和身體融為一體,成為了自己身體地一部份。

而且,這瀚海乾坤罩與唐三的結合比魂骨還要徹底。魂骨還只是身體上地結合,而這東西不但是身體,還與唐三的靈魂也連接在了一起。唐三每當想到他地時候,經常會出現一種怪異的想法,似乎這瀚海乾坤罩是賴上自己了。

天色漸漸亮了,唐三習慣性的練過紫極魔瞳後,叫醒眾人,早餐過後,再次踏上旅程。

長途旅行本來是很辛苦的,但對于魂師來說就不算什麼了,當馬車終于將史萊克七怪加上白沉香送到天斗帝國極西之地時,馬紅俊的傷也已經完全好了。

唐三在馬車上攤開地圖,眾人圍在他身邊向地圖看去。抬手指在地圖上,唐三道:“我們馬上就到這里了。瀚海城,帝國西部海濱唯一的港口城市。依海而建。我們要去海神島,就必須要從這座城市的港口租用一條船,然後乘船出海,大約十天,才能抵達海神島所在的位置。”

甯榮榮道:“那就讓甯天在瀚海城里等待我們,還是讓他回去?”甯天是那駕車的七寶琉璃宗宗門直系子弟。

唐三道:“我們這次不知道要在海神島上逗留多長時間,還是讓他回去吧。等一切事了,我們從瀚海城租用馬車,或者自行趕路回去就是了。”

瀚海城,天斗帝國西陲第一大城,也是斗羅大陸上最大的一座海濱城市、港口城市。

巨大的城市依海修建,或者說是修建在海邊的山上,任那潮起潮落,也無法動搖其分毫。寬厚的城牆絕對是主城級別的,還未走進城市,眾人已經隱隱問道一股淡淡的咸醒氣息。

此時。他們已經來到了城門口,因為例行檢查才下了馬車。

朱竹清皺了皺眉,道:“這是什麼味道,乖乖的。”

守在城門地士兵什麼時候見過這種級別的美女,而且一下還就是四個,不過,唐三、戴沐白、奧斯卡等人器宇軒昂,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這些守門的低等士兵也只能暗暗吞咽著口水。一名士兵善意的道:“各位是第一次來瀚海城吧。你們聞到的是大海的味道。我們瀚海城西邊就是美麗的大海,海風吹拂,自然會有咸醒的氣味兒傳過來。”

眾人恍然,此時,例行檢查已經結束,他們攜帶的物品都在魂導器中。自然不會被查出什麼,謝過那解釋地士兵,也不再上馬車。直接步行入城。

穿過城牆,進入瀚海城內,那咸醒的氣息更濃郁了幾分。史萊克七怪通過觀察發現,這瀚海城人和內陸人還是有些區別的。這里的人普遍身材要矮小一些,而且皮膚也要比內陸人黑上一些。

而他們進入城內,也受到了瀚海城人的注意。主要原因就在四個女孩子身上。他們實在是太漂亮了。

朱竹清的清冷幽靜,火暴身材。甯榮榮地高貴優雅,嫩白如玉。白沉香的嬌俏可人,純潔如荷。還有最美的小舞。修長地嬌軀、空洞的雙眼,長長的蠍子辮垂于身前,她靜靜地靠在唐三肩頭。任由唐三摟住腰間前行。絕美的容顏配上完美身材,再加上失去靈魂後那惹人憐愛的嬌弱。冠絕四女。

這樣風格不同,卻皆為絕色的少女。就算是出現一個,也能吸引人的目光了,更何況是四人同時出現。所過之處,回頭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唐三苦笑道:“這樣下去可不行,竹清、榮榮、香香,你們和小舞還是回馬車上吧。”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讓他們看就是了。這有什麼?”

唐三搖了搖頭,道:“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是海神島,不要節外生枝。雖然這里地處偏遠,但應該也有武魂殿的分殿存在。我們的行藏必須要保密。尤其是對武魂殿。”

四女上了馬車後,果然要好地多了。唐三、戴沐白、奧斯卡地外形雖然在男人中也是出類拔萃的。但男人總不可能有女人那樣地吸引力。周圍關注他們的人自然變得少了許多。

簡單地商量了一下,眾人決定在瀚海城內先住上兩天,一個是旅途勞頓,修整一下。其次也是做一些出海之前的准備工作。

他們在城內偏西的地區找了一家普通旅店住了下來。甯天本來准備就回了,但唐三還是挽留他多住一天。一路勞頓,休息休息再走還是有必要的。

開房間後入住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小插曲,戴沐白強烈要求和朱竹清一間,顯然,這家伙早就沒干好事,朱竹清雖然臉色微紅,但也並沒有反對。奧斯卡趁機也想恬著臉和甯榮榮混一間去,卻被甯榮榮紅著臉一腳踢了出來。理由很簡單,她要陪小舞睡。

這一下,住起來就出現問題了。戴沐白和朱竹清一間,小舞和甯榮榮一間,唐三和奧斯卡一間,這都沒問題。但問題就出現在了馬紅俊和白沉香身上。按照前面這麼安排的話,那麼,就是他們兩個住那最後一間了。別說白沉香不同意,就是胖子也表示了反對。

路上,他傷勢好轉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那天給他縫針的是誰,還燙傷了人家的膝蓋。戴沐白仔細的給他描述了當時的情景。從那天開始,馬紅俊對白沉香的態度又發生了轉變。最初的時候,他對白沉香是死皮賴臉的糾纏。後來傷心時冷淡沒多久就重續熱情,但也克制的多了,心中也沒抱太大希望。可得知了白沉香給自己縫合傷口的過程後,胖子卻徹底的覺醒了。當著戴沐白的面發誓,這樣的女人要是不能娶做老婆,他就算白活了。因此,從傷好了以後,馬紅俊不但重新恢複了以前的殷勤,而且那死皮賴臉的程度還又加了一個更字。不論白沉香說他胖也好、色鬼也好,他完全都當做沒聽見。就像一只特大號的蒼蠅,天天圍在白沉香身邊。他這回是下定了決心,不論如何,也要在這次海神島之旅中搞定這個老婆。

“哎,想我大好青年,算了,香香,我沒事的。忍忍就過去了。我能忍的。就湊合和你一個房間住吧。”

如果是不明真相的人,看著馬紅俊那悲傷感歎的樣子,一定會以為他受了多大委屈。可史萊克七怪眾人誰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白沉香的表情極其可愛,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像杏核一樣,看著馬紅俊,“你,你……”已經被他氣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奧斯卡自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立刻湊上去,在白沉香身邊道:“我替你說。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像胖子這麼不要臉的。對吧。”

白沉香立刻點點頭,恨恨的道:“沒錯。”

馬紅俊依舊在裝,一臉委屈的道:“我怎麼不要臉了?難道我不是大好青年麼?怎麼說也有二百多斤肥肉呢。有我陪著你,你多有安全感啊!你想想,要是雇傭一個像我這麼厲害的保鏢,那要多少錢?我這可是免費的。放心吧,就算你晚上騷擾我,我也忍了。誰讓咱們關系這麼好呢。你就放心大膽的來騷擾我吧。”

看著胖子那一臉猥瑣的笑意,眾人再也憋不出了,頓時響起一片哄笑聲。

白沉香氣鼓鼓的看著胖子,突然,她臉上的憤怒消失了,在眾人驚愕的注視下還上了一副甜美微笑的模樣,一步步向馬紅俊走去。

馬紅俊也嚇了一跳,他最愛看白沉香被自己氣得發怒時嬌俏的樣子,可眼前這表情他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他什麼時候見過白沉香這樣對自己笑啊!一時間還真有些接受不了。下意識的後退著,“你,你干什麼?”

白沉香微微一笑,更增幾分靚麗,“你退什麼?我很可怕麼?你不是要和我睡麼?怎麼又怕了?”

胖子眨了眨小眼睛,趕忙挺起胸膛,“誰怕了。走,香香,我們回房間吧。”

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白沉香竟然很干脆的點了點頭,道:“好啊!”

“啊?”這下輪到史萊克七怪吃驚了。別說他們還沒看出來白沉香對胖子有男女之情,就算真有,也不會這麼快就……

馬紅俊吞咽了一口唾液,雖然和白沉香睡一間房對他有著絕對的誘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白沉香那一臉微笑的樣子他背脊卻是一陣發涼。

“香香,你真的要和我一起睡?”馬紅俊試探著問道。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四章 唐門第四,一千零一夜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六章 瀚海大斗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