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七章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七章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海豹魂師海魄兄弟,第五魂技魔魂箭雨,釋放。

他們這第五魂技乃是獵殺一種大海中特殊的魚類魂獸,這種魂獸只生活在海濱,並不是以海里生物為食,而是專門獵殺海濱空中的飛鳥。為了獲得這種武魂,海魄兄弟二人可謂煞費苦心,甚至舍棄了有可能獲得的萬年魂環。為的就是對付海魂師的天敵,空中魂師。

魔魂箭雨爆發,每一根水箭長度都在一米左右,呈棗核狀,中央最粗的地方大約有人手臂粗細,迅疾的速度仿佛已經刺破天空,尖銳的厲嘯驚心動魄。無數水箭直接朝著空中的馬紅俊攢射而去。

那可不是普通的水箭,每一根水箭上都凝結著龐大的魂力,在水屬性武魂的作用下,這第五魂技可以說是相輔相成。就像是唐三在森林中使用藍銀皇有加成一樣。

貴賓室內,唐三等人已經都站了起來,唐三眉頭微皺,“胖子恐怕要輸了。”從形勢、魂力消耗,以及各方面看,胖子的情況都很不妙,尤其是,對手在他升空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發動魂技,此時他的行動就慢了一拍,再想動用魂技都有些來不及了。當然,如果此時和他配合的是史萊克七怪眾人,結果自然不同。可惜的是,純敏系的白沉香很難幫得上他。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空中一直停滯著的白沉香卻動了。

白色身影在空中帶起一串細微的殘影,只見白沉香掉轉身性,背後雙翼收斂在身側,只是微微張開,帶著無與倫比的速度朝下方水池凌空下撲。

“香香要干什麼?”戴沐白吃驚的道。眾人也不禁都緊張起來。白沉香的情況他們還是很了解的。那魔魂箭雨哪怕是只有一道射在她身上,也足以帶給她重創。

但是,空中的白沉香充分向他們展示出了自己的能力。身上第三魂環閃亮。那急速下沖地身體靈巧地在空中擺動著。竟然就那麼鑽入箭雨之中,在縫隙中穿越。直撲水面。

馬紅俊看到白沉香從自己身前撲了下去也是嚇了一跳。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面對大量的魔魂箭雨也不容他多想。鳳凰雙翼展開,配合著浴火鳳凰雙重增幅,正面擋向對手的攻擊。同時,他開始不惜耗費魂力的准備著自己的第五魂技,鳳凰流星雨。

白沉香在空中規避攻擊的動作極為優美,就像一條不斷盤旋的白線,看似傾瀉而下,其實卻不斷繞開那一道道魔魂箭雨。不論其攻擊多麼強,接觸不到白沉香的身體也是毫無用處。幾乎只是眨眼的工夫。白沉香就已經來到了接近水面地地方史萊克七怪知道白沉香沒有任何攻擊力,可海魄兄弟卻不知道。馬紅俊的實力已經令這兩兄弟大為吃驚,雖然白沉香只有四個魂環,但也是最佳魂環配比。從開始到現在還是第一次出手,而且看她的樣子大有雷霆萬鈞之勢。

這兩兄弟吃驚之下立刻就做出了反應。正在急速射向馬紅俊地魔魂箭雨快速收縮攻擊范圍。集中向白沉香落下地位置。試圖在她到達水面之前狙擊她。

但是。他們地攻擊速度和白沉香地行動速度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地。更何況。白沉香根本就沒想過要攻擊。眼看著身體即將到達水面。嬌軀輕巧地一轉。背後雙翼拍動了一下。身體下沖之勢驟然轉折。就在距離水面還有不到三米地地方掉頭而起。劃出一道優美地弧線。再次沖天。

極勁沖勢帶來地風力在水面上留下了一條長長地波紋。而那些攻向她地魔魂箭雨也自然就落了空。

馬紅俊憑借身體承受著魔魂箭雨地攻擊。本來壓力極大。但白沉香這麼一沖一退。卻極大地吸引了海魄兄弟地注意。令他承受地攻擊少了很多。憑借著鳳翼天翔和浴火鳳凰。硬生生地頂了下來。也就在這時。他地第五魂技。鳳凰流星雨完成了。

濃郁而熾熱地火焰在半空中凝結。化為大片地火云。而馬紅俊就是這火云地核心。海魄兄弟二人逼退白沉香。他們這魔魂箭雨魂技也已經消耗地差不多了。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感受到空中出現地巨大壓力。

看著馬紅俊身上那黑光掩映地第五魂環。兄弟二人心頭同時一沉。萬年魂技和千年魂技地差距他們怎麼會不知道。兄弟二人眼中流露出毅然之光。四手相握。身上地第五魂環再次亮起。

鳳凰火焰流星開始出現了,每一顆流星都有磨盤大小,帶著炫麗的尾焰,直奔水池中砸去。

與此同時,海魄兄弟展現出在水中地優勢,憑借著斗魂池水,兩人那消耗比馬紅俊小很多的第五魂技再次發動。魔魂箭雨重新升空。

但是,這一次和剛才就完全不同了。馬紅俊再也不是被動挨打。他使用鳳凰流星雨的時候,全身魂力都已經通過自身的兩大輔助技能注入其中,對他來說,這一擊是不成功則成仁。

鳳凰,乃是百鳥之王,鳳凰火焰更是火中極致。兩名海魂師從屬性上雖然水能克火,可他們的水卻和鳳凰火焰這火的品級差的太多。

一顆火焰流星落下,往往要數十道魔魂箭雨才能抵擋住,而更多的火焰流星卻已經破空而下以馬紅俊現在的魂力,還不足以完全控制這個魂技,因此,也有鳳凰火焰流星落入池水之中。場面是絢麗的,可是,直到當第一枚火焰流星落入水中時,觀眾們才真正知道此事邪火鳳凰馬紅俊所使用的這第五魂技有多麼可怕。

僅僅是一枚火焰流星入水,就帶起巨大的蒸汽。火焰流星在水中急劇旋轉著,然後再驟然爆發,激起一股巨大的水柱。也僅僅就是這一枚火焰流星,就足足讓斗魂池中的睡眠下降了半尺之多。水溫以恐怖的速度攀升著。

兩名五十八級海魂師聯手釋放的魔魂箭雨依舊不足以抵擋住鳳凰流星雨的威力。眼看著無數水箭射入火焰流星群中,卻只能暫緩它們下落,而那龐大地火焰紅光卻在不斷地下壓。沒有人會懷疑,當這些火焰流星都落入池中時會帶來的結果。

此時此刻。觀眾們才明白。馬紅俊在剛開始的挑釁並不是自大,而是真正有實力的。

海魄兄弟二人的臉色已經變得越來越難看了,巨大的壓力令他們喘不過氣來,先後數顆火焰流星落入池水之中,已經令池水整體的溫度超過了他們的體溫。在這樣下去,他們根本無法再水中堅持下去。更不用說是正面抵擋那尚有數百顆的巨大火球。“來吧。”海白低吼一聲。

海魄兄弟同時深吸口氣,下一刻,兄弟二人已經張開雙臂,彼此擁抱住對方。強烈地藍光驟然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一股無比強勢的氣息沖天而起。整個池水都宛如他們施展驚濤駭浪技能時那樣翻滾起來。強烈的藍光瞬間將池水全部渲染在內。

噗----,又是一顆火焰流星如水,但是,這一次那火焰流星剛剛入水卻已經被極勁的水勢絞的粉碎。

身在半空之中,馬紅俊的浴火鳳凰效果已經消失了。他沒有多余的魂力再堅持自己那第二魂技。鳳凰雙翼的光芒也已經暗淡了許多,只是勉強支撐著他的身體還能漂浮在半空之中。

此時,胖子瞪大了雙眼看著水中地情景。之間那海魄兄弟擁抱在一起後,巨大的藍光吞沒了他們的身體,下一刻。一股無比強勢的藍色光柱沖天而起。並不是襲向馬紅俊的,就只是沖入高空之中。但是,其中帶來的恐怖氣息卻令馬紅俊大為驚駭。

不會這麼倒黴吧?馬紅俊在心中暗暗苦笑。本只是為了來顯擺一下地,怎麼會遇上了這樣的變態。以他的對敵經驗,又怎麼會看不出這是魂師中最難見到,也是威力最大的技能。武魂融合技呢?一對二,他不怕。但是,當這個二變成武魂融合技。那可就不是一加一的問題。而是幾何倍數攀升。面對這樣的對手,胖子別說獲勝,自保都是問題。

池中的清水仿佛受到了藍光的牽引似的,當那道巨大地藍光沖天而起時,龐大地氣勢令重新升入空中的白沉香根本無法靠近。恐怖地氣息壓迫的她只能繼續高飛。而那一道道水流地注入,令那藍色光柱開始了劇烈的旋轉。一會兒的工夫,就形成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存在。

這正是海魄兄弟的武魂融合技。禁之水龍卷。

呈現在馬紅俊面前的。就像是一個**在地面上的巨大漩渦。池水竟然被完全抽空了。用腳去想他也明白,這兩兄弟加起來施展的武魂融合技少說也是相當于七十級的魂技。還是武魂真身那種。

“胖子。”白沉香在空中大叫一聲。雖然她沒有說下去,但不論是馬紅俊還是史萊克七怪中人。都明白她的意思。事不可為,就認輸吧。這只是一場斗魂。

但是,馬紅俊卻並沒有理會白沉香,他的目光凝重而沉穩,深吸口氣。背後鳳凰雙翼猛然伸展開來,緊接著,整個人在空中瞬間盤旋一周,借助鳳凰雙翼的威勢,毫不吝嗇魂力的牽動著鳳凰流星雨朝著那巨大的漩渦轟去。

其實,不需要他操縱,那巨大水龍卷本身就有著極強的吸力。

轟鳴聲不斷在水龍卷上響起,每一顆火焰流星都帶來巨大的爆炸。可是,每一次爆炸之後,濺起的水花又會立刻被水龍卷重新吸附回去。巨大的藍色龍卷漩渦,緩緩的,但卻帶有巨大壓迫性的朝著馬紅俊的方向移來。

馬紅俊的鳳凰雙翼馬上就要支撐不住他的身體了,但他還是揚起了自己的右臂,強烈的金紅色光芒令他的衣袖瞬間消失,他沒有放棄,斷喝一聲,右拳悍然揮出。

這一拳,並不是攻向水龍卷的,而是攻向他第五魂技形成的火云。

轟然巨響中。整片火云驟然爆裂。更多,而不規則的火焰流星從天而降。全面地撲向了水龍卷。

而胖子轟出這一拳後,也是面如金紙般直線下落。

白沉香此時已經顧不得那令自己感到極其難受地巨大壓力了。盡可能的從斗魂池垂直范圍邊緣繞成一個弧線下墜,追向馬紅俊的身體。就在他即將墜地的時候,才勉強接住他。

要知道,現在斗魂池中已經沒有水了。要是真的摔下去,胖子不死也要脫層皮。

白沉香雖然攻防不行,但畢竟是一名魂宗級別的魂師,身體素質還是相當過硬的。憑借著強力的飛行能力。勉強承受住胖子的重量。但她也無法帶著胖子飛起,兩人直接落在池底。

而就在這時候,那無數火焰流星也已經于水龍卷劇烈地碰撞在一起。無數轟鳴和水花四散飛濺,場面頓時陷入了最火爆的狀態。

觀眾們已經要瘋狂了,但詭異的是,他們此時根本呐喊不出,全部精力都落在那最後的碰撞上。今天這場二對二斗魂,帶給他們太多的驚喜。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恢宏的魂技碰撞景象。

伴隨著轟鳴聲,紅色漸漸被藍色吞噬。盡管那最後的攻擊附帶上了胖子火焰右臂的火焰爆裂擊。但他面對的畢竟是兩名海魂師地武魂融合技。

巨大的漩渦減小了一半。那是因為水被火焰流星蒸發了。但剩余的巨大水龍卷卻依舊有數十米高。有些扭曲的盤旋著。

“你怎麼樣?”白沉香焦急的扶著胖子。胖子的臉色太嚇人了,魂力透支,令他那張胖臉完全變成了青白色,身上肥肉還在不斷地顫抖著。

不過,就算是已經變成了這樣,胖子卻依舊不忘趁此機會向白沉香懷中靠了靠。圓乎乎的胖臉上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勉強說道:“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破。”

仿佛是要驗證胖子的話一般,那數十米高的水龍卷轟然爆破,化為無數水花從天而降。水浪在旋轉中四散飛濺,不但落入斗魂池中,也幾乎濺到了整個二對二斗魂場的每一個角落之中。

一時間,觀眾的驚呼聲大片響起,他們免費享受了一次熱水澡。沒錯,就是熱水澡。不過有點燙。水溫至少也超過了六十度。這還是在飛濺之後空中飛行降溫的結果。可想而知。鳳凰流星雨對水溫的影響有多大了。

海魄兄弟完全是摔入斗魂池地。兄弟二人地武魂附體已經消失,昏迷在池中時。臉色都是一片火紅色。幸好那爆裂後的水龍卷先一步入池。雖然只是給池水增加了一米多地深度。卻也起到了墊子的作用。這才沒讓兄弟二人摔地筋折骨斷。

白沉香完全被熱水淋濕了,她可不會游泳。當那水幕落下的時候。她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在這個時候。以她的速度如果想要自保,完全可以飛出去。可是,帶著馬紅俊卻是不可能做到的。

她走了麼?沒有。她就那麼扶著馬紅俊的身體站在池中,雖然臉上的神色有些恐懼,卻依舊穩穩的扶著身邊的胖子,猛然閉眼,將頭埋入胖子肥厚的肩窩處,承受著那水幕下落。

熱水的燙慰令胖子舒服了許多,那一米多深的水,剛好到白沉香胸口的位置,並沒能沒頂。水溫有點高。但白沉香卻發現,自己靠在胖子身上,周圍的熱度似乎都被他吸走了似的,自己受到的影響並不大。只是,此時兩人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濕了。還這樣緊貼在一起,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當然,現在白沉香根本就顧不上這些。對她來說,眼前的情景就像是人生的大起大落一般,變化的是在太快了。

胖子哈哈大笑,雖然臉色難看,但在熱水的浸泡下,精神明顯恢複了幾分。而那海魄兄弟則早已陷入昏迷之中,這場斗魂比賽,帶著點戲劇性的味道,結束了。

主持人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但他卻依舊不改那呆滯的姿勢。嘴角不斷的牽動著,海魄兄弟,竟然,竟然輸了?他可是直到海魄兄弟擁有武魂融合技的。不然也不會那樣支持。而他們的武魂融合技先前也已經使用了。明明完全占據了上風。可怎麼就輸了呢?

別說他不明白,就算是在貴賓室內,對胖子無比熟悉的史萊克七怪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眾人面面相覷。戴沐白忍不住問唐三道:“他是怎麼贏的?不會是運氣吧?”

唐三此時也瞪大了雙眼,雖然他一向運籌帷幄,可也無法算清每一點。“我雖然不知道胖子是怎麼做到地。但我可以肯定,這絕不是運氣。我能看到那海魄兄弟地臉色。臉色火紅,分明是火勁入體傷及經脈。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還可能留下後遺症。尤其是他們這種海魂師。火屬性的傷害更大。只是,胖子是如何破掉他們那武魂融合技的呢?走吧。我們下去看看。”

“主持人,主持人呢?”馬紅俊喊了兩聲,雖然有點中氣不足,但他還是興奮的很。不只是因為這場戰斗的興奮,更是因為懷中那柔軟嬌軀帶給他的興奮。白沉香小鳥依人般靠在懷中。衣服又全是濕的。抱著她的感覺太美妙了。尤其是水霧蒸騰之下,白沉香發鬢散發出一股淡淡地香氣,更是令胖子迷醉不已。

主持人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趕忙快速從岸邊跑到這邊,試探著問道:“這位魂王大人,您有什麼事?”

馬紅俊沒好氣的道:“有你一臉。宣布比賽結果啊!他們都暈了。是我們贏了。沒錯吧。”

“對。對。”主持人這才醒悟,趕忙通過手中擴音魂導器高聲宣布,“比賽結束,鳳香組合獲勝。”

馬紅俊道:“那個,找個繩子,再照幾個人。弄我上去。”別說是飛,現在就算讓他用出武魂都不可能了。

當胖子被七八名工作人員七手八腳的拉上岸時,雖然樣子極為狼狽,站都有些站不穩。可周圍觀眾台上的觀眾們還是集體站起,報以熱烈的掌聲和歡呼。人都是崇拜強者的。馬紅俊能在這全是水的斗魂池中戰勝兩名等級相若的海魂師,足以讓他們尊敬。

白沉香此時也已經清醒過來。看著胖子雙手叉腰那得意洋洋的樣子不禁有些好笑。可是,先前胖子倒在她懷中,對她說地那句話,卻不斷在她腦海中浮現。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這死胖子。臉皮還真厚啊!不過,他還是贏了。白沉香從魂導器中取出一件外衣罩在自己身上。遮蓋住曼妙的曲線。幸好她臉上帶著面具,沒有露出姿容。否則觀眾們就更要瘋狂了。

站在馬紅俊身後。白沉香突然發現,面前這肥厚宛如城牆般的身體似乎真的能夠替自己遮擋一切風雨似的。

此時,海魄兄弟也已經被抬了上來。兩兄弟依舊昏迷不醒。將他們弄上來的工作人員發現,他們身體燙地可怕。和主持人交流了幾句,主持人趕忙跑到正得意的向觀眾們揮手致意的馬紅俊身邊,低聲對他說道:“尊敬的魂王大人。海魄兄弟昏迷不醒。我們的醫療人員束手無策,不知您……”

胖子愣了一下,馬上恍然過來,“沒事,我給他們看看就好了。香香,你扶我過去。”

“嗯。”白沉香答應一聲,乖巧的扶著馬紅俊走了過去。此時的胖子,雖然身體虛弱,但精神上卻是極為興奮的,尤其是被白沉香抱著手臂的感覺,怎一個爽字了得。

來到海魄兄弟身邊,馬紅俊也沒多看,直接用自己地右手在這兄弟二人胸口處各自推拿了幾下。說也奇怪,那令斗魂場醫療魂師束手無策地灼熱,在馬紅俊的幾下推拿中極快地消失了。海魄兄弟的體溫很快恢複了正常。

當馬紅俊重新站直身體地時候,這兩兄弟已經能夠勉強睜開眼。

馬紅俊向他們嘿嘿一笑,道:“不好意思,二位。兄弟取巧了。真正論實力,我不如你們。香香,咱們走吧。”

海白和海鬼兄弟二人看著馬紅俊漸漸遠去,心中都略微歎息一聲,他們都不是那種習慣給自己找客觀理由的人。輸了就是輸了。而且,比實力自己二人真的比那胖子強麼?如果沒有武魂融合技。如果不是在斗魂池中。他們有怎會有機會。這場斗魂,從始至終白沉香都只是吸引了一下他們的注意力而已。根本就沒有參加到戰斗之中。兄弟倆都明白,自己輸得並不冤枉。

當胖子走入選手通道時,七怪其他人已經在這里等待他們了。奧斯卡從白沉香手上接過胖子。馬紅俊雖然有點舍不得,可白沉香支撐他的身體實在是困難了些,也就不得不搭上奧斯卡的肩膀了。

奧斯卡哈哈一笑,道:“行啊,胖子,有一套。這都能贏。”

馬紅俊得意洋洋的道:“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哥,我好崇拜你哦。崇拜你一臉。”

眾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奧斯卡給胖子口中塞了幾根恢複大香腸,幫他恢複體力和魂力。沒有過多逗留,他們很快出了瀚海大斗魂場。為了避免被有可能存在的武魂殿眾人注意,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拍賣會就在大斗魂場旁邊,或者說,二者本就是一體地。花費了十個金魂幣買了個牌子。並且壓了一百個金魂幣作為擔保後。一行人這才進入拍賣場之中。

奧斯卡陪著胖子先去衛生間換了身干爽地衣服,白沉香也自己去換了。

他們進入場地的時候。拍賣會已經開始一會兒了,里面黑漆漆的。只有他們手中的牌子閃爍著淡淡的熒光,方便在競拍的時候進行競價。

眾人在最後一排坐了下來。馬紅俊屁股一著椅子,整個人都大大的松了口氣。他是在是累的不輕。魂力透支的感覺可不是那麼好受地。

唐三特意坐在馬紅俊身邊,此時拍賣場上正在競拍一件古董之類的東西,史萊克七怪自然沒什麼興趣。唐三抬起一只手按在胖子的小腹上。將自己的玄天功內力緩緩輸入他體內。

有了這道門正宗內力的支持,胖子頓時感覺到小腹中一陣暖洋洋的,再加上之前吃下的幾根恢複大香腸,透支的痛苦漸漸消失。身體也舒服多了。

唐三的聲音通過傳音遞入馬紅俊耳中,“今天這一戰,你很得意麼?”

馬紅俊愣了一下,他聽得出,唐三地聲音中帶著幾分嚴厲。回想自己在戰斗中的表現,不禁有些訕訕的說不出話來。

唐三淡淡的道:“如果這是生死搏斗。你已經死了。老四。你的武魂本是攻防一體。爆發力強大。但同樣的,每一個魂技都需要消耗大量地魂力。在戰斗時。任何一點無謂的消耗,都可能導致失敗。失敗代表什麼?無限接近于死亡。你在香香面前表現的心理我能理解。但是。不要有下一次。我不想替你收尸。”

聽了唐三的話,馬紅俊趕忙低聲道:“三哥,我錯了。我沒想到敵人那麼強。現在想起來才知道後怕。面對未知的敵人卻大意,是大忌。我明白。以後不會再犯了。”

在史萊克七怪中,包括戴沐白在內,對唐三多少都有點敬畏的心理。雖然他排名第三,但不論是實力,還是在整個團隊中的作用,以及他的無私和對伙伴們的幫助,都得到了所有人地認可。可以說,他現在已經不只是史萊克七怪中地靈魂,也是真正的領袖。馬紅俊當然知道唐三是為了自己好,而且,他也是在安定下來後,私下對自己一個人說地,已經充分給自己留了面子。

而且,他更知道,最近需要出手的時候唐三總是叫上他,或者讓他出戰,並非是因為他實力地原因。而是對他的照顧。他現在五十九級,是眾人中最需要提升實力的一個。而不斷面對戰斗的壓力,顯然對他突破瓶頸有著很大的幫助。馬紅俊雖然外表總是笑呵呵的,可實際上,他也聰明的很,又怎會不明白唐三的良苦用心的。嘴上雖然不說,但唐三對他的好,他是從未忘記過。當初,要不是唐三給他的雞冠鳳凰葵,現在他還要在邪火的陰影下度過。

收回按在馬紅俊小腹上的手,拍拍他的腿,“你明白就好了。跟我說說,你今天是怎麼獲勝的。我也沒看出來。按照當時的能量碰撞來看,你應該是不能擊潰那武魂融合技的。”

聽唐三這麼一說,胖子不禁有些小得意了,連唐三都沒看出他是獲勝的,足以令他感到自豪。

“其實,也很簡單。我開始時穿過他們那水幕的時候,雖然因為展開雙翼消耗了大量魂力。但我也趁著水幕和鳳翼天翔的掩飾,用火焰右臂骨附帶技能火焰爆裂擊轟出兩股火勁。最近這段時間修煉中,我發現,火焰爆裂擊可以與我自身魂技有多種結合的方法。這種陰柔的火勁就是其中一種。雖然威力要削弱許多,但勝在防不勝防。所以,那海魄兄弟最多也就是感覺到一陣火熱入體,很快就恢複過來。而實際上,我的鳳凰火勁卻已經注入他們體內。等到他們最後發動武魂融合技,全面調動自身魂力的時候,這火勁自然就隨之爆發出來。我最後是頂不住他們的武魂融合技。不過,那時他們也堅持不了自己的武魂融合技了。我就這麼贏了唐三怔了怔,“這麼說,你之所以展開雙翼通過水幕,是為了吸引他們注意,從而用火焰右臂暗度陳倉。我錯怪你了。”

馬紅俊有些尷尬的撓撓頭,“那到不是,我是覺得那樣比較帥才那麼做的。我本打算是憑借鳳凰流星雨一舉定乾坤。那兩個海魂師的魂力雖然不弱,但武魂卻完全被我克制。要是他們沒有那個武魂融合技,我應該還是能贏的。打入他們體內那兩股火勁,當時也只是順手。”

今天這場斗魂能贏,對于胖子來說,還真是運氣使然。幸好這拍賣場中黑暗,別人也看不到他現在微紅的臉色。

唐三微笑道:“那你以後可要多順手幾次。”

唐三和馬紅俊都是在用傳音交流的,馬紅俊雖然不能像唐三做的那麼好,但將聲音收束在一定范圍還能做到。這就導致他另一邊的白沉香雖然知道胖子在說話,卻聽不到他在說些什麼。

今日一戰,讓白沉香第一次見到了胖子全面的實力。對手使用的可是武魂融合技啊!當她眼看著水龍卷形成的時候,別說是獲勝,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二人能否全身而退。而面對那樣威勢巨大的攻擊,胖子卻絲毫不見慌亂,迎難而上。一舉擊潰對手。不論他用的是怎樣的方法,每當白沉香看到他那鳳凰雙翼展開的時候,心中都極有安全感。

正在這時,拍賣台上已經換了下一件拍品。主持人高聲道:“下面,我們要拍賣的拍品乃是一件魂導器,最適合在近海區域使用,有大海征服者之稱的龍淵艇。”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六章 瀚海大斗魂場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八章 海上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