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八章 海上旖旎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八章 海上旖旎


拍賣師的話吸引了唐三的注意,此時,拍賣台上由拍賣場所屬的禮儀小姐端上一個鋪著紅布的錦盤,上面有一個看上去甚是奇異的物品。

此物外表呈梭型,前端為龍頭狀,尾部宛如魚尾豎立,兩側各有四只像是魚鰭一般的翼。通體乳白色,宛如玉石雕琢而成,從頭到尾,長約一尺,哪怕史萊克七怪坐在最後的位置,依舊能夠感受到此物上散發的能量波動。

拍賣師高聲介紹道:“這件魂導器就是龍淵艇。只此一件,乃上古流傳之物。此物功效極為奇特,需要魂師以魂力進行催動方能顯現原型。其原型長約十二米,最粗處直徑兩米,能夠同時容納十二到十五名乘客。在大海中可上可下。既能在海面上航行,也能夠潛入海水之中。據說最深能潛入三百米深的地方。有了它,在大海上航行再不需要懼怕任何風浪。一旦風浪巨大,立刻就可潛入深水之中。可謂是得天獨厚的救命寶舟。此物用來觀賞海中景色或是用來當做救生之用都極為恰當。當它變成本體時,通體透明,可以看到大海內任何角度的景物。神奇異常。同時,它也能夠承受百年魂獸級別的魂技攻擊。由于深海中大多會出現恐怖的海魂獸,所以,我們建議,拍得此物者勿要乘其入深海,以免發生危險。”

聽了拍賣師的介紹,唐三不禁對這家拍賣場好感大生。一般來說,拍賣場為了能夠將自己的拍品拍出一個好價格,都會盡可能的稱贊拍品的優點,對缺點只會簡單帶過。而這拍賣師卻將龍淵艇的優缺點說的極為清楚。能做到這一點,足以證明這家拍賣行是可以信任的。

“底價一萬金魂幣,各位貴賓可以出價了。”拍賣師報出了價格。

一萬金魂幣,是一筆相當不小的數字,但如果和這艘龍淵艇地價值相比。還是遠遠不足的。這龍淵艇能夠深潛三百米,可見其材質之好,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魂導器。

但是,當主持人報出底價後,拍賣場中,卻無一人出價,場面頓時顯得冷清起來。

沒人出價,並不是因為龍淵艇不好,而是因為這龍淵艇的作用實在是雞肋了一些。淺海區域。普通船只也足以通行了。而一艘相當不錯的游船,也只需要一百金魂幣而已。這艘龍淵艇的作用只是多了一個潛水,就要貴上百倍,就算是貴族,也不會奢侈到來買它。究其原因,還是大海中太危險。哪怕是在淺海區域也有可能出現千年魂獸。龍淵艇的防禦力實在是不足以令人放心。主持人眼中流露出一絲失望,事實上,這艘龍淵艇已經不是第一次拍賣了,它已經流拍了數次。每次拍到它的時候,都會出現這種冷清的場面。但為了拍賣場地信譽,他們也不敢誇大龍淵艇的防禦能力。畢竟,這東西是要魂師才能使用的。當今世界,誰敢得罪魂師?

其實,龍淵艇賣不出去的另外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瀚海城所處位置的緣故。生活在這里的魂師,絕大多數都是海魂師。都有一手在海中興風作浪,暢游如意的能力。既然如此。他們還要這龍淵艇來做什麼呢?

“有沒有貴賓出價?”拍賣師習慣性的問了一聲。心中暗歎,看來,今天又要流拍了。

“一萬金魂幣。”清朗的聲音從後排傳來。頓時吸引了全場注意,可惜拍賣場內環境漆黑,他們所能看到地,也只有那舉起的夜光拍賣牌。

拍賣師眼睛一亮。“好。這位三百六十六號先生出一萬金魂幣。還有沒有加價地了?一萬金魂幣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成交。”他地聲音中流露出掩飾不住地興奮和急切。似乎唯恐那競拍者反悔似地。飛快地完成了這單交易。

拍賣會繼續。一件又一件拍品呈上。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先前那拍得龍淵艇地正是唐三。

沒錯。龍淵艇是雞肋。但是。對于他們來說卻是非常有用地。首先。它便于攜帶。其次。這龍淵艇就算防禦力再脆弱。其中還有他們呢。憑借著眾人地魂力。足以令龍淵艇在行進過程中威力增幅。再加上唐三還有一些其他想法。就決定將它買下來了。唐三相信自己地眼光。這艘龍淵艇絕對物有所值。

拍賣會結束。甯榮榮去交了錢。領回了他們此行地拍品。因為胖子地身體原因。來不及參觀瀚海城地夜景。眾人很快就回到了酒店之中。

“胖子。說說吧。面對那兩個海魂師。有什麼感受?”戴沐白好奇地問道。在休息之前。眾人還是決定先聽一下胖子地體會。

馬紅俊道:“很不好對付啊!如果不是我還勉強能飛。火又剛好克水。恐怕我今天已經輸了。沒有這兩項能力。哪怕對方只有一個人。我也贏不了。那兩個海魂師十分擅長利用自己在水中地優勢。他們在水里能夠輕松地通過自己地魂技來操控水。向我發動攻擊。看上去和普通魂技沒什麼區別。可實際上。有了水作為媒介。就能令他們節省很多魂力。當然。反過來說。如果沒有水地話。他們地實力也必將大打折扣。總體上看。我們如果在大海中碰到海魂師。還是盡可能地躲避比較好。絕不能和他們進行海下戰斗。那樣我們將陷入極大地劣勢。水地特性我們都不了解。”

唐三點了點頭,道:“胖子說的很對,海魂師比我們想象中恐怕還難對付。我舉個簡單地例子。在水中與擁有水屬性武魂地海魂師戰斗,就像是在火山口與胖子戰斗一樣。水的力量能夠令他們地實力幾何倍數攀升。拿今天這一戰來說,如果戰場換在大海之中,胖子幾乎是必敗無疑。我可以肯定,這些海魂師在大海中的戰斗力才是最為可怕地。如果胖子依舊以今天的方式與他們戰斗,想要改變大海之中的溫度,就只是個笑話。因此,我們這次出海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眾人地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紛紛點頭。

唐三向白沉香道:“香香,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出海了,到時候就要辛苦你了。十天的航程,我要求你必須每天保持在空中至少超過六個小時的偵查。以確保我們的安全。”

“好。”白沉香干脆的答應下來。能體現出自身的價值她只會感到興奮。

唐三轉向甯榮榮,“榮榮,在大海之中,我們的主要戰斗力是胖子。他的鳳凰火焰能夠對海水產生有效的克制。因此,一旦遇到麻煩,你要優先對胖子進行增幅。確保他地攻擊輸出。”

甯榮榮道:“沒問題。”

唐三再看向朱竹清和戴沐白,“老大,竹清。在大海中發生戰斗時,我們三人一組。我會用藍銀皇控制著我們三人集中在一起,我們的戰斗方式稍後我會和你們仔細講述。”

目光最後落在奧斯卡和馬紅俊身上,唐三道:“此行出海,在大海之中,我們最大的依靠就是你們兩人了。胖子,你將成為我們最大的攻擊輸出。在戰斗時。要盡量節省自己的魂力,必須找到最好的機會才能出手。”

“小奧。你要隨時准備出至少超過八根的飛行蘑菇腸,我們都不會水。有了飛行蘑菇腸至少能保證暫時飛行。”

“我能想到的就這麼多了。大家還有什麼補充麼?”即將真正的踏上海上行程,唐三也明顯變得謹慎起來。作為團隊地靈魂,他必須要想的周全。

奧斯卡道:“我這邊沒問題。這一路上我已經准備了不少複制鏡像腸。屆時配合飛行蘑菇腸,至少可以保證我們在一定時間內能夠從空中飛行。而且,通過小三、香香和胖子的飛行能力,我們持續的飛行時間將會變的更長。不過,有一點我認為有必要說一下。在大海之中,我們的實力根本無法完全發揮出來,要是遇到萬年以上的海魂獸,我們該怎麼辦?十天海上行程,我認為這個可能還是非常大的。”

唐三點了點頭,道:“這一點我想過了。如果只是一般的萬年魂獸,對我們來說威脅也不會太大。我們還有另外一個保命地方式。明天踏上旅程後,我會先試試瀚海乾坤罩在大海上的效果。如果它依舊能夠讓我們保持隱身狀態。那麼,龍淵艇的效果就能最大程度發揮出來。”

聽了唐三這句話,眾人都覺得眼前一亮。要是能有瀚海乾坤罩幫助龍淵艇隱身前進的話,那麼,別說是萬年魂獸,就算遇到十萬年魂獸也不算什麼。這些天他們深刻的體會到了瀚海乾坤罩的好處。只要身處瀚海護身罩的保護之中,根本不需要擔心安全問題。哪怕有人從旁邊走過,也無法發現他們的存在。

瀚海護身罩在使用之後,會在周圍形成一個扭曲地空間。被籠罩的物體或者是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至少到目前為止。七怪通過多次試驗,也沒照到能夠探查出瀚海護身罩位置的方法。至于比他們更強的魂師能否做到。現在還無法肯定。

戴沐白贊歎道:“小三,還是你聰明。我說你為什麼要買這東西呢。如果僅僅是為了逃生。一萬金魂幣就有些太奢侈了。正如你所說,要是這龍淵艇能與瀚海乾坤罩配合,那麼,就算我們不去租船,也能輕而易舉的登上海神島了。”

唐三道:“目前這還只是我的一個設想,能否實現明天在大海中試過了再說。船還是要租的,我們都不熟水性,有艘大點的船,我們也能更快的適應。大家如果沒別地意見就早點休息吧。胖子,尤其是你,今晚一定要將魂力恢複過來。”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沒問題。”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史萊克七怪加上白沉香幾乎穿過整座城市,從瀚海城西門出城,順著城外專門在礁石上開辟出地寬敞道路下了礁石。直奔碼頭而去。

想要從瀚海城碼頭出海,都需要走這條路,所以,雖然礁石上修路困難。但瀚海城官方還是不遺余力的將這條路修整地很好。

這里的碼頭是極大地,至少有二十個長達數百米的碼頭探入大海之中,停泊著數百條海船。這里可以說是海上貿易的起點和終點。也是整個瀚海城收益地巨大來源。

雖然大海之中不乏強大的魂獸,可大海之中也有著無盡的財富。靠海吃海,這早已成為瀚海城不變的真理。哪怕每年都會有人在大海中喪命于海魂獸之口,卻依舊無法改變這種情況。

臨近大海,大都是鹽堿地,根本不適合種植農作物,也只有大海中的各種生物才能帶給瀚海城利益。也正是靠著大海。這里的人才能換取各種資源。

很快,唐三就找到了他和小奧那天租用的海船,這是一艘全新的海船,看上去賣相相當不錯。船身通體漆成了鐵色。只有甲板上才用紅白兩色油漆裝飾。據說船身漆成鐵色能夠盡可能的避免魂獸發動攻擊。

船身長度達五十米,寬也有二十米開外,在海船中雖然不算大,但也相當不小了。仔細看能夠發現,船體外地鐵灰色油漆下,是一層厚厚的鐵甲。保護著船身。

唐三和奧斯卡之所以挑中這艘船,就是因為它本身的防禦能力相當不錯。雖然包下這艘船花了不少錢。但只要能夠順利到達海神島,也是值得的。至于回來的時候,就只能依靠他們自己的能力了。

“歡迎來到海魔號。”眾人順著甲板剛剛登上大船,一名看上去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就贏了上來,哈哈大笑中作出歡迎的手勢。

唐三為眾人介紹道:“這位是海魔號的船長海德爾先生。”海德爾很有風度地笑道:“歡迎各位漂亮的小姐,當然,還有英俊的先生們。看來,這次的旅程會很動人。很高興能夠為你們服務。”一邊說著。他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當經過絕色的四女時,卻並沒有停留太長時間。

看到這一幕,唐三的瞳孔略微收縮了一下,卻並沒有多說什麼。

在海德爾的介紹下,眾人知道,海魔號的船員一共有八名,除了作為船長地他以外。還有一名大副和六名船員。

海魔號一共有三層。甲板上兩層,下面一層。作為花錢的一方,唐三他們自然是住在甲板上的兩層。船員們住在下面。

最上面的一層登高遠望,別有一番風味。而甲板上的一層一共有六間房,八個人住也算是綽綽有余了。

大海濃郁的味道從眾人上船那一刻開始,就侵襲著他們的嗅覺。海風呼嘯,在這深秋的季節中,帶來陣陣寒意。幸好眾人都不是普通人,身體抗性極強。這點冷風對他們來說也不算什麼了。

“拔錨。啟程。”人都到齊了,船長海德爾一聲令下。海魔號正式出發。

唐三專門臨摹了一幅海圖交給他,讓他按照指定地方位前進。

今天的天氣很好。海上風平浪靜,海魔號的船身又相當不小,起錨後,在水手們的努力下,很輕松的駛離了港口,直入大海而去。當海魔號完全劃入大海,脫離了港口的范圍後,船長海德爾一聲令下,主帆揚起,調整了一下方向,朝著他們此行的目的地加速航行。

大海的景色是任何其他景物都無法代替地,沒有真正到過大海,永遠也無法感受那種波瀾壯闊地感覺。一望無際的海面,遠處是水天相接。此時,太陽已經從東方冉冉升起,照耀地海面上波光粼粼。

史萊克七怪無疑例外的站在海魔號二層甲板上看著大海充滿魅力地景色。就連眼神空洞的小舞,都流露出有些癡癡的望著那海面。海風吹襲在身上,雖然冷了一些,但也仿佛吹開了眾人的心扉,說不出的暢快感令他們心中都升起幾分興奮。

這興奮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中午。

午飯自然是以海洋生物為主,幾條簡單的海魚,用清水煮後配上一點從瀚海城中采購的青菜,雖然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眾人還是吃的津津有味兒。尤其是那位海德爾船長專門給他們加了幾只碩大地螃蟹。這種在內陸很少能夠吃到的鮮美,令史萊克七怪大呼過癮。

不過,到了午飯後。還能保持這種心態的就只剩下唐三、戴沐白、馬紅俊和白沉香了。

午後,風浪漸起,海魔號也開始隨著風浪而波動,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什麼,但隨著時間的延續,甯榮榮、朱竹清、小舞和奧斯卡都開始出現了暈船的反應。

小舞還好說,唐三直接將她收入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中。可甯榮榮、朱竹清和奧斯卡三人,就開始大吐特吐起來,引得船上水手們一陣哈哈大笑。海德爾告訴他們。多吐幾次就習慣了。

唐三、戴沐白和馬紅俊雖然也有些不舒服,但三人的身體在七怪中是最好的,勉強還能夠忍受。至于白沉香,她身體一不舒服,直接就飛到空中去了,既可以偵察,也可以躲避這暈船地感覺。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周圍都是一望無盡的海水,再也看不到陸地的蹤影。剛開始進入海上行程的時候。眾人還覺得比陸地上要舒服的多。可這一天下來,卻是個個臉色蒼白。

偶爾風平浪靜的時候,唐三才會將小舞從如意百寶囊中放出來,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氣。但真正到了大海中,風平浪靜又能有多長時間呢?不過,小舞的適應能力比他想象地要好,經過幾次感受暈船的感覺後,她的症狀竟然比朱竹清他們消失的還要快。

而奧斯卡、朱竹清和甯榮榮這一天一夜下來,別說是修煉了。甚至連東西也不敢吃,多次嘔吐令他們看上去臉色蒼白,一副隨時都有可能虛脫的樣子。

不過,他們畢竟都是六十級以上的魂師,身體經過多次改造後,適應能力極強,已經漸漸的能適應海上顛簸了。

第二天中午,好不容易海面上又恢複了風平浪靜。在陽光的直射下。船艙內充滿了暖意,暈船的幾人勉強喝了點魚湯就去休息了。隨著對海上旅程地適應,他們的身體也在恢複之中。

唐三站在甲板上眺望遠方,在海上只能通過太陽來辨別方向,他大概計算出,海魔號的行進方向並沒有錯。正在朝著海神島接近之中。

海德爾來到唐三身邊,恭敬的道:“尊敬的魂師先生,按照現在的航程來看,我們大約還有八天的時間就能抵達目的地了。不過。再向前大概半天地行程後。就會進入魂獸活躍的區域。到時候還要仰仗各位。”

自從看到白沉香在空中極速飛行的樣子,這位船長對眾人也恭敬了許多。

唐三不動聲色的道:“海德爾船長。你們也經常遠航吧。一般來說,如果遇到了強大的魂獸。你們會怎麼處理?”

海德爾微微一笑,道:“一般來說,魂獸是很少襲擊船只的。只有少量性格極其暴躁的魂獸才有主動襲擊船只的記錄。所以,我們只要不惹怒海中魂獸,大多不會出問題。要是真的遇到那些特別強大又脾氣暴躁地魂獸,也就只能自認倒黴了。畢竟,船再結實,也不可能抵擋得住那些恐怖地家伙。每年出海的人都要死上不少。就相當于是對這些海魂獸地祭奠吧。不過您可以放心,我們的船,船身上塗抹了專門用來驅趕魂獸地藥物,魂獸很討厭這種氣味兒,一般都不會靠近。敢于遠洋的海船,船長腦子里都有一副海圖,憑借著這副海圖,我們大都能保證乘客們的安全。”

“哦?是什麼海圖?”唐三好奇的問道。

海德爾道:“強大海魂獸分布的海圖。海上的魂獸和陸地上的魂獸在有些方面是類似的。它們也有著自己的地盤。而且地盤觀念比陸地魂獸還要強烈。所以,我們只要不進入那些特別強大的海魂獸的地盤,就不會觸怒他們惹來麻煩。”說到這里,他臉上不禁流露出幾分自傲的神色。

唐三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道:“看來,船長對于魂獸還是十分了解的。”

海德爾臉色微微一變,道:“在海上討口飯吃,總要多知道一些。這樣也能活的更久一些。您說不是麼?”

唐三笑了笑,卻沒有再說什麼。目光重新轉向大海。

海上的時間過地很快,很快夜幕就降臨了。今夜是個好天氣,能夠清晰的看到空中的星和月。海上升明月的美景令人更易陶醉其中。

借著今天的好天氣,暈船的幾人也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他們也沒心情來欣賞這美麗的景色,早早的睡了。

唐三摟著小舞半躺在自己艙房內地床上。艙房不大,除了床以外,並沒有太多活動的地方。透過窗戶,正好能夠看到那明媚的月光。

海風雖然不大,但深夜的海上溫度還是很低。陣陣寒意從門縫中湧入,艙房內的溫度不高。

唐三將厚實的褥子折疊成兩層,都鋪在床的里側,讓小舞躺在上面能夠更加感受到柔軟舒適。整個被子也都蓋在小舞身上。而他自己則和衣躺在外面,為小舞遮擋著外來的寒意。

雖然條件艱苦了一些,但唐三卻很享受這種感覺,能夠替愛人遮風擋雨,這對他來說,本就是一種幸福。

小舞靠在唐三的肩頭。沉沉地睡著,一只小手放在唐三的胸口上,長長的睫毛搭在眼瞼處,偶爾會輕微的波動。看看外面的月光,再看看懷中這比月光更美的人兒,唐三不禁有些癡了。

就在唐三迷迷糊糊的有些睡意,意識朦朧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微微一動,當他警惕地睜開雙眼時。正好看到一縷紅光從自己體內溜了出來,悄然融入到小舞體內。而沉睡中的小舞,也就這麼睜開了雙眼。

四目相對,小舞那雙漂亮的大眼睛中已經恢複了神采,注視著唐三,美眸內卻充滿了幽怨。

沒等唐三開口,她已經搶著說道:“哥,你怎麼能這麼不愛惜自己?”

“我……”看著小舞的眼神。唐三的心已經被充滿。

“快起來。”小舞輕輕的推著唐三,讓他下了床。她快速的將折疊的褥子重新鋪好,俏臉上飛起一抹嫣紅,重新拉著唐三回到床上。然後再用被子蓋住兩人地身體。

唐三只覺得一具柔滑的嬌軀鑽入自己懷中,那雙手臂已經緊緊的纏繞上了自己脖子,暖暖的,熱熱的,充滿彈性的嬌軀輕輕扭動中已經全面貼合上了唐三的身體。那種動人的感覺,幾乎是一瞬間就令唐三產生出了最原始的本能反應。

埋首在唐三肩窩處。小舞輕輕地道:“哥。如果你難受地話,就要了我吧。我本來也是你的人。一生一世,都是。”

唐三輕輕地摸著小舞黑亮的長發。垂首在她額頭上輕吻一下,“不,我是很貪心地。傻瓜,我要的是永生永世。”

羞澀中抬起頭,小舞竟然主動找上了唐三的唇,四唇相接,刹那間,兩人的靈魂發生了最親密的碰撞。唐三貪婪的吸吮著小舞溫軟的唇瓣,緊緊的摟著她的嬌軀,恨不得將她的**完全融入自己體內似的。下意識的,他摟在小舞背後的大手就那麼在她背臀處游走著,棉被內、甚至是整個艙房內的溫度都在急劇升高。

唐三的靈魂在顫抖,而小舞的靈魂卻顫抖的更加厲害,猛然間,唐三驚醒過來。所有的動作都隨之停止,此時,他才驚覺,自己的兩只手竟然分別停留在一座高聳而挺拔的山峰和一片出奇挺翹的高原上。那種動人的觸感盡管是隔著一層衣物和一層八寶如意軟甲,卻依舊是那麼的動人。

小舞露在外面的皮膚上已經蕩漾起一層淡淡的粉紅色,她輕輕的呢喃著,柔韌到極致的嬌軀緊緊的纏繞在唐三身上。唐三真不敢想象,如果兩人真的**時,小舞略用柔技,那將會是一種怎樣美妙的感覺。

“哥,要我吧。”小舞呢喃著模糊的說道。

唐三緊咬舌尖,舌尖處傳來的刺痛令他清醒了許多。他本身是一個意志力極強的人,恐怕也只有小舞才能把他那鋼鐵般的意識輕松瓦解。在舌尖的刺痛下,唐三強忍著不讓自己去想那美好的感覺,抱起小舞,兩只手老實的回到她腰背處。

“不行的,小舞,你靈魂不穩。只是臨時回到體內,我要是要了你,恐怕會對你的靈魂有所損傷。你永生永世都是我的,你跑不掉的。等我幫你完全恢複了以後,就算你不願,我也會要了你。但是,現在不行,我絕不能讓你受到哪怕是一絲傷害。”

聽了唐三的話,小舞的嬌軀停止了扭動,緩緩抬起頭時,已是淚眼朦朧。

“哥,我求你一件事,你能答應我麼?”她的聲音在顫抖著,同樣在抖動的還有唐三的

“你說。”唐三輕輕的說道。低下頭,吻掉小舞嬌顏上晶瑩的淚珠。

“你要先答應我才行。”

唐三心中一動,道:“可以。只要與你複活的事情無關,其他的什麼都好說。”

“哥……”小舞淒婉的看著唐三,“為什麼你總是那麼聰明。哥,我從來沒求過你什麼。算我求你,不要試圖讓我的靈魂入體。我們現在這樣不是也很好麼?其實,我的靈魂完全能夠堅持每天入體一次與你相會。對我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唐三正色道:“可是,對我來說卻不夠,我要的是永遠和你在一起,要的是一個完整的小舞。其他什麼事都好說,但這個沒的商量。我一定要將你複活。”

小舞急道:“可是,那樣會對你有很大的傷害啊!你辛辛苦苦得到的魂技都會付諸東流。魂力也永遠都無法再沖上九十級。我不要因為自己而讓你付出這麼多。”

吻吻小舞的額頭,唐三輕歎一聲,“傻丫頭,這不公平。為什麼你就可以為我而獻祭,我就不能為你付出呢?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可以選,一條,是聽我安排,乖乖的等待複活。配合我成功將自己複活成功。以後我們就能幸福的在一起了。另一條路,很簡單。我可以不複活你,但是,我會立刻死在你面前。”

唐三的目光很平靜,穩定的注視著小舞,“小舞,你應該明白,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或許,別人殺我並不容易。但是,如果我要一心求死,也絕沒有人能夠攔得住我。聽話,以後不要再和我討論這個問題。這,沒得商量。”

“哥……”猛的撲入唐三懷中,小舞的淚水滂沱而下,怎麼也收不住。她當然知道唐三不是開玩笑。雖然平時的唐三看上去很溫和,可他真要決定了的事卻絕不會更改。他的性格之中,果決冷厲的一面絕對冠絕史萊克七怪。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七章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九章 魔鯨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