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章 超級十萬年,海中霸主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章 超級十萬年,海中霸主


“七位一體。``.``”唐三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喊出這四個字,藍銀皇右腿骨飛行技能發動,第一時間閃到了最前面。

如果不是真正面對,永遠無法體會到十萬年魂獸的恐怖。他也曾見到過不止一只十萬年魂獸。大明、二明,甚至是小舞。小舞十萬年級別的實力他沒見過。但不論怎麼說,小舞本身都不是強勢的魂獸。而大明和二明的實力他是親眼所見的。兩名封號斗羅組成的武魂融合技都無法傷到他們。

而此時此刻,下方那無比巨大的魔鯨卻給他帶來更加深刻的感受。海德爾沒有說謊,這只十萬年魔鯨的實力,絕對還要在大明和二明之上,是大海中真正的霸主。

呐喊出聲,唐三身上驟然飛出七根藍銀皇,緊緊的纏在七名伙伴身上,用力將他們甩到自己身後。

史萊克七怪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雖然頭腦都還暈暈的,但在唐三聲嘶力竭般的大吼中,都作出了最快的反應。

火焰雙翼驟然在馬紅俊背後張開。穩定住自己身體的同時,一把將昏迷中的白沉香拉入自己懷中。這個時候他可沒有半分的齷齪念頭。同時拍打著雙翼飛快的拉直唐三的藍銀皇,令纏繞著的七人順利的保持成一條直線。

奧斯卡此時只來得及制造出兩根飛行蘑菇腸,一根自己吞下,另一根扔給了戴沐白。也學著馬紅俊的樣子拉住藍銀皇。另一只手扯住甯榮榮。而甯榮榮則將小舞摟在自己懷中,緊緊的抱著她。

此時,七人已經來不及手搭住前一人的身體,只能這樣勉強保持著直線形態。盡管如此,每個人還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宛如山崩海嘯一般的巨大壓力。這樣地壓力,甚至比當初的劍斗羅更加恐怖。

鋪天蓋地的藍色。令他們宛如進入令一個世界,扭曲的空間,無比強大地攻擊,令現在的他們就像是海中破碎的小舟。隨時都會傾覆。更令他們置身于危難的是,此時此刻,七人中唯一一個釋放出武魂的就是唐三。奧斯卡雖然能夠瞬間釋放武魂,但他的能力是制造香腸,就算想吃鏡像腸都來不及了。那片藍色的水幕必將在他們釋放出武魂前到達。

在這種時候,體現出的就不只是團隊的配合,更重要地是團隊領導者的作用。身在最前面的唐三,雙目中精光暴閃。至此生死存亡之刻,他承受著最大的壓力。也在這壓力中爆發出了最強的潛能。

唐三身上的六個魂環在空中分外明顯,每一個魂環都閃耀著奪目地光彩,背後八蛛矛收束在背後,右手握拳,帶動右臂豎立于胸前,雙眸之中光芒吞吐。低吼一聲。一層強烈的金光驟然從右臂中釋放出來。正是小舞魂骨附帶魂技無敵金身。

這一次,唐三釋放出地無敵金身並非是包裹住自己全部身體的。在他精神力的強行介入之下,硬生生的將無敵金身效果從體內逼迫而出,形成了一面直徑兩米的燦金色光盾。

千萬不要小看這變化,僅僅是這看似簡單的變化,就令唐三眼中神光驟然黯淡下來,精神力大幅度下降。但也只有這樣,才能將身後的伙伴們完全護住。

宛如雨打芭蕉般的聲音從身前傳來,無敵金身的絕對防禦效果硬生生的攔住了那片藍色地光雨。但那強橫地沖擊力,也推動著唐三八人高飛而起。光雨被擋住後的下一刻,尚未到原本應該充足地三秒。唐三右臂上釋放出的金光就已經化為點點光星破碎飛散。

這盾牌防禦畢竟不是本身地無敵金身。唐三也根本無法完全控制。但不論如何,也終究抵擋住了那致命的一擊。

就利用這短暫的時間。奧斯卡已經飛快的完成了數根飛行蘑菇腸的制作,發給不能飛行的眾人每人一根。

深海魔鯨似乎被激怒了。一團直徑超過五米的巨大藍光在他那山岳般的背部前端凝聚,無比恐怖的藍色光芒只是凝聚了一瞬間,下一刻就已經噴射而出,直奔唐三而來。

唐三清晰的感覺到,這道藍光就是之前從水下沖起,摧毀了海魔號的攻擊方式。和剛才的光雨相比,這才是深海魔鯨真正的攻擊手段。

黑暗的夜空中,突然變得奇異起來,眾人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雖然身在空中,卻仿佛置身于大海之中,周圍的空氣都呈現出奇異的蕩漾狀態,無形的阻力令他們仿佛浸泡于深海之中。但這由空氣組成的大海,卻擁有著更強的阻力,更加無法抗衡的阻力。

領域,惟有領域的力量才能如此大面積的控制整個天空。這是屬于十萬年魂獸,深海魔鯨的領域。哪怕史萊克七怪已經擁有了飛行的能力,但此時他們卻根本無法疾速離去。

沒有任何閃躲或者喘息的可能,那道無比恐怖的藍光已經沖天而起。

正在唐三准備再次施展無敵金身來抵擋時,他身前卻突然多了兩道身影。

“幽冥白虎。”

朱竹清宛如乳燕投懷一般鑽入戴沐白的懷抱之中,下一刻無比強烈的白光照亮天際。在那白光的照耀下,唐三頓覺全身一輕。來自領域的壓力降低了許多。

身長超過十二米的巨大白虎憑空出現,背後雙翼舒展開來,在他那龐大的身體迎上巨型藍光前,扭頭看了唐三一眼。巨大的虎眸中充滿了霸氣。似乎在告訴唐三,我們是一體,怎能讓你一人承擔。

毫無保留的六道彩光瞬間注入那巨大的白虎背後。甯榮榮的九寶琉璃塔終于釋放完畢,全部六重增幅落在幽冥白虎身上的同時,其他人身上還都多了一道防禦增幅。

奪目的銀光從幽冥白虎口中噴吐而出,這幽冥白虎破,乃是他們目前所能發動的最強攻擊。其威力之大,足以與全面爆發地魂斗羅相抗衡。當初連趙無極的第八魂技也只不過是戰成平手而已。

但是。大海之中,這條長達二百米的十萬年深海魔鯨卻給史萊克七怪上了深刻的一刻,在絕對地實力面前,一切皆是浮

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的全力爆發。加上擁有六大強勢增幅技能的甯榮榮全力增幅,在那瞬間爆發中的實力,幽冥白虎已經極其接近封號斗羅級別了。任何一位魂斗羅級別的魂師如果是這個時候面對他們,都無一例外的灰被輕松干掉。

可深海魔鯨並不是封號斗羅,當那巨大的藍色水柱沖上幽冥白虎身體前的一瞬間,唐三腦海中突然產生出一種莫名的不祥預感。

“不好。大家小心。”說話地同時,他已經再次閃身到最前方,身體所處的位置,正好是幽冥白虎巨大的虎頭前方。強烈金光再次爆發而出。唐三用身體擋在了戴沐白和朱竹清正面。

轟----

下一個瞬間,史萊克七怪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浸入了一個藍色的世界,他們失去了方向,失去了控制的能力,周圍地一切似乎都在變的虛幻。無與倫比地力量令他們每個人都充滿了無力感,恐怖的氣息令他們內心之中第一次產生出如此強烈的恐懼感。

不論是唐三。還是化身幽冥白虎的戴沐白和朱竹清,還是被遮擋在他們身後的史萊克七怪其他人。都在一瞬間中宛如炮彈一般直射高空,四散紛飛。

情況最糟的就是戴沐白和朱竹清兩人,他們的幽冥白虎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被那恐怖的藍色光柱瓦解,兩人鮮血狂噴中飛退。如果不是唐三正好出現,擋在了那藍色光柱中心位置,恐怕他們現在已經被那藍色光柱徹底分解了。

不過,也幸虧有幽冥白虎那龐大的身體,再加上唐三第二次使用的無敵金身,這才勉強抵禦住了那藍色光柱地攻擊。其他人承受地只是巨大的沖擊力,而沒有那爆炸性地恐怖分解力。

此時狀態最好的就是唐三了。小舞那十萬年魂骨賦予他地無敵金身技能確實變態。哪怕是在這樣恐怖的攻擊下,他也只是身體隨之沖入高空之中。卻仍舊保持著清醒。

關鍵時刻,多年來的戰斗經驗和身體本能令唐三清晰的把握著周圍情況。驟然深吸口氣。兩條藍銀皇甩出。突破極限的延長到百米之外,纏繞住已經終生昏迷的戴沐白和朱竹清。然後再將兩人的身體驟然甩起,飛向不遠處的奧斯卡和馬紅俊,怒吼一聲:“帶他們,快走。”

在那無與倫比的一擊之後,空氣中扭曲的波動明顯減弱了一些,對身體的限制已經不是那麼恐怖了。

說完這句話,唐三義無反顧的掉頭而下,直奔下方深海魔鯨沖去,眼中紫金色光芒噴吐而出,紫級神光爆發,目標就是那只深海魔鯨僅存的右眼。

唐三不是不想跑,以他的實力和殺神領域的突擊技能,完全有機會沖破深海魔鯨的領域逃遁。但是,他卻很清楚,這只深海魔鯨在沒有將自己眾人毀滅之前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已經沒有了再施展幽冥白虎那樣強力技能的能力。如果所有人一起逃遁,那麼,所面臨的恐怕就是全軍覆沒的毀滅。作為七怪中的靈魂,最強的一個,在這種時候,他不會再給自己第二個選擇。犧牲自己,成全伙伴們逃遁。此時此刻,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還有活下來的可能,惟有義無反顧的給其他人制造逃生的機會。那里有他的兄弟、伙伴,還有愛人。這也是為什麼唐三沒有第一時間將小舞收回自己如意百寶囊的原因。他自己死可以,但是,他舍不得小舞陪自己一同赴死。哪怕是只剩下軀體的她。在下撲的過程中,唐三的精神力竭盡全力壓制著第六魂環內小舞靈魂的波動,說什麼也不讓她離體而去駕馭本體幫助自己。

轟----,紫極魔瞳的光芒重重的轟擊在深海魔鯨右眼之上,不過,轟上的也只是一層藍色地水光而已。集中了唐三精神力最強的一擊。只是讓深海魔鯨眨了下眼睛。當然,也正是這一擊將深海魔鯨徹底激怒了。在他背後那巨大的黑洞中,藍光再次凝聚,恐怖的藍色光團又一次出現了。

半空之中。馬紅俊接住戴沐白,此時,他雙手之中已經分別抱著戴沐白和白沉香。嘶聲吼道:“三哥----”

“小三。”同樣嘶叫地還有奧斯卡,兩個大男人,此時眼中的淚水卻滂沱而下。但是,他們都沒有跟下去,因為,奧斯卡接下了朱竹清,甯榮榮懷中有小舞。馬紅俊更是帶著兩個人。他們可以漠視自己的生命,卻不能漠視伙伴的。

“走。”戴沐白昏迷,唐三不在,奧斯卡就成為了領袖,他幾乎是用盡了身體的全部力氣,才喊出這一個字。唐三將生的機會讓給了他們。奧斯卡理智終究還是戰勝了感性,更多伙伴的生命讓他勉強做出了最正確也是最痛苦的決定。

“三哥……”甯榮榮在奧斯卡的拉扯下借助飛行蘑菇腸地效力飛起。淚水卻不受控制的流淌著。她甚至連給唐三施加輔助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唐三已經飛的太遠太遠。

此時的唐三,已經沒有了絲毫恐懼,不論面對的對手有多麼強大,當一個人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之後,就再不會受到感情波動地影響。瞬間轉移發動。唐三進行了自己一生中最長距離的一次瞬間轉移。在瞬間轉移地同時,他也發動了自己右臂骨中所擁有的最後一次無敵金身效果。

當他的身體消失後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那巨大的藍鯨背上,而且就在它那凝結著恐怖力量的黑洞之上,身體完全浸泡在那藍光之中。借助著無敵金身的效果。他竟然就在那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中心。

唐三瘋了?不,他沒有瘋。為了給伙伴們爭取撤離的機會。他必須要擋住深海魔鯨這一擊。否則。伙伴們還是無法逃脫。因此,他選擇了必死的一條路。

八蛛矛帶著無敵金身地金光。狠狠地插入了黑洞四周,八蛛矛的長度剛好能夠完成。鮮紅色地蛛矛將唐三的身體完全虛懸于黑洞正中地位置。每一根蛛矛上。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紅光。

毫無保留的劇毒輸出,毫無保留的吞噬吸入。“來吧,混蛋。就算是死,我也要吸你幾分生命精華。”

唐三的雙眼之中已經不只是冰冷和殺戮,還有著無與倫比的狂暴,自認必死的他,根本就不考慮自己的身體承受能力,將體內全部的玄天功都催動到八蛛矛之上,使它那吞噬能力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三秒,唐三知道,自己只有短短三秒的吞噬時間,這三秒之中能夠吞噬多少,關系到能否讓伙伴們逃離,讓自己的小舞逃離。

深海魔鯨的實力確實龐大,但他也存在著不可彌補的缺點,那就是身體的龐大,如果唐三是用這招來對付同為十萬年魂獸,實力卻還遜色于深海魔鯨的大明、二明,就算他使用著無敵金身,也一樣會被抽飛。無敵金身雖然不會被物理攻擊所傷,但卻完全會被物理攻擊推動。就像之前深海魔鯨的攻擊之所以會將他轟飛,就是因為那攻擊中附帶著大量的水,而不只是能量沖擊。

但是,此時深海魔鯨背後凝結的卻只是強烈的藍光,體內的水已經在先後兩次轟擊中噴盡了。這也就導致,它背後凝聚的藍色光芒雖然擁有著極其恐怖的威力,卻無法將唐三震開。

八蛛矛不只是深深的插入深海魔鯨體內,每一根八蛛矛上的倒刺更是完全彈出,徹底的將唐三的身體鑲嵌在了那黑洞之中。

八蛛矛的吞噬技能本就是極其恐怖的,唐三這一全力催動,就令它的作用完全發揮出來。

如果仔細觀看,能夠清晰的發現,被八蛛矛刺入的深海魔鯨背部劇烈的抽搐起來,大股大股的紅光順著八蛛矛沖入唐三體內,刺激著他的經脈。

唐三的身體確實強悍,十萬年魂骨地改造,兩大仙品藥草的鍛造,這一切都令他擁有了一具常人無法想像的強健體魄。他的經脈甚至比藍銀皇還要堅韌,他地身體更是勝過鋼鐵。

在全力的吞噬下,只見唐三的身體竟然就那麼膨脹起來,有點像當初他曾經面對過的刺豚斗羅。但整個人的皮膚卻都已經變成了血紅色。

深海魔鯨怒了。多少年了?至少超過一萬年的時間沒有人敢于如此挑釁它的威嚴,讓他受到這樣的傷勢了。背後來自神經性毒素產生的劇烈疼痛,還有被瘋狂吞噬地生命力,令他也產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懼。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來自背後那股瘋狂的氣息。

雖然和自己比起來,那個人類的實力太過渺小,可他身上展現出的那種瘋狂,卻令深海魔鯨這樣地超級強者也要為之顫栗。

當一個人恐懼的時候,只要他沒有退縮,那麼就往往會釋放出自己最強大地能量。深海魔鯨也不例外,大海之上,所有的光芒在這一刻都變得粘稠起來。海水似乎已經停止了流淌,以深海魔鯨那龐大的身體為中心。一圈宛如實體一般的藍色光芒呈圓環狀飛速的擴散開來。

一秒,只是一秒,這巨大的圓環就已經擴張到了方圓十里的范圍內。下一刻,令大海為之顫抖的轟鳴。響起。

這一聲巨響,令遠在數百里外的瀚海城為之恐慌,這一聲巨響,令據此不遠的兩座島嶼為之震顫。甚至連島嶼本身都出現了細微地裂痕。

方圓十里,大海***,海水直沖入數百米高空。凝結成晶瑩地藍,在瞬間爆炸。如果這里有軍隊,那麼,僅僅是這一擊,就足以造成萬人以上的傷亡。如果這里有一座山。那麼會是山崩地裂。這里是海。所以海嘯沖天。

奧斯卡、馬紅俊等人只覺得一股大力驟然從下方湧起,雖然他們已經飛出了很遠地距離。但是,在這股巨力的推動下。他們地身體都像是炮彈一般彈射而出,眨眼間在空中化為一個個小黑點,直至消失不見。

他們是幸運的,畢竟,這令大海也要為之呻吟的一擊並非針對他們。

三秒,在唐三的意識中,這應該是自己人生中最後的三秒,那無比龐大的生命力與能量湧入自己體內,讓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經脈正在朝著極限膨脹。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的兩個武魂都吸收魂環,當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會不會也是這樣呢?

一幕幕的景象在腦海中浮現,來到這個世界二十年,讓自己已經多活了二十年,如果說還有什麼舍不得的話。他最大的遺憾就是還沒能幫小舞複活,還沒有看到父母重聚以及武魂殿的滅亡。

藍銀皇右腿骨中蔓延出強烈的藍光,密布于唐三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令他那原本就極其堅韌的經脈變得更加堅韌。硬是沒有因為那龐大能量傳入體內而爆體。

但是,這一切似乎都已經不重要了,外面的巨大震蕩他當然能夠感覺到,從大海中濺起的浪濤自然不能沖擊他的身體,他在藍鯨那巨大的黑洞之中。但是,當那上萬噸的水在空中凝結後砸下的時候。唐三身上的金光卻已經消失了。

此時的唐三,身體已經像是一個球體,但他仍在不斷的吞噬,他知道,自己多吞噬一點,帶給深海魔鯨的傷害大一點,伙伴們就會更加安全。

護體的無敵金身沒有了,下一刻,幾乎沒有任何懸念的,唐三的身體包裹在深海魔鯨背後的藍光之中,首先受到傷害的就是八蛛矛。

血紅色的八蛛矛在不斷吞噬之中已經變得更加獰惡,可此時此刻,它卻在那恐怖的藍光之中寸寸碎裂。唐三那球狀般的身體也瞬間被頂到了天空,承受那從空中降落的萬噸海水。

在深海魔鯨的龐大能量控制下,這些海水與重錘無異。他沒有直接分解唐三的身體,而是選擇了這種方法,就是要讓這帶給自己痛苦的渺小人類承受更大的痛苦而亡。

身在空中,唐三已經放棄了抵抗,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再抵抗的住深海魔鯨受創後的怒火。但是,在他體內的小舞卻沒有放棄。第六魂環終于閃亮。燦爛地紅光遍布唐三全身,頓時令他的身體顯得虛幻起來。正是那虛無效果。

虛無效果中。物理攻擊免疫,能量攻擊減少百分之五十傷害。

從天而降的巨大水浪中,既是物理攻擊,又附帶有能量攻擊。當唐三身上虛無技能出現的同時。他已經沐浴在這看不到邊際地海水之中,被轟然吞噬。

雖然虛無技能幫助他免疫了物理攻擊,但那一瞬間的水浪傾瀉,剛接觸到唐三的身體時,他已經被無與倫比的龐大壓力壓迫的昏迷了。在昏迷前的一瞬間,他腦海中剩余的,只有那白衣飄飄,黑發如云般的少女……

在深海魔鯨眼中,唐三只不過是如同螻蟻般的存在。但也正是因為他眼中這螻蟻般地存在傷到了自己,還大量吞噬自己的能量,這才導致這頭在深海中生活了無數年的大家伙動了真火。

眼看著唐三的身體被龐大的海水吞沒,深海魔鯨獨目中泛起的紅色才漸漸褪去,龐大地身軀略微扭動了一下,享受般的承受著從天而降地海水沖擊。這對唐三來說是致命的海水。對他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

他的身體已經開始轉動,獨目看向之前被轟飛的眾人方向。觸犯了他的尊嚴,誰也別想活命。那短短的距離對他來說,只不過是須臾之間而已。在這大海之中,其他魂獸或許會顧忌侵入別人的地盤,但它什麼時候在乎過?在這里,他就是真正的霸主。不得不說,海德爾選擇的這個地方,在浩瀚的大海中都可以說是最危險地。

但是,就在深海魔鯨准備轉向,去獵殺史萊克七怪被轟飛地眾人時。突然。它的身體停了下來,獨目重新看向空中。龐大地身體有些不安的扭曲了一下。空氣中扭曲地波動再次出現。又一次釋放出了自己的海之領域。

就在他頭頂之上,半空之中。原本應該已經支離破碎與大海融為一體的唐三卻懸浮在那里。在他身體周圍,一個藍色的立體三角形籠罩著他的身體。

這藍色的三角體在空中格外耀眼,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三角體出現後,以深海魔鯨這強大的實力,竟然都安靜下來。獨目之中,噴射出無比仇恨的光芒。而在那仇恨目光中卻還包含著一絲怯意。

空中的藍光驟然變得強盛起來,從那藍色三角體上方的尖端噴射出一道藍光,藍光在空中瞬間放大,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經幻化成為一個高達百米的巨大虛影。

虛影很模糊,只能隱約辨別出那是一個人性,透過藍色虛影看向天空,原本陰暗的空中變得清晰起來,能看到每一顆星星的光亮。

“孽畜。”蒼老而渾厚的聲音從天上響起,那是根本無法辨別方向的聲音,似乎是上天威壓而下似的。空中扭曲的海之領域在那巨大的藍色虛影出現時就已經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化為思思藍光融入那虛影之內。令它看上去多了幾分實質般的感受。

“嗚----”深海魔鯨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嗡鳴。它那龐大的身體在看到巨大虛影出現時,忍不住緩緩後退,之前被他興風作浪的大海,竟然就那麼平靜下來。平靜的宛如鏡子一般,不再有一絲波濤。

“兩萬年前的教訓你忘了麼?難道,你准備讓自己的另一只眼睛也瞎掉?”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空氣看上去雖然通透,但深海魔鯨卻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巨大壓力。壓力並不是來自空氣,而是來自于大海,原本聽他操控的海水突然變成了最可怕的牢籠,緊緊的鎖住他的身體。

“嗚----”深海魔鯨再次不甘的怒吼著。巨大的身體上,藍色光芒開始出現點點斑紋,這些斑紋像是魚鱗一般混合著皮膚隆起,深海魔鯨的身體也在急劇的出現著變化。

“怎麼?你以為完成了化龍的過程,突破了十萬年的極限就能觸犯我的尊嚴麼?”龐大的藍色虛影微微晃動了一下,伴隨著他的晃動,竟然連整片大海也隨之晃動了。

巨大的扭曲、擠壓感,令深海魔鯨痛吼一聲,獨目中的仇恨光芒飛速褪去,剩余的就只有恐懼。

“念你多年修為不易,我再饒你一命。滾。”蒼老的聲音中充滿了不可置疑的威嚴。原本固態的大海也隨之重新恢複了活力。

深海魔鯨那龐大的身體幾乎在第一時間沉了下去,口中發出的嗡鳴充滿了劫後余生的放松。

大海真的變得平靜了,深海魔鯨龐大的身體完全消失,只剩下半空中那巨大的虛影,還有提升到虛影胸前位置的藍色三角體以及里面昏迷中的唐三。

“兩萬年了。希望這次的選擇不要讓我失望。兩萬年不見,沒想到那個家伙竟然真的完成了化龍的過程。可惜,我的力量……”

感歎的聲音只在空中局部響起,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虛影驟然收斂,化為那藍色三角體的尾焰,帶動著本體疾飛而出,落向遠遠的大海。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唐三沖沉睡中悠悠醒轉。他是被劇烈的疼痛疼醒的。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每一條經脈都如同刀割一般產生著劇烈的疼痛。那仿佛來自于靈魂深處的痛苦令他那堅強的意志也不禁呻吟出聲。意識也在疼痛的刺激下緩緩清醒過來。

嘩----,澎湃的水聲刺激著唐三的聽覺,緊接著,他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水沖上了自己的身體,呼吸斷絕了,一股液體灌入他因為痛苦而張開的嘴。頓時,充滿咸腥的味道猛然將他嗆的完全清醒過來。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咳嗽著,將口中的液體吐盡,但那咸腥的味道卻依舊殘留在味蕾上,說不出的難受。

身體這一動,更加劇烈的痛苦侵襲著全身每一條神經,哇的一聲,唐三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他發現,自己吐出的血液竟然是紫色的。

小口的呼吸了一下,忍耐著身體的劇痛坐直身體,他這才來得及觀察四周?

他發現,自己之前所躺的地方是一片海灘,那沖入自己口中的液體可不正是海水麼?難怪會那麼咸。

我沒死?這是唐三第一個念頭,大腦也快速的清醒過來。我怎麼會沒死?

唐三下意識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不但沒死,而且身上的零件一個也沒少。只是那令人無法忍耐的劇痛卻不斷沖擊著他的身體。

緊接著,他下一個動作就是去感受自己的魂力,當然,他的目的並不是在意自己的魂力是否還在,而是那與自己息息相關的一個魂骨和一個魂環。因為,在它們之中有著小舞的靈魂啊!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零九章 魔鯨海域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一章 險死還生、塞翁失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