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神醫拜師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神醫拜師


吃過東西,唐三用力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走出了木屋。

剛走出木屋,他就看到有五六個人朝著他的這個方向走了過來。這些人看上去身材高大,身上的衣服都帶有紫色裝飾,表情有些獰惡,其中兩個人身上都有血跡。

“小子,你是誰?吉祥醫生呢?”很快,他們來到近前,一名身材高大的壯漢凶睛一瞪,上下打量著唐三。

出了木屋後,唐三就發現,他住的這間木屋離海邊不遠,而且也只有他這麼一間木屋而已。前方是沙灘。後方則是大片的森林。只是此時已是深秋,樹林中的綠色已經漸漸褪去。

“吉祥醫生不在。”看到這些人,再回憶起自己第一次清醒時吉祥和另一個人的對話,紫珍珠三個字出現在唐三腦海之中。難道說,這里就是海德爾所說的那座紫珍珠島不成?自己竟然來到了海盜窩了。

不過,此時唐三身體已經基本恢複,自保絕無問題。和深海魔鯨相比,海盜算得了什麼。

“不在?去哪里了?”那名高大海盜凶惡的眼神中已經流露出不耐煩的情緒。

唐三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雖然現在他身穿著帶補丁的粗布衣,英俊的面龐也被這些天長出來的胡須遮擋,但那高貴優雅的氣質,卻依舊無法掩飾。

高大海盜仔細的看了看唐三,哼了一聲。“你小子是哪里來地?是不是奸細?”一邊說著。他一只手已經探了過來,抓向唐三地衣領。

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如果你想讓我救你的同伴。就住手。”

那高大海盜明顯有幾分實力,大手正好在唐三胸前停下,扭頭看時,只見手中拿著一個小魚簍的吉祥正緩步而來。

吉祥地身高比唐三略矮,肩膀很寬,冷冷的掃了一眼那些海盜,淡然道:“把傷者送進來吧。你給我打下手。”最後一句話是對唐三說的。

打下手?唐三並沒有反駁,以他的聰明。立刻就猜到,吉祥這是在給自己制造一個合法的身份。雖然他並不需要。但卻還是走了進來。

兩名受傷的海盜被放在了唐三之前休息的床上,這兩個人的傷口一個在胸前,一個在大腿,都是皮外傷,但卻很重。尤其是那名大腿受傷地,腿部的大動脈被砍斷了,此時要不是大腿根上緊緊地捆著一根繩子,恐怕他早已經失血過多而亡。

另一名海盜的傷勢看著更可怕一些,右胸上插著一柄匕首,還好。並不是貫通傷。

吉祥簡單的洗了洗手。首先走到了那名大腿受傷的海盜身前,從床下拉出一個木盒子。打開,遞給唐三。

“我說要用什麼時。你遞給我。”

唐三點了點頭。

吉祥自己手里多了一個布卷,打開布卷,里面是一排各式各樣的銀針。他的手指很長,也很穩定。接連七針刺入那名海盜腿上。

唐三看得出,吉祥是在封住這名海盜的血脈。他雖然不會認穴,但選擇的血脈都極為正確。\\/\

完成這些後,他小心翼翼的解開了死死幫助海盜大腿根部的繩子。

噗地一聲,一股鮮血驟然從傷口處噴了出來,吉祥插入地七根銀針,有三根都彈了出來。

吉祥臉色一變,他知道,這個人是綁的太久了,血壓太高,才會出現這種情況,剛想重新綁回繩子,再用銀針封脈時。一只修長地手卻探了過來,他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只手似乎在海盜大腿處點了幾下。先前還奔湧的鮮血頓時停止了流淌。

吉祥眼中一亮,扭頭看向唐三,唐三微笑著向他點了點頭。

接下來吉祥地治療,令唐三大開眼界。他用了一根纖細如毫毛般的小針,將海盜斷掉的大動脈縫合起來,再縫合肌肉和表皮。不但動作奇快無比,而且每一針都極為精准。絕對可以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唐三看得出,那枚小針是吉祥的武魂,只是,他卻沒有一絲魂力。

先天零魂力,廢柴中的廢柴。不論是怎樣的武魂,先天沒有一絲魂力的人,也絕對沒法通過修煉來提升自己的魂力。難怪他的表情會如此淡漠,先天靈魂力與自己的先天滿魂力正好是兩個極端,在他小時候,一定受過很多白眼吧。

但是,吉祥這手醫術卻是唐三來到這個世界中見到的最為出色的。另一名海盜的治療過程更是令唐三大開眼界。吉祥就當著他的面,來了一次開胸手術。縫合了破損的肺部。整個過程用了接近一個時辰。

當完成一切時,吉祥明顯流露出滿足的神色。似乎為人治療是他最大的快樂似的。

幾名之前還十分凶悍的海盜站在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出,看著吉祥和唐三的目光中也多了幾分尊敬。尤其是剛才那名要對唐三動手的高大海盜,此時更是一臉的感激之色。

手術完成。吉祥站起身,對其他幾名海盜道:“腿受傷的這個你們可以抬走了,另一個先留在這里,要觀察一段時間。進行了開胸手術,很容易感染,要配合一些藥物才行。”今天他的手術輕松了很多,因為有了唐三的存在。唐三的點穴令他可以不需要以銀針封住傷者血脈,節省了很多精力和時間。

“吉祥神醫,謝謝你救了我弟弟。”高大海盜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就那麼向吉祥重重的磕了三個頭。原來,那右胸被刺入一刀的。正是他地親兄弟。

吉祥並沒有客氣。“如果想謝我,那麼,下次回來地時候,幫我帶些藥物。”

“一定。一定。”高大海盜站起身,再看唐三時也沒有之前的凶蠻了,“兄弟,之前的事不好意思。我弟弟受傷,我心急。以後有機會請你喝酒。”

唐三愣了一下。海德爾那些人給他的印象可並不好,可眼前這高大海盜獰惡地外表下,卻顯得十分爽朗。

他們都走了,吉祥一邊默默的打掃著房間。一邊淡淡的對唐三道:“你看得出吧,他們是海盜。但海盜也是人。也並不都是壞人。\///\\這也是為什麼我肯留在這里的原因。”

唐三道:“這里是紫珍珠島?”

吉祥點了點頭,“你知道紫珍珠?”

唐三苦笑道:“我和伙伴們就是因為紫珍珠海盜團旗下的海盜襲擊,才落入了大海之中。要不是你相救,說不定我現在已經死了。”

聽了唐三的話,吉祥緩緩直起腰,看著唐三的目光變得有些怪異,“這麼說,你應該是貴族了?紫珍珠的人只會劫掠貴族,漁民只需要交納一點海洋稅就可以了。”

唐三微笑道:“正像你所說地那樣,海盜不都是壞人。難道貴族就都是壞人麼?”

吉祥愣了一下。看著唐三,卻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的話。

唐三轉身看向屋外。“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好人與壞人地區分,也只有能否守得住本心這一條吧。給我說說這里的情況,好麼?”

吉祥不再去收拾,走到唐三背後,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這恢複過來的男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魅力。令人為之臣服的魅力。他所說的每一個字,都似乎充斥著一種特殊的韻律似的。

“或許你說的對,貴族中也有好人。紫珍珠這些年一直做著劫富濟貧的事。在維持自己生存地同時,他們搶來地財物大多周濟給了海濱一些生活困難的漁村。這是我留下來地理由。我是紫珍珠海盜團唯一的醫生。”

唐三轉過身,近距離看著吉祥,沒有將先前地話題繼續下去,而是向他問道:“你願不願意和我學習剛才那封住血脈的方法?”

吉祥愣了一下,平靜的眼神突然變得黯淡了,“我學不了。你那方法需要魂力。如果我有魂力,就算只憑我的針,我也一樣能封住血脈。”

唐三微微一笑,說出了一句令吉祥再也無法保持淡漠的話,“如果我能讓你擁有魂力呢?”

“你,你說什麼?”吉祥吃驚的瞪視著唐三,就算他的心態再沉穩,實際上,他也只是一名才十七歲的少年。從小到大,因為自己的先天零魂力,不知道受過多少痛苦和委屈。他是多麼渴望能夠擁有魂力啊!盡管他有著常人無法企及的醫術,但他卻很清楚,如果自己能夠擁有魂力,那麼,醫術必然會再次突破。更何況,能夠擁有魂力本來就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

唐三道:“我有一種特殊的修煉功法,雖然不能肯定一定適合你。但我覺得至少有機會讓你成為一名魂師。”

吉祥雖然比同齡人要成熟的多,但聽了唐三的話,還是無法抑制內心的激動。他那平靜的眼神中已經充滿了渴望。

唐三沉吟道:“我那封穴的手法可以教給你,算是對救命之恩的回報。但是,我這功法卻屬于宗門。我沒有私自傳授的權力。吉祥,你願意拜我為師麼?”

吉祥愣了一下,拜師?唐三的話很直接,從唐三澄澈的目光中他也看不到任何目的性。猶豫片刻後,道:“如果你真的能讓我成為一名魂師,我願意。\\/\只是,我已經十七歲了,真的能夠成為魂師麼?”不論怎麼說,這或許是他一生中唯一成為魂師的機會。

唐三淡然一笑,“我有八成把握,你願不願意試試?”

吉祥深吸口氣,噗通一聲跪倒在唐三面前,用力的磕了三個響頭,“師傅。”他不能放棄這個機會,雖然他知道拜師之後。今後自己就要聆聽師命。可如果放棄了這次機會。他怕自己會後悔一生。

唐三坦然受了吉祥三拜後,才將他從地上攙扶起來。“你的年紀確實大了一點,但只要你肯努力,將來必有所成就。把這個吃了。”

探手進如意百寶囊中。再出來時候,已經取出了一株通體金黃色地人參遞給吉祥。

作為一名醫者,吉祥自然認得出這是什麼,不禁低聲驚呼,“萬年參王?”

唐三點了點頭,道:“時間緊迫,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來不及用它煉藥了,你就直接吃下吧。我幫你築基。有它地固本培元,你的修煉也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此刻。吉祥對唐三的話再無半分懷疑,萬年參王這東西又豈是誰都能輕易拿出來的?這可是無價之寶啊!

而在唐三眼中,萬年參王地價值卻是有限的,至少對他自己沒什麼用。與水晶血龍參和萬年九品參王相比,這株萬年參王的價值差的太遠了。但對于現在的吉祥來說,它卻正好適用。

吉祥吃的很仔細,用指甲刺破萬年參王的表皮,然後立刻將嘴湊上去輕輕的吮吸,很快,萬年參王地本體就干癟下來。里面的精華化為汁液流入他腹中。吉祥並沒有拋棄剩余地參皮。而是小心的收入自己懷中。哪怕是失去了大部分精華,它也能煉制出一些不錯的藥物。

“坐下。”唐三按住吉祥的肩膀。萬年參王雖然算不上仙品。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夠吸收的。所謂虛不受補,普通人吃了這東西只會因為大補過度。全身血脈崩潰而亡。當然,吉祥絕不會想唐三是來算計自己的,誰有毛病拿這種無價的寶物來算計他一個只會些醫術的人?

只是從站立到坐下這短暫的工夫,吉祥的臉色就已經從正常變得通紅了,可見萬年參王地效力有多麼恐怖。

唐三同樣盤膝坐下,坐在吉祥背後,“意守丹田。感受我在你體內運行地魂力,記住運行的線路。”

一邊說著,他雙掌已經按上了吉祥地背,吉祥只覺得一股清涼氣流從背心處湧入體內,萬年參王帶來的極度燥熱頓時舒緩了許多。

在唐三玄天功地引導下,萬年參王的效力完全被吸附過來,伴隨著玄天功的運行而運轉。

滴水之恩尚需湧泉相報,更何況是救命之恩了。唐三決定收吉祥為徒,確實沒有任何目的。只是為了回報他的救命之恩。更是准備將自己的玄天功第一次傳授。要不是因為如此,他也不需要讓吉祥拜師了。唐門絕學不能外傳,這種觀念早已經根深蒂固的沉澱在唐三心中。

因此,唐三此時幫助吉祥運功,就不只是讓他吸收藥力那麼簡單了。\\\他有三個目的,第一是吸收藥力,為吉祥固本培元。第二,是讓吉祥牢記玄天功運轉的線路,今後按照此方法進行修煉。至于第三點,唐三要借助藥力,幫助吉祥直接打通奇經八脈。這樣一來,他晚修煉的弊病就會最大幅度的降低。

吉祥是學醫的,當他感覺到體內第一條經脈貫通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唐三的意思,就算有萬年參王的效力輔助,替人打通經脈這種事也要耗費巨大的魂力。也就在唐三幫他打通經脈開始,吉祥內心之中也才真正認可了這位老師。

在打通第一條經脈後,吉祥只覺得體內氣流驟然增大起來,唐三運行玄天功的速度也驟然增加。就在他以為一切要結束的時候,唐三已經向第二條經脈發起了沖擊。

老師的魂力竟然如此深厚?吉祥穩守本心,一邊認真的記憶著玄天功運轉的線路,一邊大為吃驚。雖然他救下唐三時,唐三已是蓬頭垢面,但他也看得出唐三最多也就是二十歲出頭。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唐三要收她為徒時他出現了片刻猶豫的原因。在他看來,唐三最多也就是一名魂宗,更大的可能是一名大魂師而已。可是,此時唐三的魂力卻如同大海波濤一般無窮無盡,奔湧的魂力根本沒有半分減弱的趨勢,每一次沖擊都恰到好處。正好是他身體所能承受地范圍。對魂力地控制。可以說是妙到毫顛。而那充滿清涼氣息的魂力在經脈中游走,更是說不出的舒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唐三身體周圍已經被濃濃地蒸汽所包圍,他的身體也是剛剛恢複,龐大的魂力輸出加上精准的控制。確實給他造成了不小的負荷。但他奇經八脈早通,魂力恢複速度比一般魂師要快得多。周而複始的循環令他為吉祥打通經脈的過程就像是在自行修煉,自己恢複後的經脈也在不斷運行玄天功地過程中周而複始的運轉鞏固。

終于,最後一條經脈貫通完成了。唐三一臉十三掌拍擊在吉祥背後,低沉而充滿威嚴地聲音在吉祥耳中響起,“不可出聲泄氣,按照我教你的運行路線繼續修煉鞏固。”

吉祥果然沒有出聲,萬年參王所化的魂力以及打通奇經八脈的增幅。令他已經完全可以自行控制魂力進行修煉了。那飄飄若仙的美妙感覺,就算讓他現在放棄。他也不願意呢。

唐三自己也進入修煉之中,消耗的魂力需要回複,儲藏在八蛛矛中的那些異種能量也要盡快消化才好,以免出現麻煩。

一天一夜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床上的傷者呻吟聲,才將唐三二人驚醒。

唐三緩緩睜開雙眼,吉祥也已經收功起身,恭敬的站在唐三身側,“老師。”他當然明白唐三帶給了他多大地好處。此時此刻,他已經清晰地感覺到周圍的世界都變得不一樣了。所有地色彩都那麼鮮豔。眼前更是一片清明。體內那說不出的舒適更讓他體會到了前所未有地境界。

唐三微微一笑,道:“其實你很有天賦。我打通了你的奇經八脈。\\\\\今後修煉必能事半功倍。不過,想要有所成就就必須要勤奮。再好的天賦。沒有勤奮的修煉也是無用的。”

“是。”吉祥老老實實的答應著。他該換藥了。”唐三指了指傷者,吉祥趕忙點點頭,說實話,這一天一夜的修煉,已經讓他忘記了身外之事。

為傷者換好藥,喂他吃了點東西後。吉祥又給唐三和自己弄了食物,師徒二人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說話。

“老師,您究竟是什麼級別的魂師?紫珍珠海盜團里也有不少魂師,可是,您給我的感覺和他們不一樣。”吉祥對唐三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淡然,剩余的只有尊敬和崇拜。

一個能夠幫助零魂力的廢物進行修煉的魂師,這是何等偉大,至少他以前從未聽說過。

唐三微微一笑,道:“以後你自然會知道的。說說你自身的情況吧。感覺如何?修煉路線記熟了吧。”

吉祥點了點頭,道:“已經記熟了,但好像不論我怎麼修煉,體內的魂力也沒有半分增長的跡象,是不是因為我修煉的時間太短了?”

唐三失笑道:“你現在要能再有進步那才是奇跡呢。難道你不知道魂師到了一定級別後,必須擁有魂環後才能繼續修煉麼?”

吉祥原本極為穩定的手微微一顫,手中的魚干掉在桌面上,“您,您是說……”

唐三點了點頭,道:“如果憑借一株萬年參王,加上我為你打通奇經八脈還不能讓你擁有先天滿魂力。那我昨天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你現在需要獲得自己的第一魂環後,才能繼續修煉。如果我猜的不錯,你現在的魂力至少有十五級以上。當然,要獲得了第一魂環後才能體現出來。”

吉祥怔怔的看著唐三,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話,“老師,您太偉大了。我從未聽說過有人能讓零魂力的人進行修煉的。”

唐三苦笑道:“我這功法特殊,只有靈魂力的人或者從小開始修煉,才有修煉的可能。不過,我可沒那麼多萬年參王。你算是個特例吧。”

吉祥由衷的道:“謝謝您,老師。”

唐三沉吟片刻,道:“吉祥,你和這紫珍珠海盜團的團長熟不熟?”

吉祥點了點頭,道:“還算熟悉吧。我是這里唯一的醫生。為很多海盜都診治過。他們隊我還算認可。老師。您要見紫珍珠地團長麼?”

唐三點了點頭,“我們這次出海一共是八個人,因為遇到強大地海魂獸,大家都失散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紫珍珠海盜團幫忙在海上搜尋,我願意出高價,算是雇傭他們。”

吉祥想了想,道:“應該可以吧。那我帶您去見她。不過,您還是先梳洗一下再說。”

簡單的梳洗了一下,唐三換上了一身自己的白色長袍,頭發梳好,刮掉胡須。這才露出了本來面目。就連同為男人地吉祥也不禁一陣發呆。唐三的相貌和氣質。可不是這里海盜所能相比的。尤其是那份淡定優雅,令人忍不住會產生出自慚形穢的感覺。

出了木屋。吉祥帶著唐三向紫珍珠島深處走去,一邊走著,吉祥道:“老師,紫珍珠島一共有海盜大約三千多人,其中,有戰斗能力的大概在一千五百人左右,包括二百名魂師。其中,最強大的就是團長紫珍珠。她是一名六十八級的魂帝。非常厲害。正是憑借實力,她才坐上了團長的位置。在她坐下,還有四名五十多級地魂王。大小船只有四十多艘。其中最大的紫珍珠號足以容納五百名海盜。是團長紫珍珠地座駕。在附近海域極為有名。”

身體恢複了,唐三心中對伙伴們的安危充滿了擔憂。首先,大家都不會游泳。在大海之中,雖然以他們魂師的實力,生存應該不算太大的問題,但萬一遇到海魂獸,就很難抵擋了。在他當時失去神志前,還清晰的記得戴沐白和朱竹清深受重創。剩下的幾人中,也只有胖子的戰斗力強一些。

唐三已經決定,見到紫珍珠海盜團團長紫珍珠後,不論付出多大代價,也要讓他們幫忙全力搜尋。十多天過去了,現在他只有祈禱眾人平安無事。

穿過一片茂密的樹林,前方出現了大片的房舍。看上去,這里到更像是一個巨大的村落。房屋大都是木制地。周圍都是茂密地樹林。這個位置選擇的顯然很不錯。海上容易出現台風,周圍有樹林環繞保護,村落中需要承受地自然就要少的多了。

整個村落外圍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但吉祥剛帶著唐三來到這里,就不禁輕咦一聲,“怎麼回事?有什麼喜事麼?一般只有年底過年地時候,每家每戶才會懸掛起紫色的燈籠。”

唐三這才注意到,村子里的每一間木屋門前都懸掛著兩個紫色的大燈籠,此時是白天,並沒有點亮。

對于這些唐三自然不會在意,他在意的是說服紫珍珠海盜團來幫助自己搜救伙伴。

兩人正准備進村,迎面卻碰上了一名身材高大的海盜,正是昨天那名帶了傷者過來的高大漢子。一看到吉祥和唐三二人,他頓時大為驚喜,趕忙迎了上來。

“吉祥神醫,您好。我弟弟他沒事吧?”

吉祥道:“他很好,用了藥物後沒什麼負面反應,傷勢已經穩定下來了。但需要休息。再過兩天,你就可以把他抬回家了。”

高大海盜松了口氣,道:“那就好。這次真是多虧你了。我就這麼一個弟弟,真不知帶該怎們感謝神醫才好。你放心,你說的藥材下次我出海一定給你帶回來。你們這是來?”

吉祥道:“我們要見團長。對了,怎麼今天都懸掛上紫燈籠了?有什麼喜事不成?”

高大海盜一拍額頭,笑道:“都怪我,昨天就忙著我弟弟的事了。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記告訴你了。今天是團長大喜的日子啊!晚上就辦喜事了。”

吉祥愣了一下,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團長要嫁人?誰敢娶她?”

高大海盜嚇了一跳,趕忙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小點聲,千萬別讓團長的人聽到了。不然就麻煩了。不是要嫁人,是要娶人。我們團長……”說到這里,他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看著不遠處有人經過,趕忙掩飾了一下,道:“我去神醫那里看看我弟弟。你們去見團長就知道了。”

聽著吉祥和高大海盜的交談,唐三不禁皺了皺眉頭,如果紫珍珠海盜團團長結婚,那麼他還肯幫自己去救人麼?

進入村子,一路上,見到吉祥,不論男女老幼,幾乎都會親切的上來打個招呼,可見吉祥雖然年紀不大,可在這紫珍珠海盜團中的地位可不低。受過他恩惠的海盜也相當不少。

一直走到村子內部,吉祥指著前方一座特別高大的木屋,道:“那就是團長住的地方。”

唐三順著吉祥手指的方向看去,下一刻,他已經全身劇震,猛然停下了腳步,吉祥清晰的聽到,自己背後的老師身上傳來一陣宛如爆豆般炸響的骨骼爆鳴聲。扭頭看時,頓時發現唐三雙眼中噴吐出紫金色的光芒,足有三尺長短,強烈的殺氣令空氣仿佛也要為之凝固。霸道而強橫的威壓險些令吉祥跌坐在地,不受控制的後退幾步。

駭然中,吉祥順著唐三的目光看去,只見,在那座最大的木屋前,有六個人被捆綁在柱子上,看不清樣貌,但從衣服的破敗程度來看,顯然是身體狀況不佳。

吉祥看不清楚,可不代表唐三也看不清楚,這六個人,可不正是他失蹤的伙伴麼?戴沐白、朱竹清、奧斯卡、甯榮榮、馬紅俊加上一個白沉香,唯獨缺了小舞。六個人各自被一條粗大的鐵鏈捆綁在木樁上,氣息微弱,身體狀況及其糟糕。

看到如此一幕,唐三又怎能不怒呢?一聲低沉的怒吼從唐三口中響起,漸漸的,吼聲逐漸變得嘹亮起來,帶著他那滔天憤怒沖霄而起,強橫的能量波動沒有絲毫保留的釋放開來,背後衣襟驟然破碎,顏色駁雜的八蛛矛破背而出。

吉祥只覺得此時的唐三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霸道、邪異、充滿殺機。不用問他也能猜到被綁在那里的六個人必然和自己這位新拜的老師有關。趕忙急聲呼喊,“老師,您----”

八蛛矛驟然插入地面,沒等吉祥話音落下,唐三的身體已經如同炮彈一般彈射而出,帶著那更加嘹亮的怒吼聲,直沖那座木屋而去。

聽到唐三的嘯聲,被捆在木樁上的六人勉強抬起頭,他們的精神都變得好了幾分,希冀的光芒混合著淚光在眼底閃動。

光芒一閃,幾乎是下一刻,唐三就已經來到了他們身前,八蛛矛冰冷的劃過,鐵鏈紛紛破碎。史萊克五怪加上白沉香相繼滑落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唐三迎面一拳,重重的轟擊在面前木屋的牆壁上,他這一拳乃是帶有極強的震蕩之力,轟然巨響中,正面牆壁化為碎片飛蕩而出。

從長嘯開始,到一拳破屋,這只不過是一個極短的過程而已,唐三心中的憤怒已經達到了極限,不論之前吉祥怎樣評價這紫珍珠海盜團,傷害到了自己的伙伴。就是絕對的敵人。

牆壁破開,唐三更是看到了另他目眦欲裂的一幕。一個身穿紫色長袍,身材中等的人正背對著他這邊的方向,而在他懷中,正摟抱著不斷掙紮,只剩下貼身八寶如意軟甲的小舞。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一章 險死還生、塞翁失馬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三章 火辣辣的紫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