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六章 避水乾坤罩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六章 避水乾坤罩


這龍淵艇水晶球前方有一個白色的石條,當龍淵艇在水面上時,石條是白色的,一旦潛入水下,立刻就會變成藍色,隨著時間的演唱逐漸從一端開始變紅。當完全變紅時,就顯示著艇內的空氣已經不足了,必須浮出水面換氣。

呼吸著海面上濕潤的空氣,甯榮榮感歎道:“這龍淵艇別說是一萬金魂幣,就算十萬金魂幣也值得。除了沒有什麼攻擊防禦能力之外,它幾乎是完美的。早知道它這麼好用,我們何苦要租船出海呢?”

唐三微微一笑,道:“那也要有海圖才行。我們現在手中的海圖可是紫珍珠海盜團多年來在大海上航行後繪制的結晶。我們當初入海時可沒這好東西。”

戴沐白道:“小三,這龍淵艇的速度極為驚人,我們是不是能夠憑借它的速度直接沖到海神島?”

唐三搖了搖頭,道:“恐怕不行。龍淵艇再快,也是船。怎麼也不可能與那些海洋生物相比,更何況有那麼多魔魂大白鯊了。一旦深陷包圍之中,我們又潛于大海之內,將會連逃生的機會都失去。”

戴沐白皺眉道:“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麼一直等下去麼?這也不是辦法。”

唐三想了想,道:“只有等到晚上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要做個試驗。如果能夠成功的話,登上海神島就不是問題。”一邊說著。他眉心處一亮,閃耀著藍色光芒地瀚海乾坤罩已經落入掌心之中。

史萊克七怪都是聰明人,看到他手中的瀚海乾坤罩頓時精神大振。唐三要做的試驗很簡單。如果瀚海乾坤罩能夠幫助龍淵艇隱身的話,那麼,在這大海之中,就算是十萬年魂獸也別想對他們產生威脅。

當初面對深海魔鯨時,由于那強大的十萬年魂獸出現的太突然。而且攻擊都是覆蓋性的,唐三才無法用瀚海乾坤罩來保護大家,但現在卻不一樣。他們有充分地時間做准備。以龍淵艇的速度,只要瀚海乾坤罩隱身效果在海中成立,那麼,他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登上海神島。

艙門再次關閉,唐三也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瀚海乾坤罩自帶技能瀚海護身罩。藍光一閃,龍淵艇已經被完全籠罩在內。

但是,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

他們只覺得周圍一空。龍淵艇成功地進入了隱身狀態。但令他們哭笑不得地是。在瀚海乾坤罩范圍內。竟然滴水不入。三角體狀地藍色。帶著龍淵艇就那麼緩緩向大海深處沉去。由于沒有水。這龍淵艇是根本無法前進分毫地。

唐三顯示愕然地看著艇身向大海深處沉去。馬上就反應過來。“這瀚海乾坤罩是避水地。”一邊說著。他立刻收回了外放地瀚海乾坤罩。頓時。海水奔湧而來。這才重新恢複了對龍淵艇地控制。

眾人不禁相視苦笑。剛才他們還在擔心瀚海乾坤罩無法在大海中起作用。可現在看來。這東西不但有作用。而且作用地有點過了。

唐三輕歎一聲。“真不愧這瀚海之名。它地防禦居然能夠避水。”

戴沐白苦笑道:“這下可麻煩了。沒有瀚海乾坤罩地幫助。我們可怎麼登上海神島呢?”

聽了戴沐白地話。唐三卻笑了。“雖然瀚海乾坤罩無法幫助龍淵艇前進。但我們卻有另一個方法。不過。還是要試驗一下。瀚海乾坤罩地避水能力會不會受到水中壓力變化地影響。”

一邊說著,在眾人不解地注視下,唐三再次釋放出了那魂導器中的至寶附帶技能瀚海護身罩,藍光掩映之下,龍淵艇徐徐下沉。朝著深海中緩慢潛去。

艇身越向下,周圍的光線也就越暗,當深度超過一百米地時候,外面地大海已經變得一片漆黑,惟有瀚海乾坤罩上散發的淡藍色光彩能夠照亮周圍。

龍淵艇在不斷下沉,唐三始終注視著瀚海乾坤罩上地變化。按照當初購買龍淵艇時那拍賣師的介紹,龍淵艇能夠承受深達三百米地水壓。此時他們身在龍淵艇之中,就算瀚海護身罩承受不住水壓,他們也能夠在龍淵艇內確保安全。

下潛超過一百米,唐三突然感覺到瀚海護身罩發生變化了,心中凜然之下,頓時仔細注視,隨時准備將更多的魂力注入其中。但是,令他驚奇地是,瀚海護身罩並不是承受不住壓力,而是在越來越大的水壓之中漸漸變得亮了起來。

聚起紫極神光仔細觀察,唐三發現,在瀚海護身罩外面,不斷的有一些極其細微的藍色光點融入其中,不但不會破壞瀚海護身罩,反而帶給他一種充實的感覺。

自從上次他在面對深海魔鯨時深受重創後,唐三就發現,瀚海乾坤罩上的光芒黯淡了許多。而此時在這深海之中,那黯淡下去的光芒卻似乎正在漸漸的恢複著。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瀚海乾坤罩在吸收大海的力量不成?

通過仔細的觀察,唐三確認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最令他感到奇異的是,這瀚海乾坤罩在通過自身技能瀚海護身罩吸收著大海的能量後,他自己的身體也開始有了變化。

上次受傷後,來自魂骨的灼熱感減輕了許多,可現在隨著瀚海乾坤罩對大海能量的吸收,那種灼熱的感覺有開始增強起來。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而那灼熱卻並不會令他感到難受,反而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仿佛變得充實起來似的。雖然體內魂力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可唐三卻覺得神清氣爽,身體地反應能力和注意力都快速提升著。

對于唐三來說,這種情況他根本無法弄清楚原因。瀚海乾坤罩並不是他的魂骨,更不是他的魂環技能,而是來自于魂導器的能力。可魂導器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效果呢?為什麼只有自己的魂力能夠驅動它,而它在吸收了外界的能量後也會影響到自己地身體。這恐怕不能用緣分二字來解釋吧?

他當然不知道,這瀚海乾坤罩自從當初吸取了他的鮮血後。早已經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份。雖然不是魂骨,但卻是以另一種特殊形式存在的。

這片海域的水並不算很深,按照唐三的計算,大約龍淵艇大約下沉二百米左右,已經落在了海底。

海底到處都是美麗的珊瑚,在瀚海護身罩的藍光掩映下極為絢麗。當然,這只是他們從瀚海護身罩內部看到的情形,從外面看,這里依舊是一片漆黑。

微微一笑。唐三道:“看來我這新辦法應該可行。走吧,我們出去。”

“出去?”眾人吃驚地看著他,一時間還無法接受他話語中的含義。

唐三微笑道:“當然是出去,既然這瀚海護身罩還有避水的能力,而且也不怕水壓。那麼,我們雖然不能催動龍淵艇,難道還不能走過去麼?”

馬紅俊瞪大了雙眼,“從海底走過去?這樣也行?”按照慣性思維,這里是大海,而且是大海深處。他們怎能生存。可仔細一想唐三的話,確實是可行的。

唐三笑道:“為什麼不行?在海底漫步,不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麼?別說我們還有瀚海護身罩的隱身效果。就算不隱身。那些魔魂大白鯊也不會貼著海底來找我們的麻煩吧。”

一邊說著。他已經開啟了龍淵艇的船艙。抱起身邊的小舞,第一個騰身而出。

直到走出船艙。真正站在海底那些濕滑甚至有些柔軟地珊瑚上,眾人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盡管他們地目光無法極遠。但這光線暗淡地地方確實是大海深處啊!剛走出龍淵艇的時候,包括唐三在內。每個人心中都帶著一些恐懼。但當他們能夠在這里順利呼吸,並且沒有沾染到一絲海水後,眾人地心也漸漸的定了。

奧斯卡若有所思地道:“小三,這瀚海護身罩既然能夠帶著我們在大海中隱身,那麼,如果我們在空中飛行時使用它進行隱身,豈不是也能夠輕松的登上海神島麼?”

唐三搖頭道:“不行。我曾經試驗過。如果在籠罩著瀚海護身罩地情況下飛行,瀚海護身罩會飛快的吞噬我的魂力。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或許是因為速度的原因。那次,我大約只是飛行了三次呼吸的時間,瀚海護身罩就吞噬了我接近一半的魂力。根本不可能支持我們飛行那麼遠。就算是在陸地上開著它行走,對我的魂力消耗也很大。總體來說,它這個技能最適合的還是原地守護。”

戴沐白道:“那你的魂力能否堅持到它帶著我們走到海神島?要知道,這里可是大海,如果我們走到一半的時候你堅持不住了。就算有龍淵艇我們恐怕也要完蛋。因為那時候我們將會在魔魂大白鯊的海域內。”

唐三看著瀚海護身罩散發的藍色光芒,“在沒有潛入海下時,我也沒把握。按照我的計算,如果有你們幫助的話,走過去應該是沒問題的。而現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們。我們完全可以輕松的登上海神島。因為在這大海深處,不知道為什麼,瀚海乾坤罩在吸收來自大海的能量,對我自身的消耗反而會大幅度減少。帶著我們走到海神島絕無問題。”

朱竹清道:“那這麼說,這瀚海乾坤罩應該是一件適合在大海中使用的魂導器了?”

唐三想了想,道:“很有可能。事不宜遲,我們先登上海神島再說其他。大家走的不要太快,聚集在一起,我用藍銀皇來控制我們彼此的距離。”

七根藍銀皇甩出。小舞被唐三直接固定在了自己背上,雙手摟起她兩條修長地大腿,剩余六根藍銀皇分別纏繞在其他六人腰間。收回龍淵艇,這才催動著瀚海護身罩,就這麼在海底向前方走去。

在海底行進和在陸地上相比要困難的多。海底參差不平,甚至給人一種山巒起伏的感覺。幸好眾人實力都不弱。就算遇到了十分難走的地方他們也能如履平地快速前行。

在下潛的時候,唐三已經看好了方向。這海神島是一座相當大的島嶼。面積是紫珍珠島的四倍還多,只要方向不錯,他們就肯定能夠走到島上。

漸漸地,眾人感覺到海底的地勢漸漸升高,他們知道,經曆數次磨難,他們終于要踏上此行的目的地了。就在周圍光線因為逐漸接近海面而變亮的時候。走在最前面的唐三突然停下了腳步,低聲道:“屏息。”

眾人也同時停了下來,就在他們按照唐三所說的那樣屏住呼吸時。一條巨大的白影已經從他們前方大約二十米處悄然掠過。宛如大海中的幽靈一般,眨眼間消失不見。

那是一頭體型超過十米地白色鯊魚,通體呈現出完美的流線型,白色的表皮上帶著一層淡淡的光澤,速度奇快無比,所過之處,海水似乎奇異的蕩漾了一下。

魔魂大白鯊五個字幾乎同時在眾人心中想起。他們的運氣顯然不算好,魔魂大白鯊並沒有外出捕獵。不過也幸虧有了瀚海護身罩的隱身效果保護,他們才沒有真正與這種海中強大的魂獸產生沖突。

再次前進,唐三刻意加快了腳步。這里是大海。而且他現在也說不清那神奇的瀚海乾坤罩隱身效果究竟能夠達到什麼程度,早一刻離開大海,他們也就安全一些。

終于。腳下漸漸變成了砂礫。周圍的視線大放光明,眾人一步一個腳印地漸漸走出了大海。

當重見天光那一刻來臨時。包括唐三在內,所有人都忍不住歡呼一聲。史萊克七怪加上白沉香。這八個不會絲毫水性的年輕人終于成功的穿越了大海,來到了他們此行地目地地。海神島。

正因為途中並不平靜,此時此刻他們才感覺到格外有成就感。眾人相互看去,都看到了彼此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唐三算是最冷靜地了,踏上這海神島,他立刻就感覺到了這里的與眾不同。先不說景物,首先他感覺到地就是溫度。

按道理來說,現在已經是冬季,就算有著海洋氣候的影響,大海中島嶼上地溫度要比內陸高一些,但也肯定是寒冷的感覺。可是,當他們踏上海神島後,第一個感覺卻是溫暖,如同春天般的溫暖。

放眼望去,海神島上竟然盡是一片綠色,這巨大的島嶼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斗羅大陸上,一眼看去,根本望不到邊際。島上生長著各種各樣的植物,很多都是他們叫不上名字的。

空氣中帶有撲面而來的海的氣息,清新、溫潤、沁人心脾,風中隱隱有海的呐喊和呢喃。

沙灘在陽光的照射下,潔白、細膩的宛如一顆顆小水晶般的沙粒會泛出銀光,初到這里,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澄靜,海天一色,鷗鳥競翔。天空是碧藍碧藍的,藍得高遠,藍得純淨,藍得透明。就像唐三的雙眸一般。說不出的動人。

看著這震撼的景色,眾人眼中的興奮漸漸被陶醉所取代,唐三輕輕摟緊懷中的小舞,“小舞,這里真的很美。等我們做完必須要做的事,接上爸、媽來這里終老,好麼?”

失去了靈魂的小舞當然不會回答他,但在唐三眼前,卻仿佛已經出現了他們一家人在這碧海銀灘上其樂融融的景象。

即將真正面臨海神島的挑戰,在短暫的興奮之後,眾人先休息了一下,補充體力,恢複之前消耗的些許魂力。

很快,唐三緊摟小舞睜開雙眼,目光掃向自己的伙伴們。他看到的,是一道道堅定的目光。對于他們來說,之前所經曆的一切都只是前奏,此時此刻,才算是真正開始了海神島地曆練。

唐三眼中光芒一亮。一直保護著他們的瀚海乾坤罩已經悄然回到他眉心深處,從外面看,他們八個人就像是憑空出現在海灘之上一般,身體隨著瀚海乾坤罩的收回而顯露出來。

不需要用言語去說,默契在自然而然中形成,戴沐白走在了最前面,馬紅俊殿後。兩側分別是奧斯卡和朱竹清。唐三帶著小舞、甯榮榮和白沉香居中。一行八人此時心中充滿了勇氣。踩著那柔軟如綿的沙灘,朝著海神島深處走去。

經曆了這麼多波折才來到這里,他們已經做好了迎接任何考驗的准備。那不只是勇氣,更是一種信念。

沁人心脾的濕潤空氣令人心醉,但此時眾人的精神卻已經高度集中起來。就在唐三准備釋放出藍銀領域開路時,一聲略帶驚愕地聲音從前方的森林中傳出。

“什麼人?”伴隨著低喝聲,七、八道身影驟然從樹林中躥了出來,擋住了眾人的去路。這些人相貌各異,但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身上的衣服。那是類似于勁裝的裝束,淡黃色,最大的年約四旬,年紀小一些的也和唐三他們差不多大。一共是八個人,一字排開,將史萊克七怪和白沉香擋在樹林前。

對于海神島上魂師們衣著的顏色,唐三聽吉祥說過。海神島上地海魂師是按照衣服顏色區分等級的。但這卻並不是魂力等級。而是當初他們承受海神考驗時的難度。通過的考驗難度越高,在海神島上的地位也就越高。衣服顏色也隨之不同。從低到高,正是按照魂環的顏色來排列的。

眼前這些身穿黃衣的海魂師,顯然是僅僅高于白衣魂師的第二等。在他們之上還有紫衣、黑衣、紅衣。據吉祥說。在海神島上,有資格身穿紅衣的,就只有大供奉一個人。也就是昊天宗宗主唐嘯對唐三所說地那個人。海神島第一強者。擁有海神武魂的那個人。吉祥在海神島上生活了十余年。也從未見過那位傳說中的大供奉。

八對八,但這八個人看向唐三他們地目光卻充滿了驚訝。他們想不出為什麼會突然有人出現在這里。

停下腳步,戴沐白朗聲道:“我們仰慕海神島地威名。希望能通過考驗,加入海神島。”

對面八人為首的。正是那年紀最大地中年人,上下打量了戴沐白幾眼,眉頭微皺,道:“你們是陸地魂師?”

戴沐白愣了一下,“這也能看出來?”

中年人冷淡的道:“你們當然感覺不出,但我們海魂師卻能看地出來。趕快離開這里,海神島不歡迎你們。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登上我們海神島的,怎麼來地就怎麼離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唐三來到戴沐白身邊,眉頭微皺,道:“海神島不是可以通過考驗而加入麼?為什麼你卻要拒人與千里之外?”

中年人冷哼一聲,“看來,你們對海神島還有些了解。我讓你們離開是為你們好。陸地魂師也想通過考驗加入我們海神島。這根本就不可能。海神大人對陸地魂師的考驗不是你們能夠通過的。不想死就走吧。年輕人有勇氣是好的,但如果只是莽撞,卻會斷送自己的性命。”

唐三和戴沐白對視一眼,兩人對這中年人不禁升起一絲好感,唐三微笑道:“前輩,我們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離去。不論是怎樣的考驗,我們都希望能夠嘗試一下。您說得對,莽撞會令人斷送生命,但如果失去了勇氣,那我們也不配身為魂師了。”

最後一句話,唐三說的斬釘截鐵,聲音中帶著幾分充斥著精神力的震蕩,除了那和他們交談的中年人之外,其他七名海魂師都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眼看著唐三眼中那湛然神光,驚訝更甚。

中年人皺了皺眉,“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離去,還是接受海神大人的考驗?我要提醒你們,一旦接受了考驗,就沒有中途退出的可能。哪怕是因此而喪命。看樣子,你們修為應該不錯,但是,海神大人的考驗和修為是沒有絕對關系地。有可能簡單到讓你們捧起一把沙。也有可能困難到讓你們去挑戰十萬年魂獸。你們真的想好了麼?”

除了小舞以外,史萊克七怪和白沉香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道:“是的,我們要接受考驗。”

中年人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向身邊的一名年輕黃衣海魂師低語了幾句,他說話的方式很奇特,那似乎是一種奇異地音波嗡鳴,令唐三他們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

那名年輕的黃衣海魂師恭敬的答應一聲。飛快的轉身去了。中年人這才向史萊克七怪眾人道:“希望你們不要後悔。跟我來吧。”

說著,他帶領著那些黃衣海魂師們轉身朝樹林中走去。

史萊克七怪頓時改回之前的陣型,跟在這些黃衣海魂師身後,在高度的警惕下走進了樹林。

誰知道考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已經踏上了海神島,不論在什麼情況下,他們都要時刻保持警惕。

如果說沙灘上的空氣是濕潤而純淨的,那麼,樹林中的空氣就充滿了大自然地清新。這里的空氣呼吸起來甚至比星斗大森林中的還要美妙。

史萊克七怪的警惕似乎是多余的,在這茂密的樹林中行進。他們並沒有遇到任何狀況。令唐三有些驚喜的是,即使是在這海神島上,樹林地面也到處都充斥著藍銀草的存在。但是,當他試圖通過藍銀領域與藍銀草相連時,他的精神力卻發現在這樹林之中似乎有著一種奇異的能量。他雖然能夠完成于藍銀草相連地過程,但卻根本無法通過藍銀草和藍銀領域探查到什麼。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保護著這片樹林。

走在前面的中年人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目光灼灼地看向唐三,“不要試圖用精神力探索什麼,這里是海神島。這里所有地一切,都受到海神大人的庇佑。”

唐三心中駭然,這不過是海神島上一名黃衣級別地海魂師。他竟然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探測?還是說這里有什麼特殊地能量令他能夠感受到自己釋放的精神力?

中年人帶著他們繼續向前走去。時間不長,穿過樹林。眼前地一幕頓時令史萊克七怪吃驚不已。

吉祥並沒有向唐三講述過多海神島的情況,只是簡單的說了說海魂師。因為他怕褻瀆海神。此時,呈現在唐三八人面前的。竟然是一片水潭,就像是海中海一樣的水潭。最為奇異的是,這原本應該極為平靜的內陸水潭,竟然如同大海一般波濤洶湧,無風自動。

水潭周圍都是茂密的森林,看上去,直徑大約有五百米左右,在那水潭正中的位置,有一個三角形的平台,上面矗立著一根奇異的石柱。石柱形如尖錐,最上方雕刻著一個特殊的雕塑,整個柱身上銘刻著無數複雜的紋路。那似乎是一種文字,無形而奇異的能量,正從這奇異的柱子上散發出來。

通過紫極魔瞳,唐三能夠清晰的看到,在那石柱下端坐一人,閉合著雙目,背向石柱,似乎在冥想修煉。而這個人身上的衣服,是黑色的。

來到這里,黃衣中年魂師顯得拘謹了許多,那些年輕的黃衣魂師也都恭謹的站立在一旁,連大氣也不敢出。

“歡迎來到海中海。海馬聖柱。”黃衣中年人用一種特殊的語氣說道:“海馬聖柱,乃是海神島七聖柱之一。海神賜予了七聖柱神力,通過七聖柱來傳播神的旨意,任何一座聖柱都可以對外來魂師進行考驗。你們將在這里得到海神大人考驗的題目。”

說完這句話,他轉向海中海那三角形的平台,彎腰九十度恭敬行禮,在魂力的催動下,將自己的聲音傳了過去,這一刻,這名中年人幾乎是下意識的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兩黃、三紫、一黑,相當不錯的魂環配比出現在他身上,這名中年人,竟然是一名六十級以上的魂帝。只是黃衣已經是魂帝?史萊克七怪心中同時凜然。

“啟稟海馬大人,現有外來陸地魂師前來接受考驗,請准許。”在魂力的催動下,這黃衣中年的人聲音宛如直線一般傳了過去,蓋過了這海中海內洶湧的波濤聲。

端坐在三角平台那根海馬聖柱下的黑衣人突然睜開了雙眼,從他所坐的位置到岸邊足有二百多米的距離,但就是他一睜眼的瞬間,岸邊的史萊克七怪都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寒戰。那兩道幽怨的目光就像是兩汪深潭一般。就然隔著這麼遠,但他們每個人卻都感覺到了那黑衣人的強大。

封號斗羅,代表著魂師界最強稱號的四個字在唐三腦海中響起,當他看到那黑衣人雙眸的一瞬間,就做出了判斷。沒錯的,那是只有封號斗羅才能具有的特殊氣息。這個黑衣人,也是他們來到大海之後遇到的第一位封號斗羅級別的海魂師。

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與黃衣人不同的是,這聲音並非直線傳來,而是仿佛混合在海水的波濤聲中撲面而至一般。

“陸地魂師想要接受海神陛下的考驗?你們只有穿過海中海,來到海馬聖柱面前,才有接受考驗的資格。”

一邊說著,海馬斗羅背後亮起一片藍蒙蒙的光暈,緊接著,他背後的海馬聖柱已經驟然亮起,一道湛藍的光芒從下方一直通到海馬聖柱頂端。以海馬聖柱頂端為中心,一圈藍色的波紋驟然激蕩開來,就像一層光幕般橫于海中海上方。由于海馬聖柱高約十米,所以,這層懸浮于海中海上方的光幕也是十米高。不用問,這十米的距離限制的是飛行能力和前進空間。

唐三眉頭微皺,看向那引他們而來的黃衣中年人,“前輩,難道在接受海神大人考驗之前,我們還必須要接受一名封號斗羅的考驗麼?難道你認為我們能夠與封號斗羅抗衡不成?”

黃衣中年人垂首而立,“對于陸地魂師的考驗本就與對于海魂師不一樣。我也不知道海馬大人將如何考驗你們。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海馬大人所做的一切必然是按照海神大人的旨意而行,你們現在還有離開的機會。”

看著黃衣中年人平靜的樣子,唐三明白,來到海神島後的第一個考驗已經到來了。正在他准備帶著小舞去嘗試登陸的時候。戴沐白卻搶先一步,擋在唐三身前,“我來試試。”

唐三和戴沐白對視一眼,戴沐白向他微微頷首後,來到了海中海岸邊,踩在那同樣銀光閃爍的細致沙灘上。

作為史萊克七怪的老大,戴沐白的實力僅次于唐三,年紀又最長,由他先來嘗試,就算失敗了,後面還有唐三隨時可以救援、應變。而如果失敗的是唐三,情況就要被動的多。因此,戴沐白才第一個站了出來。

戴沐白雙拳握緊,緩緩從身前抬起到頭頂處,頭也同時抬了起來。那些黃衣海魂師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他身上,他們都清晰的感覺到,從戴沐白身上散發出一種充滿震懾的氣息,王者氣息。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五章 供奉海神的海神島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一十七章 海馬聖柱,黑級六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