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二章 控制!邪眸白虎VS海之矛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二章 控制!邪眸白虎VS海之矛


場戰斗,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是一場硬碰硬的比拼。

海矛斗羅在看到戴沐白和甯榮榮的年紀時,本有著幾分輕視之心,哪怕是戴沐白釋放出白虎真身,展現出自己的七環時,他的想法也並沒有改變。畢竟,封號斗羅面對魂聖,這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但真正碰撞在一起,他才知道,眼前這兩個年輕人並不像他想象中那麼好對付。

戴沐白一擊得手,也同樣感覺到了海矛斗羅對自己的輕視,不怒反喜,身體剛剛落地,前爪猛的在海之矛聖柱台上用力的拍擊一下,諾大的身體再次騰空,閃電般撞向海矛斗羅。

這一次,他的虎爪完全收于胸前,全身金光迸發,伴隨著身體的前沖,在他上空數十米處,無數顆白色的流星從天而降,攢射海矛斗羅。正是白虎流星雨。

他的目的很簡單,不給海矛斗羅緩過氣的工夫,要利用開始占據的這一點先機強行壓制對手獲得勝勢。這無疑是目前他的最佳選擇。

戴沐白的白虎武魂最強悍的能力無疑是肉搏,但他為數不多的幾個技能攻擊也都具有著極其強悍的威能。尤其是在甯榮榮的增幅之下,威力更是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

白虎流星雨展現的同時,在戴沐白身上又多了一道增幅之光,正是甯榮榮的第三魂技,魂力增幅。雖然這只是第三魂技,但甯榮榮的每一個魂技增幅的幅度都是百分之八十。作為天下第一輔助武魂,九寶琉璃塔本身就是極為變態的存在。

“好——”海矛斗羅斷喝一聲,他此時背後就是海之矛聖柱,正是退無可退,眼看戴沐白化身的白虎與空中的流星雨全向自己攻擊而至,他雙手握住長矛,猛然插在面前的地面上,緊接著,身上的第七魂環光芒大量。只是一瞬間,他整個人竟然已經化為一股金色的液體般融入到那長矛之中。

這種情況別說是戴沐白沒見過,就算是唐三也從未見過。魂師本身的身體融入器武魂,這才是真正的身矛合一。

由于第一擊的優勢,當海矛斗羅身體剛剛融入身前長矛時,戴沐白已經撲了上來。虎爪從胸前暴起,刺耳的鏗鏘聲大作,無數火星不斷從那柄海之矛上爆發出來。半空中的白虎流星雨也無一例外的砸上了長矛。

但是。詭異地是。不論戴沐白地攻擊如何凶猛。他地攻擊都像是落在了一件永不磨損地金屬上一般。除了那飛濺地火星之外。根本就沒有半分攻擊命中海矛斗羅本體地感覺。白虎流星雨砸在矛身之上也只是濺起大量地白光。並沒有感覺到應有地效果出現。

這是怎麼回事?

“沐白。小心。”岸邊。一聲大喝響起。聽聲音。正是唐三。在海矛斗羅幻化出那奇異地武魂真身時。唐三就睜開了雙眼。他雖然在修煉之中。但精神力地掃描卻遍及整片海中海。戴沐白與海矛斗羅戰斗中發生地特殊情況他自然感受得到。輔助戰斗是不可能地。但出言提醒卻不算犯規。發覺不對。唐三立刻急聲高呼。

戴沐白和其他伙伴一樣。對于唐三幾乎是盲目地信任。龐大地白虎之軀毫不猶豫地飛速後退。幾乎就在他後退地瞬間。那柄插入地面地金色長矛驟然彈起。無數金光宛如雨絲一般爆炸開來。就像太陽爆裂一般。散發出無數金色地光影。

每一條金絲都令空氣中發出一串氣爆之聲。整個海之矛聖柱台幾乎在刹那之間已在金光彌漫中漲滿。隱約中。能夠看到又是一圈黑色光環擴散開來。

戴沐白龐大地身體飛速後退到甯榮榮面前。他已經不能再退。因為他身後就是甯榮榮。一旦入水。他們只會更加危險。這平台之上戰斗還算是有幾分勝算。

巨大的虎頭大口張開,一股澎湃的白光噴吐而出,並不發散,而是在戴沐白面前凝聚成一面白色光盾,抵擋著那金色長矛爆發的余威。

魂技用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沒點變化。眼前這光盾,正是在白虎真身的情況下對白虎烈光波的妙用。

金光刺到白色光盾之上,頓時如同雨落平湖般當期無數細小的漣漪。白虎烈光波不停的噴吐,在他背後的甯榮榮更是全力增幅,這才面前幫他抵擋住了那爆開的金色光芒。

岸邊,唐三的眼神已經變得凝重起來,通過精神力的探查以及他自身的判斷,可以看出,剛才那一擊,乃是海矛斗羅的第八魂技。他的第七魂技令自身如水般融入長矛之中,而第八魂技卻似乎能夠通過長矛暫時屏蔽敵人的攻擊甚至吸收敵人的部分攻擊能量瞬間反彈。如果不是戴沐白退得快,被那爆炸開來的長矛正面轟中,恐怕這個時候就已經分出了勝負。為了搶回先手,海矛斗羅在雙方的第二次碰撞中就展現出了自己的強悍之處。

好強大的器魂真身,身為大師的弟子,唐三從未從大師那里了解到器魂師能在運用武魂真身時將自己的身體融入器武魂中的情況。在魂師界,器魂聖以上級別的器魂師本就比獸魂聖以上級別的獸魂師要少的多。眼前這種特例的情況難道是海魂師所特有的麼?

唐三不敢肯定,但他可以確定的一點是,身與器合之後,這位海矛斗羅的實力絕對比普通器魂真身更加強悍。沒有了本體,戴沐白就失去了攻擊點,只能以對手的黃金長矛作為攻擊對象。但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黃金長矛不但防禦力驚人,而且在這種器魂真身的狀態下,也是威力無窮。

飛濺起的漣漪很快消失,戴沐白在閃開了黃金長矛的正面攻擊,以及甯榮榮的輔助下,憑借著白虎烈光波還是擋住了那細如雨絲般的金光。

黃金長矛此時已經彈入半空之中,從海之矛聖柱側面掠過,似乎失去了控制一般落向海中海。

猶豫情況不明,戴沐白沒有立刻追擊,甯榮榮拋出一根恢複大香腸扔入他的白虎大嘴之內,自己也吃下一根,兩人同時調整著自己的魂力狀態。

就在這時,黃金長矛已經落到了海面上,准確的說,應該是抽擊在海面上。爆鳴聲中,一層晶

幕被黃金長矛帶起,長矛橫抽,千百水珠化為點點光著刺耳的破空聲直奔戴沐白和甯榮榮希冀而至。與此同時,那黃金長矛在空中翻轉一周,矛鋒向下,朝著海中海內鑽去。

“阻止它,不要讓它如水。”唐三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不再是倉猝的呐喊。在觀察之中,他已經發現了幾分端倪。逼音成線,將聲音傳入戴沐白耳中。

聽到唐三的提醒,戴沐白立刻就明白過來,那海矛斗羅身與矛合發出先前那一擊,自身消耗也必然極大,而作為一名海斗羅,無疑在大海之中他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實力。這抽擊而來的水珠更多是為了阻擋自己。他來不及想為什麼海矛斗羅不直接鑽入水中,而是先發動阻擋攻擊,錯失機會。

巨大的身體已經飛撲而出。

在這種時候,就顯現出戴沐白的強悍之處,沒有閃避那水珠的攻擊,兩只虎掌同時收在眼前,遮擋住自己的眼睛,龐大的身體強行前撲,直奔那柄黃金長矛撲去。

事實再次證明了唐三的判斷,眼看著長矛矛鋒即將沒入海面時,長矛驟然停頓了下來,矛鋒急顫,化為無數矛影,攪動著下方的海水,瞬間渲染成金色,如同長鯨吸水一般,吸扯著海水騰空而起,融入長矛之中。而那金色長矛就在這過程中快速膨脹著。

“這是內蘊領域,他在通過吞噬海水,吸收海水中的能量增強自身。趕快攻擊,別給他機會。”

唐三的提示再次響起,而戴沐白卻已經闖入了水幕之中。原本,他只需要恢複本體,所需要承受的攻擊就會減少很多。但那樣的話,細密的水珠很可能會掠過他的身體攻擊到甯榮榮。所以,戴沐白甯可多承受一些,也要將攻擊全部承受下來。

在這種時候,戴沐白身為強攻系戰魂師的特點就展現了出來,在白虎護身罩、白虎金剛變、白虎魔神變和白虎真身四重增幅之下,他的防禦力已經達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再加上甯榮榮那百分之八十的防禦增幅,使得戴沐白那龐大的身體就像要塞一般堅實。

九寶琉璃塔的增幅是按照比例進行的。被增幅者實力越強,增幅的整體能量就會越龐大,戴沐白的防禦力自然恐怖。

水珠沖擊在身上,頓時一陣劇痛傳來,但戴沐白卻清晰的感覺到這只是皮毛之痛而已。他當然不會吃了這麼大虧而不還手。一口白虎烈光波狂噴而出,化為一道白色光柱,撞擊向黃金長矛的側面。

海矛斗羅沒想到戴沐白竟然如此彪悍,面對自己的攻擊,並沒有按照正常情況那樣穩在地面上以技能進行防禦,而是硬頂著自己的攻擊沖了上來。長矛被白虎烈光波轟中,吸水之勢頓時被打斷,增大了幾分的長矛在空中斜飛而出,翻滾著落向遠處。

戴沐白冷哼一聲,全身金光大放,一層毛發散落而下,那是之前他被水珠轟中時受到的傷害,不過也僅止于皮毛而已。

“後退,在聖柱台上防守反擊。只要長矛不吸水,你就不急著攻擊。”唐三平靜的說道。

橫起的黃金長矛此時正與海綿平行,矛鋒直指戴沐白,就在他以為戴沐白會追上來攻擊,准備將他吸引到海面上,再全力攻擊的時候。他卻驚訝的發現,戴沐白並沒有撲出來,龐大的身體雖然已經到了水面上,但他兩只前爪在水面上一拍,那麼龐大的身體居然倒翻而回,穩穩的落在了海之矛聖柱台上。與此同時,虛幻的彩霧彌漫而起,將海馬聖柱台完全籠罩在內。海矛斗羅的視線中頓時失去了戴沐白和甯榮榮的身影。

以海矛斗羅那樣強悍的實力,遇到眼前的情況也不禁一陣郁悶,感覺上,這挑戰者就像是看透了他的一切想法似的,根本不上當。不但阻止了自己強悍的蓄力能力,而且守的極穩。沒有露出絲毫破綻。更令他無奈的是,考核中他不能借助海之矛聖柱的能力,聖柱台竟被對方鳩占鵲巢。實在是郁悶。

他又哪里知道,戴沐白雖然不可能看透他的心,但冷眼旁觀的唐三卻相當于是戴沐白的大腦。他的分析和控制戰場的能力本就強,此時在冷眼旁觀,非戰斗狀態下去分析,再加上凌駕于海矛斗羅之上的精神力做判斷,戴沐白又怎麼可能犯錯呢?此時海矛斗羅面對的,可以說是唐三的大腦加上戴沐白與甯榮榮聯合的實力。

金色長矛遠飛,再次做出吸水狀,海之矛聖柱台上立刻就是一道白光毫不猶豫的噴射而來。

以戴沐白的魂力,加上武魂真身的狀態以及甯榮榮的輔助,就算上百米的距離也不算什麼。只需要盡可能的將白虎烈光波壓縮的攻擊面積小一些,攻擊距離自然就會隨之增加。雖然威力不足以傷害到與矛合體的海矛斗羅,但影響他這吸水的能力卻毫無問題。

氤氳的迷霧在聖柱台上飄蕩,看上去,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朝著戴沐白與甯榮榮一方傾斜。兩人畢竟是腳踏實地站在台上,雖然唐三也不知道海矛斗羅這種形式的武魂真身對自身魂力消耗如何,但既然是武魂真身狀態,消耗就不會低,至少不會比戴沐白和甯榮榮更低。等級越高的魂師,武魂真身的威力也就越大,相應的,消耗的魂力也就會越大,在這種情況下,懸浮于海中海上的海矛斗羅在自身魂力恢複上就屈于劣勢。腳踏實地的戴沐白和甯榮榮在恢複上就要好的多。

而且在甯榮榮那幻之空間的籠罩下,就算此時他們二人解除武魂真身狀態,海矛斗羅也無法發覺。幻之空間不但能夠在籠罩敵人的時候迷惑敵人,同時也能夠起到隔絕外界精神力的作用。這是大多數領域都擁有的能力。以迷幻效果為主的幻之空間在這方面更是格外強悍。

海矛斗羅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黃金長矛不再憑空對峙,光芒一閃,直接紮入了海中海之內。

唐三心中一凜,精神力開啟強度再次增加,緊緊的鎖定著黃金長矛在海中的動向。海矛斗羅絕不會做無謂的事。潛入海中,他要麼是要通過大海的掩護恢複本體來回複魂

。麼就是有什麼與大海結合的攻擊手段要施展。雖然無法像在海面上那樣吸收海水,但海斗羅與大海結合,實力無疑會獲得極大的增幅。

“小心,解除真身,沿聖柱台右側邊緣潛入海水。”唐三急促的聲音驟然在戴沐白和甯榮榮耳中響起。幻之空間雖然能隔絕精神力,但對唐三卻起不到阻擋效果。一是因為他對甯榮榮的實力極為熟悉,二是因為他的精神力實在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境界上已經不低于海神斗羅波賽西,本身又是雙領域的擁有者,甯榮榮的幻之空間並非天賦領域而是魂骨激發的領域,自然難不住他。

就在唐三聲音傳到的同時,突然間,海中海左側,大片的海水突然化為金色,緊接著,黃金長矛帶著一股直徑五米的巨大水柱沖天而起,水柱完全被渲染成了金色,帶動水柱的黃金長矛更是綻放出太陽般的光彩,上面浮現出一個黑色魂環,通過精神力的掃描,唐三清楚的發現,這個魂環乃是海矛斗羅的第九魂環。

看到這一點,唐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急促的向戴沐白與甯榮榮傳去一個“快”字。

轟——,金色水柱在空中爆裂,化為大片的金色光雨從天而降。那金色光雨看上去飄飄蕩蕩,速度也並不快,似乎沒有什麼攻擊力。

但是,它卻覆蓋了海之矛聖柱台的每一個角落。

幻之空間是迷幻類領域,自然無法這光雨的降落,在金色光雨即將落到聖柱台的同時,黃金長矛已經急速膨脹,光滑的長矛上浮現出無數魔紋,竟是與海之矛聖柱上的圖案一模一樣。龐大的能量波動令下方的海水沿著長矛的指向裂開。恐怖的能量波動甚至讓長矛周圍盤旋著數十道扭曲的黑色電光。

毫無疑問,黃金長矛的這一擊必定是石破天驚的。這是一種最為恐怖的第九魂技,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第九魂技乃是單體攻擊。將龐大的能量凝聚于一點爆發,以目前的史萊克七怪之中,就算是最為強大的幽冥白虎正面抵擋,也必定要受到重創,更何況是目前的戴沐白和甯榮榮了。

但是,這瞬間凝聚了全部能量的黃金長矛卻怎麼也刺不出去,就那麼旋轉在半空之中,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可是,它要等待的消息始終沒有到來。

原來,在海矛斗羅剛剛開始發動的時候,唐三就發現了他的目的。海矛斗羅帶起的那股水柱確實是沒有任何攻擊力的。水柱之所以化為金色,那是因為在海水之中,注入了海矛斗羅的精神力。化為光雨之後,每一點水滴上都附著著他的精神力。他對幻之空間確實探測不到任何動向,就想到了用這種方法。只要這些沒有攻擊力的金色光雨落在戴沐白和甯榮榮身上,那麼,海矛斗羅立刻就會通過精神力發現他們的方位。他這第九魂技的攻擊速度足以媲美瞬間轉移。想要閃躲是決不可能的。否則這也不是單體攻擊的第九魂技了。

可是,海矛斗羅帶起的那充滿精神力的光雨落在海馬聖柱台上,他卻怎麼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精神力傳遞給他的消息是,海之矛聖柱台上空空如也。絲毫沒有尋覓到戴沐白和甯榮榮的蹤跡。

唐三憑借著浩瀚精神力的探測,紫極魔瞳的敏銳觀察以及超強的判斷力,完全掌握了海矛斗羅的想法,此時戴沐白和甯榮榮都在聖柱台另一側的大海之內。那探測光雨落入海中,水滴立刻就會被海水同化,強如封號斗羅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再感受到什麼。聖柱台上確實沒人。海矛斗羅則蓄力一擊又怎麼發得出呢?

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令海矛斗羅有種想要吐血的沖動,要知道,凝聚著第九魂技需要消耗的魂力可是天文數字的概念。如果不發出,積蓄的能量也會消耗大半。他的魂力之前本就消耗不少。而且在化身入黃金長矛,施展那特殊的武魂真身時,表面看去他在戴沐白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可實際上,面對那種狀態下的戴沐白瘋狂攻擊,他怎麼可能沒受到影響呢?雖然他憑借那時的狀態扳回了劣勢,占據先手位置。但卻沒能像想象中那樣重創戴沐白。

自身受傷,消耗又一直高于對手,持續下去,只會對自身不利。這也是為什麼海矛斗羅急于與戴沐白決戰的重要原因。不盡快擊潰對手,他自身的消耗就要承受不住了。

唐三判斷的不錯,海矛斗羅確實是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中實力排名前三的。但有一點唐三也沒想到。在全部的七聖柱斗羅之中,海矛斗羅的武魂海之矛是最接近陸地魂師器武魂的。並不是十分倚仗大海的力量。在這一點上,他甚至還不如實力較弱的海馬斗羅。

海矛斗羅的能力以強大的攻擊力著稱,一往無前的攻擊力,強悍的突破力是他的特點。要是讓他將自身的威勢都發揮出來,別說是戴沐白加甯榮榮,就算再加上一個奧斯卡也不會是他的對手。他那強大的攻擊魂技發揮出來,在海神島上能夠正面阻擋的,恐怕只有海神斗羅波賽西才能做到。

可是,他有些過于輕敵了,看待戴沐白不過七環的實力,剛開始他並未如何在意,很快就讓戴沐白狂風暴雨般的攻勢憑借武魂真身進行壓制。等到他自己釋放武魂真身,希望憑借以傷換傷來戰勝對手時,又沒能得逞。在他高攻擊背後的缺陷就逐漸暴露出來。那就是對幻境類領域的無奈,以及高攻擊帶來的高消耗。

在唐三的指揮下,此時海矛斗羅自身的魂力消耗程度已經達到了相當恐怖的程度,這凝聚了卻無法發動的第九魂技寂滅,大海的歎息,怎麼也無法發揮。單體攻擊需要鎖定目標,做不到鎖定,他就沒辦法將攻擊的威力發揮出來。

幻之空間依舊在聖柱台上凝兒不散,聖柱台的面積雖然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海矛斗羅明白,自己如果無目的的發出者一擊,只會徒增消耗而已。他也想到了對方兩人可能進入海水之中。控制著長矛圍繞著聖柱台旋轉起來。

可甯榮榮卻將幻之空

圍擴大到海面上,黃金長矛入海探測,兩人就飛快的t7台,黃金長矛借助精神力與海水融合的光雨探測,他們就潛入海中。憑借著唐三搶先一步的提示,兩人有驚無險的躲閃著海矛斗羅帶給他們的威脅。而海矛斗羅的魂力也就在這種情況下不斷的消耗著。

終于,海矛斗羅無奈之下,還是收回了自己的第九魂技,只能任由魂力大量的消耗。

“出來,可敢堂堂正正的一戰。”海矛斗羅憤怒的聲音在海中海上回蕩。

戴沐白一向是極其強悍的,正想回應時,唐三簡單而有力的聲音卻已傳了過來,“激將法。不要理會。”

金光一閃,黃金長矛刺至海之矛聖柱台處。為了直接的戰斗,無奈之下,海矛斗羅只能闖入幻之空間。雖然在對方領域中作戰十分吃虧,但不這樣做,他堂堂的封號斗羅,七聖柱守護者之一,就要被對手耗盡魂力而敗了。豐富的戰斗經驗令他做出了最正確的反應,此時他被唐三的精神力聯合戴沐白、甯榮榮完全壓制,必須要盡快進行接觸戰。

就在長矛鑽入幻之空間的刹那,哪怕是從外面去看,也立刻看到無數金光從幻之空間內綻放開來,這又是海矛斗羅的無奈,進入無法探查清楚的空間之中,他如果不這樣做,立刻就有可能受到重創。這一擊是必須要發出的,即為了保護自己,也同時判斷戴沐白與甯榮榮所處的位置。

海矛斗羅擁有著豐富的戰斗經驗,通過之前的種種情況,他隱約已經發現了情況的不對。自己在戰斗過程中完全被牽著鼻子走,優勢發揮不出來,還被對方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的劣勢。最可惡的是,每一次自己發動的攻擊手段對方都像是未卜先知一般,選擇了最正確的方法進行應對。

充分利用他們的各種優勢。他隱隱感覺到,這種程度的被針對已經不是實戰經驗所能解釋的了,必定有什麼原因。只是,他卻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目前所面臨的情況,竟然是因為對手的伙伴中,有一人的精神力已經強大到了凌駕于自己探測之上的程度。

所有金光從迷霧中掃過,依舊沒有帶給海矛斗羅任何回應,戰斗開始到現在的種種痛苦感覺終于爆發出來,憤怒的情緒難以抑制的在胸中蔓延,長矛收攏,飛速的來到海之矛聖柱旁,金光一閃,虛幻的人影飛速的從長矛中分離出來。可就在這個時候,海矛斗羅心中卻產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情緒。龐大的壓力,就算是他這種級別的強者也不禁出現了難以為繼的感覺。

龐大的身影從迷霧中顯形,充滿王霸之氣一往無前的恐怖金光在他眼前爆發,六道金光在空中交彙成一個巨大的殺字,但令人奇怪的是,這攻擊在出現的同時,卻並沒有鎖定海矛斗羅的身體,也就是說,海矛斗羅完全可以通過閃避來解決問題。可是,他能夠閃避麼?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在海矛斗羅身後,就是海之矛聖柱,作為聖柱的守護者,不論是出于本能也好,懼怕聖柱受到損害以及海神威嚴被觸犯也罷,他都絕不能進行任何閃躲。惟有硬接一途。而對手沒有鎖定他,將全部用來鎖定的能量都轉化為了攻擊力。孤注一擲的能量瞬間爆發開來。

原本,海矛斗羅這就是一個誘敵之策,你不是能夠預判我會做什麼嗎?那好,我就讓你預判。黃金長矛回到海之矛聖柱旁時,身體就要與長矛分離,似乎魂力無法再堅持這種狀態下的武魂真身了。而且他這分離是完全真實的,他知道,不真正的進行分離,是無法欺騙到對手的。但是,對手就算對戰斗預判的能力再強,也不可能預判到自己的一個特殊技能。那是來自于海矛斗羅擁有的唯一一塊兒魂骨的技能。也正是因為這塊兒魂骨的存在,他才擁有了化身入矛、融為一體的武魂真身。是當初他得到第七魂環的時候一同獲得的。魂骨附帶混跡,還原。也就是說,在任何狀態下,他都可以通過透支自己的魂骨能量迅速恢複到自己那特殊的武魂真身狀態。

顯示虛晃一槍,分離武魂真身,當對手攻擊降臨的時候,再迅速還原。如果對方並沒有發動攻擊,那麼,他索性就在聖柱台上休息。畢竟他的魂力遠遠超過對手,只要有了回氣的工夫,他也並不吃虧。可謂是一舉兩得。

但是,海矛斗羅卻怎麼也沒想到,對手確實是發動了攻擊,但對手發動的攻擊卻和他想象中一點都不一樣。准確的說,比他想象中的威力要大的太多太多了。

一絲疑惑飛速的在海矛斗羅腦海中蔓延,那擁有白虎武魂的魂師,只有七個魂環,此時所施展的攻擊技能最多也就是第六魂技,因為他的第七魂技是武魂真身。可是,為什麼他眼前發動的這一擊,甚至不比自己全力發動的第八魂技威力低呢?而且是那麼的一往無前,將所有能量完全爆發,也沒有鎖定自己的身形,卻從一個自己完全不敢閃躲的位置發動了攻擊。這所有的一切,也未免太詭異了吧?

不過,不論此時他心中怎麼想,面對那恐怖的攻擊卻只有硬擋。還原技能瞬間發動,剛剛分離而出的身體被這魂骨技能強行拉回了體內,長矛就在那短促的時間內幻化出無數的迎向了戴沐白的攻擊。

海矛斗羅相信,對手的攻擊雖強,但最多也就是創傷自己,但卻絕對無法擊潰自己。他這身與矛合的特殊武魂真身,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抗擊打能力。而對手如此孤注一擲的攻擊,必定會露出巨大的破綻,那時候,就是自己反敗為勝的時候。至于另外一名輔助系魂師,根本沒有任何攻擊力。只要這個強攻系魂師敗了,另一個只不過是隨手就能收拾。領域也無法阻撓自己。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一章 海馬聖柱之戰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現,小舞獻祭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