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九章 第六考,海神斗羅的攻擊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九章 第六考,海神斗羅的攻擊


唐三聽到海神斗羅波賽西說出的那句話時,只覺得腦?FT翻地覆,似乎有無數能量在自己腦海中炸響一般,炸的他眼前一陣空白,呆呆的站在那里,完全說不出話來。

第六考的考官,竟然從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換成了海神斗羅波賽西?這個消息對于他來說,震撼實在太大了。伙伴們雖然臉色難看,可是,他們卻都不像唐三對于絕頂斗羅那樣了解。

波賽西是誰?曾經天下三大至強者之一,而在這海神島上,就算是自己的曾祖或者是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到來,也不可能贏得了她。可以說,在海神島上的波賽西,就是當今魂師界的第一人。真正的至強者。

如果史萊克七怪此時全部達到了封號斗羅級別,說不定唐三還有幾分挑戰她的信心。可現在擁有第八魂環的都只有他一個,這一戰要怎麼打?

很明顯,波賽西雖然只有一個人,但她要比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相加還恐怖的多。不難想象,當波賽西的實力完全展現出來時會是怎樣一個局面。別說是自己六人,就算是七聖柱守護斗羅一起上也一樣抵擋不住啊!九十九級封號斗羅,對于他們來說,與神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距了。別說是一炷香的時間,他們能否抵擋住波賽西的一次攻擊都是很大的問題。恐怕她只需要隨手一擊,就能將己方眾人全部毀滅吧。

一旁的海龍斗羅此時臉色已經變得極其古怪,他同樣也是知道海神斗羅波賽西實力的。在海神斗羅的攻擊下堅持一炷香,這種考核怎麼有通過的可能?換了他們七聖柱守護斗羅可能還有點機會。前提是海神斗羅波賽西並不借助海神殿中的力量。在海神島上,波賽西天下第一強者之稱絕非浪得虛名。

“前輩,這是真的?為什麼會給我們一個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唐三眼中怒光閃爍,他並不會退縮,但這樣的考核真的是能夠完成的麼?

波賽西微微一笑,道:“稍安勿躁,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考核過程中,我不能利用大海以及神殿的力量向你們攻擊,不使用領域的力量。

只能使用前六個魂技。同時,只要你們六個人中,在一炷香燃燒殆盡時,只要還能有一人站立著,那麼,就算你們通過考核。不過,你們只有一次機會,鑒于第五考核難度下降的情況,你們修整的時間只有三天。三天後,即將接受我的考核。”

聽了波賽西這樣的解釋,唐三的臉色才恢複了幾分,確實,如果面對全力以赴的海神斗羅,他們當然是沒有任何機會的,但有了眼前這些限制,他們卻未必就沒有一戰之力。不能使用七、八、九三個魂技,就意味著波賽西不能使用包括武魂真身在內的最強三大魂技。實力自然要下降的多,不利用大海以及海神殿的力量,無疑也成為了很好的制約。最重要的是,海神斗羅還不會使用她的領域。

唐三心念電轉,快速的思索著,這時,他身後的戴沐白向波賽西道:“前輩,那三天之後的考核,竹清能否與我們一同參戰?”

波賽西淡然一笑。“可以。不過。先前所有對我地限制全部取消。你們自行取舍吧。”

“呃……。那還是算了。”不用算也知道。多一個朱竹清。哪怕是算上幽冥白虎。也絕對無法與海神斗羅被削弱地那些能力相比。

唐三沉吟道:“前輩。我還有最後一個請求。能否讓我們選擇挑戰地地點?”

波賽西微微一笑。道:“海神島境內。你們可隨意選擇。”

唐三毫不猶豫地道:“那我們就選在海神山腳下。三天後。請前輩指教。”

波賽西微笑頷首。“三天後。我在海神山等候你們。”紅色地身影飄然而起。未見她如何作勢。人已經如同紅云一般飄蕩而起。頃刻間消失不見。

波賽西走了,史萊克六怪卻一點也沒有精神放松的感覺,剛剛通過了第五考,卻要在三天之後就面臨如此艱難的第六考,他們當然不會以為,只使用前六個魂技的波賽西就好對付了。要知道,她的魂力可還是九十九級。不論是戰斗經驗還是對技能的使用、掌控,以及那遠超他們總和的強大魂力,都不是他們能夠輕易對付的。

站在一旁的海龍斗羅有些無奈的笑笑,“真不知道該恭喜你們,還是該為你們擔心。能夠得到波賽西大人的指點,對于你們未來的修煉,好處是毋庸置疑的。你們應該也發現了,我們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之中,除了我的武魂還算不錯,其他人的最多只能算是中上,我們之所以能夠修煉到封號斗羅,其實都是因為得到了波賽西大人指點的緣故。可以說,沒有波賽西大人,就沒有我們的今天。但是,在我們眼中,波賽西大人卻是深不可測的,她才是真正的汪洋大海。有她在海神島,不論是強大的海洋十萬年魂獸,還是那些陸地魂師,都不敢觸犯海神大人的尊嚴,才能保我們這一方樂土。你們還是要做好心理准備比較好。波賽西大人只需要使用五成魂力,任何魂技,我也是一擊都無法接住。”

本來史萊克七怪心中就已經有些頹然,此時聽海龍斗羅這麼一說,他們面面相覷之下,除了唐三以外,都有些六神無主。

“多謝前輩提醒。還有三天時間,我們會好好計劃一下的。告辭。”

離開海龍聖柱台,眾人返回到海魔女聖柱台外圍的森林之中一邊休息,一邊等待朱竹清吸收神賜魂環。唐三在選擇了休息地點後,立刻就盤膝打坐,一句話也沒有多說。熟悉他的眾人明白,這是唐三陷入深思的習慣。誰也沒有打擾他,只是靜靜的坐下修煉。三天後的一戰,對于奧斯卡、戴沐白和馬紅俊來說,都是此次考核的終點。能否通過考核,在此一舉。一旦失敗,按照海馬斗羅所說那樣,結果就會是……

因此,可以說,海神斗羅波賽西這一關,對于他們六個人來說都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波賽西說了,他們只有一次機會,容不得半分馬虎。既然給予了這樣的考核,那麼,至少證明他們完美發揮的話,是有

核機會的。

唐三此時在思考的,是波賽西之前所說的每一個字,反複推敲,再結合史萊克六怪自身的實力進行精密的計算。波賽西的實力對于他們來說可以算是未知的。因此,唐三的計算只能是算出如何將己方實力完全發揮出來,發揮到最佳狀態。達到最好的效果。還有就是利用規則,六對一,這就不是取巧,而是智慧了。

朱竹清在兩天後完成了對神賜魂環的吸收,成為既唐三之後,史萊克七怪中第二個達到魂斗羅境界的人。她也獲得了一個相當強悍的單體攻擊技能,令她自身實力大增。可惜,她的技能是無法作用在一天後的第六考之中了。

在朱竹清完成神賜魂環吸收的同時,唐三也停止了思考,最後一天,是他安排戰術、演練戰術的時間。

一炷香的時間並不短,如果是正常燃燒的話,最多足以燃燒半個時辰的工夫。對于波賽西這樣的巔峰強者來說,半個時辰已經足夠她做很多事了。

如何在這一炷香的時間內,利用六怪自身能力尋找各種方式來抵擋波賽西,這就是唐三之前兩天一直在考慮的。這最後一天,他要與伙伴們商量,集思廣益。單一的方案肯定是不行的,只有多重准備,機會才會大一些。

雖然第六考尚未開始,但壓力已經降臨,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刻,每個人的大腦都變得格外靈活,自身潛力也在潛移默化的激發著。

“要是不行的話,就讓小白帶我出海一次,隨便找個萬年魂獸先把實力提升到魂斗羅級別。

多一環,我們整體實力總會增加一些。”戴沐白斷然道。

“不行。”唐三立刻否決了他的提議,“第六考雖然凶險,但我們也不能拿你的前途做賭注。你應該明白,對于魂師來說,第八、第九兩個魂技有多麼重要。那是同等級較量時最直接實力對比。”如果能夠通過第六考,戴沐白目前的情況正好能夠得到額外的神賜魂環獎勵,那麼,他就將擁有最佳的第八魂環。與隨便找一只萬年海魂獸怎會相同呢?

戴沐白皺眉道:“可是,如果我們無法通過第六考,死在這里。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咱們七怪中,我是年紀最大的一個,如果提升這些實力後,能夠讓大家順利度過難關,是絕對值得的。而且,你的第八魂環不也是海魂獸麼?效果一樣很好啊!並不是說海魂獸就不適合我們,只不過要看是怎樣的海魂獸。這兩天我已經想的很清楚了。只要不是神賜魂環這種需要沖擊身體極限的吸收,有這最後一天時間對我已經足夠。小三,別阻攔我,為了大家能夠生存下去,讓我去吧。一切為了生存。”

一邊說著,戴沐白已經站起身,轉身就要走。唐三猛的躥起,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不行,老大。你……”

其他人也都站了起來,除了朱竹清以外,奧斯卡、甯榮榮和馬紅俊橫身擋在了戴沐白身前。

戴沐白拍拍唐三抓在他肩膀上的手,“小三,小奧、榮榮、胖子,你們都不要阻攔我。作為團隊的老大,又是目前唯一一個沖擊到瓶頸的人,這樣選擇都是為了我們能夠活下去。再好的魂技,人死了,還有什麼用呢?同時,我這樣做也是為了竹清。我可不希望她還沒嫁給我就做了寡婦。和死亡相比,魂技有可能差一點算什麼?更何況,小白乃是十萬年魂獸,大海中的霸主,難道你們還怕她不給我找一個合適的魂環麼?在擁有考核在身的情況下,我們是可以任意離開海神島的,反正有考核的制約,到時間沒參加考核直接就會死。我問你們,如果現在換了是你們的魂力達到了瓶頸,你們會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現在就不要再阻攔我。我們是一個整體,我是你們的大哥,誰也不能死,我們在海神島如此艱難的修煉到了今天,為的是什麼?為的是能夠在返回大陸之後,鏟除武魂殿。”

到這里,戴沐白眼中威棱四射,無與倫比的霸氣以及當家大哥的氣勢令唐三四人都停止了對他的阻攔。

朱竹清微微一笑,美眸中沒有半分擔憂,反而充滿了自豪。為了自己的男人而驕傲。“我和你一起去。”說著,她上前拉住戴沐白的手,兩人飄身而起,消失在樹林深處。

“沒事,戴老大去就去吧。反正通過考核後,我們等級也夠了,給個神賜魂環我留給他,讓他用在第九魂環就是了。”馬紅俊用力的甩了下自己的拳頭。

奧斯卡瞪大了眼睛,“媽的,死胖子,你怎麼把我要說的話給說了。你是老四,我是你二哥。這種事,輪也輪不到你。跟你說,別和我爭,等以後輪到你了再說。”

唐三輕歎一聲,“沒事,這件事是大家的事,不能由任何一個人來承擔。等我們下次再遇到合適的魂骨時,優先讓戴老大選擇。如果不適合他,我們就想辦法換一塊兒合適的給他。至于其他彌補的辦法,都要等我們通過全部考核再說。好了,我們繼續安排明日一戰,沐白為我們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

一會兒的工夫,朱竹清回來了。她有些無奈的告訴眾人,由于已經通過了全部考核,她已經無法離開海神島,小白對她說,雖然大家關系好,但她也不能違背海神大人的旨意。如果朱竹清執意離開海神島的話,立刻就會受到所有魔魂大白鯊的攻擊,同時還會引來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的追擊。無奈之下,她就只能回來了。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照耀在海神島上時,就落在了那巍峨聳立在海神山山頂的海神殿上,神聖的金色渲染著整座海神山,令這里所有的植物仿佛都煥發出了勃勃生機。

環形海還是那麼清澈,但此時卻並不平靜,七道水線從岸邊的方向直奔海神山而來。那是站立著的七個人,也未見他們如何作勢,他們的身體卻以驚人的速度穿越著環形海。

仔細看才能發現,原來在這七個人腳下,都各自踩著一條巨大的白色鯊魚。正是海洋中的霸主之一,魔魂大白鯊。

白得知今

克七怪要挑戰海神斗羅波賽西,親自帶著六名族人前T[然,用她的話來說,這很可能是最後一次了。但盡管她並沒有給眾人鼓勁,但從她的眼神中,史萊克七怪還是得到了很多的鼓勵。

“我回去了。要是你們這次還能不死的話,記得到海邊和我說一聲。”小白深深的看了眾人一眼,並沒有留下,帶著自己的六位族人轉身而去。

看著小白漸漸遠去的身影,史萊克七怪的目光卻變得格外堅定起來,白沉香從天而降,也落在了他們身邊。

戴沐白微微一笑,向朱竹清道:“老婆,給點刺激行不行?”

朱竹清俏臉一紅,但卻出奇的沒有反駁他,走上前,主動摟上他粗壯的脖子,四唇相接,一向冰冷的她竟然出奇的熱情,仿佛由冰變成了水,要將戴沐白徹底融化似的。

奧斯卡立刻轉過身,深情脈脈的看著甯榮榮,“老婆,我也要。”

甯榮榮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巴掌,“要你一臉。等通過了這次考核再說。要是最後站著的人是你,我考慮考慮給你點獎勵。”

奧斯卡無奈的道:“這不公平,你看看人家竹清和沐白。”

甯榮榮哼了一聲,“竹清不需要參加考核,我還要參加的。要是你擾亂了我的心神害死大家,你付得起責任麼?”

“呃……,那算了。我忍了。”

從朱竹清吻上戴沐白的時候,馬紅俊的小眼睛就落在了白沉香的身上,“香香,你看……,這個……”

白沉香俏臉上流露出一抹嬌羞,緩步走到胖子身側,正在胖子激動的以為要發生什麼香豔景象的時候,白沉香卻停下了腳步,低聲道:“通過考核,我讓你親一下。好麼?”

“好,當然好……”聽了白沉香這句話,胖子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那可不是因為激動,而是因為興奮的。刹那間,胖子只覺得鳳凰火焰已經在燃燒,全身上下,就是一陣獸血***。

舞輕巧的來到唐三身邊,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牽住了他的手。為了這第六考,先前在對岸的時候,小舞的靈魂就已經回歸本體。她靈魂附體的時間足以支持考核了。

唐三摸摸小舞的頭,再摸摸她那整齊的蠍子辮,在她額頭上輕吻一下,低聲叮囑道:“不許沖動,一切按照計劃行事。你要記住,要是你再出什麼問題,你承受了什麼,我就加倍承受。”

舞顯得出奇的乖巧,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說著,她突然踮起腳尖,在唐三的唇上輕吻一下,輕笑中摟住唐三的腰,將頭靠在他溫暖的胸膛上。享受這戰前的最後甯靜。

“你們准備好了麼?”云淡風清般的聲音飄渺傳來,令史萊克七怪的臉色全都變得凝重起來。七人一字排開,白沉香也站在馬紅俊身邊,朝著海神山的方向看去。

紅色身影從天而降,和以往一樣,沒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出現的,海神斗羅波賽西已經落在了他們面前。和以往相比,此時的她,臉上少了幾分笑容,卻多了幾分嚴肅,鄭重的看著史萊克七怪,目光從唐三臉上一直掃到最後的白沉香面龐。

“你們的機會只有一次,我不會放水,如果通不過我的考核。那麼,海神大人帶給你們的懲罰是什麼,想必你們都很清楚。”

同樣的話從海神斗羅波賽西口中說出,眾人頓時感覺到空氣似乎都變得凝重起來,心頭沉甸甸的,巨大的壓力,令他們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就在這時,唐三突然上前一步,昂首挺胸,高聲道:“我們已經准備好了。也一定能夠通過前輩的考核。”他的聲音中充斥著發自靈魂的震蕩,仿佛尖錐一般,硬是沖破了波賽西帶給他們的巨大壓力,令伙伴們的眼神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波賽西淡然道:“那好,無關人等到一旁觀戰。考核馬上開始。”一邊說著,她大袖一揮,朱繡清和白沉香只覺得一股無法抵禦的龐大能量從四周傳來,身體一緊,下一刻,已經騰云駕霧般飛了起來,直接落在了通往海神殿的階梯之上。高度足足超過了五十級位置。

波賽西手腕一翻,就像以前取出其他物品那樣,神奇的多了一根香,連唐三紫極魔瞳那樣的眼力都沒有看出她是怎樣做到的。似乎就是從她手中變出來似的。

“前輩,我幫您點燃吧。”馬紅俊突然說道,同時,張嘴輕吐,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縷火線朝著波賽西手中那根香的香頭飛去。

波賽西淡然一笑,任由鳳凰火焰落在那香頭之上,“那我就不客氣了。”

香頭順利點燃,疑慮青煙嫋嫋而上,但馬紅俊的臉色卻變了變,怪聲道:“前輩,您這香不對啊!不會燃燒的比普通香時間長吧。那樣的話,對我們可就不公平了。”

波賽西瞥了他一眼,馬紅俊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也被看得穿透了一般,機靈靈打了個寒戰,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難道說,讓你用鳳凰火焰一下將它化為灰燼才是合格的香麼?”波賽西淡然一笑,也不將香插在一邊,就那麼用左手捏著,在香頭上吹了吹,“你們要小心了。”

一計不成,史萊克六怪的精神頓時高度緊張起來,雖然他們也沒指望這第一計能夠成功,但只要耽誤一點時間,讓那香多燃燒一點,對他們來說都是有利的。

“走。”唐三大喝一聲,刹那間,六怪的身體同時動了。

在波賽西有些錯愕的注視下,六個人竟然同時調轉身形,背上都出現了一對淡淡的白色翅膀,帶著他們的身體宛如煙霧一般飛速遠遁。每一個人飛行的方向都不一樣,須臾之間已經跨越了環形海,身在數百米之外。而且速度還有繼續增加之勢。

第六考說的是,在海神斗羅波賽西攻擊下堅持半個時辰,可沒說一定要硬拼,這是唐三從考題中讀懂的內容。因此,他們在馬紅俊干擾波賽西的時候,就已經同時吃下了一根複制鏡像腸。波賽西當然不可能知道他們吃的複制鏡像腸效果是什麼。但她卻怎麼也想不到,這效果居然是白沉香鮮血為

尾雨燕武魂。

白沉香只有五個魂環,史萊克七怪任何一個都是七環以上,使用白沉香鮮血制造的複制鏡像腸,就相當于他們憑借自身七、八十級的魂力卻只能使用五環能力。連武魂真身都沒有。

但是,這些對于史萊克七怪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能夠在海神斗羅波賽西的攻擊下堅持一炷香,而不是方式。

唐三精確的計算過,自從白沉香突破五環之後,她的速度就再次增加,哪怕是已經達到第八環的朱竹清,在速度上也比純敏的她快不了什麼,重要的是,朱竹清可不能飛,只是在地面上的速度,而白沉香這速度,卻可以天高任鳥飛。

海神斗羅波賽西那天說過,她將不會利用大海的力量、領域的力量。這樣一來,她就不能利用環形海中的海水來制約眾人。以白沉香的武魂飛起,同時朝著不同的方向飛出,波賽西就算要攻擊,也只能逐一進行。而攻擊就要耽誤時間,哪怕是她這樣的強者也不例外。她想要一一將眾人收拾掉,在尖尾雨燕武魂的急速逃跑中,時間流逝的自然會很快。

白沉香的五個魂技,技能很簡單。

第一個技能是加速,第二個技能是加速,第三個技能,還是加速,直到第四個技能才是規避,而從邪魔虎鯨身上得到的第五魂環才帶給了她一個干擾探查波紋的技能。

這第五魂技可以進行范圍探查,將探查結果反饋自身,同時可以干擾他人一切精神力的探查。干擾能力根據使用者精神力的大小而定。如果是白沉香用出這第五魂技,史萊克七怪中她一個都干擾不了。更不用說海神斗羅波賽西了。但是,當這個技能從唐三以及其他五怪身上同時用出時,其干擾能力就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程度。

面對波賽西,誰敢有任何保留,飛身而起的同時,亢奮粉紅腸就已經吃了下去,六怪幾乎同時展開了白沉香的五個魂技,全面加速,以不規則的方式疾飛而出,同時釋放出了強烈的探查干擾波紋。

只見半空中一圈圈灰色波紋在彼此碰撞中籠罩了整個空間,尤其是唐三釋放出的干擾波紋,更是帶著一層藍色的光暈,像長了眼睛似的,直接朝著波賽西身上籠罩過來。

面對這樣的局面,波賽西不禁微微一愣,她確實沒想到,史萊克七怪居然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來針對自己。按照她原本的猜測,本以為唐三將考核地點選在海神山腳下,是為了借助山上的眾多植物,施展他的藍銀領域,以達到最佳效果。

唐三八人來到海神島已經有差不多四年的時間了,波賽西一直在觀察著他們,尤其是經曆海神九考的唐三,對于唐三所擁有的各種能力,她也基本都摸清楚了。不過,三天前唐三與海龍斗羅一戰,還是令她再次驚奇。尤其是唐三最後使用的暗器,神妙無比。在同等級別的實力對戰下,絕對有力挽狂瀾的能力。但總體來看,唐三最強的還是利用兩大領域以及自身各種技能來戰斗。以及和伙伴們的配合,精確的計算能力。只是沒想到,他今天一上來卻安排了這樣的分散逃遁戰術。雖然看上去有些狼狽,但效果確實很好,連波賽西也不禁暗自贊歎。

淡淡的笑容出現在波賽西嘴角處,好吧,我就陪你們玩玩。淡淡的藍光從波賽西身上亮起,那些干擾光波一接近到她身體,立刻被阻擋在外,身形一閃,她已經飛了起來。並沒有向任何一個人進行追擊,而是直上高空,就像是憑空拔高一般。速度之快,猶在逃遁的史萊克六怪之上。眨眼的工夫,就已經來到了數百米的高空。

緊接著,波賽西做出了一個合抱的動作。身體在空中飛速旋轉一周,刹那間,一層藍色氣流已經從她身上席卷而出,圍繞著她的身體飛速擴張開來。波賽西肩頭一晃,雙臂同時震動,頓時,那藍光的擴散以幾何倍數的增強起來。看上去,就像是出現在空中的一個巨大漩渦。

表面看去,形態有些像龍卷風,但那卻絕不是風的力量,因為其中蘊含的,完全是水屬性的能量波動。

以唐三為首,眾人發動的干擾波紋確實連波賽西的精神力也干擾了,使她無法憑借精神力鎖定眾人。但是,這就真的有用麼?

沒錯,波賽西說了,她不會借用大海的力量,但海神島畢竟是海島,在這里,水屬性能量分子要比陸地上充裕的多。

正在急速飛行的唐三猛然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強烈的拉扯力,原本急速前行的身體頓時一滯。飛行的速度驟降。仿佛自己身上被系上了一條繩索,正在向後扯動自己的身體似的。

吃驚之下,唐三下意識回頭看去,正好看到了空中雙手合抱的波賽西,以及伙伴們的情況。心頭頓時一沉。

唐三無疑是眾人實力中最強的一個,連他都感受到那吸扯力帶給自己強烈的制約,就更何況其他人了。

反應最強烈的就是奧斯卡和甯榮榮,兩人使用白沉香鮮血制造的複制鏡像腸,他們的身體卻還是輔助系魂師的。魂力雖強,但在那恐怖的吸扯力面前,掙紮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眼看著他們已經無法再前飛,並以極快的速度被向後吸扯著。

馬紅俊和戴沐白兩人至少還能穩定著自己的身體,雖然向前飛行已經十分艱難,但至少還能保證不被拉扯回去。小舞的情況不如他們,雖然不像甯榮榮、奧斯卡那樣被飛速拉回,但也在緩慢的後退之中。

波賽西應對史萊克七怪逃遁的方式很簡單,你們不是封鎖了我的精神力探查麼?那好,我就用全方位攻擊手段來對付你們。盡管六怪已經極為分散,但對于魂力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海神斗羅來說,這點距離還不足以逃脫她的掌控。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四十八章 控鶴擒龍,昊天飛錘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章 海神斗羅,無限接近于神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