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六章 武魂帝國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六章 武魂帝國


光輕閃,小舞靈魂附體,美眸中恢複了清明。是唐P的。

“哥,這是哪里?”小舞忍不住看了看四周。

唐三低聲道:“我們已經重返大陸了,我決定帶著你去星斗大森林走一圈,給昊天錘增加魂環。這里是哈根達斯王國的西魯城。剛才在城外的時候我覺得有些不對,城門處的士兵胸前都有著武魂兩個字,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們去看看。”

進入城內,他總不能一直摟抱著小舞,容易引人懷疑,小舞靈魂附體後,他只需要牽著她的手就行了。

舞撩起斗笠的面紗,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雖然唐三沒說,但她又怎會不明白唐三選擇單獨帶著她去星斗大森林的意圖呢?她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改變唐三想法的,握住唐三的左手,道:“我們去查探一翻吧。有武魂兩個字,應該和武魂殿有關才對。”

唐三點了點頭,道:“我們的想法不謀而合。屬于兩大帝國的王國、公國一直都和武魂殿關系曖昧,是武魂殿忠誠的支持著。也正是因為武魂殿的原因,兩大帝國也不敢對這些王國、公國輕舉妄動。看樣子,我們離開這四年中,大陸上發生了不少事啊!”

兩人一邊說著,已經從偏僻的角落中走了出來,來到了街道上。城市中的街道看上去都差不多,道路兩旁商鋪林立,從整體上看,這西魯城十分繁榮,行人走路的速度都比較快,顯然是生活節奏所致。

舞低聲道:“哥,我們要去什麼地方打聽?”

唐三眼中寒光一閃,“自然是去這里的武魂主殿了。西魯城是哈根達斯王國的主城,應該標配武魂主殿。還有誰比那些武魂殿的魂師更清楚發生了什麼呢?”

唐三決定要去武魂殿探尋大陸的變化,小舞自然沒有異議。唐三目光一轉,正好看到對面走過來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衣著中等,看不出貴賤。唐三主動迎了上去,攔住了對方的去路。

“這位大哥,麻煩問您點事。”唐三撩起自己斗笠上的面紗,客氣的問道。

中年人被他攔住嚇了一跳。有些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尤其注意到唐三手中那長達丈余地布包。“你要問什麼?”

唐三道:“我們從鄉下而來。在下和內人都是魂師。聽說在武魂殿考核後會有錢拿。您能不能告訴我。西魯城地武魂主殿在什麼地方?”

聽唐三這麼一說。中年人地臉色頓時變得有些怪異。不過礙于唐三表示出地魂師身份。他還是恭敬地道:“原來是魂師大人。不過。您可能對這邊地情況還不太了解。你們是不是有很長時間沒到外面走動了?現在早就沒有武魂殿了。”

“什麼?”唐三大吃一驚。“沒有武魂殿了?難道武魂殿被滅了?”

中年人臉色一變。比出一個噤聲地手勢。急道:“魂師大人。您可不要亂說話啊!也怪我。沒說清楚。現在大陸上已經沒有武魂殿。只有武魂帝國。”

聽他如此一說。唐三頓時明白。在自己離開這四年多地時間中。大陸上必定是風云變幻。趕忙道:“這位大哥。您能不能給我們講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點小意思就算是您地酬勞了。”一邊說著。他摸出兩個銀魂幣遞了過去。不是他小氣。錢給地多了。反而容易出問題。

一看到唐三遞過來的錢,中年人頓時眉開眼笑,和唐三、小舞一同走到路邊,笑道:“雖然國家變了,幸好這錢幣還沒變。那我就不客氣了。你們問我可是找對了人,要說這武魂殿的變化,就要從三年多以前的魂師界盛事,七大宗門重選大會說起。”

原來,當年唐三他們離開後不久,武魂殿就主持召開了七大宗門重選大會,新七大宗門產生,毫無例外的,這七大宗門都是武魂殿最忠誠的支持者,兩大帝國之中,根本就找不出能與其抗衡的。就算七寶琉璃宗還有競爭的實力,但出于保護考慮,也沒有參加這次大會。

這樣一來,當七大宗門重選結束後,武魂殿聲望頓時達到了頂點,接下來,七大宗門同時上書,表示天下魂師共尊武魂殿,請求武魂殿更好的統馭魂師這個團體。

三個月後,武魂殿宣布立國,更名為武魂帝國,原兩大帝國境內的所有武魂殿全部關閉,魂師撤回。而武魂帝國的范圍,就是以原本兩大帝國的所有王國和公國為基礎形成的。橫梗在兩大帝國之間,將兩大帝國的聯系完全切斷,在十余個王國、公國的組合下,武魂帝國的總面積絲毫不遜色于分裂後的兩大帝國任何一個。

從地理位置來看,武魂帝國明顯極為不利,北有天斗帝國,南有星羅帝國,可是,自從武魂殿改為武魂帝國之後,反而是同時向兩個方向擴張,幾年時間,已經占據了兩大帝國各自兩個行省的面積。

而且是在三方軍隊並沒有大規模交戰的情況下。

從整體實力來看,武魂帝國是由十多個小國家拼湊而成,總兵力自然遠不能和兩大帝國相比,而且指揮起來也無法完全統一。但是,武魂殿掌握的魂師力量實在太強大了。魂師在戰爭中能夠產生的破壞力遠非軍隊可比。一支由千人組成的魂師隊伍,足以與數萬大軍抗衡。

同時,武魂帝國發布命令,召集全大陸魂師加入,如不加入者,一律視為異端。加上新晉七大宗門的影響力,武魂殿幾乎掌握了大陸上超過百分之七十的魂師力量。而且強者如云。封號斗羅就超過了十位以上。逼迫的兩大帝國只能積蓄力量,不敢輕易硬碰。否則一旦兵敗如山倒,就更沒有機會了。

武魂殿教皇比比東,為武魂帝國第一代帝皇,以一屆女子之身統馭帝國,在向外的短暫擴張之後,開始整合帝國,排除異己,訓練軍隊。武魂殿多年所積蓄的財力成為了帝國發展的堅實後盾,短短幾年時間,武魂帝國已經儼然成為與天斗、星羅兩大帝國三足鼎立的強大帝國,而且在實力上足以超過任何一個帝國。帝國兩邊邊境駐守軍隊中,有超過兩萬名魂師。並且由長老殿封

親自率領。

暫時的不擴張並不代表武魂帝國就此滿足,一旦比比東將手下這些王國、公國的實力完全掌握、整合之後,大戰將不可避免。

從根本上來說,武魂帝國能夠在立國後就處于優勢,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武魂殿的原班人馬,多達數萬的魂師。原本能與之勉強抗衡的前上三宗三大宗門昊天宗退隱,藍電霸王龍家族被徹底毀滅,七寶琉璃宗也是實力大損,根本沒有可以正面抗衡的力量。

越強大的魂師,在戰爭中就越可怕,一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足以頂上千軍萬馬。當然,兩大帝國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他們立國多年,手中更是掌握了大量的精銳軍隊,如果以死相拼,武魂帝國也必定會損失慘重。這也是為什麼比比東沒有急于擴張的原因,她要先穩定內部,在有絕對把握的情況下才會發動戰爭。

打發走了那名中年人,唐三陷入了沉思之中,他雖然已經猜想到了這幾年大陸上必有巨變,但也沒想到情況居然已經惡劣到如此程度。比比東強悍的選擇了立國,固然有些操之過急,但也讓武魂殿擁有了實實在在的軍隊和龐大的領地范圍。多年以來,武魂殿一直是魂師眼中的聖地,真正能夠拒絕武魂殿招攬,留在兩大帝國的魂師絕不會很多。而且武魂帝國強者眾多,單是暗中襲殺兩大帝國高層,恐怕兩大帝國也很難承受。

如果不是為了複活小舞,唐三真的想立刻趕回天斗城,去看看那邊的情況,最重要的是唐門的發展狀況。魂師數量相差懸殊,唐門暗器在戰爭中的作用毋庸置疑。惟有大量的使用殺傷力巨大的暗器,才有可能與武魂殿的魂師軍團抗衡。

還有一件事也是唐三必須要做的,當初他在離開昊天宗時答應長老們的條件大都已經完成了,實力超過了八十級,擁有了至少一個十萬年魂環,現在只需要再殺掉一個武魂殿的封號斗羅,就有資格重回昊天宗,擊敗祖父。昊天宗的魂師數量雖然不足以改變兩大帝國與武魂殿之間的魂師對比。但它當年畢竟是天下第一魂師宗門,名義上的意義毋庸置疑。而且昊天宗一共有六位封號斗羅之多,一旦他們出山,必定能夠起到巨大的作用。

“哥,要不我們也回天斗城吧。”小舞何等聰明,她跟了唐三這麼久,唐三想什麼她自然明白。眼前形勢惡劣,唐門需要唐三回去主持大局。

“不。”唐三用力的搖了搖頭,“只有先複活了你,我們才能回去。雖然情況惡劣,但沐白他們已經先回了天斗城,有他們在,唐門的情況不會有什麼問題。你沒有真正複活之前,我又怎能將精力全部放在對抗武魂殿上?放心吧,短時間內,武魂殿還不會有大行動,兩大帝國現在是唇亡齒寒的關系,一旦武魂殿攻擊其中之一,另外一方絕不會袖手旁觀,這樣一來,武魂殿傭兵就不得不謹慎從事,有沐白他們回去帶了我們平安的消息暫時足夠了。我想,四年多的時間里,我們唐門一定已經發展到了相當規模。天斗帝國暗中也必定積蓄了相當數量的暗器。就算戰爭真的開始,武魂殿想要侵占帝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舞倚靠在唐三懷中,低聲道:“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如果因為我而影響了你的大事,我……”

唐三用食指搭上她的唇,沒讓她再說下去,“小舞,我從來都不是一個胸有大志的人。也從未想過要去改變大陸什麼。我對付武魂殿,是因為仇恨。父母之仇,還有你的仇。對我來說,現在複活你才是唯一要做的大事,而不是對付武魂殿。既然你不放心,那麼,我們就給這所謂的武魂帝國制造一些混亂好了。剛才那中年大叔不是說了麼,西魯城除了原本的城守之外,還有武魂殿派來的護城魂師團,其團長與城守共同掌握城中的指揮權。不用問,這是武魂殿監視各個王國和公國的方式。西魯城是哈根達斯王國的重鎮,武魂殿派來的魂師絕不會少于五十人,為首者也至少應該是一名魂聖級別的強者。你說,如果我讓這些魂師都消失了,武魂殿會對西魯城,乃至于哈根達斯王國有什麼想法呢?或許,一座城市不算什麼,不過,我們接下來要橫穿哈根達斯王國,如果是十余座城市出現同樣的情況,武魂殿對哈根達斯王國會如何?”

舞愣了一下,“哥,你是要?”

唐三眼底閃過一絲煞氣,“凡武魂殿幫凶者,殺無赦。”

夜幕降臨,一道黑色的身影緩緩出現在西魯城護城魂師團府邸外。深藍色的大斗篷遮蓋住了他的身體,只能看到這個人手中拿著一柄長約丈二的巨大武器,黑黝黝的,沒有任何光澤反射。

來的正是唐三,他和小舞在城內住了下來,休息了幾個時辰,等待天黑後,這才悄悄出了旅店,唐三知道小舞並不喜歡殺戮,所以將她的身體收入到了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之中。海神三叉戟上的布條已經撤掉。他又特意購買了一件大斗篷遮蓋住自己的身體,這才來到了這里。

唐三本身也不是一個嗜殺之人,但是,對于武魂殿,他絕不會有任何仁慈之心。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更何況還有小舞的仇恨。他永遠也忘不了父親眼中深深的痛苦,更忘不了小舞在向自己獻祭時眼中的絕望。不論武魂殿強大到了什麼程度,都是他一生的敵人。

左手按在自己額頭的黃金三叉戟烙印上,不讓它在自己釋放精神力的時候光芒外放,浩瀚的精神力宛如汪洋大海一般湧出,來到外面世界後,又如同涓涓細流一般擴散開來,幾乎只是一次呼吸的時間,一張巨大的精神力之網已經灑了出去。不僅是籠罩了眼前這護城魂師團駐地,而且將駐地外附近數千平方米范圍內全部籠罩其中。

無數信息飛快的通過精神力反饋回唐三的大腦之中。在前往海神島之前,唐三想要如此精確的探查不但要借助藍銀領域和植物的力量,而且還要小心被人發現。

但現在他卻根本不需要有這樣的擔心,除非這里能出線一個精神

海神斗羅波賽西那樣級別的強者,否則他的精神力就一切之上的,根本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像從空中鳥瞰大地的雄鷹一樣,清晰的掌握著全局每一分變化。

此時夜深人靜,在護城魂師團駐地外圍,大約有三十名士兵負責巡邏,府邸內也有大概五十名左右的士兵,奴仆大約在三、四十人左右,魂師的數量和唐三預計的差不多,足有八十人之多。

要區別這幾種人並不困難,士兵的氣息一般比較沉穩,奴仆走路就要沉重一些,而魂師則是氣脈悠長舉手投足間都會釋放出一些魂力波動。

唐三自然沒打算過要將這里的人都殺掉,他的目標只是魂師,那些士兵和奴仆他自然不會濫殺。

沒有急于進入府邸內,唐三悄悄的繞到外面,很快就在精神力的指引下找到了巡邏和值守在府邸外的士兵,藍銀皇悄然從地面鑽出,沒等這些士兵反應過來,他們一個個的身體就已經被牢牢的纏繞住,藍銀皇猛然震動之中,魂力入侵,三十名士兵就那麼悄無聲息的軟倒在藍銀皇釋放的魂力波動之下。對付這些普通士兵對于唐三來說實在太簡單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會是,就陷入了昏厥之中。

在藍銀皇的拉扯下,很快,唐三將他們拉進了一條寂靜的小巷,沒有幾個時辰的工夫,他們是清醒不過來的。

解決了外面的問題,唐三這才悄然翻入府邸之內,府邸內的五十名士兵分為五組,分別在五個不同的方向巡邏,每一組士兵都有一名四十級左右的魂師率領。算是相當嚴密的防禦了。

如果唐三想要全殲這府邸內的全部魂師,他只需要找一個合適的地方,釋放出自己的第八魂技藍銀邪魔鏡之滅,就可以瞬間解決。通過先前的探查,他發現,在這里駐紮的全部魂師中,只有一人實力達到了魂聖級別,剩余的大都是六十級以下的普通魂師,根本沒有能給自己造成威脅的。

但是,唐三並不會那麼做,如果他憑借自己強大的魂力將這里的魂師全部剿滅,那麼,奴仆和士兵們也沒有任何生存的機會,他不想濫殺,這是其一。另外一點,如果他只是使用了一個魂技,那麼,之後武魂帝國就很容易察覺來到這里的只是一名強大魂師。而唐三要制造混亂,自然不希望他們探查到這樣的結果。

正在這時,一隊巡邏士兵朝著唐三的方向走了過來,唐三身形一矮,立刻伏低在身旁的一片花草之中,他的藍銀皇就是植物系武魂,此時隱藏在植物之中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就算是封號斗羅用精神力或者憑借氣息探查,也絕對找不出任何破綻。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魂師,雙手背在身後,一臉倨傲的神情,看都不看背後的士兵,在他身後那些士兵小心翼翼的跟隨著,不敢有絲毫大意。魂師在普通人面前,確實相當的強勢。

一根樹枝悄然出現在這隊士兵之中,頓時,一名士兵被絆了一下,撞上了前面的士兵。

“哎呦,你干什麼?”被撞的士兵忍不住驚呼出聲。

“混蛋,吵什麼?”走在前面的魂師猛的回過頭來怒斥道。

“大,大人,他撞我……”驚呼的士兵趕忙解釋。不過,下一刻這名士兵的瞳孔突然放大起來,和其他士兵一起吃驚的看著那名魂師背後。

四十級,已經是魂宗的稱號,擁有相當不俗的實力,看到士兵們眼神不對,那名武魂帝國的魂宗立刻反應過來,也不回頭,身體迅速前沖,同時釋放出自己的武魂,准備閃避開可能來自背後的攻擊再發動反擊。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卻是根本無法抗衡的對手。

一根藍銀皇緊緊的纏繞上了他的脖子,冰冷的精神力直接刺入他腦海之中,切斷了他與自身武魂的聯系,武魂只是釋放了一半就被強行打斷。咽喉被鎖,他連呼吸都無法做到,自然也不能出聲示警。與此同時,一股強烈的震蕩力從士兵們腳下傳來,他們只覺得全身一軟,就都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對于武魂帝國的魂師,唐三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這些都是他的敵人,少一個,武魂帝國就減少一分實力。尖刺從纏繞在那名魂師的藍銀皇突出,深深的刺入了那名魂師的咽喉,藍銀皇尖刺上附帶的劇毒直接鑽入對方大腦之中,悄無聲息的帶走了對方的生命。

那十名士兵並不是倒在唐三的魂技之下,而是海神三叉戟,唐三只不過是用海神三叉戟在地上頓了頓,再將震蕩之力用自己的魂力收束到直線方向,十米范圍內。就已經將他們震暈了過去。

藍銀皇閃爍,一共十一人被悄悄的拉到花草之中。五隊巡邏士兵立刻就解決了一隊。

很快,唐三又找到了其他四隊巡邏兵,分別用不同的方法解決了他們,有用藍銀皇直接麻痹的,有用魂力直接震倒的,也有用昊天錘砸死為首魂師的。他帶給那些昏迷士兵的感覺,就是遇到了不同的對手。也根本沒給那些普通士兵看清他的機會。

在不驚動府邸內魂師的情況下解決這些問題,唐三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

冰冷的殺機開始在他眼中閃耀,真正的狙殺從現在才開始。手提三叉戟,唐三悄悄的沒入了府邸之中。

沒有再釋放出自己的藍銀皇,右手海神三叉戟,左手釋放出昊天錘,左錘右戟,拉起一塊兒早已准備好的蒙面布,在踏入府邸的同時,他那原本用來探查的精神力驟然釋放,強烈的精神震蕩頓時出現在這整座護城魂師團的駐地之內。

悶哼聲、驚呼聲此起彼伏的想起,唐三發動的精神震蕩並不算十分強烈,但對付普通人卻已經足夠了,奴仆們無一例外的昏迷在地,整個府邸內剩余的,就只有那些突然被驚醒的魂師,一些正在修煉的武魂帝國魂師甚至還走岔了魂力,痛苦的倒在自己的房間之中。

“什麼人?”怒吼聲想起。

唐三沒有再隱藏自己的身形,迎面已經有兩名魂師發現了他,飛快的釋放著

武魂,朝著唐三就沖了過來。由于從唐三身上並沒)T現,所以盡管他手持兩柄武器,也沒有引起這兩名魂師的注意。

冷哼一聲,唐三全身殺意四射,左手昊天錘拋飛而出,直奔對方兩人襲去。他根本不需要考慮這兩名魂師的能力是什麼。因為他們的魂力都不超過五十級。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不論他們的魂技有多麼精妙都毫無作用。單是唐三**的力量就已經是他們承受不起的,更何況還有那霸絕天下的昊天錘。就連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之首的海龍斗羅都在唐三的昊天飛錘下吃了虧,更何況是他們了。

結果毫無懸念,控鶴擒龍只是輕輕一帶,重量幾達千鈞的昊天錘已經先後轟擊在兩名魂師胸膛,不是他們不想阻擋,而是他們釋放的魂技根本就無法阻擋昊天錘的前進。

這時,更多的魂師也已經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魂師的能力畢竟是強大的,這邊交戰雖然短暫,但那兩名魂師的呼喝聲已經暴露了唐三的位置。

瞬間轉移悄然發動,唐三已經憑空出現在另一個位置,在他背後,至少七八個單體攻擊魂技轟擊而至,巨響中,一座房屋已經化為了廢墟。唐三只用了最簡單的方法來攻擊對手,昊天錘脫手飛出,恐怖的錘力加上控鶴擒龍的控制之力,面對這些普遍四、五十級的魂師宛如虎入羊群一般,他們甚至找不到唐三的身影,只見黑色的大錘盤旋轟擊,每一次碰觸,必定會帶走一名武魂帝國魂師的性命。但見各種技能閃爍,可是面對沉重無比的昊天錘,這些技能也只能如同燦爛的煙花一般,盛放後瞬間衰竭。

詭異的是,每一次昊天錘殺死一人,錘身上銘刻的殺神領域紋路都會閃過一層血光,昊天錘上煞氣也會隨之增加一分,紅黑兩色光芒閃爍,面對那些試圖用能量類魂技抵擋的對手,這紅黑色的光芒似乎就能輕而易舉破開對手的防禦。

連唐三自己也沒想到眼前的一切竟是如此容易,在他預料中,這里畢竟有近百名魂師之多,想要將他們全部殺掉,不放跑一個,多少也要費些周章,可是,這些魂師卻根本沒有一人能夠抵擋住昊天錘一擊的。沒等唐三轉化攻擊方式,就至少有超過半數死在了昊天錘下。

這當然不是因為對手脆弱,而是因為唐三的實力太強了。

上一次與武魂殿的人交手,還是在四年多以前,那時候,他不過才六十多級的魂力。如果是面對如此眾多的魂師,當然不可能輕易戰勝對手。可是現在,他不但魂力已經達到了八十五級的恐怖程度,更是再擁有了一塊十萬年魂骨,三大十萬年魂環,單是魂骨、魂環對他**能力的增幅就已經是極其恐怖的。

唐三的身體甚至已經超過了那位九十五級的海龍斗羅。整體實力更是達到了相當于九十五級封號斗羅的程度,這還是在不計算他手中那柄海神三叉戟的情況下。

在如此實力面前,眼前這些低等級的魂師在他面前本就如同螻蟻一般,想要殺掉他們,確實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這就是高等級魂師對低等級魂師的絕對壓制。

正在唐三考慮著准備換換方式攻擊這些魂師的時候,突然,一聲鏗鏘巨響之中,他那不斷掠奪性命的昊天錘被一股大力蕩起,在空中盤旋一周。

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冷酷的笑意,終于有點意思了。

一名身材極為高大的魂師站在院落之中,大吼一聲,“所有人都聚集到我這里來。”

此時剩余的魂師只有三十幾人,昊天錘下只有死人,連一個傷者都沒留給對手。這些魂師們慌忙聚集在一起,站在那名身材高大,年約六旬的魂師背後,心神這才穩定了幾分,剛才那一陣昊天飛錘實在是殺的他們心膽巨寒。

高大魂師沉聲道:“是哪位昊天宗的朋友,請現身吧。”

唐三收回昊天錘,緩步從廢墟後走了出來,由于斗篷很大,不但遮蓋了他的身體,在他微微低頭的情況下,也讓對方無法看到他的相貌。

“昊天宗什麼時候也變得如此藏頭露尾了?”高大魂師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唐三,他右手之中握著一柄戰斧,正是他的武魂血魔斧,他也就是那位唐三探查到的護城魂師團中唯一的一位魂聖級強者。只是唐三也沒想到,這個對手竟然是一名器魂聖。實力相當不俗。

不過,血魔斧魂聖此時心中卻更加吃驚,雖然他剛才擋住了昊天錘一次攻擊,但握住血魔斧的右手現在還在痙攣,虎口已經被震裂了。顯然,眼前這個對手魂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雖然他自認自己的血魔斧已經是相當不錯的器武魂,在魂聖這個層次中,自己的實力也絕對是中上等的,可是,面對一名魂力不低于自己,手中所持卻是曾經天下第一宗門鎮宗武魂昊天錘的對手,他又哪有半分把握。

“不是藏頭露尾,是因為你根本沒必要知道我是誰,因為,你很快就是一個死人。”唐三的聲音很平靜,其中還夾雜著一絲精神波動,令對方無法從聲音中聽出他確切的年齡。

血魂斧魂聖冷哼一聲,“沒想到昊天宗竟然複出了。不過,你以為你們昊天宗就能與我們帝國抗衡了麼?繼續做你們的縮頭烏龜,或許還能芶延殘喘,敢重出魂師界,藍電霸王龍家族的結局就是你們的下場。”

武魂帝國已經成立,正式與兩大帝國交惡,武魂殿自然也不需要對自己當初的作為遮遮掩掩。當然,在他們的解釋中,藍電霸王龍家族無疑是極為邪惡的存在,被正義的武魂帝國之師剿滅。曆史永遠都是勝利者書寫的,雖然武魂帝國還沒有成為最後的勝利者,但對于這段經過他們已經開始了不遺余力的歪曲。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四年來的收獲與分別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七章 海神三叉戟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