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七章 海神三叉戟之威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七章 海神三叉戟之威


三淡淡的道:“我不知道昊天宗的下場今後如何,但肯定,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

血魂斧魂聖怒喝道:“等你先勝了我再說大話。聽我命令,所有人立刻離開,向城主稟報昊天宗複出之事,走。”

在怒吼出生的同時,他已經迎面朝著唐三撲了過來,手中血魂斧上光芒閃耀,黑色的第七魂環瞬間化為龐大的黑光沒入斧身之內,刹那間,他手中血魂斧驟然暴漲,幾乎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經變得足有車**小,帶著強烈的血腥氣息迎面朝著唐三斬了過來,就像是橫空出現的一道紅色閃電一般。

得到了領導者的命令,那些低等級魂師轉身就跑。這些人也算是機靈,沒有從一個方向逃走,而是分不同的方向,敏攻系魂師跑在最前面。府邸雖然不小,但他們憑借自己的速度也只需要幾次呼吸的時間就能逃脫出去。數十名魂師要是同時出了府邸,外面就是反複曲折的街道,就算是唐三這樣的實力想要將他們全部擊殺也要大費周章。

武魂真身狀態的血魂斧無疑是極其強大的,這名武魂帝國的魂聖一上來就全力以赴,即是為了給自己手下以逃脫的機會,同時也是要親身嘗試一下與昊天宗強者較量的滋味,他深信,只要對手不是比自己強的太多,就算打不過,逃走還是有機會的,畢竟,到了魂聖這個級別,如果一意逃走的話,是十分難以攔截的。

面對那如同紅色閃電一般的血魂斧從天而降,唐三只用了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就化解了對手的全力一擊,右手抬起,黝黑的海神三叉戟以舉火撩天之勢擋去,他在用出這個招式時甚至沒有使用幾分魂力。

鐺的一聲巨響,刹那間紅光破碎,海神三叉戟連半分震動都沒有,只是上面隱含的魔紋蕩漾起一層淡淡的暗金色。而那柄武魂真身狀態的血魂斧卻被直接震成了碎片。

武魂破碎,作為擁有者的魂師自然不會好受,血魂斧魂聖鮮血狂噴,整個人被震的直接飛上了數十米的高空,可直到昊天錘砸上他的背脊,令他全身骨骼寸斷的時候,他也沒能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敗得如此之慘。甚至連對手的一個魂環都沒有看到,武魂真身的一擊面對輕描淡寫的一戟蕩來,居然是破碎的結局。

別說他沒想到,第一次使用海神三叉戟的唐三也愣了一下,以至于讓那些武魂帝國魂師中速度最快的已經逃到了府邸牆邊。

本來唐三只是想要憑借海神三叉戟蕩開對手的攻擊,再以昊天錘取勝的,憑借三叉戟那十萬八千斤的恐怖重量,對手就算是武魂真身也肯定無法傷到自己。可誰曾想,面對海神三叉戟,那血魂斧竟然直接化為了碎片,那一刻,唐三甚至連震動都沒從三叉戟上感覺到。

這就是真正的神器之威麼?不愧是海神曾經使用過的武器啊!單是本體的破壞力就已經達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有了它,唐三以前缺乏的攻堅能力完全得以彌補,而且對魂力的節省是難以估量的。

雙方交手地過程只是一照面就分出了勝負。以血魂斧魂聖這種強力地存在都沒能阻擋唐三片刻。其他那些武魂殿魂師唐三又怎麼會給他們逃走地機會呢?

噗地一聲。藍光從唐三額頭上一閃而沒。相應地。海神三叉戟上那枚透明地菱形寶石上也掠過一道藍光。

刹那間。所有正在逃跑地魂師們都感覺到自己地身體遲滯了。仿佛置身于驚濤駭浪之中。龐大地能量擠壓著他們地精神世界。從實力最弱小地開始。一個接一個魂師軟倒在地。他們並不是死亡了。而是靈魂被破。變成了白癡。

唐三對于精神力地控制可以說是妙到毫顛。他沒有再殺戮。把這些人變成白癡跟殺了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武魂殿地魂師多年以來助紂為虐。尤其是各座城市之中地。囂張跋扈慣了。不知道殘害了多少平民。如此下場也是他們罪有應得。

黑暗中。一切重新安靜下來。唐三施展地正式以前瀚海乾坤罩附帶地四個能力之一。也就是烙印在了他頭部魂骨上地瀚海狂濤。群體精神攻擊技能。雖然個體地攻擊威力遠不能與紫極魔瞳相比。但勝在攻擊范圍廣。眼前這些普遍六十級以下地魂師又怎麼可能抵擋地了。

重新用布條纏繞上海神三叉戟。唐三信步走出了護城魂師團駐地。這里地事情想要被發現。怎麼也要等那些昏迷地士兵們清醒過來才行了。

唐三先找了一家晝夜營業的澡堂洗了個澡,盡管他身上並沒有沾染鮮血,但那無形的血腥氣息確實小舞最不喜歡的,他洗淨身體,換了身衣服,這才在隱身狀態下飛起,出城而去。當天色大亮時,他已經帶著小舞來到了武魂帝國哈根達斯行省的下一座城市。

西魯城,清晨,天還沒亮,整座城中高層、貴族們卻已是一片大亂。護城魂師團駐地,全部八十余名魂師,四十六人死于非命,三十七人變成白癡。死者也包括駐西魯城武魂帝國魂師統領,血魂斧魂聖在內。一時間,西魯城內風聲鶴唳,城主第一時間下令封鎖全城,並且立刻派人向武魂帝國首都,武魂城稟報。

當然,那位西魯城城主也明白,城內的封鎖根本就是徒勞的,人家既然能夠斬殺八十余名魂師,這等實力又豈是他手下的士兵和武將所能抵擋的?他只是祈禱著,那些殺了武魂帝國魂師的人不要找上自己才好。

武魂帝國有自己特殊的傳訊方法,只是一天的時間,武魂帝國首都武魂城就已經得到了消息。

胡列娜端坐在教皇殿議事大廳內,左右兩側分別坐著焱和邪月,看著眼前的緊急文書,不禁眉頭大皺。

邪月沉聲道:“按照彙報來看,我們派到西魯城的人應該是受到了突襲,這才全軍覆沒。而且突襲的應該都是高手,其中被殺的大部分都是被鈍器擊殺,血魂斧魂聖斯坦福這個人我認識,七十四級,器魂聖,實力相當不俗,一對一的情況下,我贏不了他。竟然是全身骨骼盡碎而亡,應該是遭受到了強大的魂技攻擊。那些變成白癡的人,似乎是受到了精神類的魂技攻擊。”

焱猛的一拍桌子,怒道:“肯定是天斗帝國的人。他們膽子不小,竟然敢偷襲我們。八十多名魂師的損失已經是不小的數字。”

邪月搖了搖頭,道:“現在還很難說。雖然下面那些行

臣服于帝國,可他們畢竟以前都是王國、公國,他們T|也不是沒可能。哪個國家都有一批高手。當然,這個可能性要低一些。能夠無聲無息的擊殺我們那麼多人,就算是封號斗羅也很難做到,敵人數量不會少。只有從各個方向同時發動攻擊,才有可能造成這種效果。”

胡列娜眉頭緊皺,“只是憑這一份文書很難了解當時的具體情況。看來,必須要走一趟才行了。陛下不在,出了這麼大的事,如果不能妥善處理,回來我們無法交代。”

焱立刻道:“娜娜,讓我去吧。我帶一批精銳過去,一定能通過蛛絲馬跡將那些人揪出來。要是天斗帝國干的,等陛下歸來,我們就更有理由向他們發動戰爭了。”

胡列娜搖了搖頭,道:“不行,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對方既然敢這樣做,必定有所圖謀。我親自走一趟,大哥,你和焱留在這里鎮守。”

邪月道:“妹妹,陛下臨走之前將帝國事務暫時交給你處理,你怎麼能輕易離開?”

焱趕忙道:“就是,娜娜,你不能去。還是我去吧。”

胡列娜搖了搖頭,美眸中流露著堅決,道:“你們聽我說,目前帝國已經走上正軌,正在蒸蒸日上的發展中,咱們武魂城絕不是敵人敢輕易進犯的,也沒什麼事務。而西魯城發生的事與四年多以前庚辛城分殿被滅相像。很難說是誰動的手。我受陛下重托,這件事一定要親自去看看才能放心。”

武魂殿立國之後,胡列娜的身份也隨之水漲船高,聖女的名號未改,卻變成了武魂帝國聖女,權力僅次于教皇比比東,有權調動帝**隊以及除長老殿以外的帝國魂師。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實力也已經遠遠超過了邪月和焱,是黃金一代中最有希望在三十歲以前突破七十級的。焱雖然一直在追求她,但胡列娜卻始終不假辭色,全身心的放在幫助比比東建立帝國,以及帝國發展上,深得比比東信任。此時她已經決定,就算是邪月也不好再反對。

“娜娜,那你是不是請兩位長老同行?對方實力不弱,你可不能有什麼危險。”邪月有些擔憂的說道。

胡列娜搖了搖頭,道:“不用了,陛下已經帶走了六位長老,武魂城內需要剩余的幾位長老鎮守。雖然說敵人不太可能攻擊這里,但帝都乃是帝國根本,不能有絲毫動搖。日常事務你們處理,如遇強敵來犯,就請長老們出手。至于我,你們不必擔心,我帶一個寂滅小隊走。遇到什麼情況也能夠應付了。”

邪月微笑道:“這就好。不過你路上還是要小心,在到達西魯城前,不要讓那些行省的官員知道你的身份。萬一是他們圖謀不軌,你還是會有危險的。”

胡列娜點了點頭,道:“帝都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立刻出發。快的話,大約四、五天就能抵達西魯城了。”說完,她站起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看著胡列娜離去的背影,焱忍不住歎息道:“娜娜越來越有上位者的氣度了,只是……”

邪月瞥了他一眼,“只是什麼?只是對你依舊愛搭不理的?”

焱苦笑道:“邪月,你說我們一起長大,為什麼娜娜就不喜歡我呢?記得小時候,她對我還是很好的啊!是不是因為那個唐三的原因?”

邪月無奈的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經常能看到娜娜心事重重的樣子。你也不要多想了,不行就放棄吧。說起來,你也快三十歲的人了,該找個伴了。不要因為娜娜耽誤了。”

焱恨恨的道:“肯定是因為那個唐三。那個混蛋裝作叫什麼唐銀,欺騙娜娜的感情。別讓我再看到他,否則一定將他碎尸萬段。”

邪月眼中寒光一閃,“唐三確實厲害。你我雖然自負,但如果真的是一對一遇到他,你有把握?別忘了,當初他在你們那麼多人的圍追堵截之下,還殺了那麼多人。每一個實力都比他強很多。這個家伙太可怕了。尤其是,他那個魂獸愛人更為了救他而獻祭,他對我們早已恨之入骨。只是很奇怪,這幾年以來,我們動用了大量的人力尋找他,卻始終沒找到蛛絲馬跡,這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似的。”

一想到當初在星斗大森林中唐三的實力,焱不禁有些頹然,“真不知道這家伙是怎麼修煉的,比我們年紀還小,魂力卻並不比我們低,最可怕的還是他那層出不窮的各種手段。算了,不說他,邪月,娜娜這次去,不會有危險吧?”

邪月笑道:“她帶一個寂滅小隊去,還能有什麼危險?那可是陛下親自訓練出來的高手。乃是我們武魂殿數十年來積蓄的實力。寂滅小隊一共才五個,每一支都是由五名魂斗羅級別強者領銜,再配以二十名魂聖級別高手的。只要不是遇到三名以上的封號斗羅,都不會有問題。而且他們配合多年,極為默契,有了這些高手跟隨,誰還能動得了娜娜?”

焱道:“也是,我是杞人憂天了,不過,關心則亂啊!坦白說,除了娜娜以外,我心中真的再容不下其他女人了。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她的。”

邪月和焱對于寂滅小隊的信心在兩天後動搖了。短短兩天時間,他們先後接到了五份緊急彙報,先後有五座城市的護城魂師團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竟然沒有一個清醒的生還者。

加上先前的西魯城,六座重鎮駐守的五百余名魂師或死或變成白癡。而且死狀各不相同,最為慘烈的一個護城魂師團,大都是身體支離破碎而亡。五百多名魂師的損失,哪怕是武魂帝國這樣擁有絕大多數魂師的強大勢力也承受不起啊!

但邪月和焱卻偏偏沒有任何辦法,寂滅小隊不是他們的權力所能調動的,無奈之下,只得連發命令,命所有城市以及軍隊駐紮的武魂帝國魂師提高警惕,隨時准備應對敵人的襲擊。做完這些後,他們所能等待的只有胡列娜的消息或者是比比東歸來。

……

盤膝坐在一處山包之上,唐三對著天邊的紫氣呼吸吞吐,盡管他的紫極魔瞳已經修煉到了浩瀚境界,但這多年養成的修煉習慣卻並沒有放棄。

清新的空氣似乎在將他口鼻之間的血腥氣息帶走,尤其是這山包上植物帶來的清香漸漸令他的心平靜下來。

連續的殺戮對于唐三的實力來說不算什麼,殺神領域甚至還有所進步,

力距離八十五級也只是一線之隔了。但是,不斷的T他回到了當初在殺戮之都中的狀態,那種血腥的感覺很難平靜。唐三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否則很容易在殺氣的感染下迷失本心。

先後六座城市,殺了數百名武魂殿魂師,他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由于這幾天的殺戮,他一直都不敢讓小舞出來,只要她的靈魂不能附體時,就都在如意百寶囊中沉睡休息。

修煉完畢,唐三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如水銀般流淌的魂力蔓延到四肢百骸,說不出的舒服,從地上抓起海神三叉戟。對于這柄神器,他是越來越喜歡了。根本不需要釋放出它真正的光芒,僅僅是那恐怖的重量就足以解決很多問題。這些天以來的殺戮,唐三甚至沒有一次釋放出自己的藍銀皇武魂,只是憑借魂骨的技能與昊天錘、海神三叉戟,就輕松的毀滅了那些護城魂師團。

他心中其實有些期待能夠遇到一名強大些的對手,最好是武魂帝國的封號斗羅,這樣一來,他不但能夠檢驗一下海神三叉戟真正的威力,也能同時完成當初昊天宗五大長老對他提出的最後一個要求。

不過,封號斗羅畢竟不是隨處可見的,六座城市,魂聖他都只遇到了兩個而已。此時他所在的這個地方,是距離昨晚展開殺戮那座城市百里外,官道旁邊不遠處。唐三已經決定不再殺戮下去,帶著小舞加速趕往星斗大森林,完成對于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事。

看看手中被布帛包裹著的海神三叉戟,藍銀皇右腿骨發力,推動著唐三的身體高飛而起,朝著星斗大森林的方向飛去,按照他的計算,最多再有三天的時間,就能抵達。

唐三飛行了大約一個時辰,天色突然有些變了,清晨時還十分晴朗的天空漸漸被烏云籠罩。大片大片的云朵出現在視線中,阻擋住了陽光帶來的溫暖,空氣也隨之變得涼爽起來。

此時是大陸的初秋時節,氣溫還相對較高,在這種陰天中趕路,要比太陽暴曬舒服許多。唐三索性魂力全開,加速前行。

正在這時,突然間,唐三的心跳突然沒來由的加快了幾拍,左手處傳來一絲悸動的感覺。

怎麼回事?唐三心中一驚,趕忙抬起自己的左手看去。頓時,他看到一縷縷黑色的氣流正盤旋在左手之上,如絲如縷,在輕微顫抖中釋放著。

快速的拉起衣袖,唐三發現,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自己的左臂上,一直蔓延到肩頭才停止。黑色氣流中包含的氣息他很熟悉,正是自己的第二武魂昊天錘。可是,自己既沒有催動它,又沒有修煉,它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變化呢?

唐三從來都不是一個大意的人,意識到昊天錘可能出了問題,他立刻從空中降落地面。

昊天錘現在還沒有一個魂環,雖然自身潛力巨大,但畢竟不能和八環藍銀皇相比,唐三相信,就算它出了什麼問題,自己也能化解。當下,在意念的催動下,釋放出了昊天錘。

黑光一閃,昊天錘一出現就在唐三手中跳動了一下,一種興奮的感覺從錘身傳入唐三體內,那是嗜血的興奮,銘刻在昊天錘上殺神領域的紋路此時完全變成了血色,盡管在白晝中,那血光依舊清晰,而且漸漸浮出了昊天錘表面。

嗜血、殺戮、恐怖,各種負面氣息不斷從那血色紋路蔓延出來。自從擁有了殺神領域之後,這還是唐三第一次感受到殺神領域自身出現的這種變化。一般來說,這種感覺都應該是被籠罩在殺神領域中敵人的感覺才對。

唐三的精神力何等龐大,自然不會被昊天錘上的氣息所感染,但他感到很奇怪,雖然之前自己殺了不少人,可按道理來說,就算有所變化也應該是昊天錘本體,但現在看來,問題卻是出在了昊天錘上銘刻的殺神領域之上。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不過,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如果被它潛移默化的影響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當下,唐三用出了最穩妥的解決方法,眉心之中金光綻放,燦金的海神之光播撒而出,將昊天錘完全籠罩在內。

果然如同唐三所料想的那樣,雖然海神之光沒有什麼直接攻擊力,但它畢竟是出于海神的氣息,在海神的氣息作用下,昊天錘上的殺神領域頓時安靜下來,錘身上出現的異變也快速平靜下來,就連唐三受到它影響而略微急躁的心態都隨之平和下來。唐三再一次深刻的體會到,看似平凡的海神之光,其實擁有著類似于萬能般的能力,雖然都不算強大,但卻妙用無窮。

正在他准備撤回海神之光,看看昊天錘還會不會出現變化時,突然間,通過海神之光的掃描,唐三發現,昊天錘上銘刻的殺神領域似乎與外界一絲微妙的精神力保持著聯系。

如果沒有海神之光,哪怕是唐三浩瀚級別的精神力也無法感覺到對方的存在,但此時他卻清晰的發現,這絲精神力是若有若無的,其本質與殺神領域中包含的負面氣息一模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它能迷惑唐三的原因。

這是……

唐三沒有通過海神之光去切斷這個精神聯系,而是用心的去感受,很快,他就發現了這絲精神力的作用。那就是,鎖定。

沒錯,有人竟然通過精神力鎖定了自己的昊天錘。不,准確的說,應該是通過精神力鎖定了昊天錘上銘刻的殺神領域。哪怕先前昊天錘還在唐三體內,也一直保持著這種鎖定的聯系。而眼前昊天錘出現變化,似乎是因為這股鎖定在殺神領域上的精神力源頭已經距離唐三很近了。

唐三當然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想不通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但對于他來說,被人用精神力鎖定絕不是一件美妙的事。以前沒有感覺到就算了,現在既然已經發現,他當然要盡快解決問題。

沒有去驚擾那絲精神力,唐三很快通過海神之光的幫助下順藤摸瓜,感受著那絲精神聯系所在的方向,再次飛入空中,手持昊天錘和海神三叉戟,朝著那精神聯系的源頭急速飛去。

心中殺機盈然,唐三已經下定決心,不論這鎖定自己的是誰,一定要將對方干掉。擁有一個能夠鎖定自己領域的敵人暗中存在,那可是致命的威脅。

在全力加速之下,唐三的精神力也牢牢的監視著殺神領域上那絲附著的精神波動,很快,他

▊|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那絲精神波動隨著自己的飛行T(強著,哪怕是在海神之光的壓制下,昊天錘上的殺神領域也已經變得越來越興奮起來。並不是那種反噬的感覺,反而像是找到了同類的那種興奮。

難道是胡列娜?唐三想到了一個可能。當初,他與胡列娜同時獲得了殺神領域,也只有她才算是擁有與自己同樣的領域。不,不可能,胡列娜的精神力決不可能有這麼強。這附著在自己殺神領域上的精神力雖然十分淡薄,但卻宛如腐骨之蛆一般,精神境界沒有達到一定程度是不可能做到的。保守估計,也應該是一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才對。胡列娜雖然天賦不錯,但也不可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達到這種程度。

而且,唐三在這段飛行的時間中還有一種感覺,那絲連接在自己殺神領域上的精神力似乎並不是一直存在的,反而是像殺神領域中隱藏了些什麼,當那個源頭接近到自己一定范圍後,才自行與對方聯系上。如果是這樣解釋,那就合理了。否則,自己遠在海神島時對方的精神力都能連接在自己的殺神領域上,豈不是真的成神了麼?

正在思索間,昊天錘上的殺神領域紋路突然光芒大放,一瞬間居然沖破了海神之光的束縛,白光閃耀,殺神領域未經唐三的驅動竟然自動釋放出來,巨大的殺意就要反噬唐三自身。不過,唐三的精神力實在太強大了,淡藍色的光暈蔓延開來,浩瀚級別的精神力在瞬間反攻之下,立刻就奪回了殺神領域的控制權。

唐三發現,此時自己的殺神領域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強大的殺念不斷升騰,似乎可以令世間一切為之破碎似的。同時,先前那如絲如僂的精神聯系也驟然變得強烈起來,拼命的沖擊著唐三的精神力,想要奪取殺神領域的控制權。

唐三冷笑一聲,右手一抖,海神三叉戟上的布帛飄然滑落,在空中飛蕩而去,調轉戟首,輕點在昊天錘上的殺神領域紋路之上,同時,一道海神之光直接照耀在海神三叉戟的那顆菱形寶石之上。

金光只是略微閃耀了一下,海神三叉戟光芒掠過,一點金芒從三叉戟中央戟刃尖端注入到殺神領域的花紋之中,那道飛速增強的精神波動一瞬間就被強行切斷。

海神三叉戟之中蘊含著部分海神的神力存在,通過這種方法,唐三不但切斷了對方與殺神領域的精神聯系,而且也將殺神領域之中與對方聯系的暗門徹底抹除,同樣的情況,永遠也不會再出現了。

唐三之所以這樣做,並不是准備放過對方,而是因為他播撒而出的精神力已經找到了對方所在的位置,不需要依靠殺神領域上這絲精神波動的聯系了。掉頭向下,藍銀皇右腿骨威能全開,推動著唐三的身體宛如流星趕月一般朝著斜下方飛去。

很明顯,這個能夠鎖定他殺神領域的人是充滿惡意的,雖然唐三已經徹底解決了殺神領域中的問題,但一個這樣隱藏在暗中的敵人絕不是他想看到的。

很快,唐三就接近了自己的目標,但令他驚訝的是,他的精神力居然沒能探入那片目標之地的內部。強烈的殺戮氣息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屏障,令他的精神力在進入後會產生紊亂的感覺,隱約只能感覺到龐大的殺氣與血紅色。

飄身降落在一片樹林之中,尚未腳踏實地,唐三已經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兒。他吃驚的看到,就在不遠處的樹杈上掛著兩具尸體,他們的身體殘破的幾乎已經看不出人樣,更像是兩團碎肉掛在那里,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空氣中雖然充滿了令人作嘔的血腥氣息,可他卻一滴鮮血也沒看到,那兩具尸體上完全是死灰色的骨骼和碎肉,卻沒有一滴鮮血殘留。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唐三並沒有被眼前的一幕嚇到,反而更加堅定了他探查個究竟的信念,從那兩個死人身上破損的衣著隱約能夠看出,他們應該是一起的,衣著一樣,而且肌肉紋理清晰,雖然已經破碎,但通過精神力的探查還是能發現他們的身體與普通人不同,應該是修為相當不俗的魂師。

森林中有劇烈的搏斗痕跡,周圍的植物破損極為嚴重,而且有很多被腐蝕的痕跡。提起手中海神三叉戟,唐三按照自己精神力先前探尋的位置繼續前行。

很快,他又看到了幾具和先前一模一樣的尸體,無一不是死狀奇慘無比,更有甚者,有幾具尸體甚至連內髒都已經沒有了。很難相信,這是人所造成的行為,反而更像是凶殘的魂獸所為。難道說,這里有什麼強大而凶殘的魂獸不成?

加快腳步,樹林中,不斷出現一具具尸體,終于,唐三在看到第二十三具尸體時,前方出現了變化,大片紅色的血霧籠罩了前方森林,劇烈的魂力碰撞聲不斷從血霧中響起。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六章 武魂帝國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現,殺戮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