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現,殺戮之王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再現,殺戮之王


錯,就是血霧,那濃重的血腥氣息令人作嘔,與之前T|聞到的味道一模一樣。

一聲慘叫響起,顯然又有人遭到了毒手,緊接著,一聲令唐三有些熟悉的驚呼聲從血霧中傳出。

盡管已經多年未曾聽到過這個聲音,但唐三還是一下就認出了聲音的主人,胡列娜?真的是她?她怎麼會在這里。

眼前這紅色的血霧是類似于領域的存在,唐三自然不會貿然闖入,那濃重的殺戮氣息和他的殺神領域有些相似,但卻要邪惡的多,而且那濃重的血腥味道本身帶有強烈的腐蝕性劇毒,血霧邊緣的植物都受到了強烈的腐蝕。

冷哼一聲,一圈藍光從唐三身上釋放而出,藍銀皇發動,同時,他也釋放出了自己的藍銀領域。作為植物之王,眼看著這麼多植物受到殘害,唐三又怎能坐視?

藍色光暈迅速蔓延,不但籠罩了前方血霧所及的范圍,也將先前他經過的森林完全籠罩在內,澎湃的生命力幾乎是瞬間被激發起來,在藍銀皇的氣息刺激下,大森林做出了它們的反擊。所有植物都開始瘋狂的生長,血霧附帶的腐蝕性毒素與植物蓬勃的生命力交織在一起,每一株植物在生長的同時都釋放出一層藍金色的光彩,將那侵襲自身的血光抵禦在外。

與此同時,那澎湃的生命力與邪惡的血腥氣息開始了劇烈的碰撞,不斷過濾著那些有害的劇毒,充滿生命氣息的藍色光暈開始在森林中蔓延開來,有著唐三藍銀領域的支持,這些植物煥發出無比龐大的生命氣息。

生與死本就是兩種極端,生命的氣息驟然強盛起來,自然會影響到那血色的死氣,很快,唐三眼前的景物就變得清晰起來,血光雖然依舊存在,但先前那遮擋視線的霧氣卻漸漸的消失了。

就在他前方數百米外的森林中,此時還有三道身影在不斷碰撞,相互攻擊著。角落處,一具破碎的尸體倒在那里。詭異的是,那具尸體上正不斷散發出血紅色的霧氣,就像是自身的鮮血蒸騰了一般。

場中交手的三人之一,正是胡列娜,此時,她身上六個魂環不斷閃耀,背後那條巨大狐尾每次揮動,都帶起一股澎湃的能量。她身上散發著一圈白色光環,將自己與另外一名老者籠罩在內,抵擋著血光的侵襲。而不斷攻擊他們的,卻是一道紅色身影。

定睛看去,唐三不禁大吃一驚,心中忍不住驚呼,原來是他。

血色長袍。立領披風。蒼白地面容。這個人唐三見過。赫然正是當初他與胡列娜在殺戮之都中經曆殺戮時見到過地殺戮之都地統治者。殺戮之王。

殺戮之王與當年相比。有了很大地變化。他那蒼白地皮膚上出現了很多詭秘地血紋。額頭處還有著一個宛如劍形地魔紋。背後。一對巨大地血紅色翅膀張開。攻防一體。既能用來攻擊。也可以當做兩面盾牌使用。他地速度極為恐怖。閃爍之中逼迫地胡列娜和另外那名老者已是岌岌可危。

與胡列娜並肩作戰地那名老者身上。足足有八個魂環。而且魂環配比相當不錯。可殺戮之王身上卻沒有一個魂環出現。可就是這樣。他每一次攻擊卻都令胡列娜和那老者左右支拙。眼看就要抵擋不住了。

“你終于來了麼?我等了你很久了。為了等你。我才讓他們活了這麼久。”殺戮之王地聲音沒有一絲人地感覺。只有無盡地冰冷和邪異。

血紅色地身影一掠而過。那名擁有八環地老者慘叫一聲。全身仿佛都被一層血色渲染。轟然巨響中。身體已經炸碎。變成了與先前唐三所見尸體一樣地慘狀。體內地鮮血更是***而出。不斷融入到殺戮之王釋放出地血光之中。而他掠起時帶起地紅光卻只能將胡列娜身上地殺神領域壓迫到她身邊。露出那八環老者。卻沒能傷害到胡列娜。

“唐三?”胡列娜看到唐三出現。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一松。那奇異地血光雖然沒能將她殺死。但殺戮之王一翅拍來。卻將她地身體拍擊地飛了出去。撞斷兩株大樹才倒下。

當血色再次降臨時,胡列娜的身體卻已經消失了,一根藍銀皇纏繞在她腰間,將她帶到了唐三身邊。

如果說武魂殿中還有誰能讓唐三心存好感的話,那恐怕就要屬胡列娜了,當初兩人在地獄路中同舟共濟的一幕唐三始終都記得,哪怕是後來在星斗大森林中小舞遇襲時,胡列娜也沒有站在他敵對的一方。

左手抓住胡列娜的肩膀,將一股醇厚的玄天功內力輸入她體內。

胡列娜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煞白,但也勉強算是喘過氣來。

“這是怎麼回事?”唐三沉聲問道。

胡列娜倚靠在唐三的肩膀上,喘息著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怪物突然出現,就向我和我的人發動了攻擊。他這血光十分詭異,在血光范圍內,除了擁有殺神領域的我以外,其他人都無法使用任何魂技。我帶來的二十多個人里面,有五位是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剩余也都是魂聖。可是,在他這怪異的血光之中卻實力大減,不斷的被他擊殺。這個怪物太可怕了。他說是來找我們報仇的。”

聽她這麼一說,唐三終于明白殺神領域上那一絲精神鎖定是從何而來了,並不是胡列娜,而是眼前這位殺戮之王。

“報仇?你們這兩個卑賤的生命毀了殺戮之都,就算將你們碎尸萬段也無法彌補殺戮之都的損失。告訴我,究竟是你們誰在偉大的血色長河中下了毒藥。那究竟是什麼毒,拿出解藥,我給你們一個痛快。”

殺戮之王一步步朝著唐三和胡列娜的方向走了過來,他走的很慢,但每前進一步,都會帶來強大的壓迫力,令人呼吸困難。

面對殺戮之王,唐三卻神色如常,在海神第一考穿越!海神之光中,他所承受的壓力要比現在大上十倍、百倍,他也依舊成功通過。更不用說眼前的情況了。

唐三淡然反問道:“殺戮之都毀滅了麼?”

殺戮之王冰冷的血紅色雙眼中充滿了仇恨,“是你們,就是你

了我的殺戮之都。令我的子民們慘死在偉大血液的是你,對不對,就是你……”

唐三笑了,“毀滅了就好,也算沒白白浪費我一株仙草。不錯,下毒的就是我,是我在那條血河中下了毒。其實,那也不算什麼毒藥。那是一株雪色天鵝吻,效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激發。殺戮之都的血腥瑪麗之中蘊含著一種慢性毒素,能夠讓人在殺戮中變得更加強大,也能潛移默化的改變人的心性和身體。所以,我給那條河流中添了這麼一味仙草,令那緩慢發作的劇毒千百倍的發揮出它的效果,看來我在藥物上的判斷非常正確,我很榮幸,能夠成為殺戮之都的毀滅者。”

“混蛋,那解藥呢?”殺戮之王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但為了討要解藥,他還是勉強忍耐住自己心中的沖動,沒有沖上來向唐三發動攻擊。

“先告訴我你有什麼反應?”唐三淡淡的問道。

殺戮之王迫不及待的吼道:“我很熱,我體內偉大的血液在不斷蒸發,不論我喝多少鮮血都無法阻止。但我也變得更加強大,我的身體似乎在變異。可是,我卻無法掌握它。解藥,快給我解藥。”

“解藥?沒有解藥。一株有益的仙草哪來的解藥?真是可惜,你怎麼沒和你那墮落的世界一同毀滅?殺戮之都那墮落的王國本就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界上,毀了它,是替天行道。正好,今天你也在這里,那就讓我們做個了斷,等我將你也從這個世界徹底抹除,那墮落的世界也就算是真正消失了。”

“混蛋,我殺了你。”殺戮之王再傻,現在也明白唐三是在戲耍他了,血光驟然大放,身形一閃已經來到唐三面前,兩只有著血紅長甲如同爪子一般的手直奔唐三胸前插來。同時,他身上那濃重的血光也驟然暴起,湧向唐三。

“快用殺神領域,否則不能使用技能,還會暴斃。”胡列娜焦急的說道,拼命開啟自己的殺神領域護著自己與唐三的身體。但就在這時候,唐三卻將她的身體甩了出去,遠遠的飛到數十米之外。

強烈的藍光驟然從唐三身上爆發開來,刹那間,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藍色光球,緊接著,強橫的藍色光芒瞬間綻放,唐三整個人已經完全變成了藍金色。

藍銀真身發動,同時發動的,還有藍銀領域進化技能森羅萬象。

殺戮之王釋放出的那霸道血光並不是只有殺神領域才能抵擋,而是必須要領域的能力才能抗衡,因為那血光本就是一種領域能力的存在。

而唐三通過先前觀察胡列娜與他的戰斗時發現,雖然殺神領域能夠保證胡列娜使用魂技,但很明顯,殺神領域釋放出的白光是被殺戮之王身上釋放的紅光完全壓制的。那是領域上的壓制。也就是說,殺戮之王釋放的領域與殺神領域是同源的,但卻又凌駕于殺神領域之上,剛好克制它。

正因為如此,唐三才沒有使用殺神領域,而選擇了自己的藍銀領域。這里是森林,是藍銀領域最好的戰場。

周圍的世界突然變成了藍金色,胡列娜的雙眼卻緊緊的跟隨在唐三身上,當她看到唐三身上蔓延而出的八個魂環時,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之中。

近五年的時間不見,他,他竟然變得如此強大了?八個魂環,魂斗羅級別的實力。四個十萬年魂環。這真的是人力所能達到的境界麼?唐三身上出現的情況已經遠遠超出了胡列娜本來的認知。

當那紅與藍兩色光芒在空中開始劇烈碰撞,爭奪對空間的控制權時,殺戮之王攻擊唐三的動作明顯變得慢了一拍,而唐三則是上身晃動了一下,全身釋放出一層藍色的霧氣。

面對對手的攻擊,唐三並沒有閃躲,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想過要閃躲,手中海神三叉戟一橫,直接擋向殺戮之王的攻擊。

轟然巨響之中,海神三叉戟居然發出一聲輕微的嗡鳴,而殺戮之王則如同觸電一般倒飛而回,血紅色的雙目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強烈的震蕩力令他的雙手都在顫抖。

唐三也同樣吃驚,他能感受到從三叉戟上傳來的震蕩,自從擁有了這件神器之後,還是第一次有人在正面攻擊中另海神三叉戟出現這些許波動。好強的力量。看來,這殺戮之王的實力至少也不遜色于海龍斗羅。只是,他身上為什麼沒有魂環出現呢?

殺戮之王不甘的怒吼一聲,雙手在身體兩側抬起,一圈圈血色光暈從體內蕩漾開來,強力的血光中不但充滿了腐蝕性的氣息,還擁有著一種特殊的能量波動。

刹那間,密集的爆破聲不斷從藍銀領域與那血色領域的接觸位置爆發開來。唐三臉色連變,盡管這里是森林,對他的藍銀領域有著很大的支持作用,但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領域竟然還是擋不住了。

殺戮之王嘎嘎怪笑一聲,“怎麼樣,我的殺戮領域滋味如何?比起你們獲得的殺神領域,我這殺戮領域才是殺戮之都中最強的領域,也是殺戮之都那禁魔效果的縮小版本。你以為你這植物屬性的領域就能抵擋得了麼?殺戮領域,乃是天下間最霸道的領域。禁魔特性是絕對成立的。還是用出你的殺神領域吧,否則,你的魂環技能將全部無法使用。”

唐三心中一驚,果然如殺戮之王所說,雖然他還沒與那血光接觸,但身體已經開始從武魂真身狀態中解除出來,原本藍銀領域還能勉強和對手抗衡,可失去了武魂真身的支持就無法再發揮出進化技能森羅萬象,頓時節節敗退。強大的壓迫力迎面而至。

但就在這時,沒等殺戮之王得意的笑聲收歇,唐三的身體卻突然從原地消失了。

殺戮之王反應很快,幾乎是下意識的身體回轉,兩片巨大的翅膀如同利刃一般甩向身後。但是,唐三出現的位置卻並不是在他背後,而是在他背後上空。

身體側落,行云流水一般的動作帶起左腿,同樣是充滿邪惡氣息的紅色光芒,宛如巨斧一般從天而降。正是邪魔左腿骨附帶魂技,虎鯨邪魔斧。

唐三深知,在戰斗之中絕

對手牽著鼻子走。雖然殺神領域可能會讓自己能夠TT能,但殺神領域要被對手這個殺戮領域所克制,對自己來說絕非好事。很有可能就會因此而一直被壓制。海神三叉戟雖然強大,但殺戮之王速度奇快無比,感覺上更像是一名敏攻系魂師,只要他憑借速度游斗,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想要發揮出威力也並不容易。因此,他才選擇了這樣的戰斗方式,畢竟,擁有五塊魂骨的他,底氣十足。

血光迸發,藍銀領域已經完全破碎,面對唐三的攻擊,殺戮之王不屑的哼了一聲,左翅抬起,竟然就那麼擋住了唐三單體攻擊威力極強的虎鯨邪魔斧,而且還將他的身體蕩了開去。在空中旋轉兩周,憑借著又一次的瞬間轉移,才勉強閃過殺戮之王的追擊。

除了海神斗羅波賽西以外,還從未有人能夠如此輕易的接住唐三攻擊,尤其是虎鯨邪魔斧這種超強威力的攻擊。

“嘎嘎,用邪惡的能量來攻擊殺戮之王,我不得不為你的選擇感到悲哀。小子,你已經被我的殺戮領域所籠罩。如果你現在能拿出解藥,我還可以考慮給你個全尸,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殺戮之王沒有追擊,反而是死死的盯視著唐三,他的目光更多的落在唐三右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之上。顯然,他對唐三的這件武器心中存有很強的戒懼之意。

唐三連續兩次受挫,可他的神色卻依舊沒有任何波動,聽著殺戮之王的話,他突然笑了,“這麼說,你不應該叫殺戮之王,應該叫邪惡之王才對。你說的對,邪惡的力量當然要用正義的力量來對抗。你真的以為你這殺戮領域就無敵了麼?可惜,你的境界還差的太遠太遠。就讓我用正義的力量來幫你淨化吧。你本就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界之中。”

一邊說著,唐三舉起了手中的海神三叉戟,額頭上的海神三叉戟烙印驟然亮了起來,不論這殺戮領域有多麼強大,也無法阻止他使用那來源于神的能力,海神之光。

燦爛的金光化為一道光柱,筆直照射在三叉戟上那塊菱形寶石之上。頓時,萬道金光瞬間迸發,強烈的光芒比太陽還要刺眼,渲染著唐三的身體也完全變成了金色。

這一刻,威嚴、神聖的氣息充滿了整片森林,眼看著先前還逞凶的血光大片大片的破碎開來。

唐三所說的境界不夠,當然不是指殺戮之王的實力不如他,而是說他的殺戮領域再怎麼強,也只不過是人間的領域而已。而這海神三叉戟上所擁有的,卻是神的光芒。

在一看到殺戮之王的時候,唐三就已經開始琢磨對付他的辦法,毫無疑問,殺戮之王所擁有的能力乃是至邪之氣,而海神的神力無疑是正大光明的能量。再加上境界上的差距,這才是為什麼唐三在先前並沒有全力以赴施展自己各種攻擊技能的原因。

海神三叉戟上附帶的神力迸發開來,頓時產生出破邪的效果,硬是沖破了殺戮之王的殺戮領域。將空氣中的邪惡氣息一掃而空。

同時,這也是唐三第一次真正意義的使用海神三叉戟的能力,憑借著海神之光的聯系,龐大的信息瘋狂的從海神三叉戟內湧入到他體內,唐三整個人完全被三叉戟上附帶的金光所籠罩,大腦中瘋狂的吸收著來自海神三叉戟的信息。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這件自己通過海神第七考得到的神器有多麼強大。

與唐三所感受到的瘋狂能量不懂,當海神三叉戟通體的黝黑被金色所代替,炫麗的金色紋路布滿全身,以菱形寶石海神之心為中心擴散開來的金光卻是平和的。

平和的金光充滿了光明的氣息,似乎要撫平一切傷痛,又像是要喚醒沉睡的生命。但是,在這份平和之中,卻有著它的堅定執著,那就是對黑暗的驅趕。

不論先前那殺戮領域有多麼強悍,甚至壓制的唐三藍銀領域也要為之潰縮,但此時此刻,在真正的神之氣息面前,那邪惡的殺戮領域卻飛速的冰消瓦解著。

殺戮之王的身體完全沐浴在海神三叉戟綻放的金光之中,甚至還保持著先前雙臂張開的姿勢,背後兩只巨大的翅膀展開,看上去是那樣的獰惡。此時,他的身體就像雕塑一樣凝固在那里,連臉上邪惡的神情也隨之凝固。似乎是受到了什麼感染似的。

胡列娜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到眼前這一幕,她趕忙捂住自己的嘴,如果說邪惡而強悍的殺戮之王帶給她太多的恐懼,那麼,此時此刻唐三所展現出的實力卻令她心中產生出了一種奇妙而複雜的感覺。

即為了唐三的實力而高興,但也同樣因為他的強大而深深的悲哀。她無比清楚,唐三與武魂帝國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他只會是帝國的敵人。擁有這樣一個敵人,顯然不是帝國幸事。他今年不過才二十多歲啊,就已經能與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抗衡,那麼,十年、二十年之後呢?他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胡列娜的大腦已是一片混亂,茫然的注視著唐三,感受著那帶給自己全身溫暖,正在驅散內心恐懼的平和金光,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如何來面對唐三了。

場面顯得有些詭異,對戰的雙方都是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唐三是受到了來自海神三叉戟內龐大的信息沖擊,一時間無法移動,但海神三叉戟也像是與他融為了一體似的,在他身體表面鍍上了一層奇異的防禦能量。

而殺戮之王則是在海神三叉戟綻放的神光之中凝固,顯然是受到了那破邪能量的影響,但他的身體也只是凝固在那里而已,並沒有任何明顯的變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唐三身上的金光開始變得越來越強烈,手中的海神三叉戟更是光芒萬道,上面的每一個魔紋都變得異常清晰。

而這時候,殺戮之王也終于出現了變化,他額頭上那劍形的血色魔紋如同活了一般紅光流轉,光芒從黯淡逐漸變得強烈,在他身體表面浮現出了一層紅蒙蒙的光彩,竟然將海神三叉戟上的神光阻擋在外。而殺戮之王原本蒼白的臉色也開始發生了轉變,

漸被不健康的潮紅所代替,背後雙翼寸寸破碎,在海T5浴下化為飛灰消失。他的頭發也逐漸從紅色變成了黑色,眼眸中也出現這同樣的變化。全身上下,唯一還保持著紅色的,就只有額頭上那個魔紋。

唐三的雙眼漸漸恢複了清明,但他清醒過來後,眼神卻流露出驚駭的光芒。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對面的殺戮之王雖然身上的血色褪去,翅膀也破碎了,可是,他身上綻放出來的氣息卻在幾何倍數的攀升著,仿佛無止境一般提聚。

保護在他身體周圍的紅光也開始外溢,居然壓迫得海神三叉戟上的金光緩緩後退。

怎麼可能,這可是海神三叉戟上附帶的破邪之光,雖然自己還不是真正的海神,無法將它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可是,這神光卻是貨真價實的神之力量。居然無法擊破殺戮之王身上那層奇異的紅光,這究竟是……

精神力全開,從四面八方鎖定著殺戮之王的身體,唐三終于發現了殺戮之王身上一點根本性的變化。他身上的殺氣不但沒有被海神之光削弱,反而與他的實力一樣幾何倍數的攀升著,但是,他身上原本的邪惡氣息卻消失不見了。那紅光竟似是最純正的殺氣,比自己的殺神領域還要純粹的多。

不能再等下去了,唐三心中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局面第一次超出了他的預估,原本就已經不低于海龍斗羅實力的殺戮之王在這種幾何倍數的提升後,就不是自己所能抵擋的。

高舉過頭的海神三叉戟緩緩前指,直到與地面平行才停頓下來,唐三大喝一聲,藍銀真身再次展現,八環圍繞,左腳重重的踩踏在身前的地面上,整個人宛如箭矢一般朝著殺戮之王沖去,手中三叉戟戟刃直指對方胸膛。

唐三的魂力推動著在他手里重量只有一百零八斤的海神三叉戟瞬間達到了高速,而實際上這三叉戟卻是十萬八千斤的恐怖重量。海神三叉戟在唐三運轉的同時,戟身上的紋路如同水波一般蕩漾開來,從長柄末端一直延伸到中央那最大的戟刃處,鋒刃的尖端就像是一顆小太陽般金光暴射,精氣神合二為一,身與戟合,雖然沒有任何招式所言,但他的精神力以及海神三叉戟的氣息已經完全鎖定在對手身上。

激發海神三叉戟的力量需要龐大的海神之光和唐三的魂力作為後盾,哪怕是以唐三現在的實力,也只能支持很短的時間。他畢竟不是海神,使用海神三叉戟真正的力量並不輕松。這種全力出擊的方式以他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使用三到五次而已。此時全力以赴的沖擊,為的就是要畢其功于一役,將對手徹底毀滅。不論殺戮之王的實力有多麼強悍,當他被海神三叉戟這件真正的神器貫穿身體時,哪怕他是神,也不可幸免。

而就在唐三發動沖擊的一刹那,殺戮之王的雙眼竟然亮了起來,他的眼眸是黑色的,無比深邃的黑色,他的面容似乎也出現了一定的改變,雖然依舊是中年人的模樣,但卻要變得英俊了許多,所有的邪惡都被一腔正氣所代替。腦後黑發無風自動,站在那里,再沒有先前殺戮之王身形虛浮之態,沉凝如岳。

從爪形恢複到寬大的手掌上,紅光奔湧而出,絲毫沒有收到海神三叉戟鎖定的影響,在這一刻,他全身上下綻放出的氣勢竟然已經強大到了一個無法形容的地步,一個充滿無限殺機的紅色虛影在他背後閃現,手掌中的紅光悍然凝聚成了錘形,一柄巨大無比的紅色巨錘,閃耀著無數瑰麗魔紋的巨錘,詭異的是,那巨錘在出現後,又飛快發生了變化,只是眨眼的工夫,錘身仿佛融化了一般,又轉化成了一柄長度超過兩米的血色巨劍。

殺戮之王雙手握劍,不退反進,全身紅光熔煉于一體,重劍以舉火撩天之勢由下而上,迎向了唐三的海神三叉戟。

從胡列娜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片奪目的金光撞向一片刺目的血光。

轟——

金色與血色,刹那間融為一體再驟然爆發。胡列娜只覺得一股山崩海嘯般的龐大能量撲面而來,她能做的只是將自己的身體盡可能的蜷縮在一起,用那巨大的狐尾圍住。下一刻,她已經像是彈丸一般被拋飛而起,遠遠的送了出去。身體還在空中,胡列娜就已經失去了全部的意識。幸好,在她受到沖擊的同時,還記起釋放出了自己的殺神領域,這才消除了被毀滅的結果。

能量波動擴散的距離並不大,只有直徑三百米左右,但是,就在這直徑三百米的范圍之內,所有的植物、土石都完全消失,不是化為灰燼,而就是那麼憑空消失了。

地面上,多了一個直徑三百米的深坑,深度竟達百米之多。

一條宛如游龍般的金光從深坑中沖天而起,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專為黯淡,當它攀升到頂端時,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但就算這樣,當它落在深坑旁邊的地面時,還是再次引起了一聲劇烈的轟鳴,足足深陷入地面十余米,才停止了深入。

沒有飛揚的塵土,百米深坑內的景象十分清晰,金色的身影已經暗淡,而那紅色的光彩卻依舊強烈。

唐三的身體在海神三叉戟飛出去那一刻,已經被摜入了背後坑壁之中,哪怕是堅硬的岩石也無法阻擋他身體的內陷,整整內陷五米,他的身體才算穩定下來。但卻已是鮮血狂噴。五髒六腑仿佛都翻轉過來一般,魂力、精神力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制。

如果非要形容碰撞帶給他的感覺,那就像是當初他沒有得到海神三叉戟之前與海神斗羅波賽西那一戰似的。

海神三叉戟碰上了對手那柄重劍,那一瞬間的感覺清晰的烙印在唐三腦海之中,他絲毫也沒感覺到自己的海神三叉戟重量產生作用,反而是對手爆發出的力量遠遠超過了自己。那充斥著最純正殺戮之氣的血色紅光絲毫不遜色于自己的海神之光,甚至在碰撞的同時還將自己的海神之光全面壓制了。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七章 海神三叉戟之威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五十九章 殺戮之王?曾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