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匠遺物,絕世暗器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匠遺物,絕世暗器


些東西,每一件都蒙著一層淡淡的血氣,那內蘊的都會爆發一般。

哪怕在座都是,或者曾經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看著這些金屬物件,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感。

唐嘯指著那些暗銀色的配件對唐三說,“這些就是樓高最後的作品。”

“他成功了,他真的是完成了得天獨厚的神作。樓高前輩,您,您又何苦如此執著……”

那暗銀色的長釘和零件,正是暴雨梨花針的配件啊!唐三一直都覺得自己對暴雨梨花針的研究還差了些什麼。此時他終于明白了。更令他震驚的是,短短幾年的時間,樓高不但想清楚了一切,而且還真的做到了。那就是,在暴雨梨花針成型之時,必須要以人之血氣開啟深海沉銀銀的銳氣,方能成就這天下第一機括類暗器啊!

唐三珍而重之的將木盒放在之前的桌案上,雙手抬起,充滿感情的撫摸著那些暗銀色的配件,突然間,他的手動了起來,如同虛幻一般,從木盒中抹過,每一個暗銀色的零件都像是被賦予了生命一般從木盒中跳動而出,在他那虛幻的指影中盤旋著。

一連串的鏗鏘聲,如同動聽的旋律般在眾人耳邊回蕩。當唐三的雙手停下來時,在他手掌之中,已經托著一個長約一尺的圓筒。與先前那雕刻著孔雀暗紋的圓筒不同,這個暗銀色的圓筒之上,只有兩個大字,樓高。這兩個字,是血色暗紋所形成,那是神匠樓高真正的鮮血。

小心翼翼的將圓筒放回木盒之中,唐三後退三步,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朝著木盒恭恭敬敬地三拜九叩。

將一生都致力于鑄造技藝中的樓高,絕對值得他這一拜,這也是唐三唯一能夠向樓高表示敬意的方式。

短短五年,樓高成功地鑄造出了唐門機括類三大絕世暗器。孔雀翎、佛怒唐蓮以及那令他失去了生命的暴雨梨花針。

合上木盒。唐三沒有將它收到自己地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而是捧著它坐回了自己地位置。眼中流露著強烈地悲傷。久久不能自已。如果早知道樓高會付出生命地代價。那麼。他甯可不要這些絕世暗器。

唐嘯沒有勸慰唐三。唐昊也同樣沒有。因為他們相信。唐三一定會處理好自己地情緒。

唐嘯地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臉上一片肅然。“昊弟。首席長老。各位次席長老。那天。首席長老地一番話。發人深省。我們昊天宗。不能再這樣沉寂下去。祖輩留下地宗門。不能斷送在我們之手。我建議。宗門複出。大家可有異議?”

誰也沒有吭聲。只是五位長老地目光都落在了唐三身上。他們都知道。昊天宗能否再次振興。關鍵就要看唐三。

“小三。”唐昊斷喝一聲。將沉浸在悲傷中地唐三驚醒。抬頭看向坐在對面地父親。這一刻。他仿佛又看到了父親當初地嚴厲。

收斂情懷。唐三深吸口氣。終于將那木盒收入到自己地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這才正視眾人。

“我離開了宗門五年,也離開了大陸五年。這次回來的路上,聽到了一些消息。同時,也與前武魂殿皇,現任武魂帝國女皇比比東交手一次。她和我一樣,也是雙生武魂,而且,她地第二武魂已經擁有了七個魂環之多。如果我沒有計算錯誤的話,那麼,現在她地魂力應該高達九十九級。”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唐三緊接著說道:“但是,就算她已經達到了九十九級,我也有把握能夠至少抵擋住她。所以,她一個人的存在,並不可怕。真正可怕地是武魂帝國的整體實力。或者說,是武魂帝國所擁有地魂師的整體實力。”

“先前我說過,武魂帝國掌握了超過百分之八十的魂師,這句話絕非虛言。也正是因為如此,現在它不論面對天斗還是星羅帝國,都有著絕對的優勢。不過,兩大帝國也並不是沒有正面抵擋的力量。關鍵還是要看如何抵擋。”

“如我宗複出,必定是要加入到天斗帝國一方,盡管我們已經不複當年之威,可世界上,隨著五位長老成為封號斗羅,昊天宗的整體實力不但沒有降低,反而有所增加。必定會成為天斗帝國對抗武魂帝國的一針強心劑。所以,我認為,複出之事,宜早不宜遲。要盡快完成。與天斗帝國取得聯系。武魂帝國現在正在整合那些王國和公國的力量,一旦整合完成,戰爭就會再次爆發。按照武魂帝國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已經將天斗帝國與星羅帝國完全阻隔。那麼,在發起戰爭時,必定會以一面防禦,一面進攻。而天斗帝國的整體國力雖然不如星羅帝國,可卻有著七寶琉璃宗的支持,在魂師力量上反而要高于星羅帝國。因為,我相信武魂帝國有很大可能會將攻擊的一面選擇在天斗帝國這邊。我們昊天宗不出則已,只要複出,就必須要在首場戰爭中給予武魂帝國予以沉重打擊。只有這樣,才能揚我宗門之威的同時,震懾那些武魂殿的魂師。但是,想要徹底剿滅武魂帝國,還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多年的積累,令他們擁有深厚的底蘊。而具體的作戰方案,要等我回到天斗城後,與天斗皇室接觸後才能決定。”

聽了唐三的話,眾人紛紛點頭,唐嘯道:“好,那就這麼定了。宗門也沒什麼好准備的。三天之後,我們就直接前往天斗城。至于天斗帝國那邊的聯系……”

唐三點了點頭,道:“交給我吧。我幫父親恢複了殘肢後就走。”

“恢複殘肢?”唐嘯和五位長老看著唐三,眼中的神色都充滿了不可思議。

唐三站起身,手持海神三叉戟走到父親身前,拿過那裝有魂骨的木盒,向唐昊道:“爸,我們現在就開始吧。不過,我必須要重新破開你的傷口,並且要切開骨骼外層,才能……”

“多說什麼,來吧。”唐昊一把扯掉自己地斷臂衣袖,露出了早就已經長好的斷臂位置。他那充滿鋼鐵般色澤的眼神似乎預示著,當初那個連武魂殿教皇都敢擊殺地昊天斗羅又已經回

面對敵人時,唐三從來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可是,此時他面對的卻是自己地父親。眼看著唐昊缺少了手臂的肩膀,兩股熱流不禁沖入眼中,握著海神三叉戟的右手也不禁微微地顫抖起來。

唐昊瞪了兒子一眼,“猶豫什麼?我能自己斷臂,難道還怕這點傷痛麼?”

深吸口氣,唐三猛然閉上雙眼,只是停頓了一秒,再驟然張開,雙目之中,頓時充滿了冷靜的神光,右手中,海神三叉戟如同一道黑色閃電般劃斬而過,血光崩現之中,唐昊右肩上本已長好的創口連帶著骨、肌肉和血脈被硬生生的切下一寸,這一寸,完全是因為當初斷臂後兒長出來多余地部分,那麼巨大的海神三叉戟,在唐三手中用出,卻准確的像手術刀一般。

唐昊臉色不變,看著兒子的目光只有鼓勵,似乎那海神三叉戟切割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身體似地。

唐三的目光冷靜異常,左手一揮,控鶴擒龍用出,木盒翻起,那塊右臂魂骨已經騰空而起,落在了他地手掌之中。

毫不猶豫的,唐三將右臂魂骨直接頂在了唐昊斷臂地橫截面上,眉心處,燦金的海神烙印光芒大放,一道海神之光已經直接照耀在那骨接合位置。

唐昊傷口處噴濺的鮮血已經染紅了唐三的手和那塊右臂魂骨,幸好此時阿銀不在,否則看到這一幕,她還不知道要出現怎樣的情緒變化。

藍金色的光彩同時從唐三右腿處亮起,光芒順著唐三的身體向上蔓延,一直蔓延到唐三握住魂骨的左手之上,再快速的注入到唐昊的傷口處。

說也奇怪,當海神之光籠罩在骨骼上時,唐昊的斷骨與右臂魂骨處頓時冒起一層金色的煙霧,先前還能保持平靜的唐昊,也不禁猛的皺起了眉頭,可見他此時所承受的痛苦有多麼強烈。而屬于唐三藍銀皇右腿骨的藍金色來到創口處時,前一刻還在噴湧的鮮血頓時止住,強烈的藍金色光芒將唐昊的斷臂處以及右臂魂骨完全包裹在內。

從唐三揮出海神三叉戟,到藍銀皇右腿骨的能量阻止血流,整個過程其實只不過是眨眼的工夫而已,唐三的動作就像是已經練習了千百遍一般,沒有讓唐昊多流出一滴鮮血。

眼看著那藍金色光芒蔓延,唐昊的臉色也重新舒緩開來,唐嘯已經昊天宗五位長老都不禁流露出歎為觀止的神色。如此神技,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在此之前,他們更是從未聽說過當一個人的魂骨去掉後還能再植。

唐昊已經很是強悍了,可他兒子所表現出的強悍之處卻更盛唐昊當年。五位長老的神色此時已經都變得釋然起來,哪怕是輸給唐三時心中的不快也漸漸被喜悅之情所取代,他們仿佛已經看到了昊天宗就在眼前這對父子的輔助下重新回到大陸巔峰之位。

唐三從如意百寶囊中取出一枚當初自己所煉制,固本培元的丹藥塞入父親口中,同時將海神三叉戟插在地面上,騰出右手捏住父親的左手腕脈,感受著唐昊身體的變化。

很快,唐三的神色也變得放松下來,一切進行的比他預想中還要順利。他去海神島這幾年,阿銀一直憑借著自己對于植物的認知將冰火兩儀眼周圍長起來的各種靈藥給唐昊服下,再加上唐昊知道妻子有望複活,心態也和以前不一樣了。身體調理的非常好,盡管殘去兩肢,可血氣之強大卻尤勝以前。因此,先前雖然損失了一點鮮血,但他的身體卻並未受到什麼影響,當然,這也和唐三在完成斷肢再植時所展現的完美手段有著密切的關系。

在那藍金色的光芒籠罩下,其他人看不到,但唐昊和唐三這對父子卻都能感覺到唐昊的右臂正在緩慢地生長出來。藍銀皇右腿骨的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技能在唐三精確到極致的精神力控制下完美演繹。同時,在右臂漸漸恢複地過程中,唐三也通過自己握住唐昊左手傳入父親體內一股醇和的玄天功內力,引導著父親的魂力疏通著剛剛生長出地手臂。這樣才能在手臂完全恢複後和原本沒有任何區別。

整整半個時辰過去,唐嘯和五位長老卻絲毫沒有感到不耐,能夠見證這神奇的一幕,他們心中甚至還有幾分驕傲的感覺。

終于,當那藍金色光芒褪去之時,唐昊地右肩已經重新生長出了一條手臂,如果非要說有什麼區別的話,這條新生出來的手臂實在是白嫩了些,與唐昊本身的皮膚顏色有些區別。

唐昊看著自己地右臂,有些驚奇的攥緊右拳,魂力流淌入右臂之中,淡淡的黑色光芒從手臂上釋放出來,原本因為斷臂而阻塞的肩膀終于又能完成修煉的循環,魂骨加入那充滿力量的感覺幾乎讓他在一瞬間,魂力就從七十九級沖回到了八十級以上。更令他感到難以置信地是,這新生出來的右臂沒有半分不適地感覺,靈動,有力,就像是回到了斷臂之前一樣。甚至連他魂骨所有的能量都已經與自身完全契合。

這就不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所能達到地了,畢竟唐昊這斷臂也已經有六、七年的時間。之所以能夠在剛一恢複之後就達到這種效果,卻是海神之光地功勞了。海神之光,令這修複的過程完美達成。

唐三在唐昊為恢複的右臂而喜悅的時候,他的海神三叉戟已經再次行動,同樣的情況出現在了唐昊的左腿之上。恢複整條左腿,足足用去了一個時辰的工夫,唐昊也承受了更多的痛苦。

可有著恢複的完美右臂作為他的精神支持,恢複左腿的過程中他看上去神色還要輕松幾分。直到左腿完全恢複之後,整個人的臉色才變得有些蒼白。畢竟,藍銀皇右腿骨雖然傳給了他不少能量,但整個修複的過程卻也是他自身血氣的延伸。再植兩肢對唐昊自身血氣的消耗還是不小的。

再給父親服下了一枚藥丸,在唐嘯的安排下,唐三陪著唐昊來到一間靜室,叮囑父親立刻開始修煉,一個是為了疏通氣血,恢複原本的修煉循環。另一個也是利用兩塊魂骨的重新

盡可能的恢複當初失去的魂力。

他們一出門,阿銀和小舞就看到了四肢恢複的唐昊,阿銀想沖上來,卻被唐三用眼神制止了,向母親比了個手勢。雖然這是唐三第一次幫人恢複斷肢,但他卻通過整個恢複的過程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恢複之後的這段時間對于唐昊來說是最為重要的。並不是肢體上的重要,而是因為當初斷肢所帶來那二十級魂力的損失。

能夠恢複多少,就要看這重植魂骨恢複肢體後的幾天了。

唐三陪伴著父親在靜室中坐下,他坐在唐昊身後,告訴唐嘯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然後用雙手抵在父親背後,海神之光全開,籠罩在父親身上,輔助唐昊進行修煉。

唐三的魂力和氣血何等強大,再加上海神之光這屬于神的力量,對于唐昊的恢複無疑是大有裨益的。

“爸,您放松自己的魂力,不要抵抗我輸入您體內的魂力,身體和精神全部放松,不論有任何感覺,都不要調動您的魂力來抵抗我魂力的運轉。”

唐昊點了下頭,對于兒子,他還有什麼不信任的麼?尤其是唐三幫他恢複了殘缺的肢體,此時他內心中的興奮是無與倫比的。但同時,他也感覺到了自己兩根斷肢恢複之後,體內魂力有種類似于***的感覺。這種情況下,哪怕是開口說話似乎都會另那***的魂力宣泄出去。唐昊也是一代天才,曾經最年輕的封號斗羅,雖然他眼前的情況可能在整個斗羅大陸上都是第一次,但他還是謹慎的沒有開口。此時聽到兒子的安排,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支持。他也不知道如何才能讓那***的魂力盡可能恢複到以前的巔峰時刻。

唐三的魂力渾厚而平和,如同長江大河一般湧入唐昊體內,之前唐昊就感覺到了,唐三雖然也擁有著昊天錘武魂,但魂力卻和自己一點也不一樣,自己的魂力充滿了霸道地王者之氣,可唐三的魂力卻是中正平和中帶著一分巍峨雄渾。

那龐大的魂力湧入唐昊體內之後,立刻循著一條他從不知道地路線運轉起來,很快,就來到了一條他從未注意過的經脈處,先前還柔和的魂力突然化為尖錐一般超那條經脈鑽了進去。痛苦地感覺立刻令唐昊全身一陣痙攣。

唐昊的性格何等堅毅,對于兒子的話更是深信不疑,盡管劇烈地痛苦令他全身***的魂力奔湧,但他卻立刻克制住魂力的波動任由兒子的魂力發動沖擊。

這也就是唐三,換了另一個人,唐昊決不可能將自己地身體完全展開在對方面前。要知道,任由外來的魂力沖擊自身經脈,對方稍有歹念,那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哧的一聲,在唐昊體內響起,唐昊只覺得身體一顫,緊接著,一股特殊的力量感頓時從那條他未知的經脈處傳來,體內***的魂力瞬間停頓了一下,下一刻立刻變得更加瘋狂地律動起來。那充滿力量的暢快險些令唐昊大喊出聲。

唐三地魂力並未停頓,立刻沖向了下一條經脈,不斷完成著沖入,破開,疏通的過程。唐昊體內地魂力也漸漸被調動起來,雖然沒有跟隨運轉,但他那***的魂力卻隨著一條條經脈地疏通變得越來越凝實、龐大,體內的氣血也跟隨著唐三魂力的運轉而變得更加通暢,雖然唐三的每一次沖擊都會帶給他劇烈的痛苦,可在每一次痛苦過後的暢快感卻是唐昊從未體會過的。

兒子這是在干什麼?唐昊不知道。他此時也看不見,背後的唐三整個人都像是浸在蒸籠中一般,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唐三正是憑借著自己的玄天功內力,在幫助父親打通奇經八脈。這樣做,無疑是令唐昊恢複魂力的最好方法。

這個世界的人,與唐三上一個世界並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修煉的方式不同。唐昊曾經擁有這個世界最強盛的實力,但他的奇經八脈也只是比普通人寬闊、堅韌,卻並未打通。

唐三在打通經脈的過程中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阻力,畢竟,唐昊的經脈是那樣堅韌,完全可以承受住他那玄天功內力的沖擊。

終于,最後的任督二脈在唐三強勢的沖擊下豁然貫通,唐昊只覺得一股極其通透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他體內所積蓄的龐大魂力再不受控制,瘋狂的奔湧而出,幾乎是一瞬間就將唐三的魂力擠出了體外,按照他原本的修煉方式瘋狂的運轉起來。每運轉一周,那魂力都會大幅度增加,充盈的魂力正在帶著唐昊重新向巔峰邁進。

唐三緩緩睜開雙眼,此時,他的臉色已是極為難看,嘴角處還流出了一僂血絲,那是唐昊奇經八脈貫通之後,將他體內魂力反擊而回時造成的。

不過,此時唐三的心情卻充滿了喜悅,父親的魂力之所以能將自己的魂力反沖而出,證明了他的魂力已經超過了現在自己所擁有的九十二級的程度。至少已經恢複到了封號斗羅的層次。事實證明,自己幫助父親打通經脈的做法是完全正確的。

此時,唐昊的身體已經被一層強烈的黑光所包圍,霸道的魂力充滿了震懾人心的強大感。從背後看去,他的身軀是那樣的偉岸,這才是昊天斗羅應有的樣子啊!

唐三欣慰的閉上雙眼開始恢複自己的魂力,雖然他為父親疏通經脈消耗巨大,還在魂力反噬中受了傷。但以他強悍的身體,這根本不算什麼,只需要短時間的修煉,一切就都會恢複巔峰。

當唐昊從修煉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扭頭看去,兒子早已經不在身後的位置了。意念一動,人已經從地上站起,抬起有些嫩白的右手和古銅色的左手,那充滿了力量的感覺令唐昊這鐵漢的雙眼也變得濕潤起來。

在他當初自斷肢體之時,就已經心灰意懶,決定歸隱山林之中,又哪曾想到,自己竟然還有恢複巔峰的一天。以往的雄心壯志,似乎也在這一刻伴隨著實力的回歸而重回自身。

我回來了,武魂殿,我唐昊又回來了。

推開門,陽光灑滿全身,刺目地光芒卻絲毫也無法影響唐昊的視覺,他一眼

等在門外的阿銀。

盡管唐昊開門十分突然,但當阿銀看到肢體健全地丈夫那一刻,她的淚水還是奪眶而出,猛的撲入丈夫懷中。

輕撫妻子地長發,唐昊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他整個人仿佛又年輕了許多,雖然身上有著一層從皮膚下排出的汙垢,但看上去也不過三十許人而已,哪還有以前那老態龍鍾地樣子。

“阿銀,不哭。小三呢?”

阿銀抬起頭,淚眼朦朧的看著唐昊,“你修煉了三天,兩天前,小三已經帶著小舞回天斗城去了。這孩子雖然年輕,可他肩頭卻已經承擔了很多很多。”

唐昊默默的點了點頭,“真沒想到,是兒子給了我新生的機會。以前是因為我已經無法做到,才將太多地壓力壓在他肩頭。但我現在已經恢複了,昊天斗羅又回來了,誰敢對我兒子不利,我就讓他化為飛灰。”

阿銀顫聲道:“昊,你真的完全恢複了。”

唐昊自信的直視豔陽,“雖然我不知道小三為我做了什麼,但是,我的實力不但已經恢複,而且更勝往昔,當初你為我獻祭之後,我的魂力達到了九十二級,後來雖然身受重傷,但魂力卻依舊在提升,直到九十五級為止。但我現在的魂力卻突破了九十六級地瓶頸,而且身體的潛力似乎被完全激發了出來,感覺上,這些年所有內蘊地力量全部釋放出來,短時間內應該還會有進步。走吧,我們去找大哥,昊天宗,是該出山的時候了。”

天斗城。唐門。

與五年前相比,這里看上去並沒有什麼變化,門前只有兩名身材高大,眼神銳利地唐門弟子守護。但他們的精氣神卻非常旺盛,目光不時掃過過往地行人,偶爾會流露出一道精光。內蘊的力量,就像是隨時有可能爆發的**一般。

此時,這守門的兩名唐門弟子目光卻突然凝固起來,因為,在他們的視線中出現了兩個人。兩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其中一人,手中還拿著一柄被黑布包覆的長條狀物體,明顯是武器。

“站住,唐門重地,不得靠近。”一名唐門弟子上前兩步,擋在了那兩個朝大門走來的黑袍人。目光中明顯流露出警惕之色。

手持長條包裹的黑袍人撩起了頭上的斗篷,露出了他那澄藍色的長發,以及一張英挺的面容。他的雙眼是水藍色的,深邃宛如汪洋一般,那名當門弟子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不禁愣了一下,原本的警惕居然在對方的注視下直接化去。竟然興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

這兩名黑袍人正是唐三和小舞,幫助父親恢複身體之後,唐三就帶著小舞離開了昊天宗,返回天斗城。他和小舞的相貌都太出眾,為了不引人注意,這才穿上了大斗篷。而回來的第一站,唐三自然選擇了自己一手建立的唐門。這里是他的根基所在。

“力堂堂主泰坦長老可在?請回稟一聲,就說唐三回來了。”盡管面對的只是守門弟子,但唐三卻依舊很客氣。隨著實力的提升,除非在必要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情緒變化,一般情況下,他變得比以前更加內斂。只從表面,誰也看不出他所擁有的強大實力。

這兩名守門弟子顯然是在唐三他們離開的五年中加入唐門的,因此並不認識唐三,但這卻並不表示他們沒有聽說過唐三的名字。這可是唐門宗主的名諱啊!

“您,您是唐三?”那名阻攔他的弟子試探著問道。

唐三失笑道:“怎麼?還曾有人冒充過我不成?”

兩名守門弟子對視一眼,先前說話的那個謹慎的道:“您請稍等,我立刻向上稟告。”說著,扭頭就朝宗門內快速跑去。

唐三滿意的點了點頭,見微知著,看來各位堂主對于宗門弟子的訓練還是相當不錯的。

時間不長,一會兒的工夫,腳步聲已經從宗門內傳出,但令唐三有些意外的是,從里面迎出來的只有一個人。力堂堂主泰坦之子,泰隆的父親,泰諾。

泰諾一看到唐三,趕忙上前幾步,恭敬的道:“泰諾恭迎宗主回宗。”去通報的守門弟子也跟著他一起回來,一聽唐三果然是本門宗主,立刻和另一名守衛一同拜了下去,單膝跪地。

唐三呵呵一笑,道:“泰諾叔叔,不必多禮。怎麼就您一個人?各位堂主都在忙麼?”怎麼說他也是唐門宗主之尊,宗主回門,卻不見任何一位堂主迎出,令他多少有些意外。

泰諾道:“宗主莫怪,現在本門之中主事者就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人都跟隨大軍上前線去了。”

“上前線?”唐三心中一驚,也不進入宗門,急問道:“怎麼回事?與武魂帝國開戰了麼?”

泰諾道:“十天前,天斗帝國帝王雪崩陛下禦駕親征,親帥百萬大軍,總數多達六千名的帝國魂師奔赴前線,我唐門、七寶琉璃宗,史萊克學院各方高手跟隨出發。父親讓我告訴您,如果您回來了,也請盡快前往前線支援。”

聽了泰諾的話,唐三心中頓時升起眾多念頭,心念電轉,已經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很顯然,天斗、星羅兩大帝國應該也已經意識到了武魂帝國現在的情況,自然不會等待武魂帝國將自身情況調整完畢,來侵犯自己,反客為主,主動宣戰。這一招無疑十分高明,既可以打亂武魂帝國的部署,同時,也可以占據先手。不用問,武魂帝國另一邊的星羅帝國現在也肯定是有所行動了。

“宗主,我們里面敘話吧。”泰諾讓開正門的位置。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了,泰諾叔叔,宗門就交給你了。時間緊迫,我要盡快趕到前線去。到了那邊,情況自然明了。雪崩是何時繼位的?天斗城內,是否留下了守備的魂師?”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一章 宗門首席,昊天令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三章 唐家軍,九十三級,帝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