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三章 唐家軍,九十三級,帝師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三章 唐家軍,九十三級,帝師


崩陛下是在三年前雪夜大帝病逝後繼位的,這幾圖治,對我們唐門也十分照顧。宗門目前有弟子總數達到兩千三百人,其中,除了我們原本四宗弟子之外,都是由史萊克學院培養後送來的精銳弟子,全部經過大師的篩選。在帝國的支持下,我們生產出了大批量以諸葛神弩為主的暗器,為天斗帝國裝備了一支萬人精銳軍隊。雪崩陛下親自為這支軍隊名為唐家軍,這次出征,由爺爺暫代這一軍統帥,就等您正式接任了。”

泰諾將唐三最急于知道的情況用簡短的話語說了一遍,聽了他的話,唐三點了點頭,“看來,雪崩多年的隱忍果然沒有白費,深得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真。很好。這樣,泰諾叔叔,我修書一封,你立刻派一名敏堂的弟子前往昊天宗所在村落送去。雖然帝都留有千名魂師守護,但依舊太單薄了,一旦前方戰事我方占據優勢,武魂帝國很可能派遣精銳魂師部隊來帝都鬧事,有昊天宗在帝都駐守,方可保無虞。”

“宗主,昊天宗……”泰諾聽到昊天宗三個字,瞳孔明顯收縮了幾分。

唐三沉聲道:“唐門是唐門,昊天宗是昊天宗,永遠不會混為一談。現在我們共同的敵人都是武魂帝國,不是追究當年恩怨的時候。昊天宗現在已經決定出山,就留他們在帝都鎮守,既免去了我們的後顧之憂,同時也省得昊天宗與各位堂主遭遇後尷尬。”

“是。”泰諾恭敬領命,再見唐三,雖然看上去唐三的相貌變化不大,只是比以前更加沉穩了。可他那雙眼神中卻多出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威嚴,他地每一句話都充滿了令人信服的氣度,舉手投足之間,不但雍容高貴,而且還有著一種特殊的領袖風采,哪怕是他曾經見過的七寶琉璃宗宗主甯風致,似乎也沒有唐三這樣的特質。

泰諾當然不知道,唐三這特質很大程度上是來源于海神之光令他產生的再次蛻變。作為海神的被選者,又怎麼會與普通人一樣呢?

很快,唐三就在唐門大門前修書一封,交給了泰諾,以敏堂弟子地速度,用不了半天時間,昊天宗那邊就會得到消息。絕不會有任何耽誤。

同時,他又另外寫了一封信,也交給了泰諾,叮囑他送到月軒去,有姑姑的引薦和自己這封信,昊天宗進駐皇室,不成問題。不管怎麼說,自己當初好像也受封過太子太師這樣的高位,應該還是有話語權的。現在天斗帝國急需魂師精英,更是不會拒絕才對。

“小舞,要辛苦你了,我們還要繼續趕路才行。我們的婚事,也……”唐三溫柔的看向小舞,眼中充滿歉意。

小舞嫣然一笑,握住唐三的大手,“說這些干什麼,那麼多風雨我們都經曆過來了,還在乎這點等待麼?大事重要。武魂殿也是我地殺母仇人,毀滅他們也一直都是我的願望,我們走吧。”

唐三和小舞辭別了泰諾。兩人快速地出了天斗城。唐三這才摟著小舞飛身而起。直奔南方而去。按照唐三地計算。雖然大軍已經出發十天。但以他們地速度。應該能夠在大軍趕到前線之前與其相會。不用問。史萊克五怪也都在大軍陣容之中。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與武魂帝國開戰了。雖然他心里還沒有做好准備。可對于這一戰唐三卻充滿了渴望。

五年過去了。唐三很想知道。自己一手建立地唐門現在已經發展到了什麼程度。兩千三百名魂師。聽起來雖然不少。但如果和武魂殿數量超過五萬地魂師相比。還是太單薄了。而這一戰能否戰勝武魂帝國。關鍵恐怕就要在雪崩冊封地唐家軍身上了。唐門暗器也將第一次登上曆史地舞台。毫無疑問。這一役。天斗、星羅兩大帝國都將全力以赴。這也可能就是與武魂帝國地最後一戰。這一戰如果輸了。武魂帝國只要滅掉兩大帝國精銳。那麼。兩大帝國將再無翻身之日。被毀滅只是早晚地事。如果能夠趁武魂帝國立足未穩。至少大幅度削弱其實力。那麼。未來就大有可為了。

……

武魂帝國首都。武魂城。教皇殿。

“什麼?寂滅小隊被滅一支?五座城市損失超過五百名魂師?”比比東剛剛回來。就聽到了令她憤怒地消息。眼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一臉愧疚地胡列娜。她身上地衣服無風自動。如果換一個人在她面前。以她地脾氣。恐怕早就下殺手了。但是。胡列娜不一樣。在比比東心中。胡列娜不只是她地親傳弟子。更像是她地女兒。盡管她有親生女兒千雪。可實際上。千仞雪在她心中地地位還不如胡列娜。在胡列娜身上。她傾注了太多地心血。

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傳來。就在回到教皇殿前。比比東已經得知兩大帝國都出現了大規模軍事行動。目標直指武魂帝國。從兩側夾擊。大軍壓境。

“好,很好。看樣子,天斗、星羅他們是有備而來。想要打我一個立足未穩。好啊!我到要看看,你們憑什麼與我的魂師軍團抗衡。娜娜,傳我命令,召集七宗宗主,所有主教以上地帝國冊封魂師前來議事。既然他們要畢其功于一役,那我就成全他們。”

“是,老師。”在整個武魂帝國之中,也只有胡列娜可以不稱呼比比東為陛下。

眼看老師沒有責怪自己,胡列娜心中暗暗松了口氣,她當然知道老師對自己的好,可越是這樣,她心中就越痛苦。在她地內心深處,那另一個地位毫不遜色于老師的男人身影始終在徘徊著,仿佛烙印在了她地靈魂之中,怎麼甩也無法甩開。

眼看著雙方就要開戰了,唐三,你會出現在戰場上麼?如果,我們在戰場上相遇,我該如何自處?為什麼,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卻必須要兵戎相見呢?

一邊想著,胡列娜就要出去傳令,卻被比比東叫住了,“邪月,你和焱去傳令,娜娜,你留下,我有話對你說。”

“是。陛下。”邪月和焱對視一眼,兩人多少都有些無奈,他們明白,在比比東心中,自己的地位永遠也不可能比地上身為聖女的胡列娜。

房間內就剩下比比東和胡列娜兩人,比比東臉上冰冷

漸漸柔和下來,指了指身邊的座位,讓胡列娜坐下。

“老師,我讓您失望了。”胡列娜垂首說道。

比比東歎息一聲,“沒什麼,死幾百名魂師還不至于令我們傷筋動骨,這定然是天斗帝國蓄意而為。想要打擊我們的士氣。不過也沒那麼容易,這場戰爭早晚都要開始的,雖然我們現在尚立足未穩,可在戰場上,我們真正凌駕于兩大帝國的魂師力量卻是牢牢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地,只要指揮得當,在戰場上發揮出真正的作用,天斗、星羅根本無法興風作浪。誰都有失敗的時候,不要因為一次的挫敗而影響了自己的信心。說起來,這次我也栽了。”

“啊?老師,您……”胡列娜吃驚的看著比比東。

比比東狠狠的道:“原本我已經要得手了,泰坦巨猿、天青牛蟒都已經奄奄一息。就在這時候,卻突然殺出一個手拿奇怪三叉戟武器,身穿斗篷地家伙,破壞了我的好事。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個人,應該就是失蹤了五年多的那個唐三。”

“什麼?”胡列娜身體一晃,險些從椅子上摔倒,紅唇也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

三天後。

遠遠的,唐三和小舞已經看到了那遮天蔽日般的大軍。盡管是從空中俯瞰,但百萬大軍帶來的震撼,還是令他們都有些呆滯。

人頭攢動的大軍,無邊無際,升旗招展,秩序井然。以萬人為單位,在廣闊的平原上前進,就像是鋼鐵洪流一般。

連人帶馬都覆蓋在厚重鎧甲中的重騎兵在大軍前方,兩側則是全部由強壯士兵組成的重裝步兵軍團,中央則是數量最多的步兵大軍。至少有六個輕騎兵軍團在大軍外圍來回奔馳著,負責偵查、斥候,拱衛中央。浩浩蕩蕩向前開拔。

在大軍後方,是龐大地糧草部隊,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單是這些後勤補給部隊的數量,就絕對超過了五十萬。源源不斷的將後勤補給物資運上。這還不算並不在大軍之中的後勤軍隊,簡單的推測一下,唐三就明白,這一次,天斗帝國動用地正規軍、後勤補給以及預備役軍隊,總數恐怕要超過兩百萬之巨,絕對是傾盡全國之力。

同時,這也是整個帝國能夠支撐的,最大數量地軍隊。多年蓄力,帝國國力在這一刻彰顯無疑。

要知道,二百萬大軍,每天要消耗的糧草就是天文數字。要裝備這支軍隊,天斗帝國地國力可想而知。不愧是屹立大陸多年的大帝國。

從天斗帝國大軍目前地情況,也能想象出星羅帝國那邊。從魂師數量來說,星羅帝國可能還不如天斗帝國。但他們的軍隊卻絕對要在天斗帝國之上,星羅帝國是以鐵血方針治國的,從戴沐白和朱竹清的經曆就能看出來。這樣的國家,軍隊又怎麼會差?魂師雖然強大,但沒有達到魂聖境界的魂師畢竟體力和魂力都還有不小的限制,在面對如此大軍的情況下,一旦數量達到了一定的比例,那麼,魂師也未必就敢硬撼這鋼鐵洪流。毫無疑問,天斗、星羅兩國正是要憑借國力來盡可能拉近與武魂帝國的魂師數量差距。

斗羅大陸已經很多年沒有過大規模的戰爭了,更沒有與武魂帝國那種魂師軍團戰斗的經驗。這一戰的結果會如何,誰也不知道,但天斗和星羅兩大帝國選擇的時機無疑已經是最好的。

正在唐三思索之間,突然,他精神力微微一動,目光朝一個方向看去,只是眨眼的工夫,一道虛幻般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他視線之中,背後雙翼輕微的顫抖著,直接鎖定了唐三和小舞地存在,一聲尖銳的長鳴聲瞬間想起,直沖云霄。

看到這道身影,以及他的反應,唐三不禁苦笑道:“我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們唐門敏堂的斥候弟子,還沒在戰場上發揮作用,就先把我這個宗主給抓住了。”

小舞噗哧一笑,道:“這才能證明唐門弟子卻是精銳啊!”

除了擁有尖尾雨燕武魂的敏堂弟子,哪還有速度如此之快,反應如此迅捷的空中偵察魂師?那敏堂弟子也不靠近,只是在距離唐三和小舞三百米外盤旋著。這個距離,基本是魂師技能無法企及地。他對自己的速度顯然很有信心,根本不怕唐三和小舞上去擊殺。

只是幾次呼吸的時間,從天斗帝國大軍之中,驟然飛起數十道身影朝著這邊而來,都是飛行類魂師,飛起之後,他們立刻形成一個半圓的包圍陣型,朝著唐三和小舞的位置隱隱圍上。不但配合巧妙,而且沒有一點多余的聲音,陣容極為嚴整。

那名敏堂弟子見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驟然加速,朝遠方飛去,從始至終,一句話也沒有說。

很快,唐三和小舞就被那幾十名飛行魂師包圍了,閃亮地魂環出現在這些魂師身上,一個個精神抖擻,最低的,也是四環魂宗,最強的一個,已經擁有了六環的實力。

“束手就擒。”幾十名飛行魂師同時呐喊出聲,聲音整齊劃一,伴隨著呐喊,他們地氣勢也瞬間升騰起來,壓向中間的唐三和小舞。

小舞噗哧一笑,道:“你們也不問問我們是什麼人,就讓我們束手就擒麼?”

那名六十級以上的魂帝沉聲道:“不論何人,以魂師身份窺視我大軍者,一律先抓起來再說。跟我們下去。”小舞的從容令他心中略微有些不安,他們雖然人數眾多,但如果遇到真正的強者還是不夠看的,這位魂帝已經做好了隨時求援的准備。當然,他也絕不會退縮,下面有百萬大軍以及多達六千名魂師作為後盾,他才不信眼前這兩個人敢做什麼。

唐三撩起頭上的斗篷,微笑道:“我是唐門宗主唐三,特來與大軍聚齊,請帶我們去見大師,或者唐門中人都可以。”

“你是唐門宗主?”那名魂帝的年紀在五十歲開外,看著唐三,眼中充滿了不信之色,“唐門弟子超過兩千,宗主會像你這麼年輕?就算是謊言,你也編一個可信地。少廢話,先束手就擒再說,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唐三搖頭輕歎,他可不願在這里再耽誤時間了,眼眸中的光芒突然變得純粹起來,

空更加湛藍的光暈幾乎在一瞬間就籠罩了周圍所行魂師們只覺得身體一緊,立刻就失去了對自身的控制,別說是使用魂技,就連開口說話也已經辦不到。

輕而易舉的制住這些魂師後,唐三口中發出一聲長嘯,滾滾聲浪,直沖云霄,渾厚而清朗地嘯聲遠遠傳去,就像是地面上無邊無盡的大軍一般蔓延開來。這一聲長嘯,竟然傳遍了下方百萬雄師所及,任何一個角落。而且聲音絲毫沒有衰竭之勢,反而變得越來越高昂起來。

那滾滾聲浪,猶如驚濤拍岸一般,震撼著下方地百萬雄師。

哧的一聲,唐三只覺得自己全身魂力驟然***了一下,嘯聲頓時變得更加渾厚幾分,不禁驚喜地發現,自己已經達到臨界點有一段時間的魂力竟然再做突破,達到了九十三級。

早在吸收那些五萬年魂環之後,唐三地魂力就已經達到了九十二級巔峰,接近九十三級的程度,只不過一直沒有突破。但最近他先挑戰了昊天宗五大長老,在巨大壓力下爆發出全部實力,然後再近乎透支的幫助父親打通了奇經八脈。這兩次經曆無疑對他沖擊九十三級瓶頸有著巨大的好處。

由于最近這幾年魂力提升速度太快,唐三離開海神島後,修煉方式都以保守為主,盡量穩固自己所得,因此並沒有激進的去沖擊九十三級,此時反倒是借助著這一聲長嘯,引動體內魂力,水到渠成,完成了提升的過程。

就在這時,幾聲長嘯同時從大軍中想起,其中一聲最為嘹亮的長嘯聲中,充滿了無盡的鋒銳之氣,似乎要將唐三地嘯聲一分為二似的,一道沖天而起,仿佛要將劃破的巨大藍色劍氣幾乎是一瞬間就升入了高空,那劍氣仿佛已經連接了天地一般,伴隨著清越嘹亮的長嘯聲,直奔唐三而至。

唐三哈哈一笑,手腕一抖,海神三叉戟上的布帛頓時化為片片蝴蝶,飛舞而去,大手一揮,將那些被他精神力震懾住的魂師們甩向身後,長戟揮出,黝黑的光芒硬撼上了那道巨大地藍色劍氣。

轟的一聲鏗鏘巨響,海神三叉戟爆發出一聲龍吟之聲,主刃略微顫抖,水波一般的金光流淌而下,竟然在沒有唐三海神之光的注入下,海神三叉戟自行變成了金色。唐三甚至感覺到,手中的黃金三叉戟有脫手而去的**。

以它那十萬八千斤的重量都被撼動,可見那龐大地劍氣有多麼恐怖,連海神三叉戟本體都被激起了好勝之心。

藍光再起,但這一次卻不是巨大的劍影,而是一道真實的身影伴隨著藍光騰入半空之中,如同流星趕月一般,朝著唐三的方向射來。

唐三一橫手中海神三叉戟,面對那湛藍地光芒,手中長戟一圈,一道金色光環頓時應戟而出,同時一道海神之光通過額頭處的烙印注入到海神之心內。頓時,黃金三叉戟上金光大放,那道攻擊而至的藍光雖強,但就在那金色光圈之中被化解而去,而那身劍合一飛來的身影也被阻擋在了唐三身體十米之外。

唐三用海神三叉戟護在胸前,呵呵笑道:“前輩手下留情,我可要抵擋不住了。”

那道身影已經顯現出來,高大的身材,獨臂,手握長劍。那是一柄通體澄藍,宛如水晶雕琢般的長劍。最為奇特的是,在這柄長劍之上有著九顆星,分別是黃、黃、紫、紫、黑、黑、黑、黑、黑的顏色。

這突然襲擊,連唐三都不得不用出黃金十三戟之無定風波的守勢才能抵擋地,可不正是七寶琉璃宗長老,魂力達到恐怖九十七級,號稱第一攻擊武魂的,劍斗羅塵心麼?他手中那柄奇異的長劍,正是他的武魂,七殺劍。達到九十七級的他,已經擁有了禦劍地能力,故而能夠飛入空中攻敵。

劍斗羅看到唐三,也是大吃一驚,剛才唐三那一聲長嘯,令整個大軍為之震驚,尤其是魂師們,更是深刻的感受到了那恐怖地威壓。哪怕是劍斗羅塵心這樣的絕世強者也清晰地發掘自己的精神力竟然被完全壓制。這是什麼概念?難道是武魂帝國地那位大供奉來了?

因此,劍斗羅這才毫不猶豫的全力出手,人還在地面,就已經鎖定了空中的唐三發動攻擊,為的就是怕唐三發動大范圍攻擊打擊大軍,要知道,如果真的是一名九十九級封號斗羅在此,大范圍攻擊之下,絕對是毀天滅地的效果。現在戰爭還未開始,天斗帝國大軍可禁受不起這樣的損失。

可當塵心看到唐三時,心中的警惕和壓力頓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極度的震驚。他怎麼也想不到,輕而易舉化解了自己兩次全力攻擊的,竟然會是唐三。

當然,唐三化解了塵心的攻擊也是相當不易,主要還是依靠了海神三叉戟。海神三叉戟作為真正的神器,對于器武魂本就有著克制作用,昊天錘那種鈍器還好一點,像七殺劍這種銳器卻被克制的死死的。

經過多日以來的摸索,唐三對于海神三叉戟的使用已經越來越熟練,先前他將自己與小舞的氣息完全隱藏于海神三叉戟之後,憑借著十萬八千斤的神器抵擋劍斗羅攻擊。就算這樣,唐三還是一陣難受,催動玄天功不斷運轉,才化解了七殺劍的劍氣。

至于劍斗羅的第二擊,雖是身劍合一,可遇到的卻是海神的神技,被化解也在常理之中。

“唐三,是你。”劍斗羅瞪大了眼睛,唯恐自己看錯了似的。

不久前,史萊克五怪返回天斗城,已經帶給了天斗帝國魂師界巨大的震驚,五年時間,原本不過六十級左右的五個人,卻都已經突破到了魂斗羅的級別,這是怎樣地概念?要知道,現在天斗帝國的魂師,主要就是以史萊克學院、四元素學院、唐門、七寶琉璃宗以及皇室魂師組成的。總數量勉強達到萬人。但考慮到各個城市的駐守,以及必要的安排。能夠調到前線的就只有六千人了。而這些魂師中,除了天斗帝國皇室的魂師以外,對史萊克七怪都十分熟悉,五怪歸來帶給他們這麼巨大地震撼,他們已經被譽為魂師界千年不遇的奇才了。

可是,那令天斗魂師界震驚的五個人與自己面前的唐三相比

整差了一個檔次,不論唐三是如何做到的,面對自己的實力,如果他沒有達到封號斗羅的層次,又怎麼可能抵擋自己地攻擊呢?他,他真的已經是封號斗羅了麼?難怪,難怪向史萊克五怪問起唐三的時候他們總是笑而不答,原來,這史萊克七怪的靈魂人物,竟然已經達到了如此級別。

這時,十余名魂師緊隨著劍斗羅身後飛了上來,唐三放眼望去,頓時笑了。這些飛上來地魂師,他大部分都認識。化為武魂真身的四眼貓鷹弗蘭德,柳二龍,使用了飛行蘑菇腸的戴沐白、奧斯卡、甯榮榮、朱繡清,展開鳳凰雙翼的馬紅俊。除了他們幾個以外,剩余的也最起碼都是魂斗羅級別的魂師強者。

“小三,你們這麼快就趕來了。”眾人看到唐三,不禁大喜過望,戴沐白笑道:“聽聲音,你又進步了?”

弗蘭德哈哈一笑,道:“還以為是敵襲了,原來是唐三你小子回來了。好,你們這七個小怪物,這回是聚齊了。”

唐三和小舞一同向弗蘭德行禮,唐三正色道:“這次,我們可是真正的聚齊了。”

五怪面面相覷,目光一瞬間頓時凝固在小舞身上,甯榮榮捂住自己的嘴,眼圈頓時紅了起來,朱竹清失聲道:“三哥,你成功了?小舞她?”

如同火焰般的柳二龍已經猛地沖了過來,化為人形,背後展開火龍雙翼,直接飛到唐三和小舞面前。

“小舞,我的孩子,苦了你了。”一把就將小舞從唐三懷中搶了過去,緊緊的摟入懷中。她和大師沒有孩子,自從認了小舞做干女兒之後,就視如己出。後來聽說了小舞和唐三的遭遇,心中痛苦萬分,此時再見小舞,又怎能不激動呢?

那些被唐三精神力震懾的飛行魂師們此時都已經恢複了自由,眼看著己方眾多強者圍著唐三二人份外親近,這才明白這只是一個眼神就令他們失去行動能力地,原來是自己人。

史萊克五怪都圍了上來,戴沐白摟住唐三的肩膀,道:“走,走,我們先下去再說,這飛行蘑菇腸飛不了太長時間。小三,真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成功。”

唐三苦笑道:“雖然成功了,但也付出了太大地代價,走吧,我們先下去再說。”

在眾人的帶領下,唐三跟隨著他們進入大軍之中。他這才知道,魂師隊伍就在這百萬軍中地核心處,直接拱衛中央,保護天斗帝國新主雪崩。

唐三的到來,頓時引起了巨大地轟動,眾人落下地面,唐三目光下意識的尋找大師,卻並未看到自己老師的蹤影。

弗蘭德笑道:“找大師麼?今時不同往日,大師可不是以前的大師了。他是這次除了你名下唐家軍之外,所有魂師的總指揮。被陛下冊封為藍電王,宮廷首席魂師。天斗魂師團團長。在帝國臣子中,排名第二。”

唐三愣了一下,“排名第二?那第一是誰?”

弗蘭德眼含深意的看著他,道:“還記得你離開之前,天斗帝國皇室對你的冊封麼?”

唐三撓了撓頭,道:“好像是什麼太子太師吧?”

弗蘭德沒好氣的道:“你小子到真是視功名為糞土,不只是太子太師,而且還是藍昊王。而當初的太子已經成為了現在的帝王,你這太子太師,也就成為了帝師,那排名在小剛前面的,除了你,還有何人?”

“什麼?是我?”唐三目瞪口呆的看著弗蘭德,一時間不禁吃驚的合不攏嘴。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離開五年,回來之後,竟然成為了天斗帝國中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帝師。

另一邊,小舞和甯榮榮、朱竹清、柳二龍已經是哭作一團,小舞正將自己複活的經過告訴大家。

戴沐白、奧斯卡和馬紅俊湊到唐三這邊,奧斯卡嘿嘿一笑,道:“小三,這次我們也都沾了你的光,剛一回來,就被陛下冊封為帝國公爵了呢。當然,是暫時沒有領地的那種。”

唐三向戴沐白問道:“老大,你也受封了?”

戴沐白笑道:“我現在是孤家寡人,受封又怎麼了?反正我是不打算回星羅了,那邊只有鐵血的權勢,還是和你們在一起好。這公爵不公爵的到無所謂,以後我們兄弟只要一直在一起,干什麼不行?”

大軍行進中,魂師們得到了最好的待遇,尤其是他們這些強者,更是都乘坐了特制的馬車,此時眾人站在地面敘話,一邊走一邊前行,已是淹沒在了鋼鐵森林之中。

不過,就在他們說話的工夫,大軍之中突然想起大片大片原地休息的命令聲。不斷前進的大軍頓時停了下來。

前方軍隊突然分開,四名老者從外面大步而至,他們一眼就看到了唐三,頓時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單膝跪倒,高聲道:“參見宗主。”

“四位長老不必多禮。”唐三趕忙迎了上去,雙手一揮,一股恢宏的魂力頓時將四位長老全都托了起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曾經的單屬四宗族族長,如今唐門的四大堂主,力堂堂主泰坦,敏堂堂主白鶴,禦堂堂主牛皋以及藥堂堂主楊無敵。

被唐三輕而易舉的托起身體,四位長老都不禁流露出驚訝之色,不過,他們心中更多的還是喜悅之情,唐三在這關鍵時刻歸來,無疑是對唐門最有利的。要指揮一軍,這四位堂主已經有些力所不及了。尤其是這次出征,唐門的全部實力可謂是傾巢出動。萬一有所閃失,他們誰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沒等四位長老上前敘話,正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陛下到。”正在說話的眾人頓時都安靜下來,士兵們如同潮水般分開,在一眾強者的簇擁下,身穿金盔金甲,大紅戰袍的天斗帝國新任帝王雪崩,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摘下頭盔,雪崩到來的第一個動作,竟然就是向唐三彎下了腰,恭聲道:“老師。”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匠遺物,絕世暗器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天斗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