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七怪,守護,補給線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七怪,守護,補給線


了戈龍元帥的話,天斗帝國重將紛紛點頭,贊同著

右側一名年約七旬的老將站起身,道:“戈龍元帥所言極是,嘉陵關前後都是平原,我們如能攻入,必可令大軍之威完全發揮。/首/發就算攻敵不成,背後的大片平原也適合我軍撤退。同時,在平原上,有我帝國三座主城守望相助。退守之時,決不至于一瀉千里。”

雪崩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我們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不過,我們既然能想到攻擊嘉陵關,武魂帝國自然也能想得到。嘉陵關地勢險,依山而建,城牆高達百米,厚百米,面對武魂帝國的大軍,我們想要成功破城很難。”

戈龍元帥道:“陛下,我們就是要和武魂帝國打消耗戰。目前,武魂帝國看上去雖然是鐵板一塊,但他們立國不久,各個王國、公國都有私心。消耗戰固然會令我們有所損失,但他們的損失卻是出現在原屬于各個王國和公國的軍隊。難免會出現損傷不均的情況。一旦損失達到一定程度後,武魂帝**心自亂。我們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控制好我軍與敵軍的損失比例。我天斗帝國幅員遼闊,雄兵百萬,後勤補給源源不斷,再加上星羅帝國的響應,這樣的消耗戰打下來,形勢只會對我們越來越有利。不過,這還要建立在我們的魂師能夠盡可能抵擋住武魂殿魂師軍團的基礎上。國師,您給我透個底,你們大概能夠抵擋武魂帝國魂師到什麼程度?”

戈龍元帥口中的國師,自然就是大師了。

大師道:“藍昊王已經向陛下許諾,以唐家軍輔助我軍魂師團,抵禦武魂帝國魂師軍團。盡可能的減少大軍損傷。”

“哦?這麼說,藍昊王殿下很有把握了?”戈龍元帥地目光轉移到唐三身上。

通過剛才這位元帥的分析,唐三不禁暗暗點頭,他自己在軍事方面沒有什麼造詣,所以一直也只是聆聽而已,此時見這位元帥問到自己。淡然一笑,道:“戰場上瞬息萬變,能夠抵擋武魂帝國魂師到什麼程度我現在還不好說。但正如老師所說那樣,我們會盡可能的減少大軍主力的損傷。不過,我現在有個問題,或許元帥已經有了處理方法,但我還是想提醒您一下。”

“什麼問題?”戈龍眼神中略帶幾分不屑,在他眼中,唐三實在太年輕了,盡管他也知道,唐三曾經獲得過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冠軍,擊敗了武魂殿黃金一代。但在他看來,唐三也過就是一個青年的天才魂師而已。能夠坐到現在的位置,更多是因為當初曾經營救了雪夜大帝的緣故,對今上登位有大功。可要論及軍事指揮,他又算得了什麼?居然在這帥帳之中坐在自己上首位。

唐三道:“行軍打仗我不懂,一切自然按照大帥安排行事。但有魂師參與地戰爭,與一般的戰爭應該區別很大。魂師的個人能力強橫。或許不足以與您麾下的鋼鐵雄師碰撞。但他們卻很容易在戰場上起到特殊的作用。如,如果我是武魂帝國比比東,我一定會派遣一支魂師隊伍,繞到我軍背後。大帥說的沒錯,打消耗戰,我們絕不怕武魂帝國,我軍上下一心,背後又有著全國的支援。但是,百萬大軍地消耗也同樣是巨大的。如果我們在嘉陵關前駐紮,與武魂帝國打消耗戰之時。比比東派出的魂師繞到我們後方,不斷通過襲擊我軍的後勤補給部隊,來影響我軍糧草補給。時間一長,恐怕……”

唐三地思考方式。完全是從魂師地角度出發地。他此言一出。不只是戈龍元帥臉色變了。雪崩地臉色也頓時顯得很難看。

“我派遣了四個輕騎兵軍團專門守護後勤補給部隊。魂師雖強。但也不敢與我大軍沖突吧。畢竟。武魂帝國也不可能派遣大量地魂師摸到我軍後方。”戈龍元帥皺眉說道。唐三想到地他雖然也想到了。也算是有所准備。可不知道為什麼。聽了唐三地提醒後。他心中明顯產生出不安地感覺。

唐三道:“魂師地速度以及個體實力。都不是普通士兵能夠相比地。沒錯。武魂帝國地魂師自然不可能和大軍正面交鋒。但他們卻可以化整為零。我相信。只要隨便一名火屬性魂師。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地。就能給我軍後勤補給造成極大地損傷。此事還請大帥多加重視。強大地魂師神出鬼沒。如果比比東只利用他們騷擾。自己卻與大軍守在嘉陵關不出。就等我們斷了糧草後。再一舉出擊。那時候。我們想退恐怕都難了。”

戈龍本身也是魂師。修為更是不低。他雖然對唐三有些不屑。但聽了唐三地話。還是認真地思考起來。越想。他地臉色就越難看。確實。如果比比東真地派出大量魂師以騷擾為主地話。那麼。天斗帝國這看似強大地百萬雄師。很有可能會出現大問題。萬一被截斷了糧草。用不了幾天。大軍恐怕就要不攻自破了。

“藍昊王殿下。如果我再調遣部分軍隊。分別駐紮在我運糧隊伍經過地重鎮。然後以接力地方式護送。你看如何?”戈龍元帥向唐三問道。聽了唐三言之有物地建議。他多少收起幾分輕視。

唐三贊道:“這是個好辦法。但我還是那句話。如果軍隊遇到強大地魂師。情況還是很難辦。不如。就讓我幫元帥一起處理這個問題吧。只有後方穩定。補給充足。我們與武魂帝國這場戰斗。才能底氣十足。”

“老師,您是要?”雪崩看向唐三,眼露疑惑之色。

唐三道:“我唐門之中的敏堂弟子,乃是最好的偵察斥候。我需要帶一百人,每天由他們在空中偵察,然後我再帶領一支實力強大,速度反應快的魂師隊伍,一旦發現武魂帝國地魂師,立刻予以狙殺。確保後勤補給的安全。這樣一來,配合上戈龍元帥的護糧大軍,應能盡可能的保證我軍糧草安全。”

聽了唐三的話,大師連連點頭,“這個主意好。後勤補給對我百萬雄師來說實在太重要了,容不得半點紕漏。有藍昊王輔助戈龍元帥,等我軍在前線穩下局面之後。建立起一條補給線,就不怕這場持久戰了。”

戈龍

:“那就麻煩藍昊王了。我會盡快調遣後勤補給部[石堡,駐紮軍隊,等到這條運糧線形成。武魂帝國就沒有任何偷襲的機會。”

接下來,中軍大帳中,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戰術討論。雪崩對于唐三提出地後勤補給問題極為重視,又分出六個軍團,加上之前的四個輕騎兵軍團,以十萬大軍駐紮在運糧沿線,確保後勤補給的通暢。

回到自己的營帳之中,唐三與眾人商議之後,已經確定了此次護糧的人選,很簡單,就只有他們史萊克七怪七人而已。配合一百名敏堂弟子。

只有史萊克七怪,才能擁有最快的響應速度,他們的實力也足以應付任何武魂帝國來襲魂師,甚至可以分為兩路以上。一百名敏堂弟子就像他們地一百只眼睛,足以提前將偵察到的各種情況彙報。

唐三提出由自己來完成這個保護後勤補給的任務,除了因為自信之外,也是為了不想跟隨在這大軍之中。史萊克七怪中,也就只有戴沐白對軍事有些研究。他們跟隨大軍,不但行進速度緩慢,而且還可以說是無事可做。與其這樣,還不如為大軍出力,技能殲滅敵人保護運糧隊伍,他們也你能過的自在一些。畢竟,他們都自由慣了。

第二天一早,史萊克七怪就出了軍營,他們也沒要馬,直接留在了大軍後方。

看著漸漸遠去地百萬雄師,馬紅俊長出口氣,看向唐三,道:“三哥,還是你了解我們啊!和這些軍隊在一起,真不適應。無聊透頂。每天趕路,修煉又不能修煉,無事可做。煩都要煩死了。還不如香香自在呢,她還能每天都在天空中翱翔,偵察四周。在海神島每天都生活在緊張的修煉或者危險的考核之中,回到天斗,這什麼都閑下來,還真令人不適應啊!”

有這感覺的顯然不只是馬紅俊一個人,聽著他的牢騷,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小舞噗哧一笑,道:“看來,我們還真的是勞碌命呢。”

看著小舞的笑靨,唐三不禁心情大好,嘿嘿一笑,不懷好意的看著胖子,道:“我不介意再給你來個唐門九考。你要是都能通過了,我就把宗主之位,還有這什麼藍昊王都讓給你,怎麼樣?胖子。”

馬紅俊沒好氣的道:“三哥,你少誘惑我,權力對我如浮云。我是絕不會上當地。你分明是想要逃避責任,才准備讓給我。”

奧斯卡道:“話說,小三,你那海神第八考完成的怎麼樣了?現在咱們兄弟,可就差你和小舞還沒有完成考核了。

回頭,我們還要一起回海神島一趟,你准備什麼時候走?”

唐三道:“海神第八考我已經完成了一多半,現在就差幾個魂環和最後一塊兒魂骨了。如果想完成的話,去一趟星斗大森林估計就差不多了。不過,大戰即將開始,戰局未穩之前,我們不能輕易離開,這邊還需要我們。等過段時間再說吧。”

戴沐白道:“小三,你能複活小舞,那這麼說,你的魂力應該已經達到封號斗羅級別了才對。昨天人多,你說的模模糊糊地,到底是怎麼回事?”

唐三歎息一聲,摟過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的小舞,“是大明和二明,你們還記得那兩大神獸麼?它們是小舞地伙伴,我和小舞到達星斗大森林的時候,正好遇到比比東帶人追殺他們。他們深受重創,已經無法治愈。最後時刻,他們選擇了獻祭,令我地魂力達到九十級以上,他們臨死的最後期望,就是小舞能夠複活。”

在伙伴們面前,他沒有再隱瞞地必要,將自己和小舞在星斗大森林中的經曆詳細的說了一遍。尤其是詳細闡述了比比東當時所展現地兩大武魂,以及她那強大的實力。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當時的比比東似乎有所顧忌,問題應該是出現在她自己身上,所以她才未能全力以赴向我發動攻擊。否則的話,我就算能夠逃走,恐怕也不會那麼輕松。”

甯榮榮道:“三哥,那這麼說,現在武魂殿最強的,應該不是那個叫千道流的絕世高手,反而是擁有雙生武魂地絕世斗羅比比東了?要是她來到戰場上,我們怎麼辦?她那劇毒的領域,無疑會對天斗大軍產生致命的殺傷。”

唐三道:“雖然我現在還打不過比比東,但如果她出現在戰場上,我自問有限制住她的能力。不會讓她加入到戰場之中。倒是你們,戰爭一旦開始,很可能你們要面對的就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對手。戰場可不比我們在海神島通過考核的時候。那將是真正地搏殺。到時候,大家統一行動。老師說的對,一切以自身安全為重。哦,對了,我擊殺鬼斗羅以及獵殺魂獸,一共拿到了三塊魂骨,其中一塊兒適合小舞,她已經吸收了,另外兩塊正好現在給你們吸收,好增強實力。”

一邊說著,唐三從自己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了兩塊魂骨。

魂骨一出,空氣中的魂力波動頓時變得劇烈起來,方圓數百米之內,都有強力地魂力波紋產生。以史萊克七怪的實力,自然不怕有人覬,因此唐三也沒有過多的掩飾。

出現在他手中的兩塊魂骨,分別是一塊黑色的右腿骨,以及一塊兒白色的右臂骨。

唐三將黑色的右腿骨交給朱竹清,道:“這是我殺死鬼斗羅後得到的,這塊兒魂骨毫無疑問是適合敏攻系魂師的,具體功效如何,你自己感受。鬼斗羅地鬼魅能力與你的幽冥又近似,因此,它最適合你。”

同時,唐三將那塊白色魂骨交給戴沐白,“老大,這是我獵殺一頭大約六、七萬年級別的白目魔虎王而得,這家伙在落日森林中也算得上是一霸了。和你的武魂是同類,肯定最適合你。你們現在就吸收吧。”

史萊克七怪之間沒有什麼好客氣的,朱竹清和戴沐白也沒多說什麼,立刻在原地開始吸收魂骨。

按照唐三地計算,這種級別的魂骨,對兩人裨益應該很大,除了新獲得地技能以及對身體的增幅之外,也應該能夠幫助他們地魂力更進一步,提升一級應該差不多。

果然,兩個時辰後,當戴沐白、朱竹

完成魂骨吸收之後,魂力分別提升到了八十四級和八

眾人沒有再前行,就在原地等待空中偵察的敏堂弟子傳遞信息。他們現在所在地位置,就是後勤補給部隊必經之路,而且基本處于前線與天斗帝國後方的交接點。武魂帝國如果派人截糧,總不會過于深入天斗帝國。畢竟,那需要經過幾座城市。因此,他們就在這里等待是最好的辦法。

很快,三天的時間過去了,一百名敏堂弟子就像在空中布成的一張大網,可惜的是,雖然他們探查的能力毋庸置疑,但三天過去,一切卻平安無事,並沒有任何狀況發生。

“三哥,會不會是你的判斷錯了?武魂帝國過度自信,並沒有截糧的打算?”甯榮榮向靠在樹干上,剛從修煉中清醒過來的唐三問道。

唐三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身邊仍在修煉中的小舞,道:“如果你是比比東,有這麼一個零對手不攻自潰,甚至會一潰千里的機會,你會放過麼?嘉陵關可不是那麼好攻擊的,哪怕是百萬大軍,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攻。只要稍微有點軍事頭腦的統帥,都會動破壞補給的念頭。比比東可不是傻子。而且,武魂帝國最大的優勢就是魂師精銳。她會放棄這樣的好機會麼?天斗帝國的統帥部能夠想到武魂帝國禁受不起長時間消耗,容易發生內變。比比東那邊肯定也清楚。高估敵人總比低估敵人要好。我估計,比比東不但會動這補給的念頭,而且還會派遣真正的高手前來。她現在越不動,就意味著行動的規模越大。她是在等待我們的大軍開赴前線,到時候想要撤出戰場也困難時再動手。”

“再過兩天地時間,我們的大軍就將抵達前線了,一旦大軍安營紮寨,恐怕就是比比東派人行動的時刻。她現在倉猝整軍,不像兩大帝國准備充足,短時間內,是不會輕易正面交鋒的。這背後的招數用出來,卻是再正常不過。難道你忘了,當初武魂殿是怎麼襲擊你們七寶琉璃宗,還有藍電霸王龍家族的?背後偷襲,一向是他們慣用的手段。”

聽著唐三地解釋,不遠處正摟著朱竹清仰頭望天的戴沐白笑道:“小三,你不去學兵法真是浪費了。”

唐三道:“老大,這算不上是兵法,只能說是我對武魂殿的了解。武魂殿立國,但他們畢竟是武魂殿多年,軍事行動上,能取巧的地方,能用奇兵的地方,他們絕不會正面碰撞。武魂帝國的正面軍隊可禁受不起大規消耗。”

奧斯卡道:“我估計,這次武魂殿派出來的人數不會太多。因為低等級魂師不利于游擊戰術,無法做到連續強烈地打擊我軍後勤補給。因此,武魂帝國只要是派人來截糧,肯定出來的都是高手。而他們的普通魂師則留在嘉陵關那邊,與大軍對峙。他們不來則已,只要他們敢來,我們就給他們以迎頭痛擊。”

正在他們說話之間,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從天而降,悄無聲息的落在地面上,來地不是別人,正是此次敏堂偵察小隊的隊長,白沉香。

白沉香跟隨史萊克七怪一番闖蕩,回來後實力、閱曆劇增,白鶴隱約中已經將自己這個孫女當成了未來的繼承者,這次參與大軍行動,她與七怪關系最好,自然派過來負責偵查小隊。

“三哥。有情況。”白沉香腳踏實地,立刻向唐三說道。

“哦?你說。”唐三眼睛一亮。

白沉香道:“我們敏堂的弟子發現至少有十余名飛行類的敏攻系魂師出現在天空之中,正在四處探查。應該是武魂帝國派出的斥候,要不要將他們截下來?”

唐三沉吟道:“他們有沒有發現你們?”

白沉香道:“應該有,那些人中,有鷹類武魂擁有者,視力很強,雖然他們的速度追不上我們,但空中沒有遮擋物,發現我們還是不難的。不過,就算被發現,最多也只是幾位本堂弟子而已。”

唐三眼神微動,道:“告訴敏堂弟子,將探查的范圍再擴大一些,只要沒發現地面出現可以地魂師,空中的偵查魂師就讓他們去偵察好了。你們盡可能隱蔽自己,不要被他們發現。也不要與他們產生沖突。不讓比比東看清楚了,她怎麼舍拍高手過來。十萬大軍保護補給線也是那麼容易動的。”

“是。”白沉香爽快利落的答應一聲,轉身就要走。卻被馬紅俊一把抓住。

“香香,我和你一起去吧。你看他們都成雙成對的,你忍心就留我這麼一個孤家寡人在這里麼?”

白沉香沒好氣地道:“你的火焰那麼明顯,在空中還不全暴露了。虧你還是武堂堂主呢,現在是戰爭時期,不談兒女私情。你再騷擾我,我就向三哥告狀了哦。”

馬紅俊只得無奈地松開白沉香,兩人現在也算是進入了熱戀期,看著英姿颯爽,身材窈窕的女友,他實在是有些不舍。

白沉香噗哧一笑,突然湊上來,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傻樣。你好好修煉吧。有情況我就回來彙報。”說完,再次騰空而起,眨眼間已經消失在碧藍地天空之中。

馬紅俊摸了摸自己臉上被親的樣子,心中一陣溫馨。接觸時間越長,他對白沉香地喜愛之情就越深。

“喂,胖子,你笑的還能再傻點麼?”

馬紅俊一愣,“我,我笑了麼?”

看著他的樣子,眾人不禁都笑了出來,戴沐白更是故作感慨的說了一句,“這就是熱戀中的男女啊!”

很快,又是三天過去了,按照天斗帝國大軍行進的速度,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嘉陵關完成駐紮。唐三命令敏堂弟子加強偵查的幅度,同時也通知了守護糧草的大軍時刻警惕敵人偷襲。

又過了兩天,就在唐三以為自己的判斷有誤時,敏堂弟子地偵查終于傳來了好消息。

“西側發現不明魂師出現,數量五十,速度很快,正朝我軍補給線後方繞去。請宗主指示。”

一名敏堂弟子的回報令史萊克七怪精神大振,唐三想了想,道:“胖子,你跟我和小舞一起過去。

老大,你們在這里繼續等消息。武魂帝國既然開始行動了

會只派出一支人馬。再有發現,你們就行動。我們帝國的人之後,就回到這里彙合。敏堂弟子,前面帶路。”

“是。”敏堂弟子騰空而起,唐三和小舞手牽手,馬紅俊釋放出自己的鳳凰雙翼,三人騰空而起,在敏堂弟子的帶領下,朝著西邊疾飛而去。

升入空中,唐三立刻看到了己方大軍的補給線,補給線拉的很長,為了補充百萬大軍每天地消耗,這樣的補給必須要源源不絕的運送才行。同時他也看到了那些正在修建的石堡。每隔十里,就有一處石堡修建。可以駐守軍隊,並且配備城防大弩。那是連魂師也要極為忌憚的武器。一旦這些守望相護的石堡修建完畢,這條運糧補給線就算是真正的安全了。那時候只要派出一定地斥候,一旦遇到敵襲,補給隊伍就可以立刻就進進入石堡之中躲避。除非對方來的是能夠攻破石堡的力量,否則只能是無功而返,而且,就算攻破了一座石堡,你能攻破十座、百座麼?有所損失也只會是少量而已。

唐三和史萊克七怪要做的,就是在這些石堡為建成之前,確保後勤補給隊伍地安全。

腳下景物不斷掠過,一會兒的工夫,三人已經飛出近五十里。敏堂弟子停了下來,張開雙翼飄飛到唐三身邊,“回稟宗主,他們正朝這個方向趕過來,根據之前他們行進的速度計算,大約距離這里還有二十里左右。我們不能再向前飛行了,否則肯定會被對方發現。根據我的觀察,敵人數量雖然只有五十,但實力至少都應該在六十級以上,由于不能靠的太近,具體等級不清,請宗主小心。”

敏之一族的族人不愧是最擅長斥候的魂師,彙報簡單有效,再加上自己的判斷,為唐三節省了許多麻煩。

“好,你繼續探查。胖子,我們下去。”

三人悄然落地,馬紅俊收起自己的鳳凰雙翼,跟在唐三身邊。

唐三簡單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形,道:“我們左側是森林,右邊是山丘。敵人既然已經行動,不知道一共派出了多少魂師,我們要盡可能的節省時間。迎上去狙擊他們。胖子,你不要離開我身體二十米范圍。”

一邊說著,唐三手撫額頭海神烙印,一圈淡藍色的光芒悄然擴散開來,將三人的身體籠罩在內。頓時,地面上已經失去了他們地蹤影。還有什麼比瀚海護身罩更適合用于伏擊之中的呢?

在釋放出瀚海護身罩地同時,唐三也將自己的精神力擴散開來,呈扇形狀朝著敏堂弟子提供地方向探查過去。他這種肆無忌憚的精神力探查,乃是建立在自己浩瀚級別地精神力之上,武魂帝國這偷襲的隊伍中總不會有比比東和千道流那種級別的強者。自然不可能發現他們的存在。

很快,唐三就找到了目標,帶著馬紅俊和小舞,悄然迎了上去。

五十名全身黑衣的魂師悄無聲息的在沒有道路的複雜地形中前進著。

盡管他們有五十個人,但卻沒有發出一點多余的聲音,在行進過程中,也沒有任何人開口說話。

走在最前面的為首一人,相貌俊秀,看上去十分年輕,只是眉宇之間多少有些陰霾之色。正是武魂帝國長老之一,菊斗羅月關。

這些日子以來,月關的心情一直很不好。自從鬼斗羅死了,他在武魂帝國中的地位大幅度下降,原本平時對他客氣有加的其他長老們,現在都冷漠了許多。武魂殿本就是一個現實的地方,你有足夠的實力,自然人人尊敬你。論個體實力,月關在武魂殿一眾長老之中並不太強,比鬼斗羅也遜色幾分。之所以受人尊敬,在長老堂排名靠前,就是因為他與鬼斗羅那武魂融合技的存在。現在鬼斗羅逝去,就剩下他一個人,雖然封號斗羅的地位不變,可在一眾長老之中,卻是一落千丈。尤其是在星斗大森林中,他惹惱比比東。結果這次本來只應該是魂斗羅帶隊破壞天斗帝國後勤補給的任務,他卻也被派了出來,帶領這一支魂師隊伍。

當然,由于月關封號斗羅的身份,他帶出的魂師都只是魂帝級別的。而其他分隊則是以魂斗羅率領的魂聖前來。

武魂帝國在魂師方面,可謂是底蘊深厚,比比東對這次的行動極為重視,一共派出了五百名強大的魂師,分成十個小隊,悄悄的繞過了天斗帝國大軍,到了後方。唐三的判斷十分正確,比比東不但要騷擾天斗帝國的後勤補給,更是要盡可能的阻斷補給。

一邊向前行進著,月關腦海中不禁出現了那個人的身影,哪怕是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可他還是無法忘記鬼斗羅被那柄金色三叉戟穿胸而過的景象。

陛下說那個人就是唐三,可月關卻不怎麼相信,唐三才多大?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他怎麼可能擁有秒殺鬼斗羅的實力呢?那個人究竟在什麼地方?如果他是天斗帝國的人,這次也一定會跟隨大軍出征。老鬼啊老鬼,不知我能否有機會為你複仇。

“全體注意,加速。我們距離目標還有六十里左右。屆時不要與軍隊糾纏,以燒毀糧草為主,再過十里,檢查你們身上攜帶的火油。記住,戰斗開始後聽我命令,不可戀戰。”

月關冷冷的吩咐著。

“是。”四十九個回答的聲音整齊劃一,彰顯了這些武魂帝國精銳的素質。

此時,他們已經進入了一片森林之中,月關知道,按照地圖來看,過了這片森林,再前行不遠,翻過一片丘陵,就能看到天斗帝國補給線了。

突然間,月關心中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沒等他仔細感受,周圍的一切瞬間變成了藍色的海洋,那重重樹影幾乎在一瞬間將他阻隔到了單獨的世界。除了藍色參差婆娑的樹影之外,他再看不到一個屬下。

“敵——襲——。”月關近乎瘋狂的呐喊出聲。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天斗大軍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六章 唐三的第九魂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