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九章 紫極魔瞳之修羅魔光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九章 紫極魔瞳之修羅魔光


無疑問,魂力越高的魂師在回撤的時候就跑的越快,群根本無法阻擋這些高等級魂師的步伐,要麼躍過己方的低等魂師,強橫一點的直接撞開,那些高等級魂師很快就沖到了己方撤退的最前沿。/首/發這樣一來,那些低等魂師以及輔助系魂師自然而然就暴露在了唐家軍面前。

馬匹狂奔或許在短途追不上高等級魂師,但這些低等魂師和輔助魂師卻根本不可能與奔馬相比。

當比比東眼看著諸葛神弩第三次噴發而出,聖龍軍團的輔助系魂師以及低等級魂師大片倒下時,不禁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她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命令下達有誤。盡管敵人強悍,但聖龍軍團畢竟是全魂師組成的軍團,如果能讓高等級魂師頂在前面,徐徐後撤,就算會有所損失,也絕不會像現在損失這麼大。

不過,現在說什麼也已經來不及了,比比東最後看了一眼遠處的唐三,招呼一聲本方的封號斗羅,飛速朝著嘉陵關方向撤去。臨走之時還不忘帶走那身受重創的蛇矛斗羅。這些強者之中,蛇矛斗羅重創,還有先前那團紅光中的封號斗羅直接被撕成了碎片,損失兩人之多,再加上天象呼延震以及聖龍拓跋希,這一次武魂帝國無疑損失慘重。

唐三此時根本顧不上去追擊,史萊克七怪其他人也紛紛擋在他身前,在被撞飛地一瞬間,唐三的雙眼就已經是一片血紅,他又怎麼會看不清那替自己擋住了比比東攻擊的是誰呢?

那正是他的愛人小舞啊,小舞正施展虛無,爆殺八段摔對付那個魔熊斗羅,眼看唐三遇險,毫不猶豫的帶著魔熊斗羅地身體迎了上來。

魔熊斗羅在無定風波之中依舊可以釋放自己的防禦力,可他或許能抵擋住爆殺八段摔的部分沖擊,可又怎麼能抵擋比比東那恐怖的空間撕裂之深淵斬呢?頓時被撕成了碎片,但攻擊的余波,也狠狠的撞擊在了小舞身上,將她拋飛而出,撞上了唐三的身體。

小舞身上此時已是一片血紅,唐三緊緊的摟住她的身體,拼命將自己的魂力注入小舞體內。

“哥,我沒事。”小舞猛地咳嗽一聲,噴出一口魂力,吹襲的前方史萊克五怪身上衣襟獵獵作響。

唐三愣了一下,正所謂關心則亂,眼看著小舞受到重創,他整個人都已經慌了,聽到小舞的聲音,這才定了定神,緩和了自己輸入小舞體內的魂力。

小舞眨了眨大眼睛。絲毫沒有虛弱地意思。苦笑道:“我地傻哥哥。你忘了麼。我有無敵金身護體啊!比比東到沒把我怎麼樣。你再輸入那麼多魂力。我可要承受不了了。”

唐三這才完全反應過來。長出口氣。緊緊地將小舞摟住。低下頭。用自己地面龐緊貼在小舞地面龐上。“傻丫頭。你嚇死我了。”

比比東地空間撕裂之深淵斬雖然強悍。但畢竟還沒達到神級。還不足以破開小舞地無敵金身。也幸好小舞還有著最後一次無敵金身地防禦。否則。她恐怕早已經和魔熊斗羅一樣被撕成碎片了。

唐三突然在小舞挺翹地臀部上打了一下。小舞可憐兮兮地抬頭道:“哥。你為什麼打我?”

唐三哼了一聲。“要是你地無敵金身次數已經用完了。你還不是一樣會沖上來?”

小舞嘻嘻一笑。道:“所以。你才更要注意自己地安全啊!否則就不能怪我了。”

不論怎麼說,小舞沒事,令唐三大大地松了口氣,抱著她站起身,向戰場上看去。

此時戰場上已經是一片混亂,天斗帝國二十個軍團大軍直奔嘉陵關壓去。聖龍軍團被諸葛神弩三輪齊射之後,損失近半,再加上六千余天斗帝國魂師的追擊,死傷數字更是不斷激增著。

劍斗羅塵心、骨斗羅古榕,再加上已經化身為黃金聖龍地黃金鐵三角,就像是一道尖錐般沖在最前面,帶領著本方魂師不斷追殺逃遁的聖龍軍團。

唐家軍此時已經分成兩股,從兩側悄無聲息的撤了下來,這一戰他們的作用已經彰顯無疑,為了避免他們的損失,大師命令唐門弟子留在魂師陣中協助攻擊,其余那一萬唐家軍直接撤退,退到後面,給諸葛神弩重新上箭。

武魂帝國的八個重裝軍團終于頂了上來,讓過了聖龍軍團的魂師,迎接的卻是瘋狂的天斗帝國大軍。兩股鋼鐵洪流,一方是加速沖擊,另一方本身已經怯懦,相互沖撞之下,雖然數量相差不多,但在那六千名魂師的帶領下,勝負立分。

比比東此時已經退回了嘉陵關城頭,直到此刻,她才悄悄的將一口鮮血吐在自己衣袖里,臉色已經變得極其難看。

刺豚斗羅沉聲道:“陛下,要不要將天使軍團派出去?不然我們的損失……”

“不能派出天使軍團。”比比東眼中陰暗不定,“在沒弄清楚那些擊殺了我們大量魂師的武器是什麼之前,絕不能讓我們的魂師軍團再冒險了。魂師可不是士兵,就算以我們的底蘊,短時間內也不可能重建。傳我命令,天使軍團上城頭,防止敵軍攻城。”

嘉陵關城牆上那巨大的破洞無疑帶給整個城防巨大的危機,一旦天斗帝國大軍過了河,這就是突破口。

一邊下達著命令,比比東的目光也落在了城下那平靜深陷于地面之中,通體黝黑的三叉戟之上。

終于,殘存的聖龍軍團魂師們在武魂帝國八個重裝甲軍團的掩護下,撤回了嘉陵關城內,但是,伴隨著他們的撤入,天斗帝國魂師軍團以及天斗帝國地輕重騎兵軍團也已經殺到了近前。

一方是氣勢如虹,在多達六千名的魂師帶領下發起沖鋒,又是絕對的優勢兵力,而另一方,卻氣勢已泄,背後就是嘉陵關城牆以及四座吊橋,鋼鐵洪流的對撞之中,人命如同草芥一般被死神瘋狂的收割著。

魂師在戰爭中應有地作用瞬間展現出來,尤其是沖在最前面的黃金鐵三角所化的黃金聖龍以及劍斗羅和骨斗羅,三大強者宛如虎入羊群一般,幾乎是一瞬間就在武魂帝國重裝甲軍團上打開了一個口子。六千名魂師瞬間分開,同樣是輔助系魂師在後,強攻系在前,敏攻系護在兩翼。但此時的結果卻與之前武魂帝國聖龍軍團沖鋒時已經完全不同。

聖龍軍團面對的是唐家軍的諸葛神弩,而此時天斗帝國

團面對的卻是普通士兵,盡管他們身穿重甲,可是,前,這些重甲又能有什麼作用呢?

火焰、寒冰屬性魂技率先出現在戰場上,正是四元素學院中的學員們發威了,水火無情,這兩大絕對的元素之力根本就不是鎧甲所能抵擋的。緊隨其後地,就是唐門禦堂和藥堂弟子組成的中央沖鋒軍。

禦堂弟子在前,藥堂弟子在後。兩人一組。重裝甲士兵的攻擊落在禦堂弟子身上板甲巨犀的防禦上,與隔靴搔癢沒什麼區別,但是,從禦堂弟子們肩頭、肋下刺出地破魂槍,卻令他們的裝甲如同紙糊地一般被刺破,幾乎是禦堂弟子每前進一步,武魂帝國的重裝甲軍團就要倒下二百具尸體。

六千名魂師,就像是一柄尖刀,狠狠的插入了敵軍腹地。原本應該出現在武魂帝國攻擊天斗帝國重裝軍團戰陣的情況,此時卻出現在了武魂帝國自己的重裝甲軍團身上。傷亡之慘重,令人為之側目。

嘉陵關城頭,來自組成武魂帝國的各個王國、公國地將領們此時已經跪倒了一片。

“陛下,快派魂師軍團營救吧。我們的重裝軍團要堅持不住了。”

“是啊!陛下。這可是我們地精銳。我們嘉陵關一共就只有這八萬重裝軍團。要是被天斗帝國沖潰,我們後面怎麼守關?”

“陛下,重騎兵第一軍團已經要團滅了,您趕快下令吧。再這樣下去,重裝軍團就完了。”

……

重裝軍團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極其重要的,組成一個重裝軍團所要投入地財力幾乎與十個步兵軍團相等,不論是裝備、士兵素質,都是軍隊體系中最高的。原屬天斗、星羅兩大帝國地王國和公國,每個國家能有一到兩個重裝軍團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此時眼看著這些寶貴的兵種在天斗帝國大軍的沖擊下被不斷屠戮,他們又怎能不心疼呢?

比比東臉色沉凝的看著眼前這些將領,斷然道:“魂師軍團不能再出戰了,我說過,沒有搞清楚那些大量殺傷魂師的武器是什麼之前絕不能再犯險。你們要明白,重裝軍團雖然重要,但魂師軍團才是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只要天使軍團還在,憑借著嘉陵關天險,我們就不怕被天斗帝國攻破。來啊!傳我命令,遠程攻擊全部展開,掩護重裝軍團撤退。天使軍團守護在城牆內。如敵軍跟隨沖入,立刻阻截。”

聽著比比東的命令,跪倒在地的將領們不禁面面相覷,眼中都流露出憤懣之色,當然,他們是不敢反抗比比東命令的,畢竟,誰也不會嫌自己命長。

可在他們心中,一顆陰暗的種子已經悄然種下。比比東的作為令他們難免產生出一種,你手下魂師軍團就是精銳,我們的士兵就不是人了這種感覺。

將領們安靜了,但他們那種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卻令比比東心頭更加郁悶。自從武魂帝國成立以來,她一直都是信心滿滿,可直到此刻,她才發現,在真正的戰場指揮上,自己終究不是久經戰陣的統帥。指揮魂師戰斗還可以,但當戰場上陷入混亂之後,她的心就有些亂了。

當然,這並不足以改變比比東的決定,在她心中,沒有什麼比自己手下魂師更加重要的。

嘉陵關上的守城巨弩開始發威,配合著大量的弓箭手,不斷向城下拋灑著大片地利箭。

戈龍元帥早有准備,眼看著己方軍隊已經進入對方遠程攻擊的射程,立刻下達命令,從兩翼沖入戰場的十個輕騎兵軍團迅速散開,從兩側兜出一個大弧線,朝後方掠去,他們並沒有去遠,而是在距離主戰場五里的地方重整陣型,隨時准備支援前方。

普通的弓箭對于重裝騎兵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威脅,重裝騎兵每一個都像是鐵罐頭一樣,連它們地戰馬也都包裹在鎧甲之內,弓箭只能在他們的鎧甲上留下一連串火星而已。

真正有威脅的是守城巨弩。嘉陵關上的守城巨弩多達一百五十台,巨弩所用的弩箭每一根都長達一米二,驟然噴射之內,千米范圍內,攻擊力要超過諸葛神弩。哪怕是普通的魂師,也絕不敢讓它正面射中。當然,守城巨弩的發射速度就無法和諸葛神弩相比了,只要有所准備,這些巨弩想要射中魂師還是很難的。而且弩箭本身巨大,也令高等級魂師們能有所准備,攔截它們的攻擊。可就算如此,在巨弩的射擊下,天斗帝國一方地傷亡還是開始多了起來。

武魂帝國八大重裝軍團邊打邊撤,他們早就沒有了斗志,當巨大部分士兵撤回到吊橋另一側,憑險據守之後,配合城頭上的巨弩、弓箭,場面上才算是穩定下來。

如果此時大師帶領著魂師軍團強沖的話,這些參與的重裝士兵當然不足以阻擋住他們前進地腳步,嘉陵關城牆上那巨大的缺口就在眼前。

但大師卻沒有這麼做,在幾次沖鋒被阻擋之後,大師與戈龍元帥兩人對視一眼,立刻下達了撤退地命令。鳴金收兵。

天斗帝國這次出動的全部都是騎兵,重騎兵的速度雖然不能和輕騎兵相比,但行動起來也要比步兵快的多了,眼看著,大量的士兵如同潮水一般後退,大師則帶領著魂師軍團在後面掩護,以防武魂帝國發起反擊。

另一邊,史萊克七怪也已經趕了上來,與大師他們會合在一處。

“小三,你的三叉戟……”大師有些焦急地向唐三說道。以他對魂師的研究,自然看得出唐三和比比東地實力對比,如果沒有這海神三叉戟的話,唐三絕對無法阻擋比比東地攻擊。

唐三道:“老師,我自有辦法。您放心吧。”一邊說著,他已經在周圍魂師的掩護下,悄然隱去了身形。他又怎麼肯舍棄自己地絕對神器呢?瀚海護身罩隱身效果令他隱沒在空氣之中,伴隨著己方大軍的撤離,他也悄然分出,閃電般朝著嘉陵關奔去。

嘉陵關護城河前,已經完全被鮮血染紅了,數不清的尸體留在那里。絕大多數都是武魂帝國所屬。

唐三悄無聲息的摸向嘉陵關,只要讓他接近護城河,甚至不需要過河,他就有把握憑借控鶴擒龍勁拿回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比比東雖強,但正面打不過,想要留住他還是不可能的。

但是,就在唐三即將接近到自己控鶴擒龍勁能夠發揮的距離時,突然,他只覺

一緊,城頭上,比比東的目光已經如同利劍般落在

怎麼可能?唐三大吃一驚,下意識的橫向翻滾,砰的一聲巨響,在他身邊,一根粗大的弩箭驟然爆開,那是比比東親自掌控的巨弩。

唐三吃驚之下,不敢再繼續向前,但他不明白,自己的精神力甚至還要超過比比東一些,只要不適用魂技攻擊,憑借瀚海護身罩的保護,按說比比東至少要等自己抓回海神三叉戟的時候才能發現自己的才對。

比比東站在城頭上,冷冷的注視著唐三的方向,沒錯,只憑她的精神力,自然是不足以發現唐三的。但當她將目光落在海神三叉戟上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唐三會來取回這件能夠與她抗衡的超級武器。

因此,比比東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唐三的動向,雖然唐三在魂師軍團掩護下隱身的很隱蔽,但還是被她發現了。在比比東身邊的眾位封號斗羅中,有一位封號斗羅擁有一個奇特的技能,能夠將自己的精神力與別人的精神力相連。比比東一個人的精神力不足以發現唐三,但在刻意地關注下,再聯合一名封號斗羅的精神力,縮小范圍探查,還是發現了唐三的所在。

飄然後退,唐三索性不再隱身,現出了本體,凝望嘉陵關城頭的比比東,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這樣就想阻擋我拿回海神三叉戟麼?憑實力,比比東當然可以擁有這樣地信心,可是,海神三叉戟是專屬于海神的武器,又豈是他人能夠輕易碰觸的?

唐三就在距離嘉陵關還有兩千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在戰場上找到一塊還算平整乾淨的地方盤膝坐了下來。

精神力瞬間集中,額頭上的海神三叉戟烙印驟然閃亮,強烈的金光從上而下,渲染著唐三的身體。

在之前與比比東一戰之中,唐三的消耗無疑是巨大的,海神三叉戟固然重創了比比東,但施展了那一記一去不返地唐三,本身魂力也消耗的相當巨大,與比比東這種級別的強者對戰,每一分每一秒都會令他產生大幅度的消耗。但在精神力地消耗上,唐三卻並不算太多,只有施展海神三叉戟使用海神之光時的部分消耗而已。和魂力比起來,現在他地精神力到還算是充足。

而事實上,之前比比東那看似絕殺的一擊,唐三還是留有後手的,一去不返沒有成功阻擋住比比東的攻擊,但唐三卻有把握自己不會死在比比東那空間撕裂深淵斬之下,他的信心就是來源于自己唯一能與比比東抗衡,甚至還超過比比東的精神力上。他那時在等,等待空間撕裂深淵斬到達自己身前一定距離,讓比比東來不及再反應地機會。或許會受到一定的創傷,但他只要在那時候用出紫極魔瞳,比比東地攻擊就不可能完全落在他身上。唐三又怎麼會大意的不給自己留後手呢?這也是為什麼看到小舞擋上來地時候他大為痛悔的原因。

此時,唐三地精神力再次升騰,完全凝固在海神三叉戟烙印之上,他的身體就像被黃金化液後覆蓋了一般,從頭頂開始,只是幾次呼吸的時間,整個人就已經完全被渲染成了金色。

強橫的能量波動在這一刻展現,恐怖的精神波動幾乎在一瞬間就提升到了頂點。沒錯,這里並沒有樹林,唐三無法使用藍銀領域大幅度增強自己的精神力,但他卻還有另一個領域。

白紅兩色混合光芒出現在唐三身下,瞬間籠罩了他的身體,光芒凝而不散,只是在他身體周圍,但哪怕只是這樣狹小的面積,那凝聚而起的恐怖殺氣還是直指嘉陵關城頭上的比比東。

他要干什麼?比比東眉頭大皺,她不相信唐三在自己的鎖定下還敢前來取回那柄神奇的三叉戟。如果他真的敢來,憑借自己與身邊這些封號斗羅的實力,他必將有來無回。可他在距離兩千米外的地方停在那里,正好是自己的魂技也無法企及的距離,距離這麼遠,他能做什麼?

唐三很快就給出了答案,他猛然睜大了雙眼,他的眼眸已經完全被金色所渲染,凝練的殺神領域幾乎在一瞬間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在內,白紅兩色光芒帶著恐怖到極點的殺氣融入到他眼中噴吐的金光之中。

兩道目光在空中融為一體,在那白紅兩色光芒的掩映下驟然爆發,竟然就那麼橫隔兩千米之遠,朝著嘉陵關上的比比東沖去。

在唐三釋放出那目光的一瞬間,比比東只覺得自己的精氣神似乎都已無法離體而出,就連身體周圍的空氣也被抽干了似的,那已經不是殺氣實體化那麼簡單了,距離如此之遠,還能領她產生出這麼大的反應,已經能夠證明很多問題。恐怖至極點的殺氣就像是一張吞噬的巨口,哪怕周圍還有數位封號斗羅的守護,在這一刻比比東也感覺到自己是孤立無援的。

湛然金光外籠罩著那強烈的紅白之光,兩千米幾乎只是一瞬間就失去了距離的感覺。

比比東厲嘯一聲,額頭上的蛛網紋路驟然變成了紫黑色,凝練成一道紫黑色的光芒迎了上去。哪怕是她自己,在這一刻也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她曾經與唐三的精神力碰撞過,但那時候唐三的精神力雖然已經到了浩瀚境界,但魂力卻還只有八十多級,此時,唐三地魂力已經真正達到了封號斗羅的層次,精神力自然再次提升。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唐三擁有著紫極魔瞳這樣講精神力完全凝于一點發動攻擊的特殊技能。

而比比東卻沒有。

這也是為什麼唐三能夠橫跨兩千米發動精神攻擊而比比東不行地重要原因。

但是,眼看著那強烈的金光即將到達面前,比比東甚至已經做好了承受劇烈精神沖擊的准備,將那名與她連接的封號斗羅精神力大量抽取防禦自身的時候。那道本應來到她面前的金光在略過了護城河之後居然突然轉向,朝著下方急劇掠下,直奔陷入地面的海神三叉戟而去。

上當了。這是比比東心中的第一個想法,毫不猶豫的騰空而起,直撲城下的海神三叉戟。

大師明白地,她當然也明白,只要唐三拿不回這柄真正的神器,那麼他的實力就會下降一個檔次,自己在于他下次的戰斗中,就有更大地把握將他擊殺。因此,無論如何,比比東也絕不願意看到唐三拿回這柄神器的。

在這時候,兩千米外地唐三已經騰空而起,藍銀皇右魔虎鯨左腿骨,兩大腿部魂骨同時發力,推動著他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朝著嘉陵關的方向射來。

比比東的反應無疑已經是很快的,但她的速度終究快不過光。那道由紫極魔瞳發出,附帶著紅白兩色地金光直沖地面,仿佛長了眼睛一般,落在了海神三叉戟主刃下方的海神之心上。

此時,比比東地身體正從天而降,撲向海神三叉戟,務必要阻擋唐三將它取回。就在她將更多精力放在狂奔而至的唐三身上時,突然間,那已經沖入了地面之中地金色光芒竟然又回來了。

倉促之間,比比東只能將剛剛收回的精神能量再次爆發,紫黑色地能量還只是剛剛掠過她的身體,就與那道金光劇烈的碰撞在了一起。與此同時,陷入地面之中的海神三叉戟已經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強烈金光。

轟——

比比東只覺得自己的大腦在這一瞬間仿佛爆開了一般,劇烈的痛苦席卷全身,那道金光不僅是充滿了恐怖的精神沖擊,同時還附帶著屬于海神三叉戟的神聖氣息,以及凝練到極點,浩然博大充滿著恢弘之勢的恐怖殺氣。那種殺氣帶給她的不只是壓迫和恐怖的感覺,還有幾分熟悉。

眼前一片空白,比比東本就受傷的身體七竅同時出血,令她看上去極其恐怖,整個人都在那強烈的沖擊下倒翻而出,重重的撞擊在城牆之上。與此同時,城頭上,那名將精神力借給比比東的封號斗羅同樣是七竅流血,身體一軟,就癱倒在地。

精神力的碰撞甚至比魂技的碰撞還要危險,哪怕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一旦出現問題,也很可能是致命的。

而此時的唐三已經來到了護城河邊,右手一揮,在嘉陵關上數萬名武魂帝國將領、士兵、魂師們的注視下。海神三叉戟如同金龍出海一般,回到了他的掌握之中。

唐三毫不停留,甚至沒有去看那深受重創的比比東一眼,騰身而起,朝著本方掠回。城頭上,還有著充足戰斗力的武魂帝國六位封號斗羅,在這一刻竟然沒有一個敢追出來,只是眼睜睜的看著唐三飄然而去。

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唐三不斷在心中向自己呼喊著。比比東身受重傷,他當然知道,可此時的他,也已經接近了油盡燈枯的程度。他可以肯定,如果先前自己凝聚最後的力量向比比東再發動一次攻擊的話,比比東或許死不了,但受到的傷勢將更加恐怖。但如果那樣做了,自己要賠上的就是生命。

唐三為什麼會變的如此虛弱?就是因為那道金光。能夠令比比東也受到如此創傷的攻擊,他付出的又怎麼會少呢?對于那一記攻擊,唐三付出的幾乎是自己全部的精神力和魂力。

精神力通過紫極魔瞳爆發出來,魂力則通過殺神領域瞬間凝聚。他的魂力進入了封號斗羅境界,兩大領域同時進化,藍銀領域的最終進化技能是海納百川,而殺神領域最終的進化技能則是修羅現身。

就像當初唐三曾祖唐晨所說的那樣,殺戮之都本就是修羅之神所建,只不過被邪惡的羅刹神玷汙了。但這殺神領域終究還是屬于修羅神的能力。雖然不是真正的實力,但當它進化到最忠誠度之後,還是能夠釋放出部分修羅神的神威。

剛才那一擊,唐三正是將殺神領域的最終進化修羅現身釋放出來,但卻沒有令修羅現身的虛像出現,這才迷惑了比比東。然後再將暫時借助的修羅之力與自己的紫極魔瞳融為一體,釋放而出。

否則的話,他的精神力雖強,但想要傷到比比東,橫隔兩千米又怎麼可能呢?

就算如此,當唐三的攻擊橫跨兩千米之後,還是迅速的削弱下來,比比東是近距離防禦,這種情況下,唐三的攻擊想要傷到比比東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也就在這個時候,唐三充分展現出了自己的控制力和戰斗中的聰明才智。他強行控制著這道紫極魔瞳之修羅魔光直墜而下,照耀在了海神三叉戟的海神之心上。

海神之心受到海神之光的刺激,頓時爆發出海神的力量,融入到修羅魔光之中,同時也在一瞬間通過這道精神力與唐三完成了溝通的過程,在唐三的控制下,海神之心就像是鏡面一樣產生出反射效果,不但通過海神之力彌補了修羅魔光在橫跨兩千米距離中的消耗,同時還將自身的神聖氣息加入其中。使這次的攻擊威力完全展現出來。

而另一邊,比比東因為唐三攻擊轉向,幾乎是下意識的認為唐三目標是海神三叉戟,要將三叉戟奪回。因此,她更多的注意力都在唐三本人身上,只是想著要如何阻擋他拿回海神三叉戟。誰曾想,那道令她感覺強烈恐怖的光芒居然反射而回,重新降臨在了她身上。有心算無心之下,比比東的防禦還不如她先前在城頭時那樣。頓時受了重創,同時還連累了那名將精神力傳給她的封號斗羅。

當然,這所有的細節,也只有唐三一個人才清楚,哪怕是受到重創的比比東也並不明白唐三是如何做到的。

可是,這一切的發生看在雙方大軍的將士眼中,卻完全是另一個概念。他們看到的,只有比比東被擊潰,七竅出血,撞在城牆上摔下嘉陵關,以及唐三傲然拿回海神三叉戟的一幕,卻看不到唐三本身的虛弱。

-------------------------------------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戰比比東,唐家軍初顯威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章 計定總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