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個人的戰場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個人的戰場


胡列娜的命令下,嘉陵關內的武魂帝國大軍飛快的行在這種時候,就算那些領軍的將領們對武魂殿魂師們已經有些芥蒂,但他們也明白,在這種時候如果不同心協力的話,一旦被天斗帝國大軍攻破嘉陵關,後果難以想象。尤其是原本屬于天斗帝國的各個王國、公國,他們很清楚自己將要面對的會是什麼,他們加入武魂帝國這種背叛行為,與天斗帝國已經勢同水火。

胡列娜手扶城頭,目光凝望對面,似乎在尋找著什麼,複雜的情緒從眼底一閃而過,但很快就變成了堅定之色。她很清楚,這種時候,自己絕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天斗帝國大軍一直壓上到距離嘉陵關還有二十里的地方才停了下來,這一次,陣型生了極大的改變,輕騎兵還在兩側,全部張弓搭箭,靜靜的等待。而中央軍位于最前面的卻變成了以重裝步兵為主的步兵軍團。各種攻城器械全部壓上,重騎兵並不是在最中央的位置,最中央是普通步兵,重步兵在他們兩側。後面才是天斗帝國魂師軍團以及唐家軍。重騎兵在整個天斗帝國大軍序列中位于最後方。凜冽的殺氣直撲嘉陵關。

以唐三為的史萊克七怪、大師、弗蘭德、柳二龍、劍斗羅、骨斗羅、七寶琉璃宗宗主甯風致,毒斗羅,以及唐門力堂堂主泰坦、禦堂堂主牛皋全部站在所有大軍的最前方,並未與己方魂師軍團在一起。而魂師軍團的位置卻是由天斗帝國皇帝雪崩以及全軍統帥戈龍元帥統領。

唐三毫無疑問的站在了這些人最中央的位置,手中的海神三叉戟雖然還是黝黑色,但它卻已經成為了唐三的標志,他的到來無疑令天斗帝國大軍的氣勢急遽上升,每一名看到唐三地士兵眼中都充滿了狂熱的光芒。似乎只要有唐三存在,這場戰爭就不可能失敗。

戰陣排列完畢,在雙方大軍的注視下,唐三自己一個人,緩緩走出戰陣,將手中的海神三叉戟緩緩高舉過頭。一道湛然金光驟然從他額頭上電射而出,注入到海神之心上,頓時,海神三叉戟上的每一道紋路都像是活過來一般,金光流轉,沖天而起,仿佛成為了整座戰場地中心一般,強烈的神聖氣息渲染著唐三的身體完全變成了金色,那強烈的能量波動仿佛吸納著周圍所有的一切似地。

“天斗必勝。”唐三高聲呐喊,令嘉陵關城頭上武魂帝國眾將領相顧失色的是,唐三的聲音竟然一直橫跨二十里,傳到了嘉陵關城頭之上,同時也傳遍了天斗帝國百萬雄師。

“天——斗——必——勝——,藍——昊——王——必——勝——。”

轟轟轟……

每喊出一個字,天斗帝國大軍都會前進一步,士兵們不斷重複著同樣地呐喊,大軍再次前行,似乎每喊出一個字,他們的氣勢就會提升幾分,那恐怖的聲浪形成了宛如實質一般的巨大壓力直撲嘉陵關。

別說是嘉陵關地守軍。哪怕是跟隨在胡列娜身邊地五位封號斗羅。此時都已是臉色大變。那日一戰。唐三給他們留下地印象實在太深刻了。比比東實力明明比他強。也還是在他手中吃了大虧。海神三叉戟一擊破牆之威。更是給每一個武魂帝國人都留下了不可磨滅地印象。

唐三突然動了。帶著金光綻放地海神三叉戟。如同一道金色流星般朝著嘉陵關方向沖去。與此同時。先前跟在他身邊地一眾天斗帝國強也都動了起來。緊隨唐三之後。快速壓上。只是眨眼地工夫。他們就已經與己方大軍完全脫離。

在至少是魂斗羅級別地強全力沖刺之下。二十里地距離轉瞬即逝。眼看著他們就已經距離嘉陵關越來越近了。

“聖女。我們怎麼辦?”看著那越來越近地海神三叉戟。嘉陵關城頭上頓時產生出一片恐慌地氣氛。對于唐三。這些人已經有一種先天地恐懼情緒。

又看到了那熟悉地身影。胡列娜輕咬舌尖。用痛感刺激自己從那強烈地特殊情緒中掙脫出來。冷冷地看了一眼身邊這些武魂帝國中流柱地力量。眼前這種情況。無疑是應該由這些位封號斗羅帶領魂師軍團中最強大地一部份魂師狙擊前突地唐三等人。可是這些魂師地戰意奇低。此時讓他們出城迎戰。無疑不是一個好主意。胡列娜畢竟還不是比比東。她沒有比比東地實力。更沒有比比東那種強硬地手段和權威。這些封號斗羅都是前武魂殿長老。並不是她能完全指揮動地。

因此。胡列娜只能退而求其次。沉聲道:“靜觀其變。隨時准備阻截。務必不能讓他們登上城頭。”

“是——”聽了胡列娜這句話,城頭的高等級魂師們明顯松了口氣。

胡列娜遙望已經快要接近護城河的唐三,心中暗想,唐三啊唐三,你到底要干什麼?就帶這麼幾個人前沖,你有什麼目的?她對唐三還是十分了解的,以唐三的智慧,顯然不會無的放矢。就這麼十幾個人孤軍深入,必定有其重要意義。

胡列娜看到了唐三,以唐三紫極魔瞳的視覺能力自然也看到了她,唐三當然不會有胡列娜那麼多的心理活動,對于他來說,雖然欣賞胡列娜,但武魂帝國卻是他絕對的敵人。雙方的仇恨實在太深太深,除了毀滅對方,沒有任何調和的可能。

在距離嘉陵關還有一里左右,已經進入對方守城巨弩射程范圍內的時候,唐三才突然停了下來,圍繞在身體周圍的金光頓時變得更加強烈起來,與此同時,他自身的藍銀皇武魂也已經釋放出來。由黑、紅兩色組成的九個魂環整齊的排列在身上,也就在這時,從他背後,分別代表著力量增幅、敏捷增幅、魂力增幅、攻擊增幅以及屬性增幅的五道強光,從甯榮榮手上的七寶琉璃塔中電射而出,全部照在了唐三身上。

左腳腳尖點地,一股強烈的氣浪從唐三左腳下爆,以腳尖為中心,直徑三十米范圍內的大地同時龜裂,可見唐三這一腳之威有多麼恐怖,整個人就以那左腳為中心,瞬間旋轉一周,握住海神三叉戟的右臂完全伸展開來,將肌肉筋脈拉伸到極限,整個人就像是一張張開如滿月地大弓,金光暴閃,海神三叉戟已經如同標槍一般被投射了出去

當那金色渲染中的真正神器脫手而出的瞬間,城頭上的胡列娜已是臉色大變,金光一閃而沒,轟然巨響之中,先轟擊在了嘉陵關大門之上。

上一次海神三叉戟以黃金十三戟第三式一去不返飛出的時候,因為先命中比比東,所以轟到嘉陵關時已經失去了准頭。但這一次,唐三雖然沒有使用神技一去不返,但以他**地力量再加上高達九十三級的恐怖魂力以及海神三叉戟自身十萬八千斤的重量,這一擊的威力之強已經超越了任何低于九十五級封號斗羅的第九魂技直接攻擊。尤其是在力量上,就算是比比東最強地魂技也無法與其相比。

轟然巨響之中,嘉陵關的城門畢竟不是城牆,在那恐怖的爆中化為無數碎片紛飛而出。四座城門中地一個已經完全破碎,守護在城門後,至少上百名士兵也被那城門的碎片炸的死無全尸。

更加恐怖的還在後面,唐三身體在空中一圈,雙手之中帶起一層強烈地光芒,那金中透白的光暈之中,產生中一股巨大的吸力,轟破城門的海神三叉戟並沒有深入,而是硬生生的被牽引著飛了起來,劃出一道弧形被唐三就憑借手中那如同漩渦一般的能量甩了起來。

唐門絕學控鶴擒龍大成之後,這還是唐三第一次全力使用,海神三叉戟甩入空中,伴隨著唐三自己身體地快速旋轉,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點旋轉一周後,再次朝著嘉陵關飛了過去。

“快,所有守城巨弩,攢射,阻止他。

”城頭上,胡列娜大喝出聲。盡管嘉陵關城牆極為堅固,並沒有因為一座城門被轟破而動搖,但胡列娜此時已經意識到了唐三要做什麼,立刻吩咐巨弩射,同時看向身邊地五位封號斗羅,“各位長老率一百名魂聖以上帝國魂師出擊,務必阻止他繼續下去。”

五名封號斗羅面面相覷,但誰也沒有輕動,再次看到海神三叉戟的威力,他們實在沒有不願再與唐三交手。

“你們——”胡列娜怒目而視。雖然已經猜到這些長老並不會完全聽從自己地命令,可這種事情真的生了還是令她勃然大怒。

刺豚斗羅皺眉道:“聖女,我們還是以守城為主吧。我們有天使軍團、聖龍軍團在城內。就算唐三擊破城門,我們也不怕他們沖入城內。反而會帶給他們更大地損失。”

一根根帶著尖嘯的巨大弩箭從城頭飛出,全部朝著唐三而來。嗚嗚的呼嘯聲攝人心魄,可惜,它們卻根本不足以阻擋唐三。

各種顏色的光芒不斷從唐三身邊亮起,他的伙伴們已經用自己的各種魂技掩護著他。在這些魂斗羅以上級別的強們面前,守城巨弩根本不算是威脅,沒有一根弩箭能夠接近唐三身體五十米范圍之內的,全部被各種魂技攔截了下來。

轟——,就在這時,第二聲巨響也已經響了起來,又是一座城門被破。唐三的動作根本沒有停頓,當第四聲巨響傳遍戰場時,嘉陵關那四座巨大的城門已經全部化為了碎片。

當唐三完成連續四擊將海神三叉戟重新掌握手中時,他也不禁略微有些喘息,但玄天功強悍的恢複能力也在他喘息中快速的恢複著他先前所消耗的魂力。

嘉陵關的吊橋並不是在城門前,而是在側面,胡列娜先前的命令得到了執行,四座巨大的吊橋全部被破壞。

在雪崩的肯下,戈龍元帥高舉長劍,下達了沖鋒的命令。中央軍步兵根本沒有去推動攻城器械,而是直接朝著嘉陵關的方向沖了過來,至少二十萬大軍投入到了第一波的沖鋒之中,沖在最前面的步兵,每個人背後都背著一塊寬一米,長一米五的木板,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魂師軍團、唐家軍也隨之而動,飛快的朝著嘉陵關接近。

看到吊橋被破壞,唐三嘴角處不禁浮現出一絲冷笑,這種情況他們當然不會想不到,自然也有著應對的方法。

“劍斗羅前輩,動手。”

塵心低喝一聲,七殺劍脫手而出,上面地第九顆黑色光星光華大放,七殺劍迎風怒漲,瞬間化為巨劍,橫空而下,不是攻城,而是斬向了護城河。

轟——,七殺劍第一劍斬下,護城河就像被一劍切斷了一般,恐怖的劍氣幾乎將整條護城河截斷瞬間,水流當然不會真的斷去,但卻在護城河兩端各自留下了一道寬達十米的巨大溝壑,斜斜的連入護城河內。

塵心地動作還沒有結束,之間半空中劍影連閃,一共十三劍均勻的斬擊在護城河上,留下了同樣巨大的溝壑,每一道溝壑都如同斜坡一般向下,延伸到水中。九十七級封號斗羅威勢盡顯。這恐怖十三劍的震懾,絲毫不比唐三先前的四記飛戟差。

城頭上地五名武魂帝國封號斗羅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是目前嘉陵關上實力最接近劍斗羅實力的強,自然也對劍斗羅這一擊的感覺最為深刻。他們自問,誰也沒有擋住劍斗羅這一擊地能力。也更加慶幸之前沒有聽從胡列娜的話出城戰斗。

斬出那十三劍後,七殺劍重新變為本來模樣落回劍斗羅手中,他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手持七殺劍微微喘息著。也就在他收劍的同時,唐三第五次拋出了自己地海神三叉戟,只不過這一次他的動作連本方眾人都不禁有些吃驚。

三叉戟不是在甩向對面城池的,而是甩入空中,戟刃向上,長柄向下,噗的一聲,直接落入了護城河內。

唐三臉上帶著幾分譏笑之色,右手食指、中指、無名指按在額頭海神三叉戟烙印之上,整個人的精氣神瞬間提升到頂點。

連唐三自己都沒想到,今日之戰居然會如此順利,沒有想象中的阻攔,武魂帝國大軍竟然只像是默默等待一般,居然沒有派遣魂師出城迎擊。

右臂甩出,先前按在額頭上地三指指向護城河的方向,一道極為凝練地強悍金光瞬間爆,直接射入護城河水之中,射入的位置正是先前海神三叉戟入水之處。

就在那金光入水地一瞬間,一個巨大的金色虛影從唐三背後浮現而出,威嚴地氣息令不論是城頭還是城外近距離的魂師都被那威嚴氣息所懾。每個人心中都產生出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在他們眼中,盡管

站在岸邊,但此時的他竟然與護城河融為了一體似的說,應該是護城河與他融為了一體。

原本因為劍斗羅那十三劍濺起無數水花,宛如***了一般的護城河,就在這一刹那極為突兀的平靜下來。如同鏡子一般凝固。奇異的波紋悄然蔓延,那並不是水波,而是一層光波,金色的光波。

而下一刻,胡列娜從城上向下望去,駭然看到,嘉陵關前的護城河竟然完全變成了金色。

唐三用只有伙伴們能夠聽到的聲音譏諷道:“雖然我還不是海神,但想要憑借水來阻擋我軍,這豈不是癡人說夢麼?”

話音一落,右手向上一引,一道金光破水而出,先前沒入護城河中的海神三叉戟散著它那神聖的金色豎起在半空之中。

唐三額頭上噴出的海神之光突然出現了變化,由先前的直線化為了環形波紋,悄然播撒而出。海神三叉戟戟刃之下的海神之心綻放出令人無法逼視的強烈光彩,唐三右手前指,直指嘉陵關城頭,半空中的海神三叉戟戟刃也同時斜向嘉陵關。

嘩——

在所有人震驚得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護城河中變成金色的河水竟然就在那光紋的影響下瞬間***,刹那間騰空而起,全部升入空中。

當初,在海神島之時,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曾經憑借聖柱之力控制海中海內的海水。唐三此時所掌握的,可是真正的海神三叉戟,他自身的實力又要超過那些位守護抖落,控制這麼一條雖然寬闊,但實際面積並不算很大的護城河,對于他這個海神的候選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海神,是掌控所有水之能量的神,護城河水也是水,與浩瀚地大海相比,實在太微不足道了。這也是為什麼當唐三看到武魂帝國試圖用護城河起到一定阻擋作用時會面露譏諷的原因。在海神候選面前企圖用水來阻擋,這還不可笑麼?

護城河中的水全部升入半空之中,甚至連水下淤泥中的水分都被抽取出了絕大部分,海神三叉戟驟然前指,升入半空的護城河水頓時化為驚濤駭浪直撲嘉陵關城頭。

唐三所使用地,正是海神三叉戟的控水能力以及海神之心附帶技能瀚海狂濤。一個群攻技能。雖然眼前控制的水流相對龐大,分散了這個技能的攻擊力,但毫無疑問,其所展現出的攻擊力依舊是相當可觀地。

整個護城河的水,幾乎在一瞬間全部灌入嘉陵關內。雖然城頭上有不少高等級魂師,但這些人已經被唐三嚇怕了,那被渲染成的金色河水看上去又是那樣地恐怖,一時間每個人都只顧防禦自身,根本沒有集中力量整體去抵禦河水沖擊的念頭。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

巨浪滔天,大量的普通士兵被直接沖下嘉陵關城牆,卷入關內,要知道,嘉陵關城牆高度足有近百米,從這樣地高度跌下去,再加上水流的沖擊力,頓時令那些普通士兵損失慘重。加上唐三盡可能的集中力量控制水流沖擊城頭那些威脅極大的守城巨弩,大浪過後,超過三分之一的巨弩損毀。

胡列娜運用魂技抵擋住水浪沖擊時,整個人大腦中已是一片空白。她也是第一次面對如此龐大的場面,第一次指揮一場如此宏大地戰爭。面對唐三所展現出的恐怖實力,以及百萬雄師地沖鋒,那突然升入空中化為攻擊的護城河水,這一切地一切,已經令她心里的承受能力近乎崩潰。

藍銀皇右腿骨飛行技能迸,唐三騰空而起,握住空中地海神三叉戟,直指嘉陵關內,大喝一聲,“殺——”

沖鋒的天斗帝國大軍再次加速,從空中俯瞰,大軍以比先前護城河水更加洶湧之勢直撲嘉陵關。而嘉陵關上,此時甚至連操控守城巨弩的人都沒有。

“迎——敵——。”胡列娜嘶喊出聲,這也是她此時唯一能夠喊出的話語。和唐三那充滿殺氣的聲音相比,她的聲音顯得是那樣的軟弱。

唐三沒有急于沖上嘉陵關,那里畢竟還有大量武魂帝國強,他只是在空中冷冷的俯瞰著嘉陵關內混亂的情況。內心之中不可遏止的灼熱起來,複仇之戰已經開始,武魂帝國終于要為他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了。

很快,天斗帝國大軍已經沖了上來,沖在最前面的步兵們背後背著的木板此時就顯現出了它們的作用。

一塊接一塊木板扔到了沒有了河水的護城河內,他們就順著那十三道被劍斗羅展開的缺口沖入護城河之中,再從另一邊的缺口斜坡爬上對面,向嘉陵關起了瘋狂的沖擊。有半空中那宛如神詆一般的藍昊王在,每一名士兵眼中都充滿了狂熱的情緒,紅白兩色的殺神領域從天而降,覆蓋著巨大的范圍。對于魂師甚至無法產生什麼影響,但對于普通士兵的影響力卻是巨大的。

原本已經恐慌的武魂帝國士兵在殺神領域中變得更加恐慌,原本就是士氣高昂的天斗帝國大軍士氣變得更加強盛,在殺神領域之中,他們甚至已經忘記了生死和痛苦,只有無盡的殺戮。

胡列娜背後的五位封號斗羅都已經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可他們卻眼看著懸浮在半空中的唐三,一個有出手意思的人都沒有。只是那麼靜默的看著,一個個眼中神色驚疑不定。

“你們再不出手,嘉陵關就完了,就算是死,也要將唐三擋回去。有他在這里,我們的防禦就將崩潰。”胡列娜此時已經有些歇斯底里了,近乎瘋狂的向五位封號斗羅嘶喊著。

這五名封號斗羅面面相覷,一時間也有些無所適從。那天他們人數更多的時候姑且無法戰勝,當時還有比比東的帶領,此時只有五個人,真的去拼命麼?修煉到封號斗羅級別何等困難,誰又願意拼命呢?

“她說的對,這是命令,你們給我沖上去。”有些嘶啞的聲音響起,五位封號斗羅臉色大變的回頭看去時,正好看到臉色蒼白的比比東來到了城頭之上。

但是,還沒等這些位封號斗羅去完成比比東地命令,他們的對手已經落向了城頭。伴隨唐三一起來到陣前的一眾強全部朝著嘉陵關城頭撲來。自身擁有飛行能力的直接飛起,自身沒有飛行能力的,憑借著奧斯卡地飛行

來到城頭,十余名強同時沖上。

到了這個時候,那幾位封號斗羅也明白再不動手,恐怕結局會更慘。五人同時大喝一聲,各自魂技迸沖了上來。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方的頂級強只有五個,但卻擁有大量七、八十級的魂師輔助,另一邊的十余人幾乎都是頂級強,還有一個能勉強抗衡巔峰斗羅的唐三存在。雙方剛剛碰撞在一起,就迸出了劇烈地火花。

毒斗羅再次找上了老對手,那克制他的刺豚斗羅,他就不相信,自己不能戰勝這個家伙。

劍斗羅七殺劍一圈,直接圈住了對手兩名封號斗羅,骨斗羅哈哈一笑,也找上了兩個。在甯風致的全力增幅之下,他們雖然都是一對二,但卻絲毫不落下風。對手地五名封號斗羅被直接擋住。

甯榮榮增幅能力全開,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朱竹清、小舞、弗蘭德、柳二龍等人在她的增幅之下,擋住那些其他七、八十級的魂師。炫麗的魂技令嘉陵關城頭渲染上了一層炫麗地光彩。

唐三與大師面對比比東與擋在比比東身前的胡列娜,同樣是一對師徒,唐三手持海神三叉戟冷冷的站在大師的斜前方,怒視比比東。看到比比東,他腦海中不可遏止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死去地大明、二明。

胡列娜沒有絲毫退縮的擋在臉色蒼白地比比東身前,她的目光卻注視著唐三,在複雜地情緒之中,更多的卻是堅定。

比比東臉色蒼白,原本威棱四射地眼眸看著大師卻有些失神,靈魂的虛弱令她整個人看上去都顯得有些脆弱。

“為什麼?”大師的雙眼蒙上了一層紅色,雙拳緊握,他的眼神甚至比看著唐三的胡列娜還要複雜許多,注視著比比東問道。這三個字,他已經想問比比東很久很久。但卻直到現在,才真正面對面的問出來。

比比東笑了,笑的有些令人毛,“當然是為了你。你忘了你家族那些人是怎麼欺負你的了麼?他們看不起你,甚至把你排擠出宗門。你應該感謝我,是我幫你將那些欺負你的人全部殺死的。

柳二龍也應該感謝我,沒有了家族的阻隔,你們不是能沒有任何阻力的在一起了麼?”

“你放屁。不論家族對我如何,是家族給與了我生命,我永遠都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一份子。”大師雙目噴火,憤怒的說道。

比比東還在笑,笑的卻越淒厲,還帶著幾分怪異的譏諷,“那又如何?反正現在藍電霸王龍家族已經煙消云散了。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真可笑,真可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個瘋子。”大師怒吼道。

比比東臉色一冷,看著大師,她的雙眼突然變得有些怪異,甚至有些瘋狂,“是的,我是瘋子,我就是瘋了。怎麼樣?我要報複,報複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我要做斗羅大陸上最邪惡的人。這個世界每一個生命都是邪惡的,每一個都是。隨便你怎麼看我,我做都已經做了,所有的壞事都是我做的,那又怎麼樣?聽說你現在是天斗帝國國師了,小剛,你別急,等我擊敗了天斗帝國,我讓你做國王又如何?來啊!你是不是很想殺我?那你就來殺我啊!”

胡列娜猛的攔在比比東身前,用身體擋住比比東,“老師,不要,我一定會保護您的。唐三,你們要殺我老師,就先踏過我的尸體。”

比比東呆了一下,“傻丫頭,你真傻。難道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喜歡上了這個小子麼?”

聽了比比東這句話,唐三和胡列娜的身體同時一震,對視中,唐三皺起了眉頭,胡列娜卻有些詫異和惶急。大師則有些愣住了。

“老師,我,我沒有……”胡列娜惶急的辯解著。

比比東笑了,這一次她笑的很溫柔,情緒上的變化之大,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傻丫頭,老師是過來人,從你看他的眼神,我就能看出許多東西了。當初,我也同樣用這樣的眼神看過一個男人,唯一的一個男人。我又怎麼會不知道呢?是的,唐三這小子確實狠出色,我已經自詡天才了,可他卻比我還要有天分。你的眼光不錯。可惜,你是我的弟子,你和他之間,與我和小剛之間又有什麼區別?就算你肯,人家會要你麼?我們都是沒人要的女人。”

“老師,……”兩行清淚順著胡列娜美眸中流淌而出,內心強行壓制的情緒再也無法克制,但她卻依舊堅定不移的擋在比比東身前。

唐三深吸口氣,緩緩抬起手中的海神三叉戟,面對胡列娜,“你讓開,我不想對你動手。你應該知道,比比東做了多少孽。她必須要死。她死了,這個世界將平靜許多。”

“不——,不論怎麼樣,她都是我的老師。”胡列娜淒然看著唐三,從唐三的眼神她也能看得出,這個男人對自己最多只是憐憫,卻並沒有半分愛意。先前他聽了老師的話時甚至還回頭看了一眼小舞,那一瞬間的眼神是自己一直渴望,卻無法得到的。她明白,在唐三心中,就只有小舞一個人而已。

美眸充斥著淒然之色,“你要殺就殺了我吧。我求你,放過我老師。算我求你,好不好。”

唐三猛然閉上雙眼,再迅速睜開,胡列娜淒然的眼神竟然令他有些心生搖曳。要知道,胡列娜的武魂本就擁有著強大的天然魅力,此時真情流露之下,更是惑人心魄。

冷哼一聲,唐三強行令自己的心硬起來,右腳瞬間踏前一步,左手輕飄飄的向胡列娜拍去,手掌瞬間變成了玉色。

面對唐三的攻擊,胡列娜竟然不閃不避,美眸中帶著那份淒美的悲傷,甚至還有幾分解脫的釋放,挺起高聳的胸脯,直接迎了上去。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章 計定總攻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二章 唐門絕頂,佛怒唐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