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六大供奉,巔峰斗羅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六大供奉,巔峰斗羅


萬名唐家軍當然不足以決定這場戰爭的勝利,但他們斗帝國大軍的沖鋒打開了一個豁口。/首/發越來越多的天斗帝國大軍湧入了嘉陵關內。當四座城門內的防禦被徹底沖破時,伴隨著隆隆巨響之聲,天斗帝國重騎兵軍團一舉沖入城內。

魂師確實強大,可面對數以萬計的重騎兵沖鋒,如果沒有充分的准備,他們又能殺得了多少。尤其是那些頂級魂師都已經被纏在城頭。這場總攻進行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從攻城戰發展到了接觸戰。而天斗帝國百萬雄師已經從嘉陵關外摧枯拉朽般沖了上來。

天斗帝國新帝雪崩很清楚,只要等自己的大軍有超過五分之一進入到嘉陵關內,那麼,這場戰爭就可以畫上一個句號了,到了那時候,敵人將再沒有任何可以抵擋的力量。

哪怕是身在城頭,正在唐三一次次沉穩而凶猛的攻擊下越來越難以支持的比比東,此刻也有了幾分大勢已去的感覺,心中猶豫著要不要下達撤退的命令。可是,如果放棄嘉陵關,之後武魂帝國在天斗帝國大軍面前就是一馬平川。一旦天斗帝國大軍配合星羅帝國攻陷另一邊的關卡,兩大帝國合兵一處,那麼,武魂帝國恐怕就真的完了。魂師再強,再多,也不可能與百萬雄師在正面戰場上沖鋒啊!

正在武魂帝國萬分危急,城內已經開始節節敗退,兩大魂師軍團也要抵擋不住那鋼鐵洪流的時候,突然間,數聲長嘯從嘉陵關後方響起。

嘯聲悠遠而蒼,宛如滾滾洪流一般攝人心魄,在這以萬位單位的戰場上,這些嘯聲一出現,竟然像是壓制了天斗帝國大軍的氣勢一般,滾滾猶如一個接一個的炸雷在空中響徹。

聽到這陣嘯聲,一戟震開繼乏力的比比東,唐三臉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那嘯聲聽在別人耳中或許無法辨別,但以他的精神力,卻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這嘯聲帶來的巨大威脅。

那是六個組成的嘯聲,沒錯,就是六個人,而且他們還在距離嘉陵關十里外,嘯聲卻已經如此恐怖地出現在了嘉陵關內,而且他們正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朝著嘉陵關而來,十里對于這些人來說,只是短短十幾次呼吸的時間而已。而能夠達到這種效果的強者,又豈同一般?隱約中,唐三雖然不願承認,但也大概猜到了這些人的實力。

更可的是,這六個人並非單獨前來,在他們身後,還帶著一群呼吸悠長,速度同樣迅疾無比的人。數量多達五千左右。最令唐三吃驚的是,這六個人組成的嘯聲竟然令他這個級別的精神力也出現了一陣恍惚,只是探查到了這些情況,具體地狀況已經無法繼續探查。

那聲竟然擾亂了他的精神力。要知道,在這之前,當他從海神島回歸大陸之後,同樣的情況只兩個人做到過。一個,就是被心魔入侵成為殺戮之王的曾祖,另一個,就是全盛時期的比比東。

而這些聲音出現在嘉陵關另一方。也是武魂帝國內部。毫無疑問。他們是武魂帝國一方地。唐三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兩個字。供奉。來自武魂帝國長老殿地供奉。

他雖然也預計到了武魂國長老殿地供奉。尤其是那位大供奉千道流。但卻沒想到他們會在如此關鍵地時刻來臨。尤其是。這一來竟然就是個。幸好。唐三從這六聲長嘯中。並沒有感覺到其中有比比東這個等級地強者。也就是說。那位長老殿殿主。大供奉千道流並未在其中。可也正是這樣。才更彰顯出了武魂帝國地強大。

不過。唐三很快也注意到了一個問題。聽到這六聲長嘯。比比東竟然也愣了一下。很明顯。她並不知道這六位供奉地存在。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趕來。

猛一咬牙。唐三眼中精光大放。趁著那六個人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趕到。一定要先擊殺了比比東。比比東一死。就算武魂帝國還有大量強者。未來地戰爭也會變地容易許多。

先前唐三之所以一直沒有全力以赴。就是為了要不斷消磨比比東地精神力與魂力。畢竟。比比東本身地實太強大了。唐三也不想把她逼得太急。否則。她臨死反噬時地攻擊必定極其恐怖。始終保持強大地壓力。但卻並沒有到比比東支持不下來地程度。她就不會發動那樣地拼死反撲。畢竟。誰不想活下去?更何況比比東還有那不死之身地第九魂技。比比東當然也明白唐三地想法。但她同樣也在等待機會。等待下方天使軍團占優之後。援助城頭。

眼看著天斗帝國大軍已經殺入嘉陵關內。自己希望即將破滅。比比東已經興起拼死之心。思考逃遁之法地時候。那六聲長嘯卻適時出現。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唐三地攻擊突然變得恐怖起來。

海神三叉戟上金光大放,比先前足足強盛了一倍之多,比比東的本體與分身同時一緊,藍銀皇第一魂技纏繞、第二魂技寄生幾乎同時發揮了作用,這兩個提升到了五萬年以上的魂技,哪怕是比比東這種級數也為之停頓了一下,自身死亡領域全開,瘋狂腐蝕地同時,大片的尖刃從甲殼凸起,將藍銀皇撕地粉碎。

不過,也就是這一瞬間的停頓,唐三整個人已經騰空而起,左手瞬間向比比東地方向按去,強烈的黃光凝聚成一個罩子,籠罩向比比東地身體,比比東只覺得全身一沉,整個人仿佛重了十倍一般。

正是唐三泰坦巨猿左臂骨附帶魂技,重力控制。魂骨之所以珍貴,除了多出一個技能以外,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魂骨技能都是瞬發的。重力一增,頓時令比比東破開纏繞和寄生兩大技能的速度又慢了半拍。

前所未有的壓力頓時令比比東有種窒息的感覺,但她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擊潰的,唐三一直沒有全力以赴,她也同樣有著自己最後的底牌。猛一咬牙,一層強烈的紅光驟然從她胸前迸發出來,瞬間蔓延到整個胸背,那紅光看上去極為奇異,就像是比比東自身地骨骼從體內浮現出來了一般。能夠出現這種效果,就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六塊魂

重要的一塊,身體魂骨,從顏色就能看出,比比:骨乃是十萬年級別的。

十萬年全身骨,紅光綻放中,比比東胸前的甲殼突然向兩側裂開,里面內蘊著一團強烈的紅光,感覺上,就像是她胸口處長出了一只巨大的眼睛一般,而且,更為可怕的是,這並不是比比東單一本體的動作,在唐三重力控制籠罩下的兩個比比東,都出現了同樣地況,那內蘊的紅光連唐三的靈魂都急劇顫抖起來。

不過,身在空中的唐三卻沒有絲毫要退避的意思,他很清楚,如果這個時候自己退了,恐怕就沒有再擊殺比比東的機會了,那六個長嘯之人距離這里已經越來越近了。一旦他們發現比比東的危機,必定會第一時間前來援救。

金色的虛影從唐三背後浮現出來,盡管虛影是那樣的模糊,但那高大地身影所展現出的威嚴氣息,還有海神三叉戟上那枚海神之心驟然大亮的光芒,還是令唐三釋放的氣息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

左手重力控制不變,右手掌握海神三叉戟,在空中劃出一個奇異的金色圓圈,圓圈很大,足以將唐三整個身體籠罩在內,也就在這時候,兩道直徑近尺的粗大紅光驟然朝著唐三轟擊而至。

嗡——

無定風波防禦環遇到了那兩道紅光沖擊,刹那間,唐三手中的海神三叉戟竟然響起了一串嗡鳴之聲,唐三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面前的金色光環竟然迅速破碎,而他手中地海神三戟竟然被壓制的一時間無法再次抬起發動攻擊。

比比東眼中流露出陰狠色,她等待這個機會已經等了很久,她地精神力受創不假,但她的底蘊畢竟極其深厚,唐三為什麼突然發動全力攻擊她又怎會不明白,她也就是利用此時唐三急躁的心理,才突如其來發動這一擊。這一擊也是她早已經計劃好的。可以說是全力以赴的攻擊,為了這一擊,她甚至將自己殘存地精神力全部注入其中。

比比東看出,唐三乃是天斗帝國大軍的精神支柱,就像他想要擊殺自己一樣,如果自己能夠將他擊殺,那麼,對于天斗帝國大軍地打擊將是難以估量的。本體與分身同時發動魂骨技能,這本身是不可能發生地事,但比比東的另外一塊魂骨卻類似于奧斯卡地鏡像魂骨,只不過奧斯卡複制的是本體,她的那塊魂骨複制的則是魂技。

因此,比東耗費了全部力量複制了這個魂技到自己的分身之上,一個是為了讓唐三依舊無法辨別出她的本體與分身,另一個,也是為了在這雙重攻擊之下,徹底將唐三毀滅。

這是比比東自身的殺手锏,要知道,達到了她這樣的修為,時兩個全力以赴的攻擊,其威力之強足以直追神明了。

分身固然也能施展她的能力,但與本相比是有很大程度削弱的,唐三又有各種辦法來削弱她本體與分身兩個身體合力的可能。如果不是眼前唐三急躁的攻擊,她很難找到這種機會,更重要的是,她複制過去的這份技能攻擊,與本體攻擊威力一模一樣。

那兩道紅光並非集中攻,其中一道是轟響唐三右手掌握中的海神三叉戟,而另一道才是攻向唐三本體的。

比比東通過幾次與唐三的戰斗已經發現,唐三對于海神三叉戟是相當依賴的,她也早就判~出,唐三那海神三叉戟乃是一件真正的神器,是自己目前這種層次不可能毀滅的。但是,不能毀滅不代表不能暫時壓制。

憑借著身體魂骨全力一擊,足以壓制的唐三海神三叉戟暫時無法揮動、發揮出威力。而另一擊就是絕對致命的。唐三的修為本就不如她,能夠與她抗衡憑借的就是海神三叉戟。壓制海神三叉戟,發動全力以赴的一擊,比比東沒有給自己留下半分余力。這樣的攻擊,除非是唐三還有以前的無敵金身防禦。而上次替他擋住比比東絕殺一擊的小舞此時距離這里還遠,比比東又和唐三如此接近,根本來不及救援。

刺耳地破裂聲中,無定風波幻化出的金色光環瞬間破裂,刹那間,唐三身前已經被紅色彌漫。

“不——”

“師,不要。”

小舞與胡列娜的驚呼幾乎同時響起。但是,她們的擔心以及比比東眼中流露出的狠厲與得逞的殘忍笑容,都在下一刻消失了。那道本應轟擊在唐三胸前的紅光竟然反射而出,直奔天空而去,足足劃出了一道千米紅光,才如同炫麗的流星一般消失不見。

“不可能。”盡管比比東因為那一擊的全力以赴,整個人已經連站立都變得艱難了,但她還是忍不住驚呼出聲,她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她地魂力當然還充裕,可此時因為這一擊所消耗的精神力已經令她眼前的一切都已經變得模糊了。她最後能清晰看到的,就是唐三胸前,一塊直徑半米轟然化為齏粉的紅色鏡面水晶。

與此同時,海神之心金光大放,令海神三叉戟宛如一條金色游龍般掙脫了紅光束縛,化為一圈金光圍繞唐三身體旋轉一周,將比比東攻擊的余波全部化解。唐三只是看上去臉色略微有些蒼白而已,卻根本沒有受到重創。

唐三會大意的露出破綻?那他就不是唐三了,身為控制系頂級強者,他時時刻刻都會告誡自己冷靜,比比東在等待機會,他又何嘗不是在等待機會呢?先前的急躁,根本就是他帶給比比東的一個假象。他自然明白比比東會猜到自己地打算,索性就順水推舟,引出了比比東的絕殺一擊,而當時的唐三,卻是全力以赴的防禦,根本就沒有發動強勢攻擊的意思。

沒錯,比比東那身體魂骨所化的攻擊極為強悍,連海神三叉戟也在一瞬間被壓制了,但唐三也有唐三的辦法,難道他的十萬年魂骨和魂技還少了麼?

在海神光的遮擋下,唐三身上亮起的是藍銀皇第八魂環,發動地則是第八魂技中的藍銀邪魔鏡之滅,只不過,這次他並沒有讓那鏡滅,而是將魂技地能量全部集中在比比東攻擊的位置,形成了一面水晶平

角度朝斜上方。正面抵擋很可能抵禦不住,但這樣;射,卻要輕松的多,無定風波所化的光環雖然沒能抵禦住攻擊,但也給唐三應變以充分的時間,比比東地全力一擊只不過是讓唐三的魂力略受震蕩而已,以他那強悍地體魄,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

可是,發出全力一擊後的比比東,就要淒多了。

本體與分身同時變得虛幻了一下,兩具身體快速接近,比比東劇烈的晃動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唐三心中頓時恍然大悟,難怪自己看不透哪個是比比東地分身,原來她這魂技根本就是將自己的身體分成了兩個部分,哪一個都是真的,又哪一個都不是真的。如果自己全力以赴攻擊其中之一,很可能分身就會化為幻影。只不過,現在這個時候比比東已經沒有了任何機會。

強大的精神力宛如潮水一般奔湧而出,唐三斷喝一聲,強烈的金光一瞬間就籠罩了比比東那即將融合的兩個身體。

悶哼一聲,鮮血從比比東口鼻耳處噴薄而出,如同小溪一般流淌,令身化噬魂蛛皇的她看上去更加獰厲。而本體與分身也在這強勢的精神震蕩之中被強行擠在一起,融合為一。

也在這個時,唐三右手前指,整個人宛如一道金色的光線般瞬間前沖,海神三叉戟金光大放,此時此刻,已經被唐三完全鎖定,靈魂創傷進一步加深,精神力瀕臨崩潰的比比東,別說是抵擋,哪怕就是使用她那不死之身魂技也已經毫無可能。精神上的創傷遠比**受創更加可怕。

遠處,嘉陵關背後,六道強的身影已然出現,正以流星趕月般的速度朝這邊而來。但是,他們已經趕不及援救比比東了。海神三叉戟那強烈~光眼看著就要將比比東徹底吞噬。

就在唐三將得手,武魂帝國第一任帝皇即將隕落的刹那,突然間,斜刺里一道身影撲了上來,從正面抱住了比比東,將自己的後背留給了海神三叉戟的鋒刃。

唐三驚失色,他這一擊不但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同時速度也是無與倫比,此時想要收回攻擊已經極為困難。下意識的身體微側,左肩猛地撞向戟杆,金光頓時出現了些許偏離。

噗一聲,血光崩現,那擋住比比東的人,右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鮮血迸發,在海神三叉戟上附帶的神力震蕩下,整個人都倒在了比比東身上。這突然出現,企圖用自己身體替比比東死的,依舊是胡列娜。

之前比比東攻擊唐三的時候,她就已撲了上來,心中所想,就是替他一死,也好解脫。可哪知道形勢突然逆轉,出現生命危急的換成了老師,正好沖到的她毫不猶豫的再次擋住比比東。手臂上傳來地冰涼觸感令胡列娜只覺得全身一陣酥軟,整個人癱倒在老師懷中,心中卻充滿了解脫的感覺。我死了麼?死在他手中了?或許,這是最好的歸宿吧。

“傻丫頭,你……”胡列娜手臂上灑的鮮血濺了比比東一臉,也令她迷糊的精神略微清醒了幾分,趕忙摟緊胡列娜,先前瘋狂的眼神也終于柔和下來。

一擊不中,唐三已經失去了再次攻擊的機會,那急速而來的六道身影中瞬間分出三道,直奔嘉陵關城頭而來,准確的說,是直奔唐三而來,強大地威壓令唐三根本不敢再攻擊比比東,否則的話,就算他能殺了比比東,自己也必定會在那三人強勢的攻擊下敗亡。

先前的長嘯已經令唐三有所判斷,此時真正面對他更加深的體會到了這急速而來的六人有多麼強大,比他想象中竟然還要強勢幾分。

幾乎只是壓力瞬放的同時,三道身影已經分開,其中兩道撲向唐三,另一道則落在了比比東身前,是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他一邊擋住比比東,同時彈指在胡列娜肩頭飛速點了幾下,封住了她的血脈,同時一掌拍在比比東肩頭,令比比東隨時有可能崩潰的精神恢複了幾分。

“陛下,我們先退。”強大地魂力包裹住比比東與胡列娜,那老者騰身而起,帶著比比東師徒朝嘉陵關內而去。

唐三眼看著比比東被救走,此時卻別無他法,而且他也面對著自己出海神島後最為艱難的一戰。

同時攻向唐三地,乃是一對兄弟,雖然兩人都是須發皆白的老者,看至少有八旬開外,但他們的相貌卻非常相像,武魂也是一模一樣,每個人手中都是一根長達丈二,上盤金龍的盤龍棍。盤龍棍上的魂環顏色也是完全一樣地,都是正常情況最佳配比的兩黃、兩紫、五黑,九大魂環。

最為恐怖地,是他們身上釋放的魂力。那瞬間地威壓,竟然給唐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這絕不是普通地封號斗羅所能做到的。只是一瞬間唐三就判斷出,這兩名老者的魂力至少都達到了九十六級程度。在魂力上完全壓過了自己。

而且,達到了九十六級的他們,精神力宛如一體,極為凝練。雖然不能與自己相比,但固守自身的情況下,自己想要找機會以精神攻擊重創其中之一,那麼,自身也必然會受到另一人的強勢反撲。

鐺鐺,兩聲爆鳴中,唐三向後跌退數步才勉強站穩,那兩名老者的身體也停頓了一下,臉上都流露出了詫異之色。他們雖然震退了唐三,但掌中盤龍棍劇烈的抖動也顯示著這一擊他們並未占到太大的便宜。

這當然不是唐三自身的魂力能夠同時與兩名九十六級封號斗羅抗衡,而是海神三叉戟那十萬八千斤的恐怖重量承受了對手大部分攻擊力的緣故。

但是,對于唐三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現象。最令他擔憂的,是城下,那三名沖入城下戰場的老者絕不會比眼前這兩個差。如此強大的援助加入,天斗帝國大軍的大好形勢恐怕……

沒有多考的時間,那兩位九十六級封號斗羅已經再次攻了上來。兩根盤龍棍,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同時攻向唐三。他們的動作不但迅疾,而且配合的完美無缺,盤龍棍上第三魂環光芒大放,整條長棍都膨脹了數倍

之盛,竟然有掩蓋唐三海神三叉戟上金光的趨勢。時,還有低沉的龍吟咆哮之聲,擾亂唐三地精神探查。

面對這兩位強大封號斗羅的攻擊,唐三不禁暗暗叫苦,如果他是全盛狀態的話,自問還能與這兩人抗衡,這兩大九十六級封號斗羅聯手就算再精妙,加在一起的實力也超過巔峰狀態時候的比比東。

但是,最近這段時間,他先後兩次與比比東交手,固然險些擊殺了比比東,但他自身的消耗也是巨大的。此時整體實力不足全盛時期的六成,面對眼前這兩位配合默契的九十六級封號斗羅的全力攻擊,頓時有些無法承受之感。尤其是這六個老者出現在氣勢上對唐三地打擊,不用看,他也能想象出城下的戰斗已經變成了什麼樣子。遠處,至少五千名魂師從後方已經進入嘉陵關,也正在朝著戰場這邊而來。唐三明白,今日這一戰,恐怕天斗帝國已經討不了好,甚至能否全身而退都是問題。一旦被武魂帝國魂師反卷而出,那麼,很可能就是一瀉千里。

嘉陵關城頭上,屬于武魂帝國的一眾強者眼看那兩位纏住唐三的九十六級封號斗羅出現,都是精神大振,攻擊頓時變得強猛起來,原本完全處于劣勢的他們,竟然扳回了幾分。

唐三猛然深吸口氣,全身骨骼一陣噼啪作響,雙眼如同星辰一般亮了起來,但手中海神三叉戟上的金光卻收了回來,重新變成了黝黑色。

用海神之光支海神三叉戟發揮神力對他的精神力消耗太大,面對眼前這兩個可能比比比東還要難纏的對手,他絕不能讓自己過度消耗。從整體實力上來看,眼前這兩名老者相加,可能還在比比東之上,但爆發力卻絕對比不上比比東,因此,唐三並不需要擔心他們能對自己釋放必殺一,想要對付這兩人,他最大的憑借就是自己遠比任何封號斗羅要快地恢複速度。

嘉陵關城內,三聲巨響同發,三個直徑超過三十米的巨坑幾乎一下就將武魂帝國戰士與天斗帝國戰士分開,殘肢斷臂四散紛飛,天斗帝國沖鋒的勢頭驟然受阻,那三名老者氣度沉凝的傲立于大軍前方。

天使軍團、龍軍團殘余的魂師看到他們,頓時單膝跪倒,高呼道:“參見供奉大人。”

不論先前城頭出現的三人,還是眼前的三人,衣著打扮都是一模一樣的,不同于魂斗羅的黑色與封號斗羅的紅色,他們身穿金色長袍,而且每一個人身上刺繡地圖案都不一樣,圖案以銀絲刺繡而成,各自代表著他們的武魂。金袍銀竹,代表地正式武魂殿長老殿供奉。

武殿經營多年,其深厚的底蘊乃是任何魂師宗門無法比擬的,封號斗羅級別的長老數量原足有二十位之多,就算死了幾人,剩余的依舊數量龐大。更為強大地,就是長老殿內的供奉。

所有當初武魂殿地供奉,都是由長老內的長老晉升而成,晉升供奉地條件很簡單,卻也無比艱難,那就是需要突破九十五級,至少擁有九十六級以上魂力才可以算是供奉。

而成為供奉之後,在武魂中將擁有超然的地位,甚至可以不受教皇命令,只聽從長老殿殿主,大供奉地差遣。不是有極其的事,他們是絕不輕易出動的,只是在長老殿中默默修煉。這也是為什麼唐三他們見過那麼多武魂殿魂斗羅,卻從未見到過一位九十五級以上的緣故。

武魂殿長老殿內的供奉,一共就只有七人,為首的就是大供奉,九十九級絕世斗羅千道流,此時出現的六人,確實沒有千道流的存在,但他們也可以說是代表著武魂帝國最強大的實力,六名九十五級以上的強大封號斗羅供奉。他們的出現,無疑是扭轉戰局的一支力量,所以唐三聽到他們的嘯聲時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妙,想要抓緊時間擊殺比比東,可惜的是,被胡列娜破壞了。要是能殺了比比東,就算今日一戰後面的戰斗敗了,也是值得的。眼前這六位九十五級以上的巔峰斗羅加起來實力當然超過比比東,但他們畢竟不是曾經的武魂殿教皇,更不是現在武魂帝國的主宰者。比比東如果死了,整個武魂帝國必將陷入混亂,但現在她還活著,一切就重新變得微妙起來。

唐三看到的,大師自然也看到了,他先前就並未加入戰團之中,此時眼看情況大變,立刻下達命令。

“唐家軍重新裝填,守住城口,全軍撤退。”這句話大師幾乎是聲嘶力竭喊出的。此時,雪崩和戈龍元帥都還在城外,並沒有看到嘉陵關內發生了什麼,突然聽到大師下達撤退的命令,這一帝皇一元帥不禁同時愣了一下。

“陛下,國……”戈龍元帥不解的看向雪崩。

雪崩心中同樣不明白發生了什麼,臉色微變,眼前形勢一片大好,就這麼撤退,他又怎能甘心?可是,大師如此聲嘶力竭的大吼,城頭上的情況似乎也發生了變化,唐三的對手換成了兩名實力強大的老者。顯然是城內情況有變。

雪崩畢竟是年輕人,更深知攻破嘉陵關的重要性,猛一咬牙,不顧大師在城頭的命令,沉聲喝道:“戈龍元帥,傳我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拿下嘉陵關。”

“是——”戈龍元帥心中大喜,拿下嘉陵關這等大功恐怕要落在自己手上。百萬雄師滾滾向前,就算嘉陵關內出現了武魂帝國援軍又能有多少人呢?他才不相信眼前這樣的大好局面還會改變。

大師雖然身為國師,但他掌管的卻只是魂師,已經沖入城內的天斗帝國魂師們聽到他的命令再加上看到那三位巔峰斗羅恐怖的實力,立刻執行命令向後撤退。但就在這個時候,沖鋒的戰鼓聲卻從嘉陵關外響起。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二章 唐門絕頂,佛怒唐蓮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四章 擊潰,九十六級的供奉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