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昊天錘,完全狀態的昊天斗羅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昊天錘,完全狀態的昊天斗羅


昊狂放的大喝道:“小三,看清楚了。/首/發這才是咱們天錘真正的威力。”

一邊說著,唐昊大踏步上前,整個人如同旋風一般,手中昊天錘急速飛舞,直奔金鱷斗羅沖去。如果說金鱷斗羅此時就像是一顆金色的太陽般耀眼,那麼,現在的唐昊則像是一顆黑色的魔日,充滿了狂霸和吞噬的邪異霸氣。

從小到大,唐三唯一見過一次唐昊出手,就是當初在武魂殿,唐昊憑借一擊之力,力撼殿數位封號斗羅,救下了自己和小舞。

可那時候的唐昊身體舊傷未愈,本身實力更是大打折扣。唐三還從未見過父親真正的實力,此時眼看父親出手,一邊吃下恢複大香腸調息自身,一邊聚精會神的看著。

這時,那位降魔羅也已經恢複過來,但他卻並沒有插手其中,而是快速退在一旁,從他對金鱷斗羅那一臉恭敬的樣子就能看出,這位二供奉在武魂帝國中的地位是何等崇高了。

唐三此時靜下,大腦飛速的計算著,他知道,此時天斗帝國已經沒有攻嘉陵關的可能,武魂帝國六大供奉以及五千名魂師的增援,已經使得雙方實力對比完全逆轉。算上被自己轟飛的千鈞斗羅在內,嘉陵關內供奉級別的封號斗羅就有四個,大伯帶領昊天宗弟子能夠掩護著天斗帝國大軍撤退已經殊為不易。想要再次攻擊已經是不可能的。大好時機就這麼失去了。不過,這一戰天斗帝國雖然損失不小,可嘉陵關武魂帝國守軍也同樣是損失慘重。按照數量來計算的話,天使、聖龍兩個魂師軍團加起來能剩余一萬人就不錯了,軍隊死傷更是不計其數。

而天斗帝國這邊雖然損也很大,但至少唐家軍沒有損傷,魂師損傷數量也要比對手少的多。天斗帝國國力強盛,從整體上來看,今日一戰雖然不可能一舉破敵,但優勢還是隱隱控制在天斗帝國這邊。比比東雖然沒死,但一個月內,她決不可能再有任何戰斗力。關鍵是這一戰結束之後,計算著如何與眼前這六大供奉抗衡。

想到這里,=三向另一邊地伙伴們使個眼色。本就占據上風的一眾強者只是留下了劍斗羅一人壓陣,其他人都飛速的撤下城頭,而劍斗羅則來到唐三身邊保護他。此時,這位九十七級封號斗羅眼中也充滿了狂熱之色。唐昊他當然認識,這位曾經的昊天斗羅在魂師界創造了太多的奇跡。但是,金鱷斗羅他同樣也聽說過,這位金鱷斗羅曾經與劍斗羅祖父齊名。其輩分之高,實力之強橫,絕對是老一輩中的者。新老兩代強者的碰撞,對于已經很難再有所提升地劍斗羅來說,無疑是絕對精彩的。他可不想放過如此良機。只剩余獨臂的他,說不定就能從這種頂尖地對決中學到些什麼。要知道,魂力的高低可並不代表實力的全部,從只有九十三級卻擊敗眾多強者的唐三身上就能清楚的看到這一點。

面對金鱷斗羅身體的變化,唐昊卻沒任何表示,依舊只用他那巨大的昊天錘指著對方,由于昊天錘本身地巨大,此時的他甚至看不到對方的身體,可他身上那股雄霸天下的氣息卻絲毫沒有收到對手身份與實力的影響。

在唐三幫助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昊,魂力已經達到了九十七級,雖然九十七級和九十八級相差這一級魂力要差一倍,他應該處于劣勢才對,可是,唐昊從出道至今,從沒有真正的敗過,他那鼎盛的氣勢,雄霸之姿就連背後地唐三也自認遠遠不如。

“來吧。”昊大喝一聲。

金鱷斗羅胸中怒增幾分。他比唐昊要高上三輩。自恃身份。本來相等唐昊先攻擊。可沒想到唐昊居然如此驕傲。甚至不屑于占他這點便宜。多年未見地憤怒充溢于胸間。也不廢話。全身金光大放。身形瞬間掉轉。背後地巨大長尾猶如鋼鞭一般抽向唐昊。

那當然不是簡單地抽擊。只見那巨大地鱷魚尾巴甩出之時。所過之處。空氣完全曲中變得虛幻起來。令人根本無法看清楚那長尾地真正位置。恐怖地氣流刺激地空氣發出一連串地尖嘯和氣爆之聲。沒有使用魂技。只是最簡單地身體攻擊。

唐昊地動作也同樣簡單。左腳上前一步。重重地踏在地面上。轟然巨響之中。以他地左腳為中心。嘉陵關堅實地城頭地面頓時出現大范圍地龜裂。唐昊持有昊天錘地右臂瞬間伸展到背後。全身肌肉在刹那間完全緊繃。強烈地黑色光芒將他地人與錘完全融為一體。左腳腳後跟抬起。完全以腳尖支撐在地面上。左腿小腿處地褲腿瞬間爆裂。露出了他那比花崗岩還要堅實地退步肌肉。下一刻。昊天錘已經悄無聲息地揮了出去。

沒錯。就是沒有任何聲音。仿佛所有聲音都被這一錘抽空了似地。那巨大地昊天錘橫出世。盡管沒有任何聲音來烘托它地強大。但是。在唐三眼。這一錘乃是唐昊精氣神地完全結合。甚至連他自身那威棱天下地氣勢也完全融入到了昊天錘之中。

這看似簡單地一錘。卻給唐三帶來了運錘地全新認識。正像唐昊所說地那樣。這才是真正地昊天錘啊!

轟——

昊天錘與鱷魚尾猛烈的撞擊在一起,恐怖的氣浪成濺射狀四散紛飛。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父親這一錘中所爆發出的力量有多麼恐怖,令他心中竟然產生出一種,哪怕是自己使用海神三叉戟也未必能夠抵禦的感覺。

在唐三還很小的時候,唐昊就曾經教導過他,小腿,才是人發力的根源,兩條小腿上的肌肉,就是人的第二、第三顆心髒。在今天之前,唐三已經自問做地很好了。可此時親眼見到父親轟出這一錘,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對于力量的運用竟然還差得很遠很遠。父親左小腿上的肌肉在那力量爆發的瞬間,竟然真的如同心髒一般劇烈的跳動起來,他整個人都以小腿圍**如同一張大弓般張開,**的力量、昊天錘地力量、精神層面的力量再加上魂力,完美的融合為一體。曾經被譽為昊天宗百年難遇奇才地唐昊,在自己兒子面前終于

了他真正的實力。

金鱷斗羅的鱷魚尾在昊天錘面前竟然被轟然蕩起,連帶著金鱷斗羅本人的身體也旋轉半周。

他釋放的魂力絕對不比唐昊的比例低,可是,就在他魂力應該完全壓制唐昊的情況下,這一擊之中,卻完全處于了下風。

唐昊地動作沒有停止,一錘橫掃,撞飛鱷魚尾,他那整只左腳在身體的飛速旋轉之中竟然陷入了堅硬的地面之中,就像鑽頭一般。昊天錘在他那強橫到極致的身體帶動下驟然旋,這一次,弓拉的更大,爆發的也更加狂猛,第二錘緊接著第一錘已經轟向了金鱷斗羅。

金鱷斗羅不愧是九十八級封號斗羅,第一次碰撞吃了虧雖然令他大吃一驚,但他的反應無疑是極快的,身體在半空中橫向旋轉地同時,身上的第七魂環已經閃亮,全身肌肉、經脈瞬間暴漲,金鱷真身釋放。整個人已經變成了一條身長超過十米的巨型鱷魚。同樣是一尾抽來,但這一次,他的氣勢已經變得完全不同。力量之大,令嘉陵關上飛沙走石,帶起的恐怖氣勁宛如遮云蔽日一般。

面對對手突然強地力量,唐昊卻根本不為所動,他轟出的這第二錘依舊以原本地動作轟擊而下。而就在昊天錘即將于金鱷斗羅武魂真身狀態下的鱷魚尾碰撞在一起前地瞬間,突然,整個昊天錘完全變成了白色。唐昊自身的霸氣瞬間變成了瘋狂地霸氣,怒吼之中,宛如怒目金剛一般。澎湃的氣勁令身下的土石寸寸爆裂。

雙方的第二次碰撞毫無念的撞擊在一起,這一次,唐昊沒能再將鱷魚尾轟飛,但是,那鱷魚尾同樣也沒能動搖他的身體。

唐昊整個縱身而上,帶著無與倫比的侵略性縱身直撲,左腳再次踏在地面上,這一次,整個城牆都被他這一腳踏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轟然之中,昊天錘迎風暴漲,本就巨大的錘身就像是變成了一片烏云一般,以烏云蓋頂之勢迎面朝著金鱷斗羅就砸了下去。

從第一錘到第三錘,唐昊所展現出的沒有唐三那種行云流水的順暢感,但他這三錘銜接,卻充滿了力量的美感。那狂霸的氣勢,令他本身看上去就像是一柄昊天錘,狠狠的鑄造著面前的對手。魂力明明要超過他,修為、經驗更是在他之上的金鱷斗羅竟然完全陷入了被動之中。

頭蓋頂的第三錘,乃是昊天真身展現,當初唐昊就是憑借這樣的一錘在教皇殿前救下了唐三和小舞,此時,他面對的不再是教皇殿,而是武魂帝國第二供奉。接連的三錘,已經令他的氣勢完全提升到了巔峰狀態,那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恐怖氣勢。明明修為在他之上的金鱷斗羅心中竟然已經產生出一種無法抗衡的感覺。

為什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昊天錘武魂就真的這麼強大麼?還是說,這個中年男人本身就已經強大到了如此程度。

金鱷斗羅曾經見昊天宗最傑出的一代宗主唐晨。但是,當初唐晨在和千道流交手時,他的昊天錘使用與眼前~昊完全不同。唐晨雖然也是霸道十足,但更多的卻是憑借著自身強大魂力與技巧結合,妙到毫顛的攻擊往往令對手無從抵禦。

但是,眼前的唐昊卻走的並不是唐晨那條路線,他所展現出的,完全是力量,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哪怕對手的魂力要高過他,他卻依舊要選擇以力量壓倒對手。

這一刻,已經退下去的唐門力堂堂主泰坦已是淚流滿面。他之所以如此尊敬唐昊,認唐昊為主,為的,不就是唐昊這一手純力量霸氣的昊天錘麼?

同樣退下去,從黃金聖龍狀態中解脫出來的弗蘭德一樣是全身發冷,他現在還,當初他和趙無極在沒有使用任何魂技,甚至沒有釋放武魂地唐昊面前被絕對力量壓制的一面。他真的很慶幸,當初的自己沒有去真的和唐昊叫板。

帶領著昊天宗弟子,已經掩護著大軍撤退,自身也在低檔三位供奉同時退出嘉陵關的唐嘯也看到了這一幕,他的目光有些迷離了,但手中地昊天錘卻變得更加強勢,硬生生的將那三位供奉逼迫在城門處不能沖出。

昊天,昊天宗的昊天斗羅終于又回來了。昊天斗羅這個稱號,在昊天宗永遠不是代表著魂力地最強者,而是真正的最強者。曾經的唐晨,後來和現在的唐昊都是如此。那雄霸天下,立于嘉陵關上綻放無限威勢的昊天一錘轟擊而下,也同樣宣告著,昊天宗,回來了。

終于,金鱷斗羅在那威棱到極致的壓力面前,還是沒敢正面硬接,鱷魚之軀瞬間後錯,堅硬的頭部重重地撞擊在昊天錘昊天真身的側面。但是,他的身體也就是樣的撞擊之中倒飛而出,硬生生的背震得飛了開去。而昊天錘卻毫無停留的種種的轟擊在嘉陵關城頭之上。

黑光一閃,整個空間仿佛都劇烈的震蕩了一下,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地心然停頓了一下,再次跳動時已是先前一倍的速度。也就在他們心髒重新跳動的同時,一聲足以傳出百里的巨大轟鳴從嘉陵關城頭驟然爆發。

奔放的黑光四散紛飛,昊天宗那厚達百米地城牆之上,在土石飛濺之中,竟然被硬生生的轟出了一個深達十米地巨大缺口。

金鱷斗羅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可能已經老了,雖然他平安地落地,並沒有受到唐昊這一錘太大的影響,可是,眼看著前方那巨大地豁口,感受著對手那霸絕天下的氣息,他明白,自己的心已經輸給了對手。

唐昊沒有追擊,橫錘而立,此時的他,看上去絲毫不遜色于當初擊潰比比東,手持黃金三叉戟漂浮于半空之中的唐三。他的霸道與唐三的優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卻毫無疑問的都深深的打動著天斗帝國戰士的心。

“金鱷斗羅,剛才忘記告訴你,我名唐昊,封號昊天。就是這一代昊天宗的昊天斗羅。當初的千尋疾就是被我重創,後吐血而亡的。記得那時候他的魂力已經達到了九十五級,而我才剛剛進入封號斗羅境界。”

金鱷斗羅

變,失聲道:“你就是唐昊。”他雖然太久沒有離了,但又怎麼會不知道唐昊這個名字呢?

千尋疾,就是上一代武魂殿教皇,也是大供奉千道流唯一的兒子,當年的他,也曾經被譽為武魂殿一代奇才,五十歲就達到了封號斗羅境界,之後又接連突破。可是,就算這樣,他卻依舊被唐昊重創,回歸武魂殿後不久就死了。唐昊這個名字險些令千道流為之瘋狂,老年喪子之痛,更是令千道流親自出馬追殺唐昊。但是,他在最初與唐昊交手幾次沒能擊殺唐昊之後,就失去了唐昊的下落。二十多年過去了,沒想到當初那個令武魂殿為之震動的昊天斗羅,竟然在這個時候又回來了。還出現在自己面前。

唐昊抬起左手,伸出食指點了點金鱷斗羅,搖了搖手指,冷酷的道:“想要為千尋疾報仇,你還不行,叫千道流來吧。”一邊說著,他轉身走到唐三身邊,拉起兒子,拍了拍唐三的後背,將一股強大的魂力注入唐三體內。

“小三,你記住,就算戰死,也絕不能倒下。”一邊說著,他向身邊的劍斗羅點點頭,大喝一聲,“我們走。看誰敢追來。”

唐昊與劍斗羅同時騰身而起,他帶著唐三,三人一起,直奔天斗帝國大軍而去。而這個時候,全部六大供奉已經聚集城頭,但正像唐昊所說的那樣,這六位巔峰斗羅,竟然一個敢追過來的都沒有。他們的心已經輸了,輸給了唐昊那雄霸天下的氣勢。唐昊那三錘,不只是震懾了金鱷斗羅,也震懾了所有武魂帝國強者。雖然他展現出的實力沒有唐三海神三叉戟那麼炫麗,但那似乎能夠壓制一切的霸氣卻是唐三也不曾擁有的。

“大哥,就讓他們麼走了?”先前被唐三轟出城頭地千鈞斗羅忍不住激憤的問道。

金鱷斗羅此時正是心情好之時,怒道:“有本事你去追啊!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嘉陵關竟然變成了如此模樣。你們立刻去召集城內所有將軍以上官職的統兵將領。天使軍團、聖龍軍團不得休息,給我立刻上城守護,以防天斗帝國再次發動攻擊。如此殘破的嘉陵關,能夠偏安在此已經不錯了。”

“是。”其他五供奉顯然以他為首,恭敬的答應一聲,立刻去下達命令了。

唐三跟隨著父親一起回到天斗大軍方,不禁回頭看去,看到的盡是一片血海。這一戰,雙方同樣是傷亡慘重,尤其是在嘉陵關的城門內外,尸體更是堆積如山,保守估計,這一戰雙方地傷亡人數要超過二十萬。其中死者就要占到一半以上。同樣損失巨大。盡管撤退的還不算太晚,弄了個兩敗俱傷的結局,但看到這麼多人死在戰場上,唐三還是覺得心中沉甸甸地。

雪崩迎了上來,看著唐昊、唐嘯這兄二人和他們帶來的昊天宗弟子,心中略微松了口氣,要不是今天昊天宗援兵來的及時,還不知道會有多大損失呢。不說別的,要是唐三真的戰死了,那麼,這一戰也不用打了。戰爭從開始到現在,雪崩發現,帝國對于唐三越來越依賴了。在這種級別的戰場上,強者的作用已經不只是實力,更重要地是對全軍士氣的影響。

今日擊嘉陵關雖然功敗垂成,而且還損失不小,但相對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

“老師,國師,今日都我不好,貪功冒進了。以至于死了那麼多優秀的戰士。”雪崩有些娟然淚下的在唐三面前低下了頭。

唐三受創不輕,身體甚是虛弱,輕歎一聲,道:“如果換了是我,可能也會和你一樣選擇。陛下不用自責,看大功告成,急躁一些乃是人之常情。幸好,今日一戰我們也並不是沒有收獲的。還是先收兵回營,打掃戰場吧。”

雪崩點了點頭,向戈龍元帥道:“元帥,打掃戰場,清點傷亡,收兵。”

“是,陛下。”

這一場劇烈的大戰其實持續的時間並不算太長,但因為大師地加入,卻令這一戰變得極其慘烈,普通的士兵更多的充當了炮灰的角色,就連武魂帝國一方的魂師也是死傷慘重。

雙方很有默契地幾乎同時打掃戰場,護城河附近以及嘉陵關內的尸體武魂帝國自行打掃,而外面地戰場上幾乎沒有太多的殘余,天斗帝國打掃戰場就要容易地多,更多是救死扶傷。

也由不得武魂帝國不分出大量人力打掃戰場,否則那眾體一旦化為瘟疫,那才是真正的災難。

回到營地,唐三沒有第一時間休息,父親與大伯地到來他必須要安排一下,畢竟,唐門中的單屬四宗族對于天宗的芥蒂實在太深,除了力之一族還好一些以外,其他三大宗族必須要安撫。同時也要將昊天宗安排在大軍之中。至于雪崩大帝那邊到是好說,唐昊在嘉陵關城頭上的表現,足以折服這位求才若渴的帝王。

大軍修整,雪崩第一時間召開軍事會議,總結這一戰得失,唐三、大師等一眾高層都來到中軍大帳之中。

唐三的身體確實強悍,先前雖然受創不輕,消耗更是極大,但經過回營這並不算長的時間,他已經恢複了幾分。表面看去,就像是根本沒有什麼消耗似的。這才是唐三真正的優勢所在,打通奇經八脈,再加上自身被十二個高等級魂環以及六塊魂骨增幅之後,他的身體比銅澆鐵鑄的還要堅實。又有藍銀皇右腿骨的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技能。只要不是直接斃命,就算殘肢都能自行恢複。傷勢也會隨著時間而自行好轉。他的魂力突破九十級之後,這恢複的速度就越發強悍了。

大帳之內,至少都是軍團級以上的將領,與唐三第一次參加軍事會議不,當唐三與大師、父親、大伯一同進入大帳時,幾乎所有將領都恭敬的向他躬身行禮,甚至也包括那位戈龍元帥在內。

“老師,您的身體還好吧。”雪崩親自迎了上來。

唐三點了點頭,道:“沒什麼大礙。陛下,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父親,昊天斗羅,唐昊。這位是我大伯,昊天宗宗主,



雪崩眼睛一亮,微微行禮,毫不猶豫的向唐昊道:“見過師祖,師祖請上座。”

唐昊搖搖頭,道:“不可,陛下請。我們只是來支持陛下地。”

先不說唐昊、唐嘯二人與唐三的關系,單是他們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以及天這兩大封號斗羅在戰上力挽狂瀾的強大,就足以令雪崩全心爭取了。

雪崩也沒有過于堅持,示意士兵為三人搬來座椅,大師也得到了同樣的待遇。軍事會議這才開始,對于這四個人能夠坐在大帳之中,沒有任何一名將軍產生異議。戰場上展現的實力比任何言語都有效果。可以說,如果沒有這四個人的存在,那麼天斗帝國與武魂帝國這一戰地情況絕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尤其是唐三,不是他自己先後戰勝對方頂級強者,唐門暗器諸葛神弩更是在戰場上屢立奇功。對于天斗帝國大軍來說,他這個藍昊王的作用是在太巨大了。

“元,傷亡統計數字出來有?”雪崩向戈龍元帥問道。

戈龍元帥些沉重的道:“具體數字還沒出來,但傷亡總數超過十萬。尤其是沖入嘉陵關內地戰士,能夠撤出來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這一戰錯在老臣,是老臣貪功冒進,沒有聽從藍電王撤退的命令,請陛下軍法處置。”

雪崩歎息一聲,道:“不,錯不在元帥,當時令是我下達的。貪功冒進的也是我才對。

朕會自發罪己詔,朕對不起死去的國勇士們啊!”一邊說著,他地眼圈都已經有些紅了。

雖然=三明知道雪崩有幾分做作的成份在內,但他身為帝王,能夠如此勇于認錯,也已經相當不易了。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當年的他隱忍的多麼深。很難想象眼前這個人就是當初那囂張跋扈的四皇子。

雪崩話鋒一轉,面上流露出帝王威嚴,“雖然這場總攻因為朕的錯誤而多有損失,但這場戰爭中,武魂帝國的損失只在我們之上。這都是藍電王、藍昊王以及眾位魂師強者的功勞。是他們沖破了對方地封鎖,拖住了武魂帝國最強大的魂師團隊。對于帝國魂師軍團、唐家軍,稍後朕會論功行賞。”

目光轉向大師,“國師,目前武魂帝國~軍已到,您看,我們應該如何應對才是?”

大師的神色也有些疲憊,見過比比東之後,他的情緒久久不能自已,“戰略上地安排還是由陛下和戈龍元帥議定為好。從今日一戰的情況來看,武魂帝國增援而來地,應該是他們最強大的力量。那五千名魂師應該是從武魂帝國首都武魂城調集而來,最重要地,是那六名封號斗羅的加入,如果不是昊天、嘯天二位斗羅及時趕到,恐怕今日一戰,我們地情況會很不樂觀。武魂帝國那六位增援的封號斗羅,應該就是他們武魂帝國中長老殿的供奉,也就是長老殿內最強大的封號斗羅,每一個魂力都超過九十五級。在魂師的整體實力上我們本就遜色,這一下就差的更遠了。不過,如果藍昊王能夠恢複過來,我們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但要想像今日一戰開始時那樣輕松的攻入嘉陵關,恐怕是很難了。而且,今日一戰,對我軍損傷慘重,從我個人的角度建議,還是應該暫時休養。”

“武魂帝國的頂級魂師力量雖然大增,但先後幾場大戰對于他們整體的消耗是極為嚴重的,尤其是嘉陵關城牆的破壞以及他們士兵陣亡的數量。他們必定不敢輕易出關與我們決戰,更多的可能是選擇防禦為主,拖住我們。而唐家軍今日飛行攻擊的方式,在對方有所准備的情況下就很難再複制。”

雪崩點了點,“戈龍元帥,您的意見呢?”

戈龍元帥道:“國師說的很對,目前我們想要攻嘉陵關,暫時是不可能的。軍隊需要修整。而且我軍與敵軍的魂師數量相差太多,攻城戰實在太不利了。除非能誘使對方出關正面交戰,我們才有機會。我的建議是鞏固防禦工事,休養生息,同時提防嘉陵關守軍夜里襲營,一切從長計議。同時,派遣信使到星羅帝國那邊,讓他們盡快與武魂帝國交戰。目前武魂帝國魂師的絕對主力都被我們吸引在嘉陵關,如果他們那邊能夠給予武魂帝國一定壓力的話,我們才能有好的機會。”

雪崩眉頭微皺,目光最後看向唐三,“老,您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唐三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戈龍元帥和老師說的很對。目前我們絕不能再操之過急。想要攻破嘉陵關,首先就要解決武魂帝六個供奉。而且,目前為止,他們最強的大供奉千道流還沒有出現。按照我們已知的情況來看,千道流的實力應該還在比比東之上。如果他也到了的話,我們的情況很不樂觀。到了封號斗羅這個級別,已經不是憑借數量能夠對付的。”

唐嘯微微一笑,道:“千道流要是真的來了,那他就交給你了。其他那六個供奉,我和昊弟聯手,至少不會讓他們威脅到大軍。但如果攻城的話,就很難了。畢竟我們的魂師數量太少。”

雪崩道:“如果能有多一點師母今天拋出的那種紅光就好了。”

唐三搖頭道:“不瞞陛下,今日小舞在戰場上所用的,乃是我唐門最頂級的暗器佛怒唐蓮。是由我畫圖紙,請神匠樓高前輩制作而成的。樓高前輩窮五年之力,最後甚至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為其開光,一共才得佛怒唐蓮三枚。在小范圍的戰斗內,我甚至有把握用它威脅到封號斗羅的性命,但一共就只剩余兩朵,不足以改變戰場上的形勢。佛怒唐蓮再強,殺傷范圍也是有限的。想要攻破嘉陵關,目前來看,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這最後一句話,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身上。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四章 擊潰,九十六級的供奉兄弟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六章 昊天宗神技,大須彌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