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使第九考,傳承神詆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使第九考,傳承神詆


著小舞眼中的吃驚,甚至還有幾分擔憂和恐懼,唐“傻丫頭,別那麼緊張,你聽我把話說完啊!我說的這分開可是很短暫的。”

“可是,哥,你成就海神不是還需要我們麼?我還要和你一起完成海神考核啊!”

唐三笑道:“那是當然了。不但你要去,沐白他們也都要去才行。波賽西前輩不是說了麼,沒有你們的幫助,我是成就不了海神的。我說的暫時分開,是我要先去一趟星斗大森林,然後再回海神島。我的飛行速度你是知道的。比大家都要快上許多。如果你們跟我一起去星斗大森林,然後再前往海神島的話,恐怕要慢上一些。倒不如你們先去我們回來時的海邊等我,並讓小白留在那里的族人去召來足夠的魔魂大白鯊。等我到星斗大森林完成昊天錘的魂環後再與你們彙合,這樣就能最大程度上的節省時間。我們真正分開的日子,恐怕連十天也不會有吧。”

聽唐三這麼一解釋,小舞才算松了口氣,輕輕的在唐三胸口上捶了一下,“你真壞,就會嚇唬我。”

唐三呵呵一笑,道:“我冤枉啊!誰知道你反應這麼大,都等不及我說完呢?”

小舞撅起小嘴,不依的捶打著唐三的肩頭,看著她那嬌俏的樣子,唐三不禁心中愛極,在她撅起的小嘴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沒有多做耽擱,告別了父母、大師和雪崩之後,史萊克七股兵分兩路,趁著當晚的夜色,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天斗帝國大營。這是雪崩的主意,唐三在軍中地位太高,要是讓戰士們知道他離開了,恐怕會影響士氣,所以讓他悄悄的離開,嚴密封鎖消息,一個是不影響己方士氣,同時也防備被武魂帝國那邊探知。

而就在唐三他們離開軍營,唐三准備朝著成就海神最後沖刺的同時,武魂帝國,武魂城,長老殿內,另一個人,卻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

武魂城,長老殿。

靜靜的站在長老殿中心,面對著那巨大的六翼天使雕像,千仞雪整個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層金色的光彩。

與她剛來這里時截然不同地是,現在的她,已經不是只能夠在天使神像前膜拜的人,而是與天使神像一樣,成為了這大殿中的核心。

“你已經做好准備了麼?”蒼老而平靜的聲音響起。

千仞雪緩緩抬起頭,能夠看到,她的雙眼竟然完全是金色的,釋放著充滿神聖氣息的光芒。

“是地,我已經准備好了。”千仞雪的聲音中少了以前的情緒,顯得漠然而冰冷,似乎不像是出自人類的口中一般。

另一道身影緩緩從天使神像後走了出來,高大,魁偉,蒼老地聲音也隨著他本人的出現而變得清朗起來,“我地存在,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天的來臨。為了這一天,我已經等待了超過一百年。跟我來吧。”

這從天使神像後走出來的,正是武魂帝國大供奉,曾經的三大絕世斗羅之一,天使斗羅千道流。

驟然間,千道流背後光芒一閃,整個人已經被一團金光所包圍,九個魂環整齊的排列在身上,同時出現的,還有三對潔白的羽翼。正是他那超級武魂六翼天使。

除了翅膀以外,千道流整個人的身體都被金色所包裹,但與千仞雪本身的金色相比,似乎欠缺了些什麼似地,但當他的武魂釋放之後,他就代替了千仞雪和天使神像,成為了整個長老殿的核心。

千道流額頭處,浮現出一個菱形的金色寶石,也未見他如何作勢,下一刻,人就已經來到了天使神像面前,一道奇異的金光從他額頭那塊菱形寶石處射出,正好照耀在天使神像眉心的位置。

頓時,天使神像眉心處出現了一個金色的漩渦,整個神像都像是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似的。

看到這一幕,雙眸完全是金色的千仞雪也略微詫異了一下,顯然,這樣地情況她也是第一次見到。

“孩子,跟我來。”千道流回過身,向千雪招了招手,然後猛然加速,身體就那麼朝著那巨大的天使神像撞擊而去。

千仞雪沒有釋放自己地武魂,但她的身體卻輕飄飄地浮了起來,緊跟在千道流背後朝天使神像撞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當千道流地身體猛然撞上了那巨大的天使神像時,並沒有出現劇烈的碰撞,而是如同撞入了一層水波似的,光芒一閃,消失不見。

千仞雪的情況也是一樣,緊隨著千道流之後,沒入了天使神像之中。

神像眉心處的漩渦緩緩消失,虛幻的感覺也隨之失去,光芒閃爍之中,一切都恢複了平靜,但千道流、千仞雪爺孫二人也就那麼消失于收斂的金光之中。

身體周圍盡是一片金色,千仞雪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奇異的世界,首先感覺到的就是無盡的溫暖包裹著自己的身體,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真實,虛幻的金色波紋不斷閃耀,仿佛是穿過了一個虛幻光芒凝聚而成的隧道一般。

千道流就在前方,引領著千仞雪向前飛行。似乎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周圍的景象突然一清,虛幻的感覺消失了,真實感再次回歸。

千仞雪驚訝的發現,自己與爺爺來到了一座大殿之中。當身體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她立刻看到,這座大殿的奇異。

周圍是無盡的夜空,繁星點點,而自己所處的大殿,竟像是漂浮在這夜空中的一般。

大殿呈六邊形,六根巨大的金色柱子支撐著殿頂,沒有牆壁,周圍的一切都是虛空,不論是腳下還是殿頂以及那六根巨大的金色柱子上,都銘刻著無數奇異的紋路。這些紋路都是由天使羽毛的樣子為基礎形成的。

大殿正中央,有一尊三米高的天使神像,樣子與長老殿內那尊一模一樣,只是要小了許多,這尊天使神像卻並非金色,而是暗淡無光的灰色,在神像面前,一柄同樣是灰色的長劍插在地面上。背後六翼展開,栩栩如生。

“爺爺,這是哪里?”來到這奇異的世界,千仞雪地聲音中也終于有了幾分人的氣息。

千道流臉上流露出一絲奇異的笑容,“這里才是真正的天使神殿,天使神傳承的地方。孩子,你過來。”一邊說著,他向千雪招了招手。

千仞雪在千道流的帶領下走到了那尊天使神像面前,千道流拉起她的手,看著她額頭上那同樣出現的菱形金色寶石,“你將讓這里光輝重現,讓天使重現人間。這里,是你完成天使九考最後一考地地方,同時,也是你真正傳承天使神位,進入神級的地方。斗羅大陸,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神出現過了。你終將成為大陸的最強者,帶領武魂帝國走向巔峰。”

聽著千道流的話,千仞雪地雙眸漸漸亮了起來,強烈的神采在金眸中閃耀,在這一刻,她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身影,那曾經擊敗她地身影。

千雪永遠也忘不了當初那個擊敗自己的男人,他的智慧與實力,都讓她將他當成了最大的敵人。

“唐三,我就要成為天使之神了。你呢?你是不是早已被我拉開了巨大的差距?我一定會去找你的。你我之間的事,我會親手解決。當我們再見之時,你只有兩個選擇,臣服或是毀滅。除了爺爺之外,你是唯一一個令我不討厭的男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小雪。”千道流的聲音將千雪從自己地思緒中驚醒。

“爺爺,我應該怎麼做?”千仞雪的目光重新變得堅定起來,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一想起唐三這個名字,她的整個心都變得火熱起來。第一次見到唐三,是在甯風致的帶領下,最後一次見到他,卻成了敵人。不知道為什麼,盡管唐三破壞了她十幾年潛伏于天斗帝國的心血,但千雪卻並不恨他,反而更加欣賞他。在她心中並不想要殺死唐三,而是想要征服那個唯一令自己欣賞的男人。

“用你的血。”千道流指向天使神像前那柄暗淡無光長劍劍柄上那顆圓形的透明寶石。

千仞雪猛的深吸口氣,她知道,最後的時刻終于來臨了,右手緩緩抬起,覆蓋上了那顆寶石,猛然間,她地拇指指甲從中指上掃過,頓時,一股顏色奇異的血液頓時被她地天使魂力從劃破的中指上噴出,沾染在劍柄地那顆寶石之上。

千仞雪血液的顏色顯得很奇怪,並不是人類地紅色,而是淡淡的粉色混合著淡淡的金色,這奇異的血液中甚至還帶著幾分清香。

突然,千仞雪只覺得自己的右手一顫,劃破的中指被猛地吸在了那顆透明寶石之上,光滑的寶石,此時竟然如同渴求鮮血的吸血鬼一般,瘋狂的吞噬著千雪的血液,傷口處,鮮血狂噴而出,令千仞雪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一個接一個的魂環從千仞雪身上浮現而出,嘩啦一聲,六只巨大的羽翼從背後沖出,舒展在空氣之中。在血液被吞噬的情況下,她的武魂被自行逼迫了出來。

千道流站在一旁,緊張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伴隨著千仞雪的血液流淌的越來越多,那柄長劍劍柄上的寶石也漸漸亮了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寶石上閃爍的是與千仞雪血液一樣的粉金色光芒。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光芒中的粉色漸漸褪去,變成了純粹的金色。金光流轉,順著寶石向下延伸,一點一滴的浸潤著那柄奇異的長劍。

虛弱的感覺開始出現在千仞雪腦海中,但她卻堅定不移的保持著這個動作不變,甚至還催動著自己的魂力加快血液的輸出。

漸漸的,千仞雪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無法移動了,虛弱感變得越來越強,但她身前那柄長劍釋放的金光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強烈了,澎湃的金光渲染著整座天使神殿,周圍所有天使神殿上銘刻的花紋都開始變得有活力,淡淡的光芒流轉,就像是活過來一般,淡金色的光芒正在緩慢的增強著。

千道流笑了,他的眼中充滿了熾熱的光芒,喃喃的道:“等待這一刻已經太久太久,唐晨,你終究還是差我一步啊!雖然我不能百級成神,但是我地後代卻做到了。沒想到,我勝你一籌會在這個時候。可惜,不知道你是否還活著。要是你還活著的話,當你看到我孫女成神時,會是怎樣一副表情呢?哈哈,哈哈哈哈。”

千道流像是有些艱難的抬起右腿,邁前一步,來到了那尊灰色天使神像與已經漸漸變成金色的長劍之間。

眼中的熾熱漸漸變成了慈祥,注視著千仞雪,“孩子,這是你的最後一關,也是爺爺的最後一關。不論承受多麼大的痛苦,你都一定要成功。將來,如果你遇到一個叫唐晨地絕世斗羅,一定要替爺爺擊敗他。那是爺爺一生的對手。”

“爺爺,你要做什麼?”千雪勉強開口喊道,在她內心之中,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不安。千道流那慈和而平靜的目光就是不安地源頭。

千道流微微一笑,“傻孩子,有得總要有失,這是我注定的宿命。作為天使之神地守護者,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天使神詆的傳承。沒有我,你是不可能完成這最後過程的。不要難過,你現在是無法移動,更不可能阻止我的。記住我的話,帶領武魂帝國走向輝煌,如果遇到唐晨,幫我擊敗他。”

一邊說著,轟的一聲,強烈的金色火焰驟然從千道流身上升騰而起,那火焰並沒有溫度,但在這一瞬間,卻照亮了整座神殿,先前神殿上那些淡淡的金色光紋,在這一刻卻都已經變成了強烈地金光,千道流甚至代替了天使神像,成為了這座神殿中的中心。

“爺爺,不要——”千仞雪拼命的呐喊、掙紮。但正像千道流所說的那樣,她現在根本無法移動半分,整個人都被那柄長劍上的寶石吸附著,無法動彈分毫。

千道流整個人都已經變成了金色,那金色火焰是他自行點燃的,點燃的並不只是他的魂力,還有他的身體、他的靈魂以及他所有地一切。這最純粹的天使火焰正漸漸地吞噬著他。而在他背後,那灰色的天使神像正在瘋狂地吸收著火焰中所爆發出的能量。

“小雪,你聽著。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沒有告訴過你。你媽媽之所以對你不好,在你小時候甚至要拋棄你,並不是她地錯。不過,也正是因為有了你的存在,我才沒有殺她。你父親,並不是死在昊天斗羅唐昊之手,當初唐昊只不過是將他重創而已,真正殺死你父親的,是你母親比比東。”

“什麼?”千雪呆呆的看著爺爺,甚至已經

爺爺身上正在升騰的金色火焰。

千道流歎息一聲,“曾經發生的一切都已經發生了。事情的始末我都知道。比比東是個天才,只是,你父親為了留住她的手段確實陰暗了一些,可誰也沒想到,她會在隱忍那麼多年後發動。那時,你已經沒有了父親,我不想讓你再沒有母親。等你成為天使之神後,如何面對她,你自己要考慮清楚。有一點我必須要提醒你。如果說,在斗羅大陸上還有一個人有成為神的可能,那就是你的母親。她的本心已經被邪惡所吞噬,一旦突破成功,成就的將是羅刹之神,正是你天使神的對立面。但你是她的女兒,在她內心深處,始終是愛你的。武魂帝國的掌控權你必須要奪回來,對于比比東如何,你自己決定吧。爺爺建議你不要為難她,你和她如果能夠聯手,那麼,掃平大陸,只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是她殺了我父親,是她殺了我父親?”千仞雪失神的站在那里,就連身體的虛弱感隨著一股強勢的能量傳入體內而消失都沒有反應。而千道流也滿意的笑了。在這個時候將這重要的消息告訴千仞雪他當然是有目的的,只有這樣,孫女才會被分散精力,不至于因為自己的死而過度悲傷。

“孩……子……,你……是爺……爺的……驕傲,……一直……都是……。一定……要頂住……這最後……的一……關,……成就……天……使……。”

直到千道流的聲音變得斷斷續續,千仞雪才驟然回醒過來,在她面前,千道流的身體已經被那金色的火焰漸漸吞噬,她最後看到的,就是爺爺那慈祥的眼神。

“爺——爺——”千仞雪痛呼一聲,拼命的掙紮,突然間,她地手被那股奇異的吸力帶動,從劍柄處的寶石移動到了劍柄之上,嗡的一聲大響,那柄插在天使神像前的長劍竟然就被她硬生生的拔了出來。

金光瞬間爆發,整個天使神殿都變成了一個耀眼的金色光團,就像太陽一樣照亮了夜空,照亮了周圍的一切,也吞噬了千仞雪地身體。

天使神殿內,所有的花紋都燃燒起了強烈的金色火焰,千仞雪只覺得身體一動,已經變換了位置,那尊灰色的天使神像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金色,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身體。

下一刻,千仞雪頓時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融入了自己身體似地,額頭上的菱形寶石閃耀著璀璨的光彩,龐大的能量波動在不斷的爆發中升騰,一陣陣劇烈的轟鳴中,她的心已經顧不上悲傷,震撼的場面令她眼前完全變成了金色,就連靈魂也都變成了金色。暫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威嚴地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所有的金光在這一刻完全凝固在天使神殿內部。

“天——使——降——臨——。”

神殿上的金光突然一暗,中央那尊天使神像已經消失了,剩余的只有千雪一個人,在她背後,那三對六翼完全變成了金色的羽翼完全伸展開來,閉合著雙眼,任由金色長發在腦後飛揚,右手高舉著那柄剛剛拔出的奇古長劍,全身都綻放著強烈的金色火焰。

從長劍的頂端開始,羽毛狀的花紋開始向下蔓延,蔓延在長劍之上,也漸漸傳到千雪身上,蔓延過她的面龐,蔓延到她地身體,叮的一聲輕響,她身上所有地衣服已經全部消失,露出了完美的**。

那奇異地花紋,就像是千雪身上的衣服一般,漸漸滑落,將她整個人都籠罩在內,奇異地金光交相閃耀,不斷迸發出奪目的光彩。

意識漸漸恢複,靈魂在痛苦中蘇醒,千仞雪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無處不陷入酥麻,仿佛有千萬只螞蟻在啃噬著自己的身體似的。

疼痛往往容易忍耐,但這麻癢的感覺卻要比疼痛可怕的多。恐怖的麻癢感令千仞雪痛不欲生,甚至失去了思索的能力,那麻癢感似乎從骨髓中傳出,她整個人都在其中承受著極其劇烈的痛苦。

想要呼喊,卻根本發不出聲音,想要去撓,可身體卻絲毫無法移動。這從未體驗過的快感令她整個人都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之中。精神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在這種時候,她根本沒有任何去思考先前千道流所說那些話的可能,甚至連爺爺為了自己繼承神詆獻祭的悲傷都無法釋放。但她卻明白一點,一旦自己的靈魂無法承受住這份痛苦的話,那麼,自己整個人就會徹底崩潰。不但繼承神詆失敗,自己也將在這天使神殿中化為塵埃。

漸漸的,千仞雪的意識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了,突然間,在她的靈魂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那是身穿長袍,高貴的比比東。

比比東正用冰冷而高貴的眼神注視著她,她的聲音也隨之在千仞雪靈魂深處響起,“你不是想要超越我麼?你不是恨我麼?我等著你。千尋疾就是我殺的。想要替他報仇,你就來找我好了。”

千仞雪精神猛的一震,那劇烈的麻癢甚至被她甩開幾分,“比比東,我恨你,我恨你。你根本就不配成為我的母親。但我不會殺你,我會奪走你最想要的權力,讓你也體會痛苦的滋味。”

比比東的身影漸漸在她眼前模糊了,逐漸消失于虛無之中,千仞雪看到的,是她那不屑的眼神。

靈魂的力量驟然增強,千仞雪的意志力頓時變得強大起來,先前已經近乎崩潰的靈魂重新凝固,瘋狂的抵擋著那麻癢感帶來的痛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身體所承受的痛苦也變得越來越劇烈,先前好不容易凝聚的意志力又開始潰散,靈魂也重新變得不穩定起來。

不,我一定要堅持住,千仞雪在自己的靈魂深處瘋狂的呐喊著,但那不斷增強的痛苦卻令她地靈魂如同風雨飄搖般脆弱。

靈魂再次變得虛幻起來,這時候,又一個淡淡的虛影在她腦海深處浮現出來。

“孩子,不要放棄,一定要堅持住。這是爺爺用生命為你換來的機會啊!”

這一次,出現的虛影正是千道流,他身上燃燒著金色的火焰,充滿著希冀和鼓勵的目光不斷刺激著千雪的靈魂,讓那散亂的靈魂重新變得凝固起來。

“爺爺,我不會放棄地,我一定會成功的。您放心吧。

會成為最強者。替您完成您的遺願。爺爺,給我力頂住這痛苦吧。”

天使神殿內,千仞雪的身體劇烈地顫抖著,每一次顫抖,她身上那金色的紋路就會變得強烈幾分。她地身體也在那金色花紋以及升騰的金色光焰作用下不斷發生著變化。

已經三十多歲的千仞雪,漸漸輕起來,此時看上去已經像是十**歲的模樣,但身材卻比先前變得更加豐滿,腰肢極為纖細,但胸前卻高聳挺立,完美的弧線出現在腰臀處,渾圓的臀部向下延伸出修長挺拔的大腿,尤其是在那金色光紋的掩映之下,更是如夢如幻。

在她額頭上,那顆金色的菱形寶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破碎了,變成了一個金色地烙印出現在她額頭上。那烙印正是一個六翼天使的模樣,就像是縮小了的天使神像嵌入了她的額頭似的。

在這烙印出現的時候,正是千仞雪第一次靈魂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而身體發生變化,變得年輕的時候,正是她第二次要堅持不住的時候。

此時的千仞雪,已經變得無比神聖,全身都噴發著金色地火焰,尤其是背後的六只羽翼,更是如同金色火焰鑄就地一般,每一次拍打,都會令周圍閃過一片扭曲的金色。

突然間,一聲尖嘯聲驟然從千雪身上爆發出來,她自身感受到地麻癢感也隨之成倍增強,令她剛剛穩守的靈魂再一次出現了危機。

而在她身體之外,伴隨著一層金色霧氣驟然爆開,從她體內,以及虛無之中,一共六塊奇異地金色骨骼出現在她身體周圍。

千仞雪身上的金色光紋瞬間飛散,露出了她光滑通透的嬌軀,那所有的紋路都化為道道金光,融入到那六塊奇異的骨骼之中。

沒錯,這六塊金色的骨骼,正是聞名天下,武魂殿鎮殿之寶,天使套裝。在來到這里之前,千雪已經融合了其中的五塊,就差最後一塊身體魂骨未敢融合,此時在這傳承的過程中,不論是已經融合的,還是未曾融合的,全部出現在她身邊。

每一塊魂骨在那金色光紋的浸潤之下都開始發生著奇異的變化,魂骨不再是骨骼狀,而是漸漸的融化,與周圍的金色光紋融為一體,漸漸變成了如同水狀一般,化為大股的金色液體,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光球,漂浮在千雪胸前三米外。

千仞雪苦苦的支撐著,驟然增強的痛苦令她幾乎崩潰,但在她的意念中,充滿了爺爺帶給她的激勵,以及爺爺獻祭時那一幕的震撼,不斷的刺激著她的靈魂強行支撐。

但這又能持續多久呢?

轟——

那由天使套裝六魂骨以及所有金紋光暈凝聚而成的光球如同流星趕月一般,直接撞擊在了千仞雪身上,刹那間,所有的液體順沿著她身體的曲線快速流變全身,將她整個人籠罩在內。

也在這一瞬間,無與倫比的痛苦驟然轟在了千仞雪的靈魂之上,幾乎是一瞬間,她的靈魂就出現了破碎的聲響。

痛苦的感覺又提升了一倍,就算千仞雪的意志再堅定一些也要堅持不住了。

“完了。”千雪只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出現了裂痕,而且這裂痕正在飛速蔓延著,仿佛在下一個瞬間就要崩潰了似的。

就這樣結束了麼?我終究還是沒能成就天使之神麼?不甘如同螞蟻一般啃噬著她的心,不,我不要就這樣失敗。我要成功,我要成功——

千仞雪在心中瘋狂的呐喊著,但卻依舊沒能阻止靈魂的破碎。而就在這萬分危急的關頭,突然,在她靈魂之中,又浮現出了第三道身影。

千雪呆了一下,先前浮現出的兩道身影分別是比比東和千道流,也幫她形成了兩道執念,從而度過了兩次難關。她明白,雖然自己心中恨比比東,但是,比比東和爺爺一樣,都在自己內心深處占據了極其重要的地位。可是,除了他們之外,難道還有什麼人能夠在自己心中形成執念麼?這第三道身影,究竟是誰?難道說,對于自己,還有比爺爺和比比東更加重要的人?

第三道身影在她的意念中漸漸變得清晰起來,那是一個男人,一個年輕的男人。

藍色的長發披散在背後,仿佛能夠看穿一切的藍色眼眸充滿了深邃的智慧之光,修長的身材高貴而優雅,在他面前,一張豎琴靜靜的漂浮著。

他緩緩抬起手,修長的手指撫上了豎琴的琴弦,叮咚的脆響化為完美的旋律浸潤著千仞雪的靈魂。又像是她靈魂的碎裂之聲。

是他,怎麼會是他。千雪內心的震撼無以複加。她很清楚,越在自己心中後出現的執念,對于自己來說這個人就越重要。這也是她不明白還有什麼人會出現在千道流之後的原因。在她認為,在自己內心之中,爺爺已經是最重要的人了。

可此時此刻她才明白,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另一個人就悄悄的鑽入了自己心中,同時也烙印在了自己內心的最深處,到了這個時候,他竟然才悄然出現。形成了幫助自己度過神劫的第三執念。

千仞雪很想哭泣,此時她的靈魂已經到了極其脆弱的程度,她甚至想要放棄眼前的一切。但是,那不斷浸潤著她內心的豎琴聲,卻正在幫助她,一點一滴的將那靈魂上破碎的痕跡抹去。

那個男人,臉上始終浮現著淡淡的微笑,優雅高貴的輕輕彈奏著,仿佛在向千仞雪述說著他的心聲一般。

光影閃現,在千雪的靈魂之中,出現了她自己的身體,**的身體,一步步向那輕撫豎琴的男人走去。在這靈魂深處的她,正是她自己的靈魂本源。而這靈魂本源,也正是被那彈奏豎琴的男子牽引了出來。這一刻,所有麻癢的痛苦感覺似乎都減輕了。淚水,順著千雪靈魂本源凝聚的人形面龐上流淌而下。

朱唇輕啟,她哽咽著呼喚……

“唐三,為什麼會是你……”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六章 昊天宗神技,大須彌錘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八十八章 邪神附體之暗魔邪神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