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六章 第十魂環,神級魂環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六章 第十魂環,神級魂環


于千仞雪的神念掃描,令唐三不得不在星斗大森林邊來。平躺在地面上,唐三眉頭緊皺,陷入沉思之中。

憑借他現在的實力,長時間維持藍銀領域和瀚海護身罩並不算什麼問題。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唐三完全可以就這麼和千仞雪耗下去,比拼比拼誰更有耐心。可是,唐三卻知道,繼續這樣下去,首先沒有耐心的肯定是自己。

前線戰事,千仞雪可以不擔心,但自己能夠不擔心麼?自己的父母、老師都在那里,萬一出了什麼事,足以令自己後悔終生。

帶領史萊克七怪離開天斗帝**營,唐三已經是冒險的,嘉陵關內的武魂帝國大軍擁有六名九十五級以上封號斗羅強者,還有五、六名普通封號斗羅。單是這股力量已經很難對付。一旦比比東的戰斗力恢複了,那麼可以說天斗帝國大軍主力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在這種情況下,唐三惟有盡快成就海神,趕回前線,才能穩定前線局勢,戰而勝之。

反觀千仞雪,根本就沒有這份擔心,就算繼續等下去她也不需要擔心什麼。感覺上她這神念的掃描不但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變弱,反而是越來越強了。由此就能猜到,她也應該是剛剛成就了神級實力,還沒能完全掌握神級的各種技巧,否則自己也未必就能利用機會偷襲成功了。

現在這種情況,自己根本就沒有與她一戰之力,連海神三叉戟都落入了她手中。對于自己來說,並不是簡單從這里逃離就可以的,還要拿回海神三叉戟,才能前往海神島成就海神。可是,想要從一名神級強者手中拿走一樣東西,這難度恐怕比自己之前海神七考加起來還要困難。最痛苦的是,這個時間可不是一年,而是越短越好。

冷靜,在這種時候一定要冷靜才行。面對如此危急,唐三平靜的躺在地面上柔軟的藍銀草之中,盡量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種全面處于劣勢的情況了。可也越是這樣,越激發了唐三內心中的斗志。他深信,即使是神也絕不是萬能的。對手雖強,但自己一定有機會找到破綻。

內心漸漸平靜下來,唐三重新整理自己地思路。千仞雪的出現,本就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震驚,最讓唐三吃驚的還不是千仞雪達到神級,而是她為什麼不趁著自己吸收魂環時那極度危險的狀態下殺了自己,或者至少擒拿住自己。那時候的自己面對神級的她,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可是,她不但沒有那麼做,還表示曾經想要幫助自己。只是因為她對自己神級地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麼?不,應該不會是這麼簡單,自己一直都是出于武魂殿的對立面,作為武魂殿上代教皇之女,她的父親就是死在自己父親手中的,她應該全力擊殺自己才對啊!武魂殿不一直都是不擇手段地麼?

另外,千雪突然達到神級,實在令人不可思議。上一次見到她,她不過才七十多級而已。短短六年時間,突破到神級。可以說,她的運氣和經曆還要在自己之上。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她在離開了天斗城之後,就與自己進入海神島一樣,開始完成天使之神傳承的過程。這樣判斷下來,這天使之神地神詆應該一直就在武魂殿。

聯想到大師曾經提到的天使套裝,很可能那就是一套神器,與自己海神三叉戟類似的神器。

通過與千仞雪地交談。唐三還發現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她和比比東地關系十分緊張。是因為比比東繼承了教皇之位。而不是由她這個六翼天使武魂地嫡系傳承者來繼承麼?按說。以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地實力。支持自己孫女登上教皇之位也不見得就困難。可他為什麼沒有那麼做呢?由此可見。千仞雪和比比東之間一定有什麼問題。現在千仞雪成為了天使之神。她與比比東必定會因為武魂帝國地權力而爭斗。

不論怎麼說。第一個問題還是令唐三最想不通地。他想不明白千仞雪對自己毫無敵意地原因。要知道。她在天斗帝國皇室潛伏十幾年地努力也是因為自己而被破壞地。這個女人究竟想要干什麼?

種種謎團令唐三陷入了短暫地迷茫之中。不過。這個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地還是怎麼能夠安全地離開這里。而且還要想辦法拿回自己地海神三叉戟。

對于先前使用一去不返攻擊千仞雪唐三並不後悔。如果不是那樣地話。當時他都沒有脫離地機會。唐三雖然現在已經擁有了十七個魂環。但這十七個魂環所產生地魂技卻並不足以幫助他阻擋千仞雪。除非他能真正成為神。令自己地每一個魂技都擁有神地氣息。否則。使用那些魂技不會有任何作用。

巨大地壓力下。唐三地大腦開始高速運轉起來。一定要盡快離開這里與伙伴們彙合。傳承海神神詆。千仞雪成神。使得他對于神詆傳承更為渴望。不只是因為渴望力量。更重要地是他需要擁有保護親人、朋友地能力。需要擁有制衡武魂帝國地實力。

一天地時間很快過去了。

千仞雪依舊在不斷的釋放著一**自己的神念,她發現,這種不間斷的探測對自己也有不小的好處。剛剛成神,通過這不斷的神念釋放令她對自己的神力理解越來越深刻了。那種能夠掌控一切的感覺正在不斷增強。

金光一閃,千仞雪睜開了雙眼,嘴角處流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自言自語的道:“怎麼,忍不住要出來了麼?這次我看你還往哪里跑。”

光影閃爍之中,她的身體已經憑空消失在空中,也同時帶走了插在地面上的海神三叉戟。

一瞬千米,神念所及,身體所及。千雪那根本就不算是在飛行,准確的說應該是在不斷的瞬間轉移一般。速度之快,竟然比她釋放的神念還要快上幾分。在她的意念中,根本就沒有任何障礙物的存在。而這一天之中,她地神念始終籠罩在星斗大森林之內,不論什麼等級的魂,全部在顫栗中蟄伏,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自然就更不會有誰敢打擾她了。

她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標,但是,令她奇怪的是,唐三在原地等待著她的到來,似乎對這一切早有預料,根本就沒有逃跑的意思。甚至臉上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優雅從容。

金光閃現,千仞雪在唐三面前十米外停了下來,注視著唐三,秀眉微皺,“能否告訴我,是什麼給與了你信心呢?看上去,你可並不像是喪家之犬的樣子。”

“你認為我是喪家之犬麼?”唐三反問道。

千仞雪微微一笑,“當然不,你是我見過地男人中,除了爺爺以外最出色的。

或許,有一天你會超過我的爺爺也說不定。我只是奇怪,你為什麼不繼續藏起來了,只要你不離開這片森林,我想要找出你也是很難的。能夠藏的讓一個神都找不到,你也足以自豪了。原本我以為,我們這貓捉老鼠地游戲會進行很久呢。在我的印象中,你可不是一個沉不住氣的人。”

唐三淡然一笑,“千雪小姐謬贊了。我出來,只是想和小姐打個賭。”

千雪提起手中地海神三叉戟,“你這件神器真的很重呢。”她那有些戲謔的眼神似乎是在說,你連唯一能夠依仗的神器都已經落在了我地手中,還有什麼和我談條件的資格。

唐三看了一眼黝黑的海神三叉戟,心中暗歎一聲,老伙計,讓你受委屈了。

“沒錯,你現在可以擒拿下我,我完全不是你的對手。你說的對,人和神之間,是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但是,你能得到地只是我的人或者是我地尸體,卻並不是我的心。你不是希望我向你臣服麼?”

千仞雪一愣,“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對于你這句話,我還記得很清楚。怎麼?你這麼快就改變主意了?”在她地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失望。

唐三平靜地道:“死有輕如鴻毛,重如泰山,就算要死,我也要死的有價值,不是麼?你可以選擇抓住我、殺死我,或者是和我賭上這一場。如果你贏了,那麼,我就發誓向你臣服。如果你輸了,我只要三天的離開時間。三天後你可以繼續追擊我,只要你能用武力將我擒拿,我依舊可以臣服于你。”

“哦?既然如此,那我到有興趣聽聽你這賭約是什麼了。”千雪當然明白,唐三絕不是一個無的放矢的人,但先前唐三說的那句話卻觸動了她的心,現在擒拿住他,確實也只能得到他的人,而不是他的心。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對別人或許沒用,但對于把唐三作為心中最大破綻的天使之神千仞雪來說,卻是正中軟肋。

唐三雖然不知道千仞雪先前所做的一切是為什麼,但經過了一天認真的分析,他才站了出來,自然是有著極大的把握千仞雪會答應自己的賭約。

唐三道:“我的賭約很簡單,你我都不使用神器戰上一場,時限為一炷香。一炷香內,如果你能將我擒拿,就是你贏了,如果你不能。那麼,我就得到三天的緩沖時間,可以離開這里。同時,請你歸還我的海神三叉戟。”

“一炷香?唐三,你真的這麼自信麼?就算不實用神器,我依舊是神。”千雪原本以為唐三一定會用一個對他極為有利的賭約來和自己賭,可沒想到他這賭約看上去卻並沒有任何不妥。甚至對自己是極為有利的。自己神級的實力難道還怕他一個人類麼?

而事實上,唐三也正是把握住了千仞雪這種心態,就是利用她認為在戰斗中根本不可能輸給自己的慣性思維來賭上這一把。他又何嘗不是以自己生命為代價進行賭博呢?

“你只需要回答我是賭還是不賭就可以了。”唐三的聲音驟然轉冷。

千仞雪把弄著手中的海神三叉戟,“賭可以。不過,這海神三叉戟我不能還給你。萬一你要是贏了,三天後又被我抓到,你不肯承認了怎麼辦?我可不想得到你的尸體。所以,這海神三叉戟還是留在我手里比較好。等你宣誓向我效忠的時候,我自然會還給你。”

唐三的一切判斷都很正確,事情也向著他盼望的方向發展,但是,千雪也不是傻子,她同樣是極為聰明地,隱約中她已經感覺到了唐三在這賭約中必定有所仰仗,這海神三叉戟是怎麼也不肯輕易還給他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海神三叉戟,唐三斷然道:“好。總有一天,我會親手從你手中拿回我的海神三叉戟。”

轟,藍金色的光芒如同火焰一般從唐三身上迸發而出,與此同時,他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一根香,捏在手中。

千雪很自然的隨手將海神三叉戟插在一旁地地面上,這一次,她就不像上次那麼大意了,金光綻放之中,釋放出了自己的六翼天使武魂。

燦爛的金色六翼在背後展開,鋪天蓋地的威壓令唐三連喘息都變得困難起來,更加恐怖的全面壓制充滿了令人無法抗衡地感覺。

唐三身上升起的,自然是藍銀皇的九個魂環,這九個魂環不可謂不炫麗,黑,黑,黑,黑,紅,黑,紅,紅,紅,五個五萬年以上魂環,四個十萬年魂環。恐怕在當今地封號斗羅之中,已經沒有誰能夠擁有比唐三更加強橫的魂環配比了。

但是,要說炫麗,唐三身上的魂環卻遠遠無法和千仞雪相比了,在千雪身上,魂環同樣出現,黑,黑,黑,黑,黑,黑,紅,紅,紅,九個魂環整齊排列。前七個魂環與當初唐三見到她時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顯然,她不可能像唐三那樣將自身魂環之力注入給別人,再幸運地獲得兩頭十萬年魂獸的魂環補充自身,以重新獲得魂環。她身上魂環顏色的變化,應該是來自于繼承神詆後的好處才對。可就算是完成了神詆傳承的千仞雪,在這九對九的魂環對比中,卻依舊比唐三差了一線,她地十萬年魂環比唐三要少了一個。由此可見唐三是何等天才,以人類之身對比神,也依舊有略勝的地方。

可惜地是,在千仞雪身上的九個魂環已經不是普通地九個魂環,那九環之上都多了一層金蒙蒙的光彩,就

一層金箔包裹著似地,雖然能夠看出本來的顏色,但本炫麗的太多太多。唐三明白,這是魂技神化的特征,被神的力量沾染之後,千仞雪的每一個魂技都將擁有神的氣息和部分能力。雖然魂環本身的等級也會有所影響,但也絕不是普通魂師的魂技所能比擬的。

但是,千仞雪身上這九個魂環閃耀的絢麗金光並不是最令唐三震驚的,先前,第一次他與千仞雪交手的時候,千仞雪根本就沒有完全釋放出自己的武魂六翼天使,這魂環也沒有展現在他面前。此時真正看到,那震撼的感覺令唐三心中不禁泛起一絲苦澀。

以唐三堅毅的心性都受到影響,可見他看到的東西是多麼令人吃驚了。他看到的很簡單,在那九個魂環之後,他從千雪身上還看到了第十個魂環,沒錯,就是第十個魂環。

那是一個完全金色的魂環,就像是用一片片金色的天使羽毛編織而成的似的,並不是與那九個魂環並列,這個第十魂環很大,直徑足有三米開外,出現的位置是千仞雪背後,也就是將她的身體與六翼籠罩在內,如同背景一般的光環。但是,唐三還是一眼就看出,那是一個魂環,如同魂師的魂環,但又完全不一樣的魂環。

魂師修煉,十級為一階段,每到十級,都需要通過獲得一枚魂環來提升自己的實力,讓自己提高到一個新的台階,進入下一階段,也就是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九十級,第九魂環,一向被認為是魂師的最高境界。突破到百級,顯然又是一個十級,再出現一個第十魂環自然合情合理。可就是這合情合理的第十魂環才讓唐三震撼。如果說前九個魂環都是屬于人類級別的,那麼,這第十個魂環,就完全是神級的了。神級的金色魂環,已經不能用修為年限來形容的,那絕不是十萬年魂環所能比擬的。

“唐三,昨天看你釋放藍銀草武魂的時候,我就很奇怪,為什麼你能擁有這麼多高等級魂環。你又沒有成神,我不明白你是怎麼做到地。如果說你的第二武魂還有辦法能夠將魂環提升到高等級,那麼,你這藍銀草分明是第一武魂,也是你一直使用的武魂,又是如何能達到的呢?”

唐三右手在香頭上一撚,憑借著內力產生的真火之力已經將那株香點燃,隨手一甩,眨眼間,香已經飛出數十米,插在一根樹干之上。

“你就不怕我為你解惑而耽誤時間麼?”唐三看著千仞雪,一層接一層的藍金色光芒不斷從身上騰起,盡管在神級的巨大壓力下,他也沒有後退半步,眼底神光漸漸變得狂野起來,整個人似乎都進入了一個特殊的狀態。

“一炷香地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耽誤片刻又算什麼。你願意為我解惑麼?”千雪淡然一笑,看都沒看那炷香。

唐三道:“告訴你也沒什麼。為了救小舞,我把當初她獻祭給我的魂環與魂骨重新返還給她,又將自身大部分魂環注入到她體內,幫她成功複活。失去了的魂環我自然要找回來。當然不會在附加和原來一樣的,盡可能的尋找適合自己地高等級魂環。就有了現在的效果。”

“獻祭了的魂獸還能複活?”千仞雪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唐三。“你真是一個善于創造奇跡的人。”

“並不是我善于創造奇跡,這些都是讓你們武魂殿逼的。是你們武魂殿令小舞為了救我而獻祭。小舞是我的愛人,再加上父母之仇,老師之仇,我早已與你們武魂殿勢不兩立。”

千仞雪歎息一聲,“或許是造化弄人吧,讓我們處于了對立面。如果你是出身于武魂殿,恐怕就是另一種想法了。香已點燃,就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憑借,能夠在我地攻擊下堅持一炷香的時間。”

唐三哈哈一笑,“我從來就沒想要在你的攻擊下堅持一炷香,而是要讓我的攻擊持續一炷香。小心了。”

轟——,藍金色的光焰瞬間升騰,唐三身上的九個魂環在一瞬間竟然全都亮了起來,原本地黑色與紅色這一刻居然完全消失了,剩余的只有璀璨地藍金色,這一刻,他的藍銀皇九個魂環竟然完全變成了藍金地顏色,連同他的身體,也變成了同樣地顏色。

“哦?這是什麼技能?又是你的自創魂技?”千仞雪並沒有急于進攻,看著唐三身上的變化她很奇怪,至少她從來沒見過一名魂師還能讓自己魂環顏色根據武魂來改變的,哪怕是成神之前的她也不行。更是從未想過。

轟——,劇烈的藍金色火焰渲染著唐三的身體,沒有使用任何魂技,唐三就那麼如同箭矢一般朝著千仞雪沖去,就像他先前所說的那樣,他要用最為純粹的攻擊來面對神級千仞雪。

千仞雪自然不會有半分退避,背後六翼輕動,下一刻她就已經來到了唐三面前,她的神念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唐三最為脆弱的地方,她的突然前移,正好是唐三速度尚未沖起來,力量未曾積蓄到巔峰時。

唐三的動作和反應奇快無比,右拳幾乎在瞬間揮出,全身上下的藍金色火焰將他那化為玉色的拳頭包裹在內,當胸朝著千仞雪轟去。

這看似簡單而直接的一拳帶給千仞雪的感覺卻一點也不簡單。就在唐三出拳的瞬間,她清晰的感覺到,仿佛整個星斗大森林內的所有藍銀草都在這一刻與他的拳頭融為了一體。就像是凝聚了整個星斗大森林的藍銀草之力轟出這一拳似的。

千仞雪金色的手掌與唐三那閃耀著藍金色火焰,充滿了生命氣息的拳頭驟然碰撞在一起。轟的一聲爆鳴,藍金色火焰沖天而起,唐三的身體也隨之應聲拋飛。但是,神級的千仞雪身體竟然也在空中遲滯了片刻,那龐大的生命氣息竟然壓制的她的神念出現了些許破綻。

怎麼可能?千仞雪瞪大了眼睛,她不明白唐三是如何做到的,要知道,此時唐三並沒有釋放出藍銀領域,但卻調動了整個星斗大森林之中藍銀草的力量。這根本就應該是神級才能達到的能力才對,而且是傾向于自然之神地那種力量。

但是,千

快發現,唐三後飛的身體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甚己釋放的神力抵擋在體外,但是他身上環繞著的九個魂環卻已經有一個破碎了。化為點點藍金色的光芒消失在空氣之中。

這究竟是?千雪驚訝的注視著唐三,但唐三的身體只是後飛出十幾米就停了下來,他的雙眼在這一刻也已經完全變成了藍金色,閃耀著那狂野地火焰,就像是一頭獸中之王,帶著無與倫比的霸氣,帶著澎湃的藍金色火焰再次沖了上來,這一次,甚至比先前更加迅疾,也更加猛烈。很顯然,他此時所釋放出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更強的程度。

千仞雪眉頭微皺,這一次她沒有率先搶上,身上地金光瞬間爆發,化為金色火焰升騰而起,澎湃的神聖氣息破體而出,龐大的金色火焰令空氣為之扭曲,嬌喝聲中,雙手同出,一只手架向唐三沖來地一拳,另一只手則直接抓向唐三的肩膀,速度快如閃電,金蒙蒙的光芒幾乎一下子就籠罩上了唐三的整個身體,也包括他身上釋放出地藍金色火焰。

在幾次被唐三所抵擋之後,千仞雪終于真正釋放出了她神級的力量,雖然她並沒有使用身為天使之神的神器,但她畢竟是神,這發力出手之下,頓時全面壓制了唐三。

但是,唐三那無比狂野之勢沖來的身體卻在半空中嘎然而止,硬生生的停了下來,雙手在胸前劃出一個奇異的弧形,一圈澎湃地牽引力瞬間產生,令他身體周圍,乃至于自身的所有藍金色火焰瞬間凝聚在雙掌之上,化為一個藍金色地火焰漩渦充斥在自己胸前。

腳下虛幻般的動了動,千仞雪只覺得眼前地唐三突然變得不真實起來,似乎有幾個幻影同時出現在自己身前,憑借著神念的探測,她雖然能夠准確地找到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唐三,可她還是發現唐三那左右晃動產生的虛影分走了自己一部份攻擊力。

“給我破。”唐三爆喝出聲,充滿了威懾力的怒吼中,他手中的藍金色漩渦伴隨著身上的第二個魂環幾乎同時爆裂。無與倫比的爆炸力令那藍金色光芒竟然在一瞬間變成了金色似的。龐大的能量波動沖天而起,化為一個巨大的金色光柱。竟然硬生生的沖破了千仞雪籠罩而來的金色光芒。

而唐三的雙手也在這時候碰上了千仞雪遞上來的雙手,唐三的左手產生出一股奇大無比的吸力,右手則產生出一股巨大的推力,一吸一推,猝不及防之下,千仞雪只覺得自己身體一偏,攻擊的力量大部分竟然被卸在一旁,只有少部分才和唐三的身體碰撞在一起。兩人身形交錯之間,頓時變換了一個位置。身體交錯而過,各自飛出數十米之外才穩定住身體。

神級的力量。千雪的臉色此時已經變得凝重起來,通過兩次碰撞,她已經清晰的把握到,此時的唐三,正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刺激了自身的能力,他沒有使用魂技,但他的**力量卻已經達到了神級的程度。千雪不知道唐三是如何能夠做到的,但從唐三身上,她也感受到了一絲威脅。難道要讓自己率先使用魂技不成?千仞雪心中暗問自己。

不,絕不。千雪眼神一凝,內心的驕傲令她絕不會那麼做,雖然她知道唐三現在不使用魂技很可能是因為他根本就使不了,但她還是沒有用出自己的魂技。她要堂堂正正,用最直接的方法擊敗唐三,征服唐三。

唐三又動了,這一次,他的身體變得更加虛幻,就像是一道鬼影,帶著無數殘影,就像是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似的,朝著千仞雪沖了過來。

千仞雪冷哼一聲,“米粒之珠,也放光華?”轟,背後的六翼同時拍動,無與倫比的金色火焰瞬間將她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整個人就像是一顆金色流星一般,不顧唐三身體所化的所有虛影,右手成拳,直奔神念探測中唐三的本體轟擊而去。

一金、一藍金,兩道身影宛如流星趕月一般,唐三此時也沒有任何閃避的意思,雙手同時握拳,藍金色火焰完全凝聚到自己的雙拳之上,背後的八蛛矛已經因為他的全力爆發破體而出,全部的能量都凝聚在這一點之上。

轟——

兩道身影瞬間碰撞,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入天際高達數百米,令整片星斗大森林都為之黯然失色。大片大片的藍銀草在這光芒掩映之下釋放出強烈的藍金色光彩,卻又在下一刻枯萎,化為飛灰消逝而去,借助了力量給唐三的它們,在這一擊之中已經有不少被天使神力所毀滅。可就是這樣,星斗大森林中的藍銀草卻依舊充滿了興奮的戰意。能夠為了帝皇而死,在它們單純的內心之中,那是絕對的榮耀。

千仞雪的身體停滯在碰撞的位置,而唐三的身體這一次卻遠飛千米之外,他那堅實的身體不知道撞斷了多少顆樹木。口中淡金色的鮮血狂噴,而這些血液一噴出口,立刻就化為藍金色的光焰燃燒起來。

千仞雪在這一擊中充分展現出了神級那不可阻擋的力量,在真怒之下,轟飛了唐三,也傷到了他。

同時唐三身上的第三個魂環也為之破碎。但千雪卻依舊感覺到,唐三雖然受了傷,但傷勢卻並不算太嚴重。正相反,他正在利用身體後飛之勢,盡可能的化解著自己加諸在他身上的天使神力。

暗贊一聲,千仞雪自知,如果比拼化力、卸力的運用,自己恐怕還不如唐三。要是他也擁有與自己同樣的實力,恐怕,自己依舊不是他的對手。也正因為如此,千雪眼底之中閃過一絲殺氣,這樣的男人如果無法掌控,就算他是自己內心之中最大的破綻,也一定要將他殺死,否則,未來的他萬一成就了神位,必定是武魂帝國最大的威脅,甚至有可能會給武魂帝國帶來毀滅的危機。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五章 神級天使第一戰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大須彌錘之奧義:炸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