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九章 唐門第一,觀音有淚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九章 唐門第一,觀音有淚


仞雪的身體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徐徐下降,她的臉色看。當然不是因為被唐三那一記紫極神光重創了。唐三的精神力雖強,但境界相差太大,紫極神光怎麼也不可能傷到千仞雪神念的。

可就是因為這樣,千仞雪才憤怒,她明明是神,可是在與唐三交手的過程中,卻有一種有力沒處使的感覺。根本無法將自己的全部實力都發揮出來,竟然就這麼被唐三破開了自己的領域。要知道,這可是她第一次施展自己的神級領域啊!這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唐三在進入天使領域中就閉上了雙眼,那並不是因為他覺得視力在神級領域中已經沒用,分明是在為紫極神光蓄力啊!

“你早就准備使用你那精神力沖擊對付我了,是不是?”千仞雪落在唐三身前三十米外,冷冷的問道。這個時候,唐三就像是**的羔羊一般,對她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而那香也只剩下最後一點香頭。當然,在千仞雪的神念感知下,它什麼時候會熄滅,千仞雪一清二楚。她還有最後兩個問題要問唐三。

唐三點了點頭,有些輕蔑的看著千仞雪,“沒錯,我早就准備用紫極神光來對付你了。在我看來,你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我把亂披風錘法完全施展出來,疊加八十一錘,以我炸環產生的力量,有很大把握在殺神領域的幫助下破開你的天使領域。你有兩個失誤,一個是沒有在領域剛一釋放的時候,就立刻以本體攻擊我。那時是我最為脆弱的一刻,另一個,連我也沒想到,作為神,你地反應竟然這麼慢,我的亂披風錘法用到最後你竟然才發現。所以,我破開了你地領域。雖然沒能傷到你,不過,這對于我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千雪笑了,怒極反笑,“好,好,唐三,你真的是個天才。不過,我現在已經不打算再收服你了。因為我發現,自己真的沒有掌控你的能力。所以,我現在必須要殺了你。讓你的聰明才智今後再也不可能用到我身上。香還沒有燃盡,我們地賭約也還沒有到時,我現在殺了你,也不算是違約了。”

一邊說著,她緩緩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刺目的金色火焰瞬間凝聚成一把天使之劍。千雪只需要輕輕一揮,在她面前地唐三,就會立刻從這個世界消失。

“等一下。”唐三突然開口道。

“你還有什麼遺言麼?香要燃盡了,你還有三十秒的時間可以發表自己的遺言。你的才智和實力令我也得不敬佩,就給你這個機會。”千雪手提神力凝聚而成地天使之劍,一步一步的緩緩朝著唐三走來。她的速度很慢,但在三十秒的時候,一定會來到唐三面前,揮動那一劍。

“三十秒麼?那謝謝你了。其實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並不是沒有還手之力了。你忘記了,我其實還有一個魂環。我只想和你再打個賭,我就憑借著最後一個魂環的力量,就能破開你先前那個天使防禦。”

“笑話。你以為。我還會上你地當麼?你不用拖延時間了。好啊。你現在還有二十秒。能夠破開我地防禦。說不定你就能堅持到先前賭約地時間。來吧。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攻擊能夠破開我這天使防禦。哪怕是神。想要破開我地防禦也要憑借神器。”千雪此時已經怒極。她之所以沒有立刻攻擊。就是為了要在這最後時刻。在她已經完全占據了掌控地位地時候從唐三身上找回一點尊嚴。要是唐三沒能破開她地防禦被她一劍斬殺。那麼。她心中地破綻就會減小很多。也完全可以利用這怒氣將唐三殺死。不留後患。所以。一邊說著。她身上曾經出現過地那層金色蛋殼再次降臨。將整個身體緊緊包裹在內。

唐三認真地點了點頭。“那你要小心了。”

藍金色光芒湧動。唐三又一次釋放出了自己地藍銀皇武魂。就像千雪預料地那樣。沒錯。唐三還有最後一擊之力。之前他在炸開藍銀皇第八魂環地時候曾經被天使聖劍重創。這第九魂環就沒有炸開。之後他使用地就是昊天錘地力量了。此時。唐三所施展地。正是藍銀皇殘存地第九魂環。

就算炸環又如何?藍銀皇炸環地威力比起昊天錘來要小地太多了。千雪又如何能夠相信。唐三會在身體重傷。魂力所剩無幾地情況下破開自己這強大地防禦呢?

唐三地神色變得很虔誠。千仞雪距離他還有十五米。時間也剩余十五秒。一秒一步一米。這短短地距離。就像是死神在向他招手。千仞雪完全有把握。在香燃盡前地一刹那。斬殺唐三。

轟——。如同千雪預料地那樣。唐三炸碎了自己兩個武魂中地最後一個魂環。天青牛蟒第九魂環炸碎地同時。令那藍金色地光彩完全反輸唐三自身。與此同時。唐三吞下了一個金色地光點。正是奧斯卡地第七魂技。堅挺金蒼蠅。知道這個時候他才把這個殺手锏拿出來。如果是熟悉唐三地史萊克七怪在這里。一定會明白。接下來唐三所要使用地攻擊。恐怕才是他所有攻擊最強地一擊。可惜。千仞雪對唐三地生活和習慣並不熟悉。她也絕不認為唐三還能興起什麼風浪。

右手一瞬間抬起在自己身前,炸開了最後一個魂環,唐三也終于有了最後一擊的力量。

噗的一聲,唐三噴出一口鮮血,過度的用力令他牽動了自己的傷勢,但他的右手卻就那麼在血液中一抹。奇異的一幕發生了,那血液中的淡金色悄然退去,留在唐三手中的,只有一個不大的透明水珠。而唐三的右手,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玉色。

千萬不要小看他這簡單的一揮,如果不是控鶴擒龍修煉到極致,不是玄玉手修煉到極致,他決不可能在揮手之間將血液中地水元素抽離出來,凝聚成水珠在自己手中。

唐三的目光變得更加前程了,在這一刻,千仞雪突然感覺到,唐三整個人仿佛都變成了一只手,而在他這只手中,握著地,就只有那一顆水珠,再普通不過,只是用水凝聚而成的水珠。

藍金色的光芒驟然收斂,在這個時候,唐三竟然收回了自己的武魂藍銀皇

代之的,是澎湃地白色霧氣透體而出,化為三朵巨凝聚在他頭頂上方。右手揮動之間,就以那一滴水珠為引,所有的霧氣在這一刻竟然瞬間收縮,完全收縮到那一顆水珠之中,令那水珠變成了晶瑩地乳白色。

唐三身上的變化雖然奇異,但此時的千仞雪心中卻更加逐定了,唐三連武魂都已經收了起來,他還能夠怎樣興風作浪呢?此時,她距離唐三就只剩下十米,唐三甚至已經能夠感覺到天使之劍上那金色火焰的灼熱,那是靈魂感受到地灼熱。

可是,唐三卻像是根本就沒有看到千仞雪似的,目光虔誠的看著自己的手。那通體如玉的手,和那乳白色的水珠。

“你應該感到榮幸,因為,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次施展地能力。”

閉上了雙眼,這一次,唐三是真的閉上了雙眼,下一刻,他整個人仿佛都陷入了一片白色之中,哪怕是千仞雪,也沒有看清他是如何動作地,那一點白色的水珠已經悄然消失在唐三右手之中。

“觀、音、有、淚。”

千仞雪前進地腳步停下了,她臉上的神色也為之凝固,她地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完全僵硬,甚至連腳下的動作還保持著邁前的樣子,可是這一步卻怎麼也沒有踏出,那不敢置信的神色很難令人相信竟然會出現在一個神的臉上。可千雪此時的神色卻就是那樣。

唐三的身體搖晃了一下,整個人完全依靠著八蛛矛的支撐才能夠穩定住身體,沒有倒下去。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色,但是,他的眼眸之中流露出的,卻是驕傲和勝利的光芒。

香滅了,這一炷香的時間也終于結束。隨之破滅的,還有千仞雪右手中用神力幻化而成的天使之劍,化為點點星光消失不見。

她緩慢的低下頭,充滿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胸前的位置,那堅硬無比,擋住唐三炸環狀態中全力一擊昊天錘的金色蛋殼上,此時已經多了一個小孔,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孔。甚至連周圍都沒有產生出一絲裂痕。

而就在她那件宮裝上,也同樣破開了一模一樣大小的小孔,那位置,正好是她的心髒。背後,同樣的位置,也破開了那樣一個小孔。兩者之間完全是貫通相連的。甚至那金色蛋殼後面,也出現了同樣的小孔。

一縷赤金色的血絲,順著千仞雪嘴角處流淌而下,是的,她的心髒被貫穿了。就被那一顆小小的,毫不起眼的乳白色水珠貫穿了。天使防禦破了,哪怕只是那一個小孔,但卻已經足夠了。千仞雪緩緩抬起頭,看著唐三,她的眼中此時已經充滿了迷惘。

“觀音有淚?這,這是什麼技能?我並沒有感覺到神的氣息。”她的聲音還能平靜,嘴角處的赤金色血液卻在不停的流淌。這一擊,還不足以要她的命,盡管心髒已經被貫穿了,但她還是能夠活著。這對于普通人來說是必死的傷勢還不能置他于死地。但毫無問的是,在這一擊之下,千仞雪也受到了重創。也就是天使之神受到了重創。

唐三歎息一聲,“我的力量還是不夠,否則,它就不該是從你的心髒貫穿而出,而是應該在你的心髒中爆炸。那樣的話,就算是神,恐怕你也要掉半條命吧。觀音有淚,觀音淚。”

“觀音淚?我從未聽過這樣的名字,這是你的自創魂技?”千仞雪呆呆的看著唐三。

唐三搖了搖頭,“不,我不能把它當成我的自創魂技,因為我沒有本事創造出如此神奇的技能。我只能告訴你,這是我唐門的第一魂技。唐門排名第一的暗器。”

是的,這貫穿了天使防禦,洞穿了千仞雪心髒地水珠,正是在玄天寶錄暗器百解之中,永遠排名在第一位的觀音淚。連觀音菩薩也要為之流淚,這是何等恐怖地暗器啊!

使用觀音淚有無數前提條件,玄玉手、控鶴擒龍、鬼影迷蹤全部要修煉到巔峰,同時,玄天功也要達到最高境界三花聚頂。同時,還有許多其他要求,一擊發出,將抽空所有力量。那是凝聚全身心的一擊。觀音淚其中的奧妙,哪怕是唐三也無法明白,他最多只是知道怎麼使用這種手法,卻並不知道觀音淚的原理。這就是唐門最強的暗器,遠遠凌駕于其他任何手法之上地第一手法。

不需要武魂,唐三最後的殺手锏,就是這顆觀音淚。他先前之所以沒能用出藍銀皇第九魂技,並不是他無法使用,而是它將自己最強的一個魂環炸環之力留給了觀音淚。這是他地最後一步棋,如果前面的所有努力都無法阻擋千仞雪的話,那麼,觀音淚就是他玉石俱焚的一擊。

唐三成功了,他成功地第一次用出了觀音淚,身體的虛弱根本無法影響到他內心的興奮,就像是在上一個世界中,他制造出了第一枚佛怒唐蓮時一樣,此時他心中的感覺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似乎下一刻就算是死了,也是值得的。唐三還清晰的記得,在上一個世界中,哪怕是唐門宗主,最多也只能使用處一擊排名第二地暗器菩提血,卻根本沒人能夠用出這觀音淚。而自己成功了,直到這一刻,唐三才能完完全全的肯定,自己已經站在了唐門地最高峰。

誰說人的技能不能傷害到神?觀音淚不就是完成了這個破神地過程了麼?哪怕沒有堅挺金蒼蠅為它增幅那一倍的攻擊力,唐三也可以肯定,觀音淚必然能夠破開千仞雪那天使防禦。在觀音淚地描述中,只有簡單的一句話:【無視防禦,永不落空】

簡單的八個字,卻充分說明了觀音淚是一個怎樣的技能。

唐三很想開懷大笑,可惜,他現在連大笑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

“唐門排名第一的暗器?”千仞雪身上的金光重新出現,嘴角流淌的赤金色血液停止了,看著唐三,她眼眸中流露著極其複雜的感情。哪怕是重傷之下,她依舊擁有絕對強大的力量,她的心在猶豫,猶豫著要不要違背賭約立刻將唐三擊殺。

“那麼,你這唐門是不是哪位神明留下來的傳承?否則的話,你為什麼能夠施展這種臉神也無法抵擋的技能

,這一定是神留下來的。”千雪喃喃的說道。

“不。”唐三堅定的道:“這不是神的力量,而是人的智慧。經曆了無數代唐門先祖,凝聚了他們全部智慧的力量。

”說到這里,唐三那蒼白的面龐上充滿了驕傲的光輝,看的千仞雪都不禁呆了一呆。

淡淡的金光在千仞雪身上流轉,她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晴不定,幾次想抬起手,但卻終究沒有那麼做。

深吸口氣,看了一眼不遠處已經滅了的香,千仞雪像是猛的下定決心一般,“你走吧。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立刻走。三天,按照賭約規定,你只有三天時間逃走。我不需要你臣服了。三天之後,我將全力以赴的對你展開追殺。將使用天使之神全部的力量,也包括神器的力量。你只有三天。”

唐三身體一震,贏了,自己真的贏了,不只是贏了這場賭約,也贏了千雪的心。與這場戰斗相比,更加重要的是那一天一夜之間,自己對于千仞雪性格和態度的判斷。如果有半分差錯,那麼,現在的自己就只會是一具尸體。

“謝謝。其實,你有很多機會可以殺我的。但你卻一直給了我機會。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但我是幸運的。千雪,如果有一天,你真正敗在我手中,我定當饒你一次不死。”唐三平靜的對千仞雪說著,他的神色極為認真,盡管此時的他已經是那樣的虛弱,可是,看著他的神色,千仞雪竟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唐三那強烈而真實的自信。

“你先好好想想三天之後怎樣面對我的全力追殺吧。你很聰明,甚至是我見過的最優秀地控制系魂師。但是,當絕對的力量降臨時,就算你地計策再好,也將毫無作用。人力有時盡,而神是沒有止境的。唐三,先後兩次讓你從我手中逃脫,但你也教會了我很多東西。面對敵人,絕不能給對方留下任何機會。我還要謝謝你才是。”

唐三淡然一笑,“有一點你說錯了,神的力量也並不是無盡的,神力也有用盡的時刻。下次見面地時候,我想,我應該能看到你真正的神力了。再見。”

充滿留戀的看了一眼插在遠處地面上地海神三叉戟,唐三猛一咬牙,他知道,自己沒有拿回這件神器的機會,千仞雪也絕不會允許自己拿走這件神器。能夠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完全透支了自己所有的能力。轉過身,有些艱難的俯下身體,強忍著劇烈地暈眩感,催動八蛛矛快速律動,朝著遠方而去。

當唐三離開那一刻,他心中想到的竟然是,早知道會面對這樣的對手,就應該多管小奧要上幾根毛毛蟲和幾個金蒼蠅了。

唐三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千仞雪的視線之中,過了半響,千仞雪終于忍不住,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赤金色地鮮血,噗通一聲,直接坐倒在地面上。但她臉上卻流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唐三啊唐三,你聰明如斯,卻終究錯了一點。我相信,你一定是第一次使用這個技能,竟然連它真正地威力也不知道。沒錯,它是從我的心髒穿了過去,可是,我地心髒也真的已經破碎。如果在它上面你能再凝聚上一份神力,說不定,就真地能夠殺了我。”

觀音淚穿過了她的心髒,所過之處,心髒爆裂,心脈破碎。哪怕是千雪這樣的神級強者,此時此刻也根本沒有再動手的力量了。她全部的神力都凝聚在自己心髒的位置,模擬出一顆心髒來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神的力量雖然強大,但心髒卻依舊重要。哪怕是她的力量,也需要至少三天,才能重塑心髒。先前種種猶豫的作為,都是千雪做給唐三看的,她只是不希望唐三看到自己受創如此之深而已。觀音淚的威力,只有真正體會了才能明白,千仞雪相信,如果自己不是神,根本就不可能從那一擊中活下來。但是,她也下定決心,絕不會再給唐三施展這樣一擊的機會。觀音淚需要時間蓄力,同時,下次面對唐三,自己身上必將穿上天使神裝。

“謝謝你告訴我。”正在這時,唐三的聲音突然從千雪後方幽幽傳來。千雪大吃一驚,猛然扭頭,看到唐三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已經站在了海神三叉戟旁邊。他的一只手已經抓住了海神三叉戟。

唐三怎麼會就那樣甘心離去呢?他早已將海神三叉戟看作是自己最好的伙伴。那是海神的榮耀。哪怕自己能夠活命,卻拋棄了這份榮耀,那麼,唐三知道,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再繼承海神之位。

所以,在離開千仞雪的視線之後,他釋放了自己的瀚海護身罩,利用隱身的能力悄悄的摸了回來,抱著萬一的可能,從後面接近自己的神器。

也正在他來到海神三叉戟旁邊的時候,聽到了千仞雪自言自語的聲音,他這才開口說道。

千雪驚怒交加的看著唐三,沒有海神三叉戟,這家伙已經那麼不好對付了,讓他拿回神器會出現怎樣的情況,千仞雪真的不知道。

“不要激動,千萬不要激動。心髒破碎可是大事。憑借你的神力,慢慢修複吧。你要知道,雖然你現在有著足夠的力量暴起殺我。可是,你殺了我,你自己恐怕也會堅持不住吧。就算不死,也會落下永遠無法治愈的傷勢。倒不如遵守賭約。我們三天後再見。”

自從遇到千仞雪之後,唐三臉上第一次流露出了輕松的笑容,向千雪點了點頭,悄然轉身,這一次,他才是真的走了。

他沒有攻擊千仞雪,不只是因為他此時的虛弱,他更加明白,哪怕是心髒已經破碎,千雪也依舊擁有殺死自己的能力。所以,在這個時候他依舊保持著冷靜,沒有半分貪心,就那麼轉身離開了。

看著唐三消失的背影,千仞雪險些又噴出一口鮮血,在星斗大森林中遇到唐三,是她與唐三的第二次較量,和上一次相比,實力更加不成比例。可是,自己還是輸了。唐三雖然也受了重傷,可是,輸得依舊是自己啊!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三天,唐三,我到要看看,三天時間,你能逃得了多遠。緊咬牙關,千仞雪閉上了雙眼,開始對自己心髒

塑的過程。

唐三很滿足,一邊吃下幾根大香腸,一邊快速地朝著星斗大森林外面而去。此時他身體虛弱,無法飛行。但自身的修複能力借助恢複大香腸地效果已經開始快速的修複著他的身體。唐三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自己就能恢複正常。三天,已經足夠自己做很多事了。有了這三天的緩沖一切皆有可能。

緊握海神三叉戟,他從未像現在這樣對這件神器充滿了感情,失而複得,水乳交融的感覺似乎變得更加強烈了。唐三暗暗發誓,不論遇到什麼困難,他一定不會讓海神三叉戟再與自己分離。

海神三叉戟也像是感受到了唐三地心意似的,溫熱的感覺從黝黑地戟身中傳入唐三體內,滋潤著他的身體。唐三本身強悍的恢複能力加上藍銀皇右腿骨的自我修複,快速地修補著他的身體。

五個時辰後,唐三終于走出了星斗大森林。如果是全盛狀態,他只需要三個時辰就可以了。要是飛行的話,時間甚至會更短。但他的身體狀態確實太差了。用了五個時辰他已經是竭盡全力。

不過,這五個時辰趕路的過程中,他的傷勢也已經恢複了三、四成,魂力恢複了兩成左右。唐三驚喜地發現,自己的魂力似乎又有了飛躍。雖然他此時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但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竟然邁過了九十六級地關卡,成功的進入了一個新地境界。要知道,九十五級到九十六級,雖然只有一級的差距,可魂力地差別卻相差一倍啊!

全身破碎的魂環需要三天時間來恢複,這三天,也正是唐三全力逃走的三天。此時發現自己的魂力再做突破,顯然對于三天後能否真正逃脫千仞雪的追殺增加了重要的砝碼。

當然,唐三絕不會自信的認為自己真的能夠與千仞雪抗衡了,他不知道千仞雪擁有怎樣的神器,但天使神裝是肯定存在的。那可是六塊進入了神級的魂骨。其中蘊含的威力可想而知。唐三在贏了賭約之後,就已經下定決心,在自己成神之前,絕不再和千仞雪硬碰硬。在自己身上吃了這麼多虧,千仞雪也絕不會再給自己任何機會了。

出了星斗大森林,唐三又前行了十里左右停了下來,開始修煉。這里應該已經出了千仞雪神念感知的范圍。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想要真正的不被她在三天後殺掉,現在這個速度是不行的。而從這里到海邊還有一段不短的路。必須要恢複全部實力,才有可能在三天內趕到目的地,與伙伴們彙合。一旦進入了大海之中,那麼,自己就能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哪怕她真的能夠找到自己,在大海中與她對抗,就要比在星斗大森林更有優勢了。海神的傳承者如果在大海中還被對手殺了,那麼,自己就真的不配繼承海神神位了。

盤膝坐下,這一次,唐三沒有像往常那樣,將海神三叉戟插在身邊,而是橫放在了自己的雙腿之上,他要時時刻刻的感受著自己這個伙伴的存在。

閉上雙眼,唐三直接進入到了修煉狀態。當他內視自身的時候,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苦笑。沒有仔細觀察他還真沒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竟然殘破到了這個程度。要不是背後的神級八蛛矛以及藍銀皇右腿骨和海神三叉戟的力量支撐著,恐怕早就倒下去了。

今天是唐三第一次炸環,他充分的享受了炸環帶來的恐怖威力,但是,炸環之後的副作用在這個時候也就完全顯現了出來。首先是虛弱。魂力恢複的速度只有平時的五分之一不說,那不斷傳來的虛弱感就令人險些發瘋。

沒有了眾多魂環,自身身體屬性也被大幅度削弱了,這就影響到身體的恢複速度。而此時唐三體內的經脈損傷之大,尤勝吸收千鈞蟻皇三兄弟魂環之後的情況。至少有五分之三的經脈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破損,由于他此時魂力不足,藍銀皇右腿骨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技能所能起到的修複作用雖然很強,但速度卻要慢了許多。

仔細感受了自己的身體狀況,唐三一邊開始凝神修煉,一邊他的心也沉了下來。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狀態,想要恢複到全盛時期,至少需要一天半的時間,而剩余的一天半,就算自己拼命飛行,也是不可能趕到海邊的。也就是說,無論如何,自己都有被千雪追擊的可能。沒錯,瀚海護身罩的隱身能力確實奇佳,但唐三卻知道,自己先前能夠潛入千仞雪背後不被她發現,那是因為她的心髒破碎,正處于虛弱之中。而當她再次追擊自己的時候,將會使用屬于天使之神的全部神器和實力。到了那時候,自己還能不能在她追殺時隱藏住身體不被她發現就很難說了。唐三幾乎可以肯定,千雪一定有追蹤自己的方法。

盡管如此,現在的他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有坐下來,靜靜的修煉,他現在就告訴自己一件事,在這三天的時間內,自己能夠距離大海越近,就越安全。

唐三很聰明,但是,千仞雪對他的評價中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唐三的冷靜。兩世為人,實際上他的年齡應該已經超過了五十歲,他的心態是同齡人遠遠無法相比的。

大師在收唐三為徒之後,首先交給他的,就是冷靜二字,作為一名控制系魂師,如果不能保持一顆冷靜的心,那麼就永遠都不會成功。

所以,唐三在越是面對危機的時候,他就越冷靜,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才能在危險降臨之時力挽狂瀾于即倒,往往能人所不能,創造奇跡。

因此,就算在現在前途如此不明朗的情況下,唐三還是先冷靜下來,默默的修煉,盡可能的調整自己的狀態,一點一滴的恢複著身體,而不是急于求成。因為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自己最不能出差錯,否則,就真的完了,連最後的機會也將失去。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九十八章 絕對壓制,大須彌昊天錘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章 太陽聖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