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一章 傳承開始,獻祭,海神斗羅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一章 傳承開始,獻祭,海神斗羅

可是,海神傳承要付出的,是波賽西大人的生命啊!看著那已經緊閉的大門,哽咽著說道,“你們難道忘記了麼?我們能有今天,波賽西大人給與了我們多少幫助。沒有大人,就沒有我們。可現在我們卻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我受不了。”

海馬斗羅歎息一聲,道:“大人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或許,這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結果吧。自從那個人再次來到這里之後,大人就變了。難道你看不出,她的心也隨著那個人的死而死去。活著對她來說才更加痛苦。”

“好了,都住口吧。讓我們等待海神大人的降臨。也為波賽西大人祈福。”海龍斗羅緩緩走到最前面,單膝跪倒在地,雙手在胸前擺出一個姿勢,不再開口。

其他六位聖柱守護斗羅,包括心中充滿不甘的海魔女也排列在海龍斗羅背後跪下,七人臉上,都流露著深切的悲傷之色,默默的祈禱著。

海神殿內。

大門閉合後,這里頓時變成了一片漆黑。盡管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但這一次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的。小舞、戴沐白、奧斯卡、甯榮榮、馬紅俊、朱竹清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唐三身上。他即將進行神詆的傳承了啊!一旦完成,他就將成為真正的神。那可是神啊!一個真正的神。

每個人的呼吸都不自覺的變得急促起來,看著唐三地目光也變得有些微妙。其中最多的情緒就是興奮和羨慕。當然,也有一絲淡淡的擔憂。雖然他們不知道海神之心破碎後會對唐三的傳承有那麼巨大的影響,但他們總知道神詆傳承是件很有風險地事。

戴沐白猛的抬起右手,一把抓住唐三的肩膀,“小三,一定要成功。”

奧斯卡把自己壓箱底的各種高級香腸都拿了出來,遞到唐三面前,用行動來支持他。唐三微笑著向他搖了搖頭。人類魂師的輔助技能對于神來說是沒有作用的,這一點從唐三滅殺深海魔鯨王時暫時調動了修羅神之力後無法接受甯榮榮九寶琉璃塔增幅就能看出來。所以,這些香腸在他傳承的過程中是不會有作用的。

馬紅俊直接給了唐三一個大大的熊抱,“三哥,一直以來你都是我心中的偶像,在我心中,就沒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到地。這次也一樣。”

甯榮榮就像和朱繡清約好了一樣。二女一左一右。來到唐三身邊。同時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都說美女地鼓勵能產生無窮力量。三哥。你可不要讓我們失望哦。”出奇地是。戴沐白和奧斯卡並沒有流露出半分嫉妒。他們眼中就只有鼓勵。

小舞最後一個來到唐三面前。其他人都站到一旁。不去看他們。將這最後地時間留給他們。

唐三拉起小舞地雙手。送到自己嘴邊。“小舞。我向你求過婚地。你也答應過我。放心吧。就算再難再苦。為了讓你成為我地新娘。我也一定會成功。”

小舞地眼圈紅了。她猛地撲入唐三懷中。雙手摸著唐三地面龐。癡癡地看著他。“哥。我愛你。為了我。你一定要活著。你記著。不論你是人、是神、是鬼。我都會永遠跟隨在你身邊。”

唐三當然能夠明白小舞話語中地含義。他地心驟然揪緊了一下。用力地給了小舞一個擁抱。在她額頭上那血紅色地烙印處留下了一個吻痕。這才松開手。瞬間騰空而起。身形一閃。已經登上了那座他曾經拔出海神三叉戟地平台。

驟然間,史萊克六怪都清晰地感覺到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動彌漫在自己身體周圍,在他們額頭上,當初曾經出現過地魔紋再次顯現。不論是黑色五芒星也好、六芒星也罷,還有甯榮榮那紅色的七芒星。六個人額頭上的光芒幾乎同時亮起。給這黑暗的世界增添了幾分光彩。

仿佛有一股特殊的力量牽引著他們,六人同時騰空而起,各自飛躍上了一座平台。

海神斗羅波賽西低沉的聲音在海神殿內回蕩,“你們都已經准備好了麼?”

“是的,我們准備好了。”包括唐三在內,史萊克七怪同時呐喊出聲。決定未來命運的時刻終于來臨了。如果說這個時候他們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但在這種時候,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堅定的信念,必定成功的信念充斥在心頭。每個人都拿出了自己最佳的狀態。

波賽西緩緩舉起手中的金色權杖,長達三米的權杖,通體雕刻著魔紋,杖處是宛如長矛一般的菱形凸起。那長矛尖端下方五寸處,鑲嵌著一顆菱形的金色寶石。當波賽西將它高高舉起的時候,明亮的金光已經從那塊菱形寶石處瞬間點燃。刹那間,照亮了整座海神殿。

“站到平台的中央。”波賽西淡淡的說道。此時此刻,她面龐上多了一抹潮紅色,就在這一瞬間的工夫,她仿佛重新變得年輕了似的,活力迸。眼神中的悲傷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興奮。

波賽西仰天狂呼,“等待了一百年,這一刻終于就要來臨了。偉大的海神大人啊!您的仆人終于能夠完成您交付的任務了。”

淡淡的金色從波賽西腳下開始升起,在這一刻,她整個人似乎都進入了一種特殊的呃狀態,那淡金色的光芒,正是波賽西的魂力,這也是史萊克七怪第一次看到,這位海神斗羅真正的展現出自己的力量。

在那淡金色光芒的渲染下,波賽西的頭無風飄揚,澎湃的金色光芒掩映之下,一個接一個魂環從她體內釋放而出。每一個魂環上,都蒙上了一層淡金色地光彩,隱約能夠看到,全部九個魂環里,最低級的都是萬年級別。

這就是守護著海神島的大祭司,海神斗羅的實力。毫無問,當年她所經曆的頂級八考曾經帶給她巨大地好處。這位只要是在大海的范圍內就無敵于全大陸的強,此時正用她的力量點燃著神聖的儀式。

燦爛的金光,越來越強盛的金光將海神殿內的每一個角落都完全照亮,唐三曾經在拔出海神三叉戟的時候點亮的魔紋,此時在波賽西所釋放地金光作用下再次閃亮,神聖的氣息,另每個人內心中的雜念都被完全

盡管這是唐三的神詆傳承,但能夠見證這一幕,對于史萊克七怪地其他六人來說也是極為重要的。只有真正經曆過這種神力地洗禮,他們才有可能在未來的時間中也達到這樣的層次。

唐三站在波賽西身邊,靜靜的感受著波賽西所釋放出的能量心中大為震驚,原本他以為,自己的魂力達到九十九級後,應該足以與波賽西這樣等級地強相比了。可實際上,當波賽西真正釋放出自己的威能後唐三才明白,就算大家都是九十九級強,實力卻依舊有所差距。

比比東如果和波賽西相比,那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波賽西身上那神聖地氣息無是來自于海神的力量,而且,在她身上,海神地能量已經潛移默化到每一分能量之中,包括她的九個魂環中,都充滿了海神地氣息。

如果非要讓唐三找一個參照來相比的話,唐三能夠想到的就只有千雪,眼前的波賽西,就像是沒有第十個魂環的千仞雪。她雖然還是九十九級,但毫無問的是,她的一只腳已經踏入了神級層次,只是因為她的使命才令她永遠也無法真正的走入那個世界。

難怪,以深海魔鯨王那樣強大的實力也不敢過于靠近海神島,更不敢來與之抗衡,有波賽西在,再加上海神島上所凝聚的海神之力,就算是現在的千雪想要將海神島毀滅,也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就是海神留下的力量,也是波賽西忠誠于海神所得到的力量。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的神色變得十分平靜,他在默默的等待著那最後時刻的來臨。

身影一閃,波賽西的身體已經變換了一個位置,從先前與唐三並肩而立移動到他面前,與他面對而立。此時的波賽西,就連雙眼都已經變成了金色,她身上的九個魂環同時擴張開來,增大到直徑三米開外。唐三只覺得一陣溫熱的能量從自己身上掠過,他的身體就被波賽西的九個魂環籠罩在內了。

九個帶著淡金色的魂環同時籠罩兩個人,這種奇景對于史萊克七怪來說還是第一次見到。龐大的能量波動依舊十分柔和。只是這點亮了的海神殿卻已經變得無比炫麗。

璀璨的魔紋大多以波浪的形式出現在海神殿內,密布在殿頂、殿壁以及它們腳下的七座平台之上。那金光,就像是水銀一般在慢慢的流淌,神聖的能量波動令這里的空氣似乎都孕育著海神的氣息。

波賽西手中的權杖此時就在她和唐三之間,全掌上的金色菱形寶石變得越來越亮,但那光芒卻一點也不刺眼。在那金光的照耀下,唐三額頭上的海神三叉戟烙印也漸漸的閃亮起來,溫熱的感覺瞬間蔓延全身,在這一刻,唐三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活躍起來了似的,在盡情的舞蹈。

也是在這一刻,一直沒有被海神能量壓制的修羅神能量也被那柔和的溫熱能量漸漸壓迫,一點一滴的從唐三的左臂處褪去,竟是再也無法成為阻礙海神能量傳遍唐三全身的力量。隱約中,唐三感覺到,修羅神之力已經被波賽西引動了海神殿內的海神之力重新逼回到了自己的昊天錘之中。

這座海神殿,感覺上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法陣,而唐三所在的中心平台就是這法陣的陣眼。

金色的六芒星開始在唐三與波賽西腳下亮起,這個巨大的金色六芒星直徑足有五米,六芒星的六個角,分別指向另外六座平台,六道金光,分別從那六個角釋放開來,射到那六座平台之上。頓時。六道巨大地金色光柱,從那六座平台處驟然升起,每一個光柱都布滿了所在的平台,也同時將唐三的六個伙伴身體完全吞噬在其中。

六怪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被一股奇異的能量所牽引,他們地精神力都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一種特殊的精神波動與他們的靈魂連接在一起,在意念中,他們感覺到自己就像是支撐起了房屋的一根柱子,身體再也無法移動分毫,就連呼吸的節奏也被那金色的光芒所控制了。

波賽西注視著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唐三,你真的已經准備好了麼?”

唐三沒有絲毫退避,目光澄澈的注視著波賽西地雙眸,更新最快“是的,我已經准備好了。”

波賽西的聲音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海神,是掌控大海一切生靈的神。作為海神地傳承,你將為了保護你的子民而不遺余力。唐三,你能夠做到嗎?”

唐三毫不猶豫地道:“我能。”

波賽西再問,“海神是光明的代言人,是大海的掌控,你能讓自己的心中善良永存,將海神的力量永遠用于正義麼?”

唐三再次肯定的道:“我一定將海神地正義帶給人間。”

波賽西道:“海神,擁有統馭大海一切的力量,作為海神地傳承,新一代的海神,你要時刻記住,不能辱沒了海神地尊威,要將海神的神光播撒在大海地每一個角落,用你的神力輔助你的子民。不讓任何外敵入侵。”

“是的,我一定會做到。”

波賽西的目光仿佛要洞穿唐三的身體似的,兩人目光接觸,唐三並沒有試圖閃避或是阻擋,任由波賽西那凌厲的目光看入自己眼眸的最深處,就像是看透自己的靈魂一樣。他知道,波賽西的問題並不是例行公事的詢問,而是代表海神做出的詢問,也是來自于海神的考驗,如果在這個時候,唐三內心之中出現絲毫的猶豫,那麼,他都將無法傳承海神的神力。

波賽西看到的,是唐三的內心世界,她的目光捕捉到的,也是一個完美無缺的內心世界。

滿意的點了點頭,波賽西手中權杖前點,讓那權杖上的菱形金色寶石貼在了唐三額頭處的海神三叉戟烙印之上,“海神的榮耀將因你而延續。”

一股灼熱的能量驟然從那菱形寶石內注入到唐三的腦海之中,唐三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在一瞬間炸開了似的,那曾經多次出現過,蒼老而渾厚的聲音在這一刻再次響起,而且充滿了激昂的情緒,“海神九考,第九考,海神傳承,開始。”

不需要任何對考核的解釋,僅僅

單的十幾個字,立刻就令唐三的精氣神提升到了前所峰。六年的努力,通過了海神八考,這最後的時刻終于來臨了。唐三又怎能不興奮呢?

光芒閃耀,波賽西將權杖高高舉起,一道金光電射而出,直接射在了大殿的頂端正中心位置。頓時,強烈的金光從天空中波賽,唐三腳下的金色六芒星頓時亮了起來。

金光閃耀,濃郁的光芒將唐三和波賽西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而那從權杖中射出的金光卻在這一刻散開,化為一共十三道金光從天而降,在六芒星外圍,形成了十三團金色的火焰。

一個巨大的金色虛影從波賽西背後漸漸浮現出來,這個身影唐三再熟悉不過,正是那曾經救過他性命,傳授她神技的海神啊!只不過,波賽西背後出現的這個海神虛影比唐三曾經見過的要清晰的多。雖然依舊看不清相貌,但卻能夠看到,他身上穿著一套華麗的金色鎧甲。

“神聖之門即將開啟,海神的神詆即將傳承,海神的候選啊!請走入海神為你開啟的大門,用你的力量、你的心、你的靈魂以及你所有的一切去接受海神最後的考驗吧。”

波賽西的聲音突然變得無比高昂,整個人的情緒似乎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她手中的權杖轟然破碎,與之同時破碎的,還有遍布在波賽西身體周圍,將她與唐三一起籠罩在內地九個魂環。

那九個魂環破碎的一瞬間,唐三只覺得周圍的空間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真實起來,他地身體已經無法移動,全身都被一股浩然博大到他無法想象的龐大能量鎖定。

強烈的金色火焰在他身體周圍騰空而起,那似乎正是波賽西魂環破碎後出現的能量,同樣的火焰,也在波賽西的身上燃燒著,她臉上的神聖和威嚴漸漸的消失了,看著唐三,剩余的只有慈祥的目光。

“不”唐三拼命地想要呐喊,可是,他卻一點聲音也無法出,眼看著波賽西身上的金色火焰漸漸由淡金色變成亮金色,再由亮金色變成赤金色,而波賽西的身體,也正在這火焰顏色的變化中漸漸地消失。

“孩子,不要難過,這是我的使命。當我成為海神島大祭司,海神殿地管理那一天開始,這一天的到來就已經注定。作為海神島的大祭司,我不但要保護海神島的一切,傳揚海神的恩澤,同時,也要成為新一代海神的引路人。現在,這所有地一切我都已經完成了,接下來,你就只能依靠你自己的力量了。孩子,我已經活了一百多歲,和你曾祖一樣,我們這個年紀,都不算夭折。不用悲傷,海神大人賦予我地使命我必須要去完成。這一點,我和千道流的身份是一樣地。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千雪雖然已經成神,但千道流作為她的引路人,也必定和我一樣,為了神詆地傳承而獻祭,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只有用我們的身體為引,以我們的能量作為溝通的橋梁,才能將真正的神力引,幫助你完成這神詆的傳承。如果,唐晨還活著,或許我會有些遺憾,但他現在已經先我一步而去,我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呢?”

唐三的眼前已是一片朦朧,在這一刻,他腦海中出現了很多記憶中的片段。他還清楚的記得,波賽西在知道了他要進行海神九考之後,曾經在考核中流露出殺機。此時他才明白為什麼波賽西會有那樣的反應,自己的海神傳承,是需要以這位海神斗羅的生命為引導啊!

唐三也想起了他們再次來到海神島上時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的神情,原來,他們並不是因為即將完成使命而失落,而是為了海神斗羅波賽西即將為了海神傳承而獻祭悲傷。

如果早知道這樣,自己還會選擇進行海神傳承麼?為了海神的延續,波賽西不僅付出了她的青春,她的一生,到了最後,竟然也還要再付出她的生命。

“孩子,不要哭。死亡並不可怕,對我來說,這反而是一個很好的解脫。原本,在你開始海神九考的時候,我心中還有些不甘,甚至有些不平衡和排斥。也曾經試圖以自己的力量來影響你的考核。那並不是因為我怕死,更不是因為我想違背海神大人的命令。而是因為我心中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未了。我還想要見到唐晨。而我的願望你已經替我完成了。這一世,我和他未能結成伴侶,現在我就要追隨他而去了。我相信,在另一個世界,我一定能夠和他在一起吧。接下來,所有的一切就只能依靠你自己的力量了。雖然,你已經沒有了海神三叉戟的幫助,但我已經見證了你所創造的太多奇跡,相信這一次也不會例外。你一定會成功的,一定會成為真正的海神。能夠將你送到海神傳承之路,看著你走向這最後一步,其實,我比唐晨要幸運,去吧,孩子,用你的堅強、勇敢和無盡的意志力接受海神大人的最後考驗。祝你成功……”

波賽西的聲音漸漸變得悠遠而輕微,她的身體也在那赤金色的火焰中漸漸消失,而周圍的能量也在這一刻變得暴戾起來,赤金色的光芒化為一道巨大的光柱,將唐三的身體完全吞噬其中。

唐三的心很痛、很痛。唐晨的死對他來說本就有不小的刺激,而波賽西此時為了他的傳承而獻祭,卻更令他心如刀割。這一對老人,在自己的晚年還要經曆如此磨難。上天對他們也太不公平了。

劇烈的痛苦侵蝕著唐三的心,身體周圍雖然變得越來越灼熱,但和內心地痛苦相比,卻根本不算什麼。

波賽西前輩,您的付出一定不會白費,我一定會完成您和曾祖的遺願,獲得海神神詆的傳承。唐三本就是個執著的人,他絕不會因為悲痛而沉淪,只會化悲痛為力量。在這一瞬間,他地意志力變得無比凝固,眼看著周圍的赤金色火焰卻沒有半分畏懼,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也是因為這個動作,唐三現,自己的身體又能動了。所有的赤金色火焰突然在他面前收斂,一扇赤金色火焰燃燒著的大門出現在唐三面前。

說是門,卻根本沒有真正的門存在,那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火焰形成的門戶,那赤金色的火焰似

唐三招手。

唐三知道,這是波賽西以生命為代價換來的,海神傳承之門。是她為自己開啟了這扇大門啊!

用力地深吸口氣,將肺部充滿,唐三右手緊握海神三叉戟,義無反顧的向那扇赤金色的大門走去。

……

海邊。一身華麗宮裝的千雪突然毫無預兆地睜開了雙眼,看向那無邊無際的大海,兩道實質地金色火焰驟然從她眼眸中噴吐而出。在她背後,天使聖劍瞬間浮現而出,緩緩從後面漂浮到她身前。

一絲有些怪異的神色出現在千仞雪面龐上,“要開始了麼?唐三,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不愧是我這一生之中唯一看上的男人。我就在這里等你,等你傳承海神之後,看是你能夠戰勝我,還是我能把你征服。”

不再為了阻擋唐三傳承神詆而努力,千仞雪的神念已經變得無比通達,再沒有半分雜念,她的心,也在這段時間的修煉中真正地進入了神的境界。所有天使之神地能力正在被她一點一滴的消化吸收。現在地她,才真正的成為了天使之神,真正擁有了神地力量。

……

當身體穿過那赤金色的火焰之門時,唐三只覺得自己全身都被束縛住了一般,巨大的壓迫力仿佛要將他的身體擠碎似的。但是,當他一步跨過這扇大門之後,所有的壓迫力卻在瞬間消失。周圍的景物瞬間變換,已經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是一個藍色的世界,剛一來到這里,唐三就現,身體的壓力雖然沒有了,但自己卻無法呼吸。周圍是通透的深藍色,他的身體在下降。

這是……,唐三冷靜的打量著四周,在身體下降的過程中,他已經感覺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什麼。

和千仞雪在進行天使之神傳承時所在的真正天使神殿不同,唐三來到的,竟然是水底世界。

天使之神,是屬于天空的,而海神則是屬于海洋的。所以,天使之神傳承時,千仞雪所處的,是在無盡星空中的天使神殿,而唐三傳承海神神詆,出現的地方卻是海底世界。當然,這個海底世界並不是存在于現實世界之中。只有穿過海神傳承之門,才能來到這個地方。

身體下沉,顯然是因為手中海神三叉戟的重量,唐三下沉的速度很快,而身體周圍的壓力也開始增大,只是周圍的光線卻並沒有因為他身體下沉而生改變。

這就是海神傳承之處麼?唐三用一道海神之光控制著自己的海神三叉戟,將重量維持在與海水浮力相等的狀態下。同時,他的身體也因此而懸浮在這片光線不變的海水之中。他要先看清楚周圍的情況才行。

穩定住身體,定下心神,將因為波賽西獻祭的悲傷埋入心底,唐三才開始打量眼前的一切。

當他的目光從平行轉向下方時,他的內心之中頓時出現了無與倫比的震撼。整個人的表情再這一刻都僵住了。

那是什麼?唐三看到的,是宮殿。是的,就在他下方千米之外,就在這片光線不變的大海之中,一座巨大的宮殿靜靜的在那里佇立。

達到九十九級魂力,玄天功登峰造極,唐三完全可以憑借內呼吸來支撐自己的身體,至少在短時間內絕不會有問題。可眼前這一副奇景的出現,卻令他險些因為驚呼而喝下海水。

那座宮殿之大,比唐三見過的天斗帝國皇宮最大的宮殿還要大上十倍。哪怕是從千米之外看去,它依舊是那麼的宏偉。

單獨的宮殿坐落在海底,目光所及,那宮殿的高度至少超過了兩百米。長和寬都超過了千米。這是何等宏偉的宮殿啊!而且,在那宮殿外圍似乎有一圈淡淡的金色光罩,似乎正是因為這光罩的存在,才將這海底世界照亮。

太美了,唐三心中不禁感歎一聲。這應該才是真正的海神神殿吧。用海神三叉戟的重量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唐三緩緩朝著下方的海神神殿落去。傳承海神神詆之位,毫無問,將在這座宏偉的海神神殿中進行。

很快,唐三就來到了那層金色光罩邊緣,就在他想要直接穿過光罩進入其中的時候,問題卻出現了。

一個冰冷的毫無生命氣息的聲音在他周圍海水中響起,因為聲音的出現,海水還出現了輕微的抖動。

“只有海神之心的擁有才能進入海神神殿,沒有海神之心,不得進入。”

這聲音是如何傳來、是誰出的,對于唐三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現,自己竟然真的無法進入到這看上去很薄的金色光罩之內。

那不知道是什麼能量形成的,但卻極為堅硬,堅硬的光罩將唐三阻隔在外。

怎麼辦?不能進入這片光罩之中,毫無問,就無法進行海神的傳承。可是,唐三又怎麼拿得出海神之心呢?為了救他,海神之心已經破碎。眼看著傳承就在眼前,因為失去了海神之心,唐三的麻煩已經來了。

唐三冷靜的站在光罩之上,並沒有因為眼前出現的難題而氣餒,他很清楚,既然當初的海神神念肯救下自己而犧牲海神之心,那麼,眼前的傳承就不是沒有機會的。而且,這片光罩感覺上雖然堅硬,但他簡單的判斷了一下,這光罩最多也就是相當于神級的防禦。而唐三在一定程度上,通過大須彌錘之法加上他自身的力量,卻已經擁有了神級的攻擊力。或許,打破這光罩並不是不可能的。

一邊想著,唐三調轉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令戟刃向下,雙手握在海神三叉戟的戟杆之上,重力控制技能釋放,令海神三叉戟瞬間達到一百零八萬斤的重量,同時,他也釋放出了自己的藍銀皇武魂。全身魂力驟然提聚,海神之光也從額頭處的海神三叉戟烙印處電射而出,注入到海神三叉戟內。他已經做好了破壞這光罩,強行進入海神神殿的打算。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章 兩個傳承選擇,海神還是修羅神?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二章 海神與修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