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四章 愛之一字,心靈感應的救贖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四章 愛之一字,心靈感應的救贖

照順序來看,這海神傳承的八關之中,前七關很可能自己能否從七情中掙脫出來才對。是了,一定是這樣的。

想通這一點,唐三心中頓時豁然開朗,劇痛從右腿傳來,藍銀皇右腿骨開始剝離所產生的痛苦也沒能打擾他心中的明悟。

如果海神能夠感受到唐三此時內心中的變化,一定會大為欣慰。因為,如果有海神之心在,對唐三的提示,就是七情考核。原本海神傳承時應該考的是六欲,對應魂師的六塊魂骨。但唐三卻是個例外,擁有外附魂骨八蛛矛的他,本身魂骨為七,這才由六欲改成了七情。

人有七情六欲,這是人類情緒的根本,是不可避免的。任何人都不能例外。這種考核的難度可想而知,就算有事先的提示,在海神能量的干擾下想要通過都極為困難,更何況唐三先前是得不到任何提示的,直接就進行了考核。難度之大,幾乎沒有通過的可能。

但是,在海神打開的方便之門再加上幾分運氣的成份在內,已經摸清了海神傳承中難關內容後,再想要難住能夠將海神親和度通過海神八考提升到百分之一百一十五的唐三,就不太可能了。唐三沒有讓所有的人失望,從第三關開始,他的傳承頓時變得順利起來。

第三關,考核的是一個“哀”字,抽離的是唐三的藍銀皇右腿骨,隨之出現地,是一副虛幻的場景。而這副場景,正是當初為了救下唐昊,唐三之母阿銀瞬間選擇獻祭時地情景。而唐三只要是舉手之勞就能救下幻境中的母親。那充滿哀傷的氣氛,極其容易令人沉淪。

但有了前兩關的經驗,不論眼前幻境如何,唐三始終抱元歸一,緊守心神。更令他有些驚喜地是,他的紫極魔瞳破處幻境的效果在這里也能使用,畢竟,紫極魔瞳並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幻境雖然擁有強大地迷惑力,但唐三還是強行撐住了。輕松過關。而藍銀皇右腿骨,也化為了一朵藍銀草,最普通的藍銀草,在金色光暈的環繞下,平靜的留在了第三個小平台之上。

緊接著,第四考,剝離的是唐三的左腿骨,出現地依舊是幻境,這一次,幻境的主角換成了小舞,展示的正是小舞為唐三剛剛獻祭完畢,靈魂即將小三的一幕,從而引起唐三內心的強烈恐懼。

有了之前三關地經驗和明悟,唐三其心如鐵,強行壓制住自己被海神神力影響的情緒,再次過關,邪魔虎鯨左腿骨化為一條巨大的虎鯨形態,在第四塊圓形平台上游弋。

到了這個時候,唐三海神傳承地全部八關已過其四,當這第四關也通過了之後,唐三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出現了變化。原本金色地骨骼、肌肉和經脈,開始漸漸紅,變成了類似于千仞雪全力動攻擊時的赤金色。經過了四個情緒地變化洗禮,海神之力在影響唐三情緒的同時,也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他的身體,同時,海神神詆正在一點一滴的融入他的身體。

到了此時。唐三還剩下三塊魂骨沒有被剝離。而唐三也知道。這三塊魂骨才是最為重要地。

八矛達到神級。與他不分彼此。還可以為他警惕。天青牛蟒右臂骨中大明地靈魂可以給他提醒。藍銀皇右腿骨那是唐三母親留給他地。其中充滿了愛意。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邪魔虎鯨左腿骨雖然出自于十萬年魂獸邪魔虎鯨王。但作為左腿魂骨本身地重要性就不算太大。而且唐三也能夠完全壓制它哪怕是在剝離後產生情緒對自己地影響。所以。這前四關都相對輕松地度過了。當然。前提條件還是因為唐三能夠在短時間內想通這海神傳承真正要考研地題目。才會如此容易。

可是。這之後地四關就要困難地多。先不說修複海神三叉戟。單是七情地後三個就不是那麼好過地。先。唐三地軀干魂骨乃是百萬年魂獸深海魔鯨王處所得。毫無問。深海魔鯨王恨死了他。連尸體都被損壞。在唐三通過它這一關地時候。深海魔鯨王不但不會幫他破除迷惑。恐怕他存在于魂骨中地靈魂還會盡可能地幫助海神神力迷惑唐三。這塊魂骨也是最為重要地。難度自然要大增。

至于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就更不用說了。作為大腦所在地魂骨。它給唐三帶來地痛苦無也將是最為劇烈地。而且。這塊魂骨還融合了當初海神之心地部分能量。在通過考核時會出現什麼狀況。唐三心中一點底都沒有。

最後。再說那原本不應該成為問題地泰坦巨猿左臂骨。作為左臂骨。本身就在所有魂骨中排名靠後。而且又是來自于泰坦巨猿二明地。以二明和唐三地關系。也絕不會拖他後腿。但關鍵地是。現在這條左臂魂骨之中可隱藏著修羅神地神力。唐三幾乎可以肯定。想要將這塊魂骨從自己身體里抽離出來。將會困難重重。哪怕是修羅神之力已經被壓制在自己地昊天錘之中也是一樣。

事實證明。唐三地判斷是完全正確地。第五關剝離地魂骨。正是他地頭部魂骨。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

幾乎只是在魂骨剝離開始的一瞬間,唐三的大腦就陷入了一片空白,那並不是劇痛帶來的,就像是他被海神送到這里時一樣,根本就無法控制,他的精神世界中就已經感覺不到任何東西了。

淡淡的紅色開始出現在這空白的世界之中,那紅色緩緩凝聚,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桃心狀,出現在眼前。唐三自己的身體也隨之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他想要控制著自己地紫極魔瞳去破處眼前的幻境,卻根本無法做到。一點能量都調動不了。在這個意識世界中地他就像是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就在這時,周圍的景物突然一變。原本蒼白的世界多出了無數光彩。

綠色的大森林、清澈見底地小湖,蟲鳴鳥叫之聲在耳邊回蕩,清新的空氣令人忍不住的不斷做出深呼吸。在這絕美的畫卷中,湖邊地一塊大石上端坐著一名全身白衣的少女,長長的黑一直垂到湖水之中。她手里拿著一柄小小的木梳,正在輕輕的梳理著。

一幕,唐三呆住了,小舞,是的,哪怕是不去看三也知道,這是自己的小舞啊!

此時的他,就站在距離小舞只有兩米的地方,突然,小舞側過頭來,充滿美感的挽起自己地長披在身後,露出了她那毫無瑕疵的精致容顏,看著唐三,嫣然一笑,“哥,你知道麼?”

“知道什麼?”唐三下意識的問道。

小舞眼中充滿了快樂地微笑,“媽媽說,女孩子的頭一生中只能讓一個男人梳理,你願意幫我梳頭麼?”

“願意,我當然願意。”唐三迫不及待地回答著。濃烈的愛意瞬間充滿了他地心,此時在他的心中,已經再容不下任何東西。能夠為小舞梳頭,和她在一起過著快樂的日子,那是唐三內心之中最渴望的事。

小舞俏臉微紅,給她那動人的嬌顏上更增添了幾抹豔麗的色彩,羞澀的輕輕抬起手中木梳,有點不敢去看唐三,輕聲道:“給你。”

抬起手,唐三想要去接那木梳,但他的手卻停在了空中。

這是幻境,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境,我怎麼可能和小舞在星斗大森林中央的湖邊呢?雖然這是精神世界,可是,如果自己上前一步去接下木梳,那麼,很可能就是現實中的自己也邁出了這一步,離開了那平台的中心。

如果唐三此時能夠施展任何一個魂技,他都有拿到木梳的把握,可是,在這精神的世界之中,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但就算是這樣,唐三心中也充滿了對小舞的愛意,在他的七情之中,最難克制的就是這個愛字,在他心中,最為脆弱的也就是這個愛字。可以說,這是他最大的破綻。

哪怕明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境,唐三也無法硬起心腸拒絕面前的小舞。只是呆呆的看著她,一動不動。

半晌,小舞緩緩抬起頭,看向唐三,她的目光已經變得有些呆滯,晶瑩的淚珠,圍繞著眼圈轉動著,她沒有去看唐三,只是看著自己遞出的那柄小小木梳,她的聲音在哽咽中帶著幾分顫抖,“哥,你不願意為我梳頭麼?”

“不,我願意,我願意。”濃烈的愛意,沖破了理智,唐三情緒激烈的呐喊著。他怎麼忍心看著自己的小舞傷心呢?哪怕是幻境中的小舞,他也根本無法拒絕。

……

海神島,海神山,海神殿。

海神斗羅波賽西獻祭了自己的生命才為唐三開啟了通往傳承之地的大門。這所有的一切也同樣都看在史萊克六怪眼中。

他們的身體被金光吞噬著,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濃郁的能量不斷從那扇門中湧出,在通過他們所在的平台浸潤著他們的身體,而與此同時,他們六人的精神力也融為一體,與那赤金色火焰燃燒著的光們連接在一起,成為了光門持續開啟的保障。

海神神殿不像天使神殿,有專門來往于傳承之地的門戶。千道流的獻祭也和波賽西的獻祭不一樣。千道流的獻祭只是為千仞雪打開這扇門戶,只要千雪完成天使之神傳承,自然就能憑借自己的力量開啟門戶返回。

而波賽西不但要打開通往傳承之地的門戶,同時也是用自己的力量創造出這扇門戶,如果門戶關閉了,那麼,就算唐三成為了海神,也將永遠無法回歸人類世界,只能留在傳承之地。

因此,海神傳承的時候,就需要有六個人來維持這扇門。本來,在海神的安排下,這應該是七聖柱守護斗羅來完成的。但是,波賽西卻知道,史萊克六怪和唐三一心,也通過了至少是黑級地海神考核,雖然他們的實力略微弱一些,但他們地精神力卻絲毫不比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差,由他們來進行守護,效果會更好。

當唐三進入傳承之地那一刻開始,史萊克六怪就能夠看到他所有的行動,他們的視野也伴隨著唐三一起進入了那傳承之地,甚至連唐三精神上的變化他們也同樣能夠看到。這就是維持這扇通往傳承之地大門所得到地好處之一了。能夠觀看神詆的傳承,對于他們未來自然會有莫大的好處。

他們眼看著唐三破開海神神殿外的阻隔進入神殿內部,也看到了真正地海神。當然,隨著唐三開始傳承,他們的視野也進入到了那金色的世界,不可能留在海神神殿中看到那兩位神的對話。

在唐三闖第一關的時候,眾人還為他捏了把冷汗,但隨著唐三想通了通關的關鍵,連過四關,眾人也漸漸放松了下來。

唯一還處于情緒緊張地,就只有小舞,倒不是因為她不放心唐三,而是大明對唐三的提醒,令她心中傷感,所以她的情緒還是緊繃的。

此時,六人的視野都沉浸在唐三所處地精神幻境之中,也完全能夠看到、聽到這幻境中唐三和小舞的對話。

在戴沐白、奧斯卡等人看來,這個幻境對唐三根本就沒有一點難度,他前面的關卡都輕松通過了,又怎麼會想不出眼前地一切並不是真實的,這小舞也只不過是個幻影而已呢?

當唐三呐喊出聲地時候,除了小舞以外,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甯榮榮、朱竹清都不禁呆住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聰明絕頂的唐三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沖動,過不了這七情地第五關。

惟有小舞,此時才真正明白唐三的心,他是不願拒絕我啊!盡管幻境是假的,可是在這幻境之中所呈現的,卻完全是真實的內容。甚至包括這梳頭的來源都是真實的。情緒受到海神神力影響的唐三,內心中的愛意完全奔湧出來,理智終于被感情沖破。愛之一字,令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正在進行海神傳承。

面對如此情景,盡管在那濃郁的金光包裹之中身不能動,但小舞還是全力的嘶喊著:“哥,那不是我,那不是我啊!”

小舞的聲音,在海神殿內回蕩,也喚醒了呆滯中的史萊克五怪,但他們誰都知道,小舞的聲音是不可能傳到那個世界去的。小舞那聲嘶力竭的哭喊,也令他們的心都沉到了谷底,要是不能通過海神傳承,小三就完了……

但是,答案往往不是絕對的

們以為唐三真的完了的時候。幻境中的唐三卻停前的一瞬間。

低下頭,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的右臂,唐三眼中濃烈的愛意沒有消失,但卻已經轉移了目標。

是的,他聽到了小舞的聲音,哪怕只是在內心深處聽到了一絲極其微弱的呼喊,而且他聽到的也只有其中的四個字:那不是我。

可是,這已經足夠了。小舞的嘶喊,拯救了唐三,他聽到了她的聲音。是啊!面前的幻境再像小舞,她也不是我的小舞,我只能為我的小舞而梳頭,而不是她。

轟 更新最快

所有的幻境轟然倒塌,當唐三回到海神傳承的金色世界時,他立刻看到,一個藍金色的骷髏頭骨出現在自己面前,其中隱約透出的光芒,正是當初與海神之心一模一樣的光芒啊!

連唐三都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夠聽到小舞的聲音,並不是因為小舞的嘶喊有多麼用力。而是因為他與小舞之間的心靈感應。

心靈感應是確實存在的,譬如雙胞胎之間,常年的夫妻之間,父子等至親之間,都有出現心靈感應的可能。

而唐三和小舞之間的心靈感應,自然是因為當初小舞為他的獻祭。盡管小舞的魂環和魂骨唐三都已經歸還了她。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兩人曾經真正意義上的融為一體。在這種情況下,小舞的靈魂與唐三的靈魂產生了一條無形的橋梁。面對唐三的生命危急,小舞聲嘶力竭的呐喊中,這道橋梁為他們傳遞了那細微的聲音,盡管只是一瞬間,盡管是在不同地世界,但還是喚醒了唐三,讓他從最容易露出破綻的七情第五,愛之一字中掙脫出來。

唐三大口大口地喘息著,體內魂力不規則的高速運轉著,看著自己的右臂,回想著剛才小舞那微弱而焦急的呼喚,一股暖意彌漫心間,盡管他在魂骨剝離地痛苦中備受煎熬,還要承受精神上的不斷考驗,但小舞的呼喚聲卻令唐三的精神力凝聚提升到了前所未有地程度。也伴隨著他從這第五關中沖出,唐三的皮膚表面,出現了一層淡淡的藍金色,消耗的體力似乎恢複了些許。

海神傳承是不會停止的,當那藍金色如同水晶一般的頭骨伴隨著第五平台飛回本位之後,第六個平台又已經飛了出來。這一次,那只剝離魂骨地手變得極為巨大,金色的大手直接出現在唐三正面一米處,驟然做出虛抓的動作。

就是這看似簡單的動作,唐三卻感覺到仿佛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剝離了似地,前所未有的巨大痛苦一瞬間充斥在他體內每一條神經之中。

毫無問,軀干魂骨是所有魂骨中最大的一塊,也是標准人體六魂骨中最重要地一塊,它的剝離自然會產生出無與倫比地痛苦。全身的骨骼、肌肉就像是都擰在了一起似地,那龐大的神力根本就不是唐三所能抗衡,因為軀干魂骨的剝離,劇烈的擠壓、拉扯令唐三七竅中同時流出了鮮血,就像是七條小蛇一般流淌而下。只不過,唐三那原本是金色的血液中,此時已經染上了淡淡的藍色。由最初的金色,度過赤金色,再進入到眼前的藍金色,海神的神詆之力正在潛移默化的融入到唐三體內。當然,想要完成傳承,他就先要在這劇烈的痛苦中忍耐過來。

噗,唐三鮮血狂噴,眼前一陣模糊,盡管他的身體抗性極強,自身的意志力更是遠超常人,可面對這種程度的痛苦,就算是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因為劇痛,他只覺得自己的大腦就像要炸開一般。

不,絕不能就此認輸,唐三仿佛看到了深海魔鯨王的嘲笑,又仿佛看到了小舞的焦急。咬緊牙關,在面前那巨大的拉扯力中,他硬是半分不同,任由身上的肌肉再怎麼扭曲,任由那痛苦對他產生多大的刺激,他也硬是咬牙強撐,他的牙齒已經咬入了自己的嘴唇,雙手的指甲更是完全摳入了掌心的厚肉之中。

雙腳緊緊扣住地面,因為劇痛而用力過度,以他那神級的骨骼,竟然也承受不住,十根腳趾,除了比較粗壯的兩根拇指外,剩余八根已經全部斷裂,但就是這樣,也依舊狠狠的摳在地面上,那麼堅硬的海神傳承平台,竟然被他的腳趾硬生生的摳出了幾個凹陷。

紫色的骨骼漸漸從唐三胸前出現,雖然那只是魂骨,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是能量凝聚而成,但感覺上卻像是自己軀干部分的所有骨頭都被抽離了身體似的。而且親眼看到,更是帶有極強的視覺沖擊。

劇烈的痛苦,令唐三忍不住厲嘯一聲,緊握的雙拳猛然捶打在自己胯部,仰起頭,長在腦後飄揚,也帶起無數汗水和血水混合的液體,在空中飛散。就在他那長嘯聲中,體積最大的軀干魂骨終于從唐三身體剝離了,他甚至還從未使用過這塊魂骨帶給他的技能。

軀干魂骨看上去是由脊椎連接著肋骨形成的,通體紫色,落在那飛到唐三的第六個圓形平台上停下。深海魔鯨王的虛影浮現在骨骼背後,一股強烈的惡念突然從唐三心頭冒起,而出現在軀干魂骨後方的深海魔鯨虛影突然變得真實起來,猛然後躍,直接跳進了那金色的海洋之中。

猙獰的大笑聲響起,“唐三,真是要謝謝你啊!給我送到了這傳承之地,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能完成的最後一步,終于可以完成了。這海神神詆之位,還是有我來繼承吧。”

一邊說著,那躍入金色海洋中的深海魔鯨王身體驟然變換,變成了唐三曾經與其相對時的人形,雙手一揮,一個巨大的紫色漩渦就出現在了他面前,已經盛放有唐三魂骨的六個平台頓時朝著他的身體周圍飛了過去。圍繞著深海魔鯨王旋轉起來,就連那兩個還沒有吸取唐三魂骨地平台也有搖晃欲動之態。

怎麼會這樣?唐三大吃一驚,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那深海魔鯨王確實是靈魂之力,而且,他那眼神也是一模一樣,而且,自己身體周圍地海神氣息頃刻間消失不見,就連皮膚上的藍金色都在快速褪去。而同樣的藍金色,開始漸漸浮現在深海魔鯨王身上。

不,不

曆盡千辛萬苦,才走到了眼前這一步,怎麼能讓深逞了呢?強烈的憎惡感充滿唐三心間,右手一揮,將先前豎直漂浮在他身邊地海神三叉戟就抓了過來。黝黑的三叉戟前指,唐三怒喝道:“深海魔鯨王,你竟然沒死?”

深海魔鯨王嘿嘿一笑,雙手之間的紫色漩渦變得越來越大,那兩個空著的圓形平台開始漸漸朝著他地方向飛去,“誰說我沒死,沒錯,我確實是死了。但你也太小看我這百萬年積蓄的靈魂之力了。就算被你收入到魂骨之中,我的靈魂也不會被滅。我一直等待著這個機會,沒想到,機會真的來臨了。哈哈哈哈,我還要多謝這海神的傳承才行。

現在,這海神神詆之位是我的了。小子,念在你將我帶到這里,等我成神之後重塑身體,就留你個全尸好了。”

面對深海魔鯨王裸地挑釁,唐三突然笑了,手中舉起的海神三叉戟緩緩放下,重新豎起在自己身邊,淡然道:“不用在演戲了。這對我來說是沒用的。曰喜怒、曰哀懼、愛惡欲、七情具。你這第六關考驗的就是一個惡字罷了。海神神力將我帶入這真實的感受之中,而且還是確有可能生地情況,從而更有代入感,再加上直接對我情緒的影響,確實容易讓我上當。可惜,惡這個字並不是我的破綻。哪怕是深海魔鯨王你地靈魂配合海神的神力想要阻撓我進行傳承也不可能。過了愛那一關,我還有何畏懼?眼前這一切不過都是幻境罷了。別說你地靈魂可能脫離魂骨重新出現,就算是你能做到,你認為,在這充滿海神神力的世界,在我地傳承過程中,還能容你破壞麼?要是你的靈魂真的能夠離開魂骨,也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

聽了唐三的話,深海魔鯨王突然臉色大變,他身下的金色海洋突然奔湧起來,一柄巨大的金色三叉戟從海水中驟然而出,瞬間就穿透了他那靈魂之力凝聚的身體。無比威嚴的聲音在整個金色世界中想起,“妄圖破壞傳承,殺無赦。靈魂剝奪。”

“不”深海魔鯨王充滿驚恐的嘶號著,可是,在這海神傳承的世界之中,就算他的靈魂之力再龐大又能有什麼作用呢?眼看著他的身體就被完全撕成了碎片,化為一道道紫色的流光融入到先前從唐三身體上剝離出來的身體之上。

那塊軀干魂骨也隨之化為一條瘋狂翻動的紫龍,在圓形小平台上上下飛舞,半響之後才漸漸平靜下來,就像唐三那化為青龍的右臂骨一樣,漂浮在平台正上方。

看到這一幕,唐三卻愣住了。一股寒氣驟然從背脊處冒起,因為他突然意識到,先前的一切竟然並不是他意料中的幻境,而完全是真實的。那深海魔鯨王,竟然真的是他的靈魂凝聚成的。否則的話,就不會有他靈魂被破壞的一幕,而是應該隨著自己揭露出真相,所有幻境全部破碎了。

深海魔鯨王,竟然,竟然真的沒有被自己徹底殺死,還將靈魂隱藏在魂骨之中伺機動。好一個百萬年魂獸,好一個百萬年魂獸啊!果然強大。

後怕的感覺令唐三不禁有些心神搖曳,他知道,如果剛才自己沒有走出惡念的話,或許,先前的一切就會成真,深海魔鯨王真的有可能接替自己來繼承海神神位。先前在軀干魂骨被剝離時,自己承受的痛苦那麼劇烈,恐怕也是有深海魔鯨王在其中作樂的因素在內。自己的精神消耗越大,他成功的可能性自然也就越大。

六個圓形平台重新飛到唐三身體周圍,而第七次的魂骨剝離痛苦也隨之而來,這最後的剝離,自然是出現在唐三的左臂魂骨之上。

出乎唐三意料的是,他的左臂魂骨並沒有出現什麼變化,和先前右臂魂骨被剝離時所稱受的痛苦差不多,比起軀干魂骨剝離時那種痛感就要輕多了。眼看著那魂骨順利的被剝離而出,朝著第七個圓形平台落去。

光影一閃,周圍的一切突然都變得虛幻起來,新的幻境出現在唐三面前,他驚訝的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個虛幻的夜空之中,空中繁星點點,仿佛在向他揭示著宇宙的奧秘。

一個金色的平台出現在唐三面前,在那平台之上,一個全身散著強烈金光的女人正漂浮在正中,但她面龐上卻流露著極度痛苦的神色,若隱若現的金色鎧甲,背後的六片金色羽翼都在緩慢的出現著,但她的臉部表情卻已經扭曲了,很明顯,她在承受著無與倫比的痛苦。

可就算她的面龐扭曲了,但唐三還是一眼就認出,這出現在自己幻境中的,正是天使之神的傳承千仞雪。

唐三的意識,如同一顆流星般,嗖的一聲,劃破長空,直接撞向了千雪的身體,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光芒一閃,他的意念就鑽入了千雪的頭部。

眼前豁然開朗,另一個場景出現在唐三眼前。

這是一個空曠的空間,唐三先看到的就是千仞雪,令唐三吃驚的是,此時的她,全身竟然是著的。那帶著金色的皮膚看上去是如此的嬌嫩,完美的身材更是沒有半分瑕疵,只是,她的目光卻有些呆滯,呆滯的凝視著前方。

順著千仞雪的目光看去,唐三心頭再震,他看到了一個年輕的男人。

藍色的長披散在背後,仿佛能夠看穿一切的藍色眼眸充滿了深邃的智慧之光,修長的身材高貴而優雅,在他面前,一張豎琴靜靜的漂浮著。他緩緩抬起手,修長的手指撫上了豎琴的琴弦,叮咚的脆響化為完美的旋律在這空曠的空間中回蕩著,而千仞雪,也正在一步步朝著他走過去,口中還呢喃哽咽的著,“唐三,為什麼會是你……”

是啊!那年輕的男人不正是自己麼?可是,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三章 魂骨剝離,海神八翼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五章 唐三:我的處男身只給小舞,海神神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