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五章 唐三:我的處男身只給小舞,海神神裝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五章 唐三:我的處男身只給小舞,海神神裝

腦高速的運轉著,結合最先出現的幻境,唐三漸漸明自己所看到的,應該就是千雪在傳承天使之神神詆時生的一切。

而此時自己所在的,應該就是千仞雪意識深處了。可是,那個出現在她意識中的自己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她的考驗麼?

沒等唐三多做思考,在他眼前的千仞雪已經走到了另一個他面前。

千仞雪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撲入了“唐三”懷中,她那動人的嬌軀,就像是水蛇一般纏上了那個“唐三”的身體。而那個“唐三”也反摟住千雪,兩人緊緊相擁,就像是要將彼此的身體融入對方似的。而且,那個“他”身上的衣服也已經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完美的身材和唐三本人並沒有任何區別。

唐三的實力確實強大,可眼前這樣的情景他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和小舞雖然已經定情多年,但兩人之間卻是清清白白,唐三自己也是個地道的處男。一個處男看著眼前的活春宮,那種刺激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其中的主角還有自己,另一個則是神。不論是視覺上的刺激,還是心理上的刺激,都在一瞬間攀升到了頂峰。

哪怕唐三只是在意識中看到眼前的這一切,也頓時產生出獸血沸騰的感覺,燥熱感傳遍全身,男人身體的本能也在瞬間昂揚。

千仞雪的嬌軀在那個“唐三”懷中不斷的扭動著,抵死纏綿,唐三從未見過的男女交合場面,就這麼在他面前上演。每一個細節都清晰的侵入他地意識之中,妙處呈現,那強烈的刺激看的唐三地意識都呆住了。

“啊”千仞雪一聲暢快萬分又帶著無限魅惑的呐喊中,她的長腿死死地纏繞在那個“唐三”的腰間,身體劇烈的痙攣著,唐三甚至能看到金色地液體從他們結合的部位流淌而下。

刺激,太刺激了。一個處男看春宮,這種刺激對于唐三來說是從未有過的。

而就在這時,眼前的一切突然變得虛幻了,那交合地場面漸漸消失,周圍只剩下空曠,唐三心中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而那燥熱感卻變得更加強烈。

突然。唐三現。自己地身體突然出現。似乎是意識回歸了本體。而他自己地身體卻也是著地。正在他微微愣了一下地時候。突然間。一個柔嫩滑膩地身體已經融入了他地懷抱之中。金色長飄揚。可不正是千仞雪麼?

此時地一幕。就像是千仞雪先前剛剛撲入那個“唐三”懷中時一模一樣。她那修長地大腿已然抬起一只。緊貼在唐三胯間。小腿勾起。勾著唐三地腰。整個嬌軀已經完全貼了上來。

按照先前看到地一切。毫無疑問。接下來將要上演地就是先前地一幕。只不過自己卻從一個看客變成了真實地體驗著。女人身體對于一個處男那種強烈地刺激感被十倍放大。唐三地皮膚上都出現了一層淡淡地玟瑰紅色。強烈地刺激令唐三地呼吸變得粗重了。眼眸中也開始出現了金色地血絲。千仞雪那帶著甜香地火熱呼吸不斷噴吐在他身上。充滿魅惑地呢喃聲在唐三耳畔響起。“我要……。給我……”

海神山。海神島。海神殿。

全身籠罩在金光中地史萊克六怪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另一個世界中傳承地景象。戴沐白、奧斯卡和馬紅俊三個人幾乎異口同聲地喊道:“完了。”

他們也是男人。也有過女人。他們自然很清楚唐三所面臨地刺激又多麼強烈。他們自問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是決不可能忍得住地。更別說唐三還是一個未經人事地處男了。

甯榮榮和朱竹清已經羞紅了臉,閉上眼睛不敢再看,此時此刻,她們甚至已經顧不上為唐三祈禱了。

小舞的目光則變得呆滯了,淚水順著面龐緩緩滑落,她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她卻心痛的無法呼吸。眼看著唐三被另一個女人的身體糾纏著,哪怕那只是幻境,她也無法接受。哥,難道你真的就這麼……

在這個時候,小舞只覺得全身一陣無力,她可以在唐三面臨生命危機的時候拼死幫他,可是,面對眼前的景象,作為一個女孩子,她卻什麼也做不了。

但是,就在下一刻,戴沐白、奧斯卡和馬紅俊卻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傳承中的景象。

唐三依舊靜靜的站在那里,他沒有動,只是,他那原本已經變得火熱的目光卻突然變得冷了下來。一個字,冰冷的從他口中吐出。

“滾。”

糾纏在唐三身上的千仞雪嬌軀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停下了她的動作,淚水從眼中狂湧而出,抬頭看向唐三,淒然道:“為什麼?”

唐三淡淡的道:“因為,你不是她。我的身體,只屬于小舞。”

轟,千仞雪的身體瞬間化為一蓬金色的火焰驟然爆,燃燒在唐三面前,也將眼前的幻境和所有的一切燃燒殆盡。

沒錯,肉欲是男人很難過的一關,但是,當幻境出現,當唐三眼看著那活春宮的時候,他就在心中默默的念叨著四個字。哪怕是在他看著活春宮看的獸血沸騰的時候,這四個字也始終彌漫在他心中。到了最後時刻,也正是這四個字將他的心拉了回來。

唐三默念的,正是先前小舞心靈相通傳給他的四個字:那不是我。

是的,千仞雪不是小舞,那不是自己的愛。再強,也比不上唐三對小舞的愛。在最後關頭,他驟然警醒,將自己從中強行拉了回來。除了小舞以外,任何女人從唐三身上所能得到的也只有四個字,郎心似鐵。

海神山、海神殿中,小舞哭了。她的心在顫抖,她的靈魂也在顫抖著。口中喃喃地只是重複的叫著一個字,“哥……,哥……”

景象恢複正常,第七個圓形小平台之上,左臂骨漂浮其上,在那金色的浪濤滋潤之中,化為泰坦巨猿地身影,雖然要小的多,但此時的泰坦巨猿卻完全變成了金色。注視著唐三,他地目光中只有溫和。

心中暗歎一聲,唐三終于明白為什麼千仞雪會在追殺自己之初那樣容忍了,

己沒猜錯的話,先前所看到的景象應該都是真實地。

千仞雪在進行傳承之時,在她的意識中竟然出現了與自己交合的一幕。而且,既然她已經成神,那一幕就應該對她成神有著幫助作用。難怪,她對自己會那麼容忍。

八關已過其七。唐三右手直接從如意百寶囊上抹過,那顆柔軟而充滿彈性的鯨珠已經出現在他掌握之中。他可沒有忘記海神對他說地話,想要通過這第八關,鯨珠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走到這一步,唐三臉上也不禁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皆過,如果不是海神之心破損,自己應該已經完成了海神的傳承。而眼前自己所要做的最後一步,也是自己最想做的一步,那就是重新喚醒海神三叉戟地神威。

第八個平台,漂浮到了唐三面前,同時漂浮過來的,還有那黝黑地海神三叉戟。

海神三叉戟看上去還是那樣充滿了深邃的氣息,只有那中間地空洞,令唐三心中隱隱作痛。

小心翼翼的將那柔軟地鯨珠按了上去,唐三摘下自己腰間的二十四橋明月夜,將盛放有一立方米之多的鯨腦毫無保留的傾倒而出,先抓起一塊,將已經被海神三叉戟孔洞擠壓的有些變形的鯨珠粘合在那里。然後,他將海神三叉戟緩緩插在那一堆鯨腦之上。

湛然藍光從唐三額頭上的海神三叉戟烙印處電射而出,強烈的藍光照耀著海神三叉戟,毫無保留的精神力釋放,沒有任何技巧,唐三只是目光平和的注視著海神三叉戟,就那麼不斷的將自己的海神之光釋放。在他心中,只有虔誠的呼喚。

“回來吧,我的伙伴。哪怕是付出我的一切力量,我也要將你找回。更新最快。1。6。k。cn”

海神之光釋放的越來越強烈,那黝黑的海神三叉戟已經被包裹成了藍色。仿佛是受到了海神之光的影響,來自于深海魔鯨王的鯨腦也漸漸變成了藍色,緩緩的,一點一滴的融入海神三叉戟之中。

那顆鯨珠,也在變成藍色的鯨腦融合下,真正的鑲嵌在了孔洞之上,緩緩的吸收著來自于唐三的海神神光。

這個過程變得很漫長,平台周圍的金色海洋也隨之變得平靜下來,沒有波濤,到像是變成了一座無邊無際的金色大湖。

哪怕是精神力再強,也終究是有限的,更何況先前唐三在通過七情考核的時候,又消耗那麼巨大。漸漸的,他的精神力已經接近枯竭,甚至已經有些透支。但是,唐三卻依舊重複著海神之光的輸出,全身上下,唯一有些變化的可能就是眼神,從先前的平靜,變成了堅定。

剛才他對海神三叉戟說的那句話,是男人的承諾,這麼多的苦難都過來了,在這最後時刻,不論如何唐三也不會放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唐三的身體已經在顫抖,臉色蒼白如雪,額頭上的海神三叉戟烙印也變得越來越暗淡,但是,他卻依舊在咬牙支撐,說什麼也不肯停下海神之光的輸出。他心中有種感覺,如果自己這個時候停下來,那麼恐怕永遠也無法再恢複海神三叉戟了。

就在這時,唐三腳下的平台突然漸漸點亮,原本圍繞著圓台的那八個小圓台中除了來到唐三面前的第八個圓台外,代表七情的七個圓台開始圍繞著他的身體緩緩旋轉起來。每一個圓台上那金蒙蒙的霧氣都開始變成了強烈的金光,令唐三身體周圍的一切變得更加閃亮。

第一個動的,正是那早已進入神級,並且在唐三的努力下化為海神八翼的八蛛矛。海神八翼騰空而起,在那金色光柱的掩映下再次增大幾分,那波浪云紋上蕩漾出一層淡藍色地光彩,將整個海神八翼都渲染成了炫麗的藍金色。

承托著它的圓形平台瞬間飛出,來到了唐三頭頂地位置,一道灼熱的金光從天而降,籠罩在唐三身上,那藍金色的海神八翼也隨之飛起,飛舞中從天而降,落在了唐三背後。

熾熱地感覺傳來,已經近乎枯竭的唐三就像是被打了一記強心針似的,身體再次顫抖,但這卻是重生般快感帶來地顫抖。那灼熱的能量侵潤著他干涸的經脈,精神力重新奮起,原本已經極為微弱的海神之光重新變強。唐三只覺得海納百川般地龐大能量從背後湧入自己體內,瘋狂的奔湧中融入體內。那種快感是無與倫比的,再也沒有了力竭和虛弱。

唐三的精神力也頓時感受到變化的來源,就在他背後,八片巨大的羽翼分別連接在他八根肋骨之上,也就是原本八蛛矛所在地位置,藍金色的羽翼舒展開來,那龐大地能量,正是這八片羽翼由那金色的海洋中吸收而來。

伴隨著海神之光重新變強,在它照射下地海神三叉戟也開始出現了細微的變化,三叉戟上地花紋開始出現了淡淡的金色,而那枚鯨珠也開始變得透明起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鯨腦能量被海神三叉戟吸入其中。

隨著大量的能量融入體內,力量感充滿全身,唐三的眼神也在堅定中變得利起來,由瞳孔開始,逐漸變成了藍金色,並且快速的擴張到全部眼眸之中。

藍金色的光彩在海神八翼拍打下融入,那個將海神八翼釋放後的小平台也隨之消失在唐三頭頂上方。第二個平台,那承載了唐三天青牛蟒右臂骨的平台飄然而至,同樣飛到了唐三頭頂。

清亮的龍吟聲沖天而起,在空中回蕩,那清澈而充滿力量的聲音中,青龍騰空而起,脫離了圓形平台的范圍,沖入天空之中,筆直的朝著高空飛去。它那青色的身體在空中飛蕩的過程中,帶起大蓬的海水尾隨其後,而它也漸漸由青色變成了藍金色的巨龍。

轟,當那巨龍的身體攀升到肉眼難辨的高度時,驟然掉頭而下。整個金色海洋再次泛起驚濤駭浪,龍吟之聲始終不絕,光芒一閃,那巨龍瞬間縮小。

強烈的吸扯力牽引著唐三的右臂抬起,那縮小的藍金色龍纏繞而上,圍繞在唐三手臂之上。熾熱的感覺,再次燙慰著唐三的心,前所未有的力量感驟然融入,唐三的右臂仿佛進

一般,每一寸肌膚都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從延到肩頭。在那澎湃的能量之中,鏗鏘爆鳴響起,藍金色的鎧甲在強光掩映之下悄然出現。

肩膀處,是一只突出的龍,樣子並不誇張,但卻極具美感,肩鎧向下延伸,整齊的甲冑帶著龍鱗般的花紋覆蓋了唐三整條右臂,棱角分明,就連手掌和手指也不例外。完全貼合在唐三手臂的肌肉上,又偏偏沒有一絲堅硬的感覺,絲毫不會影響到唐三的行動。在右手掌心之中,還有一顆藍金色的寶石,一股強大的吸力由寶石處爆開來,吸引著那金色的海水融入其中。

頓時,更加龐大的能量融入到唐三體內。而唐三的身體也像是一個無底洞般吞噬著。

金色的海水,通過唐三這右臂上的藍金甲冑不斷的被引入體內,燦金的水柱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煞是炫麗。

在海神八翼和這堅實的海神右臂鎧支持下,唐三只覺得自己的海神之光的消耗與恢複已經能夠基本保持平衡。

不過,這才只是個開始,仿佛是受到了唐三那堅定的意志力影響,那圓形平台一個接一個的飛了過來。緊隨第二平台的天青牛蟒右臂骨之後,就是唐三的藍銀皇右腿骨。

晶瑩的藍銀草飄然而下,每一根草葉都化為一道流光,從唐三的腳下攀升旋繞而上,一直蔓延到大腿根部才停止,鏗鏘的爆鳴聲中,唐三只覺得右腿一緊,強大的力量感頓時傳遍全身。醇和的能量瞬間波動。藍金色的鎧甲伴隨著藍銀草帶來的絢麗光彩,與唐三的右腿完全契合在一起。

右腿的鎧甲上,與海神八翼一樣,覆蓋著波浪云紋,也將唐三地每一寸肌膚都保護在內,小腿側面,有三根如同骨刺一般的凸起,每一根刺狀物尾部都帶著如同小翅膀一般的弧度。

第三個圓形平台伴隨著海神右腿鎧地契合而消失。第四平台隨之出現。邪魔虎鯨王的虛影一閃而沒,強橫的撞在了唐三地左腿之上,頓時,唐三只覺得左腿傳來一股冰冷的感覺,與藍銀皇右腿骨帶給他的溫和截然不同。但這冰冷地感覺也令唐三精神一振。與右腿鎧一模一樣的左腿鎧出現,唯一的一點區別,就是在右腿正面,隱約中有著一道淡淡的光暈,如同利刃一般地光暈。那顯然是和邪魔虎鯨左腿骨原本的虎鯨邪魔斧技能有關。

每多一部份鎧甲與身體契合,唐三的力量都會幾何倍數的增強,額頭上海神三叉戟烙印釋放出的海神之光也會隨之增強。這些鎧甲成了唐三最堅實的後盾,也是將那海神神詆力量充分釋放出來最重要地神器。

當第四平台上的邪魔虎鯨左腿骨完成化鎧地過程與唐三身體契合後,接下來出現的卻並不是唐三預料中方有頭部魂骨地第五個平台,而是直接飛出了第七平台,泰坦巨猿左臂骨憑空而至,鏗鏘有力的爆鳴中,粗壯充滿棱角地左臂魂骨覆蓋,與右臂魂骨不同,左臂魂骨的肩鎧是平直突出的,並非龍形,而且左臂魂骨看上去要比右臂魂骨粗大一些,但整體的構成和波浪云紋卻是一模一樣的,並不因為兩臂鎧甲的不同而顯得不協調。反而充滿了力與美的感覺。

四肢魂骨齊備,再加上唐三背後的海神八翼。圓形平台周圍的金色海洋沸騰了,海水圍繞著圓形平台沖天而起,化為一個巨大的金色漩渦,在圓形平台周圍劇烈的旋轉著。龐大的海神能量風控的湧入唐三體內,似乎是在重塑著他的身體,改造著他身體的每一部分。

緊接著,第六平台飄飛而出,靈魂徹底破碎被全部融入魂骨中的深海魔鯨軀干骨騰空而起,從上方而落,當它還在空中的時候,原本紫色的魂骨就已經變成了藍金色的鎧甲,極其炫麗的軀干甲冑連同百葉戰裙一同落下。

鏗鏘的爆鳴中,充實的感覺從全身每一處傳入唐三體內,他的頭快速的延長,一直延長到腰部,色中沒有金,只有那如同大海般深邃無盡的藍。藍色長隨風飄揚,全身鎧將他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

由深海魔鯨軀干骨所化的軀干鎧甲顯得極為大氣,厚實的胸鎧,如同魚鱗一般的腰部鎧甲,以及光華流轉的百葉戰裙,與四肢鎧甲配合,都顯得那麼炫麗。在胸口正中的位置,一個足有拳頭大小的水藍色菱形寶石鑲嵌在胸鎧與腰部鎧甲之間,如果仔細注視,能夠看到那水藍色的寶石之中閃爍著如同深淵一般的漩渦狀光彩,與當初深海魔鯨王化身人類後所穿鎧甲上的紫色漩渦狀寶石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這塊寶石中所蘊含的,卻是純粹的海神之力。

四道光芒分別從唐三的雙肩以及大腿根部亮起,正是四肢鎧甲與軀干鎧甲結合的位置。同時亮起的還有背後連接著海神八翼的八根肋骨處。契合的聲音是那麼動人,在澎湃的海神能量簇擁下,軀干鎧甲完成了與四肢鎧甲以及海神八翼的融合,真正成為了一個整體。就在所有契合完成的一瞬間,那一直沒有飛過來的第五平台飄然而至。不再是飛到唐三頭頂,而是飛到他面前那方有海神三叉戟的第八平台上方。

頭部魂骨悄然飄起,在它周圍,仿佛出現了一個對應外面那巨大漩渦的小漩渦,頭骨開始出現變化,藍金色的光彩眩目閃亮,縮小版的三叉戟戟刃形態出現,連接它們的,是一個圓箍,形成了一個三叉戟藍金頭箍。

頭箍上那圓環的中央位置,是一個小型三叉戟的鏤空痕跡。當它飄飛而起,落在唐三頭上,將他那藍色的長束起時,那鏤空的紋路正好對應上了唐三額頭處的海神三叉戟烙印。頓時,強烈的藍金色光彩驟然爆,在唐三面前那一直被海神之光照耀的海神三叉戟也隨之出現了變化。

戟身再不黝黑,那曾經帶給唐三巨大神力的金色魔紋完全閃亮,強烈的金色混合著海神之光地藍色,化為璀璨的藍金色,蔓延到戟身的每一個角落。而那以鯨珠為主體,重新凝聚而成地海神之心也終于在這奪目的光芒照耀下變成了璀璨的菱形寶石。

同時出現變化地還有唐三那

箍上的三叉戟紋路,與唐三自身的烙印契合地同時,紋路已經化為另一塊小型的菱形寶石烙印在中央,令這藍金色的頭箍看上去更加完美而絢麗。

澄澈的沒有一絲雜質地海神之光正是從這頭箍正中射出,照耀在海神三叉戟剛剛形成的嶄新海神之心上。就在這一瞬間,唐三只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了這里絕對的核心,海神三叉戟那熟悉的氣息,更加親切的氣息頃刻間傳遍全身。

唐三背後的海神八翼驟然張開,強烈地藍金色光霧從他身體周圍騰起,伴隨著這光霧變得越來越濃郁,終于化為一道藍金色光柱沖天而起,澎湃的能量,與烙印在唐三靈魂最深處地一切融合成為了前所未有的龐大能量。

唐三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靈魂,他地靈魂已經真實的存在,就變成了一塊藍金色的菱形寶石,出現在他額頭正中的位置。與海神頭箍上的寶石內外呼應。唐三並不知道,靈魂實體化,就是成神的標志。從今以後,他的精神力已經正式進化成為了神念,海神的專屬神念。

充滿感情的看著眼前的海神三叉戟,唐三雙眼中的藍金色漸漸褪去,此時此刻,他已經完全明白了當初在獲得了瀚海乾坤罩後自己身體的變化。一直以來,魂骨經常會出現的灼熱感,應該就是海神之心帶來的能量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他的魂骨,令魂骨接受海神之力的浸潤,潛移默化的進化著。直到這最後傳承儀式的開始,這整個進化過程才算徹底完成,魂骨從體內剝離,在龐大的海神神力作用下,在唐三每通過一個七情考驗的過程中,逐一進化。進化成為了絕不遜色于天使神裝的海神神裝。

不,應該說,唐三的海神神裝更超過了千仞雪的天使神裝。天使神裝固然是天使之神留在人間的神器,每一塊天使神裝的魂骨都是接近十萬年級別的。可是唐三呢?唐三身上的哪塊兒魂骨又不是十萬年級別的了?就算是唯一不足十萬年的頭部魂骨,在與海神之心結合後與唐三的紫極神光技能融合,其威力之強,甚至更勝過了普通的十萬年魂骨。

盡管唐三的七塊魂骨來自于不同的魂獸,但它們的品質實在太高了,以百萬年深海魔鯨王形成的軀干魂骨為中心,這套海神神裝甚至要比當初海神自己的神裝都要強悍。尤其是,海神本應是沒有羽翼的,他是大海的神,但唐三卻多出了外附魂骨八蛛矛,八蛛矛完成了最後的究極進化,化為海神八翼,毫無問,令這套海神神裝如虎添翼,威力再次大幅增加。

每一部分鎧甲,都是由唐三的魂骨所化,也就意味著它們與唐三身體的完美契合。就算它們變成了鎧甲,卻也依舊是唐三身體的一部份。這一點永遠也不會改變。

轟,平台周圍,那巨大的漩渦突然爆裂,無比狂暴的能量化為颶風席卷著圓形平台,也席卷著唐三的身體和他面前的海神三叉戟。

唐三恍若不覺,此時此刻,他眼中只有那生命中注定的伙伴。右手緩緩抬起,他終于動了,這一刻,再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他做出這一動作。堅實的右手,被海神神裝覆蓋的右手,堅定而有力的握住了那重新燃起藍金色光彩的海神三叉戟。

就在唐三握住海神三叉戟的那一瞬間,劇烈的藍金色火焰驟然從他身上騰空而起,空氣中所有的亂流在這一刻仿佛都凝固了似的。下一瞬間,那燦爛的藍金色海神三叉戟,重生的海神三叉戟,已經被唐三高舉過頭,直指蒼穹。

轟,龐大的吸力從唐三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中爆出來,背後海神八翼上的波浪云紋更是閃耀著前所未有的奪目光彩,那由金色海水所化的亂流從四面八方,以閃電般的速度,瘋狂湧入唐三的身體,也湧入那海神三叉戟之中。藍金色的火焰,圍繞著唐三的身體,而從他腳下,一圈接一圈的光環緩緩升騰而起。

蒼勁的聲音,充滿了恭敬,從四面八方轟然響起:“海神第九考完成,海神神詆完美契合,海神再現。所有魂環修為提升五萬年。”

那一圈圈從唐三腳下升起的魂環是那樣的絢麗,令人震撼的絢麗。當初,唐三從千仞雪身上看到的,是黑色與紅色交加的九個魂環,每一個魂環上都渲染著金色的光彩。而此時此刻,從他身上出現的,則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第一個出現的魂環就是紅色,在紅色的魂環外,包裹著一層絢麗的藍金色。第二個依舊如此,以此類推,一直到第九個魂環都沒有絲毫變化,全部是以紅色為底,藍金色光芒外圍環繞。直到那最後升起的魂環才有所不同。那代表著神之力量的第十魂環,完全是璀璨的藍金色。

十萬年,全體十萬年魂環,作為一名魂師,哪怕就算唐三不是神,全部的十萬年魂環也是在太過震撼,哪怕是他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海神傳承,最後的獎勵,竟然是所有魂環修為提升五萬年,而曾經重新附加魂環的藍銀皇武魂,最低的魂環修為也有五萬年以上,五萬加上五萬,這就導致了唐三哪怕是第一魂環也變成了紅色。九紅一藍金,那是真正恐怖的神力啊!

此時此刻,唐三已經沒有了力量的感知,心中存在的,是掌控二字,是的,掌控所有的一切。

高舉過頭的海神三叉戟,再不會因為能量不夠而恢複黝黑色,它已經烙印上了唐三的靈魂,成為了唐三身體的一部份,就像那些由魂骨進化而成的海神神裝一樣,與唐三再無分彼此。那種感覺,是何等的美妙。

海神山、海神殿內,此時此刻,小舞也出現了變化,額頭上那紅色的圓點悄然破碎,渾厚的聲音在她腦海中響起,“頂級一考完成,陪伴海神完成傳承之路,疊加獎勵釋放,獎勵……”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四章 愛之一字,心靈感應的救贖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一十六章 海神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