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七章 滿城盡是綠幽幽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七章 滿城盡是綠幽幽

轟轟轟,四聲令整個嘉陵關都為之顫抖的劇烈轟起,接著幽冥白虎驟然沖入武魂帝國魂師軍團中制造混亂的機會,唐門破城小隊再次起了沖鋒。這一次他們的准備更加充分,助跑的距離也更遠,因為城頭的大混亂,禦堂弟子也騰出一些人手幫助力堂弟子支撐著那巨大的撞城錘沖向城門,令那五十萬斤的重量更加恐怖的爆開來。

巨大的凹陷出現在城門上,伴隨著這強橫的撞擊,天斗帝國百萬雄師也跟隨著怒吼出聲,他們的聲音成為了力堂和禦堂弟子們最大的動力,快速後退,第三次沖擊接踵而至。

一道道巨大的裂痕開始出現在城門相連的牆壁上,這生鐵門雖然足夠厚,也足夠堅實,但卻並不代表它們連接的城牆也足夠結實。巨大的生鐵門在撞擊中已經開始變形,連帶著周圍的城牆也越來越無法支持了。

嘉陵關城上,金鱷斗羅已是紅了雙眼,他當然知道城門被沖破會是怎樣的結果,“混蛋,反擊,阻止他們。就算是死也要給我頂住。”他這怒吼聲毫無疑問是朝著魂師軍團出的。此時在一連串的騷亂之後,魂師軍團那上萬魂師也已經定住了神。

幽冥白虎雖然強悍,但他面對的畢竟是數以萬計的魂師大軍,魂師的身體強度要遠遠超過普通人,在擊殺了數百敵人的同時,幽冥白虎也消耗了大量的能量,恐慌中的武魂帝國魂師們不斷將各種各樣的魂技釋放在他們身上,攻擊實在太多了,導致幽冥白虎整體的能量下跌速度甚至比先前面對四、五兩位供奉的時候還要快。

面對眾多魂師圍攻,雖然幽冥白虎每一次攻擊都能帶走數十名魂師的生命,但從它本身釋放出的光芒來看,他的攻擊已經不可能維持太長時間了,武魂帝國的魂師們也勉強清醒過來,大部分魂師的攻擊依舊朝著幽冥白虎傾瀉,少部分也已經騰出手來,朝著城下的唐門破城小隊再次動了攻擊。他們也知道,要是嘉陵關破了,他們也絕對好不了。

“戴老大,撤回來。”正在與六奉糾纏的馬紅俊不斷從空中動俯沖攻擊,因為身在空中,他對場上的局勢看的最清楚,武魂帝國這邊沒什麼人注意到那軟趴趴的趴在地上的碧磷蛇皇,他可是看的清楚。尤其是戴沐白那邊的武魂帝國魂師們已經調整過來,大量的魂師都在聚集力量向幽冥白虎動攻擊,在這樣下去,戴沐白和朱竹清的實力雖強,也要被耗死了。畢竟他們的多一半鑽石腸已經吃了,不可能再有完全恢複魂力的可能。正所謂蟻多咬死象,那畢竟是軍團級的魂師。

戴沐白也道不能再這麼下去,聽到馬紅俊的提醒,幽冥白虎再次迸出恐怖的爆力,龐大的白色能量瞬間席卷而出,這一次,足足有上百名魂師被轟擊的飛了起來,阻擋住了眾多攻向幽冥白虎的魂技,幽冥白虎也趁此機會倒躍而出,沒有再進入強們這邊的戰場,而是直接朝著城下跳了出去,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魂力也所剩無幾,必須要到安全的地方恢複魂力。身體尚在空中,幽冥白虎已經潰散,重新化為了戴沐白和朱竹清兩人。他們的神色雖然十分疲憊,但臉上的興奮卻是顯而易見的。從攻城戰開始到現在,毫無疑問,在戰斗中他們取得的戰績最為輝煌。

此時,嘉陵關城上,雙方強的戰斗中,天斗帝國一方已經占據了一定的優勢,憑借著城下甯風致、甯榮榮父女的輔助支持,再加上已經被重創了一部份敵人,現在武魂帝國一方需要那些八十多級的魂師們全力以赴,才能勉強配合幾位供奉和封號斗羅抵擋住這邊的攻擊。可這些魂斗羅的數量卻在快速減少著。小舞那如同幽靈一般的身影在不斷的瞬間轉移中憑借著她那強橫的柔技,一個接一個帶走著他們的生命。每減少一個敵人,他們遇到的阻力也自然會減少幾分。可以預料,這場戰斗,天斗帝國一方的眾強至少不會失敗。畢竟,小舞、馬紅俊和奧斯卡的多一半鑽石腸還沒有使用。他們隨時還能迸出最強的實力加入戰斗之中。

有著多一半鑽石腸的甯榮榮,持續增幅能力也足以維持到這場戰斗結束。

隨著幽冥白虎下城。負指揮地金鱷斗羅也算是暫時松了口氣。盡管幽冥白虎在這短短時間內斬殺了近千名魂師軍團地魂師。但畢竟城頭上地魂師數量眾多。只要穩住陣腳。天斗帝國就算在這邊強對戰中占據了上風。憑借著如此大量地魂師。他們固守嘉陵關也還是能夠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地。此時。在他地命令下。城內地弓箭手已經在盾牌兵地掩護下登上了城頭。紛紛就位。開始向城下傾瀉箭矢。巨弩也被調集起來。開始射。那可是重裝甲步兵手中地塔盾也完全無法阻擋地強橫防禦武器。

可就在金鱷斗羅這一口氣沒有喘勻地時候。他突然看到。一個臉色蒼白地老緩緩從城頭上站了起來。一身墨綠色地長袍。還有那標志性地墨綠色頭。令金鱷斗羅心頭驟然一沉。

這個人他當然認識。當初他前往武魂殿斗羅殿進行封號冊封地時候還是金鱷斗羅主持地。如果換作以前。金鱷斗羅當然不會將他看在眼里。但這個人。如果放在戰場上。卻是一個最為恐怖地存在。正是獨孤博。

獨孤博似乎感覺到了金鱷斗羅在看他似地。朝著這邊扭過頭來。咧嘴一笑。露出了森森白牙。此時他地臉色看上去十分難看。蒼白如紙。明顯是脫力了地樣子。但金鱷斗羅卻記得很清楚。在之前地戰斗中並沒有看到這位毒斗羅地出現。一股冰涼地寒意瞬間令金鱷斗羅四肢冷。整個人地身體都不禁為之顫抖起來。腦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就像是要驗證他地話似地。獨孤博地雙眼突然變成了綠色。臉上帶著充滿邪惡地享受似地。雙手同時做出一個向上烘托地動作。

沒有任何轟鳴或是氣勢驚人地爆炸。伴隨獨孤博地動作。氤氳地淡綠色氣體開始從城牆上升了起來。除了雙方強對戰地這段城

那淡綠色的氣體幾乎蔓延在嘉陵關城頭上其他地方角落處。看上去充滿了詭異。

剛開始的時候,那霧氣還十分淡化,並沒有引起武魂帝國這邊將士的注意,但是,當第一聲慘叫響起的時候,比先前幽冥白虎沖入魂師軍團中更強烈的騷亂生了。

第一個出慘叫的是一名弓箭手,他在張弓搭箭的時候,突然現,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變成了綠色,冰冷的感覺瞬間從心髒的位置傳來,他的慘叫,是在極度驚恐之中爆的。下一刻,他整個人都變成了墨綠色,一口同色的血液噴出,整個人已經悄然倒了下去。

不得不說,獨孤博的碧磷蛇皇毒雖然恐怖,但帶給人的痛苦卻並不強烈,當那冰冷的感覺傳入大腦的時候,劇毒已然攻心,不超過三次呼吸的時間,就會一命嗚呼。

當然,這是對于普通人而言,魂師的身體抗性要比普通人強得多,支持的時間自然也要多上一些。但是這多出來的卻是以秒來計算的。七十級以下的魂師,魂力每多一級,也只不過是能夠多堅持一秒而已。在那墨綠色光芒湧入全身的過程中,他們所能感受到的只是更多的恐懼。

整個嘉陵關內武魂帝國魂師幾乎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在城頭,當那氤氳的綠色霧氣遍布城牆的時候,他們現,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有部位變成了綠色。一些在先前戰斗中已經受傷的,立刻就毒身亡,就算是魂力較高的,也能清晰的感覺到那冰冷的氣息正在向全身蔓延。

那根本就不是魂力所能擋的,越是催動魂力,血液運行的速度就越快,死的也就越快,整個嘉陵關城頭上,都布滿了一層綠油油的光澤。

別說是身其中的武魂帝國魂師們,就算是城下天斗帝國這邊的將士也是一片駭然。呐喊的聲音都降低了許多。

雪崩與戈龍元帥對視一眼,兩人同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怖。雪崩和叔叔雪星親王本就和毒斗羅的關系十分親近。不過,隨著雪崩登基之後,接觸到的強越來越多,尤其是像唐三父子那樣的頂級強,令他們已經有些忽略毒斗羅的存在了。畢竟,獨孤博的正面戰斗能力在封號斗羅中實在不算什麼。就算是現在的黃金鐵三角所化黃金聖龍也能穩穩地戰勝他。

是,真正到了戰場上,他們才突然意識到,在所有的魂師中,真正能夠作為戰場大殺器的,並不是那些魂力超過九十五級的封號斗羅強,甚至不是那與對方神級強決戰于高空之中的藍昊王唐三,而是這在前幾次戰斗中不顯山、不露水,悄無聲息隱藏于本陣之中的毒斗羅。

到了這關鍵時刻,毒斗將自己真正的能力揮出來,帶給武魂帝國的絕對是夢魘級別的恐懼。

其實,也並不是獨孤博不想以前的戰斗中揮出自己的能力,實在是因為武魂帝國刻意針對他,令他的能力無法完全揮出來。在武魂帝國中,一共有兩名封號斗羅能夠穩穩的克制住他,一個就是那個曾經和他交手,並且壓制的他毫無辦法的刺豚斗羅,而另一個就更強悍了,就是武魂帝國現任女皇比比東。比比東的雙武魂同樣都有著劇毒的能力,獨孤博的碧磷蛇皇毒根本不是她那兩種蜘蛛劇毒的對手,尤其是比比東的領域,更是能夠將獨孤博克制的死死的。

可此時在戰場上,刺豚斗羅根本騰不出手來對付他,比比東更是一直都沒有出現,獨孤博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而且他還是那樣的小心謹慎。蛇本身就是陰狠的代表,不動則已,一動必定全力以赴。是最擅長隱藏的殺手之一。此時此刻,當碧磷蛇皇毒蔓延在整個嘉陵關城頭上的時候,這場戰斗的轉折已經出現。

慘叫聲如同潮水般在嘉陵關城頭上響起,那些剛剛上城的弓箭手們甚至還沒來得及射出三輪,就在這劇毒之下毫無懸念的失去了生命。城頭傾瀉的火力頓時消失,那些巨弩手也是同樣的結局。武魂帝國魂師軍團也已經大亂,只要沾染上一點那綠色霧氣,他們的身體就會被劇毒所侵蝕,根本沒有任何機會。恐慌中催動魂力,令劇毒蔓延的速度更快。一聲聲慘叫之中,越來越多的魂師倒在那碧綠的霧氣之中。

有些魂師在現不妙之後立刻就向城下跑,想跑?又怎麼跑得了呢?他們的動作就算再快,也不如那先前隱藏在岩石中突然冒起的毒霧速度快,只要沾染半分,立刻就會成為一個帶毒體。當他們跑到城下的時候,往往已經劇毒攻心,本身有會成為一個毒源,從他們身上散出的霧氣,更加快速的在城內蔓延。

面對這一幕,哪怕是獨孤博自己都不禁感覺到觸目驚心,他雖然身具這樣的能力,但這卻還是第一次如此大范圍的對敵使用,眼看著一條條先前還是鮮活的生命在自己的劇毒中死亡,他也不禁有些顫栗。

這劇毒繼續蔓延下去,恐怕都不需要天斗帝國大軍攻城,嘉陵關就會變成一片死域,他這碧磷蛇皇毒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見血滋生,每一個尸體都是一個新的毒源,會令劇毒來越多。

獨孤博在出手的時候,只想到要盡可能的殺傷敵人,所以全力以赴的將自己的劇毒釋放到更大的范圍,但是,當數萬人在這劇毒中接連死亡,還有死亡前沖下城頭的人越來越多時,這些劇毒就已經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就算是他自己,也決不可能將這麼多的劇毒收回體內。

這是戰場,戰爭依舊在繼續,還沒有人能注意到這些問題,沒有了城上攻擊的威脅,一次次劇烈的撞擊瘋狂沖擊著嘉陵關的四座城門。眼看著,那些五米厚的巨大城門已經被砸的向後陷入,每一次沖擊,都令它後錯一段距離,城門被沖破只是時間問題。

金鱷斗羅哇的一聲,又噴出一口鮮血,完了,一切都完了。當他看到毒斗羅沖自己笑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哪怕是現在千雪能夠趕回來,也不可能彌補如此巨大的損失。這麼多天斗帝國強加起來擊殺的

國魂師都不如獨孤博的十分之一,盡管現在那些等級的魂師們還在劇毒中掙紮,但他們死在碧磷蛇皇毒中只是時間問題。伴隨著尸體的增加,城頭上的劇毒已經越來越濃郁,這是一片死域啊!就連雙方強,也已經開始受到這劇毒的影響,不得不將魂力釋放出體外,阻擋這些劇毒的侵襲。

看到那綠油油的一片,唐昊也不禁眉頭大皺,但獨孤博也是為了戰爭的勝利,他也不好多說什麼,但隱隱的不妙還是出現在他心頭。就算武魂帝國是敵人,在這城中連士兵帶輜重兵,總數量也超過五十萬,要是真的都死在這劇毒之下,實在是有傷天和。可是,現在還有誰能阻止這一幕的生呢?

轟,嘉陵關的四座城門終于被撞開了,但是,雪崩卻並沒有下令進攻,在這個時候,他根本無法下達這樣的命令,當城門被撞開後,已經能看到城內也已經飄起了那綠色的霧氣,他不能讓自己的士兵冒著中毒的危險動沖鋒。

戈龍元帥不愧是一代名帥,當機立斷,立刻下達了命令,“傳令弓箭手軍團、魂師軍團、唐家軍,集中攻擊力在開啟的城門處,一旦有敵人沖出城門,立刻遠程射殺,不得放過一個。”現在他能做的,就是阻止獨孤博的劇毒朝著天斗帝國大軍這邊蔓延,否則的話,這場戰斗將沒有勝利。也將成為曆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場戰爭。

就在戰爭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劇毒陷入一個詭異的氣氛中時,萬米高空之中,唐三和千仞雪的戰斗也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程度。

轟,熾熱的火焰同岩漿一般驟然爆,成千上萬的火焰箭在空中朝著那藍色的身影攢射而去。千仞雪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赤紅色,為了對抗唐三,她正在不惜冒著隨時有可能被太陽真火抹殺的危險超負荷的吸收著那來自太陽的能量。

與千仞雪那近乎瘋狂的情相比,唐三依舊是那麼冷靜,手中海神三叉戟帶起一圈圈藍色的光環,不斷的抵擋住千仞雪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唐三並不,他很清楚,現在的千仞雪只不過是在飲鴆止渴而已,看上去她的攻勢無比凌厲,甚至逼迫的唐三節節後退,可實際上,她這凌厲的攻勢隨時都有可能因為自己無法承受太陽真火的沖擊而終止,甚至連她那神的生命都無法保證。

這段時間以來,唐三做的,就是穩守,借著自己吸收的海洋之力,防禦的固若金湯,一旦千仞雪試圖與他同歸于盡,唐三立刻就會憑借著自己強于千仞雪的神念先知先覺,早一步退避開去,就是不和千仞雪硬碰,不給她玉石俱焚的機會。只是潛移默化的消耗著她的神力。

力感,已經開始出現在千仞雪心中,看著對面那一身神裝的唐三,她心中的感觸更多的是苦澀。在這個男人面前,自己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占據過上風,他實在太聰明也太狡猾了。甚至連同歸于盡的機會都不給自己。千雪當然明白現在唐三的打算是什麼,他就是要不斷的消耗自己,消耗到自己連與他同歸于盡的機會都沒有時才會正面出手。

兩人雖然在萬米高空作戰,但憑借著他們的神念,對下面的戰場情況卻是一清二楚,千雪原本還想著只要自己拖住唐三,憑借著優勢的魂師數量,武魂帝國擊退天斗帝國大軍的攻擊應該沒什麼問題。可是,在她的感知中卻清晰的看到,節節敗退的卻是自己這一方,眼看著武魂帝國就要抵擋不住了。

越是這樣,千雪心中就越,而唐三就越沉穩。

紅光收斂,千雪的攻擊突然停了下來,冷冷的看著唐三,她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看上去,似乎已經有些無法支持了。她一直都是主攻的一方,她的神技也並不比唐三差多少。可輸就輸在整體實力上。唐三憑借著比她強大的神念,始終都能做出提前判斷,令她的攻擊無法揮出最大效果,無定風波始終都能在最恰當的時刻出現在戰場上,將她的攻擊化解。

而且,唐三的恢複能力,持續戰斗能力都要比她更強,甚至防禦力也要高于她。令千雪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眼看著千仞雪在那里大口喘息,唐三卻並沒有趁勢攻擊的意思,反而平靜的漂浮在空中有節奏的呼吸著,背後海神八翼輕輕拍動,吸收著來自大海的能量恢複自身的消耗。

“千仞雪,你不用如此。你應該明白,你這樣的示敵以弱對我是不可能有效果的,我是不會上當的。你現在依舊有足夠的實力動攻擊,不是麼?”唐三淡淡的說道。

那種智珠在握的樣子險些令千仞雪咬碎一口銀牙。

“唐三,你難道感覺不到毒斗羅動的劇毒攻擊?嘉陵關城內,一共有五十多萬人,不需要太久,城內就會生靈塗炭。作為始作俑,你就不怕受到天譴麼?”

唐三冷笑一聲,“你不用和我說這些,當初你們武魂殿偷襲藍電霸王龍家族,將其滅門的時候,想過天譴麼?你們武魂殿攻擊我父母的時候,想過天譴麼?死的是武魂帝國的人,和我有什麼關系,該著急的是你才對吧。”

千仞雪怒道:“唐三,我真是看錯你了。來啊!你來啊,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

唐三皺眉道:“直到現在你還想要激怒我麼?好,我就給你這個機會,你以為,我真的怕了你那同歸于盡的打法不成?”

一邊說著,唐三身上的每一處鎧甲都亮了起來,身體周圍的藍色光芒在一瞬間全部湧入體內,海神神裝完全變得透明起來,也包括他手中那海神三叉戟。身形一閃,帶著一連串的殘影,唐三已經朝著千仞雪撲了上來。

他嘴上雖然說著不在乎嘉陵關那幾十萬生命,但在他又怎能真的不在乎呢?他到不怕天譴,但唐三本性善良,雖然這是戰爭,但幾十萬人死在劇毒之中,還有可能蔓延。這是他絕對看不下去的。這場戰爭的勝負其實已經決定了,他絕不願意看到生靈塗炭的景象。

千仞雪神色一凜,看到唐三的樣

明白,唐三這是將全部海神神力都凝聚在自身之上,使用任何技能,但這種狀態下的神級強才是最可怕的,他的身體就是絕對致命的武器,已經不是自己任何遠程攻擊所能傷害到的。

紅色光芒同樣在千仞雪身上迅速凝練,天使神裝已經變成了紅寶石一般的色彩,天使聖劍橫在身側,光影一閃,六翼拍動,直接朝著唐三迎了上去。近戰,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冰冷的神光,手中海神三叉戟如同開天辟地一般,直接朝著千仞雪當頭劈去。近戰是沒有任何花哨的,他們要憑借的,就是最本源的神力進行戰斗。

千仞雪手中天使聖劍向上一挑,身體閃電般橫切,劍鋒在接觸到海神三叉戟的瞬間力量爆,整個人滴溜溜的旋轉一圈,她的左肩已經撞向了唐三胸口,同時,唐三的海神三叉戟也被她挑的歪了幾分,無法劈到她身上。

海神三叉戟是長武器,而她的天使聖劍卻是短武器,她當然要盡可能的接近唐三,以己之長攻敵之短。

面對千雪的膀撞擊,唐三並沒有躲,他手中的海神三叉戟突然向下滑落,握著三叉戟的右手滑動到三叉戟中央的位置,戟當劍用,主刃直接切向千雪的脖子。

千仞雪的攻擊在前,當然快上一些,她的左肩直接撞上了唐三的胸口,雖然她沒想到自己這一下會得手,但身為天使之神,她的反應奇快無比,一瞬間就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極致,只要這一肩撞到實處,唐三揮出的三叉戟根本構不成威脅,他本身都會被自己撞飛,那三叉戟又能做什麼呢?

但是,就在雪肩膀撞擊到唐三胸口的刹那,她突然感覺到了不對,看上去明明自己已經撞中了唐三,但是,唐三胸口的鎧甲卻突然後縮,整個人吸胸收腹,將自己這一撞的力量化解了至少五成,下一刻,唐三胸口上那枚菱形寶石驟然光芒大放,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張彎曲的大弓再驟然彈起一般,胸口反守為攻,這才與千仞雪的肩膀撞擊在一起。

唐三兩世的經驗實在是要比千仞豐富,千仞雪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她從未想到過人的胸肌還能當作攻擊的武器,轟然巨響之中,兩人的身體同時劇震,唐三身上多了一層紅色的光暈,而千仞雪身上也多出了一個藍色的漩渦。他們各自的神力同時侵襲向對手,誰也沒能占到便宜。

果只是硬碰的話,這一擊最多算是平手,雖然千雪的肩膀是蓄力一擊,但在唐三的巧妙化解之下,沒能揮出全力,而唐三的胸口能爆出的力量也是有限,攻防之間自然是相差無幾,但是,不要忘記,唐三還有那揮出的三叉戟。

唐三的胸口反擊自然自己的計劃之中,可千仞雪雖然也揮出了天使聖劍,卻只是為了追擊應該被自己撞飛的唐三,有心算無心之下,千雪一個照面就吃了大虧。

千仞雪的反應已經很快了,現不妙,身體立刻一個旋轉,背後的三只羽翼如同利刃一般朝著唐三的海神三叉戟抽了過去,想要借助天使之翼的力量給自己回氣的機會。可是,天使之翼雖然有防禦作用,但更大的用途卻在凝聚神力上。而且,唐三來自唐門,他手指手腕上的力量應用實在太強了。

海神三叉戟在唐三的手指幾個奇異動作之下,虛幻的一晃,主刃從縫隙中掠過了千仞雪的海神六翼,從下方挑上,刺入了天使之翼的根部。盡管千雪動作很快,但就是這一下,一股精純的海神之力也已經瘋狂的刺入了千仞雪的體內,與此同時,海神三叉戟後拉,分刃上的倒鉤在千仞雪腰間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痕跡,所過之處,紅色的火星崩現,天使神裝的腰部鎧甲頓時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

不論是天使神裝還是海神神裝,防禦力對于普通魂師來說那是不可逾越的,可對于唐三和千雪本身來說,他們都是攻擊要強過防禦的,各自的神器要是真的作用在對手身上,他們的神裝也只能起到一定的阻擋作用而已,並不能真正的擋住攻擊。

慘哼聲中,千仞雪的身體飛快的一個旋轉,已經跌退而出,一蓬金紅色的血液剛一從她翅膀根部噴灑出來,就在空中化為霧氣。

千仞雪背後六翼中的下兩翼明顯變得遲鈍起來,她身上內外夾攻的海神之力也明顯比唐三所承受的太陽真火要強烈的多。痛苦的感覺傳遍全身,整個人都是一陣強烈的痙攣。

唐三既然決定出手,那就是全力以赴,他必須要盡快解決千仞雪,才能在碧磷蛇皇劇毒沒有全面爆之前控制住局面。

哼,一聲冷哼從唐三口中出,只見他全身一震,體內的海神之力全面爆,硬生生的化解了身上的太陽真火。千雪雖然也在做著同樣的動作,就要比他慢上一拍了。

海神三叉戟揮動,一個巨大的藍色光輪出現在唐三身體周圍,那可不是海神神力的攻擊,而是海神三叉戟的本體,在唐三揮動之下,主刃上散的光芒。這一式,在黃金十三戟中排名第十,名叫:海之陽。

千仞雪爆喝一聲,猛的一咬舌尖,一口鮮血噴在自己的天使聖劍之上,整個人的身體似乎也隨之暴漲幾分,轟然巨響之中,就在這一瞬間,她身上的天使神裝竟然完全破碎,化為一輪巨大的火焰席卷而出,這由天使神裝破碎所形成的太陽真火之力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天使形象,那恐怖的能量令周圍的空間竟然都變成了黑色,那是空間被破開的景象啊!

這才是千仞雪蓄勢已久的一擊,也是她拼命的一擊,所有的天使神力在這一刻已經完全凝聚在了那破碎的天使神裝之中。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六章 九寶無敵神光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太陽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