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九章 羅刹神現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九章 羅刹神現

和的能量托起雪崩,唐三微笑道:“陛下不必如此,你如此大禮?”

雪崩執著的道:“老師,如果您當不起,就沒有人能當得起了。雪崩這一拜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我們的百萬大軍還有天斗帝國千千萬萬的百姓。”他這句話說的情真意切,唐三聽得出,雪崩完全是發自肺腑說出。

雪崩站起身,看著面前一臉溫和,身上再沒有一絲能量波動出現的唐三,激動的淚水已經在他眼前形成了一層水幕,“老師,您知道麼?就在昨天,我還抱著拼死一戰的想法。現在我也終于可以說出來了。當我們得知武魂帝國這邊出現了一位神的時候,我的心中已經有了死的覺悟。我在心中祈禱著,祈禱著您能趕回來,但大戰就在今日,我知道自己的祈禱是那麼的奢侈。但是,您真的回來了,成就了海神的您,就在天斗帝國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了所有戰士們身前,用您那無敵的神力帶領著天斗帝國走向勝利,力破嘉陵關。我曾經憧憬過這一幕,但沒想到卻來得這麼快,這麼直接。老師,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您,如果你願意,我甚至願意將這皇位讓給您來做。”

“陛下不可。”唐三伸出雙手托住又要下擺的雪崩,臉上流露著和煦的笑容。他本來完全可以憑借自己的能量阻止雪崩下拜的,但他還是伸出了手,這是他對雪崩表示的尊敬。

唐三微笑道:“今日一戰能夠獲得完勝,並非是我一人之功,在座各位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尤其是老怪物,他那碧磷蛇皇毒連我都嚇了一跳。”

獨孤博沒好氣道:“小怪物,不要以為你成了神就能取笑我老人家,我一樣揍你。”

唐三哈哈一笑,道:“老怪物算我現在沒有一絲實力又如何?我父親、大伯還有老師都在這里,就算揍我也輪不到你啊!”

一邊說著,三松開托住雪崩的手,掉轉身形,朝著唐嘯、唐昊、大師雙膝跪倒。不論他的實力有多麼強大論他是人是神,有些事情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他最為尊敬的老師,至親的父親,永遠都是他的長輩。

眼看著唐三跪下,雪崩也跟著跪來,這一次三並沒有阻止他。而雪崩跪下,那些將領們自然也不能再站著,呼啦啦跪倒一片。

昊此時眼中只有唐三,看著那一頭長發,面如冠玉的兒子的眼神有些癡了,這位魂師界最為著名的鐵漢,在這個時候竟然也已經熱淚盈眶。曾幾何時,他還只想讓自己的兒子做個普通人,他現在還深深的記得,小時候的唐三每天給他熬粥的樣子。那時候,家里的米就只有那麼一點三每天熬好粥,自己喝的都是最上面的水,將更能充饑的米都留給自己。那時候,他還不到六歲啊!

現在。兒子已經大了是那麼地出色。已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遠超越了自己。此時此刻。唐昊心中感覺到地並不是喜悅而是虧欠。這幾十年來對兒子地虧欠。兒子能夠獲得今天地一切乎都是他自己努力所得。別人看到地。是他現在地神級實力。可是。又有多少人看到在這神級背後這二十多年來唐三付出地一切呢?唐昊完全能夠想象。在今日這一切地背後。唐三經過了多少次地險死還生。多少次在死亡地邊緣徘徊著。

猛然站身。唐昊上前一步。一把將唐三從地上猛地拽了起來。再用力地摟入自己那鋼鐵一般地懷抱之中。

以唐昊地性格。他永遠也說不出那些兒女情長地道歉話語。但是。他地懷抱。還有他那奪眶而出地淚水。已經告訴了唐三很多很多。

唐三也同樣摟住父親地虎軀。他沒有哭。但嘴唇卻閉地緊緊地。眼中地激動絲毫不遜色于唐昊。

盡管兩世為人。但是。唐昊卻是他心中唯一地父親。父親。在兒子心中永遠都是高大地。每一個孩子小地時候。父親都是他心中地第一個英雄。唐三也不例外。就算當初唐昊還是個酒鬼地時候。唐三也從未輕看過這位父親。

父親地認可。永遠都是兒子最希望得到地東西。

“爸,是您和媽媽給予了我生命,這是我傾盡一生之力也無法還清的恩。我的生命是屬于你們的,我所獲得的一切,也都是屬于你們的。”

唐三讀懂了唐昊心中的想法,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安慰著自己的父親。

唐昊抬起頭,雙手沉穩有力的抓住唐三的肩膀,注視著兒子那英俊的面龐,用力的點了點頭,“你是爸爸的驕傲。”

盡管唐三一直在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是,當他聽到唐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淚水再也無法抑制,奪眶而出。

“小三,你同樣也是老師的驕傲,一生的驕傲。”大師走到了唐昊身邊。看著唐三,他眼中的激動比起唐昊來只多不少。他教出了一個神啊!

唐昊松開雙手,略微後退一步,將唐三讓給大師,唐三再次跪倒在地,跪倒在大師面前,當大師想要去攙扶他的時候,卻被唐昊一把抓住,“大師,這是你應該受的。你對小三,遠比我付出的要多的多。我這個父親不合格,但是,你這位老師,卻是最為出色的。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小三。”

大師被唐昊抓住,又怎麼可能掙脫的了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唐三朝著自己恭敬的行了三拜九叩大禮。

唐三並沒有就此站起來,抬頭看向大師,雙目含淚的說道:“老師,有一句話我很早就想說了。但是,我一直覺得自己還不夠資格。因為我還沒有達到魂師的巔峰。我一直在等待著今天這個機會。現在,我終于已經突破了百級,傳承了海神神詆。是時候了。”

大師愣了一下,他顯然不明白唐三要對自己說些什麼。

唐三的眼圈已是一片通紅,“老師,您一生孤苦,也沒有孩子。您將全部的心血都用在了我身上。雖然您不是我的親生父親,但是,在我心中,您早就已經站在了與那同等的位置。父親,請受唐三一拜。”

一邊說著三再次拜了下去,重重的在地上磕了

頭。先前他拜的是老師,此時拜的,卻是父親。正說的那樣,大師對唐三的付出比他要多的多。唐三也終于在自己最為輝煌的一刻,說出了內心之中一直隱藏的話。

小舞早在唐三第一次跪倒的時候就默默的來到了他背後時更是與他一起拜了下去。

大師呆呆的看著唐三,身體一晃,如果不是身後有唐昊扶著,恐怕他已經跌倒了。嘴唇顫抖著、嗡動著,看著唐三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激動的雙手緩緩抬起,按在唐三那寬闊的肩膀上,已是泣不成聲。

一生的過往,如同一幅幅圖畫般在大師的腦海中閃過,小的時候,因為武魂變異而遭受家中同輩子弟的歧視甚至從未抬起過頭來。

養成了沉默的個性。當他看著那些同輩人都在一步步成長,擁有著藍電霸王龍家族特有的武魂時,他心中不知道有多麼羨慕。在那個時候,他甚至有些自閉。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悄悄的離開了家族離開的時候,他還沒有成年。

後來遇到了生中最愛的女人。那個女孩子來自武魂殿,但是當她來到他的生活中時,他並不知道她的身份。大師雖然武魂變異但他卻擁有著常人所沒有的智慧,更是擁有著對武魂無與倫比的深刻理解。漸漸的,他們戀愛了,初戀永遠是最美好的,也是永遠都無法忘記的。在大師心中,那個絕色的女子,就是他心中的女神。哪怕他們已經在一起,他甚至還不敢與她親熱,唯恐有半分褻瀆。

那個女人並不是柳二龍,是當今武魂帝國女皇,比比東。

他們在一的時間足足有兩年,那兩年,可以說是大師生活的最快樂的兩年,他將自己所有對武魂的奇思妙想都講給比比東聽,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那麼無憂無慮,那麼的快樂。他那時候一直認為,比比東是上天為了彌補他武魂上的缺陷而賜予他的天使。只屬于他的天使。也正是因為比比東,他才從自己內心中的陰影走了出來,確定了自己未來發展的路線,寄情于對武魂的深刻研究之中。

但是,好景不長,悲劇依舊在繼續,一天,他那心中的女神突然來到他面前,冷冷的告訴他,她和他在一起,只不過是為了套取他對于武魂的各種認知而已,她和他的一切都結束了。只是那簡單的一句話,卻令大師的心崩裂。那道深深的傷痕直到現在還未能愈合。

管大師能夠從比比東的話語中找到很多破綻,但是,她卻真的離開了他。他也終于知道了她的身份,武魂殿聖女,下一任教皇的繼承人。比比東所說的一切由不得他不信。那一晚,大師第一次喝醉了,他醉到不省人事。甚至也永遠不願意醒過來。

後來,他又遇到二龍和弗蘭德,這依舊是一場悲劇,他第二個喜歡上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堂妹。當他離開柳二龍的時候,所能想到的只有死。是的,只有死。在他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是另一個信念令他支撐了下來。他要在死之前,向藍電霸王龍家族證明,自己並不是一個廢物。

從那時開始,大師將自己全部的心力都用在了對于武魂的研究之中,廢寢忘食。只有在研究的時候,他才能不去回想那些過往的痛苦。直到他遇到唐三的那一天。大師還清楚的記得,當他看到唐三的先天滿魂力,判斷出他的雙生武魂時,內心那種激動的感覺。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通過這個孩子,自己很有可能向家族證明自己。于是,唐三成為了他的弟子。

如果說,剛開始的時候,大師更多的想法還是為了向家族證明的話。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唐三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越來越重要。連大師自己都不知道,是否一直是將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弟子,還是更深的關系。

時過境遷藍電霸王龍家族已經不複存在,身為天斗帝國國師的他,也再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什麼,但是,他的內心卻依舊是空虛的。盡管天天和柳二龍在一起是,他心中的那層陰影始終都存在著。直到此刻,當唐三想著他喊出父親二字的那一刻時,大師內心最後一層防線終于破碎。他終于在三十年後再次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意義。為了兒子,為了自己的兒子。哪怕是付出生命,他也在所不惜。

“好孩子孩子……”大師顫聲的摩挲著唐三的頭,淚水大滴大滴的從眼中滑落,他那僵硬的面部肌肉此時甚至在微微的抽搐著。

坦白說,站在他背後的唐昊甚至有些羨慕,但他卻並不嫉妒果說他對唐三是生育之恩,那麼,大師對唐三可以說是養育教導之恩。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唐三這一聲父親,叫的再正確不過。

大師的情緒久久不能自已,還是柳二龍上前來,幫著他將唐三拉了起來。柳二龍幫大師擦著臉上的淚水她也哭了,這麼多年了,大師心中的苦楚還有誰比她更加了解的呢?

弗蘭德低聲道:“小剛,這是大喜事,你應該高興才對啊!”

大師用力的點著頭著比自己要高上不少,已經被柳二龍拉起來的唐三用那特殊的嗓音,顫聲道:“小三能再叫我一聲麼?”

“爸——”唐三猛然上前,緊緊的擁抱住大師次發出了那令大師心靈為之顫抖的呼喚。

“好、好、好,就算下一刻死了,我玉小剛這一生也沒有白活。兒子,我有兒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聲中,大師的臉色突然變得一片蒼白,他的笑聲也嘎然而止,緩緩的軟倒在唐三心中。

唐三大驚失色,趕忙抱住大師,一只手按上了大師胸口的位置。

一聲悲苦,終于修成正果的感覺,令大師由大悲到大喜,情緒劇烈的波動,多年以來內心的積郁,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他那脆弱的心脈也終于在這一刻破碎斷裂。他的生命力,宛如決堤江水一般飛速的流逝著。

“爸——”唐三驚呼一聲。

大師靠入他的懷中,已是氣若游絲,“小……三……,謝……謝……你。雖然

……這……一生……走到了……盡頭……,……但這樣死……,我……實在是……沒……想到。……幫……我……殺了……比比東……。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不,老師,您不會死,您不會死的。”危機之中,他甚至又變回了那熟悉的稱呼,唐三的眼睛變了,這一刻,他的雙眸已經完全變成了寶藍色,大師內心的積郁伴隨著他心脈的斷裂驟然爆發出來。這無是個必死之局。但是,不要忘記,剛剛認他為父,拜倒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神。

龐大的海神神力,如同潮汐一般奔湧而出,瞬間就將大師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並且凝固在他的神力之中,把大師所有的身體機能都定格在這一秒,不再有任何變化,也強行的吊住了大師這一口氣。

“我絕不會讓任何情況奪走您的生命。”唐三用無比堅定的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

海神神力開始進入大師的身體,每一分神力都在唐三的控制下變得盡可能柔和,當這神力與大師的身體完全融合後,唐三的臉色也變得沉凝起來。心脈,毫無疑問是一個人最脆弱的幾個地方之一,他想要奪回大師的生命,就必須要幫助大師將心脈重續。大師的心脈在他內心郁結之氣的作用下變得極為脆弱,此時郁結之氣雖然已然消散,但對于大師心脈的破壞卻是非常嚴重的。

鏗鏘聲中,海神裝重新出現在唐三身上,為了能夠奪回大師的性命,唐三已是全力以赴。他不能有絲毫冒險,他要用最為穩妥的方法幫助大師心脈重續。

海神神力緩緩收縮,唐三自己那最為精純的生命力緩緩輸入大師體內,與此同時,他抬起右腿,退掉上面的海神神裝,手指一劃時,一股藍金色的血液流淌而出。這些血液沒有一點浪費的被唐三凝聚集中,再緩緩灌入大師口中,由唐三海神神力引導著流向心脈。

唐三的右,曾經擁有藍銀皇右腿骨管現在這塊魂骨已經變成了天使神裝的一部份,但它曾經的存在另唐三右腿中的血液一直蘊含著藍銀皇右腿骨的能力,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魂骨進化之後,唐三的這項能力不但沒有削弱,反而隨著身體成神進一步增強了因此,從他右腿引出的血液毫無問是療傷至寶。那可是神之血。

神之血的效力無是極其強大,如果在正常情況下只是讓大師吃下去的話,他的身體恐怕會因為無法承受神之血的龐大能量爆體而亡,但現在卻根本不需要有這方面的擔心三將自己的海神神力完全催動起來,將他血液中的每一點能量都化開,融入到大師體內,一切變化都在唐三的神念控制之中。

三用的方法簡單直接卻又極其有效,為了不讓大師的血脈斷裂太久,他先用自己的神力模擬出心脈,將斷裂的兩端相連得大師的血脈順著他的神力流轉,在他的刻意催動下,重新激活了大師的生命力。

而在神力接續後,憑借著唐三那擁有龐大生命力的血液注入,大師的心脈也在他的密切監護下一點點的緩緩生長。

為了避:同樣的情況再次發生三可以說是不遺余力的幫助大師將全身經脈都重新穩固了一遍,將他血液中蘊含的能量緩緩散開海神神力的柔和控制中完全融入到大師的經脈之中。

這絕對是一個細致而又艱難的過程,哪怕是由唐三這位海神來完成需要小心謹慎。

整整半個時辰,議事大廳內鴉雀無聲個人都在緊張的關注著。

終于,當唐三手上的藍光緩緩收斂,大師長籲口氣,緩緩睜開了雙眼,他的臉色已經重新恢複了紅潤。

說出的舒暢感蔓延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大師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經脈比以前不知道要柔韌了多少倍,就連魂力也至少提升了五級以上。

唐三扶著大師站起身,制止了想要說話的他,“爸,您現在什麼都不要說。情緒也不要太激動,好好的休息一天,明天您的身體就能全部恢複了。到了那時候,我們父子再好好敘說。”

看著唐三眼中那充滿了關切的光芒,大師微笑著點了點頭,柳二龍和小舞趕忙上前攙扶著他,唐三一直將大師送到大廳門口,這才重新回轉。大師的身體已經毫無問題,而且他還將一絲神念留在了大師身上,萬一出現什麼變化,他也完全可以在第一時間趕到大師身邊。這里他現在還不能離開。雖然嘉陵關已破,但還有很多事沒有了結,尤其是那逃離而去的千仞雪,始終像一根刺,橫梗在唐三心中。

唐昊拍拍兒子的肩膀,“沒事就好。你也別太擔心了。”

唐三默默的點了點頭。雪崩走上前,將唐三引到了主位處,唐三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下去,成神之後,他的身份已經截然不同,在天斗帝國絕對有著超然的地位,再加上大戰之後,他在整個天斗帝國大軍心目中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雪崩的做法並沒有什麼不妥,此時過度謙讓反而不好。

雪崩甚至沒有坐下,只是站在唐三身邊,就算是這樣,他也是一臉驕傲之色。現在在他心中,已經將拜唐三為師這件事當成了自己一輩子最好的運氣。

唐三道:“剛才我去追殺千雪,晚了一步,沒能找到她的蹤跡,很奇怪,她和那幾個封號斗羅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似的,就算是我的神念也沒能搜索到他們的存在。不過,不論怎麼說,只要有我坐鎮在這里,她也掀不起什麼風波。陛下,接下來您准備怎麼辦?”

雪崩道:“老師,現在我們攻破了嘉陵關,可以說武魂帝國的大門已經被我們打開,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幾乎全殲了武魂帝國的魂師主力。他們想要再組織起有效的抵抗十分困難。不過,武魂殿畢竟底蘊深厚,我認為不能操之過急。大軍出征這麼多天,一直風餐露宿于帳篷之中。我准備讓軍隊先在嘉陵關內調整幾天。然後直接聯系星羅帝國遣一支精銳,從後方幫助他們夾擊那邊守關的武魂帝國守軍,等到星

大軍也破關成功,我們兩國約定一個較為中間的地點軍後再以摧枯拉朽之勢,徹底摧毀整個武魂帝國,不留後患。”

聽著雪崩的話,在場眾人不禁都點了點頭,這無是最為穩妥的做法,不給武魂帝國任何可乘之機。星羅帝國或許沒有像唐三這樣的強者論及軍隊實力,尚在天斗帝國之上,有了他們的配合,兩大帝國聯軍同時發動,武魂帝國確實一點機會都沒有。同時也可以利用這個機會阻擋星羅帝國的武魂帝國守軍消滅,從而進一步削弱武魂帝國的整體實力。接下來的戰爭就將沒有任何懸念了。

唐三點了點頭,道:“那就按照陛下的意思辦吧。星羅帝國那邊,就讓我們的魂師軍團加上唐家軍,再配上幾位強者前往。人多了反而不好。”

雪崩的目光看向議事大廳內的一眾強者,“不知那位前輩願往?”

眾人幾乎同時說道:“聽憑陛下吩咐。”

唐三微笑道:“其,讓我看老怪物一個人去就夠了,只要他能悄悄的潛入對方守軍營地之中,再來一次劇毒攻擊,敵人不攻自破。”

獨孤博沒好氣的道:“小三,故意取笑我是不是?我可不會再干這種事了道你還跟我一起去,去給我擦屁股?”

雪崩道:“不這樣吧由唐嘯宗主,您率領昊天宗的百名弟子以及魂師軍團和唐家軍往如何?”

唐嘯點了點頭,道:“遵命。”

唐三道:“戴老大和竹清、胖子也起去吧。這樣把握性也更強一些。陛下,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我大哥戴沐白,乃是星羅帝國皇子。”

崩驟然一驚,看看戴沐白,再看看唐三眼中飽含的深意,心頭微微一緊,已經明白了些什麼。

戴沐白有些感的看了唐三一眼,道:“那好,我們就隨唐嘯前輩一同前往。”

唐嘯道:“宜遲,今日我軍並沒有什麼損傷。明日一早我們就出發,早點解決,也好徹底剿滅武魂帝國。”

第二天一早,以唐嘯為首,帶領著戴沐白、朱竹清、馬紅俊等一種強者,以及包括七寶琉璃宗除宗主甯風致和兩位封號斗羅以外全部弟子的魂師軍團,一萬名唐家軍弟子,集體開拔。雖然總數還不到兩萬。但這支大軍可以說是整個天斗帝國大軍百萬雄師中最精銳的部分,在四位封號斗羅的帶領下,這兩萬人足以與武魂帝國的整編魂師軍團正面抗衡了。有了這股力量加入到星羅帝國那邊,戰場上的情況自然很容易解決。

而嘉陵關這邊,雪崩下令整編休息,犒賞三軍。修整時間暫定為十天,按照雪崩的計劃,十天後,天斗帝國大軍開始展開行動,肅清周圍武魂帝國城市中的武魂帝國殘余,為兩大帝國合兵一處做准備。

但是,時間只過去了不到三天,卻突然出現了變化。

“報——”

議事大廳內,雪崩正與唐三、戈龍元帥以及大師看著擺好的沙盤制定分兵進攻計劃。傳令兵卻突然急匆匆的跑了進來跪倒在地。

雪崩眉頭微皺,“何事如此驚慌?”

傳令兵先瞧瞧的看了唐三一眼,對于天斗帝國中任何一名士兵來說,能夠近距離的看上一眼這位海神大人,都是巨大的榮耀。

“回稟陛下,一支武魂帝國人馬正朝著嘉陵關方向開來。”

“什麼?”雪崩驚訝的道:“他們這是來送死麼?人數大約有多少?還有多長時間抵達關前?”

“回稟陛下,對方兵力大概不到十萬,看上去,似乎就是那天被我們擊潰後從要塞中逃脫的武魂帝**隊。他們前進的速度並不算快,距離嘉陵關還有百余里。目標正是朝著我們而來。”

唐三站起身,眉頭微皺,道:“千仞雪?”除了千仞雪,他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能讓這些武魂帝國的軍隊重返嘉陵關。

戈龍元帥微微一笑,道:“海神冕下,或許是來投向的也說不定。



唐三道:“不論如何,我們到城上去看看。如果是小股部隊投降的可能性倒是很大,但這一下就來了近十萬人,這幾乎是哪天逃走的武魂帝**隊總數了。”

一行眾人快速來到嘉陵關城頭,嘉陵關主要是對天斗帝國一方進行防禦,這靠近武魂帝國一方的城牆並沒有那麼寬厚堅固,不過也至少是主城級別的防禦力。天斗帝國一眾強者來到城頭上時,正好能夠看到對面武魂帝國大軍已經在緩緩接近。

通過目測能夠看出,這支武魂帝**隊陣容散亂,怎麼看都是一支烏合之眾,更是氣勢全無,別說嘉陵關內有天斗帝國大軍鎮守,就算是只有兩三萬人在,恐怕這支軍隊也不可能破關而入。

戈龍元帥哈哈一笑,道:“看來我判斷的沒錯,他們應該是來投降的才對。”

“你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麼?”就在戈龍元帥話音未落之際,一個冰冷呃聲音突然在嘉陵關城頭上響起。聽到這個聲音,別人只是覺得詫異,但唐三卻驟然臉色大變。兩道藍金色的光芒從眼眸中猛然噴吐而出。

只見對面武魂帝國那散亂的軍中射出兩道身影,她們不是朝著嘉陵關而來,而是直飛高空之中。天空中的顏色竟然伴隨著她們飛入高空而發生了變化,一半金紅,一半暗紫,映照的嘉陵關份外詭異。

那冰冷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唐三,出來受死。”

別人或許還看不清,但唐三卻清楚的看到了那兩個人是誰,漂浮在半空之中,那釋放著金紅色光芒映照天空的,毫無問,正是天使之神千雪,此時,她的天使神裝已經完全恢複,面無表情的看向自己這邊。

在千仞雪身邊,是一名全身籠罩在暗紫色光芒閃耀的甲冑之中,面色青紫,相貌猙獰的女人。從輪廓和氣息中,唐三才勉強辨別出了她的身份。赫然正是武魂帝國女皇,比比東。更准確的說,應該是:羅刹神,比比東。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太陽天使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章 天使與羅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