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一章 海神隕落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一章 海神隕落

舞驚呼出聲的同時,唐三和比比東最後的碰撞已經

劍斗羅和骨斗羅並沒有白死,他們的攻擊雖然沒能給比比東帶來任何傷害,但毫無問,兩位封號斗羅全力以赴的攻擊還是令比比東要分神面對,控制那九柄魔鐮也需要相當的神念和神力作為後盾,才能徹底擊殺這兩大強者。

比比東並沒想到唐三被自己的羅刹魔鐮貫穿之後竟然還有余力發動攻擊,因此,她用自己的專屬神技來到唐三面前,只是因為她更加重視唐三,要親手把唐三徹底毀滅才能放心。但她的神念卻是分出了一部份在控制魔鐮。

沒錯,唐三在破掉太陽天使的時候,是全力以赴的出手,自身神力消耗以及在震蕩波中受到的損傷都是極其嚴重的。但是,有一點比比東卻忘記了。唐三在成神之前,最強的並不是他的魂技,而是他的精神力。咱剛剛達到封號斗羅級別的時候,唐三的精神力甚至能夠凌駕于那時候已經是九十九級的她之上。

魂師傳承神詆後所擁有的能力固然和所傳承的神有著極其密切的關系,但也與自身本身的基礎實力有關,否則唐三又如何能夠壓制的千雪毫無辦法呢?所以,在傳成為海神之後,唐三最強的依舊是他的神魂之力,而並不是他的海神神力。

先前與千仞雪碰撞,以及受到羅刹魔鐮的重創耗的是神力,受傷的是身體,但唐三的神魂之力消耗卻是有限的,只是消耗了控制神力的那一部分。他的頭部也沒有收到任何攻擊。

燦金色的光芒從唐三眼射出,那凝聚的唐三毫無保留的全部神魂之力,龐大的神念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再加上唐三眼看著劍斗羅和骨斗羅面臨比比東的攻擊,心中焦急和憤怒的情緒更是令他的神魂之力有所升華。這驟然碰撞之下,盡管比比東是處于全盛狀態,也吃了大虧。

神魂的碰撞有出現任何聲音,但唐三和比比東的反應就能看出這一記碰撞是何等慘烈,甚至比先前唐三的海神黃昏力破太陽天使那一擊還要強橫。

只見比比東在受到了三眼眸中噴射的金光沖擊之後,就像是頭部迎面受到了重擊一般,整個人的身體都向後仰了過去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甚至連身上的羅刹神裝在這一刻都為之脫落,化為紫光消失不見。她的頭部,一圈紫氣驟然爆發出來鬼哭狼嚎般的厲嘯聲充斥在空中。整個人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向後拋飛而出。那獰惡的七竅之中更是紫血狂噴。

唐的情況更加糟糕,在雙方神念全力交鋒之下雖然他占了比比東分神的便宜,可畢竟他已經受到了重創,神魂不足。

這驟然碰撞下。兩股金色血箭分別從他胸前和背後地位置狂噴而出。天使神裝解體。化為點點金光消失不見。就連海神三叉戟也化為一道流光鑽入到他額頭地三叉戟烙印之中。

強烈地金從那烙印處爆發出來。就像是大河決堤一般蜂擁而出唐三身上地所有光芒全部收斂。再也無法控制半分自己地實力那麼朝著嘉陵關地方向墜落而去。

紫色地氣流終于還是鑽回了比比東頭部。勉強睜開雙眼比比東強行控制住了自己地身體。厲嘯一聲爪朝著唐三地方向拍出。頓時。一道紫色地爪影在半空之中追上了唐三地身體。從他地左胸處一透而過。

一顆金色地心髒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只不過。它是在那紫色地魔爪之中抓住。

“不——要——”數聲淒厲地呼喚同時響起。有小舞地、甯榮榮地、奧斯卡地、大師地、唐昊地。甚至還有那抱著千仞雪身體地胡列娜。

胡列娜此時已是淚流滿面。整個人都癱軟在地。千仞雪也在這劇烈地震蕩之中回醒過來。正好看到唐三地心髒被那羅刹之爪在空中握住。

但是,他們誰也決定不了羅刹神的行動。

噗——

刺目的金光驟然在空中爆開,唐三的本體一陣劇烈的痙攣,而他的心髒,卻已經在半空之中化為光芒四散紛飛。

奧斯卡淒厲的怒吼一聲,迅速吞下一根以馬紅俊鮮血制造而成的複制鏡像腸,騰空而起,接住了唐三那已經失去了心髒的尸體。

比比東在空中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她那青色的猙獰面龐上,七竅依舊在不斷出血,可見唐三那一記全力的神魂穿刺對她的傷害有多麼恐怖。

冰冷的聲音鋪天蓋地般傳來,“天斗帝國的人聽清了,我再給你們三天時間准備,三天後,天斗帝國必須宣布全部投降,否則,我將血洗天斗帝國。小剛,這三天,是我給你的面子。好好勸勸天斗帝王,不要執迷不悟。神的力量,是不可抗衡的。”

說完這句話,比比東隨手一指,紫光環繞,羅刹神裝再次上身,龐大的紫光宛如陰云一般遮蓋了整個天空,比比東口中發出一連串的尖笑之聲,紫光閃爍之間,已經回到了武魂帝國大軍之中消失不見。千雪和胡列娜也隨之一同消失了。

不論是武魂帝國的將士,還是天斗帝國這邊,雙方此時還沒有完全醒悟過來。

整個戰斗的過程只是持續了很短的時間,但是,結果卻令雙方都充滿了驚駭。

曾幾何時,天斗帝國還占據了壓倒性的優勢,可就是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形勢卻完全逆轉,盡管天斗帝國這邊算上唐三也只是死去了三個人。可是,正像比比東所說的那樣,誰能抵擋神的力量?

奧斯卡抱著唐三從天而降、甯榮榮第一時間撲了過來,唐昊也已經重返城頭。所有人將唐三圍在了中央。

“哥——”小舞幾乎是嘶號一聲,猛的撲在唐三身上,唐三的傷口是那麼的恐怖,左胸是一處貫穿傷更加致命的,卻是右胸那直徑達到半尺的巨大空洞。金色的肌肉、經脈、骨骼裸露在外,血液似乎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凝固在傷口周圍。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半分血色,更是沒有半點氣息存在。雖然只是這短短的時間,但是,他的身體已經徹底冷了,沒有一絲溫度。

愁云慘霧,瞬間彌漫在嘉陵關城頭崩呆住了,噗通一聲,跪倒在唐三身邊。唐昊和大師也呆住了,就在一炷香之前們共同的兒子還是堂堂海神,但現在已經成為了一

的尸體。

沒有人能接受這個事實,七寶琉璃宗宗主甯風致更像是瞬間老了十歲一般,邁著蹣跚的步伐,走出了嘉陵關,盡管他知道不可能收集齊全,但還是親手去收劍斗羅與骨斗羅的尸體。

“哥怎麼能,怎麼能就這麼拋下我?哥不能死,你不能死啊!”小舞聲嘶力竭的哭喊著。可是現在的唐三,卻再也無法給她任何回應。

“哥答應過的,你答應過要娶我為妻,你還說要給我一個最為宏大的婚禮。你還沒有實現諾言。你怎麼能死?求求你,醒過來好不好?醒過來吧,不論讓我付出怎樣的代價,只要你肯醒過來,我都願意。”

哪怕是奧斯卡這樣的男子漢,此時也已是淚流滿面,“是啊,小三,你怎麼能死,我們不是說好了麼,等戰爭結束之後,我們史萊克七怪就去遨游整個大陸,我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去過。你不是和我說過,想去我曾經去過的極北之地看看麼?我帶你去,你趕快醒過來,我帶你去啊!”

噗通一聲,大師色蒼白的摔倒在地,喃喃的自言自語著,“難道,我真的是天煞孤星麼?為什麼我的親人,都會遭遇不測?哪怕是神也不例外。都怪我,都怪我,我不應該讓小三認我為父,不應該啊!我該死,為什麼不讓我死了。小三,你不該救我啊!我甯可自己死了,也不願意白發人送黑發人。”

柳二龍撲上來,緊緊的摟大師,“小剛,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你不要嚇我。”

唐昊推開眾,來到唐三面前,他沒有哭,可以說是在場唯一一個沒有流淚的人,但是,他的雙眼卻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看著被小舞摟在懷中的唐三,他的眼中已經再也沒有了半分屬于昊天斗羅的神采。

“小三,你還記得麼?我們在聖魂村的日子。那時候,我天天^酒,每天都是你照顧著我的生活起居。你是一個好兒子,但我卻不是一個好父親。今日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因我而起。我從來都沒有盡到過一個做父親的責任。本來,我還想等到戰爭結束之後,再和你媽媽一起補償你。但現在看來,我是做不到了。你媽媽不遠見到戰爭,回天斗城去了。我也沒臉再去見她。在地獄那條路上,你走的慢一點,等著爸爸。爸爸很快就會隨你而去。”

一著,唐昊猛的轉過身,就要向外走去。

奧斯卡見機快,趕忙撲上去,一把抱住唐昊的腰,“伯父,您不能去。”

唐昊被他的停住腳步,此時奧斯卡身上複制鏡像腸的效力還沒有消失,封號斗羅的力量畢竟是相當強大的。

“放開我。

你們中,如果有誰能夠返回天斗城,幫我告訴阿銀,我沒臉再去見她了。讓她回星斗大森林吧。我這一生都沒為兒子做過什麼,現在兒子被打死了,我這個做老子的難道還能做縮頭烏龜麼?你們誰也不要阻攔我。也沒人能阻攔我。死在戰場上,總比坐以待斃要強。”

唐昊身上,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氣勢,所有人都不敢正面注視他此時的神色。奧斯卡也不由得緩緩松開了手。

唐昊剛要邁步而去,突然,大師僵硬的聲音響起,“等一下。小三不止有你一個父親,還有我。為兒子報仇,又怎麼少得了我。就算仇報不了也要追隨我兒子一起去。難道,三天之後,他們就會放過我們了麼?死在戰場上,唐昊,那就讓我們一起死在戰場上吧。”

唐昊血紅色的雙眼看向大師師的眼睛沒有變紅,此時反而變得異常平靜,但在那平靜中的死寂卻比唐昊眼中的血紅色更加恐怖。

柳二龍沒有阻止大師,只是拉住他的手,“地獄路上,帶著我。”

“我和你們一起去。”噌的一聲,雪崩猛的抽出了自己的長劍,扭頭看向戈龍元帥,“元帥,我走之後陵關就交給你了。三天後,你要帶領我們的將士向武魂帝國投向。同時要約束我們的將士,不得再反抗。”

“陛下。您這是干什麼?”戈龍元帥大驚,趕忙一把抓住雪崩的手臂。

雪崩怒喝道:“這是命令朕的旨意,你想抗旨不尊麼?更新最快、6、k.cn”

戈龍元帥一滯他的手卻並沒有松開,“臣不敢,但是,臣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不能看著陛下去送死。”

雪崩漠然道:“老師已經為了帝國而殉,不論是作為帝王是作為老師的弟子,我都不能偷生。我是天斗帝國的皇帝管,我坐上帝位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為一名帝王,我有我必須要承擔的責任。這場戰爭的發動是我下達的命令。面對兩個神,我們已經不可能再獲得勝利。既然如此,多做抗爭只能徒增傷亡。我不能看著我的將士和子民們白白送死。所以,我讓你帶領大家投降。以保存我天斗帝國生命的火種。但是,誰都可以投降,我卻不行。我不能愧對列祖列宗,不能愧對先帝。元帥,您也不用阻攔我。待會兒我走出嘉陵關的時候,請您帶領我軍所有將領仔細看著,我只是希望,我的死,能夠在大家心中留下一顆希望的種子,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天斗帝國會再創輝煌。”

“陛下——”大片大片的將領在城頭跪倒,他們的眼睛都已經紅了。毫無疑問,作為一位帝王,雪崩已經完全征服了他們的心。

“願與陛下同生共死。天斗帝國,沒有畏縮的將士。”

戈龍元帥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陛下,如果您非要去,請您將投降的任務交給別人,讓老臣隨您一起去吧。”

慘烈的氣息蔓延著,盡管唐三死了,但此時此刻,嘉陵關城頭上的帝國將士卻充斥著前所未有的凝聚力。正所謂哀兵必勝。他們每個人眼中都充滿了無可比擬的戰意。

“陛下,您下達命令吧。我們足有百萬雄師,就算那個人是神又如何?我們也一樣能夠將她淹沒。甯死不降。”

“甯——死——不——降——。”怒吼聲轟然爆響,甚至遠傳城外,就連武魂帝國那邊駐紮的軍隊也能聽到。

此時,武魂帝國營地之中,比比東一手抓著千仞雪,一手抓著胡列娜,回到了臨時搭建的帳篷之中。

聽到嘉陵關方向傳來的聲音,比比東猙獰的面龐上不禁流露出一絲不屑,“

降?那麼,三天之後,我就先血洗了嘉陵關。”

一邊說著,她將千仞雪和胡列娜放在了地上。

“老師。”胡列娜的聲音在顫抖,淚水忍不住的滑落,“您,您真的殺了他?”

面對任何人,哪怕是面對自己的女兒,比比東都是一臉冷酷,唯獨面對胡列娜時,她的神色間才會流露出些許溫柔,“娜娜,我知道你喜歡他。但是,你也應該明白,你和他是不可能的。沒錯,唐三是不世出的奇才,甚至連我也自愧不如。但是,他現在已經死了。你要接受現實。老師必須要殺了他,否則,毀滅的就是我們武魂帝國。我這麼做,也是絕了你的念頭。唐三的神魂和我對撞,本身已經被我擊潰,再加上心髒破碎,就算他是神,也是必死無。現在我看誰還能再阻止我統一大陸。”

“如果你現在不殺了我,或許,那個人會是我。”千仞雪冰冷的聲音在比比東耳邊響起。

比比東眉頭微,扭頭向這個從未親近過的女兒看去,千仞雪的神色流露著倔強,嘴唇抿的緊緊的,看著比比東,眼睛里竟然只有仇恨。

“你?你要阻止我?沒想到有這麼大的野心。”比比東冷冷的說道。

千雪冷笑聲,“野心?是的,我有野心。但是,現在對我來說,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做的事我就一定要阻止你。而且,有一件事你可能還不知道,唐三也是我這一生之中唯一喜歡過的男人。”

比比東一呆:“你也喜歡?”

千雪眼中蒙上了一層薄霧,就在剛才唐三被比比東捏破心髒的一瞬間,她突然覺得,自己的胸口空了,仿佛破碎的並不是唐三的心,而是她的心似的。在她心中,對唐三所有的恨意,都伴隨著唐三心髒的破碎而消失有的只是無盡的空虛和痛苦。她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那麼的愛著那個男人,哪怕雙方始終都是敵對的,她也依舊那麼愛著他。盡管她不只一次的想要將唐三徹底毀滅可是,當他真的死了時的心卻痛的無法呼吸。

“他只能死在的手中,可你卻殺了他。比比東,你也殺了我吧。否則,今後我必定會是你的敵人。”千仞雪咬牙切齒的說道,她的淚水,也終于順著眼角流淌而下。

比比東臉_連變甚至她的右手都已經舉了起來,但是終究還是沒有拍下去。

“想和我抗衡,你也要先把你的手臂恢複了再說。就憑你現在的實力能與我對抗麼?羅刹神,乃是兩大殺神之一其他神詆,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就算是全盛時期的唐三也未必是我的對手,更何況是你。”

說完這句話,比比東冷冷的看了女兒一眼,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帳篷。

嘉陵關上。

就在群情激昂,打算沖出嘉陵關的時候,一直默默注視著唐三尸體的毒斗羅開口了。

“陛下說的是對的。不要做無謂的犧牲。哪怕是你們的人再多一倍,也不可能對比比東構成任何威脅。”

他的話,立刻將所有的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獨孤博的臉色很平靜,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當他出現這種神情的時候,就是他心中最不冷靜的時刻。獨孤博道:“早在還沒有成神之前,比比東的用毒能力就在我之上。現在她成就了神,這方面的能力只會更強,更不會出現我那樣無法控制毒素的情況。她說血洗天斗帝國並非虛言。如果你們不想讓手下士兵白白送死的話,就打消了全力一拼的念頭。你們根本就沒有沖鋒到武魂帝國士兵面前的機會。”

獨孤博的話無是很有說服力的,他那碧磷蛇皇毒,給所有人都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毒斗羅緩緩走到雪崩身邊,再看看目光沒有絲毫變化的大師和唐昊,“我們走吧。我也想為小怪物做點事。既然已經決定了,那我們就一起前去。”

奧斯卡木然上前,淡淡的道:“小三是我的兄弟,戴老大不在,我就是史萊克七怪中最大的一個。一起去吧。”

“小奧。”甯榮榮追上來,還沒等她開口,奧斯卡卻搶著道:“榮榮,聽話,你必須留下。你是有機會成神的人。將來為我們報仇的任務,就只能依靠你了。”

甯榮榮怎麼也不肯放開奧斯卡的手,“難道你就沒有成神的可能麼?大家不要沖動,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奧斯卡自嘲的笑笑,“還能有什麼辦法?對面有兩個神,我們只不過是人類,還能怎麼辦?榮榮,我是一個男人,就像當初我為了你去了極北之一樣,現在,為了我的兄弟,我也不能退縮,否則,就算以後大家都進了地獄,你讓我有何顏面面對小三?面對戴老大他們。”

甯榮榮的眼睛紅了,深吸口氣,“既然如此,我又有什麼理由留下來?照顧三哥的尸體,有小舞就足夠了。你不怕死,難道我就怕死不成?我陪你就是。”

一邊說著,甯榮榮握住奧斯卡的手變得更加緊了,她的表情告訴奧斯卡,沒有轉|U的余地。

唐昊和大師率先邁開腳步向城下走去,緊接著是雪崩、戈龍元帥、毒斗羅等人。

就在奧斯卡和甯榮榮准備跟上去的時候,突然間們的身體都同時顫抖了一下,兩個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朝著他們相握的手看去。

只見奧斯卡的手悄然變成了淡淡的白色,而甯榮榮的手則是九彩環繞。白光與九彩之光交映生輝,圍繞著兩人的手掌緩緩旋轉著。

兩人的目光同時變得呆滯了,不約而同的停下了腳步們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對方。

驟然間,奧斯卡猛的大叫一聲,“等一下。”

唐昊、大師等人,就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似的,而城頭上那些士兵更是流露出譏諷的目光,在他們看來,奧斯卡和甯榮榮是事到臨頭畏縮了。但是,甯榮榮緊接著喊出的話,卻令所有人的神色都驟然大變。

“三哥有救了。”

簡單的五個字,卻仿佛令嘉陵關城頭上的時間凝固了一般有人的神色都出現了變化。血淚縱橫的小舞猛的抬起頭,走在最前面的唐昊瞬間回身,士兵們的目光變得愕然,一瞬間斯卡和甯榮榮就成為了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下一刻,唐昊幾

的同時就已經躥到了兩人面前用力的抓住奧斯“你們說什麼?小三有救了?”

奧斯卡眼中洋溢著極度的激動,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變得尖銳了幾分,“叔叔,您看。”一邊說著,他抬起了自己和甯榮榮緊握的雙手“小三有救了,我們有辦法幫他複活。”

大師等人也已經趕了回來斯卡和甯榮榮的話就像是給大師吃了一顆速效救心丸似的,立刻就讓他的神志回醒了過來切的問道:“怎麼救?你們有什麼辦法?”

奧斯卡激動的道:“大師,我們剛從海神島上回來就直接投入到了戰爭之中,一直沒來得及向您展示我們所獲得的最後魂技,您還記得吧。”

大師點了點頭,“你們最後的魂環是十萬年級別。我記得。這和救活小三有什麼關系?”

奧斯卡道:“十萬環,按照正常來說,應該擁有兩個魂技。我的第九魂技是多一半鑽石腸,而榮榮的第九魂技則是九寶無敵神光。我們的十萬年魂技都只是出現了一個。但是,就在剛才,我和榮榮雙手緊握的時候,卻觸發了我們的第二個十萬年魂技,而且,是必須由我們共同使用的魂技。”

大師研究了一輩子武魂,人還有些迷茫的時候,他已經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你是說,你們兩個擁有一個十萬年的武魂融合技?由魂技生成的武魂融合技?”

“沒錯。”奧斯卡甯榮榮異口同聲的說道。

武魂融合技,只有雙方師的武魂擁有極高的契合度才有可能出現。像朱繡清和戴沐白,他們的武魂就有很高的契合度,而且天生就能融合在一起。但是,像奧斯卡和甯榮榮這樣,出現魂技融合的武魂融合技,卻是十分特殊的情況。

比先天的武魂融合技更加稀少。而這種情況下出現的武魂融合技,往往都有著極高的契合度。

唐昊焦急的:“你們是說,你們的這個武魂融合技能夠幫助小三複活過來?那還等什麼?現在就開始吧。”

“不,等一下。”師突然阻攔住,“不能在這里,先回元帥府議事大廳。”

唐昊猛的一拍額頭,“你看我,急糊塗了。沒錯,先回元帥府再說。”在這嘉陵關城頭實在太明顯,雖然現在他們也不明白為什麼奧斯卡和甯榮榮有複活神的可能。但是,他們心中當然都希望這是真的。而複活一個神,必然會有異象出現,萬一在複活的過程中被對面的武魂帝國發現,那就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了。

小舞直接將唐三的尸體抱了起來,幾步就沖到了甯榮榮和奧斯卡面前,“我們走。”希望重燃,她也變得堅強起來,小舞本就身材高挑,抱著唐三也並沒有顯得太不協調。當先朝著嘉陵關內飛身而去。

唐昊、大師、柳二龍、弗蘭德、奧斯卡、雪崩等人趕忙跟了上去。但甯榮榮卻是慢了一步,扭頭看了一眼城外那依舊在收集劍斗羅和骨斗羅尸骨的父親,淚水不自覺的布滿嬌顏。心中暗暗的道:對不起了,劍爺爺、古爺爺,榮榮不能為你們收尸了。如果我們複活了三哥之後榮榮還在,榮榮再為你們守孝。

猛的扭過頭,甯榮榮強忍內心極度的悲傷,快速的追著眾人而去。

消息是不可能被完全封鎖的,雪崩也沒有下令封鎖消息,很快,嘉陵關內的天斗帝國大軍對于先前嘉陵關上發生的事就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雪崩在嘉陵關上的表現,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以帝王至尊之位卻願為了帝國而犧牲,他征服了所有在場的將領,在將領們的約束下,原本應該出現在軍隊中的恐慌並沒有出現,整座嘉陵關內,反而充滿了同仇敵愾的氣息。

戈龍元帥在眾人去複活唐三之後,立刻發表了死戰宣言:投降,就意味著被奴役。為了天斗帝國的子孫後代,為了後方的家人,作為一名天斗帝國的男人,絕不能退縮。只有團結一致,才能共抗外敵。海神大人並沒有死,只是身受重創,為了我們的英雄,我要求,每一名天斗帝國的戰士都要為了海神大人而祈禱,祈禱他再次帶領我們,共抗強敵。

戈龍元帥的話傳到了每一名天斗帝國戰士們耳中,帝國大軍沒有一絲嘩變的跡象,在這個時候,反而更充滿了凝聚力。

但是,就連戈龍元帥自己也知道,這只不過是暫時跡象,也只能暫時穩定住軍心,如果像那天獨孤博所釋放的劇毒同樣降臨在天斗帝國大軍頭上的時候,一切還都是未知數。真到了那時候,就算是必須要投降,自己也只有以身殉國,隨陛下同去。

議事大廳。大廳內的所有家具擺設已經被完全清空,小舞摟著唐三的尸體在大廳中央,甯榮榮和奧斯卡分別站在兩側,其他人站在外圍,盡量將更大的空間讓給他們,此時此刻,每個人臉上都流露著焦急、凝重的神色。唐三如果能夠複生,那麼,一切都還有機會,如果唐三就這麼死去,不只是天斗帝國要滅亡,星羅帝國也同樣無法逃脫魔掌,到時候,大陸就真的要成為比比東的天下了。不論是從親情、友情還是從整個大陸的角度來看,每個人都在心中默默的為唐三祈禱著。

不止是在這里,整個嘉陵關內,百萬大軍,此時此刻在戈龍元帥以及眾將領的帶領下,都已經跪倒在地,朝著議事大廳的方向為他們的海神大人、藍昊王而祈禱。在他們心中,藍昊王是永遠的戰神,戰神不滅。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章 天使與羅刹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完美融合之複活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