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魂歸位,海神歸來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魂歸位,海神歸來


斯卡和甯榮榮都在苦苦支撐著,他們已經將自己所部燃燒起來,凝聚在一起,支撐著那降臨的兩大神詆釋放神力。但是,正所謂人力有時盡,他們的意念再執著,能量也終究是有限的。眼看著複活的機會就在眼前,可他們所釋放的魂力卻已經再無法支持下去。

兩大神詆隨時都有脫離的可能。

怎麼辦?怎麼辦?甯榮榮和奧斯卡焦急的凝視著對方,兩人緊咬舌尖,利用舌尖傳來的刺痛將最後一點能量都提聚起來。

在這種時候,他們腦海中已經將能想到的辦法都想了,可是,兩人身上的神詆附體卻依舊在脫離著。

不是奧斯卡和甯榮榮不想憑借奧斯卡的香腸來補充自身,只是正像甯榮榮的九寶琉璃塔增幅無法作用在唐三身上一樣。此時他們的武魂融合技效果已經完全達到了神級,這神級的效果就注定了他們自身所擁有的所有增幅能力全部無效。無論是奧斯卡的香腸還是甯榮榮的九寶琉璃塔增幅都是如此。

就在這萬分危的關頭,突然間,從議事大廳的四面八方,無數細微得只有纖毫的白色光點悄無聲息的出現了,這些白色光點緩緩飄蕩,目標正是那躺在地上的唐三。

此時,外面的士兵們能夠看,原本籠罩在議事大廳外的那層紅光正在輕微的律動著,而那白色纖毫之光正是在它的律動中出現的。

這些白緩緩的朝著唐三的身體凝聚過去,每一絲都很微弱,但成千上萬的白光融合在一起,卻是一股絕對不能忽視的力量。

砰——,甯榮榮和奧斯卡背後的神詆終化為點點光芒消散了,兩人的身體同時一晃,軟倒在地們已經將自身潛能和所有的能量完全爆發出來,此時此刻已是油盡燈枯,只是剩下了一口氣在。

小舞悲呼一聲,要撲上去,唐三胸前的傷口還沒有愈合,他那顆金色的心髒更是未能與全部經脈接續。

“不要動。”大師突然急喝一聲。止了小舞地動作。身體上劇烈地痛苦和精神上地煎熬。令小舞臉色一片蒼白。終于倒了下去。但是。她卻怎麼也不肯昏迷目光死死地盯視著唐三地身體。不到最後時刻。她絕不願意放棄。

師張開雙臂將身邊地唐昊攔了下來。“誰都不要動。不要靠近小三。”

眾人地目光都有些呆滯。此時。他們也發現了唐三身上地變化那白色地纖毫之光來地極為細微。不仔細觀察神志無法發現。當然。在場地大都是魂師界強者。自然看地到。但他們先前一直以為這是甯榮榮和奧斯卡地武魂融合技帶來地效果。可此時看來。卻並非如此。

因為。甯榮榮和奧斯卡雖然軟倒昏迷了那纖細地白色毫光卻依舊存在。仍然在一點一滴地注入到唐三體內。在他胸前地傷口處融入。

那顆金色地心髒周圍。每一條經脈依舊在進行著接續地過程。雖然速度比先前由奧斯卡和甯榮榮主持時要慢了許多。但是個過程在繼續。就證明一切還有機會。

“這是……”唐昊目光一陣收縮。他心中雖然已經有了想法大師對視一眼。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道:“信仰之力。”

是的纖細的白色毫光,正是來自于天斗帝國百萬大軍的信仰之力個人的信仰之力自然不算什麼,但如果是百萬人卻完全不一樣。尤其是這百萬大軍對于唐三的信仰是絕對虔誠的,哪怕是存在一些雜質也完全被外面那層奇異的紅光所過濾。能夠進入議事大廳內,並且融入到唐三體內的信仰之力,都是最為純粹的力量。

這些信仰的力量正接過了甯榮榮和奧斯卡的武魂融合技,一點一滴的繼續著對唐三身體的修複。

“快,讓我們繼續為小三祈禱。”大師大喝一聲,雙手合十,臉上充滿了激動。

每個人都做出了同樣的動作,為了這最後的機會,為了唐三的複活,開始著他們最誠摯的祈禱。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唐三胸前傷口的愈合速度明顯要比在兩大神詆所釋放複活之光時慢得多,但它卻始終沒有停止。只要這複活的過程不斷,那一切就都有機會。

眼看著,唐三心脈上的一根根經脈逐漸接續,在大廳中的所有人都已經忘記了時間。期間,只有雪崩出去了一趟,他對所有的天斗帝國大軍下達了死命令,只要這邊的複活過程沒有停止,就不能停止為唐三的祈禱。他告訴天斗帝國的將士們,這是帝國最後的希望,只有海神複活,他們才有可能戰勝強敵,讓帝國得以延續。

淡淡的光芒在整個議事大廳內閃爍,光芒流轉之間,唐三臉上每一次出現變化,都能令在場的眾人心驚肉跳。

唐三身上的肌肉會不時抽搐幾下,尤其是心髒的位置,偶爾的一次顫動,都牽動著每一個人的心。

從白天到黑夜,再從黑夜到白晝,所有人都忘記了時間,他們只是在心中為唐三而祈禱。那細如纖毫的信仰之力始終未斷,不斷的向唐三的身體進行著融合的過程。

終于,那顆金色的心髒開始持續不斷的顫抖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它的顫抖還很微弱,但伴隨著更多的信仰之力融入,它的顫抖開始變得有力起來。唐三胸前的傷口也終于完全愈合,骨骼、經脈、肌肉,還有那最重要的心髒,都在眾志成城的祈禱中完全愈合。

奧斯卡和甯榮榮已經醒了過來,委頓在一旁,此時的他們已經完全變成了普通人,甚至身體強度還不如普通人。但他們心中卻充滿了滿足感,作為複活之光的始作俑者,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唐三的生命力正在一點一滴的回歸,他自己的本體機能也正在被喚醒。只要他的神力能夠蘇醒過來,就算是再嚴重的傷勢也不算什麼足以自行修複。

每個人的目光都牢牢的盯視著唐三胸口的位置,眼看著他的胸口開始緩慢的起伏著,眾人眼中不禁泛出激動的淚花。成功了,他們成功了。唐三已經有了心跳,而且也有了呼吸啊!

大師、唐昊還有臉色慘白如紙,隨時都有可能昏迷過去的小舞,都來到了唐三身邊,

著小舞的身體,眾人在最近距離觀察著唐三身體的

唐昊小心翼翼的搭上了唐三的腕脈,仔細的感受著他體內的狀況。

“怎麼樣?”大師焦急的問道。

唐昊點了點頭:“小三的身體在快速的恢複,不只是來自于信仰的力量,他自身的力量似乎已經被喚醒複蘇了能感覺到他體內那龐大的能量。連我的魂力也無法深入。他的脈搏開始變得越來越有力了。只要他能醒過來,我們的複活過程就算成功。”

“不,還沒有成功。”小舞的聲音有些顫抖著說道。

唐昊疑惑的看小舞,“你是說……”

小舞眼中依舊充滿悲意“哥經成神,按照您所說,他的身體已經恢複到了這種程度,如果他活過來的話,現在早就應該醒了。他一定能夠感覺到我們的擔心。但是,他卻依舊昏迷就只能證明一個問題。我們複活的只是他的身體,卻並不是他的全部。他向比比東發動的最後一次攻擊是靈魂攻擊。對于神來說,就是神魂。那時候,比比東明顯受到了重創,而當時哥本身已經重傷直接就昏迷了。很可能,他的神魂已經被比比東擊碎。對于神來說,或許心髒破碎都不是致命的神魂破碎,卻是……”

“不可。你胡說。”唐昊怒吼道:“小三已經活了,你沒看到麼?他現在在呼吸聽聽,他的心跳多麼有力。我兒子沒死,我兒子還活著。小三,你快點醒過來,快點向他們證明,你還活著。”

口中在咆哮,但唐昊眼中的淚水卻經流淌而下,恐怕他這一生之中就屬今天留下的淚水最多。正所謂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整整兩天兩夜的時間過去了,終于完成了對唐三身體的複活,小舞的話卻如同晴天霹靂一般,令他們每個人都有些無法承受。但是,他們誰都知道,最熟悉唐三身體情況的必然是始終跟隨在他身邊的小舞,沒有人比小舞更了解他。連小舞都這麼說了,那麼……

議事大廳突然靜下來,死一般的寂靜,他們的目光都看著那已經恢複了呼吸、心跳,甚至傷口已經完全愈合的唐三。他們甚至能夠從唐三身上再次感受到那屬于神的氣息。可是,唐三卻依舊躺在那里,沒有一點要恢複過來的跡象。

不甘的情緒充斥在每個人海之中,他們費盡了心力,最後卻依舊無法成功,這樣的打擊,就算是意志最堅定的人也要為之破碎。

果複活的只是一個普通人,單憑複活之光就能複活本體之後在喚醒靈魂,但是,唐三並不是普通人,他是神。他的神魂並不是食神和九彩神女能夠喚醒的,更何況,食神和九彩神女根本就沒有堅持到唐三的身體完全恢複。在這個時候,每個人心中都蕩漾起一片絕望的漣漪。他們心中,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希望。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唐三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一下就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唐昊緊緊的抱著兒子,他心中再發出最後的呐喊和祈禱。此時此刻,哪怕是讓他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唐三的神魂歸來他也願意。

也在這個時候,突然,大廳中的眾人都發現,自己似乎無法呼吸了,強烈的窒息感令他們頓時陷入了一種痛苦的狀態之中。

周圍的景象也在這一刻發生了變化,所有的一切都變得虛幻而不真實起來。

藍色,那是無盡的藍色。盡管他們是處于這封閉的房間之中,但放眼望去,眼中的景象卻是一片無盡的蔚藍,就像是在海底深處極目遠眺一般。

緊接著,一幕奇異的景象出現在眾人眼前,他們看到了唐三,一個完全是藍色的唐三。

那個唐三就從無盡的碧藍中緩緩走了出來他的臉上,充滿了激動的神情。他看著眾人,但卻似乎無法說話,只是一步步的靠近著,窒息的感覺伴隨著來自于靈魂的巨大壓力,令每個人都死死的盯視著那藍色的身影,直到,直到他就那麼走進了唐昊懷中那唐三的身體。

轟——,唐昊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潛力震蕩開來,原本在他懷中的唐三突然漂浮起來原本平躺著的樣子變成了直立,就那麼漂浮在這議事大廳之內。原本纖毫狀的白光在這一刻幾乎瞬間消失。不論是唐昊、大師、小舞、房間中的每一個人,還是外面那始終在為唐三祈禱著的三軍將士們心中此時此刻都升起了同一個聲音。

“我回來了。”

是的,當那藍色的唐三步入議事大廳的時候,唐三就回來了。真正的回來了。那藍色的唐三不是別的,正是唐三的神魂。神魂歸位海神歸來。唐三終于真正完成了這最後的複活過程。

複活一位神,在這人類的世界中無是天方夜譚,其困難程度之大無法想象。但是,在這複活的過程中,唐三不但得到了奧斯卡和甯榮榮武魂融合技帶來的兩大神詆融合之力發動的複活之光。更是得到了嘉陵關內百萬三軍將士兩天兩夜的祈禱信念之力。他那神級的**就此恢複。而他的靈魂,卻是在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的主持下數以萬億計的海洋生物共同祈禱中,憑借著他留在海神山頂上那一絲神念,重新恢複。

海神山,海神殿,無是海神力量最濃郁的地方那里也是海神的傳承之,這也是為什麼唐三留下的神念在他本體死亡之後依舊沒有在短時間內完全消散。當然,這也是以海龍斗羅為首的七聖柱守護斗羅們的功勞果不是他們及時發動了海神島上最終防禦陣,引動海神七聖柱之力助唐三那最後一絲神魂向整個大海發出呼喚,唐三也不可能複活成功。

此時此刻三已經真正的站在了眾人面前,海神,複活了。

當唐三睜開雙眼的那一瞬間,議事大廳內的所有藍色已經全部消失,窒息的感覺也隨之而去。

小舞死死的盯視著唐三,當她親眼看到唐三雙眸之中神光重現時,她的信念終于放松了,低哼一聲,昏倒在柳二龍體內。也就在這個時候,先前始終圍繞在議事大廳外的那層紅光悄然消失,悄悄的從地面鑽回小舞體內,沒有

聲息,哪怕是剛剛複活過來的唐三都沒有察覺。|冰冷的氣息也隨之消失不見。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流露著深深的感動,他的目光從每一個人的面龐上掃過。他的雙拳在不知不覺間攥緊,“謝謝,謝謝你們。”

澎湃的藍光從唐三體內釋放而出,席卷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身體,柔和的海神之力滋潤著他們的身體,掃除著他們這兩天兩夜以來所有的疲憊和焦急。

雪崩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淚流滿面的看著唐三,“老師,您終于複活了。這一切都怪我,為了帝國,您付出的太多太多。”

唐三飄身落地,將雪崩從地上扶起來,“雪崩,你很好。雖然我當時被比比東擊殺,但所有發生的一切,都被我潰散在空中的神魂看到。你不愧是天斗帝國的帝王。你是一代明君。也應該是天斗帝國曆朝曆代最合格的帝王。”

雪崩用力的搖頭,“不,我算什麼明君。我連保護自己子民的力量都沒有。老師,從感情上來說,我真的不願意讓您再上戰場。但是,帝國需要您的庇護。我……”

唐三拍拍雪崩的肩膀,“什麼不要說了。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是必須要有所了斷的。我和比比東、千雪之間,肯定要有最終的結果。她們不會放過我,我也同樣不會放過他們。”

“小三。”唐和大師大踏步的來到唐三面前。

“爸,讓你們擔心了。”唐三看著兩位父,嘴唇抿的緊緊地。他當然知道,自己能夠複活是多麼的幸運。但是,他的心卻並沒有因為複活而輕松起來。之前面對的,他還是要再次面對。想要擊敗對方雙神談何容易?

從唐昊和大師中,唐三看出了很多東西明白,兩位父親都不希望自己再去冒險,他們都不願意再一次失去自己。只要現在自己脫離戰場,就算是比比東和千仞雪聯手,也不可能留得下自己。可是,他真的能走麼?

“爸,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大家同給予的。我不能拋棄信仰著我的人們。你們什麼都不要說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想辦法如何對付比比東和千仞雪。”一邊說著,他上前一步,用力的擁抱了一下兩位父親自己堅定有力的臂膀將決心展現給他們。

昊和大師都沒有開口,他們看著唐三,眼中充滿了複雜的光芒。

唐三從兩位父親之間走了過去到奧斯卡和甯榮榮面前,經過海神之力的滋潤,他們的神色好了很多,但卻依舊萎靡在那里站起來的力量都欠奉。

唐三伸出雙手,分別按在他們的肩膀上,將兩股更加純淨的海神之力注入到兩個伙伴體內。得到這股力量的支持,奧斯卡和甯榮榮終于勉強站了起來。

“二哥,榮榮,大恩不言謝。你們的武魂並沒有消失。

我已經用海神之力重新喚醒了它們是,它們恢複卻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就算是我的神力也無法幫助它們立刻恢複過來。這個時間恐怕要一年之久。”

奧斯卡呵呵一笑,道:“複活一個人需要一個月來恢複,複活一個神卻只是需要一年。這買賣不錯。比賣香腸強多了。不過可不要再來光顧才好。”

甯榮榮的眼圈微紅,看著唐三,只是叫了一聲三哥再也說不出話來。

唐三轉過身,看了一眼柳二龍懷中的小舞忍著內心的情感波動,向眾人道:“比比東給出的時間是三天。從現在開始有最後一天一夜的工夫。上次她們的出現是在太過突兀,我對于比比東的實力也沒有任何了解。現在我複活了,給我一天,我一定能夠恢複到巔峰狀態。再戰比比東和千雪,我有信心將她們徹底毀滅。請你們相信我。雪崩,你要安撫好三軍將士。一天之後,就是最後決戰的時刻。”

“是,老師,您放心吧。我現在就去向三軍宣布這個好消息。您放心,我會嚴密封鎖消息,絕不會被對方知道的。”聽著唐三說有信心徹底毀滅對方雙神,雪崩眼中流露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他很清楚,唐三從來沒有說過妄語,他說能行,就一定能行。

唐三繼續道:“現在請大家將這里留給我吧,我需要靜下心來恢複神力。”

眾人紛紛點頭,將領們在雪崩的帶領下最先退了出去,然後是毒斗羅等人。大師、唐昊、弗蘭德、柳二龍還有甯榮榮、奧斯卡留在了最後。

大師忍不住道:“小三,你真的有信心麼?以一對二,神級的對抗,技巧已經很難奏效。”

唐三自信的一笑,“爸,您也是我的老師,我是您培養出來的,難道您還不相信我麼?我什麼時候說過謊言?放心吧,我已經知道了比比東和千雪的破綻。只要小心一些,一定能夠戰勝他們。”

大師微微松了口氣,“那就最好。但是,你一定要記住,無論如何,都要以自己生命為重。我禁受不起再一次的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說著,他向柳二龍和弗蘭德招招手,轉身向外走去。唐三看著柳二龍懷中的小舞,強忍著沖上去的**,“媽,麻煩您照顧小舞。”

柳二龍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輕輕的點了下頭。

眾人都向外走去,惟有唐昊,留在了最後。到其他人都走出去之後,唐昊才緩緩走到唐三面前。

“你已經決定了?”

唐三一愣,“爸,您怎麼了?我決定什麼?”

唐昊目光平靜的看著唐三,“不用再演戲了,你騙得了他們,難道還能騙我麼?你是我親生的兒子。你有很多地方像我。有一點可能連你自己都不知道,雖然你剛才說話時不論是神情還是堅定的自信都毫無破綻。但是,你在說謊的時候,你的右手會下意識的捏住自己的衣角,這一點和我一模一樣。以前我還沒有注意到因為你確實從不說謊,但剛才你在和大家說話的時候,你卻做出了這樣的動作。以一敵二,面對雙神,你能有必勝的把握?所以,我斷定,你的決定絕不是戰勝她們,而應該是同歸于盡吧。這也是你所能達到的最好結果了。對不對?”

唐三看著父親,他從來都不知

來父親竟然如此了解他。來自遺傳的習慣吸口呼出,唐三默默的點了點頭“爸,您知道,我別無選擇。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天斗帝國就此毀滅。比比東是您和媽媽的仇人,也是老師父親和我自己的仇人。我沒有後退的路。是大家的力量將我複活只能盡一切的努力做我能做的。我相信,您一定能夠理解我。戰場上瞬息萬變,或許,我也並不是沒有全身而退的機會呢?”

“沒有或許。”唐昊突然暴躁的怒吼道,“小三,我不允許你這樣做。我和大師只有你這一個兒子,我是一個父親,難道你讓我親眼看著自己的兒子去送死不成?你去也可以,但要踏過我的尸體。”

看著父親那無比執著的目光,唐三輕歎一聲“爸,對不起了。”藍色的光芒悄無聲息的在唐昊背後蔓延,另一個藍色的唐三沒有任何預兆的出現在唐昊背後藍光閃過,唐昊悶哼一聲在了唐三懷中。

摟住父親的身體,唐三臉上流露著淡淡的微笑“不論是為了您,還是為了小舞和大家,這一戰我又怎能退縮呢?”

藍光一閃,那神魂形態的身體與本體融合,這一次經曆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的過程,雖然唐三曆經磨難,但這一切也徹底激發了他的海神神詆,讓他更深刻的領略到了神魂與本體之間的各種能力。這也是唐三之所以有一定把握的原因。

隨手一揮,空中開一道裂縫,唐三將唐昊的身體送了進去,一連串的奇異魔紋在那道裂縫周圍綻放開來。

這是唐三憑借自己神力制出的一個臨時空間,這個空間智能支持兩天的時間,兩天後,就算沒有唐三將唐昊放出來,這個空間也會自行破碎,放出唐昊的身體。到了那時候,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了。唐三既然已經下定決心,他就沒有給自己留任何退路。

盤膝坐地上,神魂湧動,蔚藍色的光彩籠罩自身,唐三在自身神念沒有一絲擴散的情況下開始修煉。此時,就算是比比東站在他面前,也不會感受到他身上的神力波動。從境界上,唐三已經超越了比比東和千仞雪。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沒有人打擾唐三,即使是小舞從昏迷中清醒過來後也沒有來到元帥府議事大廳。這里就只有唐三一個人。

仿佛像上了鬧似的,當太陽剛剛從地平線升起的時候,唐三也隨之睜開了雙眼。

藍色的眼眸中只有一層瑩的光澤,當他從地面飄身而起時,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最普通的人類而已。神魂與本體之間的契合達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這才有了眼前返璞歸真的一幕。

緩走到門口,當唐三推開門時,所有人都已經等在那里。站在最前面的,是雪崩、大師和小舞。他們的目光都凝聚在唐三身上。

唐三微微一笑,“不用擔心,今日一戰將結束所有的一切。”

大師看著唐三的雙眼,“小三,不論你在何處,我們都會和你在一起。你要謹記這一點。”

唐三輕歎一聲,他知道,大師也看出了些什麼,畢竟,父親已經失蹤了一天,他們不可能沒有察覺。他沒有解釋,目光遙望天空中剛剛升起的朝陽,眼底閃過一絲藍色的氣流。要來的終究會來,一層水藍色的波紋開始出現在他身體周圍,“我們走。”

藍色的光芒卷起所有人的身體,就像是被巨浪托起一般,眾人同時升入空中,幾乎只是光芒一閃,他們就已經憑空出現在嘉陵關城頭。大師眼底的神色略微出現了一絲變化,唐三的神力明顯又有了提升,或者說他對神力的運用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內心之中的擔憂略微減輕了半分。

從始至終,小舞都沒有開口,只是用她那平靜的目光注視著唐三。唐三似乎知道小舞在想些什麼,當眾人來到嘉陵關城頭時,他沒有先去看武魂帝國那邊,而是靜靜的走到小舞身邊。雙手抓住她的肩膀,將她的身體扳了過去,令她的後背對著自己。

小心翼翼的托起小舞那長長的發辮,將那本來梳理得很整齊的發辮打散,也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變出一把梳子,輕柔的為小舞梳理著她那一頭長發。

小舞的肩膀開始出現微微的抖動,其他所有人都會意的別過頭去,將這暴風雨到來前的甯靜只是留給他們兩人。明媚的陽光灑在他們身上,他們的影子在背後拉長。從始至終,唐三都沒有對小舞說一句話,他只是重新為她梳理了她的發辮。

當他終于完成了這一切的時候,才再次將小舞的身體扳回,看著她那已是淚眼朦朧的雙眸,唐三用自己的額頭抵住小舞的額頭,輕聲道:“親愛的,我愛你。”

小舞全身一顫,猛的摟住唐三的腰,將自己的面龐緊緊的貼合在他的胸膛上,“如果你真的愛我,就讓我永遠和你在一起。結果不會變,讓我看著你。”

唐三微微愣了一下,他知道,小舞已經明白他要做什麼,他更知道,小舞的意念是多麼堅決。他本想將她也送入到臨時空間之中。但小舞卻已經告訴他,不論如何,結果都不會變。

最終,唐三還是沒有那麼做,同生共死,這是他們彼此之間的承諾。

輕輕的吻了一下小舞的額頭,唐三的身體已經化為一道藍光從她的懷抱中悄然滑出,而也就在這時,遠處武魂帝國大營之中,兩道身影緩緩升起。

“唐三?”當羅刹神與天使之神看到這從嘉陵關城頭飛起的藍色身影時,她們都不禁呆住了,哪怕是比比東那樣陰翳的心,也不禁略微的顫抖了一下。是的,海神回來了。他必將再次挑戰天使神和羅刹神。奧斯卡和甯榮榮已經暫時失去了魂力,他不可能又再次複活的機會,這一戰,也終究注定將會是最後的戰斗。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三十三章 神魂歸位,海神歸來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三十四章 最終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