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羅大陸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三十四章 最終決戰  
   
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三十四章 最終決戰

比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天的時間,不論雪,憑借著強大的神力,她們的實力都已經完全恢複。但是,她卻怎麼也想不到,在這戰場之中,竟然會再見到唐三。那原本應該已經魂飛魄散的海神。

“我就知道,他不會那麼容易死的。”不知道為什麼,再次看到唐三,千仞雪反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而遠在武魂帝國大營之前,仿佛失去了靈魂一般的胡列娜在看到那藍色的身影時,整個人都激動的顫抖起來,他,他沒有死,他又回來了。

“很意外是麼?”唐三淡然一笑,他似乎已經忘記了三天前自己慘死在比比東手上的結局,眼前的比比東和千仞雪都沒有穿上他們的神屬套裝,因為她們就沒想到天斗帝國這邊還會有能夠抵抗的力量。

比比東冷哼一聲,“意外又如何?我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第二次,看來,我還是大意了。當時,我就應該將你的身體徹底從這個世界抹殺才對。只是沒想到,你破碎的神魂居然還有重聚的機會。我一直以為你很聰明,但現在看來,我錯了。如果我是你,就一定不會再出現在戰場上。”

唐三優雅的一,仿佛又回到了當初他剛從月軒走出來時的樣子,“可惜,你不是我。所以,我也不會做出和你一樣的選擇。你是不是還想問,為什麼我不隱藏在嘉陵關內,等到你們深入的時候再偷襲你們,對不對?”

比比東臉色一變,“你能看透的心?”

唐三搖頭“不能。我還不能看透一個神的心,雖然你身上的邪惡氣息玷汙了神這個字。我只是明白你那陰暗的想法而已。我之所以沒有偷襲你們,那是因為不想讓自己通達的神魂蒙上一層齷齪。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我連你們之中的一個都無法戰勝。但現在不同們將要面對的,是一個達到巔峰的海神。或許我會死,但是,我也一定會拉著你們一同離開這個世界。”

比比東笑了,只是以她現在的容貌起來的樣子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唐三,你想在心靈上打擊我麼?就算你達到了巔峰又如何?你以為,這樣你就能夠對抗我了?既然如此,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羅刹神真正的實力。”

紫黑色的氣流席卷而比比東搖身一晃,紫光閃耀之中,半空中竟然出現了兩個同樣的身體。羅刹神裝瞬間附體,恐怖的紫黑色神力瞬間擴散開來,遮住了朝陽的光芒令整個天空在這一瞬間都暗了下來。

璀璨地天使神裝也在同一時刻穿了千仞雪地身體。她地目光已經變冷。“上一次是她殺了你一次。殺死你地必須是我只能是我。”

面對兩位神詆同時釋放神裝。巨大地壓力下道道藍色地氣流從唐三體內噴薄而出。圍繞著他地身體帶**點藍色地星光。海神神裝悄然出現。只不過。這一次直接出現地竟然就是金色。而不再是需要黃金三叉戟進行轉換後才能轉變。唐三用實際行動告訴了面前這對母女。他先前所說地一切並非虛言。

羅刹魔鐮、天使聖劍同時指向唐三。而唐三手中地海神三叉戟卻緩緩高舉到頭頂。

他地目光充滿了虔誠地光芒。注視著手中地海神三叉戟。神念卻瞬間擴散開來。就像是無邊無際地大海一般。

從唐三身上。比比東和千仞雪都感受到了一絲虛無地氣息。他明明就在那里。甚至沒有通過海神神力給她們一絲壓力。但偏偏就是這樣。羅刹神和天使神地神魂卻都仿佛被什麼東西壓制住了似地。令她們地神念無法通達地與自身神力完全結合。

比比東明白。唐三沒有誇大。現在地他。在境界上確實已經凌駕于自己和千仞雪之上。

在唐三背後的海神八翼也就在這種情況下出現了變化,兩邊的各四片羽翼竟然完成了一個融合的過程,原本的八翼彙聚成兩片巨大的金色羽翼,幾乎覆蓋了唐三背後的全部身體。當那巨大的雙翼展開的一瞬間,先前被羅刹神能量變得紫黑的天空瞬間恢複了藍色。無盡的藍光似乎布滿了整個天空。當唐三虔誠的看向黃金三叉戟的時候,他就已經發出了呼喚,對大海力量的呼喚。這些藍色的光芒,正是來自于海洋的力量。

天空依舊是藍色,但是,卻沒有了太陽。龐大的海神神力,竟然強行阻隔了太陽的光芒。只是這一下,千雪身上的天使神裝,就明顯黯淡了幾分。

比比東率先動了,她所化的兩道身影瞬間帶起兩道紫色的長影,鋪天蓋地的邪惡氣息由下向上,奔湧而出,直奔唐三的身體籠罩而至。龐大的邪惡氣息,仿佛要將唐三和天空中的藍色完全吞噬了似的。

千仞雪雖然和比比東不合,但她也知道,沒有自己的加入,比比東是很難戰勝唐三的。統一大陸,不止是比比東的想法,那也是爺爺留給她的遺願。她絕對不能違背。

身劍合一,千仞雪整個人與手中的天使聖劍融為一體,化為一柄巨大的金色長劍從正面沖向唐三。母女二人在無形中的配合瞬間完成了一個三面合圍的攻擊。很明顯,經過數次打擊之後,千仞雪對于天使神力的控制也有了全新的理解。

面對她們的進攻,唐三卻絲毫不懼,與三天前比起來,此時的他要更加沉穩。冷冷的目光在眼中徘徊。手中黃金三叉戟悄然挑起,一圈圈金色的光環飄然而出,直奔正面的千仞雪而去。與此同時,只見唐三在半空中搖身一晃,竟然也幻化出兩道身影,根本就沒有去看那些金色光環的效果,他所分出的兩道身影分別迎上了兩側攻擊而至的比比東。

嗡——,千雪手中的天使聖劍劇烈的震顫起來股難以名狀的特殊感覺瞬間傳遍全身,千仞雪清晰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已經失去了行動的能力然就只能保持著沖擊的樣子停頓在半空之中。

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她還可以借助太陽真火之力試圖沖擊這束縛是,此時此刻,她根本無法借到陽光。而她自身的能量想要沖破束縛,就不是瞬間能夠完成的。

無定風波,唐三第一次用這黃金十三戟的第一式困住了一個神當他的境界和神力完全超越了千仞雪之後,他本身就有這樣的實力。如果沒有比比東,他能夠全神面對千仞雪的話,甚至不需要遮擋住陽光,也一樣能夠成功。當

定風波不可能定住千仞雪八秒多只是一次呼吸的對于唐三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海神三叉戟迎上了羅刹魔鐮。鏗鏘的爆鳴聲中,戟刃緊緊的鎖在了魔鐮之上,唐三與比比東分出的兩道身影彼此對峙。金光與紫黑色的光芒幾乎同時迸發開來。

三叉戟這種武器,本身就對大多數武器有克制作用鐮刀自然也不例外,它能夠鎖定住對手的武器。此時唐三和比比東分出的兩道身影,一道是他們的本體一道則是憑借著他們那神級武魂凝聚而成,只有擁有雙生武魂的他們才有這樣的力量。

而事實的情況卻出乎了所有觀戰者的預料,眼看著明明是黃金三叉戟鎖定了羅刹魔鐮是,在下一刻,情況卻出現了逆轉。

兩道金光沖天而起,黃金三叉戟竟然被直接挑入到高空之中,如同兩道金龍一般攀升而上,斜斜的飛了出去。

比比東心中暗冷笑,唐三啊唐三,沒錯,你的神魂確實要比我強大,但是,在九十九級才接受傳承的我,神力卻要比你更加雄厚。現在我看你還如何與我抗衡。

紫黑色的魔鐮又一次奔向三胸口,有著三天前的經驗,毫無問,海神神裝是擋不住這恐怖的攻擊神器的。

就在黃三叉戟飛出的瞬間,唐三的身體仿佛像是被慣性帶動一般,滴溜溜的旋轉起來,兩邊的身體都做出了一模一樣的動作,在那急速旋轉之中,竟然避讓開了比比東的第一記攻擊。

比比東的反應何等之快,魔鐮一下有劈中唐三,立刻轉為橫掃。攔腰斬去。也就是這個時候,從那兩個旋轉著的唐三身體上,突然各自甩出了一點細微的金光。看上去就像是一粒水滴一般,分別朝著比比東的兩個身體而去。

比比東幾乎是下意識抬起另一只手去接向那滴金光。手中的魔鐮卻毫不停頓的依舊斬向唐三。

“小心,不能接。”千雪終于恢複了行的能力,眼看那兩點金光朝著比比東飛去,她幾乎是下意識的狂吼出聲。她的身體也在一瞬間沖到了一個比比東身側,硬生生的用肩膀將比比東的身體撞擊的飛了出去。她選擇的這個,正是比比東的本體,而不是用武魂凝聚而成的。

連千仞雪自己都不明白為什會這麼做,在那一瞬間,她的腦海之中只是浮現出了自己在度過成神過程時浮現出比比東身影的情形。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出自于本能。

哧的一聲輕響,另一個由武魂所化的比比東身影直接凝聚在半空之中,抬起的手上,出現了一個小孔,而那一點金光,正烙印在了她額頭的眉心之間悄然沒入。比比東那個身體的頭部瞬間變成了金色。下一刻,轟然巨響之中,竟然炸的粉碎。

而另一邊,比比東的本體被千仞雪一撞,那一點金光幾乎是貼著她的臉側飛了過去,從千仞雪的頭邊飛過,猶如剪刀一般,帶起一片金色的長發,千仞雪也在險而又險中,沒有被命中。

手腳冰冷的感覺傳遍全身。比比東一只手猛然抓住千雪,帶著她的身體閃電般後退千米。

她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就在先前那一刻,她分明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要知道,她那由武魂分離出來的身體雖然是由神力和神魂凝聚而成,但卻與她的本體並沒有什麼兩樣,攻擊、防禦能力完全一樣。如果在剛才那一瞬間雪晚到一步,或者是沒有將她撞開,毫無疑問本體的結果也會和武魂凝聚而成的那個身體一樣,破滅在半空之中。

金光閃耀兩個唐三合二為一,唐三的海神神裝腰鎧之上,被拉出了一道巨大的傷痕,里面的皮膚雖然未被割破,但卻紫氣瑩然然是被羅刹神的邪惡之力侵蝕著。

凝著遠方驚疑不定的比比東,唐三歎息一聲,“血濃于水,我還是忽略了親情。她畢竟是你的女兒啊!原本我以為,她會利用這個機會上來撲殺我。只要你死,我死麼,這個世界就應該是她的。千雪,你讓我的判斷失誤了。”

唐三看似漫不經意,但先前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無比精准的預測之下,哪怕是最後千仞雪的出手也是一樣。他那無定風波對于千仞雪出手時間的判斷一點錯誤都沒有。他很清楚雪和比比東的關系及其惡劣,甚至到了生死相拼的地步。他的身體在急速旋轉中,無疑能夠最大程度避免羅刹魔鐮的傷害同時,他所發出的是以神力凝聚而成的觀音淚。海神,從不缺水而唐三那兩滴觀音淚更是水中精華,凝聚了全身神力所聚,又豈是那麼容易抵擋的?當初千仞雪就曾經吃過大虧,所以她才一眼認了出來。

如果那時候,千雪撲殺唐三的話,唐三不但可以完美的擊殺比比東,同時,他還有一個後手,他的神魂和本體是能夠相互轉化的,這是比比東也無法做到的。唐三的無定風波就只能困住千仞雪那一次呼吸的時間,只要千仞雪不救援比比東撲殺他本體。那麼,結果就會是比比東死,唐三的武魂化體被,雖然實力大減,但面對明顯遜色于比比東的千雪,而且是在心中被自己種下了失敗種子的千仞雪,他有很大機會,至少同歸于盡不成問題。

可這所有的一切,卻都被千雪本能的反應破壞了。比比東固然因為武魂之體被破,傷了元氣。但唐三也在釋放了兩次神級觀音淚之後神力大幅下降,腰間的傷勢更是會影響到他的神力發揮。毫無疑問,雙方都沒有占到太大的便宜,而唐三在以一敵二的情況下,自身受傷無疑是很不利的。

兩道身影融合為一,唐三將海神三叉戟交到左手,右手從腰間傷口抹過,將羅刹神的神力抹去。背後那雙巨大的羽翼展開,半空中密布的藍色光芒頓時分出一部份從背後羽翼處融入體內。

比比東身上的暗紫色氣息明顯變得暗淡了幾分,看著身邊的千仞雪,目光中不禁異彩連連。

“你……”

千雪沒有去看比比東的目光,凝視著唐三的方向,“不能給他任何機會,他太狡猾了。

必須要用最純粹的能量碰撞攻擊,才能盡可能避免中了他的圈套。”

“嗯。”出奇的,這一次比比東對千雪的話並沒有任何反駁,她當然不是因為千仞雪剛才救了她就會產生這麼劇烈的心理變化,只是看著面前這絕美的女兒,一

未有的情愫在心中產生,多年以來,不論她在做什終被冰冰冷的心中湧入了一絲暖流。

轟——,紫黑色的光芒與金紅色的光芒幾乎同時騰起,比比東與千雪並肩而立,她們沒有急于發動攻擊,而是將自身強大的神念完全釋放出來。巨大的壓迫力令整個嘉陵關這邊的三軍將士都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唐三清晰的看到,從四面八方正有無數紫黑色的氣流朝著比比東的身體凝聚而去,顯然是她在恢複著自己的力量。而這些四面八方而來的紫黑色氣流正是這斗羅大陸上的所有怨氣。其中,尤其是從嘉陵關用出的紫黑色光芒最為龐大。那是三天前大戰之時慘死在毒斗羅劇毒之下的冤魂怨毒。

就像海神能夠從大海中獲得力量,天使神能夠從太陽處獲得太陽真火一樣,這羅刹神也同樣能夠從不論是活著還是死亡的生物處獲得他們本源最陰暗齷齪的念頭。這些念頭就凝聚成了羅刹神的神力。

這些怨念要比信仰的念頭龐大的多,但卻不能持久,但對于一場戰斗來說,顯然是這些怨念更加強大。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尤其是嘉陵關前幾天剛剛死了大量的戰士,死在劇毒之下的武魂帝國將士們的怨念可想而知,此時此刻在這嘉陵關前,無疑成為了比比東最好的戰場。

唐三明明知道比比東恢複過來對自己是何等不利是他卻不能輕舉妄動,此時,比比東和千仞雪站在那里,兩人的神力雖然格格不入,但她們的神念卻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是牽一發而動全局,只要他敢出擊,迎來的必然是比比東母女的聯手反擊。兩個神真的結合在一起,是唐三最不願意看到的事,不能逐個擊破,他就沒有任何機會。而眼前這情形的變化更是唐三始料未及的是因為千仞雪那下意識的營救,來自血脈的親情,導致唐三徹底處于被動之中。

背上的八柄羅刹魔鐮瞬間出,與手中的魔鐮融為一體,比比東的目光始終鎖定在唐三身上她手中的羅刹魔鐮卻驟然向天空中飛去。澎湃的紫黑色光芒瞬間爆發,強大的惡念在空中宛如天魔厲鬼一般張牙舞爪。

唐三那聚在空中的藍色光幕頓時劇烈的顫抖起來,羅刹神的神力確實對絕大多數神詆都有很強的壓迫力邪惡的惡念比天使神力中的同化之力要可怕的多。只要被沾染上一點,就需要憑借龐大的神念才能驅除。

唐三心中暗歎一聲背後巨大的雙打,半空之中的藍光如同銀河落九天一般飛瀉而下背後融入到唐三體內,頓時,他身上的光芒再次爆發出來,就像是先前並沒有任何消耗似的。但是,被遮蓋的太陽也重新出現在空中。

比比東目的已達,那龐的怨氣羅刹神力瞬間回收,全部融入到體內,被太陽烘烤對她的神力不利。隨著陽光普照,千仞雪頓時精神大振,看了比比東一眼,手中天使聖劍斜指高空,澎湃的太陽真火傾瀉而下,天使神裝上那絢麗的金紅色光紋再次全面浮現。

唐三的手,下意識的握緊海神三叉,一絲淡淡的絕望從心中蔓延開來。他知道,自己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小了,唯一能夠利用的對方母女二人之間的矛盾似乎已經消失,當兩個神真的拋開成見刻意進行配合的時候,又豈是他一個人所能對抗的呢?

比比東和千仞雪開始動了,她緩慢的向前飛行,飛行速度甚至比一名普通飛行系魂師還要慢,但是,她們身上所散發的能量卻呈現實質般的擴散開來,一點一點的向前壓迫。

天使神與羅刹神的神力凝聚在一起在這種情況下緩慢的向前壓迫,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不給唐三任何翻盤的機會,神級的威壓完全凝聚在唐三身上,她們的神念各自內斂于自身,一旦發動,必將是雷霆一擊。

唐三背後的雙翼不斷拍打,又一次的進化,令這由八蛛矛衍化而來的雙翼擁有著更強的吸收能力。空氣中清晰可見的藍色光點不斷向唐三那金色的身體融入,海神神裝上每一道金色的花紋也都綻放出奪目的光彩。

黃金三叉戟上,蕩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紋,金色的光霧開始從唐三體內溢出,這是神力過于強盛他自身已經無法完全承載的情況。但是,他的身體卻在緩慢的後退著,在面前天使神與羅刹神融合神力的強大壓迫下,不受自身控制的緩慢後退。

嘉陵關城頭,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們似乎又看到了三天前那一幕即將重演似的,盡管此時的唐三比那天更加沉穩,但是,他們也清楚的看到,比比東和千仞雪也和三天前並不一樣,再不是各自為戰,而是真正的聯起手來,共同對抗唐三。

大師痛苦的閉上了雙眼,他好恨,好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實力去幫助唐三。雪崩更是瞪大了眼睛,雙拳緊握,眉宇中流露著強烈的不甘之色。

城頭上,唯一還能保持冷靜的,就只剩下了一個人。那就是小舞。對于眼前的情況她似乎早已經預料到了似的,摸出一根粉紅色的香腸,緩緩吞入腹中。柔和的能量波動始在她背後聚集起一對透明的羽翼。正是奧斯卡的急速飛行~腸。

“嘿——”唐三大喝一聲,手中海神三叉戟在身前驟然劃出一個米字,強橫的海神神力在巨大的壓迫下瞬間迸發于穩定住了自己在空中的身體。他不能再繼續後退了,再後退將退到嘉陵關城頭之上,那時候,一旦他無法承受住面前雙神的攻擊,整個嘉陵關就將面對三名神級強者碰撞後所產生的余波。

面對天使神與羅刹神聯手起來形成的龐大神力,此時的他已經別無選擇。甯為玉碎為瓦全這八個字再次出現在唐三心中。

原本柔和的海神神力轟然爆發,化為巨大的金色火焰圍繞著他的身體升騰而起,那當然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唐三自身神力膨脹到了極點的跡象。

海神三叉戟交到左手之上,左臂海神鎧瞬間光芒大放,流光溢彩黃金三叉戟似乎與他的左臂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而唐三右手也同時抬了起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在掌心凝聚。

伴隨著一聲低吼,唐三的身體宛如箭矢一般沖了出去,在神級的巨大威壓之下論是他還是對面的雙神,速度都不可能

間轉移那種程度,他們三個神的領域劇烈碰撞下極為粘稠,憑借著自身燃燒的那金色火焰三硬生生的破開了面前的阻力,雙眸宛如繁星一般亮了起來奔千雪和比比東而去。

千仞雪雙手握住天使聖劍,太陽真火轟然暴起,金紅色的火焰融入天使聖劍之內,前指唐三,澎湃而熾熱的能量完全爆發在半空之中。

比比東那柄巨大的魔鐮也在此時燃燒起來,但燃燒的,卻是無盡的怨氣和邪氣,火焰呈現為綠色,母女二人也在同時加速,朝著唐三迎了上來。她們要的,就是這最直接的硬拼。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唐三的神色變得宛如琤j冰川一般寒冷,他此時的神念已經沉浸在了一個特殊的狀態,變得無比冷靜。只有這樣,他才有可能把握住隨時可能出現的一絲機會。

帶著慘綠色火焰的羅刹魔鐮與帶著金紅色火焰的天使聖劍幾乎在同一時間迎面而來。千雪做出了一個上挑的動作,而比比東手中魔鐮則是迎面下劈,形成上下交攻之勢。三個神,就在那一刹那完全碰撞在了一起。

唐三左手海神叉戟全力上揚,而他的右手,則直接朝著千仞雪的方向彈出了一點金光。

千雪嚇了一跳,唐三的觀淚實在是給她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先前險些擊殺了比比東的神級觀音淚,在發出的時候,更是沒有半分神力外泄,否則比比東也不會上當了。

轟然巨之中,比比東的羅刹魔鐮與唐三的海神三叉戟已經碰撞在了一起,金色的火焰與那慘綠色的火焰同時爆發開來,在空中化為無數光點四散飛揚。而千雪卻不得不調轉自己的天使聖劍,橫于身前,太陽真火完全爆發,絞殺向那一點金光。

唐三營造機會的能力實在太強了,使在面對兩名神的狙殺情況下,仍舊憑借著自己強橫的實力制造出了這一瞬間的機會。

比比東的羅刹魔鐮竟被他的海神三叉戟完全蕩了起來,胸前空門大開。而他右手彈出的那一點金光剛一接觸到千雪的太陽真火時立刻消失不見。

不好,上當了,千仞雪頓時反應過來。是,這個時候比比東胸前已是空門大露。

這是唐三的行險一招,他將自所有的神力其實都凝聚在了黃金三叉戟之上,而且還加上了左臂那重力控制的能力,使得黃金三叉戟本體的重量十倍增強,高達百萬斤以上。比比東雖然也是全力攻擊,但她又怎麼想得到唐三竟然會對千仞雪那邊完全不做防禦,而是集中攻擊她一個人呢?羅刹魔鐮被蕩起,頓時露出了巨大的破綻。

唐三利用的,就是千仞雪對自己的懼怕,哪怕是她明知道自己有可能會發出假的的觀音淚,卻依舊會下意識的選擇防禦。否則,如果她的天使聖劍不顧一切的攻向自己,那麼,此時的唐三已經被天使聖劍洞穿了。在被逼到絕境之下,唐三現在所用的,乃是大師教給他的一種特殊戰法,也是唐三以前從未使用過的一種戰斗方式,名叫鋼絲流。隨時有可能傾覆的鋼絲流,也是將自己戰力最大程度發揮出來的鋼絲流。

千仞雪的反應不可謂不快,當她發現上當之後,手中天使聖劍頓時在第一時間挑了出來,直奔唐三胸前劃去。

唐三海神三叉戟蕩開比比東羅刹魔鐮的同時,左手順勢前壓,黃金三叉戟的戟柄直接點上了比比東胸前的鎧甲,與此同時,他的右手一圈一蕩,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一條金色巨龍驟然從唐三右肩肩鎧處爆發而出。

只是一瞬間,那條金色的巨龍就被天使聖劍上的太陽真火絞的粉碎,但也令千仞雪的動作遲滯了半分。天使聖劍沒能刺中唐三,而是橫拍在唐三腰間,正是先前比比東留下傷口的地方。

唐三悶哼一聲,整個人就像是被鞭子抽飛一樣身體蕩了開去,而另一邊,被唐三黃金三叉戟點中的比比東,卻轟然一聲,身體完全炸開,化為無數紫黑色的氣流蕩漾在半空之中。

在唐三身體飛起的同時,那紫黑色的氣流已經再次凝結成型,羅刹魔鐮此時還沒有回到比比東手中,她的臉色也是變得極其難看,雙手握拳,同時朝著唐三揮去。一團巨大的紫黑色光球正好在半空之中追上唐三的身體,轟然巨響之中,將他撞擊的直奔嘉陵關飛去。

唐三的計劃和應對無是毫無問題的,但是,他所面對的畢竟是兩個神啊!比比東在關鍵時刻,用出了她還是在魂師時的絕學不死之身,硬生生的將自己身體能量化,盡可能的躲開了唐三海神三叉戟蓄勢的一擊。當然,她不可能逃過海神神力的轟擊,但至少躲過了海神三叉戟那重達百萬斤的物理攻擊。

------------------------

這是斗羅的倒數第三章,之後還有兩章,這套曆時一年的作品就將創作完成了。在斗羅上,小三傾注了太多的心血,也有這麼多的書友陪伴小三一同走過。小三昨天看了一下,斗羅是年12月日開始上傳的,到今年12月13日結束,竟然正好是完整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個日日夜夜,有你們陪伴小三度過,這種感覺真好。小三也相信,斗羅一定帶給過大家快樂。不論大家最後對斗羅的感覺如何,覺得小三寫的好還是不好。小三請求大家,最後一次將你們的月票投給斗羅吧。盡管明知道這個月我們已經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奪得第一的寶座,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辛苦創作一年的斗羅,陪伴了書友們一年的斗羅這麼快從月票榜滑落,小三心中還是有些不舒服。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一年,看在斗羅陪伴過大家的份上,再給它最後的一次支持吧。今天下午兩點左右,是我們斗羅的最後一次封推,這就算是小三的封推感言吧。

新書陰陽冕已然開啟,尚未收藏的書友們麻煩大家收藏一下,小三在斗羅結束後,將會把全部心力都用來創作陰陽冕。全新設定,與斗羅完全不同的玄幻世界,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小三,小三也會一如既往的用無縫隙更新來陪伴大家再度過下一個春夏秋冬。相信我,小三說的話從未食言,不說人品,只為了六年來每一個執著的日夜。

上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魂歸位,海神歸來     下篇:第二十五集 單屬宗族--第二十九集 海神島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